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1章 斬騰空(萬更求訂閱)

第231章 斬騰空(萬更求訂閱)

蘇宇開始往回走,邊走邊吸納一些煞氣,隨意蘊養一下神文。

「殺」字神文早就晉級二階了,實際上也沒啥需要蘊養的,蘇宇也不準備蘊養到三階,現階段神文到了三階除了增大負擔,沒太大幫助。

「血」字神文自從上次吸收了一些日月神文餘韻,早就在進階的邊緣了,蘇宇都沒敢繼續蘊養。

走了一陣,回到之前的那個位置,之前在修鍊的那人已經不在了。

蘇宇也沒在意,此刻,傳音符微微震動。

蘇宇打開一看,是夏虎尤發來的張家資料。

「張家,城郊北區騰空家族……」

張家有4位騰空境!

算是不弱的家族了!

張家家主張武,妻子胡鳳,一個騰空九重,一個騰空七重。

兒子張鳴,弱一些,騰空三重,但是老婆挺厲害,就是之前的那婦人,被稱為張夫人的少婦,叫陳瀾,騰空七重。

另外就是還有個孫子,也就是少婦的兒子,蘇宇之前看到的那個童子。

這就是張家的主人,另外還有一些看家護院的,一家子4位騰空,在北區算是一個不小的家族,實力不弱,張家在這定居也有20年左右了。

蘇宇看了一陣,傳音道:「這陳瀾,騰空七重,怎麼嫁了個騰空三重?」

雖說修者嫁娶,實力差距肯定有,可一般都是男強女弱。

女強男弱的,還是比較少見的。

夏虎尤很快回復道:「聽說是陳瀾當年修鍊的時候,受過張家老兩口的恩惠,所以才嫁給了他們的兒子。」

「老倆口……」

蘇宇忽然想到了路上遇到的那個老嫗,迅速道:「張家老夫人,那個胡鳳的肖像有嗎?發一張給我……」

「等等!」

夏虎尤可能在聯繫誰,過了一會,一張圖片傳遞了過來。

蘇宇仔細觀察了一下,和之前遇到的那個老嫗雖然有些不同,不過大體上還是相似的,應該是同一人。

蘇宇眼神微變。

有意思了!

不認識張家人就算了,結果現在,路上接連遇到三位張家人,真有趣。

還有個孩子,搞不好是假的。

這就更有趣了!

夏虎尤很快又道:「你確定你沒弄錯?張家我簡單了解了一下,平日里還算老實,張家家主還應徵去過幾次諸天戰場,也殺過敵的,蘇宇,這種上過戰場的,算是大夏府英雄家族,你可別給我胡來!」

「上過戰場?」

蘇宇這下子也有些不確定了,說實話,在他看來,若是萬族教的,敢上戰場嗎?

「還有,張家和城內張家也有點關係,算是支脈,就是張豪家!」

蘇宇皺眉,張豪家?

他這個還是知道的,張豪家有位凌雲九重,在城內,其實也算不弱的家族了。

結果這倆家還有親戚關係?

蘇宇沉默了一會,沒再理會夏虎尤,迅速傳音張豪,問道:「你家和城北張家有親戚關係?」

「你是說張武家?」

「對!」

「是有點關係,當年我爺爺來大夏府求學……我爺爺不是大夏府的,我張家原本也不是,是大商府那邊的,後來我爺爺在這邊打下了家業,就沒回去了,這張武家,算是我家在老家那邊的親戚……」

張豪簡單說了一陣,很快道:「出事了?」

「你知道他家那個孩子嗎?」

「張……張末?」

張豪有些印象,很快道:「知道啊,不過沒見過幾次,小時候提前修鍊,有些傷了身子,大部分時間都在家養傷,12歲了,連初等學府都沒去上過。」

沒去過學府。

是真的傷了,還是不敢去,怕被人發現端倪?

