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3章 我意已決,殺翟峰!(萬更求訂閱)

第243章 我意已決,殺翟峰!(萬更求訂閱)

百強樓。

很快,有人來了。

來的不是別人,是督察院的人。

黃老來了,親自趕到,一來直奔蘇宇這邊,也不管其他人如何看,朝蘇宇招手,蘇宇急忙跟了過去。

角落處。

黃老凝重地看著他,「慶典日,你非要這時候讓吳嘉打榜,真鬧大了,對誰都不好,明白我的意思嗎?」

「明白。」

「那你……」

蘇宇輕聲道:「最後一次嘗試,看他們是不是連大夏王的面子都不顧了,既然是慶典日,既然是正常打榜,那降榜打,說明他們已經什麼都不顧了,就是非要和我們作對到死!」

蘇宇說著,沉默一會,開口道:「若是如此……從此以後,我不再有任何留手!」

斬草除根!

殺!

慶典日,大夏王可能會來,今日還有人降榜對付吳嘉,那代表他們根本什麼都不在乎了,沒有顧忌,連最後的一點點遮羞布都不要了。

就是要和你作對!

既然如此……從此以後,這些人就沒有誰是無辜的。

敵對,那就敵對的徹底點。

黃老輕嘆,「何至於此!」

蘇宇平靜道:「我說了,今日正常打榜,我師姐輸了,那是實力不濟,贏了,那是理所應當,將榜打壓,這是明擺著不顧一切了,那我也沒什麼好顧忌的。」

蘇宇看向黃老,笑道:「黃老,我也不想的,今日就是個態度,至於我師姐能不能上榜不重要,甚至我師伯能不能保住藏書閣館長位置也不重要,重要的是,雙方已經沒有任何轉圜餘地!」

「真不行……那就換學府,我不認為,大夏府其他學府不會收我們,九天問道垃圾,那就去戰爭學府,真不行,就去大明府!」

蘇宇認真道:「大明府那邊,我做過一些了解,求才若渴,單神文一系不算太強,當然,也不算太弱,但是在那邊,大明府的鬥爭沒那麼複雜,多神文一系也依舊存在,就是日子過的清貧點而已,那也是正常的,自己爭取不到足夠的資源,那就是他們自己的原因了,但是我聽說,很少有刻意的打壓針對……」

黃老微微一怔!

這一刻,眼中痛惜之色明顯,「你……準備去大明府?」

蘇宇有些惆悵,有些猶豫,半晌,堅定點頭,「有這點想法,在大夏府,我們被排斥的太嚴重了!而夏家、萬府長看似站在我們這邊,可是……我感覺的出來,他們有些將我們當餌料的心思,我能感受到。」

蘇宇吐了口氣,「大夏文明學府……柳老師捨不得離開,我師祖也捨不得丟下五代的基業,可我捨得!我這樣的人,說句大話,我去了大明學府,大明府那邊,朱家若是重視人才,絕對不會讓我一次次被人打壓!」

蘇宇這一刻抬起頭,看向黃老,「所以……這一次解決不了,我會出府,從此以後,一路朝南,踏入大明府,求存,求生,求庇護!」

「……」

黃老失態,看著他,久久無言。

他要走!

他居然打起了要走的主意!

「你……蘇宇……何至於此……」

他眼睜睜地看著蘇宇一步步起來,一步步走到了今日,今日他說,他要走了。

他不想在大夏府待下去了!

蘇宇眼中微微發紅,輕聲道:「我不想走,我父親在大夏府,我師父在,我師伯在,我師祖在,我朋友在,我師姐在……」

「可是……我覺得,也許該走了!」

蘇宇咧嘴笑道:「在這裡,我覺得我可能發揮不出我的作用!大夏府的水,太深了!山海、日月太多了,天才如雲,強者如雨!」

「在這裡,我一次次竭盡全力,盡我所能,付出我能付出的一切,想獲得一些人的支持,一些人的贊同,結果……我沒等到。」

蘇宇笑道:「您,聶老,趙老師,包括夏虎尤他們……都是好人,都在支持我,我知道,很多人對我還是抱有善意的,可我還是想走了。因為……你們不是決策者。」

「……」

黃老心情複雜,「你認真的?你的元神研究所才建立起來……你要走?你剛出了成果,剛打造了屬於你自己的團隊,你就要走?」

蘇宇沉默一會,開口道:「我還沒確定,就看今日了!我打造元神研究所,就是為了長久留下來,可當我推出了合竅法,之後,我還是沒有得到應有的一些東西,我就知道……有些人比我想要的更多!」

他說的是萬天聖,是夏家。

他們想要的東西更多!

