第166章 唇槍舌劍亦可殺人(求訂閱)

第166章 唇槍舌劍亦可殺人(求訂閱)

擂台區,一片安靜。

學員們一臉期待,好像等待開獎一般。

給嗎?

哪怕不給山海境的,給本騰空境的也行啊。

周明仁掃了一眼四方學員,片刻后,緩緩道:「明日,我公開書寫《戰神訣》,學員們都可以來觀摩……」

吳月華淡淡道:「山海境書寫意志之文,大概也就前面一二十人能有收穫,不過周府長願意免費傳道,也是好事,對了,其他的什麼時候賠付?」

哪怕山海境寫的意志之文,也是有極限的。

數十人看一遍,大概也就廢了。

當然,他要是書寫山海境功法,而不是千鈞萬石境,其他人連看都看不到。

周明仁看向吳月華。

公開傳道一次,這是他想到的解決辦法,學員們哪怕不滿,畢竟有機會去觀摩一次,多少可以安撫一下人心。

若是沒人此刻反對,也沒那麼大麻煩。

「吳月華,有什麼事不能私底下說,非要將整個學府鬧成一團糟嗎?」

周明仁傳音一句,有些慍怒道:「在學員面前折損山海威嚴,對我,對你,都沒任何好處!」

「秘境開啟,我可以給你5個名額!」

周明仁迅速傳音,他想解決問題,吳月華卻是在搗亂,這麼下去,事情只會越來越麻煩!

吳月華冷冷地看著他,傳音道:「你要掘張若凌墳墓的時候,怎麼不覺得丟了威嚴?」

「……」

周明仁陡然看向她,眼神變幻不定。

側頭看了一下老嫗,又看了孫閣老幾人,最後看向修心閣區域。

萬天聖傳給她的?

他和萬天聖提過這事,萬天聖猜到是張若凌,不足為奇,因為張若凌的神文最適合鄭玉明。

周明仁眼神變幻。

萬天聖……到底想幹什麼!

他不是說,他不會插手嗎?

該死!

難怪吳月華今天非要和他作對,原來是為了這事。

四周,那些學員,原本在周明仁說完公開講道之後,還有些興奮,可一聽吳月華提醒,只有那麼一二十人有收穫,頓時有些患得患失起來。

太少了!

一二十人,這裡這麼多人,他們怎麼去爭好處?

蘇宇之前在他說話的時候沒吭聲,這時候忽然道:「周府長若是每天都去傳道區傳道一次,一年時間也就差不多了!」

「……」

周明仁瞥了他一眼,沒回他。

一年?

每天一次?

你真以為書寫意志之文那麼簡單?

何況,他難道沒事了,成天都去寫意志之文?

沒理會蘇宇,周明仁想了想,忽然看到了一人,眼神微微一亮,陡然看向那人!

那邊,劉洪原本還在吃瓜。

可此刻,忽然心中一驚,耳邊傳來周明仁的聲音:「劉洪,你和學員們交流的時間多,你來想辦法,如何解決眼前危機!」

劉洪心中暗罵一聲!

大爺的,讓我上?

我看個戲而已!

早知道不來這看戲了,失策!

「解決了這個麻煩,識海秘境開啟,你可以進入!」

周明仁再次開口。

之前他們就決定讓劉洪進入,但是劉洪自己不知道,現在倒是可以當成獎勵讓他解決這個麻煩。

山海境的閣老,和學員們打交道的時間太短了。

一時間,周明仁也忘記了要如何去溝通解決。

「識海秘境……」

劉洪心中一動!

這可是好地方,這秘境平時根本不開啟的。

若是真能解決這個麻煩,相當於拯救了單神文一系,自己接下來在單神文一系也會有很大的地位提升。

想到這,劉洪急忙傳音道:「院長,我試試,不過完全不出血,恐怕難以完成。」

「無妨,可以耗費一些資源!」

「明白了!」

……

學員們還在等待結果。

而就在此刻,忽然有人輕咳一聲,面帶笑容地走了出來。

蘇宇看到來人,微微皺眉。

劉洪這混蛋!

這傢伙出面幹嘛?

