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2章 瘋狂蘇宇(求訂閱月票)

第202章 瘋狂蘇宇(求訂閱月票)

蘇宇上台了。

不但上台了,此刻,更是朗聲大喝道:「單多之爭,持續多年!學府秩序早已混亂!大夏文明學府,更是受單多之爭影響,人心亂了!心亂了,不在科研上,不在修鍊上,只在乎爭權奪利,只在乎資源爭奪,沒人想著開源,只有你爭我奪!」

「這樣的大夏文明學府,和我想象中的差距太大!」

蘇宇喝道:「勾心鬥角,爾虞我詐!若是單純的競爭也就罷了,連一個比賽,都要成為角斗場,陰謀地!單神文一系若是真不願意拿出這些名額,乾脆不要舉辦這樣的比賽!」

「既然舉辦了,那就守點規矩!」

「自己臭了自己的名聲,也不嫌貽笑大方!」

蘇宇蔑視,掃向劉洪,掃向孫閣老,掃向那些單神文一系的學員。

劉洪不語,孫閣老皺眉。

蘇宇笑道:「爭都爭了,斗都鬥了,這時候就別給自己立牌坊了!不就是為了針對我嗎?我來了!我不在乎那一個名額,但是我還是來了!」

「既然當小人,那就當個真小人!別學劉老師,真小人不噹噹偽君子!大家都知道你是偽君子,你還要裝,這就沒意思了!」

劉洪幽幽道:「蘇宇,話不能亂說,誹謗老師的罪名你是知道的,就在前幾天,有人就受到了懲罰!」

「那是誹謗!」

蘇宇笑道:「我不是誹謗,我是實話實說!單多之爭,誰不知道?到了這時候,沒必要裝清純!劉老師,我問您,我是不是不說這話,單神文一系的學員就不會挑戰我?」

蘇宇朝下方看去,大聲喝道:「既然想對付我,那還裝什麼!我上台了!隊伍中都是你們的人,你們還猶豫什麼?害怕什麼?」

「單神文一系都已經墮落到了這地步了嗎?」

「連對付一個剛入學的學員,都這麼難了嗎?」

蘇宇暴喝道:「有實力,咱們就憑實力!沒實力,咱們就低調老實點,一天到晚玩弄那些小手段,難成大器!什麼時候你單神文一系出幾個日月,出幾個同階無敵,再說取而代之的話!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一聲聲怒喝,振聾發聵。

台下,漸漸喧囂起來。

台上,劉賀幾人低著頭不吭聲。

蘇宇蔑笑道:「說了這麼多,就沒人敢上台嗎?也別說什麼點到為止,想對付我蘇宇,乾脆點,直接點!打一場生死戰,我也成全你們!」

觀戰區,陳永變色。

起身,看向蘇宇,皺眉道:「蘇宇!」

蘇宇看向下方,笑道:「師伯,沒關係!這些人還不放在我眼裡!只要他們敢,他們單神文一些敢同階出戰,正大光明地殺了我,那是他們的能耐!殺不了我,被我反殺,那是他們廢物!沒點本事還想找茬,這種人死有餘辜!」

孫閣老也站了起來,看向蘇宇,眼神冷厲道:「蘇宇,你想打生死戰?」

蘇宇平靜道:「有何不可?」

孫閣老看向那些單神文系學員,不少人低著頭,不敢對視他。

孫閣老臉色陰沉了下來!

蘇宇笑道:「只要你們敢,那就來!我原本出關,就是為了打幾場生死戰,讓你們知道,沒本事就老實點,何必一點到晚蹦躂個沒完!」

「剛好,趁著這機會,一起來!」

蘇宇喝道:「我給你們機會!單對單,你們大概不敢!如今5對5,他們4個只要不反水,我默認他們不參戰,我一對五,賭一場生死,敢嗎?」

蘇宇聲音愈發高昂,「就算反水,我1對9,照樣敢戰!只要他們敢出手,我就敢殺!你們敢嗎?」

「……」

四方皆寂。

片刻后,台下有人冷哼一聲,「猖狂!」

「猖狂?」

蘇宇看向那人,冷笑道:「你上台來!簽生死約,你有能耐就打死我蘇宇!給你們幾乎都不敢上,一群廢物!浪費資源,我消耗資源是比你們多,甚至達到了數萬功勛!那又如何!同樣的資源,培養出10個單神文一系學員,那又如何?你們上台來,我會讓你們知道,哪怕10人,也只是10隻待殺的豬!」

「混賬東西!」

「入學數月,就敢如此囂張!」

「真以為沒人能奈何他?」

「……」

一位位學員怒斥!

