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2章 真慘!(求訂閱月票)

第202章 真慘!(求訂閱月票)

找過了周昊,達成了一致,時間也到了19號。

20號,便是比賽時間。

而直到19號見到了夏虎尤,蘇宇才知道之前發生了什麼。

……

沒和夏虎尤多聊,蘇宇很快去了一趟藏書閣。

藏書閣,頂樓。

這兩天吳嘉沒怎麼出門,陳永一直在教她精血爆發法。

等到蘇宇來了,陳永面帶笑容,招呼他坐下,笑道:「出來了?開天刀修鍊的如何了?」

「師伯,修鍊成功了。」

陳永微微一滯,很快輕嘆道:「天才!學習神文,其實耽誤了你的進度,否則一直專心肉身道,如今恐怕有望騰空了!」

短短几天,完成了開天刀的修鍊,這不是天才是什麼?

陳永感慨,蘇宇天賦太強了。

蘇宇笑道:「其實一樣,而且要不是加入了多神文一道,我也沒這些機緣,更別說接觸到夏家人,還得到傳承了。」

秘境,功勛,開天刀……

這些東西,若是不加入多神文一系,也難弄到。

不賣一次假資料,哪來的功勛,哪能天天入秘境,而假資料就是基於多神文一系的研究才能讓人篤信不疑。

陳永笑了,也不再說。

一旁,吳嘉好奇道:「師弟,你到萬石了嗎?」

「還沒呢。」

「還沒到啊!」

吳嘉有些失望,又有些鬆了口氣,笑道:「我快到了,我這兩天又勾勒了一枚神文,8枚神文了!」

蘇宇笑道:「師姐厲害了!」

吳嘉勾勒的神文戰技不算太強,剛好10枚神文為基。

雖然白楓現在研究出了拆分法,不過對於吳嘉而言,陳永還是建議直接勾勒10枚神文再晉級,這樣一來,可以10枚神文都得到一次強化。

現在勾勒神文消耗的時間,肯定比以後晉級神文的時間要短。

吳嘉先是歡喜,接著有些鬱悶道:「就算我變強了,現在最多也就能打到百強榜70名左右,這還是之前的情況,實際上大家都在進步,我可能還要掉一些排名。」

人人都在變強!

她中途受傷兩個月,耽誤了兩個月修鍊時間,哪怕之前排名也是七十多,現在變強了一點,卻是未必能保持住排名。

蘇宇安慰道:「沒事,師姐很快就可以追上去的,對了,師伯,師祖的震天經傳給師姐了嗎?」

陳永深深看了他一眼,淡笑道:「法不可輕傳,蘇宇,你要想好了!」

這東西,到底是洪譚的還是蘇宇的,陳永心裡有數。

功法不可輕傳!

哪怕夏家,得到的那門18神竅文訣,也不是誰都傳的,而是只傳嫡系。

之前連夏嬋都沒得到傳授,如今夏虎尤得到了36神竅文訣,那18竅的功法才被傳授給了夏嬋,可見文訣之重要。

陳永倒是知道有這功法,不過他沒細問,也沒找洪譚說傳給吳嘉。

這東西若是祖傳下來的就罷了,關鍵不是。

蘇宇笑道:「師伯,功法就是給人修鍊的!師姐不是有一個進入秘境的名額嗎?有了這東西,說不定能在秘境內直接開數十神竅!」

識海秘境是個機會!

錯過了這次機會,其他時候未必有機會和時間去開啟這麼多神竅。

陳永輕吸一口氣,「你知道這功法的珍貴,夏家能輕易拿出開天刀頂級功法,其實就是看在這功法的份上,否則,夏侯爺不會輕易將功法傳授給你的。」

這本文訣,和開天刀的價值幾乎等同。

蘇宇笑道:「正因為給了夏家,我才會想著讓師姐學一下,否則我也不敢。如今,有夏家兜底,就算被人發現了,覬覦的人也要考慮一下後果!」

功法換給了夏家,夏家會了,那蘇宇他們會,就情有可原。

否則,那就小心被人盯上了!

