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4章 柳文彥回歸(萬更求訂閱)

第174章 柳文彥回歸(萬更求訂閱)

忙活了一夜,走出趙老的研究所,已經天色大亮。

學員們都開始上課了。

此刻的蘇宇,還在觀察腦海中的那個小鎚子,很霸道啊,甚至都把神文戰技勾勒的小刀給擠到了一邊。

厲害!

當然,神文戰技是蘇宇自己勾勒的,而這小鎚子,來自一位凌雲七重,昔年凌雲九重的強者。

「萬事俱備了!」

這時候的蘇宇,才覺得自己一切都準備好了,接下來,就是他快速的進步的階段。

看意志之文,勾勒神文,強化意志力,進入萬石……

至於萬天聖找他……

不用理會!

蘇宇不知道對方要幹嘛,對方又那麼強,拖一天算一天,哪天師祖回來了再說,師祖不回來,那就拖到萬天聖再找他的時候。

……

就在蘇宇準備去上課的時候。

大夏府外。

兩天時間,一輛破車嘎吱嘎吱地駛來。

巨大的府城入口處。

今日,安靜的嚇人。

守衛的城衛軍紛紛退到了兩側,四處,一隊隊龍武衛強者出面,引導其他人走別的通道入城。

最大的那條路,此刻無人通行。

閘口邊,一位位強者佇立。

有人渾身浴血,有人淚流滿面,有人滿臉唏噓,有人翹首以盼。

「來了……」

人群中,有人低呼一聲!

破車在前方停下,王府長走下車,看了看前方眾人,乾笑一聲,退到了一邊。

車中,柳文彥睜開眼。

邁步下車,看著前方那十多位老友,忽然有些想轉身就跑的衝動。

我回來了!

五十年了!

我再次走入了大夏府府城,老師,我回來了!

可是……我並非以無敵之姿回歸的!

與此同時。

距離此地不遠,一處小樓上,也是一位位強者佇立,默默注視著那邊,有臉色發白的於閣老,有一臉複雜的孫閣老,有九天學府的人,也有問道學府的人。

另一邊,還有一群人。

有育強署的人,有戰爭學府的人,也有軍方的人。

一群人,默默注視著入口處。

看著那個頭髮花白的老人,五十年前,他離開的時候,正是風華正茂的時候。

而今歸來,哪還有昔年的風采。

……

入口處。

柳文彥看著那一位位已經快要認不出的老友,咧嘴笑了笑,笑的有些苦澀。

「我……回來了……」

「回來就好!」

之前和吳月華一起攔截孫閣老的那位中年,齜牙笑著,一如當年。

「回來就好……早就該回來了……」

吳月華傲然佇立,俯視著那個糟老頭子,變了,變了很多。

和當年一點也不像!

上次一見,還沒太多感觸,今日再看,再回想五十年前,在此送別他,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!

「還知道回來……」

一聲說不出是埋怨還是心疼的話語說出,身邊幾人竊笑。

傷感,漸漸逝去。

回來就好!

還能活著回來就好!

柳文彥看向四方,看到了那邊的孫閣老,看到了那邊的育強署人員,也看到了龍武衛,更看到了遠處的夏侯爺、胡總管……

微微點頭,苦澀消失,帶著笑意,朝四方招呼了一聲。

「走,去若凌那……我去看看他!」

說著,邁步朝一方走去。

沒有過多的客套,越過了那些等待的人,朝城內走去,十八中學,張若凌的埋骨之地。

那裡,埋葬著了一位昔年的妖孽天才,幾人知曉?

吳月華眾人,紛紛落後一步跟上。

一如當年!

哪怕今日此地,山海多人,哪怕那人,只是騰空。

一群人,無聲,默默朝前走著。

四方皆寂。

不知過了多久,有人開口,聲音傳盪而來:「柳文彥,昔年你被大夏文明學府驅逐,曾說不再入大夏府,何故今日毀諾?」

「聒噪!」

吳月華眼神瞬間冰寒!

