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7章 終至星落山(求訂閱月票)

第257章 終至星落山(求訂閱月票)

太陽高懸,策馬奔騰!

接近天水城之後,幾乎沒再遇到襲擊。

就在蘇宇要繞道天水城的時候,前方,一隊軍士出現。

周昊這些人都警惕萬分,擔心是萬族教假裝的,而蘇宇,卻是看到了熟人。

李雲峰!

昔日,護送蘇宇他們去學府的強者,天水城城衛軍副統領,騰空七重境。

蘇宇看到了對方,對方也看到了蘇宇。

隔著一段距離,李雲峰就感受到了。

強大!

震撼!

尤其是那騎乘的妖獸,氣機強大,讓他座下的奔雲馬都在微微顫動。

狻猊!

百強種族!

非但如此,那是騰空境的狻猊,而且還是騰空巔峰境。

他認出了蘇宇!

就在幾個月前,他還跟隨趙立這些人,護送蘇宇前往大夏府,當然,當日的主角不是蘇宇,李雲峰當日護送,是為了護送胡宗奇的。

他天水城的天才!

當日的蘇宇,在他眼中,只是不起眼的南元城天才。

這才幾個月?

幾個月時間,再見蘇宇,居然是在這種場合下。

策馬靠近,白衣如雪,看著狻猊背上的蘇宇,李雲峰感受到了煞氣,感受到了殺氣。

「蘇宇?」

「李統領!」

蘇宇拱手,笑道:「李統領這是在處理妖亂?」

「是!」

李雲峰點頭,看向他,又看了看那些學員,心中微震,恐怕都是大夏文明學府的天才。

包括一些奇怪的妖族……那是萬族學員?

「蘇宇,你這是?」

「回南元!」

蘇宇笑道:「南元也有妖亂,南元城求援,我接任務,去南元城幫忙!」

「需要我們幫忙嗎?」

「客氣了!」

蘇宇拱手,笑道:「不用勞煩李統領了,對了,沿途我們斬殺了一些妖族,我只帶走了一部分騰空境的妖族屍體,大量的千鈞和萬石境妖族屍體沒管,李統領若是不嫌棄,可以帶著大家去拿回來,當我請大家喝酒的!」

蘇宇看向他身後的那些軍士,笑道:「我父親也是軍人,看到諸位,不由想到了我父親,那些妖族屍體浪費了也可惜,我們顯然是帶不走的。」

李雲峰沒說什麼,只有震撼。

斬殺了不少騰空!

他也聽過一些傳聞,此刻,忍不住道:「蘇宇,你……進入騰空了?」

「還沒呢。」

這話更讓人震撼!

進入了還好,沒進去,斬殺大量騰空,那更可怕。

「那……多謝了!」

李雲峰沒拒絕,道謝了一聲,又道:「需要進入天水城修整一下嗎?」

「不用了,我迫不及待地要回去了!」

蘇宇笑道:「李統領,那我就不叨擾了,先走一步!」

「請便!」

李雲峰拱手抱拳,等他們一行人迅速離開,這才驚嘆一聲,感慨不已。

這還是幾個月前送去大夏文明學府的那個孩子?

如今,在他面前,自己感覺自慚形穢。

騰空七重的自己,在天水城也算是天才了吧!

有些感慨,帶著自己的隊伍繼續前行,沒多久,就看到了一處戰場,血腥地,上百頭巨大的荒野妖獸拋屍野外。

身後跟著的那些軍士,也是驚嘆連連。

都是上過戰場的人,一看就知道,這大部分都是同一人殺的。

一刀斃命!

屍體都是完整無缺的!

看屍體分佈,很可能是瞬間殺死的。

有軍士人不知道:「統領,這是剛剛那學生殺的?」

「對!」

李雲峰點頭,嘆道:「記住了,那是蘇宇,南元蘇宇,大夏府的頂級天才,如今軍中準備推廣的噬魂訣和《雙吳開竅法》都是這位天才推廣出來的。」

此話一出,其他人才知道對方是誰了。

天才!

真正的天才!

「大夏府有福了!」

有軍士忍不住笑道:「居然出了這樣的天才,可惜我們年紀大了,年輕個二十歲,修鍊了噬魂訣和合竅法,那也是一頂一的人物了!」

「他父親……蘇宇……不會是南元蘇龍的兒子吧?」

有人還認識蘇龍!