一旁,吳嘉一臉茫然,忍不住道:「什麼震天經?」

陳永輕聲道:「一本基礎文訣,開36神竅的文訣,堪比天階頂級功法的法訣!這是你師弟機緣巧合之下所得,並非我們一系傳承,如今你師弟要傳授給你……」

蘇宇急忙道:「師伯,那是師祖和師父創的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陳永失笑,也不再說,看向吳嘉道:「你師弟不願讓你錯過這次機會,進入識海秘境,若是學會這門功法,運氣好的話,開啟36神竅……你一旦進入騰空,很快可以進入騰空九重!到了九重,補修萬文經,積澱一段時間,就有望凌雲了!」

這就是基礎文訣的強悍之處!

養性開神竅,難度很低。

這個期間,若是開啟36個神竅,只要意志力、神文都跟上,那就是騰空九重。

雖然這些基礎文訣沒了後續,沒關係,你都開了36個神竅,再修鍊萬文經的話,開竅速度就快的多,而且提前具備了騰空九重的戰鬥力,也能讓你保命。

最後修鍊萬文經,繼續開竅,也能讓你比同階文明師更強大。

任何一門基礎文訣,都是至寶。

吳嘉一臉驚訝地看著蘇宇,師弟居然有這樣的機緣,她當然也知道基礎文訣,可是……師弟居然有,而且還要傳授給自己……

下一刻,吳嘉忽然一拍蘇宇腦袋,罵道:「師弟,你腦子進水了!你拿這個和別人換功法?武道功法又不是什麼值錢貨,夏家賺你便宜了!」

吳嘉心疼道:「你應該自己偷著修鍊的,不給任何人知道,然後直接進入騰空九重,到時候說不定有無敵境強者來招攬你的……」

蘇宇失笑道:「師姐,無敵境強者招攬,有啥用?大夏王就是無敵,難道讓我用功法換大夏王收我為徒?」

「對啊,大夏王肯定願意!」

蘇宇笑道:「師姐,沒必要,用功法換個徒弟的名聲有啥用,反而讓人低看了!」

吳嘉沮喪道:「可你很有天賦啊,師父一直說你天賦很好,你在多神文一系,一直被人欺負,還不如找個無敵離開多神文一系算了,你師姐我早就想走了,可惜……捨不得師父,不然我才不加入多神文一系!」

陳永苦笑道:「你這丫頭,你師父我還在這呢!」

吳嘉抱怨道:「師父,在這我才說呢!師弟這麼厲害,在咱們這,天天被人打壓,換成不在多神文一系,早就當寶供起來了!」

陳永無言,有些無奈。

蘇宇笑道:「師姐,多神文一系多好啊!人少,沒人和咱們搶資源,出了事,馬上就有人給咱們出頭,因為師伯、師祖他們都沒幾個傳人了,不給咱們出頭都不行!你看單神文一系才慘,人那麼多,隨便打死幾個,他們的師長還得考慮後果,考慮值得不值得,畢竟人多,死幾個都沒關係。」

「也是啊!」

吳嘉想了想,點頭,倒是忘了功法的事了。

蘇宇頭疼,也不再說,將一枚玉符交給了陳永,陳永接過玉符,看了一眼蘇宇,輕嘆一聲,沒有再說什麼。

蘇宇也不多說這些,又道:「師伯,周平升現在還是副館長嗎?」

「嗯。」

「我之前聽說,他的學生翟峰他們在外面亂說話……師伯沒必要和他們計較,這些人,能力不行,也就會耍耍嘴皮子了,關鍵是嘴皮子還不利索!」

蘇宇失望道:「我原本準備在明日比賽的時候,讓他們好看的,可惜了,督察院忽然給他們懲罰了,這種懲罰,不痛不癢的,完全沒意義,這些人記吃不記打,倒是耽誤了我的計劃。」