合竅法,不能讓他們現在下注。

而蘇宇,卻是不願意再付出更多,什麼功勛點,什麼榮譽,什麼榮耀,那都是虛的。

他要的不是這個!

他要的是夏家的保證,要的是萬天聖的保證。

他不知道自己的師祖,包括柳文彥他們和夏家和萬天聖達成了什麼協議,但是蘇宇知道,自己想要的不是這些。

離開大夏府,去大明府,這念頭,隱約間有過。

今日,達到了最強烈的地步。

夏家人還好,挺好的,包括大夏王。

萬天聖不錯,也挺好的,他不討厭萬天聖。

包括很多人,他都不討厭,甚至他的對頭劉洪,他都沒那麼厭惡。

可他們一次次不肯下注,或者說讓自己等待,等待一個結果,等待未來的清算……蘇宇不想去等,他不願意去等,他怕自己等不到這個結果,就對整個大夏府死心,絕望!

既然如此,那還不如這一次遠走高飛,未來,還對大夏府抱有一線期待。

他看向黃老,咬牙道:「老師,希望您保密,過段時間,我會遠行。」

黃老沉默。

半晌,點頭。

他會保密的。

蘇宇朝修心閣方向看了看,你聽到了嗎?

你真的不在乎嗎?

我拿出的文訣,我拿出的功法,不管是文訣還是合竅法,這些還不足夠嗎?

今日,大夏府慶典!

大夏王回歸!

今日單神文一系都敢如此做,你們還對他們抱有希望嗎?

這樣的大夏府……我還留下來,真的有任何希望嗎?

星落山之行……也許就是新的開始。

大明府……有人接觸過他了。

當然,他還需要時間,需要印證,需要更多的承諾。

對大明府,他太陌生了。

誰願意背井離鄉,誰願意遠赴他鄉。

他不想!

真的不想!

在這,有他的親人,有他的朋友,可他要走了,他的親人去了戰場了,他的朋友無能為力,他的派系遭受打壓。

師伯師祖他們叫的狠,卻是不敢走,不肯走,有人吃定了他們不會走。

而我……真的要走了。

趁著現在,無敵還沒關注自己,趁著現在,日月還不在乎自己,走!

去一片新天地!

等我崛起了,我再回來,而不是在這,永無止境地被打壓,永無止境地擔心被人背後捅刀子。

黃老這一刻,心痛,不舍,失望……

太多的情緒積累在心中!

天才,妖孽,甚至是絕世天驕也不為過,今日他說,他要走了,遠赴他鄉,背井離鄉,也不願意再留在大夏府了。

他看向樓外,看向修心閣!

就這麼放棄蘇宇嗎?

真的忍心嗎?

他推出的合竅法,都不足以撼動一些東西嗎?

是我們不懂,還是你們太冷血了?

原本想說的,想勸的,這一刻,全部化為烏有。

他什麼也不想說,什麼也不能說。

蘇宇……在大夏文明學府,獲得了什麼?

秘境進入權!

除此之外,還有嗎?