「同學們!」

劉洪走了出來,高喊一聲,嘆道:「此事鬧成這樣,著實出人預料!這麼僵持下去,對同學們,對閣老們,對整個學府,沒有任何好處!」

「8000多本意志之文……說實話,大家應該明白,不可能人人都能拿到的。」

劉洪一臉誠懇道:「大家在挑戰之前,應該也有這樣的心理準備。我們的確出現了一些規則上的制定漏洞,當然,擊敗蘇宇,可以獲得一本意志之文,這也並非什麼正式條例……」

蘇宇插話道:「劉老師的意思是,要賴賬?」

劉洪笑道:「那不至於!只是,再這麼僵持下去,大家也不會有任何收穫!這樣吧,我提個意見,大家看看能不能接受?」

劉洪大聲道:「接下來,單神文系,4位閣老,40位凌雲,60位騰空,一百多位研究員,每隔三天,在傳道區公開書寫一篇意志之文,另外,還會為大家解疑答惑,不單單限於意志之文!」

「持續時間,一年!一百多位研究員,會為大家帶來無數的收穫,這不是一本意志之文可以比擬的。」

「平日里,大家也很難得到這樣的機會。」

「在傳道區,大家可以憑藉今日贏的次數,作為門票,贏一次,可以參加一次,贏三次,可以參加三次!」

「之前大家花費1點功勛贏了一次,那現在,用這1點功勛,聆聽一次研究員的講道,我想大家也不會覺得不值吧?」

劉洪輕聲道:「這也是最好的解決辦法,否則,真要堅持要意志之文,我們也可以給……」

此話一出,單神文一系不少人變色。

劉洪卻是淡笑道:「給是可以給的,但是我們沒說什麼時候會給,周院長書寫也需要時間的,正常情況下,哪怕三天書寫一本……那大家排隊吧!等到幾十年後,你們也許就可以拿到了!」

劉洪大聲道:「不是我們不講信譽,賴賬的事,不會的!單神文系不可能做這樣的事,大家可以自由選擇,是去傳道區聽課,還是等待意志之文!周院長會去書寫的,只要大家能等!」

學員們面面相覷。

別說,去免費聽一堂課也不錯啊!

等……等個屁!

周明仁若是一年寫一本,他們等到死都等不到。

沒說什麼時候給你,反正不賴賬。

你有什麼話說?

本就是投機取巧來的,對普通學員而言,已經賺了,哪還有什麼意見。

感覺也能接受!

人群中,有人感受到了劉洪的目光,迅速喊道:「我沒意見,老師,那我想去觀摩山海境老師的課,人很多怎麼辦?」

劉洪笑了,大聲道:「大家自己考慮利弊!騰空、凌雲去的學員少,而且更接近你們的境界,一些東西,講起來更直觀一些,山海境的閣老們傳道,你未必能聽懂,那就浪費這次機會了!」

劉洪笑道:「看你們自己選擇,若是非要都選山海境的講課,那收穫少,也別怪我沒提醒大家!」

三言兩語,這傢伙就把意志之文的事,談成了去聽誰講道的事。

一年時間,單神文一系,一位研究員去一次就行,並不是太嚴重。

至於書寫意志之文的材料……要啥材料,直接寫就是了,又不準備長期保留,給大家的要能長期保留的,上課用的當然是那種隨意書寫的。

台上,蘇宇眼神變幻了一下。

劉洪!

這混蛋東西!

閣老們的確不了解學員,思維僵化了,總覺得這事不好辦,心中想的始終是規矩兩個字。

而對劉洪而言,規矩這東西……漏洞太多。

學員們可未必就是一定要意志之文,只要能佔到便宜就行,其他的,他們會在意那麼多嗎?

他們又不是多神文一系的人,之前抱著法不責眾的心思,才敢上演這一幕。

蘇宇深吸一口氣,迅速道:「其實這個方法也不錯,我之前就說了,大家參與,多少可以獲得一次免費聽課的機會!」

「不過書寫意志之文,我覺得,多少要給大家一點盼頭,比如每次書寫,都是用精血和高等獸皮書寫,獎勵給當天表現最好,進步最大的學員!」

蘇宇笑道:「這樣,也真的有人可以得到意志之文,也不算一無所獲!拿到意志之文的學員,以後有了成績,也會感念今日恩情……」

劉洪瞥了他一眼,這小子,這時候了還不忘挖坑讓他們出血。

一百多本!

真要用精血書寫,成本價都不下於一萬功勛了!

