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1章 當局者迷(求月票訂閱)

第251章 當局者迷(求月票訂閱)

蘇宇的確殺意沸騰。

這是機會!

除非去諸天戰場,否則,在人境很少有這樣的機會了,肆無忌憚地殺戮,到處都是敵人,也就現在,自己實力不明,底氣不明,有些傢伙想試探自己。

否則,這樣的機會太少了!

停留了半個小時,蘇宇喝道:「啟程!」

「這麼快?」

天馬族少年起身,有些不太樂意道:「要不休息一晚上?」

蘇宇轉頭看去,眼中厲色閃現:「你可以留在這!」

「我……」

被蘇宇看的有些害怕,少年嘀咕一聲,沒敢繼續說,凶什麼凶!

知不知道,我們一族和你們大夏府是盟友關係?

真兇!

蘇宇也不理他,踏空一躍,騎到了狻猊身上。

隊伍繼續前行!

一路上,蘇宇都保持最高警惕,可惜,山海有些無法辨別,這讓他有些頭疼,因為暗中有山海,也有凌雲,都是護道者。

只能說,騰空探查,讓他有機會提前發現。

「感知玉還缺了一個功能,應該記錄氣息……」

這樣的話,就不會亂了。

不然像現在這樣,很難辨別出來敵我的。

暗中有沒有山海窺視,蘇宇也無法探查清楚。

……

夜色下,一行人繼續前行。

半夜,荒野中也有一些車隊,那是商隊。

蘇宇並不靠近,對方也隔着老遠就很警惕,雙方也不交流,岔道而過,在荒野,遇到了陌生人,不要接觸,這也是生存的法則。

走了兩三個小時,動亂的野妖再次來襲!

刀光劍影!

殺戮不斷!

蘇宇身上煞氣越來越重,斬殺了不少妖族,甚至還有幾頭騰空大妖。

時光功法,開竅132個。

44竅一重!

總共只有三重!

這種功法合竅,一般只有到了山海才會去做,因為一重合竅太多。

而蘇宇,此刻正在進行合竅。

邊戰邊合竅!

44竅合一!

不管能不能全部合一,此刻合一竅,實力增長一分,離開大夏府,元氣不夠濃郁,蘇宇也不在意,他帶了許多元氣液,都是山海境凝練而成。

足夠他消耗了!

一些重合的竅穴,此刻可以不合,等到最後合一竅再合,那也不遲。

蘇宇一邊前行一邊合竅,狻猊此刻也感受到了蘇宇在修鍊,走起來愈加平穩,速度也放慢了一些。

不放慢不行!

狻猊是騰空九重,其他人或者自己前行,或者騎乘奔雲馬,根本無法和狻猊比。

眼看着後面的人跟不上了,蘇宇忽然拋出一頭迷你小牛,小牛瞬間放大,蘇宇喝道:「夏青,你們幾個走不動了,騎乘鑽山牛!」

夏青看了一眼放大的鑽山牛,鑽山牛那是一言不發,把自己當坐騎了,也不吭聲,不說話,就這麼默默地等着她們騎乘。

「蘇兄,這不合適吧?」

夏青有些為難,這可是騰空境大妖,種族排名還在他們之上許多,騎乘鑽山牛……這擱在妖族,那是以下犯上!

蘇宇皺眉道:「快點!出門在外,都聽我的!夏青,李敏瑜,紀小夢……你們幾個上去,搭乘你們幾個問題不大,都是女性,消耗太大,如何戰鬥?」

說話間,傳音鑽山牛:「給我盯死了,有問題,殺!」

鑽山牛不吭聲,也不傳音。

心裏暗罵,就知道你這麼黑!

說是好心給人家騎乘,實際上就是拿人家當人質,也不知道這次要死多少人。

夏青幾人,原本還騎乘了奔雲馬,不過奔雲馬已經死了幾頭,幾人都是步行,此刻蘇宇都這麼說了,三位女性也不再客氣,紛紛踏空一躍,上了鑽山牛的背。

騰空九重的鑽山牛!