一尊巨鼎衝天而起,轟隆一聲,遠處,一座小山丘瞬間轟塌!

山丘崩塌,一位山海踏空走出。

只手擎天,托住了那巨鼎,淡淡道:「吳月華,別動不動就出手,這暴脾氣,一如當年!」

吳月華看向那人,臉色難看。

人群中,幾位山海眼神冷厲,躍躍欲試。

柳文彥笑了笑,轉身,看向那人,按了按手,笑道:「原來是你,還活著呢,我都以為你早就死了。」

虛空中,手托巨鼎的老人平靜道:「活著,暫時還死不了,柳文彥,昔年的承諾,現在你要毀諾嗎?」

柳文彥笑道:「沒準備毀諾,放心,我不進主城,就去十八中看看老朋友。當然,若是你覺得我去看看老朋友也不行,那我……就毀諾了,你能如何?」

說的平靜,說的坦然。

我就是要去,你能如何?

老人沒管他,看向那邊的育強署強者,又看了看孫閣老幾人,「大夏府,如何說?」

育強署這邊,一位中年走出,淡淡道:「這是你們私人恩怨,不要牽扯到大夏府,也不要牽扯其他人,柳文彥既是大夏府之人,那便有資格進出大夏府,大夏府不設防!」

不設防!

因為有這個底氣!

「私人恩怨?」

老者語氣微變道:「那一年,驅逐柳文彥他們,可不是因為私人恩怨,而是因為他們差點破滅了大夏文明學府……當年的育強署,也曾下過手令,驅逐他們,永世不得再回!」

中年皺眉道:「有嗎?你記錯了吧,說的是還清債務之前,不得回來!之前已經有人替他還清了債務,此刻柳文彥再回,育強署不干涉。」

「還清了債務?」

老人凝眉道:「誰還的,還了多少……」

話音未落,一方巨大無比的印章遮天而落!

轟隆一聲巨響在小範圍內響起。

砰地一聲,老人被砸落進入了地底。

一尊巨鼎被吳月華召回,瞥了一眼剛剛大印飛出的地方,心中暗罵一聲,差點砸壞了我的鼎!

「廢話真多!」

虛空中,有人呵斥道:「私人恩怨,自己解決!單天昊,誰給你的資格質疑育強署!你讓周破龍自己來問!再敢質疑育強署,我斃了你!」

老人從地底飛出,嘴角滲血,也不生氣,看向虛空處道:「紀署長,今日這一印,我受下了!既然你們說他還清了,那便還清了吧,可柳文彥欠下的債,遠不止這些,我倒想看看,他拿什麼來還!」

老人瞥了一眼柳文彥,踏空而去。

柳文彥笑了笑,也不介意,朝遠處虛空微微拱手致意,笑道:「多謝紀署長!」

無人應話。

柳文彥不在意這些,又看了看離開的老人,輕嘆道:「單天昊居然都能進山海九重了,這傢伙,我當年可是很看不起他的,我養性的時候,三招擊敗了他,那時候他都騰空了……」

搖搖頭,物是人非啊!

昔年的手下敗將,都入山海九重了!

再看吳月華幾人,嘆息道:「你們……怎麼一個都沒入山海九重?」

哪怕吳月華,如今也不過剛入山海八重。

吳月華翻他白眼,很慢嗎?

一旁,之前出手的中年齜牙笑道:「柳大哥,我們畢竟還年輕嘛。」

「年輕……」

柳文彥一臉唏噓,不年輕了。

五十年都過去了。

再看中年,笑道:「賀奇,你什麼實力了?」

中年訕訕道:「山海七重。」

「還行。」

吳月華無語,沒好氣道:「夠了啊,你一個騰空,點評這個點評那個,不看看自己什麼實力!」

其他人再次失笑。

柳文彥也笑了,不和她一般計較,繼續朝前走著,邊走邊道:「我覺得我好像忘了一件事……算了,不管了。」

他知道自己忘了什麼。

忘了老王了!

