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7章 記憶碎片(求月票訂閱)

第227章 記憶碎片(求月票訂閱)

「王學長,陳明,你們就在這吧,我再往前走走。」

萬族坑中,蘇宇轉身,看向面部都有些發白的兩人,笑道:「我殺字神文已經二階了,得深入一些看看,兩位就在這邊吧,或者出去一些等我也行。」

「蘇宇……這……」

兩人是拿了錢的,接了任務的。

在這停下是不是不合適?

蘇宇笑道:「沒事的,二位,我有『殺』字神文,有『血』字神文,這裡的煞氣影響不到我,對你們還是有不小影響的。」

王志善有些尷尬道:「那……就謝謝師弟了。」

他們也的確走不下去了,再深入,會容易出事的。

但是拿了錢,說好了陪蘇宇一起的。

蘇宇笑道:「二位在這稍微打磨一下自己的意志力,也是有好處的,這裡比較適合鍛煉殺性!」

兩人點頭,這地方的確不錯。

磨練殺意是個好選擇!

此地,也有其他人在,不過都是各自找地方打磨自己,並無人交流。

蘇宇佩服的還是下面的一些人,有些傢伙就直接落入深坑,在修鍊,也不怕那些屍臭。

……

丟下了王志善兩人,蘇宇速度更快一些。

一邊走著,一邊低聲道:「剛剛那女人,二位有什麼發現嗎?」

「騰空七重,戰者,非文明師。」

這是影子的聲音,下一刻,胸口,一滴水珠狀的配飾上也傳來了水人的聲音:「那女人實力不弱,不過不是關鍵,倒是那孩子……」

想了想,水人開口道:「不對勁。」

「不對勁?」

蘇宇疑惑,他是真沒看出什麼不對勁。

「水分不同!」

蘇宇沒聽懂,水人低聲解釋道:「那可能不是個孩子,水靈族對液體感應很明顯,不同年齡段的人,含有的水分是不懂的,這一點你們人族格外明顯,年齡越小,含有的水分越多,那孩子……體內的水含量,不是孩子該有的,而是成年人才有的。」

說罷,水人又道:「具體的我沒發現什麼,因為有一位騰空在旁邊,也沒去感應,只能感受水分的多少,按照判斷,可能有四五十歲了,甚至更大,不過修者體內水分會變動,感應不是太明顯。」

蘇宇若有所思。

不一定是個孩子?

他倒是不奇怪,別說修者世界,就是普通人,成年人長的跟孩子似的也沒什麼。

修者的世界,太多可能了。

就說上次那單神文一系的學員中,就有人掌握了一枚變化神文,變大變小都行。

「不是個孩子……」

蘇宇笑了,有意思了。

府軍認識對方,顯然,對方在這待的時間應該不短了,是當地大戶。

可對方的孩子……可能是成年人?

蘇宇是真沒發現什麼問題,那孩子……看起來跟一般童子沒啥區別,就是冷漠了一些,他還以為是因為受傷導致的。

現在看來……可能是不好開口說話。

「此地駐紮的龍武衛,實力如何?」

「有一位騰空九重境!」

影子迅速回話。

騰空九重不弱了,駐紮在這萬族坑,代表的是大夏府,夏家!

哪怕山海,一般也不敢在這搗亂。

不過騰空九重,大概也不會去探查同樣騰空境的少婦,這是挑釁,除非對方有嫌疑差不多。

蘇宇也沒多說。

繼續往深處走!

兩個騰空……沒什麼,他還帶了兩凌雲呢。

不過還是要小心點,別被算計了。

繼續前行,壓力變大了,煞氣也更濃郁了!

四周的道路,也看不清了。

都是血色!

怨氣!

