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5章 蘇宇見小二(萬更求訂閱)

第195章 蘇宇見小二(萬更求訂閱)

「比賽?」

文譚研究中心,蘇宇一臉意外。

還有這茬?

洪譚點頭道:「5個名額,4個得給別人,一個給你師姐,至於你……周明仁那匹夫不願意給你,你什麼時候得罪他了?」

洪譚其實也奇怪,一個非騰空學員,周明仁居然還上心了。

咬定了不給蘇宇!

蘇宇沒急著回話,而是問道:「師祖,那我師父呢?」

白楓無法進去嗎?

「你師父現在需要的不是意志力提升,而是重新勾勒神文恢復狀態,意志力提升,對他幫助不大……」

他都沒說完,白楓幽怨道:「我覺得還是很有意義的!」

「……」

洪譚瞪了他一眼,「你進去幹嘛?你若是沒受傷,神文還在,進去倒是能晉級騰空九重,現在進去,能進九重?」

「不能也能給我養養意志力啊!」

白楓幽怨道:「老師,要不找吳閣老要一個回來,她要名額幹嘛啊!」

「廢話!」

洪譚無語道:「人家一個名額都不夠,你說要名額幹嘛?要不是為了咱們的事,周明仁敢不給她名額?」

四個名額,分給了4位閣老。

至於吳月華他們能不能拿到別的名額,洪譚也管不了,也沒辦法。

洪譚說著,沒好氣道:「你要是不亂來,等過兩年你進了凌雲,去了星宇府邸,多弄點天河沙回來,咱們自己也能想辦法開啟!現在……你想進去,做夢吧!」

「還早呢!」

白楓不以為然,還有兩年多呢。

自己就不能恢復了?

「早什麼!」

洪譚怒道:「按照時間,後年年中就要確定名額,實際上也就一年多時間了!後年下半年會集中培訓你們,然後就得去諸天戰場,一年多時間,你能恢復多少?」

白楓聳肩,我怎麼知道。

再看吧!

「夏玉文傷勢可不比我輕……」

「人家背靠夏家,傷的也不是主神文,你覺得他比你傷的更重?」

「……」

兩人吵鬧了幾句,蘇宇也不管他們,默默想著事。

「師祖,是全學府非騰空都能參加?」

「嗯。」

洪譚嘆氣道:「別爭了,放棄吧!學府一大堆沒晉級騰空的老學員,這玩意也沒啥了不起的,不就是一點意志之力嗎?回頭我給你開小灶,提純點意志力,效果一樣的,純度更高!」

就是量不是太大而已。

但是一個非騰空,還能吸收多少?

洪譚解釋道:「當時也沒必要為了一個名額和他們鬧騰,畢竟是人家開啟的,咱們也就佔了秘境不是他們的光,要不然,一個也進不去。你神竅未開,吸收的其實不多,你老師那個實驗室你也看到了,意志力更精純,回頭我幫你多弄點意志力!」

白楓也笑道:「小子,這買賣不虧!進去了,其實也就那樣,你師祖既然給你弄,那意志力必然更精純,好歹也是接近日月的強者,可以了!」

他也覺得,蘇宇沒必要去打什麼比賽。

一聽就不是什麼好事!

單神文一系必然會針對蘇宇,也沒必要去摻和,直接放他們鴿子,讓他們自己玩去!

洪譚也沒當回事,笑道:「下午跟我一起去城主府,順便看看能不能把開天刀弄來,比賽就算了,在家好好修鍊,進萬石,進騰空才關鍵,其他的都沒必要,多勾勒幾枚神文,哪怕可以拆分戰技,騰空之前多勾勒點神文也是好事。」

蘇宇撓頭,憨笑道:「師祖,那識海秘境的意志力,是不是很多的那種,無窮無盡的那種?」

「看燒了多少資源……」

「那您要是給我弄,會很多嗎?」

「……」

洪譚翻白眼,當然不多,咱們沒錢,稍微意思一下得了,反正你也吸收不了多少,小子,還要求高起來了!

蘇宇憨笑道:「師祖,我吸收意志力很快的,太少了,根本不夠的!」

「快?有多快?」

洪譚不以為然,蘇宇憨笑道:「就老師實驗室那點意志力,我大概半小時能吸完吧。」

「……」

洪譚看著他,白楓也看著他。

白楓看著看著,忽然道:「你這混蛋玩意,是不是偷吸了?上次我感覺裡面的意志力忽然少了一些,是你乾的?」

蘇宇乾咳一聲道:「沒,老師,我不幹這種事的!大概被您自己無意中吸收了。」

「扯淡!」

白楓罵了一聲!