個頭放大,坐下10人都沒問題。

暗中,幾位護道的強者,再次傳音,有些感慨:「人族還是強大,狻猊、鑽山牛一族都是強族,而今卻是成了蘇宇坐騎,哎!」

有些感慨的味道。

很快,又有人回復道:「沒辦法,這是人境,人族又是強族,我們這些小族,來人族,不就是為了合作的嗎?說是合作,實際上,還不是附庸……」

幾頭大妖聊著天,很快,有大妖傳音道:「別提這些了,幾位,發牢騷回去發,別在這說什麼!」

「老山羚,你們山羚一族也適合當坐騎,怎麼不給人族送一些小輩過來?」

有大妖打趣了一句,暗中,老山羚冷哼一聲,「老狐狸,別來挑撥我,你們幾個老實點,別一個勁地說廢話,不想在人族混,那就離開,別牽連我們!」

總覺得這幾個傢伙陰陽怪氣的!

你不爽,那就離開人族。

這些閑言碎語,自己說說就算了,這麼多大妖在,哪個傢伙傳出去了,給人族高層知道了,少不得關係會惡化一些。

呵斥了一聲,虛空中,這頭老山羚,忽然道:「都是一些白痴傢伙來襲,萬族教的真要想殺這小子,知道我們護道者在,大家小心,真要那樣,必然會有針對我們的方案!」

它不敢大意!

萬族學員跟着蘇宇一起出門,又不是沒人知道。

而萬族學員出門,會有護道者跟着,這也是規矩。

萬族教若是真想殺蘇宇,不會不考慮它們的存在,雖然它覺得對方沒那麼大的膽子,畢竟這一次它們來了5位山海,3位凌雲九重!

可還是要小心一些!

萬族教高層不一定會出手,但是也得小心陰溝里翻了船,放了一些有可能擊殺蘇宇的傢伙進來,到時候殺了對方也來不及了。

8位強者護道,雲虎、狐族、蠻牛、鐵翼、天馬、山羚、黑豹、飛狼,其中鐵翼、黑豹、飛狼三族來的都是凌雲護道者,其他幾家都是山海護道者。

老山羚說了幾句,又道:「大家嘴巴都閉緊點,我們出來,大夏府應該有山海監視我們,我之前好像感應到了山海存在,別亂說話!」

從大夏府出來,它就感應到好像有山海跟着,當然,具體在哪它不知道,可肯定有,畢竟幾位山海一起出來,還是萬族的,大夏府不會不管的。

幾位大妖都心裏有數,雲虎一族的老人傳音道:「我們護送本族天才出門而已,大夏府就算強者多,應該也不會來幾人,大概也就一兩位山海,說不定最多一位,老山羚,你說是吧?」

「大概吧!」

山羚族強者沒多說,來應該也不會來多少,這是肯定的。

大夏府地方大,哪有那麼多山海閑着沒事來監察它們。

別惹事就行!

就是個威懾,又不是來殺它們的。

它們正聊著,下方,忽然傳來一陣爆炸聲!

轟隆!

巨響聲不斷,蘇宇身下,狻猊踏空而起!

地下,一處平地,被炸出了一個巨大的坑洞!

與此同時,煙霧繚繞。

「是毒煙!」

蘇宇低喝一聲,元氣爆發,凈元訣啟動,元氣呼嘯而過,將那些毒煙驅散,凈化!

而就在這時候,蘇宇心中一震!

小鎚子凌空一錘!

無形波浪震動!

虛空中,一柄文兵呈現,瞬間破碎,下一刻,虛空波動,一位山海境強者迅速追蹤過去,蘇宇耳邊響起護道大妖的聲音:「一位凌雲,小心點,黑豹去追了!」

凌雲境!

還是文明師!

蘇宇皺眉,沒有吭聲,落地,轉身看去,此刻,其他人有些狼狽,奔雲馬幾乎死光了。

天馬族少年忍不住抱怨道:「瘋了吧!還真派這麼多人來殺你,蘇宇,你這是招惹了多少仇家?」

我是來遊山玩水的!

怎麼這麼多對頭!

這還在大夏府境內呢,這都惹出凌雲了。

剛剛他差點被炸死!

幸好有人暗中拉了他一把!

有些后怕,也有些後悔了,早知道不該逞強,跟着一起出來的。

蘇宇沒理會,剛剛那凌雲,實力不弱。

隔空一擊,只是隨意試探罷了。

引走了一位強者!