哪怕進入秘境,也是所有學員都有的權利,有錢,有累積功勛,學府學員都可以進入,他什麼都沒獲得,他反而付出了許多,最終,卻是一無所獲。

他不選擇大夏文明學府,去任何學府,他都可以獲得同樣的東西。

他是白楓和柳文彥送來的,結果……這兩人如今已經不在學府。

洪譚畢竟還隔了一層,和蘇宇,關係也沒到那個地步。

蘇宇失望,沮喪,甚至絕望,這一刻,黃老能感受到。

對大夏府的失望,對大夏文明學府的絕望。

「你……」

一句話,卡在喉嚨里,久久無言,許久,黃老齜著牙,眼睛有些發紅,忽然道:「說的對!說的不錯!我支持你,我回去寫一封信,為你引薦大明文明學府的幾位山海……昔年,我們曾在諸天戰場一起征戰過,你若是去了,可以找他們,都是我的生死之交……」

他不舍地看著蘇宇,這一刻,心中說不出的難受。

要走了啊!

今日,會有奇迹嗎?

今日,會有人來阻止這一切嗎?

他想了又想,他很絕望,也許蘇宇是對的,沒人會來阻止的,萬天聖守的是規矩,降榜打壓,那也是規矩……

夏家是中立者!

既然是中立者,那就不會參與這一切,哪怕覺得不妥。

黃老咧嘴笑著,「也好,也好!大明府府主朱天道,是個好人,是個趣人,他重視天才,但是因為大明府實力不夠,吸引不到足夠的天才!你去了,他一定會重視你的,一定!」

「夏家掣肘太多了,因為要出兩位無敵,有人怕,有人不願意,我知道你有些怨,別怨,夏家……夏府主他證道無敵,沒那麼簡單的!」

「小子,記住了,不是人人都願意看到兩位無敵的家族誕生的!」

「周家,就是前車之鑒!」

今日的黃老,說了太多,甚至說了一些觸碰到禁忌的東西,低沉道:「大周府……周家……哎,一門兩無敵,三無敵……呵呵……周破龍想證道?周破天想證道?都憋著吧!」

他笑的有些肆意,「別怨夏家,不是我為夏家開脫,夏府主想證道,此刻不能得罪太多人,否則……他必死!」

必死!

蘇宇心中震動!

「他不能表現出什麼態度,不能表現出傾向,哪怕他心中不甘心,不情願……他也不能!」

「為了證道成功!」

他看向蘇宇,有些說不出的沮喪道:「就這麼簡單,明白了嗎?而朱家,沒這個顧忌,大明王也很強,但是朱天道進入無敵……給他百年再說!所以,朱家的顧忌會少很多,許多人甚至會求著他們,蘇宇,明白嗎?」

蘇宇點點頭,這一刻,好多疑惑,他都瞬間明白了!

為了證道!

一切都是為了證道!

為了證道,夏龍武退出了前台,為了證道,大夏府不再表現出對萬族無比敵對的態度,為了證道,夏家這時候不應該去得罪一些人,等!

所以,夏家讓他等。

夏家不是看不出蘇宇的重要性,可夏家還是讓他等,哪怕蘇宇提供了一些東西,也得等。

等夏龍武證道成功!

恍然大悟!

一切的疑惑,這一刻蘇宇明悟了太多。

夏家……他一直覺得夏家的態度奇怪,而今被黃老一說,他徹底明白了!

蘇宇沉默,忽然道:「那府長的態度呢?」

「差不多吧,也得為夏家爭取一些時間,府長就算要清洗,也不是現在,等,一兩年之內,也許有結果。」

蘇宇苦澀。

等!

一兩年長嗎?

不長!

可對自己而言,他不想等了,給他足夠的東西,足夠的資源,足夠的資本,他很快可以進步到騰空凌雲甚至山海。

他明白了,自己這時候作出的一些舉動,也許打亂了兩邊的部署。

如此說來,也許自己離開,更符合他們的利益,也更符合自己的利益。

他過於看重自己了!

自己在大夏府表現的越是優秀,越是招人恨,也許越讓他們為難。

蘇宇笑了,點頭,看向黃老,「黃老,我明白了。」

離開,好像成了定局了。

就看是不是要去大明府了。

大明府……太陌生了啊。

大明王,朱天道……還有白家,老師所在的白家,好像也在大明府。

蘇宇咧嘴笑了笑,看向門外站立的師姐,忽然有些空落落的。

我要走了!