忽悠誰呢!

「你是不是又有什麼意外收穫,弄了個什麼基礎文訣出來?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看著他,白楓也看著他,一臉淡然道:「幹嘛!看什麼!你今天能弄個天階功法,明天能弄個天階武技,後天能弄個噬魂訣,大後天能弄個天賦精血……你弄個基礎文訣,我很意外嗎?」

艹!

你以為我會意外?

我告訴你,別他么做夢了!

老子猜到了!

你現在有本事就馬上騰空給我看看,不然你說什麼老子都無動於衷!

洪譚看看白楓,又看看蘇宇,他覺得這倆瘋了。

蘇宇見白楓這麼淡定,也是無言以對,半晌,點頭道:「老師厲害,真聰明!是,我會基礎文訣!」

「開多少神竅的?」

白楓的確淡定,一臉淡然道:「9個?18個?還是27個……」

「36個!」

蘇宇回了一句。

白楓心中卧槽一聲,嘴上卻是淡定道:「不錯,還行,雖然比萬文經差了點!」

洪譚默不吭聲,看了看白楓。

你裝!

繼續裝!

萬文經是騰空境才能修鍊的,開的72神竅,和基礎文訣能一樣比嗎?

白楓不管他,繼續道:「你開了幾個神竅了?4個,8個,還是……」

「36個都開了!」

蘇宇其實開了40個,不過說太多就不好了,40個,剩下的4個哪來的?

不好解釋!

36個就夠了!

「咳咳咳……」

白楓忽然瘋狂咳嗽,他想吐血,是的,真要吐血了!

他驚恐了!

卧槽!

我才開32個,對,沒錯,他才開32個神竅,所以他才是騰空八重。

開到36個,那就是騰空九重。

當然,蘇宇不一樣,意志力等級沒達到,神文雖然有二階的,但是也沒達到二階頂峰那樣子,所以蘇宇哪怕進入了騰空,也不算騰空九重。

可他只要意志力提升上去了,神文等級達到了,他就是騰空九重!

這就是基礎文訣的重要性!

至於萬文經,可以後續繼續修鍊,開了36神竅的騰空九重,再修鍊萬文經就簡單多了,很容易再次開啟36個,之後以萬文經進入凌雲境!

基礎文訣,是沒辦法讓蘇宇進入凌雲的,除非超過36個神竅。

……

一旁,洪譚不吭聲。

冷眼旁觀!

我是准日月!

我要淡定!

我很淡定,區區一學員,開36個神竅而已,算啥啊!

我不但開了72個,我還合竅了,我不但合竅了,我現在就一個神竅,你怕不怕?

我是准日月!

日月是什麼?

神竅合一,璀璨如日月,出手摘星拿月,這就是日月。

肉身道也一樣,元竅合一,竅穴成日月,肉身能滴血重生,這就是肉身日月。

區區一學員……不算啥!

洪譚一臉淡定,比白楓還淡定,心裡卻是在盤算著,自己要不先出去等一會,等他們聊完了再進來?

白楓瘋狂咳嗽了一陣,蘇宇上前幫著拍打後背,白楓咳嗽完了,回頭看了看蘇宇,一臉的惆悵!

真的惆悵了!

「那東西哪來的?」

「自己推導的,您上次不是說了嗎?讓我自己去推導,推導出來了,您拜我為師……咳咳,當然,老師開玩笑,我不會當真的!」

「你……推導的?」

他已經無力吐槽了!

你別逗我!

「謝謝老師給我提供的『血』字神文!」

白楓默默地看著他,孫子,你再說一聲是我的神文,我就打死你,現在!

老子就算受傷了,現在打死你,難度也不大。

「血」字神文!

你騙鬼去吧!

一旁,洪譚憋不住了,開口道:「你自己推導的?」

你當我是白痴嗎?

你能推導出來?