李雲峰點頭道:「是,就是當年鎮魔軍那傢伙,老陳,和你是同期的嗎?」

他看向隊伍中一位萬石境的百夫長,那中年笑道:「算是吧,我比他高一期,蘇龍……這傢伙不得了啊,生了個這麼天才的兒子!這消息傳到鎮魔軍,大概那些老兄弟得開心死!」

說罷,又笑道:「蘇龍這傢伙,運氣太好了!他自己不咋樣,可他那班老兄弟爭氣,他兒子也爭氣,我比蘇龍後退伍5年,我走的時候,他那班兄弟,都出幾位千夫長了!又是十多年了,恐怕都成萬夫長了!」

鎮魔軍,千夫長一般都是騰空,萬夫長得凌雲境。

此話一出,李雲峰也是再次驚嘆一聲,「那蘇龍那班人倒是不得了,蘇宇日後若是進入鎮魔軍,以他的實力和天賦,進去之後,不久就有希望成為一軍將主了!」

「大夏府之福啊!」

那些將士們感慨,有些來自鎮魔軍的老兵,更是笑的合不攏嘴。

鎮魔軍內部,也是爭個你高我低。

可出去了,大家都是鎮魔軍的袍澤。

而今,老戰友的兒子如此出色,這些人也是與有榮焉,下次見了別的軍中強者,還能吹噓幾句,我鎮魔軍某某的兒子,是蘇宇,認識嗎?

不認識?

你修鍊的噬魂訣,合竅法,那都是蘇宇的,都是我們鎮魔軍的!

嘖嘖,一想,那就樂呵!

一下子就高人一等了!

李雲峰聽著他們議論,看著他們興高采烈地收拾那些妖族屍體,忍不住道:「是天才,可日子也難過,蘇宇在大夏府,加入了多神文一系,咱們戰者不清楚,認識文明師的應該都知道情況……」

還真有人見識廣,一聽這話,馬上道:「統領,他是多神文一系的?我還真沒注意,那日子是有些難過,我聽說有些地方,都要取消多神文一系了,不過蘇宇這麼天才,沒事吧?」

「應該沒事,他這樣的天才,還弄出了那麼多有用的功法,還不得當寶貝供著,哪有什麼麻煩。」

「……」

軍士們相互議論著,也沒太在意。

在他們眼中,蘇宇那麼有天賦,尤其是那些弄出來的功法,那麼厲害,大夏府還能找蘇宇麻煩?

「下次見了其他城衛軍,得告訴他們,他們修鍊的功法,可是我們鎮魔軍弄出來的……」

「老陳,還你們鎮魔軍,你早就退伍了!」

「現在是城衛軍了,天水城的,又不是南元城的,還想套近乎!」

「……」

將士們打趣著,開著玩笑,心情都很不錯。

這次不但見到了蘇宇,還弄到了不少妖獸屍體,哪怕這些屍體,那些學員會報功,但是屍體也值錢的。

而且看樣子,對方沒報功。

一般情況下,斬殺妖族都有功勞,報功的前提是,採集一些妖族的特殊部位。

不可能空口無憑就給你報功的!

將士們收集完了這邊,繼續前行,果然,又遇到了一些妖獸屍體,而前方,好像還有,但是好像有其他人在收集,幾個看的不爽的,連忙過去交涉。

這可是蘇宇送給他們的!

沒說送給別人!

一來二去的,蘇宇回歸南元,途中斬殺上千妖族的消息,瞬間在周邊幾個大城傳開了。

軍中有鎮魔軍退役的,都恨不得四處宣傳,那是我鎮魔軍的人!

創造了合竅法,創造了噬魂訣,都是我鎮魔軍的人乾的!

……

短短半日時間,蘇宇的大名,便在這大夏28城流傳了起來。

而此刻的蘇宇,已經越來越靠近南元了。

萬族教偃旗息鼓了!

不再有人襲殺,蠢貨都死完了,騰空之上,多少有些智商,死了那麼多人,肉包子打狗,也紛紛龜縮了起來。

……

南元城。

城牆上。

城主吳文海,府長老王,城衛軍統領張雲,緝風堂堂主曾華,龍武衛什長夏兵,此刻都到了。

看向遠方,吳文海感慨一聲:「蘇宇……老夏,你想到過嗎?幾個月時間而已,剛剛天水城那邊,城衛軍副統領李雲峰來電,感謝了我好一陣……這傢伙,年紀不大,之前我去天水城辦事,可是傲氣的很!」

真的感慨!

