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7章 我知道你的秘密(萬更求訂閱)

第237章 我知道你的秘密(萬更求訂閱)

城主府。

夏侯爺吃著東西,抬頭,看向夏虎尤,胖嘟嘟的臉上閃現一抹異樣,「全抵消了?」

「對!」

夏虎尤點頭,嘖嘖道:「周昊,修鍊《千山訣》的那個,玉文堂哥的學生,一下子就抵消了所有排斥力,直接兩竅相合了,那可是排斥力最大的《千山訣》。」

夏侯爺若有所思,點點頭,「是門好功法,哪怕到了山海,效果不如之前,也是一門足以改變中低層強者好功法了,可以給天才節省很多時間,讓他們更快的崛起。」

夏虎尤笑呵呵道:「二爺爺,我眼光不錯吧!」

「……」

夏侯爺瞥了他一眼,沒好氣道:「你要是眼光真的厲害,能力真的強,對方現在就該對你納頭就拜,心甘情願給你當小弟,你倒好,給人家當了孫子了!」

夏虎尤無言以對。

這話……說的好像有點道理。

夏侯爺哼了一聲,眼神閃爍道:「好小子,藏了不少東西啊!夏家不幹強搶的事,這事不能幹,但是……夏家喜歡別人送我們東西!」

「啊?」

夏虎尤急忙道:「二爺爺,您可別亂來,夏家一旦壞了規矩……」

「滾!」

夏侯爺怒道:「蠢貨!誰要壞規矩了?壞了規矩,你祖爺爺,我家老頭子,還不得來收拾我?」

說著,罵罵咧咧道:「蠢貨,要不是你不給力,還用得著我出馬的?就不能學學你爹,別一個勁地學老子,全成油滑了,天驕看不上你,這也不是好事!」

對這個侄孫,他還算滿意。

可太過油滑,那也不一定就是好事。

作為夏龍武的兒子,大夏府未來的繼承人,不能一味的只會油滑。

「你看看你爹,當年雖然一根筋,好歹也淘了不少強者回來,你呢?說說成果!」

「蘇宇!」

「滾!」

夏侯爺怒罵道:「那是你淘來的嗎?那是那小子自己貼上來的,想拉你當大旗,當靠山呢!那小子拉攏人都比你拿手,你看看,就現在研究所那幾人,一下子成了他的鐵杆了,掏心掏肺的那種,你蘇宇以國士待我,我當肝腦塗地!你行嗎?你都快成人家小弟了!」

「他還是被萬人排斥的多神文一系,勢弱的一方,虧你還是夏家人!」

訓斥了幾句,夏侯爺消了火氣。

就是有些不爽這愚蠢的侄孫,拿自己30萬功勛不當回事,崽賣爺田不心疼是吧?

30萬功勛啊!

你這王八犢子,就換了個備份的權利,你這蠢貨,氣死你爺爺了!

夏虎尤也不生氣,笑呵呵道:「二爺爺,這沒什麼,天才心高氣傲,我要是直接亮出身份,那些人指不定覺得我以勢壓人,現在挺好的,大家當朋友處,等到以後,大家發現我的身份,一看,喲,大夏府的殿下,對我這麼友善……」

「蘇宇不知道你身份?」

「知道。」

「他感動了嗎?」

「那個……好像沒有。」

「那你放什麼屁!」

夏侯爺無語,既然沒有,你說個屁啊!

沒理他,繼續吃了幾口飯,夏侯爺擦了擦油乎乎的嘴,起身道:「禮賢下士,既然展示了自己的天賦和實力,那是得上門拜訪一下!」

「我這代府主就去見見他!」

「你爹就算了,那傢伙蠢的很,真去了,搞不好能賣了夏家!」

夏虎尤:「……」

不好說啥,你能罵,我可不能。

我爹知道了,會打死我的。

夏侯爺邊走邊道:「還愣著幹嘛?走啊!這傢伙我上次見過一次,聊了幾句,不是個啥好東西,你自己悠著點,我查過他資料,打小就不算啥好人,鄰居、老師、同學對他印象都不錯,覺得他是個乖孩子。」