這都不算研究員消耗的意志力,上課花費的時間這些人工成本了。

蘇宇看著劉洪,笑道:「劉老師說,若是有人選擇要意志之文,那就給,這樣也好,我覺得肯定有人是需要的,人少了,閣老們也有時間去寫了,不耽誤,挺好的!」

蘇宇也極其誠懇道:「我勸大家,除非家裡有山海的,或者能確定要到意志之文的,否則還是選擇去聽課吧!實在覺得不甘心,將這機會賣給那些有可能要到意志之文的同學也行!」

劉洪淡淡道:「蘇宇,你在唆使同學們黑市交易嗎?買賣意志之文,在學府,是犯法的!」

蘇宇笑道:「劉老師誤會了!我剛剛說錯了,《戰神訣》是學府公開的功法,大家都可以學習,所以不存在什麼黑市交易一說,大家可以找一些家境富裕的同學借一本意志之文看看,要是丟了,那就用這次機會去還,是借,大家千萬不要買賣啊!」

「……」

學員們眼神詭異。

這話要是還聽不明白,就是真傻了。

借個屁!

名義上說借而已,借不借的誰知道,轉頭就說丟了,再用這次機會賠給對方,那就完成交易了。

至於能賣多少,能否比得上一次聽課,反正怎麼算,他們都不會虧就是了。

出價低了,他們就去聽課好了。

至於他們自己,一些人心裡有數,百分百拿不到的!

兩人唇槍舌劍,你一言我一語,都在鑽規則的空子。

一個說,沒規定時間。

一個說,不存在交易,借來看看丟了意志之文。

反正蘇宇就是讓單神文一系出血才行!

大出血!

哪怕可以解決這件事,也得讓他們出血。

比噁心人,誰怕誰啊!

此刻,閣老們都成了陪襯,他們也不吭聲,任由兩人去說,此刻他們親自下場,那就真丟人了。

「蘇宇,你說的這個行不通的,當時是說,誰擊敗你誰拿意志之文,轉讓……抵押,這都不可以的!在學府,是不可以交易功法的,抵押、轉讓也不行,真想抵押轉讓,那也可以,支付一筆傳承費用!」

劉洪平靜道:「支付給學府,比如戰神訣,傳承一次,首先你要有資格,然後需要100點功勛,這才允許傳承轉讓,你作為學員,難道連這個都不懂?」

下方,夏虎尤一聽這個就頭大!

這意思是要斷了他的買賣?

學員們轉讓給他,抵押給他,他還得支付100點功勛給學府才行?

那這樣一來,還買賣啥啊,成本太大了!

蘇宇笑道:「我知道,不過傳承《戰神訣》是有這個要求,因為《戰神訣》是玄階和地階功法,你說的是地階版本,我又沒說非要《戰神訣》,《千鈞訣》也行,這是人境公開功法,是可以免費傳承的!當時你們又沒限定哪種功法,那大家可以都要《千鈞訣》功法意志之文嘛!」

蘇宇淡淡道:「只要閣老們願意寫《千鈞訣》,甚至《開元訣》,那都隨意,無所謂的事!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補充道:「一定要山海,還是巔峰的!這可是你們說過的,這個不能說弄錯了吧?」

「……」

劉洪看著他,笑了笑,心裡暗罵一聲!

小混蛋可以啊!

對學府規則研究的還挺透徹的!

此刻,兩人都不斷拿規則說事。

卻是給不少人一種感覺……他么的,學府規則,怎麼感覺就是為這倆制定的?

想怎麼玩怎麼玩?

……

修心閣中。

萬天聖仰頭看天,學府規則有這麼多漏洞可鑽嗎?

這麼不嚴謹?

怎麼感覺這倆混蛋,想怎麼玩就怎麼玩,反正一切都對他們有利!

揉了揉額頭,他在考慮,要不要大修一次學府規章制度了。

……

擂台區。

劉洪也不和蘇宇說了,傳音周明仁道:「院長,這傢伙很難纏,明擺著讓一些學員將機會轉給那些大家族子弟,最後讓大家族子弟來找我們麻煩……」

「大部分學員都會選擇來聽課,可一部分恐怕不行。」

周明仁此刻也冷靜了下來,忽然出聲道:「願意來聽課的學員,可以散了!研究員上課,會說一些屬於自己的獨門見解,很多時候,不是幾點功勛可以比擬的!若是願意等待,那也可以等待我書寫意志之文……」

他看向那些學員,學員中不少人心中猶豫,等觸碰到他的眼神,又有些害怕。

很快,一些學員也不多說,紛紛退去。

原本數千人,一下子走了上千人,而且看到其他人走了,一些原本還想留下的人,考慮了一下,也急忙離開。

佔個便宜就算了!