這話一出,吳嘉剛想說話,陳永笑道:「都是學生,小懲大誡就行!」

「對,學生哪敢招惹師伯,應該就是那周平升乾的好事,這傢伙一看就不是好人,這次可惜了,讓他逃過了一劫!」

蘇宇看著陳永,陳永不動聲色。

蘇宇又道:「不過這傢伙廢物的很,上次還被我騙了好幾萬功勛,這種人,廢物一個,不用師伯出手,我遲早會讓他好看!」

陳永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蘇宇笑容憨厚道:「師伯放心,這種人權利之心太重,重名,重利!現在名利皆無,他這種人,我若是沒猜錯,現在大概是怨天怨地反正不會怨自己!」

陳永微微蹙眉,蘇宇又道:「他這種人,就算真要死,也是死在自己手上,遲早把自己折騰死!」

陳永再次看了一眼蘇宇,許久,輕笑道:「你說的沒錯。」

蘇宇也笑了,「所以師伯沒必要和這種人計較,多神文一系沒多少人了,不值得。」

「你啊……」

陳永看著一旁還有些茫然的徒弟,笑了笑,蘇宇很聰慧,不過……還是更喜歡自己徒弟一些,做人太聰明,想的太多,也很累的。

多神文一系的未來,倒是看這小子的,但是要說親近,自然還是傻徒弟更親近,教起來更有成就感。

同情一下師弟!

遇到了這麼個徒弟,大概每次都有吐血的衝動。

沒再說這事,陳永轉移話題道:「明日的比賽,你確定要參加?」

「嗯。」

蘇宇點頭,「劉洪弄了個什麼隨機五人組打團戰,看樣子準備給我拖一下後腿……」

陳永皺眉道:「他要作弊?」

「應該是。」

「膽子不小!」

陳永冷聲道:「明日我也過去,看他如何作弊!」

蘇宇笑道:「師伯不用動怒,真拆穿了,也不是什麼好事,這是許多學員寄予希望的機會!真拆穿了,單神文一系大不了不舉辦比賽了,反正之前已經給了一些閣老名額,這樣一來,單神文一系遭人怨恨,可我們更麻煩,那些人大概恨死了我們!」

這事鬧大了沒必要,惹急了單神文一系,對方退回學府那1萬功勛,直接取消比賽,反正之前閣老們也拿到了一些名額。

實在不行,私底下再給閣老分配一些名額,可學府那些學員,大概不會怨恨劉洪,而是恨上了蘇宇他們。

這就是人性!

鬧大了,就是這後果,至於劉洪,反正也沒啥損失。

陳永皺眉,「那就不參加了!」

「那不行!」

蘇宇笑道:「我得進去,不能讓他們佔便宜!師伯放心,我多少還有些把握的,但是現在有件事得麻煩師伯。」

「你說。」

「我想把火鴉送到趙立老師那邊,師父和師祖不在研究中心,師伯您看能不能幫我運輸一下?」

「火鴉?」

「對,它說它幫我淬鍊文兵,用它的本命火焰,我不太放心它,最好有趙老師在場,他是打造文兵的大師。」

「這個……行!」

陳永有些意外道:「火鴉居然願意用本命火焰給你淬鍊文兵,這對它而言可是損失巨大,你怎麼說服它的?」

「講道理,談未來,它被我感化了。」

「……」

陳永就當沒聽見了,扯淡呢!

……

半小時后。

文譚研究中心,關押區。

陳永一臉平淡,直接打開了6號金屬籠子。

火鴉還沒動彈,陳永大手一抓,直接將它捏在了手中,嘎吱作響,火鴉舌頭都吐出來了,硬生生被陳永捏成了一個不大的肉球。

陳永將肉球捏在手中,看了一眼1號囚籠中的水人,平靜道:「給我一些水精華!」

水人不語。

陳永也不多說,直接打開1號囚籠,淡淡道:「自己給,還是我來取?」

「陳永……」

水人輕柔聲響起,「我再給,實力會掉落的……」

「廢話真多!」

陳永輕哼一聲,大手朝囚籠抓去,下一刻,囚籠中,水人奮力掙扎,意志力爆發,蘇宇眼前一花,感受到了滔天巨浪!