「可隔壁家的陳浩,經常打架,經常欺負人……可我也查了一下,那小子沒那麼皮實。」

夏侯爺肥臉鼓了鼓,邊走邊道:「不用查了,一看就知道,一個是打手,一個是狗頭軍師,光讓那陳浩背黑鍋了。」

夏虎尤也跟著他,好奇道:「二爺爺,那陳浩為什麼會願意幫他背黑鍋呢?蘇宇家境一般,也幫不到陳浩什麼,起碼在這之前,沒什麼能幫他的。」

夏侯爺笑呵呵道:「這就叫能力!陳浩也沒吃虧,落個憨子的名聲罷了,別人也不敢欺負他了,都知道他是個老實人,就是脾氣不好,性格憨的很……既然沒吃虧,還有人幫著自己出主意對付人,這不挺好的嗎?」

夏虎尤若有所思,點點頭。

兩人上了一輛車,拉車的是奔雲馬,車前,一位老人格外低調,驅趕著馬車。

夏侯爺開口道:「去大夏文明學府!」

說完,再次對夏虎尤道:「蘇宇是個人精,陳浩幫他出頭了,他轉頭就替陳浩去道歉,去說和,說陳浩憨厚,對不住別人了,別和他一般計較,拉出陳浩給他幾巴掌,算是讓其他人出氣了……」

夏侯爺笑眯眯道:「你看看人家乾的!主意他出的,壞事陳浩乾的,對手吃了虧,他出來當個和事佬,賠個禮道個歉,只是小事,人家也不好追究,還得慶幸蘇宇出面勸住了這憨子,要不然有的煩的……打了別人,別人還得感謝蘇宇。」

夏虎尤倒吸一口涼氣道:「小時候就這麼黑了?」

忍不住道:「他爹黑嗎?」

「他爹……不清楚,還好吧。」

夏侯爺也查了一些資料,資料上倒是沒看出什麼,很快又道:「這也是你該學的地方!收拾了對手,對手還得感謝你,輕描淡寫地道個歉,以前污衊你的人,以後也不會污衊你了,還得說你是好人……」

夏虎尤點點頭,笑呵呵道:「二爺爺,那接下來咱們和蘇宇怎麼談?」

「談什麼?」

「談合竅法啊!」

「滾!」

夏侯爺罵道:「蠢貨,合竅法是一鎚子買賣,有什麼好談的,等著吧!你二爺爺,不談這個!」

「……」

夏虎尤看了一眼夏侯爺,不知道該說啥,有些感慨,看來我還得多練練啊,原以為我算得到真傳了,現在看來,未必啊!

……

元神研究所外。

此刻,一輛馬車停了下來。

車中,夏侯爺撇撇嘴,打開車簾,朝修心閣那邊看了看,微不可聞道:「我來看看,別盯著我,監視代府主,這是要造反!」

無聲。

「切!」

夏侯爺不再理會,下車,搖晃著身子,邁步朝里走去。

元神研究所內。

蘇宇眼神微動,起身,朝門口走去。

夏侯爺站在門口,看了一眼招牌,感慨一聲,輕聲道:「藍天……蘇宇。」

昔年的藍天研究所,讓人銘記。

而今的元神研究所,也許更會讓人難忘。

他站了一會,門口處,蘇宇來了,一見到夏侯爺,躬身行禮道:「見過侯爺!」

「別客氣了!」

夏侯爺笑了起來,上前,攙扶了一把,笑呵呵道:「你不是說虎尤的爺爺就是你爺爺嗎?乖,孫子,別行禮了,下次見了我,叫爺爺就行!」

蘇宇臉色僵硬。

夏侯爺笑呵呵道:「孫子,走,進去看看我孫子的研究所!以前我就在可惜,我沒個親孫子,虎尤這小子,畢竟不是我親孫子,現在有了!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……這一刻的蘇宇,無言以對。

鎮定了一下心神,蘇宇滿臉堆笑道:「是,爺爺!爺爺,要不我帶您觀看一下學府,咱們繞學府一圈看看,您老人家有些時日沒來學府了吧?」

說著,上前攙著他的胳膊,一臉的笑容。

爺爺……你說啥就是啥。

夏侯爺笑呵呵道:「那就算了,對了,你在門口安裝一個監視器幹嘛?」

「爺爺,沒什麼,就是監控一下有沒有人闖進我們研究所。」

夏侯爺笑道:「也好,對了,你不會錄製什麼吧?比如說我和你現在這場景,被錄製了,改明兒就出現在了你們研究所之外,掛上大屏幕,你我爺孫倆友好交流的事,很快傳遍大夏府吧?」

蘇宇眼皮子跳動,笑道:「沒有的事,爺爺別多想,我知道您身份特殊,不能亂傳。」

我只是想送給夏嬋看看!