蘇宇眼神閃爍,出聲道:「諸位前輩,不要再追擊了,小心敵人是引誘我們分散!」

「行!」

有人應聲,沒有多說。

而蘇宇,也沒多說什麼。

鐵翼、狐族、蠻牛、雲虎這4族,大概率是勾搭到了一起了,和單神文一系有聯繫,其他4族,他現在不確定,但是不會完全放心。

可能有些是明子,有些是暗子。

為了對付自己,這些人也夠捨得下血本的。

自己這一次出動,引出了多少山海境!

蘇宇心中笑了一聲,可惜……這是大夏府,夏家現在鹹魚。

若是到了大明府,朱天道若是願意配合,就這一次,搞不好能引出大量潛伏的敵人,一次性殺個乾淨!

大夏府這邊,那是看需要殺人,而不是特意清剿,除非對方真的鬧大了,否則大夏府的強者,不太在意萬族教搗亂,對方在大夏府也沒啥根基,鬧騰不起來。

大夏府的民眾,對萬族教也極為仇視,萬族教在這邊很難蠱惑到人手。

心中想着這些,蘇宇再次前行。

毒煙,爆炸神符,這些東西都搞出來了,萬族教手段倒是不少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後方。

虛空中,於紅皺眉道:「這麼下去,也察覺不到什麼,幾位護道者在,於情於理,也不能看着蘇宇出事,萬族教這邊,就算有心殺他,恐怕也不敢這時候派出太多人,現在來的都是一些散教強者。」

所謂散教強者,要不是小教派的強者,要不就是那種渾水摸魚的,真正的教派強者,有組織的,到現在一個沒出現。

老鄭笑道:「你有什麼主意?」

於紅沒說話,探查了一番,這才道:「暗中到底有幾位山海?我感覺不止一位,不知是夏家的監察者,還是蘇宇的那位護道大妖,老鄭,夏家那位,交給你了,回頭你把他引走!」

夏家那位山海,她察覺到了。

對方行蹤不算太隱秘,他就是為了監察幾位大妖來的,所以也沒太過收斂。

鄭閣老點頭,「行,現在就算了,現在只是試探,對方也不會輕易現身,不過於閣老,就咱們倆人,這可不夠,哪怕那幾個傢伙和你們有約定,除非直接反叛,不然多少要出幾分力!」

「放心,還有人!」

於紅也不多說,自然不會就他們兩人。

遺跡,殺蘇宇,這兩件都是大事。

很多人都覺得,這一次有5位山海護道,蘇宇沒問題,她就是要趁這個外人覺得沒問題的時候,殺了蘇宇,這才是機會。

……

夜更深了。

又走了個把小時,這一次,沒人來襲了。

一直步行的陳晨,忽然道:「蘇學弟,休息一會吧,消耗太大了。」

蘇宇回頭看了一眼,見他氣喘吁吁,其他人也差不多,點點頭,「那就再休息一會,陳學長沒有坐騎?」

「我收服了一頭萬石九重的妖族,不過不是騎乘類的,廝殺型的妖族,不適合當坐騎。」

陳晨解釋了一句,蘇宇點頭,也沒多說。

奔雲馬,此刻都死光了。

除了蘇宇,也只有夏青幾人騎乘着鑽山牛,當然,天馬族少年,這幾個傢伙,就是天生的坐騎命,倒是不太累,現在沒被襲,那天馬族少年也輕鬆了許多。

一聽蘇宇要休息,頓時喜笑顏開,這大半夜的,對方也褪下了斗篷,果然是個少年,和人族沒倆樣,除了多了個馬尾巴,白色的馬尾巴,還在屁股上拖着,微微有些彆扭。

而就在蘇宇幾人剛停下休息的時候,遠處,忽然傳來一陣轟鳴!

下一刻,一位高大無比的巨人,呈現在眾人眼前,手持巨斧,暴喝一聲,一斧劈出,轟隆一聲巨響,一輪血月升騰,下一刻,血月消失!

「巨山前輩!」

蘇宇迅速站起,低喝一聲,遠處,那高大的巨人,看了一眼蘇宇,傳出了通用語,聲音宏大道:「無礙,遇到了劫道的,你不用擔心!你們人族……呵呵,居然讓嗜血族的傢伙潛入了人境,那幾個傢伙,小心點!」

說罷,巨大的身影消失不見!