蘇宇很快道:「我懷疑這張武家有點問題,張兄,問你個事,他家有問題,你會被牽連嗎?」

「這個……大夏府很少會牽連其他人,但是一旦是萬族教的人,如果證實了,證明我爺爺可能傳遞了一些消息出去,肯定是會受牽連的。」

……

大夏文明學府,張豪有些擔憂,迅速傳音道:「蘇兄,真的有問題嗎?」

對蘇宇,他還是有幾分信任的。

蘇宇忽然問起這家,可能發現了什麼端倪。

「不確定,那孩子……不太像孩子,今日我出門,一路上接連遇到了胡鳳、陳瀾還有那個張末,還不是一起的。」

張豪迅速回復:「會不會是意外?」

「你覺得呢?」

張豪不語。

能入文明學府,還是其中的天驕,哪有那麼傻,那麼單純。

半晌,張豪迅速道:「蘇兄,若是真的,手下留情!先不要急著做決定,我……通知我爺爺,這事必須我張家來下手,親自端掉他們才行!」

蘇宇很快回復道:「這個沒問題,但是我現在也不確定,這樣,你們準備一下,對方若是對我出手了,那就鐵證如山,若是沒出手,說實話,這麼多年都過了,也未必會留下什麼證據。」

「那……我讓我爺爺去暗中接應你……」

「不用,別打草驚蛇,咱們都是互助會的兄弟,我才會提前打個招呼,免得誤會了,張兄也不要先泄露……說句難聽點的,你爺爺未必會信我一個學員,雖然我相信張爺爺。」

蘇宇回復了一句,笑了笑。

至於信不信張豪的爺爺,這麼一說罷了。

那些人真不對自己出手,沒證據的情況下,蘇宇其實也懶得理會。

大夏府兵強馬壯的,幾個騰空還翻不起風浪。

哪怕有個凌雲九重,也是一樣。

不過張豪爺爺有問題的概率不大,對方是大夏府官方的人,不在育強署工作,而是跟著胡總管工作,胡總管收人,不至於一點不防。

管他呢!

那幾個傢伙,不找茬就算了,蘇宇現在可沒興趣暴露什麼,意義不大。

夏虎尤都知道情況了,哪怕這次對方不出手,夏家也會盯著他們的,這就足夠了。

和張豪聊了幾句,蘇宇迅速道:「二位待會注意點!」

「遵令!」

水人和影子同時回話,這倆傢伙,現在也急著立功呢。

倒是希望跳出幾個不長眼的傢伙!

……

很快,蘇宇到了王志善他們這邊。

兩人正在修鍊,看到蘇宇出來了,都鬆了口氣,蘇宇去了幾個小時了,總算出來了,再不出來他們都急了。

「弄完了。」

蘇宇笑道:「蘊養神文的效果還不錯,就是腐臭味太重了,辛苦二位了,跟著我一起聞這臭味。」

王志善連忙笑道:「哪裡話……我們還佔了便宜呢。」

幾人一邊往外走,一邊閑聊著。

等出了門口,張家那兩位早就離開了。

蘇宇也不管,等到了門口,到了停地龍獸的地方,摸了摸口袋,忽然鬱悶道:「我功勛卡呢?不會丟了吧!」

此話一出,那府兵一臉不善,「沒錢不給走!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無語,「應該修鍊的時候掉下來了,那我進去找找看……」

說著,看了看二人,尷尬道:「地龍獸不能騎了,我得進去找找看,那個……王學長,借我5點功勛怎麼樣?我進去找一下,沒錢不給進去,我回去就還你……」

王志善急忙道:「這是小事,你還要進去?不行的話,回去補辦一張吧。」

「先找找吧!」

蘇宇無奈,低聲道:「我那是不記名的卡,不能丟了,丟了就麻煩了,誰撿到了,功勛就被誰提走了!」

王志善瞭然!

他聽說過有這種卡,沒見過,蘇宇居然有,這也正常。

學府天才,大部分應該都有。

免得一些交易量過大的交易,被學府給監控了。

點頭,「那行,我們陪你一起去找……」

「別!」

蘇宇笑道:「不麻煩二位了,進去了也不好受,尤其是陳明,還沒養性,臉色都白了,再進去,那這幾天不用起床了。」

陳明一臉尷尬,他的確有些承受不住了。

蘇宇笑道:「二位也不用等我,說實話,我自己都不知道啥時候能找到,這樣,二位租借兩匹奔雲馬回去,都算我的,王學長再借我5點功勛,我進去找找。」

地龍獸,自然是蘇宇待會騎回去,這是面子。

天才的面子!