其他學員卻是紛紛沉默。

沒人出聲!

他們不知道,蘇宇為何要在此刻如此針鋒相對,感覺此刻不是翻臉的好時機,蘇宇不怕死嗎?

蘇宇怕死。

但是此刻的他,更想痛痛快快地打一場,戰一場!

不留手的那種!

非但如此,蘇宇更是慫恿道:「單神文一系或者說如今的神文學院,早就變樣了!是單神文一系的人,待遇好,福利好,師資強!」

「非單神文一系,如我,是對頭,那不用說!可其他學員呢?天賦稍微差點,背景稍微差點,完全沒有立足之地!」

「幾年一過,三十歲了,廢了,學府不管不問了!」

「錯過了修鍊的黃金時間,蹉跎一生,年老了,來參加單神文一系舉辦的比賽……和一群孫子輩的人打生打死!」

「說句難聽的……這比賽,就是為我蘇宇準備的!我若是不來,這比賽恐怕也很無趣,看猴戲似的看著你們打生打死的!」

蘇宇笑道:「這就是你們想要的?這就是你們追求的?這就是神聖的文明學府?笑話!萬府長執掌學府以來,學府實力是強了,可強的是一群自私自利的人!大家族崛起,派系橫生,打壓異己,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更是成了個笑話!」

「什麼馴獸系,神丹系,神符系……都成了陪襯!」

這一刻的蘇宇,站在數千人面前,侃侃而談!

孫閣老幾次想要阻止,卻是被人威壓鎖定,沒能動彈。

台上,蘇宇朗聲道:「這樣的文明學府,早就墮落了!看似實力強大,早已是一盤散沙!我還弱小,我不知道府長如何想的,閣老如何想的,我只知道,這樣的人,和我一起上戰場,我還怕他們背後捅我刀子!」

「既然如此,與其防備,不如現在正大光明地打死他們!打死那些可能捅我刀子的人,這樣的我,上了戰場,也敢全力以赴!」

他說到這,有人打斷了他的話,冷淡道:「蘇宇,沒必要給自己臉上貼金!單多之爭,是你們的事,我們只是為了名額而來,何必說這些大道理!」

蘇宇看向說話那人,笑道:「說的不錯,果然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!詹海,這事和你無關,但是我問你一句,我讓你和單神文一系的人一起上戰場,你敢將背後交給他們嗎?」

人群中,詹海淡淡道:「不需要,我也不會和他們一起上戰場!」

「哈哈哈!」

蘇宇笑道:「這就是單神文一系的強大!五十年前,多神文一系強者上戰場,你們敢將後背交給我們的先輩嗎?」

蘇宇看向那些老人,喝道:「看明白了!單多之爭,早就不再是什麼私人之爭,早就影響到了整個學府,甚至整個大夏府,整個人境!」

不少人皺眉不語。

蘇宇笑道:「說那些大道理,也沒用,有人說過,鍘刀沒斬到自己頭上,每個人都是看客!真等到了自己頭上的那天,其他人也是看客,沒人會為你出頭!你死,你也不無辜!」

劉洪淡淡道:「說完了嗎?說完了,那就繼續比賽!人境如何,大夏府如何,學府如何,還不是你一個學員可以改變的,你站的多高,才能看的多遠!蘇宇,你看到的,不代表就是我們看到的!」