而意志海中,「血」字神文震動起來,驅散了那些血霧,並未吸收,這種怨氣,吸收了對神文沒啥好處。

「雷」字神文也跳出來了,蘇宇四周,雷霆閃爍,這也是一種鍛煉神文的方式。

一邊鍛煉著神文,蘇宇一邊前行。

前方,有人。

聽到了動靜,前方傳來聲音,悶聲道:「戰爭學府學員修鍊中,勿擾!」

「抱歉!」

蘇宇笑了笑,也不多說,繞過了對方。

沒看清具體樣子,他也懶得去探查對方。

免得被視為挑釁,給自己找麻煩。

見他繞道,說話男子倒是多了分善意,開口道:「不要再往前走了,前面都是斬殺的一些頂級強者拋屍區,雖然元氣濃郁,意志力濃郁,但是煞氣混雜,連元氣都最好不要吸收。」

殺一個頂級強者,元氣溢散,和當日被殺的那位血火教主一樣,可是滿足了不少人的修鍊。

當然,此地的強者被殺,元氣早已溢散,一些殘留匯聚,形成了這地方的血煞之氣。

聽到對方提醒,蘇宇連忙道:「謝謝師兄提醒!」

對方是學員,代表不是騰空。

蘇宇客氣,自然得叫師兄。

一聽這話,男子也有些驚訝,「你也是學府學員?」

「對,文明學府的。」

「文明學府的……九天?還是大夏?」

「大夏文明學府!」

男子有些驚疑不定道:「走到這,還能如此坦然之若,百強榜前列學員?」

蘇宇笑道:「算是吧,師兄是哪個學府的?」

「大夏戰爭學府!」

都是學府學員,雖然兩家不太和睦,不過也不是什麼深仇大恨,男子也多了幾分善意,笑道:「你們文明師,手段多,我也不勸你,但是師弟自己小心了,這地方,下方的大坑中,埋葬的都有山海,再往前……還有日月境,日月死了,雖然沒什麼大的威脅,但是也小心煞氣衝擊意志海!」

「多謝師兄提醒!」

蘇宇再次道謝,也不多說,邁步繼續前行。

等他走了,血霧中,一道人影呈現,很年輕,穿著短袖,五官立體,剃著短髮。

男子狐疑地看了一眼蘇宇離去的方向,隱約間看到一抹白色。

很強啊!

在這,他都覺得有些承受不住了,對方還能繼續往前走。

「詹海突破了,翟峰、姜牧他們我都認識……這傢伙……」

男子心中想著,半晌,閃過一個人名。

蘇宇!

新生蘇宇!

是他嗎?

「沒想到,在這遇到了。」

男子笑了笑,有些遺憾,今年兩府之戰,他不能下場了,不然真得見識一下,這位被傳的沸沸揚揚的新人王。

不過,到時候也許可以去看看。

這一屆的師弟師妹們有麻煩了!

這傢伙,看樣子也是個狠人啊,這麼濃郁的煞氣,一點都沒反應的。

男子也沒再想,繼續盤膝坐下修鍊。

……

前方。

蘇宇也回頭掃了一眼,微微挑眉,是個強者,應該是萬石榜排名靠前的學員。

開竅不少!

對方遮掩能力不強,蘇宇意志力強悍,哪怕沒特意去感應,也能察覺到元氣濃郁,起碼108竅,而且還合竅了。

可能是108竅以上合竅的傢伙!

也沒多管這個,蘇宇此刻被血霧籠罩,繼續往前走,壓力變大了,意志海遭受了一些衝擊。

不過遇到了蘇宇……這血霧剛靠近他意志海,小鎚子一錘下去,血霧瞬間消失。

沒啥太大的影響!

人都死了,這點死後的影響,也就那樣。

越走越遠,漸漸地,蘇宇感受到了一些威壓存在,也不多說,直接跳下了下方的大坑!

大坑中,沒有前面那段那麼腐臭。

這裡是堆積強者屍體的地方,殺強者,一年也殺不到幾個。

有時候幾年能殺一個就不錯了。

萬族的直接就給用了,也就萬族教的人族,才不會有人拿走屍體。

腳下踩動,一根枯骨被踩中,沒斷裂,依舊堅韌,蘇宇也不多看,看樣子很多年了,不是那位天羿神教教主的屍體。

那傢伙被殺也就半年多,好歹也是日月,可能屍體都沒腐爛。

又走了幾步,蘇宇的小鎚子動靜越來越大。

捶打那些血霧!

這裡的血霧,還夾雜著一些攻擊性,侵蝕意志海,非騰空境恐怕來不到這,哪怕騰空境,來到這,大概也就和蘇宇差不多,得承受巨大的壓力。

沒有小鎚子,蘇宇也沒這麼輕鬆應對。

腳下的影子,此刻顯得有點特殊。

在這,日光照射不下來,還有影子,不太正常。

不過尋常人不注意觀察,也不會在意這個。

……

繼續走了幾百米,伴隨著壓力越來越大,蘇宇面前,忽然出現了一處空地!

真空之地!

一尊無頭屍體,拋落在地,此刻,四周的血霧都被這無頭屍體排斥到了四周。

蘇宇挑眉!

沒腦袋?

夏龍武真狠,砍人腦袋幹嘛,死無全屍啊。

也不知道腦袋丟啊去了!