然而,只是一花。

眨眼間,水人意志力造成的一切,瞬間覆滅!

陳永手中捏著一團橡皮泥似的東西,也不多說,大手使勁捏了下去,漸漸地,一滴透明色水滴出現!

陳永手一抖,將橡皮泥丟進了籠子中,關上了籠子。

關押區,其他幾位大妖瑟瑟發抖!

1號籠子中,水人勉強恢復了形態,再次呈現水人模樣,卻是不再那麼光亮,暗淡了許多,從水晶變成了黑水狀。

「陳永……這麼多年了,你居然還不晉級……真能忍!」

水人聲音輕柔,有些說不出的感覺。

凌雲七重的它,哪怕現在很虛弱,可也不至於毫無戰鬥力,結果被陳永隨手一捏,直接捏出了它的水精華。

陳永沒管他,看向蘇宇,笑道:「火鴉給你淬文兵,但是你未必能承受住它的本命火焰,水精華是好東西,五行精華都是好東西,有水精華在,就能讓你自己的意志海不受這火焰困擾。」

「謝謝師伯!」

「不用客氣!」

陳永笑道:「這幾頭妖物,都是弱小之妖,不用太當回事,不行就殺了,我看你有收服之意,完全沒必要!師父在內室還有幾頭山海大妖,真想弄頭坐騎,回頭讓師父給你馴服一頭山海大妖,那幾頭大妖被關押多年,師父已經準備殺了賣肉,你願意收服,大概也會臣服。」

蘇宇一臉震驚!

還有山海大妖?

我去!

我這師祖,到底是幹嘛的!

還豢養山海境大妖,這也太牛了!

而囚籠中,幾頭大妖都是變了臉色,蘇宇之前來找它們,它們還有矜持,此刻,陳永親自趕到,只為了給蘇宇淬鍊一下文兵,直接奪取了水人一滴水精華不說,還要給蘇宇配備山海坐騎……

這……它們豈不是完了?

這一刻,哪怕狻猊這種強大種族,也忍不住了,狻猊急忙道:「陳……陳大人,小妖願為蘇大人坐騎!」

陳永側頭看了它一眼,眼神一冷!

「你也配!聒噪!」

轟隆一聲!

直接一擊打入囚籠,狻猊轟隆一聲撞在了金屬籠上,身上被雷電電出了一道道血痕。

「區區騰空九重,也配給我師侄當坐騎?」

陳永冷冷道:「看清自己!你們只是肉食,諸天戰場之上,別說你這種騰空境狻猊,就是凌雲境,九重境,我也殺過幾頭!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茫然地看著陳永,是嗎?

可是……師父不是說,師伯好多年都沒去諸天戰場了嗎?

還有,師伯今日很霸道啊!

師伯,您人設崩了,知道嗎?

陳永也不多說,直接抓著變成肉球的火鴉,帶著蘇宇一起離去。

等出了門,笑道:「對這些妖物,懷柔沒必要,恩威並施吧!你想收服,師伯不攔你,但是不讓它們知道厲害,小心反噬你。」

「多謝師伯!」

蘇宇道謝,他也看出來了,陳永想幫他立威,一個唱紅臉,一個唱白臉。

至於效果如何,再看吧。

……

關押區。

幾頭大妖都沉默了。

許久,影子嘆息道:「不要再有任何幻想了,蘇宇……比想象的更重要,陳永剛剛的威脅,你們應該也聽懂了!當初白楓想收服我們,陳永也沒出面,今日……蘇宇的重要性恐怕比白楓還高。」

幾頭大妖不語。

水人忽然道:「陳永至今還沒進入山海,早些年,他就是凌雲九重了!按照人族的修鍊功法,萬文經最多也就8神竅合一,必然可以晉級,他應該早就達到了,為何還沒晉級?」

萬文經開神竅72個,最多也就8神竅合一,這就是最頂級的山海了。

陳永難道還沒達到嗎?