「你很高嗎?」

蘇宇笑道:「修道修道,我連自己的聲音都不敢發出,我還修什麼道!我說我想說的,而不是跟風附庸風雅,覺得自己看的就是比別人長遠!」

說罷,看向台下眾人,笑道:「怎麼,不敢上台?不敢來一場生死約戰?我擔心我一個人對一個人,嚇跑了你們,結果,我一人對你們一隊人,都不敢了嗎?」

「蘇宇,你覺得你很強嗎?」

詹海再次開口,皺眉道:「我說了,我們這些人,只是為了名額而來,請你不要浪費我們的時間!這裡,也不是你的演講地,真要有興趣,你可以等比賽結束,公開傳道,只要有人願意聽,隨你說多久!」

「麻木不仁之輩!」

蘇宇喝道:「你這種人,哪怕成了強者,也是自私自利之輩,麻木不仁!哪怕同袍戰死,你也不會落一滴淚!」

詹海看著他,冷冷道:「不要給人亂扣帽子,蘇宇,不要覺得全天下就你是聰明人!」

蘇宇想幹什麼,他看得懂。

只是覺得很無聊!

你能改變什麼?

你什麼都改變不了!

除了忽悠一些傻子,熱血上涌,隨你一起變法反抗,最終死無葬身之地!

成為炮灰,成為棄子!

在他看來,此刻的蘇宇,只是藉機慫恿那些普通學員,反抗單神文一系,利用他們當炮灰罷了。

他不喜歡蘇宇!

感覺光明正大,實際上心思陰暗,劉洪是偽君子,蘇宇也是!

你無法改變什麼,只是帶著一群人撞牆而已。

最後你有靠山,有背景,那些普通學員怎麼辦?

蘇宇,考慮過嗎?

……

蘇宇笑道:「你看得慣也好,看不慣也罷!既然你們不敢反抗,我蘇宇就要站出來,問問這學府,問問這大夏府,這樣的政策,到底對不對!」

「黃毛小兒,騰空都不是,有何資格說這話!」

台下,再次有人呵斥!

蘇宇看向那說話的老者,笑道:「你上台來,我告訴你,我到底有沒有資格說這話!」

老者臉色難看,躍躍欲試!

蘇宇喝道:「看不慣我的,儘管上台!這一戰,我不限三戰,儘管上,三戰結束,我照樣陪你們!」

「蘇宇,你能代表你們全隊?」

有人冷喝一聲,蘇宇笑道:「他們可以下台,我不強求!」

「好大的底氣,好大的魄力,就是實力弱了點!」

有人嘲諷!

……

台下。

吳嘉一臉擔憂,師弟平時很冷靜的,怎麼好端端地招惹了這麼多人。

會出事的!

好好打比賽,拿名額好了,幹嘛呢。

身旁,李敏瑜淡淡道:「你師弟,倒是野心不小!」

吳嘉側頭看著她。

李敏瑜淡漠道:「你師弟,剛入學沒多久,就想成為學員中的領軍人,看不懂嗎?昔年,多神文一系的柳文彥這些天才強者,入學之後,便是如此!學員們崇拜,老師們看好,不到騰空,就獲得了大批強者支持,覺得他們可以將文明學府發揚光大……最終卻是落得個黯淡收場!」

今日的蘇宇,忽然發表這些言論,質疑府長,質疑大夏府……

這傢伙,也想走這條路嗎?

關鍵是,你有這個資格和能耐嗎?

昔日的柳文彥這些人,壓服了同代,讓老一代人甘願輔助,你蘇宇,有何資格說這話?

……

另一邊。

吳嵐看了一眼身邊的姐姐,一臉茫然道:「姐,他幹嘛連詹海都惹!」

蘇宇是不是太膨脹了?

詹海啊,騰空之下第一人!

蘇宇卻是毫無敬畏之心,甚至隱約間有和詹海一爭高低的心思,否則,之前也不會這麼說了。

吳琦微微皺眉,很快,淡笑道:「原以為是個能忍之輩,現在看來,倒是野心勃勃!他不滿足現狀,想趁著還沒騰空,在這個時候,收服一批人,為他搖旗吶喊!」

「這……有用嗎?」

「不知道。」

有用嗎?

也許有,也許沒有。

誰知道呢!

