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8章 師伯(萬更求訂閱)

第198章 師伯(萬更求訂閱)

藏書閣。

頂樓。

陳永沉默了一陣,輕嘆道:「最近別出去了,閉關修鍊,等識海秘境開啟,直接進入秘境修鍊。」

「師父!」

吳嘉憤怒道:「他們在造謠,而且學府都傳遍了!」

她很惱火,很憤怒!

那些混蛋,太欺負人了。

「他們想毀了你,明白嗎?」

陳永嘆息,吳嘉惱怒道:「我知道,我要找黃啟峰打生死擂!」

「黃啟峰雖然神文被你師弟廢了,可肉身實力還在,就算打生死擂,你也未必能贏他……」

「那就戰死方休!」

「……」

頭疼!

陳永看了一眼自己這徒弟,一根筋,死倔死倔的。

憤怒之後,吳嘉又急忙道:「師父,他們羞辱你,你是研究員,不可以找他們算賬嗎?上次那個夏玉文,就罰了師弟功勛點!」

陳永輕聲道:「他們沒指名道姓……」

「他們都直接罵我了!」

吳嘉不服氣,這還叫沒指名道姓?

陳永揉了揉額頭,半晌才道:「可以找他們,不過罰點功勛也就到頂了,明白了嗎?」

吳嘉看著他,沒明白。

反正報復回來才行!

罰點功勛也行!

陳永見自己這徒弟還是不懂,嘆道:「和你談這些,真累!」

嫌棄了!

吳嘉委屈,這次她感受到了,被嫌棄了!

陳永輕吐一口氣,擺擺手道:「回去休息吧,我知道了,這兩天別出門了!」

「師父……」

「不聽話了?」

吳嘉無奈,憤憤不平地進了房間,心裡還是憤慨,師弟不在,不然肯定會打死那幾個混蛋,可惜自己實力太弱,氣死人了!

等吳嘉走了,陳永這才搖頭,也在想著,蘇宇若是在,倒是好交流的多。

沉吟片刻,陳永手中出現一塊傳音玉符,擺弄了一番,收起了玉符,繼續閉目。

自己這徒弟,耐心真的不夠。

……

文明學府。

「聽說了嗎?」

「什麼?」

「大八卦啊!你知道嗎?學府內,男研究員收女學員,都是不懷好意,聽說都有那種關係,女研究員收男學員也這樣,簡直不敢相信,咱們學府名聲全臭了!」

「真的?」

「真的!千真萬確!單神文系那邊自己傳的,就像藏書閣那位,還有於……咳咳,那位閣老,也有男學員……還有許多,我去,我現在才知道為啥沒人收我當學生了!」

「不會吧!原來是這樣,我就說,那些研究員的弟子,一個個男的帥,女的美呢!」

「大夏文明學府,這下名聲徹底臭了,何止咱們學府,聽說其他學府都這樣!」

「……」

10月15號。

一大早,一個消息就爆開了。

整個大夏文明學府,甚至是整個大夏府,都在傳播這樣的言論。

學員和研究員,只要是異性,那絕對有不正當關係!

這消息,不是一般人瞎傳的,是大夏文明學府單神文一系那邊傳出來的,傳的有鼻子有眼,甚至有人說親眼看到了,比如藏書閣那位和他的學生就有這種關係!

而且越傳越廣,不止那位,很多人都是,比如吳月華閣老,比如齊閣老,甚至……萬府長也有一些閑話。

萬天聖沒收女學員,他很多年都不收學生了。

至於萬明澤,大家直接無視了。

可據說……只是據說,萬府長和幾位女性閣老有不正當關係,非但如此,學府內一些女性研究員,也和萬府長有點那啥關係。

學府中,凡是女學員拜師男研究員的,都逃不了這樣的流言蜚語!

甚至包括紀家的紀小夢,都被傳和自己的老師關係不清不楚。

消息一夜之間,傳遍了整個大夏府!