師姐……會跟我一起走嗎?

師伯恐怕不會走,師伯應該可以照顧好師姐吧?

還有師祖在呢!

還有那吳嵐……這傢伙,吳家在,也好,自己在這,反而招惹各種麻煩,吳月華這些人,也許還得為自己出頭,招惹一些麻煩。

夏虎尤,不用自己擔心他,夏龍武的兒子,自己還用擔心他的?

還有鄭雲輝,姜牧……

都不需要自己擔心的!

蘇宇笑了,自己的存在,反而是給他們招惹麻煩。

藍天研究所……元神研究所……

這一刻的蘇宇,有些走神。

藍天背叛了,我算是背叛嗎?

這一刻的他,打定了主意,離開大夏府了。

也許……也算是一種背叛吧。

在這,畢竟還有許多為自己付出的人。

還有那傻乎乎地相信互助會存在的林耀,還有那投入了無數精力的胡宗奇,自己臨走的時候,也許可以留下一些東西給他們,也算是償還了一切。

這大夏府……自己不欠他們的!

合竅法,足以抵償他欠下的一切。

至於老師……我想,他們也會支持我的吧。

還有趙老師……那個一直為自己付出的老師,抱歉了,對不起。

這一刻,蘇宇雖然還沒走,卻是已經想到了結果,他知道,今日的結果是什麼了。

……

這一刻,其他人看向蘇宇,忽然有些不同了。

如釋重負!

豁然開朗!

那種無拘無束,暢快淋漓的感覺,這一刻在蘇宇身上展現的淋漓盡致!

謹小慎微,裝腔作勢,太久了。

他累了!

不敢出門,不敢去做任務,不敢展露什麼,不敢露出什麼把柄。

因為有人在盯著你!

盯著你的一舉一動!

而今日,也許不用了,他可以酣暢淋漓地戰一場,可以暢快地發泄一些東西。

蘇宇笑了,看向那些人,看向剛進門的翟峰,笑的暢快。

翟峰皺眉,蘇宇毫不在意。

……

而這一刻。

修心閣。

萬天聖看著天空,久久無言,我看到的,未必是真的。

我看到了他在戰山海,我看到了他在哪裡戰山海嗎?

我不曾看到他遠去!

我不曾看到他失落而走,背井離鄉。

「蘇宇……」

一聲呢喃,道不盡的無奈。

人族,為何如此了?

三百多年的安逸,忘記了三百多年前的痛苦了嗎?

萬族還在卧榻之側,你們真的忘記了嗎?

逼走了蘇宇……怪誰?

我嗎?

也許吧!

輕嘆一聲,萬天聖搖頭,看書,讀書。

窗外,一道人影起伏,淡笑道:「各有各的機遇,也許離開,也是一種機遇!我聽說了,放他走吧,也許這才是他的路。」

萬天聖輕笑,「是嗎?」

「夏王既然回來了,為何不露面?」

窗外,人影踏空而入,沒有什麼禁制,有,也一切破除,牆體如舊,窗戶如舊,他就這麼走了進來。

「露面作甚?」

大夏王國字臉,不怒自威,和夏龍武很像,笑道:「看戲,看一場戲!龍武證道之日,便是我大開殺戒之時,我之所為,只為龍武證道護道!我忍了五十年,龍武證道失敗也好,成功也罷,都是我開天刀落刀之時!」

「既然如此,何必此刻庇護柳文彥……自找麻煩。」

萬天聖笑了一聲,大夏王也笑道:「我夏無神,連庇護一人,還需要考慮別人的看法嗎?」

「那為何不再庇護蘇宇?」

大夏王失笑,「他還有路,柳文彥無路,既然有路可走,何必留在這條隨時會翻的大船之上!老朱還不錯,是個油滑人,油滑人日子好過,不摻和一切,誰敢惹他?好事!去老朱那,比我這安全。」

萬天聖無言,再次陷入了沉默。

大夏王轉身,淡淡道:「我知道你有想法,給我憋著,給我忍著!我需要龍武證道!龍武不證道,少一位無敵,如何斗!」

「遵令!」

萬天聖作揖,笑了笑,目送他離去。

大夏王踏空而行,無人看到,無人敢看,無人能看。

……

百強擂。

裁判就位。

這一刻的蘇宇,肆無忌憚,輕鬆至極,看著台上的吳嘉,面帶笑容。

看向不遠處的翟峰,見他目露恨色,笑了笑,輕輕抹了抹脖子,一臉的玩味。

翟峰臉色一變再變!