日月境戰者,是有滴血重生之能的,不過夏龍武太強,一刀磨滅了他所有生機,包括血液內的生機力量,對方重生都沒辦法重生。

而此刻,水人忽然顫動起來,陡然出聲道:「好強!」

不是說這位被殺的教主,而是夏龍武!

斬殺一位日月,就一刀!

一如當日,一刀斬殺了血火教主。

水人沉重道:「別靠近,這屍體……你可能動不了,刀氣內蘊,夏府主太強了,刀氣一旦溢散,你會被殺的!」

蘇宇沉聲道:「我知道,沒事的,我修鍊的開天刀,刀氣同源……問題不大。」

他也知道問題,提前做了功課。

夏龍武殺對方,用的是開天刀,和自己是同源刀氣,不為敵,這刀氣傷不到自己的。

蘇宇緩緩靠近,開天刀144個竅穴溢散光芒。

刀氣凝聚!

護身!

說是不怕,還是小聲道:「刀氣真要爆發了,你倆頂住,我跑!」

「……」

水人和影子無言。

不是個人!

會死人的。

一位接近無敵的強者,刀氣溢散出來,還是殺日月的刀氣,它倆也擋不住的。

這混蛋東西,若不是想活命,它倆現在就弄死他。

而此刻,蘇宇距離屍體越來越近了,下一刻,屍體上,一抹刀光閃現,瞬間朝蘇宇斬落!

快!

無比的快!

不過刀光剛靠近頭頂,瞬間收斂,彷彿感應到了什麼,刀氣溢散開,蘇宇渾身上下,已經是冷汗直流。

好可怕!

剛剛他完全動彈不得!

這一抹刀光,差點直接殺了他。

而影子和水人,居然沒什麼動靜。

「你們……」

「噗!」

他還沒說完,腳下,影子忽然呈現出了身影,黑幽幽的影子,哪怕蘇宇看不到它的臉,也能感受到它的無奈和無力。

「大人,不是我們不出手……沒法出手!」

它只是被餘波震蕩了一下,直接被震出了蘇宇的影子中,可怕。

這一刻,水人和影子都是無力。

夏龍武!

絕頂強者,接近無敵的存在,擱在萬界,也是一方霸主,真招惹不起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大夏府,城主府。

一間密室中,夏龍武正在看書,忽然側頭看向一個方向,萬族坑的方向。

片刻后,意外道:「他去那做什麼?」

好像想到了什麼,眼神有些異樣。

這是……打起天羿神教寶藏的主意了?

膽子倒是不小!

當日天羿神教教主,想用這個求活,夏龍武懶得搭理他,一刀就給斬死了他。

事後,也讓人尋找過對方的寶藏,沒發現之後,他就沒太在意了。

對他而言,什麼寶藏,真假都未必。

就算有,也不值一提。

天羿神族還能給多少好東西給這些走狗?

他們主子的寶藏,夏龍武倒是能有點興趣,比如抄了天羿神族的老巢,當然,這個希望不大,對方也有無敵存在。

「膽子挺大,也不怕誤殺了你……」

夏龍武輕笑一聲,一般人知道有他刀氣在,也不敢動那屍體,若是萬族教的人動,被殺了也就殺了,活該。

蘇宇修鍊了開天刀,倒是問題不大。

繼續看書,沒有理會,隨便蘇宇折騰去。

找到了,東西爛在鍋里,那也是大夏府的人,找不到,那也是蘇宇自己的事。

夏龍武不再管他,繼續看書。

修身養性,文明師一道,他還想進入日月試試呢。

……

而此刻,萬族坑中。

蘇宇冷汗滴落,不過也不是沒收穫,意志海中,「刀」字神文閃爍,「殺」字神文也在閃爍。

好像在吸收什麼!

這可是一位接近無敵強者的一刀,雖然只是一些殘留,依舊讓神文受到了一些刺激。

沒了刀氣,這死去的日月,也就這樣了。

蘇宇再次上前一步,沒之前那種壓抑感了。

沒了腦袋,他也不多看,文兵出現,隔空一刀穿了過去,哪怕人死了,對方肉身防禦力也是極強,一刀居然沒有刺穿。

水人迅速道:「從脖子傷口提取血液!」

蘇宇也想到了,急忙道:「他還有血液嗎?」

「有的!」

「那就好!」

暗暗鬆了口氣,「血」字神文發動,那斷裂的極其平滑的脖子上,一點點血霧開始被抽離出來。

水人也很擅長這個!