吳琦帶著一些興趣,看向台上意氣風發的蘇宇,你若是一直忍下去,那就是第二個劉洪,可你偏偏不按套路來,此刻忽然要出頭,是膨脹了,還是真的覺得騰空之下你無敵了?

……

一處處,都在議論。

一位位研究員,陸續趕來。

今年的文明學府,註定是個多事之秋,尤其是這下半年以來,一次次出現變故。

一次神文學院組織的比賽而已,奪幾個名額的事,一下子就鬧的全府皆知了!

台下,有人笑哈哈道:「蘇宇,給你們多神文一系贏了,又能改變什麼?」

說話的是鄭雲輝,此刻鄭雲輝笑哈哈道:「你能代表多神文一系?你能給大家帶來利益?別忘了,這名額還是單神文一系給出來的,你們連秘境都沒資格開啟!」

這話一出,不少人點頭。

你們爭你們的,他們對誰當老大不感興趣!

還是一樣的貨色!

多神文一系壯大了,也不見得給他們什麼好處,既然如此,管他呢!

大家各人自掃門前雪就夠了!

不惹到自己頭上,管他們怎麼斗去,斗著斗著,說不定還能沾點便宜,比如這一次,比如上一次蘇宇鬥法,他們不少人還拿到了東西。

「利益?」

蘇宇笑道:「文明師的根本是什麼?是意志力,是神文?不是!是頭腦!是研究!是開發!有些人,早就忘了自己是文明師了,我一直在想,做什麼都看戰鬥力,那乾脆大力扶持戰爭學院,還要文明師學府做什麼?要不幹脆改名,叫魔法師更好!」

「文明師,添加了文明二字,主要目的是為了刻錄文明,傳承文明,解析文明,這才是我們強大的根本!我能給大家帶來什麼?帶來追本溯源,讓學府風氣不再這麼浮躁!讓大家可以真正去領略文明師的風采,而不是現在,拳頭大,就是有道理!」

鄭雲輝笑道:「可拳頭大,的確有道理!」

「然而,大夏文明學府的拳頭不夠大!就靠一些山海?就可以主導萬界?」

蘇宇喝道:「痴人說夢!昔年,還有日月存在,而今,偌大的文明學府,一位日月都無!這就是你們所謂的強大,所謂的拳頭大?」

「……」

「你想說什麼!做什麼?」鄭雲輝再次問道。

蘇宇笑道:「沒什麼,過些時日,我想申請一個研究所,廣納志同道合之輩,一起和我進入研究的領域,為整個文明師,整個戰者,整個修道界,乃至整個人族貢獻一份力量!」

「哈哈哈……」

不少人笑了起來!

這口氣太大了!

大的他們都想笑,蘇宇瘋了吧!

他一個入學幾個月的學員,他說他要申請研究所,他要召集一批人進入,和他一起去做研究?

是不是瘋了?

是不是被單神文一系打壓的崩潰了?

傻子才會跟他一起去搞這些!

無聊!

有那個時間,強大自己一分不好嗎?

這一刻,連陳永都微微有些失落,他以為蘇宇會一步步踏實地朝前走,可現在……這傢伙幹嘛?

他知道蘇宇獲得了一些傳承,難道以為靠著這些傳承,就能如何了嗎?

就能支撐起一個研究所?

他有錢嗎?

他有人嗎?

他什麼都沒!

這時候的蘇宇,應該腳踏實地,應該一步步朝前走!

而不是現在這般,在數萬學員師生面前大放厥詞!

這讓陳永有些小小的失望,他還想著,過段時間,蘇宇騰空了,他將一些東西交給蘇宇的,可現在……他猶豫了!

孫閣老也不氣了,忽然笑了,身邊也沒了威壓壓制,朗聲笑道:「蘇宇,你若是要建研究所,我很支持你,閣老會議上,我都會支持你!你這種人……很有趣!希望不會有人犯傻,跟你一起胡鬧!資金也許沒有,場地還是有的,我甚至可以安排人,幫你去新建研究所!」

太可笑了!