是的,夏嬋看到了,那就足夠了。

她看到了,下次隨便找個機會,叫一聲妹妹,大概夏嬋也不好意思拒絕,是吧?

比如當著周明仁的面叫一聲,咋樣?

夏侯爺笑眯眯地看著他,蘇宇一臉柔和,帶著三分拘謹,三分孺慕,三分溫和……徹徹底底的儒雅文明師。

「後生可畏啊!」

夏侯爺感慨一聲,第一輪交鋒,好像沒佔到啥便宜啊。

人家不要臉!

也不在乎被你喊一聲孫子,你還能咋辦?

天才,多少要點臉吧?

多少有幾分自傲吧?

蘇宇……沒啊!

這樣的人,不好對付啊。

夏侯爺心中想著,再看看大廳中其他幾人,吳家那丫頭,一臉奇怪地看著他和蘇宇,顯然,不用錄像了,搞不好回頭自己和蘇宇親如一家人的消息,就從這丫頭口中傳出去了。

胡秋生幾人都略顯拘謹,看到蘇宇攙扶著夏侯爺進門,紛紛躬身問候:「見過侯爺!」

「別客氣!」

夏侯爺笑容滿面道:「都是自家人,大夏府的人,都是自己人,你們這些後輩,好樣的,後生可畏,好樣的啊!」

誇讚了幾句,又看向吳嵐,笑呵呵道:「吳家小丫頭吧?替我跟你祖奶奶問好,好些年都沒看到人了,讓她放寬心,到了日月了,就別太著急了。」

吳嵐連忙點頭,夏侯爺笑道:「你也是個好孩子,聽說你這次攻堅克難,很好,吳家巾幗不讓鬚眉!一門巾幗啊,你的未來,夏爺爺看好你!」

「謝謝夏爺爺!」

吳嵐嘴巴就差裂開了,笑容都快收斂不住了!

夏侯爺誇我了!

雖說祖奶奶當年說過,夏侯爺不是好人,可沒關係,夏侯爺是大人物,他誇我了,那他就是好人!

夏侯爺心累!

我是日月!

小丫頭念叨啥呢!

你全家都不是好人,你那個祖奶奶更不是個好人!

說了吳嵐,很快,夏侯爺看向吳嘉,笑容滿面道:「你是吳嘉吧?你小時候,我見過你的,也是好樣的!」

夏侯爺感慨道:「滿門忠烈啊!你父母為夏家征戰萬族教而死,也是英雄後裔,你現在也是好樣的,這次聽聞你也付出了不少的心血……你父母這邊,大夏英烈堂,可以給你父母留個位置!」

此話一出,吳嘉忽然淚流滿面!

下一刻,泣不成聲。

蘇宇微微皺眉,看了一眼夏侯爺,很快上前安撫吳嘉,低聲道:「師姐,別哭了,好事!伯父伯母能入英烈堂,從此以後,你就是夏家兒女!大夏府開府便有祖訓,英烈堂後裔,夏家贍養,當如親子女!快叫爺爺……」

「爺爺……」

吳嘉哽咽著。

英烈堂!

那是為大夏府作出傑出貢獻,戰死在沙場,或者其他方式隕落的英雄才有的機會。

吳嘉的父母,之前並無資格進入。

雖是為了抵禦萬族教襲殺而死,不過並非為了公務而死,當然,若是較真,陳永是研究員,吳嘉父母是當年的護衛軍強者,護衛陳永出府,也算公務,算是殉職。

如此算下來,也有資格進入,可這英烈堂,對進入的要求較高,不入也算順理成章。

蘇宇心中剛想暗罵一聲,很快打消了念頭。

不能罵!

夏侯爺真狠,一來就打蛇七寸!

吳嘉、吳嵐此刻算是沒救了,幸好也不指望這倆幹嘛。

要不然,這倆能被忽悠瘸了。

夏侯爺始終面帶笑容,很和藹,見蘇宇安撫,很快笑道:「丫頭,別哭了,這是我夏家應該做的,遲來了一些,不過你也要體諒一下,畢竟夏家也有難處。」

難處就是,吳嘉父母,是為了護衛陳永戰死的,而陳永當年出府……不是為了公務,這就不好說了。

英烈堂後裔的身份,是個保護。

有了這身份,起碼周平升之前就不敢那麼針對吳嘉,入了英烈堂,夏家挂名,大夏王承諾過,英烈家屬,夏家贍養之!