如今,甚至連學府之外,一些大夏府路人都知道了這事,已經成為整個大夏府最大的醜聞!

一旦被證實,那整個大夏府的各大學府,就成了整個人境的笑話!

……

「混賬!」

「一派胡言!」

修心閣。

幾位閣老勃然大怒,一大早直接打上了府長辦公室。

脾氣暴躁的一位閣老,更是一掌拍碎了整個桌子,怒道:「混賬東西!欺人太甚!他們斗他們的,我們這些年已經不再管事,除了教幾個學生,其他一概不管,如今難道連我們也要一起收拾了嗎?」

「單神文一系想幹什麼?一網打盡?他們一系沒人收異性學員嗎?」

「……」

幾位閣老大怒!

萬天聖也不生氣,輕聲道:「老周沒這麼愚蠢,諸位,這樣傳播謠言,對他有什麼好處?」

齊閣老罵道:「好處?什麼好處!他們這群白痴,原本不就想傳陳永那邊,結果底下一群蠢貨翻了船,一傳十,十傳百,能不擴大化?」

要說周明仁這麼安排的,他們也不信。

可底下那群蠢貨,干出什麼傻事都正常。

原本大概只是傳多神文一系的人,結果這東西一旦傳出去了,豈能不被擴大化?

你說陳永和吳嘉有染,那其他人呢?

外人能不產生聯想?

齊閣老勃然大怒道:「如今,大夏文明學府成了個笑話!萬天聖,你知不知道,外面怎麼說的?大夏文明學府幹脆改名算了,改成大夏師生學府,你以為這是好話?」

旁邊,另一位閣老也是怒道:「混賬東西!這些話語豈是隨便說的,老萬,今日你不給個交代,不說別人,育強署那邊你都交代不過去!找出傳播謠言的罪魁禍首,砍了腦袋,嚴肅處理!」

幾人很憤怒!

這事已經不是謠言的問題了,現在整個大夏府都在傳,在擴散,這麼下去,大夏文明學府的名聲真的要徹底臭了。

往後,誰還敢報名大夏文明學府?

他們這些閣老,出去了,去了其他大府,去了求索境,大概都得被人笑話!

哪怕是假的,傳著傳著,也變成真的了。

更是有閣老憤怒道:「他周明仁一系怎麼不敢傳他周明仁?他還收了夏家的夏嬋,怎麼沒人敢傳?合著就我們受冤枉,他周明仁高高掛起,屁事沒有?」

萬天聖有些頭疼。

輕聲道:「別吵了!這事一夜之間,大街小巷都知道了,大夏府都傳開了,恐怕不是無意傳播,而是有意傳開的,不排除萬族教的人在其中搗亂……」

「什麼事都是萬族教?」

齊閣老大怒道:「我就不信查不出來!讓護衛軍、督察院出動!給我一個個查,我要查出源頭所在!萬天聖,你少和稀泥!我查出了源頭,若是真是老周那邊的人傳的,我饒不了他們!」

其他閣老紛紛附和,「真的假不了,假的真不了!一個個查,追本溯源,作為文明師,連這點能耐都沒有,那白活這麼多年了!」

「誰傳的,從誰開始傳的,找到了源頭,直接斬了!拿學府名譽攻訐對手,將大夏文明學府數百年的清譽毀於一旦,這種人不殺,還留著做什麼?」

多位閣老都發飆了!

他們要查個底朝天!

是不是單神文一系的人傳的,只要追查到底,沒有什麼是查不出來的。

不是,那就算了。

是的話,這些人別想就這麼糊弄過去!

萬天聖閉目,沉吟一會,開口道:「既然要查,那就查吧!大夏文明學府的名聲,的確不容幾個臭蟲壞了事!讓督察院、護衛軍一起出動,追本溯源,找出源頭!查到了,如何處理,再開閣老會議決定!」

「哼!」

幾位閣老惱怒,還開會處理,直接殺雞儆猴,有什麼好開會的!