蘇宇乾笑一聲道:「也不全是,老師也幫我推導了,還有師祖留下的一些資料對我幫助也很大,對了,還有關押區的水人也給了我很大幫助,還有柳老師昔年的教導,對我幫助也很大,所以我才能推導出適合人族修鍊的《水元訣》。」

「開36神竅?」

「對。」

「你確定你自己開啟了36個神竅?」

「嗯。」

洪譚看向白楓,再看蘇宇,再看白楓……許久,嘆氣道:「我老了,不過比大夏王稍微好點,還沒老年痴獃,我發現了,我這次回來,你倆都把我當老年痴獃來糊弄了!」

兩個不孝子弟!

這倆王八蛋,簡直把他當白痴騙啊!

一個輕鬆推導出了天賦神文,拆分神文戰技的方法。

一個推導出了基礎文訣,開36個神竅的,還有個噬魂訣,專傷意志力的。

按照你倆的研究成果,我是廢物了?

我幾十年下來,也就弄了個神文融合,弄了個天賦精血?

你們幾個月的成果,比我幾十年的還牛?

瞥了一眼蘇宇,洪譚心累道:「你知道人體有多少神竅嗎?」

蘇宇語塞,不知道啊。

「你知道神竅的劃分嗎?」

不知道啊。

「你知道神竅如何合一嗎?」

不知道啊!

蘇宇一臉無辜!

「你什麼都不知道,你說你推導出了文訣,你覺得師祖真白痴了?」

洪譚無語中!

翻了個白眼,蘇宇好像懂了,瞬間領悟道:「我明白了!」

你明白什麼了?

「恭喜師祖,推導出了《水元訣》基礎文訣,開神竅36個,師祖威武!」

蘇宇連忙道賀!

洪譚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!

你就明白了這個?

我……艹!

心累,洪譚想了想道:「還有誰知道嗎?」

「沒……不對,夏府主的兒子夏虎尤拿走了35個竅穴開啟方案,還有一個沒給他。」

「夏龍武的兒子?」

「嗯。」

一旁,白楓驚訝道:「你還認識夏龍武的兒子?」

「就那個胖子,小胖子,夏虎尤,老師您也見過的。」

「他是夏龍武的兒子?」

白楓震撼,毀三觀啊!

我去!

這丟出去,沒人信啊,你說夏侯爺的兒子,我還勉強相信一下。

洪譚愈發無力了,怒道:「重點是這個嗎?」

這倆分不清重點嗎?

重點是這小子居然能推導出開36神竅的文訣,他么的,你們在聊夏龍武的兒子,有啥好聊的?

我沒見過嗎?

不就是個小胖子嗎?

大夏家的人,我哪個沒見過,大夏王都見過,你倆到底關心的什麼玩意,腦迴路怎麼就和我不一樣呢?

罵了幾句,洪譚見兩人不吭聲了,這才沒好氣道:「夏虎尤是吧?別說,跟夏胖子是有點像,夏龍武大概自己都懷疑,所以丟給夏胖子養了……哈哈哈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和白楓對視一眼,無言以對。

老人家笑的真開心!

這話也敢說,不怕被夏家打死嗎?

「咳咳咳!」

洪譚很快恢復正經,勉強保持威嚴,迅速道:「東西回頭給我,別再亂傳了!我幫你改頭換面一下,什麼《水元訣》,瞎扯淡!叫《三十六神——震天經》,是你師祖我耗費了50年時間,一點點研究出來的!」

蘇宇急忙堆笑道:「對,就是如此!」

洪譚無言,擺擺手道:「出去吧!」

蘇宇乾笑一聲,急忙走了出去。

他一走,洪譚正色道:「什麼情況?」

白楓簡單說了一下,很快道:「大概有些自己的機緣,可能得到了什麼神文傳承,或者記憶碎片之類的。這些年,我也剝離了不少記憶碎片,他可能得到了什麼完整的記憶碎片,也有可能!」

「記憶碎片?」

洪譚沉思一會,開口道:「我問問師兄,是意外得到就算了,就怕……不是意外!別忘了,咱們還有個無敵的對頭……」

白楓無語道:「之前我又不知道,誰讓您不說的,我覺得大概率不是對頭安插的。」

「少廢話,小心無大礙!」

洪譚面色凝重,也不多說,通訊也不方便說,他直接出了研究中心,直奔柳文彥所在。

一位頂級天才,有機緣傍身,加入了衰敗的多神文一系,他不得不小心點,以防是對手安插進來的。

真要是……現在也攔不住了。

自己那個傻徒弟,啥事都說了,包括神文戰技拆分,天賦神文,神文合一……

這都是機密!

結果,現在研究中心還有什麼是蘇宇不知道的嗎?