蘇宇笑了,笑的開心。

他在想,失手打死一人,該如何判?

最好還是不要了吧,免得麻煩。

我即將遠行,你會跟去嗎?

心思飄遠,下一刻,恢復了正常。

台上,嬌喝聲響起。

元氣炸裂,意志力縱橫,神文餘韻散開,掌握9枚神文的吳嘉,顯然不是於彤可以匹敵的,被吳嘉壓著打!

轟隆!

一聲聲巨響,不絕於耳。

吳嘉戰鬥起來,雖不比周昊,也是強悍無比,殺氣沸騰。

不到三分鐘,伴隨著一聲厲喝,吳嘉一劍挑飛於彤,於彤臉色慘白,落地,跌落擂台,嘴角溢血,肩膀被劍刺穿,捂著肩膀,有些不甘。

不遠處,於紅來了,臉色冷厲,看向吳嘉,眼神冰寒。

蘇宇站了起來,擋住了她的視線,朝她看去,面帶笑容,「輸不起的話,不要上台!」

「混賬!」

於紅冷喝一聲,「你在跟誰說話?」

蘇宇一臉淡漠,「跟你呢!於閣老,于山海!輸不起,就閉嘴!大夏府……有你們這群毒瘤,恥與為伍!」

「混賬東西!」

於紅大怒!

剛趕來的一些人,也是心中驚詫,蘇宇……瘋了吧,不怕他們收拾他?

蘇宇笑道:「抱歉,我侮辱了閣老,雖然是實話!我認罰,黃閣老就在此地,我以後的功勛獎勵不要了,上等學員的不要了,百強榜的也不要了……於閣老,這樣滿意了嗎?」

於紅皺眉看著他。

蘇宇笑道:「別看了,小錢,我不在乎!我實話實話,雖然有些羞辱的意思,可絕不是本心!」

話落,蘇宇笑道:「師姐,下台吧,打到91就可以了,拖吧,拖到25號接戰……」

吳嘉看著他,有些不解。

拖嗎?

而這一刻,有人不同意了,翟峰站起,看向蘇宇,冷冷道:「蘇宇,你不就等著我嗎?裝腔作勢做什麼!我翟峰不許她吳嘉入百強,她就進不了百強!無恥也好,作弊也罷,規則既然允許,那我就一直比她排名低,甚至我可以退榜,一次擊潰她,讓她掉下榜單!」

你熬到最後一天也不行!

我翟峰不讓她入榜,她就進不去!

吳嘉不接戰,我就退榜,等到最後一日,我擊潰她,她照樣不能入榜!

蘇宇笑了,「有道理!所以呢,你這麼無恥,我還是比較佩服的!今天可是慶典日,你等幾天都不願意?」

翟峰冷冷看著他,「你既然選擇今日,那我奉陪!」

蘇宇依舊帶笑,笑的不是那麼虛偽,而是很自然,「翟峰,我們一次都沒交手過吧?」

翟峰不語。

「要不這樣,打一場生死擂如何?你是百強,我也是,打別的擂,太無趣!打一場生死擂吧,我的老師不在學府,沒關係,他走之前,我讓他給我簽了一張生死擂合約……你願意,我隨時奉陪。」

蘇宇拿出了一張紙,笑道:「真的,一勞永逸!我厭煩你一直搗亂,你厭煩我一直耽誤你的晉級,不如今日做個了斷如何?」

翟峰眼神冰寒,下一刻,看向人群中的周平升,咬牙道:「師父,我願意和蘇宇來一場生死之戰!」

此時此刻,他也願意來一場生死之戰!