王志善倒是理解,還是有些不好意思道:「要不陳師弟先回去,我陪你進去……」

「真不用,我得去深處……」

王志善苦笑,那沒辦法了,他去不了。

「好吧,也別提借不借了,說實話,我和陳師弟這次也沒幫到什麼,給個一兩點功勛就行……」

「王學長,這是不給我面子?」

蘇宇臉一板!

有些不快!

王志善苦笑,點頭道:「行,那就借,奔雲馬租借費不貴,這就不算借了,我們自己出錢,不需要功勛點的,這個蘇師弟就別跟我爭了!」

「那……行吧!」

客套了一陣,蘇宇借了5點功勛,再次返回了萬族坑中。

王志善兩人,也租借了兩匹奔雲馬,提前離開了。

……

等他們走了,蘇宇吐了口氣。

這倆太弱了,真發生了意外,自己倒是沒啥,這倆未必能撐住。

蘇宇也知道,跟著這倆一起走,其實更逼真,完全不知道情況,不會被人懷疑,不過用自己人當靶子……這就算了,當日白楓質問他,夏玉文在戰場上若是用自己父親當靶子,自己如何選擇?

蘇宇說殺了夏玉文!

既然如此,猜測自己可能遇到危機,蘇宇自然不會牽連這些人。

在萬族坑磨蹭了一陣,蘇宇的確將功勛卡丟在這了,順路找了半個多小時,找到了那張隱藏的很好的功勛卡,小心無大錯。

別真給人撿走了,那就不好了,雖然沒幾個錢了。

「搶錢啊!」

蘇宇心中感慨,盤算了一下,這都花了多少了?

進來兩次就是10點,停妖獸1點,王志善兩人10點,租借地龍獸1點,足足22點功勛了!

總覺得虧了!

雖然這次也有些收穫,比如那一抹刀氣,好像讓自己的「刀」字神文有些晉級的趨勢。

……

再次出萬族坑,天色已經黑了。

黑夜好啊!

路上沒幾個人,下手也把穩,也不知道自己猜測的對不對。

也許就是個誤會!

蘇宇也不想了,騎乘著地龍獸,很快離開了萬族坑。

……

回內城的路上。

張家在這路邊,就有一個小別院,這是往來萬族坑和內城的主要幹道,張家在這有個院子,也方便一些行動。

別院中。

幾人傳音聊天,一邊吃著飯,老漢一邊傳音道:「另外兩個學員提前走了,是不是蘇宇發現了什麼不對勁?」

少婦傳音道:「不會吧,我遇到了他,他什麼反應都沒,也沒護道者跟著,他能發現什麼?」

「別忘了,人家是天才!」

老漢傳音道:「天才手段多,也許就發現了什麼異常呢?」

「可我們張家,在這待了幾十年,哪怕他發覺了什麼,我們身份都是真的,他懷疑什麼?」

幾人聊著,老漢遲疑道:「算了,放棄任務吧!就算真抓了他,我們也得馬上轉移,8000點貢獻是不少,可丟棄張家的家業……也未必值得!」

「堂主!」

這時候,童子傳音道:「也未必要跑,蘇宇失蹤了,我們只要首尾弄的乾淨點,誰知道我們做的?」

「不能心存大意!」

老漢迅速道:「真出手了,必須要走!你能瞞過凌雲,還能瞞過山海日月?蘇宇是天才,一旦真的失蹤了,洪譚可能會出關,一旦出關,你就會被發現異常的,到時候他肯定會四處巡查。」

「那我就假死,反正一直說我有傷在身……」

童子還是不想放棄這機會,少婦傳音道:「不行就放棄這邊,說實話,抓住了蘇宇,省去我們七八年的時間,加上這些年的積蓄,我們帶著珍貴的東西一起走,損失其實也沒多大。」

一些值錢的貴重物帶走,剩下都不算什麼。

什麼房產地產礦產,能值1個億嗎?