也好,趕快回去吧。

他的事,老王摻和不了的。

在南元,再當幾年府長,退休,養老,美滋滋的,多好。

後方,王府長目送他們一行人離去,笑了笑,上了車,開著自己的小破車回返,沒有什麼不滿、不樂意。

只是有些可惜和祝福。

可惜,再也沒人說他摳門了,再也沒人給他甩黑鍋了。

祝福他……接下來一帆風順吧。

小車緩緩離去,之前出現的青年劉川,默默跟上,護送他回返南元。

一行人,漸漸遠去。

……

遠處。

夏侯爺看了一會,也轉身離去,隨手丟掉了手中的西瓜皮,無趣。

沒打起來!

就來了一個單天昊,大周文明學府的副府長,神文學院的院長。

周明仁居然沒出來,好遺憾,沒看到大戲。

一邊遠去,一邊想著事,片刻后,轉身看向胡總管,詫異道:「你又跟著我幹嘛?」

「……」

胡老心累。

我們一路的,你知道嗎?

我不是跟著你,我是要回去,知道嗎?

你不要再找我茬了,好不好?

「府主……」

「代府主,叫侯爺!」

「侯爺!」

胡老心累,開口道:「老紀是不是突破到日月了?」

「我怎麼知道。」

「剛剛那一印,單天昊沒擋住,老紀實力越來越強了。」

「挺厲害的……」

夏侯爺敷衍地點點頭,邊走邊道:「可惜,沒看成大戲!萬天聖是不是禁錮周明仁了,說挖墳,怎麼不動彈?」

說著,笑呵呵道:「這一挖,絕對要開打,那才是大戲!」

「侯爺!」

胡老嘆道:「您是府主,哪怕是代理府主!這事,不是看熱鬧的事,還是勸勸周院長,放棄這心思吧,要不然絕對會鬧的不可開交的。」

夏侯爺毫無誠意道:「勸什麼?他聽我的?他後面有周破龍撐腰,他能怕我?我告訴你,說挖墳,挖到現在沒挖,就是等著柳文彥出來呢!柳文彥不出來,他挖個屁!」

胡老皺眉道:「幌子?」

「不算,順水推舟的事,他學生重傷,順便挖個墳,看看能不能把姓柳的挖出來,這不,挖出來了嗎?」

夏侯爺笑呵呵道:「挖張若凌?想多了,挖他柳文彥!」

胡老微微點頭,「之前我就覺得不妥,看來的確是等柳文彥回來,回來又如何,難道真要開戰?侯爺,這事可不能不管。」

「管啊!」

夏侯爺毫無誠意道:「暗鬥了這麼多年,那就明斗唄!打碎了一方土,賠償1000點功勛……對了,那個單天昊,讓他賠錢,還有吳月華、老紀也是,都得賠錢!」

「打碎了大夏府一方土,都得賠錢的!」

「還有啊,其他各大府來人,沒問題!隨便來,來一個騰空100點功勛,逗留一天。」

「來一個凌雲,500功勛一天。」

「山海,那就1000點一天。」

「日月……這個有錢,5000點一天!」

夏侯爺算著自己的賬,想了想又道:「提醒他們,不許傷到了外人,傷到了一個賠償1萬點功勛,死了一個,高三階抓人砍頭!」

所謂高三階抓人砍頭……這是大夏府最嚴苛的戰時軍令。

自己死一個騰空,高三階殺人,對方要死一個日月,不死不休!