齊閣老冷冷道:「不但要查出誰傳播的,還要查出誰指使的!污衊整個學府研究員和天才學員,老萬,這事不管,以後別怪師生都對學府失了敬畏之心!一味的和稀泥,可不是你該做的!」

萬天聖無語,我和稀泥了嗎?

我不是說了要查了嗎?

我只是覺得,單神文一系沒蠢到這地步,攻訐陳永他們,還把整個學府甚至整個大夏府牽扯進來,這不是自己找死嗎?

這幾個老傢伙,火急火燎的,也不給自己說話的機會。

他也不是為單神文一系辯解,關鍵是,查清楚總比稀里糊塗的強!

頭疼!

和這幾個老傢伙沒啥可說的,萬天聖擺擺手道:「去查,齊閣老你們幾位領銜去查,查出來了,我們再說!」

幾位閣老也不廢話,這事絕不能容忍!

……

很快,整個大夏文明學府雞飛狗跳起來。

督察院總院。

黃老不得不提前赴任,主導此事。

一位位學員被護衛軍押送進來,幾位閣老親自督查,督察院和護衛軍執行。

一處巨大的審訊大廳中。

多位閣老齊聚。

一位位學員被帶入,齊閣老喝道:「謠言什麼時候傳到你們耳中的,誰傳的,怎麼說的,原封不動,給我一點點說清楚!文明師的手段,你們自己清楚!誰一旦撒謊,欺騙,輕則逐出學府,重則以萬族教徒論罪!」

學員們心驚膽戰。

他們也沒料到,只是私底下議論一下,居然被護衛軍和督察院給抓了,不但如此,學府閣老親自審訊,這下子,哪還有人敢隱瞞。

一個個名字被爆出,很快,一位位學員被押送而來。

一層層地往上抽絲剝繭,很快,幾位單神文一系學員被抓。

……

單神文系教研所。

巨大的辦公室中,周明仁沉默不語,幾位閣老臉色鐵青。

就在剛剛,護衛軍和督察院,當著他們的面,帶走了幾位學員,直接闖進來了,打斷了他們的會議,帶走了幾位天才學員!

人群中,周平升臉色微微發白,沒敢吭聲。

此刻,帶走的還只是幾位不入百強榜的學員,可情況,卻是越來越嚴重了。

周明仁看著下方眾人,許久,平靜道:「單神文一系師生都喊來,我看看,還要帶走誰!」

「老周!」

於紅怒道:「督察院和護衛軍是不是瘋了,我們幾位在這,他們也敢在這帶人走!」

周明仁淡淡地看了她一眼,平靜道:「我大概知道是因為什麼事,我原本覺得,單神文一系雖然良莠不齊,但是多少有幾分腦子,現在看來……還真未必!於紅,你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嗎?對付多神文一系,方法很多,但是現在,牽扯了整個文明學府,甚至傳遍了整個大夏府,我們都成了天大的笑話!」

周明仁說著,嘆道:「我覺得,我們的人腦子還沒蠢到這地步,但是……我不確定是不是有人真的已經無可救藥了!」

餘光瞥了一眼自己的學生,周平升!

你已經蠢到這地步了嗎?

可再蠢,你也不能蠢到連萬天聖、紀鴻這些人都牽扯進來吧?

你真以為單神文一系已經無敵了嗎?

周明仁心累,他的學生,鄭玉明是有腦子的,也有城府,所以這幾十年,單神文一系還算順利,人越來越多,越來越強,也能完全壓制住多神文一系。

然而,自從鄭玉明被人暗算了……是的,暗算了!

鄭玉明都醒了,周明仁也問清楚了情況,當日他根本沒準備出手,顯然,不是陳永暗算了他,就是萬天聖故意的!

自從鄭玉明廢了,整個單神文一系,已經徹底亂了套了!