見狀道:「需要我幫忙嗎?」

「出手!」

水人不多說,只見那血霧滲透速度加快,片刻后,虛空中凝聚出了一滴血液,不過並非精血。

「再多凝聚一點,才有辦法凝聚成精血……」

水人說了一句,也猜到了蘇宇要幹什麼,不過也不問什麼,提取精血,對各族來說,都是常態。

漸漸地,一滴,兩滴……

血液被一滴滴提取出來。

沒什麼生機活力,早就被夏龍武一刀斷了所有生機了。

「血」小弟好像想吸收,蘇宇沒給它吸收。

提起精血,觀察記憶,這是廢物利用。

吸人族血液……蘇宇抗拒。

哪怕一位日月的血液,也許讓「血」小弟有不小的進步,他也抗拒,不需要。

當提取了十多滴血液,蘇宇「血」字神文顫動,開始凝練精血,水人再次道:「我也可以凝練,速度更快一些。」

蘇宇無語,搶活呢?

不過水人願意出力,那是好事,他也不說什麼,迅速道:「那快乾活!」

……

幾分鐘后,一滴精血凝練而成。

蘇宇手一招,精血入手。

「幫我盯著點,來人了告訴我!」

蘇宇囑咐一聲,開始拆分精血,提取記憶碎片,白楓當日教過蘇宇之後,蘇宇用噬魂蟲精血試驗了很多遍,也成功過幾次。

當然,成功率不高。

這裡也沒儀器,成功率可能更低,蘇宇也不在意,大不了待會再抽取一些血液,凝練一滴精血試試。

人族的精血,蘇宇還是第一次見到。

沒有其他種族那樣,裡面有人影閃爍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天賦技的緣故,人族沒有天賦技。

先是剝離精血外層,接著是拆分其中的記憶碎片和天賦技碎片……人族沒有天賦技,反而更好拆分一些。

……

半個多小時后。

蘇宇滿頭大汗,小心翼翼地拆開了精血,露出了其中一小片黑色物質,這應該就是記憶碎片了。

沒有天賦技碎片,這是好事。

不過這記憶碎片,附近還有些怨氣和死氣,也得排除掉。

又花了半個小時,蘇宇總算提取出了一個有些透明的小影子。

暗暗鬆了口氣,成功了。

還好!

看來我拆精血幾百次,也不是白拆的。

沒再說話,蘇宇一抹元氣飆射而去,擊破了這小影子,下一刻,面前瞬間呈現出一副有些模糊的畫面。

……

畫面中,兩個人。

都很模糊!

看不清面貌。

蘇宇對比了一下,左邊的應該是天羿神教教主,衣服都沒換的。

右邊的看不清楚臉,兩人在聊什麼,也聽不到聲音,蘇宇沒再管他們,朝他們畫面外看去,兩人好像處於一座宮殿中。

是不是宮殿,不清楚,反正蘇宇記下了樣子。

聊了一會,畫面一變,右邊的人,伸手拍了拍天羿神教教主的肩膀,蘇宇原本沒在意,忽然微微一怔,右邊之人,伸出的左手臂上,小胳膊上好像有道花紋。

蘇宇定睛看去,眼前一花,這畫面忽然沒了。

下一刻,天羿神教教主獨自一人,又出現在一個地方,手中拿著一個盒子,將盒子鄭重其事地擺在一個檯子上,然後退了出去。

「寶庫?」

蘇宇心中一驚,真有,在哪?

記憶碎片只記載最有執念的東西,天羿神教教主,最執念的是和那人交談,接著應該不是寶庫,而是這盒子!

然後呢?

蘇宇瞪大了眼睛去看,老子只看到寶庫,看不到位置有啥用!

人境這麼大,你讓我到哪去找?

而畫面,到天羿神教教主退出寶庫,一閃而逝,接著……沒了!

「艹!」

蘇宇忍不住破口大罵!

艹!

沒了?

這就沒了?

畫面戛然而止!

一切都沒了!

……

就在蘇宇大罵的時候。

一處巨大的宮殿中。

一位正在修鍊的強者,忽然睜眼,側頭看向某處,喃喃道:「窺探我?」

眼神流轉,好像想看透什麼。

正看著,一抹刀光在眼中呈現!

噗嗤一聲!

血液從眼中滴落!

滴答一聲,血液砸落在地,冒出了黑煙。

「開天刀……」

喃喃聲再起,這不是夏龍武出刀,只是過去的一抹交鋒,強者看到的是夏龍武當日殺人的那一刀。

「接近無敵?不……可能已經匹敵無敵了!」

再次囈語,很強。

笑了笑,不再去管,窺探我,又能窺探出什麼?