蘇宇笑了!

笑的有些肆無忌憚!

翟峰都說了,他在,就不許吳嘉入榜,還能說什麼。

沒話可說了!

人群中,周平升皺著眉頭,生死之戰……翟峰是蘇宇對手嗎?

不過,這的確是一勞永逸的好辦法。

正大光明地,就在今日,擊斃蘇宇!

堂堂正正!

可是……翟峰給他的感覺,還不夠,還差了點。

他看向翟峰,又看了看蘇宇,半晌,開口道:「可以,翟峰,你過來,老師有話對你說……」

朝翟峰招招手,翟峰跟著走了過去。

一路走出人群,走了很遠,周平升眼神變幻,有些肉疼,忽然從懷中拿出了一個盒子,「拿著,具現丹,上了擂台,入騰空,殺了他!」

不上擂台,騰空不能戰養性!

「老師……」

翟峰有些不甘,他想養性殺了蘇宇。

「蠢貨!」

周平升低喝道:「放下你那可憐的自尊心!他是最強養性,如今進入了萬石了,他爆發力甚至不比騰空差,你和他交手,失敗的可能高達八成!意志力具現,神文晉級,你才有可能殺了他!」

說著,又拿出一個盒子,「這個……摧竅丹,不到萬不得已別用,摧毀竅穴的,一次性爆發竅穴所有力量,文明師雖然不太在意肉身,但是能不爆就不爆!」

「這是玄階文兵,也拿著,到了騰空可以用,無屬性的,不算太匹配你,但是也不排斥你,比你的文兵強!」

「……」

周平升拿出了很多東西,也是下了血本了。

只要翟峰晉級騰空,戰力不會太弱。

好歹也是天才學員!

可不是外面那些平民騰空可比的!

蘇宇就算可以殺外面的騰空,遇到了翟峰這種,也不能敵。

翟峰咬牙,接過這些東西。

文兵收入意志海,此刻不能用,到了騰空自然能用了。

周平升遙看一眼蘇宇,還是有些不安,想了想,又拿出一樣東西,「這是騰空九重一擊的神符,你到最後,若是還拿他沒辦法……傾盡全力,耗盡一切,給他一擊!你會重傷垂死,放心,師父耗費再大的代價,也會治好你,實際上,殺了蘇宇,不用擔心有人會拋棄你!」

翟峰咬牙,再次接過。

老師這次沒說錯,真殺了蘇宇,重傷又如何,單神文一系會救他的,否則,人心就散了。

功臣都能放棄,誰還會賣命?

騰空九重一擊的神符!

光是這枚神符,就價值驚人了。

周平升也鬆了口氣,叮囑道:「我說到了最後,不然,用這神符,多少有些遭人詬病。」

「明白!」

翟峰點頭,用神符殺蘇宇,那是真的遊走在規則邊緣了,太容易被人詬病了。

「去吧!」

翟峰也不再說,很快離去。

……

擂台邊緣,人越來越多了。

蘇宇站立在擂台一側,不吭聲,不說話。

會答應嗎?

不知道!

答應了,也許……今日就是自己來學府之後,第一次殺人!

是的,第一次。

對黃啟峰,對其他人,他都沒殺人,重傷也好,擊潰也好,都是能治好的。

殺人……他只殺過萬族教的。

可現在,也許會多一條了。

片刻后,翟峰迴返,冷哼一聲,一張生死合約被他拋出,「簽字吧!」

四周,一陣驚呼!

慶典日,生死擂!

這是大夏文明學府,數年來,第一次生死擂!