先是10萬功勛買了可笑的精血資料!

接著,自己因為一時失察,不得不賠償了接近10萬功勛價值的東西,擺平了上次的意志之文事件。

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上次的事剛結束,現在又來了!

自己還能閉關突破日月嗎?

他根本就沒辦法閉關!

幾次下來,折了一位山海,廢了一位天才,合作人夏玉文也被弄的半死不活,功勛損失接近20萬點,現在……又要出事了嗎?

周明仁下令,沒人敢再說什麼。

一位位單神文一系的師生陸續進入,很快,裡面站不下了,外面,也開始擠滿了人。

劉洪好歹也是騰空,還算好,在裡面角落混了個位置站著,默默看著。

衰敗了!

幾次一鬧騰,就這麼衰敗了,他看出來了,單神文一系外強中乾,甚至不需要多神文一系出手,就有些莫名其妙地衰敗的趨勢!

「謠言?」

餘光看了一眼臉色發白的周平升,劉洪心中也想罵娘!

不會真是這蠢貨吧!

屁大點事,你能弄成這鬼樣子?

我都服了你了!

多神文一系都沒人站出來,結果就莫名其妙地倒霉了!

正想著,樓外,有人喝道:「黃啟峰,翟峰,朱宏,邱芸……都出來一下,跟我們走一趟!」

辦公室中,翟峰臉色一變,急忙道:「師祖,我們沒有傳播那些謠言,真的,不是我們做的,師祖……」

周明仁淡淡道:「去,跟他們走一趟!是誰做的,自然能水落石出!老齊他們查歸查,污衊我的人,那就是故意找茬!」

「師祖……」

幾人大急!

「出去!」

周明仁說著,忽然起身道:「我陪你們一起去,我也想聽聽,是誰傳的,是誰在犯蠢!」

他也怒了!

若真是單神文一系的人乾的,他只能說,該清洗一下了。

蠢貨太多,容易讓整個派系都受到牽連!

原本鄭玉明做的很好,敵人只有一個,那就是多神文一系,其他人,哪怕是吳月華他們,鄭玉明也能做到笑臉迎人,不得罪,但是也不親近。

對他們,忍讓幾分,但是一涉及到多神文一系,那就寸步不讓!

於是,學府的閣老們都明白了這個道理,不管就行,免得給自己招惹麻煩。

好不容易打下的基礎,可今日……全毀了!

短短時間內,得罪了一位又一位閣老!

……

督察院。

周明仁到了,於紅幾人也跟著一起到的。

齊閣老根本不理他們,黃老也一臉淡然,隨意道:「幾位來了,那就旁聽,周府長,希望不要干擾督察院和護衛軍的審查!此事看起來倒是不大,但是……一旦放任下去,大夏文明學府三百多年的清譽全部被毀了,說嚴重點,大夏文明學府,從此以後斷了傳承,也許禍根就在今日!」

此刻,翟峰幾人也都到了。

齊閣老懶得理會其他人,喝道:「翟峰,黃啟峰,有人指認你們,關於師生有染的謠言,就是你們幾人傳播的,是真是假?」

「假的……」

「胡說八道!」

齊閣老一拍桌子,威壓大盛,喝道:「敢撒謊!區區養性,真以為可以瞞住我們?你當山海都是廢物!」

齊閣老威嚴無比,環顧四方,最後看向周明仁幾人,冷冷道:「撒謊沒撒謊,你們幾位看得出來吧?老周,半步日月的你,難道一點也看不出來?若是如此,你這副府長也別當了!」

周明仁不語。

他自然看出來了,幾人在撒謊。

在文明師的領域,養性撒謊……翟峰他們真把山海當白痴了!

於紅和孫閣老幾人臉色也很難看。

翟峰急忙道:「真的,我們沒撒謊……」

「放肆!」

轟隆一聲!