此刻,夏侯爺輕輕鬆鬆說出了這話。

誤死一個騰空,誰殺的,哪一方出日月被砍頭,至於大夏府能不能做到……別懷疑。

胡老臉色微變,忍不住道:「那就放任他們斗下去?」

「不然呢?」

夏侯爺扭頭,詫異道:「暗鬥更不好,不懂嗎?天天你給我使壞,我給你使壞,煩不煩!一次性解決,這不好嗎?死了的算他們倒霉,活著的……你殺了幾個人族強者,結束后贏家全部抓起來,以一賠十,殺一個人族騰空,那就上諸天戰場殺10個騰空……這不是慣例嗎?我們才是莊家,怕什麼!」

夏侯爺笑呵呵道:「先鋒營接下來人要多了,那些無敵老鬼都要笑死了,又來一批死士,多好!不用給錢的,連軍費都不要出,戰利品都得上繳,免費的勞力!」

夏侯爺又盤算了一下,想了想道:「柳文彥按山海價格算!誰殺了他,得殺10個山海補回來,這傢伙值這個錢!」

「……」

胡老無言以對,走了一截路,再次開口道:「真不管?」

他還是有些不放心!

鬧騰下去,亂子會鬧大的。

夏侯爺不耐煩道:「怎麼管?壓下去嗎?還是都送去諸天戰場?面和心不和,上了戰場搗亂,更麻煩!還不如在這死光了一批,剩下的都怕了,自然就散了!好勇鬥狠的人到處都是,難道天天壓著他們?壓了五十年,有用嗎?」

又不是第一天了!

五十年的恩怨糾紛,斗到了今天都沒結束。

越鬧越大!

乾脆讓他們斗到底!

「那多神文一系,可不見得有希望……」

胡老搖頭,忍不住道:「我是擔心雲奇回來,也擔心萍兒知道這事,要摻和進來。」

夏侯爺摸了摸下巴,有道理。

還牽扯到了夏家人呢!

想了想又道:「雲奇這邊……隨便吧!誰殺了雲奇,上戰場殺10個日月,夏家的人值錢,雲奇真死了也沒辦法,我替他上墳,挺慘的,用10個日月來換也值了!周家不是有強者嗎?讓周破龍去干,殺不了10個日月,就讓龍武殺他證道,正好,都省的去諸天戰場了!」

「……」

胡老徹底沒話說了。

你就知道談錢!

你夏家人,都能按錢來算了。

瘋了吧你!

這死胖子,到底怎麼想的?

「我懷疑你在罵我……」

「沒有!」

胡老否認!

「肯定有,姓胡的,你罵我!」

「侯爺日月了?」

「沒有!」

胡老鬆了口氣道:「既然沒有,那就沒證據說我罵你,不是嗎?非日月,侯爺怎麼知道我在罵你?」

夏侯爺瞥了他一眼,行啊,學會將我軍了!

懶得管他,繼續朝城主府走,走了一會,想了想又道:「對了,來的人,兩方的人,名單都給我統計一份給我!還有,各處推波助瀾的人,也都給我查個底朝天!」

「還有,最近那文明學府,那什麼蘇宇……弄了個什麼《噬魂訣》,盯一下!還有,讓龍武衛出去掃一圈,不養閑人,萬族教這邊,抓一些回來殺著玩,最近新聞都沒什麼爆點,民眾看起來都沒勁,打廣告都不好打了,下次找幾個傢伙砍頭的時候,記得推薦一下咱們夏氏商行的刀,砍人一流,再也不怕砍不斷腦袋了!」

夏侯爺一句接一句地說著。

等快到了城主府,忽然回頭看向滿臉愁苦的胡老道:「挖墳這事,還是有忌諱的!他么的,弄的人都不敢下葬了!沒挖成就算了,真挖成了……你去把周家的祖墳挖了……不對,周家祖墳不是大周府那邊的嗎?算了,就挖周明仁他們這一支的吧,不然大周王要來砍死我的!」

夏侯爺打著哈欠,懶洋洋道:「人都死了,還是死在大夏府境內,總不能被人挖出來吧?張若凌……我同學啊,真是的,不看僧面看佛面啊,還要挖他,他都多慘了。」

「明白。」

胡老應了一聲。

「還有事要交代嗎?」

「當然有!」

夏侯爺沒好氣道:「最近生意不景氣,好不容易有兩個大客戶要來花錢,別攔著!打架的時候,記得給我派人去量地,一分錢不能少,打完了就得交錢!誰敢不給錢,給我抄家!」

「還有,大周府那個什麼天才……是單天昊的孫子吧?現在騰空幾重了?」

「六重!」

「把我們庫存的那個金龍丹賣給他!一天開八神竅,厲害吧!5萬功勛,買也得買,不買也得買,不買,下次不許進大夏府,敢進來,腿打斷,敢偷著進來,當萬族教的給宰了!」

「……」

胡老無言以對。

你……真的想賺錢想瘋了。

這主意都打起來了!