洪譚嘆息,自己這徒弟,太容易相信人了!

……

十八中,後山。

「遺迹傳承?」

「我猜測是這樣!」

柳文彥笑道:「別太擔心,真要是對手安排來的,你師兄沒那麼蠢,這就上當了!何況,真要是如此,也沒必要安插進來,既然該知道的都知道了,這時候,那傢伙就該不顧一切,直接抹殺我們了!」

「師兄,那就是說他沒問題?」

柳文彥點點頭,「大概率不會有問題!小概率是那遺迹有問題,別被一些鬼東西佔據了身軀就行。」

「您是說意志力靈魂?」

「對!」

柳文彥點點頭,笑道:「不過這東西很少見!一般也都是意識混亂,畢竟遺迹過去不知道多少年了,哪怕昔年有人殘魂留下,一般也都廢了。蘇宇這邊,應該不是,可能是意外得到了遺迹的一些過往影像記錄之類的。」

「他當初倒是提過幾次,做夢夢到了有怪物殺他,我懷疑南元的遺迹若是有,應該是研究室之類的,和如今的馴獸系差不多,馴養了不少妖獸。」

蘇宇13歲進入了中等學府,從那時候起,便是柳文彥在教他。

13歲的蘇宇,還沒現在想的那麼多,遇到了見多識廣的柳文彥,仰慕之下,也請教過自己的疑惑和遭遇。

蘇宇學習萬族語,也是柳文彥推薦他學的,掌握一些基礎知識,辨認追殺他的妖魔種族。

所以對蘇宇,柳文彥了解的還算多。

真要是意志力殘魂,沒那麼愚蠢,就這麼暴露了身份。

「我知道了!」

洪譚吐氣道:「不是間諜就行!對了,蘇宇之前問我,劉洪是不是我安插的人,師兄,是你安插的?」

「誰?」

「劉洪,學府的一位天才助教,單神文一系的天才,老趙的學生,之前在十八中讀書,說是張若凌的弟子。」

「若凌的弟子?」

柳文彥想了想,很快搖頭,笑道:「不可能!他若是收徒,會告訴我的!」

「那就是騙子了!」

洪譚也是無語道:「這年頭,什麼人都有!他單神文一系天才,騙一個學員,說是我安插進去的,這狗東西,也真敢說!」

柳文彥笑道:「他敢說,你就認了好了!劉洪……隱約有點印象,白楓之前好像和我提過,也是個天才……老趙的徒弟……老趙……」

說起趙閣老,柳文彥搖頭道:「昔年也是師父那一代的老人了,算不上關係好,但是也不算差,前些年和你關係如何?」

「還行,井水不犯河水,這老頭子,一心光想著日月了,之前還要壓過周明仁一頭,不過也不爭那些虛名,可惜啊,日月難破,恐怕……大限快到了!」

「他沒那麼快到大限吧?」

柳文彥皺眉,洪譚嘆道:「幾次衝擊日月失敗了,反噬太嚴重,所以大限快到了!若是按部就班,倒是還早。」

「可惜了!」

搖頭,柳文彥很快道:「這些學員們的鬥爭,讓他們自己去斗,陰謀詭計,自己不去見識一下,怎麼知道如何應對?不用管,看蘇宇自己如何應對!」

「明白了!」

說著,洪譚看向他道:「師兄,還有什麼指導的嗎?」

「指導……指導個屁!」

柳文彥罵了一聲,笑道:「早點閉關進入日月,不到日月別出學府!對了,你那股排斥力嚴重嗎?好些年沒人進入日月了……」

周明仁、金宇輝這些人,按照昔年的情況,都該進入日月了。

包括閉關的趙閣老,也是如此。

可惜,都沒能成功。

若不然,光是一個大夏府,起碼要多三五位日月,整個人境起碼有七八十位文明師,有希望進入日月,而不是現在,日月反而變少了。

這些年,真正意義上進入日月的,好像也就紀署長。

至於趙將軍,那是戰者道,胡總管那是早年就是日月,否則也當不上這總管。

還有萬天聖……搞不好五十年前就進入了,柳文彥也懶得算他了。

夏侯爺倒是進階時間不長,可他也是肉身晉級,文明師一道還不清楚。

「排斥力很大!」

洪譚點頭道:「幸好是神文戰技,所以強行融合了神文,雖然有排斥力,但是還能壓制,也就我們多神文一系,單神文一系想進入日月,難如登天!」

「你這邊把握大嗎?」

「問題不大,但是無敵是沒希望了,當然,談那個還早。」

「以後再看吧!」

柳文彥點頭,是還早。

「這些天別忙別的了,幫我梳理一下神文,帶上白楓一起,我走之後你就閉關修鍊,進入日月!」

「知道了!」

洪譚點頭,傳音道:「那師兄去了戰場,那傢伙會不會對師兄出手?」

「不至於,戰場上無敵多……」

「師兄,不能大意,別忘了柳大哥那邊的事!」

洪譚面色凝重!