李雲峰,他可是知道的。

天水城李家的人,自身也是天才,騰空七重,年紀也不是太大,三十齣頭而已。

身居高位,天水城地位可比南元重要多了。

他這個城主,去天水城辦事,見到了李雲峰,還得低人一頭。

如今倒好,對方主動來道謝了。

夏兵也是眼神複雜,知道蘇宇天才,就是沒想到這麼天才。

離開不到半年,蘇宇回來了,以這樣的姿態回歸。

一旁,老府長嘿嘿直笑道:「我南元中等學府厲害吧?」

「跟你有關係嗎?」

吳文海打趣道:「老王,那可不是你學生,是老柳的。」

「一個樣,他蘇宇敢說自己不是南元中等學府畢業的?」

老府長呵呵直笑,「了不起啊,當初他走的時候,我就知道這小子遲早出人頭地,果然,這麼快就闖下了這偌大名頭!」

笑歸笑,很快臉色微變道:「就是有些張揚了,這小子,咱們南元出去的,低調一點也好!又不像北風那些大城,有些還有山海城主撐腰,咱們南元,指望你老吳撐腰不成?」

「……」

吳文海不吭聲,有些沮喪。

這太扎心了!

沒話說,沒法反駁。

南元那是真的弱,騰空都沒幾個,說是28城之一,還不如一些大城的一個區強大。

幾人正聊著,前方,煙塵升騰!

一道金光呈現!

那是狻猊!

氣機強大!

城牆上,吳文海驚嘆道:「那就是李雲峰說的狻猊吧?百強種族,騰空高重……」

「人家騎的都比你強,哎!」

老府長再次扎心他。

吳文海無語,有些傷心,你還說!

不過也是有些小小的震撼,蘇宇這傢伙,真有能耐啊,半年不到,都騎著一頭狻猊回家了。

幾人正說著,有城衛軍驚呼道:「好多妖獸!」

是的,好多妖獸!

都是屍體!

城外,蘇宇剛好遇到了一群暴亂的妖獸,順手給殺了,剛好,距離南元城不遠,他給拖回來了。

串成串,鑽山牛和狻猊負責拖。

所以,才席捲起了一股煙塵。

至於損壞,妖獸屍體可是極其堅固的,剛死的,沒那麼容易損壞。

南元!

到了!