開毛的八神竅!

能開一兩個算他運氣不錯!

你居然要賣5萬功勛!

人家買不買?

不買,敢來大夏府,真的會被打斷腿的!

心累啊,胡老真的好心累,夏侯爺當家,這大夏府,都快成黑商了,見人就坑啊。

這還不算,夏侯爺又道:「忘了一件事了,周明仁這傢伙欠我398本山海巔峰的意志之文,這傢伙大概是給不起了,拿著欠條,去找周破龍,讓他付錢,懶得找周明仁這窮鬼!」

「侯爺!」

胡老不得不開口了,皺眉道:「您要是想幫多神文一系,那就直接出面說!您這麼弄,明擺著是在針對單神文一系,無端端的和周家結仇,沒這個必要,要不就乾脆表明立場,或者乾脆不給他們鬥起來的機會!」

「幫多神文一系……」

夏侯爺摸著肥碩的下巴,喃喃道:「有嗎?我沒這意思啊……」

想了想,恍然大悟道:「不是幫他們,是單神文一系太他么有錢了,我眼紅啊!難怪,我也覺得我好偏心,合著是因為多神文一系都是窮鬼!」

他好像終於弄明白了原因,恍然大悟!

胡老皺眉看著他,你確定?

夏侯爺心裡到底在想什麼,他也猜不透。

隱約間覺得,他還是在偏幫對方,當然,他沒確鑿的證據。

夏侯爺才不管他,笑道:「按我說的做,聽話,乖!大肥羊來了,得宰一下!周家……周破龍代表周家?別鬧,周破天還差不多!周破天壓根都懶得管這屁事,上次我還給他打通訊了,這傢伙別說,做生意是把好手啊,名字取的牛,實際上跟我差不多嘛!」

夏侯爺感慨道:「得跟他學學,這傢伙厲害了,前不久跟神族交易,買了1萬頭火豚回來人工飼養,現在大周府都有火豚肉賣了,當真豬肉賣,擦,我得學學!」

頭疼!

胡老覺得,自己還是早點走,跟這傢伙沒法聊下去。

「侯爺,我還有事,那我先走了!」

「行吧!」

夏侯爺擺擺手,等他離開不久,夏新伊走來,小聲道:「父親,洪譚已經入了人境了,快回來了!」

「玉文呢?」

「也快回來了。」

「雲奇呢?」

「還沒消息。」

夏侯爺點點頭,想了想道:「洪譚回來之前,不許他們鬥起來!先讓人纏著周明仁,對,讓那些傢伙去要東西去,不給不許走!」

「知道了。」

「還有,龍武暗衛給我都派出去,萬族教不會坐著看戲的,一定想摻和一手,給我盯死了!能不能把大夏府的萬族教掃平了,就看這次了!」

「是!」

「另外……那個蘇宇,不是要開什麼拍賣會嗎?告訴虎尤,讓他催一下,速度點,別磨蹭!最好都湊到一起,還有,不是有人給萬族教下了擊殺令嗎?太少了,他么的,誰敢來大夏府殺人?你找人加價,加到5000點貢獻!」

「父親,這……」

夏新伊心中一驚,這麼多?