柳家就是前車之鑒,柳家直接駐紮在諸天戰場,結果落得個家破人亡,這可是在無敵眼皮子底下發生的事!

柳文彥閉目。

沉默了一會,睜眼道:「我知道,不會大意的!我大哥他們,畢竟不是我!我的關注度更高,無敵也不能管到整個諸天戰場,但是先鋒營是無敵關注的中心,而我更是中心中的中心,反而更安全。」

「這倒也是,可是……」洪譚還是擔心道:「可是先鋒營死亡率極大,都是一群罪犯,就是炮灰營,敢死隊,師兄你這狀態……還有白楓那邊……哎!」

他也頭疼!

柳文彥笑道:「沒事,我是入山海營,白楓是入騰空營……」

「山海營?」

洪譚頓時變色道:「怎麼把師兄安排到山海營了!」

「廢話,我爆發日月威力,斬殺了山海九重,當然要按照山海來算,難道算我騰空?白楓倒是實打實的騰空,倒是不會被安排到凌雲營。」

「那……師兄,我陪你一起去吧……」

「不用!」

柳文彥笑道:「好好在這待著,大夏府還是比較安全的,在學府更安全,我這邊不帶人過去,我大伯還活著,他會陪我一起過去。」

「柳大伯還……活著?」

洪譚一臉驚訝!

柳文彥微微點頭,「當年重傷垂死,沒死,我找人救回來了,這次大伯陪我去,雖然從日月掉到了山海八重,也足夠了。」

「大伯他……掉級了?」

「嗯,能保住命就不錯了,跟我一起,也好,多點關注,免得被人暗算了!」

柳文彥笑道:「在戰場上真廝殺死了,也比被暗算死了強。」

「師兄……我……」

洪譚咬牙道:「我若是能到無敵,不會放過那些混蛋的!」

「到了日月再說吧!」

柳文彥輕笑道:「我出來了,關注點在我這,這時候你還算安全,我能拖一天算一天,等你們強大起來!雲奇他們現在還不行,沒徹底融合,你在這邊照料一二,幫著梳理神文。」

「那若凌他們的墳呢?」

「沒事,夏家還在呢,挖墳……說過一次就算了,之前大家不知道,現在再來,真以為夏家還會默許?」

說罷,又淡淡道:「何況,真挖了,你就知道神文還在?」

「嗯?」

柳文彥笑道:「別問了,不知道也好,多神文一系沒那麼容易滅絕!當年的那些老兄弟,雖然大部分都死了,不代表就真斷了傳承,不方便露面罷了!我腦子裡有份名單,我若是死了……那就帶走了!就讓他們隱姓埋名一輩子吧!」

「師兄……他們傳承沒斷?」

洪譚一臉驚喜,喜極而泣,忽然又是悲從心來!

曾幾何時,多神文一系的傳人,都需要隱姓埋名了!

師父若在,恐怕會活活氣死!

「別跟孩子似的!」

柳文彥起身,踢了他一腳,不復笑容,「當然沒斷!這五十年來,大家都在掙扎,我也在掙扎,你也是,但是,我們還沒死,那就是勝利!」

「求索境和戰神殿,也並非無人管我們,只是不好出面,不好和大周王撕破臉!」

柳文彥淡淡道:「大周王的心思我不管,他若不是就算了,他若是……遲早會和他算清這筆賬!」

「哎!」

洪譚嘆息,收斂了情緒,「那我就不說什麼了,待會我帶蘇宇去找夏胖子討要開天刀,也不知道夏胖子給不給……」

「會給的!」

柳文彥笑道:「無非是要點錢罷了,給他!那傢伙,就是這習慣,哪怕給你,也得要點東西,不然心裡不舒服……」

「沒錢!」

柳文彥無奈,窮鬼!