蘇宇看著前方的城池,看著那破舊的城池,比起路上看到的天水城,比起大夏府,南元太小了,也太破了。

昔年不覺得,如今一對比,真的破舊。

儘管破舊,儘管弱小,蘇宇還是更喜歡南元,因為這是他的家。

在這,他度過了歡快的18年。

在這,他認識了一些朋友,一些師長。

狻猊疾馳而行,靠近城牆下,蘇宇踏空而起,瞬間踏上城牆,大聲道:「見過城主,見過府長!」

「蘇宇,回來了!」

蘇宇大聲說著,看向老府長,這一刻,忽然覺得那麼親切。

看到夏兵,齜牙笑著,不由得有些恍惚。

他還看到了陳慶和,陳浩的父親,此刻,陳慶和也笑呵呵地看著他,滿臉歡喜。

「回來就好……」

老府長看著他,感慨一聲,走上前,拍了拍他的肩膀,接著踢了他一腳,笑呵呵道:「沒點規矩,你朋友都在下面呢,不招待一下?沒有一點南元人的禮節!」

蘇宇笑了起來,老府長好像更老了。

不過,看起來還算健康。

看到老府長,忍不住想到了當初的時光,天天被柳老師罵的雞飛狗跳,黑鍋背了無數,鬍子都差點拽完了。

可惜,如今柳老師已經不在此地,而是去了那危險無比的諸天戰場。

和老府長寒暄了幾句,下面城門打開,城衛軍這邊已經去迎接那些和蘇宇一起歸來的學員了。

蘇宇朝城牆下喊道:「你們先去修整一下,任務不急,我就不陪你們一起了,待會我要回家一趟!」

下面眾人點頭,跟著城衛軍一起去了南元安排的地方。

此刻,天色也隱隱有些發黑了。

連夜疾馳,蘇宇微微有些疲憊,不過也沒什麼大礙,和夏兵幾人一起寒暄著下了城牆。

走了一截,老府長好像有話要說,蘇宇開口道:「巨山前輩,其他人都走了嗎?」

虛空中,巨山沒呈現身影,傳音道:「都走了,不過南元這邊好像有山海境存在,我感應到了,不過不知道具體在哪。」

蘇宇也不意外,大概率是夏家的人,來查遺迹的。

有夏家山海在,甚至日月在,也好,消停一下,於紅那些人大概不敢靠近南元這邊。

蘇宇心中暗笑,若是自己說遺迹就在南元城內,也不知道這些人會不會直接攻城。

老府長倒是沒太在意,知道有人在保護蘇宇,倒是鬆了口氣,低聲道:「回來了,休息幾天,安心一些,過完年,就回大夏文明學府去,別瞎折騰,知道嗎?」

老府長也不好多說什麼,只是覺得今日回歸的蘇宇,和當日離去的時候,截然不同。

變化太大了!

不是樣貌,不是實力,而是氣質。

離開的時候,蘇宇就是個小書獃子,謙謙君子,儒雅隨和,雖有些造作,可從眼神看,那就是謙謙君子,而今日的蘇宇,再看,變化很大!

像極了四十多年前,他看到柳文彥的那一刻。

後來,四十多年的打磨,柳文彥才變成了今日的模樣。

蘇宇笑道:「老府長放心!我不是那種人!」

說著,轉移話題道:「我爹給我來信了嗎?在大夏府,一封信都沒收到。」

「來了,傳了口信……」

身後,夏兵也沒多說什麼,此刻等他們談到這個,這才開口道:「沒說什麼,你父親說,有沒有談朋友?沒有的話,他給你介紹一個,一位百夫長的女兒,長的很好看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老府長哼哧直笑,蘇宇無語,哭笑不得道:「我爸就說了這個?」

「對!」

夏兵也笑道:「其他的不用擔心,鎮魔軍這半年的戰役不多,接下來可能會有一批鎮魔軍輪崗,從一線撤離,撤回到人族的大本營,也就是諸天戰場的後方,你父親可能就在這批人當中,這樣就更安全了。」

說罷,看向蘇宇道:「以你如今的戰力,加入鎮魔軍甚至龍武衛也沒問題了,龍武衛歡迎你加入,你父親最大的願望就是加入龍武衛。」

蘇宇笑道:「算了,我還沒畢業呢。」

「你……」

夏兵無話可說,無奈道:「你殺了不少騰空了吧?」

「還行!」

蘇宇笑道:「夏叔,南元是不是來強者了?」

夏兵不語。

蘇宇笑道:「別人不知道,你和城主大概率是知道的,龍武衛是夏家私軍,還能瞞你們?」

對方的吃喝拉撒,包括日常休息,肯定是夏兵和城主來安排的。

不可能直接就來,也不知會他們。

夏兵欲言又止。

蘇宇淡淡道:「沒事,我和夏侯爺談起過這件事,就是為了我來的,遺迹是吧?」

當聽到蘇宇輕易說出夏侯爺的時候,夏兵也不再隱瞞了,點頭,「來了,是龍武衛的人,暗衛的人!龍武衛,有明暗兩支隊伍,我們是明,他們是暗,暗衛才是真正的核心力量,來了一位統領!」

「統領,什麼實力?」

「可能是日月吧。」

夏兵搖頭,「我對這些也不清楚,暗衛人不多,都是強者,那位大人帶了幾位下屬,都是山海境強者,對方可能就是日月,其他的我就不清楚了。」

說罷,又道:「具體為什麼來的,我也不是太清楚,你猜的大概是對的。」

「夏叔,你就真給我說了,不怕找你麻煩?」

夏兵笑道:「沒事,你自己都清楚,他們來找你的東西,那多少要打個招呼,我這也不算泄露機密。在龍武衛,府主曾經說過,誰的機緣,那是他們個人的,誰拿到了,那就是他的運氣,強取豪奪,除非自己願意,否則,那就是侵犯個人利益,大夏府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……那幾位,就算找到了,也得跟你商量著來。」

蘇宇笑道:「是嗎?那沒經過我同意,也不問問我就來找,何必呢?」

夏兵語塞。

蘇宇笑道:「沒事,隨便他們。」

蘇宇也不在意,南元有遺迹嗎?

我自己都不知道!