不可能!

這都多少年了,陳永又不是那種磨上去的凌雲,這傢伙昔年也是風雲人物,多神文一系的頂級天才。

狻猊和鑽山牛自然不懂,影子幽幽道:「8神竅合一,進入山海……進入山海,對多神文一系幫助也不大,還容易被人盯上!這傢伙,你說,會不會故意的,就是那種7竅合一,但是不晉級,繼續合其他7竅,再合一,再合其他7竅……」

它的話,水人聽懂了!

白狸也聽懂了!

白狸震驚道:「你的意思是,他所有神竅都已經合攏了,但是唯獨留下一個竅不合,也不晉級,就這麼熬著?」

這話的意思,太驚恐了!

那豈不是說,只要陳永願意,他隨時可以將最後剩下的那一重唯一一個竅穴合併!

瞬間以合8竅的姿態,進入山海九重!

因為他每一重的竅穴,都合竅了7個,按理說這樣也能晉級,但是如果選擇繼續停留在凌雲,那也是可以的,因為竅穴沒合完。

這時候,是可以直接以7竅合一晉級的,也可以選擇不晉級。

影子嘆道:「不知道,可他的確卡在這一層很久了,哪怕不是我猜測的那樣,應該也不止合了山海一重的竅,他可能在等,若是如此,那這傢伙就是下一位山海巔峰境強者!」

白狸震驚道:「這也太能忍了,而且這樣的話,一直卡著不合最後一竅,也很容易出現意志海崩塌這些問題的,太強大了,但是意志海沒擴充晉級……」

「那就不清楚了。」

影子也不知道情況,之前也只是猜測罷了,很快又道:「他這樣的話,若是真的瞬間晉級山海九重,爆發出來的力量很強,但是容易崩壞肉身,廢了肉身,這傢伙不會準備不要肉身了吧?」

幾頭大妖也看不明白,都沒再開口。

多神文一系妖孽太多,算起來,白楓倒是最差的,也最好說話……

是的,除了提取血液的時候白楓比較難說話,其他時候,其實還是很好說話的。

陳永有些陰沉,捉摸不透。

蘇宇有些陰險,一直逗弄他們玩,實際上也沒把他們的命當回事。

洪譚更不用說了,在洪譚眼中,他們這些大妖不是生命,就是材料。

幾頭大妖再次沉默了下來,這日子,真的越來越難過了!

……

趙立的研究中心。

火鴉開始噴火,在兩位凌雲境的眼皮子底下,火鴉瑟瑟發抖,這倆凌雲給它的壓迫感,絲毫不比任何山海差。

火鴉都快罵街了!

用得著嗎?

我給你淬鍊一下文兵,你還用兩凌雲……不,都堪比山海的傢伙來盯著自己一個騰空,我有那麼可怕奸詐嗎?

趙立也不理會陳永,他不太喜歡陳永。

趙立直接無視了他,跟蘇宇說話,笑呵呵道:「火鴉這東西倒是有點作用,它們一族的本命火焰也是鑄兵的好火,可惜……這東西是天賦技,不算神文,單獨勾勒一枚火鴉族神文,用處也不大。」

蘇宇好奇道:「那若是學會了它們的天賦技呢?比老師您的那個火還強嗎?」

「這個不好說,火焰這東西,只是輔助,不是說必須的!但是諸天萬界,有幾種火焰是不錯的,比如五行族中火行族的火,火鴉一族的火,火龍族的火……都是鑄兵的好火!」

蘇宇微微點頭,自己倒是可以試試,開啟火鴉族的天賦技。

應該和神竅有關!