「找吳月華借去……」

「差了好多了!」

「你……」

柳文彥頭疼,「那就找胡萍和趙明月借去!胡總管和趙將軍都有錢,借一點算一點,有錢再還!」

「那好吧!」

洪譚感慨道:「幸好還有幾位師嫂,不然我們快要餓死了。」

「滾蛋!」

柳文彥罵了一聲,一臉的不爽,這廢物東西,也不知道這幾十年怎麼混的,都快日月了,還這麼慘!

洪譚也無語,沒辦法。

窮,有啥辦法。

他一窮二白的,能修鍊到接近日月,耗費了多少資源,這可是他一手掙來的,沒靠任何人,沒人可靠。

還養活了陳永,養活了白楓,養活了研究中心……

他很可憐的!

經常得去諸天戰場,殺點妖獸貼補家用的。

師兄站著說話不腰疼!

我要是有幾個紅顏知己,我也不奮鬥了,還用經常往諸天戰場跑的,多慘啊!

柳文彥倒也想起了這茬,「你這些年,也難,能活下來就算不錯了,你修鍊資源哪來的?」

「我嗎?」

洪譚乾笑道:「賣精血賣的!」

「嗯?」

「我在關押區,養了幾頭山海境大妖,定期抽血賣,大夏府最大的黑市商人就是我,專門賣山海境精血,師兄,我也沒辦法,不賣血,沒法活啊!」

「幾頭?」

「就三頭,現在都快被我養死了,哎,可惜了,好些天沒抽血了,看看能不能恢復吧!」

無言以對!

此刻的蘇宇和白楓不在,否則得驚掉下巴。

關押區在牢籠後面,的確有幾個房間,不過很安靜,蘇宇和白楓都進不去,他們也沒去過那邊,之前白楓還猜測過是否有山海大妖……事實證明,真的有!

大夏府黑市商人,最神秘的一位,專賣山海境精血的存在——洪譚!

柳文彥也是無語,半晌才道:「差不多就行了,殺人不過頭點地,妖族也這樣,實在不行一刀砍了,別一天到晚抽血賣!」

「知道了!」

洪譚乾笑道:「也是被逼的,太窮了。」

柳文彥擺擺手,懶得再說他。

洪譚也不多說,迅速離去。

……

下午。

大夏城主府。

宏偉,壯觀!

蘇宇第一次來到大夏城主府,大夏府的核心地域,這裡,誕生了一位位傳奇人物。

大夏王,夏龍武,夏侯爺,以及上一代府主,夏龍武的父親,也是一位頂級強者,戰死在了諸天戰場。

蘇宇是帶著敬仰之心來的!

夏家的名聲,在大夏府還是很好的,除了夏侯爺名聲有點臭,不過這一位,一般也只對豪門扒皮,窮人他也懶得管,扒皮扒不了多少,他一般不幹這事。

在洪譚的帶領下,蘇宇進了一處大廳,等待夏侯爺到來。

他見過一次夏侯爺,就是之前大戰的那天,不過沒聊天,沒說話。

對夏侯爺,還是停留在傳說中的印象。

黑心商人!

扒皮商人!

奸商!

經常幹壞事,但是有夏家兜底,一般也沒啥後果。

聽說夏侯爺用元氣液洗手,用元氣液漱口,用文兵當地毯,用神符取暖,用神丹當蠶豆吃,用萬族功法原本擦屁股……

但是,沒人說夏侯爺很強,可他上次見到了,很強!

和一位頂級強者的神文化身交手,贏了!

對了,他好像叫夏小二!

這一刻,一個胖子,就站在蘇宇身後,一臉的難看,夏小二!

小子,你知道嗎?

你一個養性,心裡想啥,和我有關的,我能知道的!

我是日月,知道嗎?

砰地一聲!

正式見面的第一次,蘇宇暈倒了!

被人偷襲的!

一位日月偷襲了他!

砸暈了他!

洪譚白眼翻的飛起,我擦,你一個日月,偷襲一個養性,老子都服了你了,你怎麼能這麼不要臉!

蘇宇,可憐兮兮地暈倒在地。

無人理睬!

夏侯爺黑著臉,罵道:「這混蛋玩意,你帶來的?要不是你帶來的,今晚我就埋了他!」

混賬玩意!

夏小二……那是我一生的恥辱,我要不是打不過我爹,我連我爹都揍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95章 蘇宇見小二(萬更求訂閱)

19.8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