……

而這一瞬間,大夏府城主府中。

夏龍武微微皺眉!

「這小子,觸碰到了什麼?」

都干擾到過去了,觸及到了無敵的領域?

好在,只是瞬間。

夏龍武念頭閃動了一下,也追查不出什麼,無奈搖頭,實力還是差了點,只是有些感應,具體的卻是沒發現什麼。

再次看向萬族坑方向,「和天羿神教有關?天羿神族的無敵境?」

還是別的?

不好猜,蘇宇可能知道點什麼,回頭讓家裡那小胖子去問問看。

……

這時候的蘇宇,可沒管那麼多。

大罵一陣!

一臉的鬱悶!

影子幽幽道:「他出來的瞬間,還是有些畫面顯示的,應該是在一座山中……」

蘇宇鬱悶道:「我知道,可只是一閃而逝,這怎麼找?在不在大夏府都難說,天羿神教原本可不在大夏府活動,這可能是別的大府地盤,人境這麼大,我就知道是一座山,怎麼找?」

影子幽幽道:「未必在別的大府,按照你之前說的,對方傾巢而出,入駐大夏府,那寶庫難道還能留在之前的地盤?對方恐怕也有心在大夏府常駐……」

「那可難說!」

蘇宇鬱悶道:「我想的太簡單了,對方的寶庫也許早就被天羿神族搬空了,或者被一些餘孽搬走了,或者乾脆我看到的就是之前的寶庫,後來又搬走了……」

他發現自己的確想的簡單了點!

不是看到了,就能找到的。

「試試看吧!」

蘇宇嘆氣,也不算太氣餒,喃喃道:「也許可以找到,我看到了一些植物,希望這些植物是特定地方生長的,有些我以前沒見過,回頭查查看,也許有些發現。」

天羿神教教主出來的瞬間,蘇宇看到了一座山,不是太高大,很普通,也沒什麼太明顯的特徵,但是植物倒是看到了一些。

有些,他沒見過。

那代表不是常見物種,也許可以根據這個,尋找到寶庫所在地方。

總的來說,還算順利。

起碼看到了!

而且天羿神教教主執念最深的,是和一人交談,那人是誰?

天羿神族的強者?

對方的身份……應該比天羿神教教主身份更高。

拍他肩膀……這一般是上司對下屬的舉動吧?

一位日月,隨便被人拍肩膀的?

對方可能是日月,甚至……更強大!

「左手臂上有道花紋……」

蘇宇記下了這個重要訊息,心中隱約有些想法。

按照之前的一些猜測,天羿神教入駐大夏府,對付夏龍武,還有一些別的含義,逼迫柳文彥迅速騰空,可能是想讓他具現出神文。

那天羿神教的傢伙,可能是受到了他們一直猜測的那位無敵的影響。

是嗎?

可能嗎?

難道說,之前和他談話的,是那位背叛的無敵?

「手臂有花紋……」

到了無敵境界,重鑄肉身都沒問題,別說無敵,日月就行,對方的花紋沒消除,是不是有什麼特殊含義,還是個人喜好?

或者乾脆就是一個標誌?

「難道坑害我們多神文一系的,就是這傢伙?」

蘇宇心中想著,很快遺忘。

不要去想!

真要是無敵,知道是誰,他也沒辦法奈何對方,也沒證據,難道找大夏王,讓他去隨便殺一個無敵,別鬧了!

人家大夏王又不是你爹!

「還有那盒子……一位日月都重視,裡面放了什麼?用掉了嗎?」

蘇宇越想越頭疼,算了,回去再說。

查找一下地方,也許就在大夏府內呢。

自己找不到,可以問問研究所內的其他人。

「回去吧,你們繼續隱藏好了,我倒是希望,有人跳出來!」

蘇宇撇嘴,不過還是要小心一點,手中出現一枚傳音符:「胖子,待會來接我,不過小心點,別被人看到了,帶著強者來!」

夏虎尤很快回信,「有敵人?」

「不知道,幫我查查……一個張家,就在萬族坑附近,家裡少夫人是騰空七重的,還有個兒子受傷了,得用煞氣壓制的……」

「好!」

夏虎尤答應的痛快,小事而已。

蘇宇這傢伙,是不是膽子太小了?

隨便遇到一個騰空,就覺得別人要害你?

這樣的話,都別出門了,小心被人害了!

儘管不以為然,不過對他而言,查一個小家族,只是小問題,也沒多說,很快去查這個張家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27章 記憶碎片(求月票訂閱)

0%
目錄
共103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