他覺得,蘇宇也許活著更好,最好建起研究所,成為多神文系的一個大笑話!

他一個入學幾個月的學員,居然大放厥詞,要去建研究所,他知道研究所代表什麼嗎?

也許,他的研究所,從此會成為大夏文明學府甚至大夏府乃至整個人境的笑話。

多神文一系的天才學員蘇宇,養性階段就建起了研究所,好厲害啊,厲害的一群傻子,在裡面搞研究,幾十年也許連個屁都沒研究出來!

也許幾年後,那個研究所就可以養耗子了!

而蘇宇,也將成為文明師史上的恥辱柱,被人笑話的典型!

這樣的打擊,對多神文一系才是真正致命的!

這樣的人,在這之前,居然被很多人視為多神文一系崛起的希望,有些可笑了!

「多神文一系的希望之星,蘇宇,哈哈哈!」

有人笑了起來!

蘇宇也不憤怒,平靜道:「那我謝謝孫閣老的支持,希望孫閣老不要出爾反爾!」

「那不會!」

孫閣老淡笑道:「做研究好,我們支持!文譚研究中心附近就有一處廢棄的研究所,稍加修繕就能用,神文學院這邊都可以做主撥給你!」

學府,不缺地盤!

也不缺這些空蕩蕩的廢棄研究所!

你要嗎?

要就給你!

研究所要的是天才,是資金,是資源,是項目,是創意,是點子……地盤,真的不重要!

「前提是,你可以湊夠5個人,一起申請!忘了告訴你了,申請研究所,最少要5人,並且提供一個項目,限期內出成果,否則……你連研究所都建不起來!」

孫閣老玩味道:「對了,洪譚、白楓、陳永都不行,他們挂名在了文譚研究中心!另外,最少需要一位騰空挂名,我真希望還有別的騰空,願意給你掛個名,真不行,劉洪,你可以勉為其難,給人家掛個名!」

劉洪笑道:「孫老都這麼說了,蘇宇,你到時候可以來找我,太不容易了,我兩個學生都可以借給你掛個名!」

笑聲一片!

蘇宇卻是平靜如水,笑著笑著,孫閣老幾人覺得無趣,蘇宇失心瘋了!

和這瘋子計較這個,有失顏面!

孫閣老淡淡道:「繼續比賽,至於蘇宇想生死約戰,你的隊友可未必會同意!記住了,你現在可不是一人蔘賽,另外,動輒分生死……那是莽夫!愚昧!」

他不敢!

蘇宇還是很強的,就算打死了蘇宇,他懷疑這次損失也會慘重。

而且那些學員未必敢生死戰!

逼的他們生死相搏,搞不好要鬧內訌。

蘇宇笑了起來!

「怕了就算了,上台!」

比起打死一個人,打散了他們的心性更傷人。

怯戰!

當蘇宇說起生死搏殺,單神文一系沒人敢上台,這就足夠了!

這一刻,他身邊的周昊,眼中都露出了一抹蔑視。

果然和蘇宇說的一樣,都是一群貪生怕死之輩!

這偌大的學府,能讓他看上眼的,學員當中,如今居然只有蘇宇,真可悲!

「上台!」

孫閣老喝了一聲,目光投向台下。

生死戰都幫你們擋下了,五對一,你們還不上去?

該死的,真要丟人到底嗎?

之前雖然因為蘇宇自己的發瘋之語,讓他前面的話成了笑話,可再不上台,那就真的無顏見人了!

台下,一隊5人對視一眼,沒再猶豫,紛紛邁步朝前走去。

不少人等著看熱鬧。

囂張無比的蘇宇,實力倒是不弱,關鍵是,他的實力,配不上他的話,配不上他的囂張,這話由詹海來說還差不多!

……

「蘇宇,你……」

對面5人一上台,就想開口說幾句壯壯聲勢,蘇宇直接打斷道:「不需要廢話,裁判老師,可以開始了!」

「你!」

幾人大怒!

他們幾人,也是老牌學員,都是30歲以上的黃金時期,個個實力都不弱,五人都具備萬石七八重的實力,配合起來,哪怕遇到了騰空,都可以短暫交手一陣。

蘇宇太猖狂了!