你們有能耐,自己找去,找到了是你們的本事,按照規矩,也得分我三成,你們有本事就找好了。

「山海來了幾位?」

「看到了3位。」

蘇宇點頭,一位日月,三位山海,夠重視了。

這邊距離星落山三百多里,不算太遠。

以日月和山海的速度,趕過去,也不需要太久。

當然,畢竟三百多里路,還是需要一段時間的,可能需要這幾位去收個屍。

蘇宇也不再說什麼,隨手取出了一張功勛卡,遞給老府長,笑道:「府長,當日柳老師給我寫雷元刀的時候,您老讓我以後百倍還回去,現在就行了,給您,您老好好利用吧!」

老府長看著他,皺眉道:「我和老柳說笑的話,你還當真了!」

「當真了!」

蘇宇笑道:「得當真,我有能耐了,那就得還!您老啊,多培養一些師弟師妹,對我而言,這些不算什麼。」

「你小子……口氣倒是不小。」

說著,老府長忽然笑道:「你說起雷元刀,我得說個事,老柳那個王八蛋,當日就寫了4刀,剩下的5刀都是假的!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哭笑不得,「難怪當初覺得不對勁,我還以為我保存不當,給弄廢了,合著是這樣!」

老府長也呵呵直笑,樂呵的。

這事,我都憋好久了。

也就老柳不在,不然看他有沒有臉站在這。

蘇宇也笑了一陣,又看向夏兵道:「夏叔,您這邊麻煩給我爹傳個信,不管聽到了什麼,都當沒聽見,他好好過他的,我這當兒子的,長大了,自己選擇了,那就不會錯!」

夏兵點點頭,也沒多問。

老府長看了一眼蘇宇,也沒問什麼。

眼看著快到自家小區了,蘇宇笑道:「那我先回去看看,今晚我就出去準備任務,擊殺附近動亂的那些妖獸,其實也沒什麼大礙,那幾位山海,隨便都能解決。」

老府長不語,既然你知道,你還要回來!

這小子,不老實。

……

告別了老府長他們,蘇宇進了自家小區。

天色已黑,蘇宇很低調,沒遇到什麼人,很快,走進了自家屋子。

開門,有些霉氣。

半年沒住人,屋子中也落下了不少灰塵,元氣動蕩了一下,灰塵飛散,屋子恢復了乾淨。

蘇宇坐在沙發上,默默想著事。

過了一會,大門被敲響。

蘇宇側頭看去,平靜道:「進來!」

「蘇同學不歡迎?」

門外,傳來笑聲。

門都沒開,讓人進門,這可不是待客的道理。

「歡迎,懶得起身了。」

門外人笑了,大門自動打開,一位老人走了進來,笑道:「需要自我介紹一下嗎?」

蘇宇起身,淡笑道:「不用了,見過大人!」

不用問,應該是龍武暗衛那位統領。

日月境強者!

否則,巨山不會不吭聲。

「早就想來看看了,可惜小友不在,主人不在,不問自來,那就是盜。」

老人看了一眼屋子,笑道:「小友,侯爺應該跟你提過,你覺得如何?」

「不如何。」

蘇宇笑道:「我不知道什麼遺迹,你們找到了,那是你們的本事,找不到……那別問我!」

老人微微點頭,忽然道:「小友此刻回歸南元,是為了什麼?」

蘇宇笑道:「大人想問什麼?」

老人搖頭,「別誤會,我感應了一下,護道的這位道友,好像有傷在身,需要我幫忙嗎?這也是侯爺的意思,若是小友說話,老朽可以出手。」

「不用了!」

蘇宇平靜道:「多謝大人,也替我轉達對侯爺的謝意!」

夏侯爺想這時候賣個人情嗎?

不需要了!

「那便罷了。」

老人也不強求,很快又道:「不過侯爺還讓我轉達一句話,大夏府也許有些問題,但是遲早可以解決,小友也不必過於失望。」

「明白!」

蘇宇笑道:「多謝大人,也謝謝侯爺!」

他沒多說什麼,老人也不再說,起身,很快消失在屋中。

片刻后,巨山出現,低聲道:「為何不求援?我看夏家,還是有心幫你一把的……也許解決這個麻煩,不用離開也行。」

蘇宇笑道:「不用了,臨走的時候沒必要欠下這個人情,何況……是我欠下的人情嗎?夏侯爺倒是會做生意,就是有些精明過頭了,大夏府的人,連勾結萬族教都做了,他的人出手解決,還要讓我記個人情……侯爺這些年看來是生意做的入骨髓了!」

這是我欠下的人情嗎?

不是!