齊閣老一擊打出,翟峰倒地吐血,臉色慘白。

齊閣老冷冷道:「都抓來了,還敢否認!說,誰指使你們的?膽大包天之輩!區區養性,造謠山海,甚至牽扯日月境,莫非以為背後有靠山,就奈何不得你們了?」

「老齊,不要含沙射影!」

周明仁平靜道:「我還不至於指使他們做這些蠢事,若是如此,我也修不到半步日月。」

齊閣老冷哼一聲,懶得再說,側頭看向黃啟峰,喝道:「黃啟峰,你說!誰指使你做的?」

「沒有……」

黃啟峰臉色一變,急忙道:「我……我們沒造謠山海和日月,齊閣老,我承認,我因為仇視吳嘉,在她跟前說了幾句刺激她的話,想要讓她和我上擂台交手,但是我真的沒造謠其他人……」

此刻的黃啟峰,腦子迅速轉動,急忙道:「我承認,我承認我有些污衊陳永館長的心思,但是我當時並未提名姓,按照學府規矩,我不敬師長,當罰!我願意承擔後果,還請閣老恕罪!」

「哼!」

齊閣老冷哼一聲,看向其他幾人,冷冷道:「黃啟峰認罪,你們呢?還有,只有陳永嗎?」

說著,喝道:「帶上來!」

很快,一位學員被帶了上來,臉色發白,一進門,頓時跪倒在地,顫抖道:「閣老,不是我,我只是聽說的,是……是翟峰他們讓我傳播的,給我5點功勛!不信的話,您可以查我的功勛卡,真的是他們,他們給我轉了5點功勛,我看賺錢這麼簡單,我就……我就失了魂,居然答應了,閣老,我認罪!」

看到這人,翟峰臉色大變,急忙道:「閣老,我只是……我只是讓他傳播幾句關於吳嘉的謠言,其他的我都沒說,黃浩,你自己說,是不是如此?」

被稱為黃浩的學員,臉色變了,「你胡說!你明明說了,最好將所有人都牽扯進來,到時候其他閣老為了自證清白,絕不會摻和這事!只是事情超出了控制,居然傳到了府外……」

翟峰幾人紛紛變色!

邱芸大怒道:「黃浩,你敢污衊我們!昨日我們只是讓你傳播關於吳嘉的事,沒有任何人要求你傳播其他的閣老,你是污衊!混賬,你想害死我們!」

黃浩也急了,「胡說,你們明明不是這樣說的,齊閣老,我沒說謊!我和吳嘉他們無冤無仇,我就是想掙點錢,我沒必要陷害任何人,我只是拿錢辦事,他們明明那麼說的……」

黃浩急的滿頭大汗,「我保證,就是他們說的!一開始傳的是吳嘉,後來吳嘉不再出來了,我想著他們之前的叮囑,就再次將剩下的謠言傳了出去!不然我瘋了,好端端地去牽扯閣老?我想著5點功勛也不少了,傳點謠言也罪不至死,也沒人會查,哪知道會這樣……」

「你胡說八道!」

翟峰哪怕受傷了,此刻也是怒急攻心,站起來就要朝他下手!

轟隆一聲!

翟峰直接被凌空一掌打的撞在了牆壁上,齊閣老冷冷地看著他,再看周明仁,「你們一系的學員,好大的膽子!在審訊室,都敢對人證出手!」

周明仁乾脆閉目,心中嘆息,何其愚蠢!

他隱約間看出來了,翟峰他們可能真的只傳了吳嘉的謠言,可是……翟峰這蠢貨,居然當著他們的面想對黃浩動手!

這是找死!