夏侯爺笑道:「幹嘛?釣個魚玩玩,不好玩嗎?至於身份……冒充鄭玉明有關的人,人家一個山海都差點被弄死了,用5000點功勛殺人不正常嗎?」

「……」

「他不行的話,黃家的人也行,黃啟峰都差點被弄死了,不能用5000點功勛買人命?」

夏侯爺一個個主意出著,最後才深吸一口氣,笑道:「去,敲你哥門去,讓他給我出來,別裝死!周破龍真要來,讓你哥一刀砍死他!」

「……」

夏新伊獃滯道:「龍武大哥在閉關,父親,這個……」

「瑪德,蠢貨,我怎麼有你這兒子!丟人現眼,還不如你侄子聰明,你給我老老實實地跑腿就行了,夏氏商行你別指望了,虎尤當不上府主,夏氏商行就是他的,當上了,夏氏商行解散了也不給你……」

「……父親……」

夏新伊一臉無奈,我有這麼差勁嗎?

夏侯爺才懶得理他,不想和傻子說話,還龍武大哥在閉關……你這腦子,怎麼就一點不動呢!

「父親,夏氏商行解散不好吧,我覺得嬋兒還不錯……」

夏新伊還是掙扎了一下,我不行,你有孫女啊!

夏侯爺停下了腳步,想了想,轉頭道:「嬋兒……哎,夏家人,難道都非要一根筋嗎?明明是我兒子,我孫女,怎麼跟我老大的後代一個性子,虎尤和嬋兒當年是不是抱錯了?」

「……」

夏新伊無言,肯定沒錯啊,這還用問,都山海日月的人,能分不清自家孩子?

何況,這倆又不是同一天生的,差好幾個月呢。

……

夏家父子倆在為孩子的事發愁。

柳文彥這邊也邊走邊道:「我們這邊沒日月,鬥不過日月境!周明仁不算什麼,就怕日月境插手!很多人等著看戲呢,吳月華……」

「你喊我全名?」

「……」

柳文彥心累,「月華,這次這事,不鬥一次,不讓他們吃點苦頭,若凌他們幾個的墳我們不可能一直守著,得打痛了他們才行!你吳家不是還有位日月境嗎?你娘還在吧?」

「……」

吳月華黑著臉!

柳文彥輕咳一聲道:「別誤會,我是怕她去了諸天戰場,讓你娘出來給咱們撐撐場子,先借用幾天,咱們斗贏了,等我成了無敵,提攜一下你娘!」

「……」

一群人就當沒聽見了。

吳月華瞪著他,「我娘在閉關,很多年不出關了!」

「閉死關?」

「算是!」

「那……那你試試看,能不能喊出來,不行就說你要嫁人了,你娘一聽,你這老姑娘終於嫁了出去,說不定就出關了!」

「……咳咳咳……」

四周,一片咳嗽聲響起。

果然,柳大哥還是柳大哥,這麼多年了,一點也沒變啊。

還以為他因為這些年失敗,心態都變了呢。

「你娶我?」

吳月華眼神灼灼地看著他,「你娶我,我就去說!」

「……」

柳文彥看了她一會,訕訕道:「一大把年紀的人了,談這個多不好……」

「我就知道!姓柳的,你是不是還惦記胡萍和趙明月,你這沒人性的狗東西!」

「……」

柳文彥就當沒聽見了,大步闊斧地走著,小蘇宇啊,看到了嗎?

這就是女人啊!

修鍊一道的攔路虎!

阻礙啊!

都七十的人了,還在惦記五十年前的事呢!

話說回來,胡家的老胡很厲害的,胡萍怎麼沒消息了,老胡出面也行啊。

趙家這邊,趙憨憨也很強的,山海巔峰,也能拉出來扛一下的,還是龍武衛的副將,拉出來也能扯旗的!

柳文彥心中想著,要不回頭聯繫一下那倆母老虎試試?

不過吳月華就在這,這聯繫了……麻煩啊!

柳文彥嘆息一聲,有些頭疼。

我這都五十年不回來了,還得面對這阻礙,真可怕。

後方,吳月華見他跑的快,哼了一聲!

一肚子不滿!

很快,看著他的背影,又有些心酸和無奈。

五十年前……你可沒這麼窮酸!

今日那單天昊,給你提鞋都不配!

什麼時候輪到咱們給你出頭了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74章 柳文彥回歸(萬更求訂閱)

17.69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