裁判不是趙明,而是一位騰空境強者,此刻,聞言也不多說,喝道:「開始!」

比賽開始!

劉賀幾人還有些遲疑,都還沒動彈,蘇宇身影消失!

幻境出現!

對面五人紛紛爆發意志力,他們知道蘇宇掌控幻境!

然而,此刻的蘇宇,「血」字神文因為吸收了永恆神文神韻,更加強大了,意志力也真正到了一階巔峰,幻境一出,哪怕幾人明知道自己被困在幻境中了,一時間居然也沒能掙脫!

「殺」、「雷」神文都進入了二階,「戰」字神文,在蘇宇戰意勃發的情況下,也有朝二階蛻變的趨勢。

神文強大,意志力強大,文兵也極其強大!

這一刻,一柄黑色長刀呈現,無聲無息,夾雜著一些雷光,瞬間斬落!

蘇宇直接突入五人戰圈中!

那邊,周昊剛想出手,蘇宇淡淡道:「幾個雜魚,我自己來!」

話落,封印刀斬下!

轟隆一聲!

五人同時喋血,有一人眼睛睜大,有些清醒了,下一刻,眼中出現一隻快的宛如時光流逝的腿!

轟!

一聲爆鳴!

一腿鞭出,破山海!

咔嚓!

渾身骨骼斷裂,宛如破麻袋一般,這位最強隊長,被蘇宇一腿重傷,踢碎了數十根骨頭,重重跌落到了擂台之下!

單神文一系不是有錢嗎?

治療去啊!

蘇宇還真不信治療不要錢,黃啟峰能得到治療,那是因為他老師是鄭玉明。

周昊能得到治療,那是因為他老師是夏玉文。

重傷成那樣,一次消耗數千功勛,這些超過30歲的學員,單神文一系會救嗎?

十之仈Jiǔ不會!

「真弱!」

蘇宇一聲冷笑,文兵落下,轟隆一聲,雷霆爆發,將其中一人直接劈的皮開肉裂,慘叫一聲,剛拿出的文兵直接被劈碎了!

砰砰砰!

蘇宇速度奇快無比,一連串的腳影留在台上,噬魂訣爆發,腐蝕灼燒之下,幾人紛紛慘叫起來!

砰砰砰!

重重的砸地聲傳來!

骨骼都斷裂了許多,意志力被灼燒,痛苦無比,又被蘇宇神文震懾,直到這一刻,幾人居然還沉浸在幻境之中!

……

台上。

不到5秒鐘,蘇宇解決了戰鬥。

收迴文兵,看向下方,笑道:「抱歉,我贏了!下手有點重,希望單神文一系可以治療好幾位師兄,別留下後患,一人對五人,我可無法留手!」

寂靜無聲!

5位都有萬石後期實力的強者,居然被蘇宇輕鬆解決!

不可思議!

要知道,這幾位昔年也有兩人上過百強榜的,如今比當年更強!

這就敗了?

單神文一系一位研究員走了過來,手中出現白光,迅速治療幾人,臉色難看,看向台上的蘇宇,喝道:「蘇宇,非生死之戰,你明明比他們強悍許多,居然重創他們肉身!」

傷勢很重!

骨骼斷裂許多,五臟六腑都在出血,還有人文兵破碎,神文重創!

蘇宇,下手很黑!

蘇宇淡淡道:「老師誤會了,我留手了,否則就是死!裁判老師還在,既然沒阻止,那就代表我做的不過分,只是你們的人太弱了!」

「你!」

這位研究員大怒,心中也是震撼,這傢伙,比之前更強了!

這5人聯手,翟峰都不是對手。

結果居然被蘇宇輕易擊潰!

這傢伙,現在恐怕都有萬石九重的戰力了,配合神文多,等級高,一般萬石九重都不如他!

台下也是寂靜無比。

這一刻,哪怕詹海幾人,也是面色凝重。

蘇宇還沒表現出可戰騰空的實力,可他現在的實力,對騰空之下而言,有點接近無敵的意思了!