見好就收!

再鬧騰,什麼都沒了,而且還被強者們記住了,那才是麻煩。

人多勢眾,人少了,那就不勢眾了。

反正今天怎麼著都賺了!

蘇宇厲害啊!

這一刻,不少人也感慨,這傢伙,這次可是坑了單神文一系,所有研究員,都得免費開一次課,儘管只是一次,可有些人未必就樂意。

走了一大批人,蘇宇一點也不意外。

也不覺得不妥。

見好就收是好事,留下來的,要不有背景,要不尋思著找個機會賣了這個機會,沒背景、沒實力的,不走留著幹嘛?

能混一次免費聽課,觀摩意志之文的機會算是不錯了。

然而,走的這些人其實不重要。

一大群有靠山的,才是周明仁需要頭疼的事,也不知道他要付出多少代價,才能擺平這些人。

驅散了一大批學員,單神文一系幾位閣老也都鬆了口氣。

還好!

之前密密麻麻的數千學員,他們也頭疼,現在走了一大半,這是好事。

劉洪還是有點作用的!

而劉洪,此刻見狀,又笑道:「其他同學,看樣子是準備要意志之文了!同學們考慮清楚了,不得交易!出借《千鈞訣》、《開元訣》都行,可一旦有交易發生,學府後台可是有監察體系的!到時候被抓了,竹籃打水一場空,不但一無所獲,還有可能接受懲罰,別怪我沒事先提醒大家!」

此話一出,一些學員猶豫了一下,也迅速離去。

有道理!

學府有監察體系的,一旦交易功勛點,很容易被掃掉的,到時候就真的沒收穫了。

人越來越少了!

蘇宇並不在意,你劉洪能說會道,那就繼續,有本事讓所有人都不要意志之文。

此刻,劉洪也頭疼。

還有五六百人沒走!

要不是山海境的學生,或者凌雲的學生,要不就是鎮魔軍、龍武衛這些系統的人,要不就是大人物、大家族的後裔。

這些人,才是真正難纏的!

聽課一次……打發不了他們。

人家要的是山海巔峰的意志之文,價值上千功勛點,甚至數千,你拿聽課一次糊弄他們,做夢呢!

蘇宇面帶笑容。

這才是關鍵!

哪怕不需要付出數千本,這幾百人,你們怎麼解決?

不給嗎?

那就等著和整個大夏府大家族為敵吧,說為敵過分了,起碼這些家族不會對周明仁有什麼好印象了。

心裡少不得罵幾句!

真到了哪天關鍵時刻,也許就給你一刀子。

蘇宇也懶得管他們怎麼想,忽然朗聲道:「我問問,擊敗我獎勵一本意志之文的話還算數嗎?算數,那以後繼續,不算的話,那就算了,出爾反爾的事都幹了,朝令夕改也正常!」

「……」

算嗎?

廢話!

當然不算數了!

可此刻,蘇宇明擺著要打人臉,讓單神文一系自己撤銷了這條指令,一條為難蘇宇的任務傳下來,蘇宇倒是沒啥事,他們差點都掉坑裡了。

劉洪笑道:「之前是為了激勵大家上進,也是為了讓你蘇宇上進,你們啊,非要瞎胡鬧,有違我們的初衷,此事以後便作罷了!」

「你說了算嗎?」

蘇宇俯視他,奇怪道:「你是單神文系脈主?院長?府長?劉老師,可不是我看不起您,您一位助教,有資格代替單神文系開口嗎?連府長的命令,你都可以隨意撤銷了?您是代理府長?代理院長?還是說,鄭閣老出事,您要接替脈主的職位了?」

蘇宇震撼道:「劉脈主,恭喜!」

「……」

劉洪差點想去弄死他算了!

脈主你大爺啊!

誰他么想當脈主了?

而蘇宇,念頭一動,又笑道:「劉脈主,您能上位,不會是因為上次的事吧?難道你們虧了4萬功勛,還算功勞了?」

此話一出,周明仁幾人皺眉,什麼意思?

若是之前蘇宇說這話,幾人當他放屁,蘇宇也沒資格在他們面前開口。

可現在……

現在誰小看這小子,那就是白痴。

4萬功勛……

什麼意思?