蘇宇接過合約,也不廢話,迅速簽名,將自己的合約丟了過去,笑道:「簽名!」

翟峰也不多說,直接簽下自己的名字。

此刻,台上的裁判是趙明。

下方,來了多位閣老。

孫閣老忽然走出,冷冷道:「趙明,你下來,你在元神研究所任職,蘇宇出手,你不適合當裁判!」

趙明笑道:「都生死擂了,還需要我幹嘛?」

「生死擂,分生死,誰知道你會不會插手!」

說罷,孫閣老看了一圈,忽然道:「不需要裁判,這麼多閣老在這,二位上台,分出生死,此事到此為止,戰鬥結束!」

此話一出,有人皺眉。

聶老也趕來了,趙立也趕到了,陳永也來了……

一位位強者趕到。

吳月華喝道:「蘇宇,胡鬧什麼,他明擺著要擂台上晉級騰空,這種無恥之戰,沒必要接受!」

趙立也皺眉道:「都是學府天才,非要分個生死才行?不行的話,誰認輸也算輸……」

還是有些不太放心。

正如吳月華說的,翟峰明擺著要晉級殺人!

蘇宇這邊……雖然強,可對上天才騰空,未必能贏。

他們說著,蘇宇笑道:「合約都簽了,就按照孫閣老的意思來吧!」

說著,看向眾人,笑道:「感謝各位老師仗義執言,不過……希望老師們不要出手干擾比賽,生死有命,學府對這個還是很看重的,萬府長恐怕也在看,誰插手……誰死,諸位可別為了我送命!」

此話一出,眾人心中微震!

鄭玉明,前車之鑒。

台下,陳永迅速朝蘇宇走來,看著蘇宇,眼神變幻不定,傳音道:「沒把握,就放棄!殺一個人,解決不了任何問題,沒必要去賭一次!」

蘇宇搖頭,笑了笑沒說話。

殺人,不是目的。

翟峰,土雞瓦狗之輩!

我要揚名,我要立威,我要給大明府的人知道,他們迎接的是一位天才,而不是庸才!

我不但要殺翟峰,我還要一路殺到大明府!

我在大明府無權無勢,我什麼都沒有,我唯有揚名,才能獲得大明府重視!

師伯……對不起了!

這一刻,蘇宇心中已經有了路。

今日,殺了翟峰,文明學府待不下去了,大夏府待不下去了,因為單神文一系不滅,哪怕他殺了再多的人,也改變不了什麼。

下一刻,蘇宇踏空而上,登台。

看向翟峰,笑道:「上來,我給你時間,晉級騰空!」

此話一出,四方震動!

瘋了吧!

翟峰也是皺眉,冷哼一聲,踏空上台。

看向蘇宇,皺眉不已。

他在想,蘇宇是不是想等自己晉級的時候突襲自己?

蘇宇背負雙手,看著他,淡淡道:「給你時間,你不珍惜?」

殺一個養性,豈能揚名!

殺騰空!

天才騰空!

強勢擊殺!

我蘇宇,今日要揚名四方!

「你自己找死!」

翟峰不再猶豫,咬牙,一口吞下一顆丹藥,一直警惕地看著蘇宇,下一刻,他的意志力開始翻滾,開始震動。

轟隆隆!

意志海震顫,片刻后,身上金光閃爍!

神文呈現!

意志力具現,神文具現,三枚神文,迅速晉級,全部化為二階。

而這個時間段,蘇宇一直在看著他,好像在欣賞什麼,好像在等待什麼。

翟峰心中憤怒!

他這是看不起自己?

他這是小覷自己?

自己今日踏入騰空境了,文明師的騰空,蘇宇太張狂了,他是在找死!

何止翟峰震撼,其他人也驚呆了。

翟峰,真的晉級了!

而蘇宇,也沒幹擾,一直在看著。

他……瘋了嗎?

一直等待了三四分鐘,蘇宇笑道:「結束了嗎?」

「你……」

翟峰剛想說話,蘇宇笑道:「看來結束了!」

話落,殘影閃現!

轟!

一聲巨響!

蘇宇一刀斬出,刀氣縱橫,翟峰手中出現一柄長槍,那是玄階長槍,暴喝一聲,一槍殺出!

意志力沸騰!

神文具現!

二階神文,二階意志力,此刻意志力很強大!

然而,對蘇宇無效。

雖未晉級,他可開神竅106個,意志海千錘百鍊,神文也有多枚二階,他除了沒具現,什麼都比翟峰強!