關鍵在於,這傢伙入學才多久?

周昊也是一臉凝重地看著蘇宇,這傢伙比上次強多了!

這是蘇宇的全部嗎?

恐怕不是!

……

孫閣老這些單神文一系強者,也是紛紛皺眉。

這麼強?

該死的!

敢上台挑戰的,多少有幾分真本事,結果居然就這麼敗了!

觀戰區,劉洪忽然笑道:「蘇宇,你很厲害,看來詹海你也未必怕,難怪之前如此囂張!」

「幼稚!」

蘇宇語氣平靜,也不點名道姓,直接道:「還想找死的就上,可惜不是生死擂!」

言外之意,溢於言表。

蘇宇說著,笑道:「希望幾天後,可以看到幾位師兄活蹦亂跳,別一大把年紀了,還得卧床數年,徹底耽誤了晉級時間!」

話里話外,都在流露出刺激單神文一系的意思,刺激那些學員。

受傷了,孫閣老他們會幫他們治療嗎?

骨骼全斷,內腑重創,神文破碎……他們能得到救治嗎?

此刻,孫閣老也感受到了那些學員的猶豫,喝道:「單神文一系學員,不管傷勢多重,只要活著,都會得到全力治療!」

此話一出,倒是安撫了一些人心。

蘇宇輕笑道:「光療傷有啥用,還是要耽誤時間,給點獎勵,比如上台的,一人獎勵1000點功勛,我為大家爭取福利,如何?」

「……」

孫閣老眼神可以殺人!

開什麼玩笑!

1000點功勛,你真以為功勛不值錢?

「這都捨不得?可是用命和未來在爭取,某些人隨隨便便就能拿走數萬功勛,孫老應該知道我說的是誰吧?別人能拿,用命來爭的人卻是沒資格,幹嘛要受重傷來參賽?」

「一派胡言!」

孫閣老喝道:「蘇宇,你再敢胡言亂語,我斃了你!」

蘇宇淡淡道:「說實話也犯法?斃了我,孫閣老試試,我倒是想用我的命,換一位山海!感覺還是很划算的,就怕孫閣老不捨得!」

「你……大膽!」

孫閣老發怒,直接站起,看向蘇宇,眼神滿是殺意!

好大的膽子!

蘇宇今天就是來砸場子的!

屢屢挑釁他!

「陳永,你們多神文一系的學員就是如此尊師重道的?」

孫閣老看向陳永,再看向黃晨,「黃晨,學員以下犯上,還有規矩嗎?」

黃老皺眉,看向蘇宇,呵斥道:「蘇宇,休要再胡言亂語!」

蘇宇平靜道:「黃院長誤會了,我可不敢違反學府規矩!我說的是事實,哪怕點名,我也敢說,有些人貪污數萬功勛,那可是整個神文學院的功勛,難道非要讓我實名舉報?」

蘇宇看向孫閣老,平靜道:「閣老若是覺得我冒犯了您,那我就實名舉報,學府進入調查,若是假的,我在孫閣老面前跪上三天三夜,鞭罰五百,削去一切學府福利待遇,這樣的懲罰,夠嗎?」

孫閣老眼神冷厲!

查,查什麼查!

他知道蘇宇說的是誰!

周平升!

這廢物東西,讓他們單神文一系一次次被人抓住把柄,一次次被蘇宇利用攻訐!

儘管心中恨不得殺了蘇宇和周平升,孫閣老還是壓下了怒氣,冷冷道:「饒你一回!蘇宇,莫要一再挑釁,真覺得山海可以輕辱?」

「蘇宇不敢!」

蘇宇笑了笑,也不再理他,看向下方那些單神文一系學員,喝道:「再上!三戰還沒結束,連膽子都沒了嗎?」

孫閣老冷冷看著他,也沒再說。

蘇宇,一個學員,蹦躂的太厲害了!

「李世雲,你們上!擇機殺了他,殺了他,人人獎勵1000功勛!識海秘境名額一個!重傷他,獎1000功勛,沒有名額!」

他給最強的五人傳音!