哪怕齊閣老他們有疑惑,此刻也怒了。

半晌,周明仁開口道:「查查黃浩的記憶,有沒有被人動手腳!翟峰是蠢,可牽扯到其他人,根本沒任何作用,黃浩看起來也沒撒謊……老齊,查查吧,該是我們的錯,認!不是,被人陷害了,那我們不能認!」

齊閣老皺眉,想了想,喊上另外一位閣老,開口道:「我們兩人一起查,老黃,你也來!看看黃浩記憶到底有沒有被人篡改!」

黃浩的話,和翟峰他們對不上。

但是事實證明,謠言就是從黃浩這邊先傳出去的,而指使者,就是翟峰幾人!

兩位山海,一位凌雲九重,紛紛上前查探。

直接探查記憶,這不是他們能做到的。

但是,有沒有被篡改,看看意志海就知道了,強者篡改記憶,意志海必然會出現問題,不可能一點問題看不出來。

幾人都查看了一下,許久,黃老搖頭,「我實力弱,沒看出來有何異常!」

齊閣老和另外一位閣老也彼此對視一眼,搖頭。

齊閣老看向周明仁,「你要是不信,你自己來看!」

周明仁起身,也不多說,大手覆蓋在黃浩腦袋上,仔細探查了一會,心中微微一震,迅速探查了一番。

沒有端倪!

忽然,眼神微變,看向黃浩手上的一個傷口,冷冷道:「這傷口怎麼回事?」

黃浩心驚膽戰道:「摔的!昨晚摔的……」

「摔的?」

周明仁淡淡道:「你好歹也是養性,居然會摔跤!」

此刻,黃浩手上,有個小小的口子。

黃浩急忙道:「真的摔的,昨天我忙著讓人傳謠言,一時間沒注意,摔倒了……」

周明仁不語,俯身拿起他的手看了看,看了一陣,輕聲道:「摔的……」

說罷,嘆道:「我懷疑,有人篡改了他的記憶!不是通過意志海,而是先提取了他的精血,篡改了記憶印記,之後將精血釋放回歸,讓他出現了記憶混亂……」

他看向黃浩道:「我問你,你今早起來,是不是頭暈眼花,渾身無力……」

黃浩喃喃道:「有點……」

一旁,齊閣老呵斥道:「夠了!周明仁,我問你,你能做到嗎?日月可以做到嗎?難道是無敵出手篡改了他的記憶?」

「不用無敵……有人可以做到!」

周明仁眼神冷厲,側頭看向窗外,「洪譚、陳永、白楓……多神文一系的人,有可能做到……」

齊閣老大怒!

黃老也皺眉道:「證據呢?周府長,到了這時候,不是你說篡改了記憶就篡改了的,證據在哪?空口無憑,我們要不要把多神文一系幾人抓起來,嚴刑拷打,逼問他們是不是他們改了黃浩的記憶!」

齊閣老壓根不理他,直接凌空抓起半死不活的翟峰,冷冷道:「說,誰指使你們的!」

周明仁微微皺眉,心中嘆息一聲。

好毒的心思!

這不是洪譚的作風,白楓重傷,此刻也做不到……難道……是那傢伙?

抽取精血,修改記憶印記,是他做的嗎?

他都能做到這一步了嗎?

還是說,自己誤會了?

周明仁低著頭,默默回到了自己的座位,不再吭聲。

這次栽了!

除非,能找出證據來,證明有人真的修改了黃浩的記憶,否則,翟峰他們現在隨便怎麼說,都無法洗脫罪名了!