你大夏府,出了這樣的問題,單神文一系連萬族教都敢勾結了,還要襲殺我,還要奪取我的遺迹……你的人想出手,你還得讓我記個情分……只能說,夏侯爺這些年真的太過於側重利益交換了。

此時此刻,夏家雷霆一擊,趁著自己還沒到星落山,直接斬殺了那些人,蘇宇倒是佩服幾分。

至於證道無敵的阻礙,你放縱,難道對方真的會記人情?

蘇宇可不覺得單神文一系會這麼認為!

夏家顧慮太多了!

想的也太多了!

也許自己還無法理解,不能理解,但是現在,也不需要去理解了。

「傷勢無礙吧?」

蘇宇沒再糾結這個,問了一句,巨山沉聲道:「無妨,很快可以恢復。」

「那就好。」

蘇宇看了看時間,「宜早不宜遲,晚上動身,天亮之前抵達地方,一切按我說的來做。」

「好!」

蘇宇深深看了他一眼,「此次之後,你們想走,我會讓人護送你們離開,希望前輩不要這時候自找死路。」

「明白!」

巨山沒多說,正如蘇宇說的,這時候反水,那是找死。

朱家,夏家,都是無敵家族。

此刻,都在關注。

蘇宇甚至拒絕了夏家的幫助,因為在蘇宇看來,這本就不該讓自己去求援,才會有人出手幫助。

夏虎尤是夏虎尤,不代表夏家。

夏虎尤送來的兩位護道者,那是人情,夏侯爺這邊……真不算,蘇宇也不記這個情。

……

在老屋中待了一會,天色已經徹底黑了。

走出老屋,關上屋門。

蘇宇回頭看了一眼,笑了笑,希望下次回來,這屋中有人,老爹再不回來,這屋子都快廢了。

走出小區,走到了城門口。

城門口,一道道人影呈現。

蘇宇再次重複道:「幾位,可以分頭行動,也可以跟我一起,跟我一起……危險大增,自己考慮!」

這一刻,周昊沒堅持,直接道:「我去殺妖,不跟你一起,殺了妖,我可以直接在南元這邊兌換功勛嗎?」

「可以!」

周昊齜牙笑道:「那我自己一人,不跟你一起了!」

他是真的來殺妖的!

一路上,殺了不少了,現在……哪怕他沒問,蘇宇沒說,他也察覺到了異常,接下來的事,我不管了,我就要去殺妖。

其他的,你自己看著辦。

蘇宇笑了,「我以為你會跟我一起去的!」

「太危險了!」

周昊認真道:「我才萬石五重!」

是的,萬石五重。

這傢伙,進步也是飛快。

「那行,你隨意。」

周昊也不廢話,提著一把刀,直接出了城,他不去,在這殺點妖,掙點錢就行了。

至於蘇宇想幹嘛……他不管。

之前覺得還能幫點忙,還個人情,等真見識到了蘇宇的實力,那些山海來襲,他就明白,自己還是有多遠走多遠的好。

這不是他能摻和的!

「紀小夢,你呢?」

「還有陳學長,你們呢?」

蘇宇看向其他人。

「一起吧!」

蘇宇點頭,一起就一起好了,數次提醒了,到了這時候,到了南元了,還要一起……那就一起吧。

「走!」

蘇宇騎乘狻猊,再次出發,城門洞開。

一群人,此刻也換上了奔雲馬,紛紛跟上。

一路疾馳,朝星落山方向趕去。

他們離開沒多久,城牆上,多了幾道人影。

「大人,要跟上嗎?」

「不用了!」老人輕聲道:「等吧!前面就出了大夏府範圍了,無故進入他府,不合規矩!」

幾位山海沒吭聲,等?

等什麼?

老人沒說什麼,輕輕吸了口氣,侯爺,你想賣人情……好像沒賣出去!

這大概是第一次吧!

……

而蘇宇,此刻不管那些。

南元城漸漸遠去!

他不再等待,不再防範,此刻,沒人會對自己出手的。

星落山,自己來了!

一路疾馳,兩個多小時后,一座巨大的山脈呈現在他眼前,星落山,到了!

星落山,落星之地。

傳聞,這裡昔年有一顆巨大的星辰墜落,砸出了一個巨大的山谷,四周地脈隆起,這才造就了星落山之名。

「星落之地,好名字!」

蘇宇笑了一聲,的確好名字。

「入山!」

蘇宇一聲輕喝,迅速朝那巨大山脈趕去,到地方了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57章 終至星落山(求訂閱月票)

26.13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