不值!

而且這些東西,也變不成貢獻點或者功勛點,哪怕變賣了,到手的功勛點也沒多少。

老漢看了幾人一眼,5人,起碼3人都是心動的。

童子心最貪,又想出手,又不想跑路,還想繼續留下來。

其他人倒是明白兇險,打算幹完這一筆就撤。

老漢放下了飯碗,繼續抽起了水煙,沉吟了一陣,傳音道:「要不放棄,要不抓了他,馬上撤離!這是城郊,走的快,很快到了荒野,一旦到了荒野,大夏府想找都不知道到哪找我們去!」

至於童子的想法,他們不考慮。

找死呢!

真擄走了一位天才,真以為大夏府發現不了蛛絲馬跡?

「瘋婆子,你說,要不要出手?」

老漢問了一句,少婦是想出手的,瘋婆子也是騰空後期,還是文明師,問問她的意見。

老嫗遲疑了一下,傳音道:「你說……他弄那什麼元神竅,會不會被大夏府盯上?夏家會不會安排人保護他?」

她擔心的是這點!

萬族教這邊關心元神竅,大夏府不關心嗎?

她有些遲疑了!

老漢點頭,他擔心的其實也是這個,至於護道者,現在明確是沒有的。

一直沒吭聲的青年傳音道:「這只是城郊和內城的一次外出,夏家會出動強者保護嗎?又不是出去歷練!」

這麼點遠,夏家會出動山海保護他不成?

童子急躁道:「還沒決定嗎?再拖下去,他就走了,一旦回到了文明學府,他還會出來嗎?下次出來,也許就是騰空了,我們就沒機會了!」

蘇宇出學府的機會太少了!

說著,童子咬牙,傳音道:「不行的話,就讓上面的人配合我們,大不了分的少一點……」

老漢煙桿敲著桌子,忽然道:「你們說,還有沒有其他人想出手的?畢竟潛伏在大夏府附近的不止我們,蘇宇是頭肥羊,就我們幾個動心了嗎?」

此話一出,幾人陷入了沉默。

有嗎?

這個不好說!

8000貢獻點的肥羊,看上的,應該不止他們吧?

其他人會出手嗎?

童子很快道:「就算看上了,也未必有實力去抓捕他!我們不同,我們五人湊在一起,也不是花了一天兩天,而是很多年,其他人,都是散兵游勇!」

「你怎麼知道,他們是散兵游勇?」

「堂主,你是不是不想做?」

童子不滿,又是擔心這個,又是擔心那個,乾脆別幹了。

老漢敲擊著桌面,傳音道:「我只是不想把大家葬送在這,花了幾十年,才一點點聚在這,第一是要丟下這基業,以後還不知道要去哪,第二是一旦被發現了,必死無疑……」

童子不快道:「那就放棄吧!」

說那麼多,還是不想干!

「你急什麼!」

老漢不滿,皺眉看了他一眼,緩緩道:「我其實還是怕周邊有其他人打起了他的主意,反而壞事!」

想到這,他想了想,開口道:「要做,那就做的穩妥點!這樣,童子,你擅長偽裝,幫我們偽裝一下,裝成龍武衛!」

老漢眼神閃爍道:「我們正大光明地出去,沿途護送蘇宇,若是還有其他同行盯上了蘇宇,我們一出現,龍武衛出現了,這些人會自己退走的!護送蘇宇一道,若是大夏府真有強者暗中護送……冒充龍武衛,罪不至死,我們是假冒的,就算被查到了,就說的確對蘇宇有了壞心思……也不至於被砍了,大不了發配諸天戰場!」

他做好了最壞的打算!

真的被抓到了,反正絕不能承認是萬族教的,就說對蘇宇起了壞心思,想對他下手。

發配諸天戰場,還是有活路的。

萬族教的……必死!