周昊幾人紛紛看向蘇宇,蘇宇不吭聲。

黑暗中,有人傳音道:「小友,那是你的護道者?」

「對!」

蘇宇開口道:「幾位前輩見諒,巨山前輩不太合群,剛剛那輪血月,是萬族教的?」

「大概是,對方實力可不弱,山海四五重的樣子……」

有人給他解釋道:「那是嗜血族的,也是強族之一,可能是嗜血神教的,居然潛藏到了附近,幸好遇到了巨山兄。」

蘇宇皺眉,「萬族教,好大的膽子!山海境的居然真敢出現!」

說罷,蘇宇再次道:「幾位前輩盡量不要分散,巨山前輩在外圍警戒就行,免得敵人調虎離山!」

「行,若不是你說不能輕易離開,我們幾個配合巨山,拿下那傢伙問題不大!」

虛空中再次傳音,嗜血族的傢伙居然出現了。

實力可不弱!

這巨山,實力也挺強,看樣子應該正如蘇宇當初說的,從山海五六重跌落到了山海三重。

不過這傢伙既然現身了,幾人此刻隱約間也能捕捉到它的蹤跡了。

這是山地巨人族的傢伙!

實力可是很強的那種,沒想到洪譚居然還捕捉了山地巨人族強者,現在成了蘇宇的護道者。

……

「山地巨人族強者!」

這一刻,於紅也是皺眉,「應該是山海五六重跌落的境界,洪譚這傢伙,手筆不小,捕捉了這樣的強者!」

說罷,又道:「剛剛那嗜血族的傢伙……是嗜血神教的嗎?本事不小,居然潛入了嗜血族本族的傢伙!」

老鄭笑道:「正常,前些時日,你們這邊,還潛入了幾位日月境的天羿神族,人境通往諸天戰場的入口有6個,我猜可能是七個,其中一個被原始神教或者始魔教掌握了,不然這些傢伙沒那麼容易潛伏進來。」

於紅點頭,這個倒是不稀奇,早就有猜測。

「那嗜血族的傢伙……實力也不弱,就是膽子不小,那麼多山海,也敢潛伏到周圍。」

「嗜血族膽子本來就大!」

兩人聊著,於紅忽然笑道:「也好,出來一位嗜血族山海,其他的傢伙未必坐得住了。」

老鄭沒吭聲。

這嗜血族的傢伙,冒頭這麼快,得小心點了,夏家的山海還在,被盯上了,恐怕難逃一死。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剛剛和巨山交手的嗜血族強者,正在遁逃中,此刻化形為陰厲少年模樣,正在遁空中,忽然眉頭一皺,「誰!」

「見過嗜血族強者!」

虛空中,一道人影呈現,笑道:「嗜血神教一般都在大漢府活動,大夏府這邊,很少見到,沒想到在這能遇到嗜血族兄台!」

血月冷冷道:「這大夏府,你家的?」

「不敢!」

人影笑道:「兄台也看到了,對方多位山海護道,你一人之力,可沒辦法拿下蘇宇,何況,我們的目標也不是現在殺死蘇宇……」

人影又笑道:「兄台潛伏,想出手拿下蘇宇,當知道,殺蘇宇不是目的,不是嗎?」

血月冷笑道:「你想拉攏我?不必,各憑本事!遺跡只有一個,山海都想進入日月,進入永恆!你拉上一群人,最後怎麼分?」

說罷,血月遁空就走!