鑄兵需要這種火焰,之前自己還說到了凌雲,幫趙立鑄那柄地階文兵呢。

「為明天的比賽準備的?」

「嗯!」

「這個倒是不錯,但是這東西比較狠毒,傷人意志海,不是死對頭,不要用,用了就是死仇!意志力被灼燒了,還能慢慢恢復,意志海被焚燒了,根源受傷,那就難治療了!」

蘇宇點頭,這個他知道。

「老師,這火鴉對您有用嗎?有用的話,我留下來給您燒個火……」

「算了!」

趙立不感興趣,笑道:「太廢了,才騰空七重,凌雲七重還行,騰空七重就是個廢物,這東西丟諸天戰場上,我都懶得抓的,洪譚倒是閑得慌!」

火鴉:「……」

瑟瑟發抖!

想哭!

我很有用的,我不是廢物,可是……可是為何現在我自己也覺得我很廢物,燒火都被人嫌棄了!

「大……大人,我可以飛的……飛的很快……蘇大人可以騎乘我飛翔的……」

趙立瞥了它一眼,懶得理會。

沒再理它,看向蘇宇道:「早點進入騰空境,別跟著那些人瞎折騰!至於這識海名額,你真想要的話,也不用去比賽,我去給你要一個……」

蘇宇獃滯地看著他。

趙立淡淡道:「不給我,元氣秘境以後不許他們一系的人進入!多大點事!」

「……」

陳永不想吭聲,心累。

趙立說的不錯,他真要去討要,周明仁會給嗎?

會給的!

哪怕是給蘇宇,也得捏著鼻子認了!

蘇宇也是一臉無奈,感覺您老說的好簡單,好輕鬆的樣子,不過蘇宇還是急忙道:「不用了,老師,我自己去拿!」

趙立要,那是要人情的。

一次兩次的,大家還能接受。

次數多了,不好。

仗著四代的餘蔭,趙立現在活的很滋潤,但是一旦摻和進來了,參與了鬥爭,那就不會輕鬆了,到了那時候,什麼都可能會發生。

趙立地位很高,主要一點就是在於他不管別的,元氣秘境也主動貢獻給了學府,學府欠他的。

可一旦參與進來了,那這種超然地位就會受到極大的影響。

趙立聞言也不再說,很快,火鴉淬鍊的差不多了。

趙立也不廢話,鐵鎚再現,將水人精華打碎,覆蓋在了文兵上,提醒道:「每次動用火焰,可以揭開這層水精華封印,平時就封存著,不影響戰鬥!一旦揭開,就是傷人意志海!這是凌雲七重的水行族精華,封印個幾個月問題不大,全部揭開,就是騰空七重的灼燒力,但是只能爆發一次!」

「這算是殺手鐧,自己酌情使用!」

蘇宇急忙點頭,忍不住道:「老師,那我遇到了騰空,是不是也有機會殺了對方?」

趙立瞥了他一眼,淡笑道:「騰空七重之下有希望,七重之上沒戲!火鴉的本命火焰,也只是騰空七重!七重之下,還得是文明師,不能是戰者,否則,戰者哪怕意志力重傷,也有機會給你雷霆一擊!」

「明白了!」

蘇宇點頭,的確算是殺手鐧了。

這麼說,遭遇一些騰空三四重的文明師,出其不意之下,自己都有可能斬殺了對方。

殺手鐧那是越多越好!

蘇宇很滿意!

這樣一來,哪怕遭遇一些可戰騰空的強者,自己也不怕了。

封印的大小,自己還能調節的。

而封印刀……這下子真的符合名字了!

蘇宇感慨道:「我的封印刀,總算刀如其名了!」

「……」

兩位凌雲不吭聲,封印刀,也虧你敢取這名字!

你這是封印用的嗎?

要點臉好不好!

一旁,火鴉虛弱無比,一臉的慘淡,付出這麼大代價,就沒人看看自己,真慘。

想跑都不敢跑!

這大夏文明學府,感覺越來越危險了。

現在當個坐騎都沒人要了,真可憐啊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02章 真慘!(求訂閱月票)

20.5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