針對英烈後裔,鬧大了,那就是找死。

大夏府一代代強者征戰四方,就在於後方穩定,夏家對戰死沙場的將士都給予極重的禮遇和撫恤,府庫都空了,大部分都是花在這些上面了。

蘇宇也不知道說什麼,心中嘆息。

也好!

師姐父母在英烈堂掛個名,起碼一些針對要少了,當然,針對少不少的無所謂,主要是安全有一定保證,殺了吳嘉,和殺了一位英烈後裔,兩者還是有很大區別的。

鬧開了,大夏府必須要出面安撫,出面鎮壓一些人,才能安撫軍心,安撫民心。

到時候,少不得有人人頭落地!

夏侯爺看了一眼蘇宇,笑了。

眼神好像會說話!

「我這面子,給的夠不夠?」

你師姐的父母,真想入英烈堂,可是還差一點資格的。

蘇宇也不說什麼,朝夏侯爺拱拱手,算是道謝了。

「孫子,我們單獨聊聊?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苦笑,點頭,「侯爺請!」

也不叫爺爺了,膩歪!

要不是不好胡思亂想,此刻他想罵人。

……

一樓,茶室。

夏虎尤在場,夏侯爺也在,蘇宇給他們倒茶,一臉謙遜和睦。

倒完茶,蘇宇坐下。

夏侯爺笑道:「都是自家人,一家人不說兩家話,談錢傷感情,你師祖欠下的30萬功勛,我可以免了,三個版本的合竅法,都歸夏家了,如何?」

蘇宇憨笑道:「侯爺……這個……要不還是拿文譚研究中心抵押吧。」

我不認賬了!

反正不是我欠的!

夏侯爺笑了,「那這樣,也不談錢了,你父親,你兩位老師的安全,我這邊派人去保護,外加30萬點功勛的債務抵消,三本夠嗎?」

「……」

夠嗎?

蘇宇心中嘆息,輕聲道:「夠了!」

夏侯爺笑了,「別覺得我在要挾你,保護你父親,那是我們該做的,大夏府的軍人,當然由夏家來保護,可保護罪人,不是我們該做的,先鋒營又叫敢死營,又叫罪犯營,那是額外的,明白了嗎?」

「明白!」

夏侯爺笑呵呵道:「我都說了,一家人不說兩家話,有些東西,夏家也不覬覦!甚至幫你保密!你在南元獲得的東西,夏家不知道嗎?知道,但是夏家有夏家的底線,那是你的,我們不覬覦!真要搶你的,你擋得住嗎?」

蘇宇心中微驚!

卻是不敢亂想!

夏侯爺眼神微微閃爍,笑了,嚇不死你!

生怕我們搶了你的遺迹吧?

「你能推導出這些功法,和那東西關係很大,是吧?」

夏侯爺笑呵呵道:「但是夏家願意公平交易,不想動用什麼歪門邪道的手段,因為我們是無敵的家族,是人族的脊樑家族,庇護一方人類,是夏家當年開府的宗旨!」

蘇宇點頭。

夏侯爺又道:「而且東西交給夏家,夏家也能更好地發揮這些東西的作用,這功法,你能傳授多少人?傳授出去了,又能獲得什麼?只能給你帶來一些麻煩,也許還有一些微不足道的感激!」

蘇宇點頭,嘆道:「侯爺說的是,我也知道這其中的麻煩,所以以後我再也不會創造什麼功法了,只會給自己帶來麻煩,我還是不創造了!」

「……」

夏侯爺笑了,反將我一軍!

行!

「那就沒必要了,夏家該給的還是要給的。」

夏侯爺笑道:「這樣,我代替夏家,給你一個承諾,但是前提是以後有什麼好東西,先考慮夏家。」

「侯爺的意思是……」

夏侯爺不慌不忙,喝了一口茶,緩緩道:「簡單,大夏王,也就是我家老爺子,你應該也知道,實力還可以,你們一系的麻煩在於有人盯著……這傢伙再出手,只要抓住了把柄,老爺子願意出手!」

「哪怕不出手,你們有證據,老爺子就願意出手,如何?」

蘇宇皺眉,「真有了證據……」

夏侯爺打斷道:「真有了證據,你覺得別的無敵就願意出手?就願意殺了對方?想什麼呢,五代死了!死去的五代不如活著的無敵!只要那位不再針對人族……就有人願意原諒對方!」