人影也不急,笑道:「大夏府內的遺跡,當然是撈一筆就走,誰還想長期霸佔不成?真當夏家死人?既然是破壞性開發,幾位山海,那又有什麼關係?」

血月不理,再次遁空,下一刻,再次現身,冷冷道:「滾開!你再跟着我,殺了你!」

「兄台何必拒人於千里之外!單憑一人之力,做不到的,聯絡各教強者,一起出手,才有希望!」

人影再次規勸,很快又笑道:「兄台若是一意孤行,為了保證安全,真到了關鍵時刻,我們可未必會和兄台站在一起。」

「你威脅我?」

「不敢!」

人影笑道:「兄台太莽撞了,我怕你壞了事。」

「哼!」

血月冷笑一聲,「藏頭露尾之輩!你是何人?」

「血火教副教主!」

「呵,血火教……你們那教主,白痴一般,前些時日剛被夏龍武斬殺,還敢冒頭?」

「兄台既然知道危險,還一意孤行?我們教主,日月境,就是這麼死的!」

人影笑道:「一起合作吧,都是在大夏府境內活動,小心一些,免得被夏家一鍋端了。」

血月冷冷道:「你那有幾位山海?」

說罷,冷笑道:「誰知道你們是不是提前已經有了什麼協議,我為你們出力,事後再反咬我一口,都是聰明人,沒必要來這些,誰能相信誰?」

「這倒也是。」

人影笑道:「不需要誰相信誰,但是起碼有點計劃,有點組織,單人的實力,如何擒拿蘇宇?」

「不拿下蘇宇,你我斗的頭破血流,有何意義?」

人影感慨道:「拿下蘇宇,才是關鍵!而且事情比兄台想像的要複雜,不止我們盯着蘇宇,有些傢伙也在盯着他,事關遺跡,你不會真以為大家不當回事吧?」

血月想了想,忽然嗤笑道:「那單神文一系?他們敢出手?還在大夏府生存,不怕夏家查出來了,要他們的命!」

「呵,除非真憑實據被查出來了,否則,哪怕夏家懷疑,也不會此刻對他們出手,不是嗎?」

血月沉默,很快再次問道:「你這邊,聚集了幾位?」

「加上我,3位山海!」

人影笑道:「加上兄台,那就是4位,其他地方畢竟太遠了,除非提前收到了消息,否則,誰敢往大夏府跑,不怕死嗎?哪怕我,也是謹小慎微,不敢亂來。」

血月冷笑,的確謹小慎微,來的只是一道神文殘影罷了,連分身都算不上。

「怎麼聯繫?」

「傳音符,距離近,都在蘇宇附近,還是可以聯繫的!」

說罷,一枚傳音符被拋出,血月拿到手中,迅速查看了一下,冷哼一聲,手中冒出一股血色火焰,燃燒了一下,這才將東西收入囊中。

「兄台如何稱呼?」

「血月!你呢?」

「血月……和我血火教倒是有緣,叫我血羅剎即可!」

血月嗤笑一聲,也不理會,迅速遁空離去。

等他走了,血羅剎身影若隱若現,有些狐疑,嗜血族的傢伙!

沒聽說嗜血族在大夏府活躍啊!

「連嗜血族都給攪合進來了,這遺跡……還真是牽引人心。」

蘇宇有遺跡嗎?

有!

這是共識!

否則,真以為開竅那麼簡單?

一下子就能開幾百個?

幾個月就開竅幾百個?

你開竅一兩百就算了,給一些天才時間,他們也行,可你足足開竅300個以上,花費的時間不到半年,你忽悠誰呢!

如此情形,也就當年一些掌握了遺跡的人,才能做到,所以當年誕生了不少無敵。

如今,遺跡越來越少,越來越難發現。

蘇宇掌握了一處遺跡,誰不心動?

夏家都在找!

南元……眾人也不清楚,這遺跡到底在不在南元,那邊現在被封鎖了,不敢貿然靠近,若是在南元,難奪,若是不在,那就是機會!

賭一次試試!

若是不在南元,那大家都有可能拿到遺跡,得到傳承,或者乾脆從蘇宇這邊弄一些線索,也許他掌握的東西更多。

那合竅法也許就是遺跡中出來的!

……

蘇宇的護道者暴露了!

蘇宇臉色不是太好看,也沒說什麼,一直等待眾人恢復,然後繼續前行。

沒了坐騎,速度慢了不少。

半道上,蘇宇忽然道:「嗜血族能潛入人境?不對,我聽說嗜血神教只在北方活躍,大夏府屬於南方,怎麼會有嗜血族闖來?我接任務出來,也沒多長時間,從北方潛來南方,需要不少時間吧?」

說着,他看向夏青!

眼神有些不善,夏青見狀,有些心悸,急忙道:「蘇兄,可能是原本就在大夏府潛伏,這也是有可能的。」

蘇宇皺眉,沒有再說。

夏青也是心中暗罵一聲,這是懷疑我泄露了消息?

難道是單神文一系泄露的?

有可能!

若是自己通知他們之後,他們馬上聯繫北方的萬族教,對方還是有很大可能趕來的。

而此刻,蘇宇沒再管她。

賊喊捉賊這一招,一直好用。

血月……三頭大妖之一。

血月,巨山,獨眼。

連禁妖環都沒有的血月,能瞞住那些暗中的傢伙嗎?