「被抓到了,他們會信嗎?」

少婦擔憂地問了一句,老漢無語道:「我說不出手,你們不甘心!我說出手,還沒出門就說喪氣話,這只是萬一的情況下!若是無山海護送,根本不會被發現!有山海護送,我們一出現,對方可能就出現了,不給我們機會,那出手都是死,還不如死中求生!」

偽裝成龍武衛……這膽子很大。

在大夏府,幾乎沒人敢這麼做。

「那被發現了,童子這關過不了,他實力暴露了,誰會信我們的話……」

老漢不以為然道:「那就交代,是偽裝的,我們其實是土匪,當年又不是沒做好準備,我們是沿途劫持商販的土匪,罪不至死,這些年,我們也是劫匪隱藏身份……暴露這個身份好了,抓住了,發配去先鋒營,還有活命的機會,你們自己考慮要不要做!」

給自己加一層偽裝,還是很有必要的。

土匪的身份,也是真的。

查到了這,大概大夏府也不會為了幾個小人物再查下去了。

土匪,殺人不多的話,會被發配到先鋒營,這是大夏府的政策,為了不浪費這些強者的生命,你死,你也得殺幾個敵人。

老漢早就做好了哪天暴露的可能,求活,也是他們要做的準備。

都說到這份上了,幾人不再猶豫了,紛紛點頭。

做了!

做成了這筆買賣,頂得上七八年的收入了。

……

地龍獸在狂奔。

天色已經漆黑。

路邊的行人也看不到了,散散落落的幾個路人罷了。

蘇宇一直注意感知玉的變化,就在這時候,感知玉忽然變色,前方,一小隊龍武衛飛奔而來。

「前方何人?」

龍武衛那邊,一人呵斥一聲,蘇宇急忙道:「大夏文明學府新生蘇宇!」

心中詫異,龍武衛來了。

日常巡查?

還是夏虎尤那傢伙,派人來的?

不至於啊,不是說要和自己一起下套的嗎?

難道是巧遇了?

蘇宇還在想著,耳邊傳來水人的聲音:「小心一些,那股水分結構……有些像先前遇到的那個童子……」

可以改變面貌,改變體型,改變氣息,可偽裝,也沒人會閑到給自己放點水。

連血肉組織都給改變了!

除了改造系那些狂人!

改造的你都不認識他了!

蘇宇心中微震,好大的膽子,我去!

不會吧?

說實話,看到龍武衛,他第一感覺就是放心,居然遇到了龍武衛,哪怕對方實力不強,都未必有人敢出手了。

這也是大夏府人固有的觀念!

龍武衛,大夏府第一強軍!

他們在,大夏府無恙!

他第一時間,真的沒起什麼疑心,若不是水人提醒,他可能不會太在意。

蘇宇心中震動。

自己……還是太過於鬆懈了。

明知道這次可能有人對自己出手,居然對幾人完全沒起什麼疑心,這太大意了。

就在蘇宇有些后怕的時候,幾名偽裝成龍武衛的人,迅速靠近。

一靠近,完全看不出有絲毫異樣,看不出之前遇到幾人的樣子。

五人,三男兩女。

龍武衛有女人,這也是正常的,畢竟女性修者也不少。

都看起來很年輕!

幾人迅速停下,領頭之人,看服飾,還是位百夫長。

像南元的夏兵,騰空初期,只是十人長罷了。

領頭的龍武衛,蘇宇猜測了一下,不會是那張家的家主吧?

騰空九重的存在?

他正想著,領頭這人迅速道:「學員?夜晚不要亂跑動,蘇宇……難道是大夏文明學府本屆最強新生?」

「是我……」

蘇宇配合了一下,這幾個傢伙,膽子真大啊。

冒充龍武衛!

也是絕了!