夏侯爺說的冷酷,「這是事實!我再說的現實點,比如你,你在外面殺了一個人,弱者,野外地界,後來被查出來了,會讓你抵命嗎?」

夏侯爺冷冷道:「不會的!哪怕證據確鑿,哪怕對方也是個小天才,哪怕你就是故意殺的……大概率會被發配到先鋒營!蘇宇,那你覺得公平嗎?」

「不公平。」

蘇宇語氣低沉。

「對啊,不公平!得讓你賠命才公平!可是……站在你的角度,站在大家的角度,站在那些無敵的角度,讓你蘇宇給一個遠不如你的死人賠命……還不如給你一次機會!」

夏侯爺嘆道:「這就是現實!血淋淋的現實!真到了那一日,你真以為大家會殺了一位無敵,給五代賠命?充其量,讓對方和敵人的一位無敵征戰,殺一位無敵抵罪!老爺子不出手幫你們,你能指望誰?」

蘇宇此刻無言。

對,這就是現實!

夏侯爺的承諾,並非那種空話,那時候,唯有大夏王才有可能出手制裁對方!

「我明白了!」

蘇宇嘆息,點頭,「侯爺說的是,那我應允了!可以優先提供給夏家,夏家付出對應代價!」

「可以!」

夏侯爺笑道:「別覺得自己委屈,自己虧了,說實話,夏家也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……你真以為對付一位無敵那麼簡單?一個不慎……老爺子沒能轄制住,夏家全門滅絕,誰來承擔?說是給你的承諾,不如說是對五代的遺憾,以及老爺子的嫉惡如仇!」

「大夏王,人傑!」

蘇宇捧了一句。

不得不說,夏侯爺……真能說。

哎!

沒佔到什麼便宜啊!

威逼利誘,大棒棗子,全都給你上了一遍。

夏侯爺笑道:「蘇宇,還有什麼要求嗎?」

「有,夏家可以拿走三個版本的合竅法,但是最高版本,除了夏家嫡系,外傳任何人都得得到我的同意,而且另外付錢!」

夏侯爺挑眉,還要付錢?

「我讓人保護柳文彥和白楓……」

蘇宇平靜道:「所以中低版本,我都給您了,沒說要錢!30萬債務……那是備份的錢!另外,您要真覺得虧了,那就不用保護他們了,連無敵關注的先鋒營都出了問題,那我只能說……這人境,一絲光明都沒,到處都是黑暗,我覺得……沒必要掙扎了,我安心養老,等死算了。」

夏侯爺無言。

蘇宇又道:「另外,中低版本都得命名為《雙吳合竅法》,出自元神研究所,是我們元神研究所的產物,必須要備註!中等版本的不說,低等版本的推廣之後,一定要標註清晰,來自元神研究所!還有,中低版本的合竅法,推廣之後,每推廣一人,我元神研究所分潤1點功勛,這個要求不過分吧?」

「研發也是要成本的!」

夏侯爺沒好氣道:「30萬點功勛……還外加保護你兩位老師,你多番收費?」

蘇宇搖頭道:「沒有,我收的1點功勛,算是標註版權費,你標註來自元神研究所,借用了我們的名氣,用於盈利,支付1點功勛不多吧?」

「……」

艹!

還能這麼算賬的?

你自己要求標註來自元神研究所,現在居然又說標註要收費,那我幹嘛要標註!

蘇宇依舊平靜,看向夏侯爺,正色道:「因為不久以後,元神研究所就是人境甚至萬界知名的研究所,是信譽的保障,市面上的合竅法也有,別人憑什麼選擇我們的?因為元神研究所這個招牌!」