這五人,都是老牌養性,養性幾十年了!

這也是他們單神文一係為了保證名額到手的王牌隊,都是強者。

哪怕翟峰來了,也就和其中一人相當。

百強榜前五人,戰蘇宇一人,這都沒把握嗎?

台下,五人對視一眼,面色凝重。

贏了,哪怕打不到最後,也有名額,還有1000點功勛,這是一筆巨大的數字!

可是……蘇宇很強,一旦拚命,他們這邊搞不好也會有人出事。

孫閣老再次傳音喝道:「上台!廢物!你們想徹底被拋棄嗎?」

他很憤怒!

居然被蘇宇嚇的不敢上台,這些時日,丟人還不夠嗎?

五位接近騰空的學員,一起出手,還沒把握對付蘇宇嗎?

「不上台,以後,你們會被徹底拋棄,剝奪一切福利,自己老死床榻!」

孫閣老怒了!

周平升的學生,連他這個閣老的話都不聽了嗎?

周平升都沒這麼大膽子!

人群中,李世雲心中嘆息一聲,看向幾位隊友,輕聲道:「上台!」

幾人都是面色凝重,同時點頭。

不上台,那就徹底得罪了孫閣老,也會被單神文一系拋棄的。

「上台之後,全力以赴,我來破他幻境!王潮,你去破他文兵,謝虎,你想辦法封印他,孫茜,你用神文削弱他肉身,徐銘,你肉身近戰,破他元竅!」

李世雲迅速叮囑幾位隊友,都是強者,也是老熟人了,他知道幾人的能力。

他們也是單神文一系,30歲以上最強的一批學員。

哪怕詹海,面對五人聯手,也會被重創,蘇宇……難道還能比得上詹海,他還是千鈞,幾人都看得出來。

……

下一刻,幾人上台了。

台下,不少人面色凝重。

原以為到了決賽,才能看到這些強者爭鋒,結果第二輪剛開始,蘇宇就和他們碰撞上了。

這下子,四面八方,來圍觀的人更多了。

吳嘉一臉憂心,夏虎尤面色凝重,萬明澤這些人也是皺眉等待。

這樣的兩支隊伍,在最後階段碰撞還正常,現在就碰撞,太快了,讓他們有些措手不及。

「終於等到你們了!」

台上,蘇宇笑了。

等的就是你們!

五位接近騰空的學員,若是聯手還是被自己打爆了,單神文一系,今日會成為天大的笑話!

戰意勃發!

殺氣凜然!

劉賀幾人紛紛倒退一步,離開了他身邊。

劉賀臉上露出掙扎!

五位強者出戰,自己幾人……繼續打醬油?

可對面,那是自己一系的人!

劉賀心中惱怒,自己就像個傻子似的,站在這上面,成為背景板,成為笑話,成為笑談,這一刻,他很憤怒,他不想這樣,他想戰鬥下去,可是他知道,他不能!

平時就算了,今日大庭廣眾之下,自己一旦出手,不但自己,自己的大哥、老師都會受到牽連!

劉賀心中怒意升騰!

這不是他想要的,他更想和蘇宇一樣,快意恩仇,哪怕不敵,也要真正戰鬥一場!

一旁,周昊齜牙笑了。

看了一眼蘇宇,蘇宇微微搖頭,他不準備讓周昊現在出手,這一場結束,搞不好還有一場呢,想撿便宜的人多了去了!

周昊……留給下一場的傢伙!

至於這幾個傢伙,自己一人打爆了他們!

竅穴,一個個被開啟!

元氣瘋狂席捲而來!

戰意沸騰,這一刻,「戰」字神文,有晉級的趨勢!

長刀呈現,神文匯聚,震的最弱的林耀不斷倒退,有些站立不住的感覺!

太強了!

此刻的蘇宇,宛如太古凶獸,沒有絲毫人族的孱弱感!

對面五人,面色也都凝重了起來!

好傢夥,這是開了多少竅穴?

氣勢太可怕了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02章 瘋狂蘇宇(求訂閱月票)

0%
目錄
共103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