這人四處看了看,皺眉道:「無人護道,就敢出城?不要命了!你這種天才學員,在萬族教是上了榜單的,遇之必殺,這是城郊,雖說安全,可也不敢保證隨時都有人巡查!」

「多謝大人提醒!」

蘇宇知道他的意思,打探消息來了。

「我尋思著只是來城郊一趟,還在府城內,就沒讓我師伯護送我來了……」

蘇宇憨笑道:「有龍武衛的大人在,那些鬼魅魍魎之輩,豈敢放肆!這裡距離內城不遠,我很快就回去了。」

「學員證帶了嗎?」

蘇宇此刻還騎乘在地龍獸身上,聞言笑了笑,下了地龍獸,掏出了一張學員證,「大人,這是我的學員證!」

蘇宇拿著學員證遞了過去。

「老五,辨別一下!」

人群中,走出一人,正是水人提醒自己,可能是那個童子的傢伙。

童子接過學員證,好像認真查看了一下,迅速道:「大人,真的!」

「這裡距離內城不遠……你一個天才學員,大晚上的亂跑……算了,我們護送你回去……」

領頭的老漢板著臉說了一句,又道:「下次出門,尤其是出城,最好跟著大隊行動!天才不是那麼好當的,時時刻刻都要注意……」

老漢拖延了一下時間,看到他們在,聽到他們的話,哪怕有人暗中打主意,此刻也該退走了。

……

幾人不知,此刻,空中,一位山海俯視著他們。

盯著幾人看了一陣,揉了揉太陽穴,老了啊!

別說,他第一時間也沒注意到。

只是覺得碰巧了,遇到了一隊龍武衛。

可是……現在回過味了。

這幾個傢伙……這不是張家那幾個傢伙嗎?

「老了啊!」

中年漢子心中感慨一聲,我是真的老了。

這偽裝的要更好一些,實力再強一些,到了凌雲境,他還真未必能看出什麼,艹,自己有些丟人了。

「我發現了,早就發現了,故意看看蘇宇的反應罷了,讓他感受一下人心的複雜,社會是很複雜的……」

給自己找了個借口!

下一刻,卻是有些尷尬起來。

他感應到了,一道影子,隨著蘇宇的腳步,影子漸漸地和張武的影子重合了起來!

顯然,蘇宇發現了!

尷尬了!

艹!

人家居然比自己先發現了,不可原諒,自己這山海,有點沒面子啊!

既然蘇宇發現了,他也不出手了,等待後續。

蘇宇身上有兩頭凌雲大妖,這幾人,還奈何不得他。

……

地下。

影子動了,蘇宇不急,這是第一次遇到會演戲的對手,太有意思了。

自己漲經驗,長教訓的時候啊!

「幾位大人,這是不是太不合適了,打擾了幾位大人……」

張武冷著臉道:「廢話太多!你若不是大夏文明學府天才學員,誰會理會你!我們還有任務,快點,送你到了城門口,我們馬上要去執行任務!」

蘇宇尷尬道:「那我……就勞煩幾位大人了!」

蘇宇剛想轉身上地龍獸,身後,童子剛想出手打暈他,蘇宇忽然道:「對了,幾位大人尊姓大名?」

蘇宇感激道:「雖然幾位大人未必在意,可以後也許還是戰友,所以幾位大人能告知一下嗎?」

童子有些不耐煩,剛想直接出手,張武輕咳一聲,開口道:「張文……」

蘇宇規矩地行了一禮,其他人只好各自介紹一下,真麻煩。

趕快轉身上去,給你個乾脆,一擊打暈你,帶你上路!

拖了這麼一會,就算暗中有人,也該走了。

等到童子的時候,蘇宇距離他最近,童子不耐煩地報了個名字,差不多也就完了,蘇宇再次行禮,彎腰……

這一彎腰,下一刻,一柄鎚子,一錘朝童子錘擊而下!

文兵刀瞬間出現,冒出淡淡的火光!

快!

無比地快!

開天刀爆發,文兵上隱藏的火鴉本命火,直接被開啟!

蘇宇真想試試,自己突襲之下,能不能殺騰空!

至於後果……兩頭大妖在,自己怕什麼!

童子意志海瞬間震蕩起來!

眼前一花,有些發黑,還沒清醒過來,蘇宇離他太近了,此刻彎著腰,手中出現一柄刀,冒著火光,對著他心臟一刀捅出!

天空中,山海中年牙疼!

咬人的狗不叫啊!

好狠!

人家好歹穿著龍武衛的衣服,你就確定他們是壞人?

就直接下殺手了?

「擴神訣……開天刀……火雅族本命火……」

山海中年有些咋舌,這不是關鍵,關鍵是,你他么這鎚子是不是太兇悍了?

這意志力是不是太強悍了?