他們沒虧什麼4萬功勛,近期唯一一次大額支出,那是10萬功勛買了一些東西。

那東西……正是從蘇宇那邊流傳來的。

幾人臉色有些異樣起來,餘光瞥向劉洪。

在這之前,他們都沒懷疑過劉洪,可現在,蘇宇是什麼意思?

劉洪心中暗罵,4萬你大爺!

蘇宇這傢伙,那是破罐子破摔了!

反正這次之後都得罪死了,他也不在乎之前的事被人知道,都一個樣,此刻隱瞞其實沒啥必要,就今天之後,周明仁他們能和蘇宇繼續和平共處才怪了!

「蘇宇,休要胡說八道……」

蘇宇笑呵呵道:「我胡說什麼了?我什麼也沒說!一切不符合規矩的事,我都不會做的!別說,我能進入千鈞九重,進步這麼快,真要感謝你們的幫助!謝謝!」

蘇宇跳下了擂台,笑道:「我還有事,先走了!最近在搞研究呢,哪有時間切磋比武什麼的!對了,麻煩大家幫我傳個消息,我們文譚研究中心,徹底推導出了《噬魂訣》功法,讓元氣變異,可以腐蝕、灼傷意志力,很快會對外拍賣,一次性買斷!」

「這是戰者道肉身功法,不是什麼意志力武技,也不什麼天賦技,大家記好了!這對戰者而言,在諸天戰場上,對付敵方文明師,有巨大的作用!」

「我們歡迎大夏府,甚至其他大府的人來參與!」

「我們希望這功法能傳承下去,能讓整個人類實力都提升一大截!」

「接下來,我希望我們多神文一系,文譚研究中心能成為人境的中心,目光聚焦點,一些人,考慮好了,這時候找我們麻煩,小心被天下戰者劈死!」

蘇宇朗聲笑道:「至於意志之文,你們自己去要,我就不摻和了!《噬魂訣》的推導,還需要我去參與後期的試驗工作,對了,謝謝你們的4萬功勛,雖然我們只分到了一半,但是也夠了,《噬魂訣》的推導,可離不開這筆資金的贊助,否則,還真難以成功!」

蘇宇白衣飄飄,瀟洒離去!

陳永默默跟著,這一刻好像成了蘇宇的學生,在後方為他護道。

全場死寂!

下一刻,鄭雲輝忽然吼道:「《噬魂訣》可以讓元氣變異?」

「是!」

蘇宇頭也不回,回了一句。

「開竅多少?」

「36竅穴,不算多,其中重合竅穴接近一半。」

「那就是說,需要開啟18個左右?」

「差不多!」

鄭雲輝臉色一變,二話不說,拔腿就跑!

回家!

找老爺子去!

變異元訣!

可以讓元氣變異,針對意志力,艹,好元訣啊!

額外開竅不到20個,雖然挺難的,可對天才而言,這是增加他們實力的一次巨大機會,可以讓他們有更多的手段對付文明師!

人群中,一些人默默離去。

有的是去通知家長,有的是去通知背後的勢力。

這對戰者道而言,的確是一次巨大的機會。

周明仁這些人也是眼神閃爍,看得出蘇宇的意思,早不出,晚不出,現在公布,顯然,是要將多神文一系聚焦在大眾眼皮子底下!

擔心被報復嗎?

周明仁幾人沒吭聲。

報復……這個再說。

《噬魂訣》的出現,註定要讓文譚研究中心成為四方焦點,關鍵是,這功法傳播出去,對他們利弊如何?

還有,剩下的這群人如何解決?

周明仁剛想借著這機會離開,人群中,一位小姑娘怯生生道:「周府長,我就要三本意志之文就行了,我就贏了三次,蘇宇讓我贏10次,我都沒答應的……」

小姑娘一臉害怕的樣子,見周明仁看她,都快被嚇哭了,怯懦道:「這是我自己贏的,我爸不給功勛點給我,可我爸還要我變強……我就剩3點功勛,全都花了……周爺爺,您要賴賬嗎?」

周明仁看著她,微微有些眼熟。

一旁,有研究員迅速傳音道:「育強署紀署長的女兒,紀小夢,最小的那個!」

周明仁記起來了!

那個老傢伙老來得女,唯一的女兒,當年過十歲,邀請四方強者給他女兒慶生!

比幾個兒子要喜歡的多!

原來是這丫頭!

周明仁頭疼欲裂,混賬東西,蘇宇……混賬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66章 唇槍舌劍亦可殺人(求訂閱)

16.88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