……

藏書閣。

吳嘉依舊一臉不滿,陳永沒事人似的,笑道:「還生氣呢?又不是傳你一人,現在整個學府,整個大夏府都亂了,這些人啊,嘴上就喜歡亂說話,看看,不是要倒霉了嗎?」

「師父,這些人有病吧,這下倒霉了,活該!」

陳永笑道:「那是他們太蠢,亂說話,總歸還是要付出代價的!別生氣了,師父今天教你新的知識,如何讓自己爆發更強的實力……」

「爆發?」

「一種自殘武技,爆精血自殘!」

陳永嘆道:「你動不動被人打的半死,我……哎!原本不該教你的,可你這丫頭,一根筋,不知道妥協,遲早要出事,師父今天教你如何保命!」

陳永絮叨道:「人類和萬族一樣,都有精血存在!你師叔他們研究的萬族精血,天賦精血,你都知道。精血,死物可以提取,活物也可以提取,當然,提取精血,必然元氣大傷!」

陳永輕聲道:「人族,按照實力不同,可提取精血數量不同,養性階段,可以提取10滴左右的精血,爆掉了一兩滴,不會死,但是會重傷,虛弱……」

吳嘉好奇道:「師父,那實力提升大嗎?」

「當然!」

陳永笑道:「你養性,千鈞九重,爆掉一滴精血,那就可以提升10%以上的實力,當然,事後必然要好好休養,否則會留下後患。」

「精血這東西,很重要,也很神奇!它甚至蘊含了一些人類的本能和記憶,你師叔提取的妖族精血,能用出天賦技,就是一種天賦烙印……」

「而其中,還能提取一些記憶片段,這也是你師叔這些年研究的一個主要方向!」

陳永一字一頓地說著,十樓,窗外,忽然多了一道人影。

吳嘉看不到,也沒發現。

陳永朝那邊看了一眼,萬天聖眼神幽幽地看著他,嘴唇張合:「陳永,用萬族教的人做實驗就夠了,你再敢在學府內對學員下手,我親手斃了你!」

陳永微微點頭,也不回話,繼續教導吳嘉。

萬天聖眼神幽幽地看著他,看了很久。

多神文一系出妖孽,很多妖孽。

但是……真變成了妖物,就該斬殺了!

直到萬天聖要走的時候,陳永聲音幽幽傳來:「府長,人敬我一尺,我敬人一丈!嘉嘉父母,昔年為了我,被萬族教伏殺在了郊外,我親眼目睹,亂說話,該殺!我已經很克制了!」

萬天聖皺眉,「這是第一次,我不希望有第二次!」

「不會有第二次了,上次嘉嘉重傷,我就沒說什麼了,她自己自找的,我陳永還算講理,這次……他們想殺了她,再有下次,我會在您殺了我之前,殺了他們全部!」

萬天聖凝眉,回頭看他,他依舊在認真教導吳嘉,教她如何在關鍵時刻爆血殺敵。

「陳永,早點晉級山海,他們自然不會再針對吳嘉……」

「晉不晉級,是我的事,和嘉嘉無關,府長,我脾氣很好,但是……老實人發火,也很可怕的!」

陳永面帶笑容,側頭看來,「我要周平升的命,他不死,我不會善罷甘休的!」

「……」

萬天聖冷冷看了他一眼,也不再說,瞬間消失在了原地。

而陳永,繼續柔和地上著課,面帶笑容,「嘉嘉,記住了,殺敵,不一定要硬面殺人,手段很多的!和你師弟多學學,他是個人精,一位無敵,殺另外一位無敵,硬面擊殺他,自己可能會死,但是有一些手段,他可能能殺幾位無敵……」

「手段?」

吳嘉頭疼道:「師父,我不喜歡用陰謀詭計!」

「你……哎!」

陳永頭疼道:「這叫……算了,你還是繼續莽吧!咱多神文一系,也不指望你這丫頭髮揚光大了,你呢,好好修鍊,我呢,想辦法給你和你師弟牽個線,你師弟聰慧,能保護你的……」

「老師!」

吳嘉不滿了,惱怒道:「我……我沒這心思,您幹嘛要亂說話!」

「……」

陳永失笑,點頭道:「行行行,老師不亂說了,看你們自己的緣分吧!」

心中輕嘆一聲,老師總有老的那一天,總有死的那一天,還能照顧你多久呢。

蘇宇……

日月有望啊!

而我,還有希望日月嗎?

輕笑一聲,不再去想,庸人自擾之,還早著呢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98章 師伯(萬更求訂閱)

20.1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