一鎚子把人家騰空五重的文明師砸的直接暈乎了!

你才養性啊!

這年頭,新人這麼可怕的嗎?

……

他這些念頭,一閃而逝。

而蘇宇,下手狠辣無比。

一刀直接捅穿了童子的心臟!

火焰從童子身上冒出,雷霆炸裂,砰地一聲,童子是文明師,肉身不強,直接被炸的四分五裂!

當文明師被偷襲,意志力震蕩,肉身面對蘇宇……沒佔到任何優勢,直接被他一刀殺爆!

蘇宇眼神冰寒,看都不看,小鎚子早就再次發動,朝另外一個青年殺去,其他三人……他殺不動,他自己有數,都是騰空後期!

張武目眥欲裂,一切發生的太快,他都沒想到蘇宇會出手,剛想出手,身下,影子一動,兩條腿直接炸裂,下一刻,一道黑影順著他的腿朝上覆蓋!

張武眼神露出絕望,這是什麼?

而少婦和老嫗,此刻直接被兩團水給纏住了!

蘇宇笑道:「給我試試看!」

他沒讓水人出手,那青年,是資料中張武的兒子,才騰空三重,蘇宇想試試,自己能不能殺了他!

文明學府的天才,對萬族教的庸才!

殺不了嗎?

詹海應該可以輕鬆殺他!

否則,那也不是天才中的天才了。

同階無敵,那是說同樣都是妖孽的情況下,這些廢物,就該越階而殺!

青年暴吼一聲,身上閃現一些竅穴。

戰者!

蘇宇嗤笑一聲,「廢物,開竅60的廢物……」

開竅60,哪怕到了騰空,也就那樣!

「死!」

一聲低喝,小鎚子轟隆一聲砸下,青年沒想殺蘇宇,他想轉身逃跑,卻是瞬間動作一滯,下一刻,氣血沖霄,勉強震退了小鎚子,腦袋有些暈乎!

剛想走,眼前一花,蘇宇居然在前面!

青年大驚,什麼時候到的?

下一刻,忽然意識到了什麼,喝道:「破!」

一聲怒喝之下,元氣轟隆一聲,炸破了幻境!

是幻境!

然而,遲了。

身後,蘇宇手持文兵,三百多竅穴,力量爆發,一刀斬出,刀氣縱橫!

青年大怒,轉身持刀迎擊!

轟隆一聲!

兩刀撞擊,傳出巨大的轟鳴聲!

蘇宇意志力震蕩了一下,小鎚子再次砸出!

殺氣沸騰,戰意沸騰!

青年也後退了一步,有些震驚,這是千鈞?

艹!

這是千鈞?

太強了!

他剛想再次殺來,蘇宇冷笑一聲,長刀再次入手,忽然,八枚神文瞬間融合,意志海中,八枚神文短暫地融成了一柄小刀!

神文戰技!

第一次使用8枚神文,融成神文戰技,試試看效果如何!

拆分法,他第一次嘗試!

「破天!」

蘇宇低喝一聲,破天殺!

文兵融入了神文戰技,威力瞬間飆升,意志力急劇消耗!

8枚神文融合之下,神文戰技強大無比,不比尋常多神文一系剛入騰空時候的神文戰技差,畢竟蘇宇也有多枚二階神文。

意志力,也堪比騰空。

這一擊,相當於一位騰空境多神文系文明師全力一擊!

「殺!」

一聲暴喝!

距離對方還有幾米,一刀斬落!

青年怒吼一聲,也要反擊,揮刀而出,卻是眼前一花,揮刀斬空!

「我是文明師,蠢貨!」

蘇宇臉色發白,輕哼一聲,文兵直接隱沒虛空,下一刻,噗嗤一聲,從青年脖頸上穿透!

對方意志力瞬間崩碎!

騰空,戰者也有意志力的,青年看著他,眼前發黑,砰地一聲,腦袋掉落,看到了自己的身軀還在站立,手中握著刀……

「真弱!」

蘇宇撇嘴,這是騰空?

艹!

高估騰空了!

我這麼牛?

我居然才知道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31章 斬騰空(萬更求訂閱)

23.42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