「你太弱!」

蘇宇冷哼一聲,一切的神文攻擊,好像都對他無效。

不是無效,而是弱了,被他自動抵消了。

轟隆!

一聲巨響,一刀斬出,開天刀!

數百竅穴力量爆發,翟峰倒退,手掌炸裂,血流如注!

翟峰面露震撼!

「百強第一?」

「呵呵!」

又是一刀,轟隆一聲,翟峰被他直接殺下擂台,手臂徹底炸開。

「你不配!」

快!

真的快!

刀太快了!

快的不可思議!

蘇宇踏空而起,一刀斬落!

虛空中,一輪元氣旋渦炸開,轟隆一聲,翟峰吐血,再次倒飛,急忙吞下一顆丹藥,摧竅丹!

竅穴開始炸開!

「服用丹藥,依舊還是廢物!」

蘇宇踏空而行,腳下元氣升起,直接踏空,揮刀斬下!

轟隆!

哪怕爆開了竅穴的翟峰,這一刻也是不敵,暴吼一聲,想要回擊,卻是被蘇宇一刀斬的在空中翻滾!

「不……」

不可能!

翟峰不信,所有人都不信,這是養性戰騰空?

不!

蘇宇不比翟峰高三重以上,沒這個壓制力!

這一刻,單神文一系的強者紛紛變色,太強了,起碼有騰空四五重的實力!

開竅320的蘇宇,今日朝所有人展露了他的實力!

「你太弱,還敢蹦躂,一而再招惹我……去死!」

這一次,一刀狂暴無比,轟隆一聲斬下!

翟峰怒吼一聲,忽然祭起一枚神符,而就在這一刻,一柄小鎚子,無聲無息,轟隆一聲朝他意志海砸落!

這一鎚子,強悍無比!

106神竅蘊含的力量,豈是翟峰可比的!

砰地一聲,他七竅都在流血,整個人都暈了。

外圍,周平升這些人臉色一變,喝道:「你……」

剛喊出來,蘇宇長刀已經狂暴無邊地落下!

「我要殺他,你們來攔!」

蘇宇暴喝一聲!

你來攔啊?

我看誰敢!

無人敢!

「一群廢物!」

轟!

砰!

刀落,空氣爆鳴,元氣炸裂,下一刻,砰地一聲巨響,一具屍體,炸裂開!

四分五裂!

蘇宇隨意接過一張玉符,笑了笑,很強,可惜……你在我面前,有出手的機會嗎?

翟峰,死!

哪怕到最後一刻,他也沒發揮出任何實力,全程被壓制,從頭到尾,30秒不到,被蘇宇真正意義上打爆!

這一刻,蘇宇落地,依舊白衣勝雪。

笑了笑,看向四方,暢快道:「殺的痛快,就是太弱,單神文一系……天才?呵呵!」

這一聲呵呵,嘲諷了無數人!

這一日的蘇宇,真的霸道無邊。

百強第一,晉級騰空,服用摧竅丹……

沒用!

一人一刀,從頭到尾壓制他,只是養性,只是萬石,活生生將他砍爆!

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大戰,就是虐殺!

這一刻,四方安靜的嚇人,喘息聲傳來,下一刻,怒吼聲傳來,「蘇宇!」

周平升眼神發紅,看向蘇宇,此刻,唯有憤怒,無邊的憤怒!

你死定了!

你必須死!

你可知道,此刻你越是強大,越要死!

你太強了!

強的可怕!

哪怕昔年的柳文彥,萬石四重,殺騰空,也沒這麼輕鬆!

蘇宇笑了,滿眼的蔑視!

你,也只能憤怒了!

我不但要殺翟峰,還要殺了你,當成我的晉身之階!

環顧一圈,學員們紛紛迴避他的眼神,蘇宇……這幾年,第一位在學府生死擂上斬殺同為學員的人,也是第一位,斬殺了百強第一的人!

百強榜第一……成了笑話!

天大的笑話!

晉級騰空,被養性斬殺的笑話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43章 我意已決,殺翟峰!(萬更求訂閱)

24.62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