「好大的口氣!」

夏侯爺笑了,「你倒是自信!」

蘇宇點頭,「是自信!不自信,侯爺也可以讓夏家推出一份合竅法!」

「……」

夏侯爺再次笑了,「不怕我記仇?」

「侯爺肚量大,自然不會記仇,真要記仇,那就不是侯爺了,買賣不是一鎚子的,是長期的,一次不肯吃虧,如何做的長久?」

蘇宇笑道:「這次我吃虧了,下次我就會想,我研究出了功法,我又賺不到錢,我幹嘛要拿出去?我自己修鍊不好嗎?拿出去,我還得受氣,何必呢!」

「侯爺今日退讓一步,換來的是以後更大的合作空間!」

夏侯爺笑道:「有點意思,騰空之後,來夏家如何?」

「可以!」

蘇宇很乾脆,夏虎尤急忙道:「二爺爺,他要去招惹那些多神文系的對頭,搞不好要去找周家麻煩,我們很麻煩的!」

夏侯爺笑了,直接踢了他一腳,笑道:「怕什麼!招惹就招惹好了,聰明人知道,付出什麼得到什麼,他招惹了周家,就得給我們創造大於招惹周家帶來的麻煩的代價!明白了嗎?」

「夏家為何保他?」

夏侯爺笑眯眯道:「因為他價值比周家大,比如說,一年給我創造千萬億萬功勛點的價值,他招惹周家,大不了讓你祖爺爺去干幾仗好了,打架數錢,何樂而不為!蘇宇,你說是吧?」

蘇宇苦笑,說的沒毛病。

夏侯爺笑呵呵道:「夏家又不會幫他殺人,他自己有能耐殺一個無敵,那是他的本事,招惹了,大不了保他一命就是了,用等價來換,夏家又不虧!」

說著,看向夏虎尤,一臉嘆息,愚蠢的孫子啊!

想什麼呢!

咱們又不怕周家,得罪就得罪了,你祖爺爺,你爹,都是免費的勞動力,讓他們打架,我們收錢,你為啥要拒絕呢?

就當切磋了!

切磋還是免費的,這可是能賺錢的。

夏家忌憚周家,周家不忌憚我夏家?

開玩笑!

蘇宇也笑了,「侯爺明鑒!比起夏兄,侯爺才是我輩楷模!」

夏侯爺笑道:「你提了這些,為何不讓夏家直接保護你?」

「沒必要。」

蘇宇齜牙笑了。

夏侯爺也笑了,是的,沒必要,因為……必須得保護啊,死了咋辦!

不是虧大了!

這小子腦袋裡還有很多好東西沒掏出來呢,死了,那就虧了。

夏侯爺不談生意了,繼續喝著茶,感慨道:「年紀輕輕的,鑽研的倒是不少,忙的過來嗎?」

蘇宇笑道:「還行,其實我也沒鑽研啥,就是打小不想被人欺負,這年頭,有些人就是喜歡欺負人,沒媽的孩子,更是被人欺負的狠,有些傢伙,也不知道為啥,就喜歡干這種缺德事!」

「人的劣根性!」

夏侯爺笑道:「也是,過的都不容易,那行,這次談的很愉快,還有沒有什麼想賣的了?比如文訣什麼的……」

「暫時不缺錢。」

夏侯爺笑了,「未必是錢,天材地寶啊,秘境機會啊,意志之文啊……缺了,儘管開口嘛,夏家還是有點資本的!」

蘇宇笑道:「暫時不缺,缺了我去找侯爺。」

「也行!」

夏侯爺起身,想了想笑道:「南元那遺迹,找到了,三七分成,你三我們七,如何?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不動聲色,也不去想,笑道:「不懂侯爺的意思!」

「那算了,你需要去找的時候再找我,這遺迹……有點意思,之前我有些低估了!」

「……」

夏侯爺笑著,起身離去,夏虎尤急忙跟上。

蘇宇強壓下心中所有的念頭!

雖說日月無法感應到別的,只能感應到關於他自己的事,可是……他不去想,以防萬一。

遺迹!

「對,遺迹,我不能把遺迹暴露出來……」

蘇宇瘋狂地想著!

一路送夏侯爺出門,直到夏侯爺的馬車離去,遠遠離去,蘇宇都在想著,對,我在南元發現了遺迹,我發現了遺迹,所以我才有了今日,才有了這些特殊的地方……

遺迹!

一直憋了好久好久,蘇宇才心中吐槽一句,遺迹你大爺!

我咋不知道有遺迹!

這圖冊,是遺迹給自己的?

他不清楚,可蘇宇覺得可能性不大,或者說,真的有遺迹,自己沒發現,意外巧合之下,小時候得到了這圖冊?

鬼才知道真假!

顯然,夏侯爺是覺得他獲得了遺迹傳承。

這一刻,蘇宇對遺迹也來了興趣。

遺迹……這麼厲害的嗎?

我推導出了這麼強的功法,都能算在遺迹頭上,夏侯爺都沒懷疑的,覺得遺迹有這能力,那這遺迹也太厲害了吧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37章 我知道你的秘密(萬更求訂閱)

24.02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