蘇宇不清楚,試試好了,又沒什麼損失。

就算被發現了,也沒什麼大不了的。

暴露了巨山,送走了血月,不知道獨眼有沒有什麼收穫。

……

就在蘇宇想着獨眼的時候。

此刻,一處山坳中,屍橫遍野。

還有一些活人!

此刻,都瑟瑟發抖,跪倒在地。

眾人前方,一道孱弱的身影站立,頭髮發白,額頭上有道裂縫,此刻,忽然睜開那額頭中的一眼,看向眾人,幽幽道:「反抗我的,只有死!」

「在這,都要聽我的!」

獨眼幽冷道:「一群廢物東西,還敢反抗!魔瞳一族,若不是在此地沒有力量,你們這群廢物,連加入魔瞳族的資格都沒!」

跪下的人群中,很快,有人顫顫巍巍道:「大人,願為大人效勞,只是我們原本屬於火焰神教,我們背叛……」

「背叛?」

獨眼幽冷道:「火焰神族怎麼了?算什麼東西!你們都是人族的人奸,投靠哪一族都是一樣!難道火焰神族還會為了你們這群廢物,和我們魔瞳族開戰?」

說罷,隨手一揮,大量的天材地寶出現,冷笑道:「賞給你們的!魔瞳族這一次要在大夏府開分教,你們就是第一批人選,你……」

他指了指一位凌雲境,「便是這分教教主,這次事情成功,我重重有賞!」

「多謝大人!」

那位凌雲大喜,分教主!

至於背叛火焰神教……別談背叛,都是為了萬族效勞,這魔瞳族也是強族,為誰效勞都一樣,給好處就行!

「事情成功,少不了你們的好處!」

獨眼看向眾人,幽冷道:「敢陽奉陰違,全部殺了了事!人手太少,跟我去找,找其他人,開教,人少了可不行……」

「大人!」

那分教主急忙道:「這附近,還有一批人,騰空、凌雲都不少,是之前血火教叛徒血鱷組織起來的,之前還拉攏過我們,不過他得罪了大夏文明學府,我們也不敢和他攪合在一起,大人若是需要人手,我可以去找他……」

「血火教?」

獨眼沉吟一會,點頭,「去找他們!」

說罷,眼中一道幽光落下,落在眾人身上,幽冷道:「覺得可以跑的,可以背叛的,試試我魔瞳一族的瞳火,能活下來,本座不殺你們!」

眾人顫顫巍巍也不敢多說,只能說,這次倒霉,被這位山海抓到了,不背叛都不行了。

算了,效忠誰不是一樣?

給好處就行!

「滾吧!」

獨眼冷哼一聲,眾人不敢留下,紛紛離開,消失在黑暗中。

而獨眼,看了一眼地下的那些屍體,第三隻眼中,火光冒出,屍體全部被焚燒,瞬間消失。

「魔瞳神教?」

獨眼笑了笑,有點意思。

側頭看向另外一個方向,那個奸滑的人族小子,膽子很大啊!

不怕我們真的跑了,或者真的在人境潛伏下來?

就篤定我們會幫你?

「洪譚……」

心中呢喃一聲,哼了一聲!

那可是大仇人!

他的徒孫,也不是什麼好東西!

可是……想到蘇宇那篤定的樣子,獨眼心中輕嘆一聲,算了,沒必要找死。

這一次,註定就是一場戲。

殺戮之戲!

大明府府主親自出面,自己這幾位,大概都在掌控之中,蘇宇自己佈下了這個局,難道真沒任何克制手段?

夏家、萬天聖、朱家也許都在盯着!

獨眼幽冷地笑了笑,一群白痴,這次還不知道要死多少人!

遺跡……就算真的有,也得有命去享受才行。

蘇宇自己布的局,哪怕他真有遺跡,還能帶着你們去遺跡不成?

「星落山……」

死亡之地差不多!

都進入了大明府境內了,朱家隨時會出手,一群白痴,不會以為朱家沉寂多年,就不會出手了吧?

好像……他也覺得不會。

若是沒蘇宇提前招呼,他也不覺得朱家會摻和進來。

當局者迷啊!

大明王,心中默念一句,還是小心點,悠着點,大明王不會就在大明府吧?

若是在,自己得低調點,乖一點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51章 當局者迷(求月票訂閱)

0%
目錄
共103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