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2章 持續釣魚(萬更求訂閱)

第252章 持續釣魚(萬更求訂閱)

不提獨眼和血月,巨山暴露了行蹤,這也是蘇宇計劃中的一環。

得讓敵人知道你的底牌!

當然,最好還能再暴露一點,讓敵人欣喜,覺得你果然還有別的底牌,他們發現了深層次的東西。

而影子和水人,是第二重準備暴露的底牌。

如今山海不敢直接大肆探查他,未必發現了這倆傢伙,等這倆傢伙也暴露了,敵人就會覺得,你沒底牌了,束手就擒,只能等死了。

用淺層的東西,去隱藏深層的東西。

這是蘇宇要做的!

就是引誘敵人上鈎!

不上鈎,哪來的借口殺?

不上鈎,夏虎尤送來的兩位強者,只會保護蘇宇,而不會主動幫助蘇宇去殺人。

不上鈎,若是天馬族是幫助人族的,那就不會主動出手。

這些中立者,都可以藉此機會,拉上戰船。

這些,是蘇宇需要做的。

不能把敵人嚇跑了!

而且對方不上鈎,朱家不好出手幫忙,單神文一系的閣老出來轉悠一圈不行嗎?

沒對蘇宇出手之前,對方甚至無恥地說為了保護蘇宇,這都沒問題。

「得讓他們對我出手!」

這才是蘇宇的目的!

而且弱者出手,他不需要,他需要山海親自對他出手,這才是蘇宇最終的目的。

借刀殺人!

當然,這其中的分寸,需要蘇宇去把握,不然就會把自己給玩死了。

單神文一系,若是有日月出手,那更好,前提是要等,等到了星落山才行,那時候,朱家才能名正言順地出手對付對方。

蘇宇在賭,在博!

博的就是一個信息差!

沒幾個人知道,自己這次準備一去不還,直接投靠了朱家,否則以朱家的性格,你除非打到了天都城,否則都懶得理你。

等自己真投靠了大明府,這消息傳出去了,那今日所有的算計都是空的。

他在賭一種認知差!

在大夏府強者眼中,蘇宇不會投靠別的大府的,別的大府那麼弱,又沒靠山,人生地不熟的,蘇宇現在還沒吃大虧,為何要跑?

……

隊伍,繼續上路。

蘇宇在想着這些,在盤算著這些。

危險,肯定是有的。

但是,一點危險不冒,想拖幾位山海下水,那也不可能。

冒險,是為了更大的收穫!

山海,這還不夠。

他想知道,有沒有凌雲會出手,比如周平升!

凌雲出手,需要什麼?

需要對方的山海都被纏住了,沒機會對自己下手,此刻,騰空殺不了自己,只能來凌雲,誰下手最有可能?

周平升!

他凌雲七重,在別人看來,可以穩定擊殺自己,而且對方和自己仇恨很深,只要有機會,對方一定會對自己下手。

自己這邊的山海,不能有空餘出來的,勢均力敵最好,這樣,才能引誘周平升這些凌雲出手。

才有機會,把他們一網打盡!

周平升來了嗎?

十有仈Jiǔ來了!

他是夏青和單神文一系的中間聯絡者,他恨蘇宇,他肯定會來,就是不知道此刻藏身在哪。

蘇宇繼續前行着,一路前行。

此刻,襲擊少了。

因為有人在收攏那些散教強者,比如獨眼。

當然,還有一些傻子,依舊獨行,在前方埋伏蘇宇,最終,都只有死路一條。

……

「噗!」

一刀將埋伏在樹榦內部的一個傢伙斬殺,蘇宇面色平靜,看都不看那冒血的樹榦,看向前方,那邊,有山。

天快亮了。

一路疾馳,這一晚上,蘇宇他們行走了五六百里,按照這速度,再有十多個小時,就能抵達南元。

一晚上,其他幾人,已經是疲憊不堪,不少人身上都沾滿了血液。

周昊也是渾身浴血,走到蘇宇身邊,沉聲道:「前面是山,有山的地方更好埋伏,需要繞道嗎?」

「五位山海,不,六位山海,在大夏府,繞什麼道!」

蘇宇直接反駁!

繞道幹嘛?

這幾個傢伙,會保護自己到遺跡門口的,既然如此,借他們的力,殺一些萬族教的傢伙,給自己多積累一點功勛,多好?

也就不知道萬族教的老巢在哪,不然帶着這幾個傢伙直接殺進去,在遺跡地點沒暴露之前,這幾個傢伙不會讓自己死的。

就這麼簡單!

試探歸試探,他們沒想現在弄死自己。

當然,蘇宇想弄死他們。

眼看着要入山道了,蘇宇開口道:「幾位前輩,前方有山,危險還是有一些的,我們暫時休整片刻,哪位前輩願意先去探查一番?」

虛空中,一道人影呈現,一位老者開口道:「我去看看吧!」

山海境!

蘇宇可以感應的出來,辨認了一下,認出了對方。

萬族護道者入境,自然有資料留下,沒有夏家掌握不了的訊息,也沒有夏虎尤弄不到的訊息,當然,那是基礎訊息。

「天馬族的護道者。」

蘇宇認出了對方,不動聲色,天馬族的,未必是敵人,當然,目前不好說。

「前輩是哪一族的護道者?」

「天馬族!」

蘇宇想了想道:「那前輩小心,到了山海雖然都能騰空,可山地非天馬一族擅長的戰場,之前那嗜血族的傢伙,搞不好就在埋伏,最好帶一位擅長山地戰的強者過去一起探查。」

虛空中,有人笑道:「小友多慮了,我們都在這邊,對方豈敢襲殺我們?眨眼間,我們就可以趕過去救援。」

蘇宇無奈道:「就是怕對方調虎離山……」

虛空中,老人不開口了。

天馬族的強者,笑呵呵道:「行,鐵翼族的道友,一起如何?你們擅長飛行,可以及時察覺到一些潛伏點,免得真被人伏擊了,那倒是丟人了!」

「好!」

鐵翼族,這次只來了一位凌雲九重,倒是不太擔心。

按照之前說的,不到遺跡,不會有強者出手的。

探查一下,做個樣子罷了。

虛空微微顫動一下,兩位強者都朝那大山飛去。

蘇宇也沒多說,坐了下來,從狻猊身上弄了點吃的,獨自開始吃了起來。

「你就吃這個?」

他正吃着,天馬族少年走來,奇怪道;「你吃不起好吃的嗎?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不想理他,你們馬吃的東西,我未必喜歡。

「蘇宇,你開那麼多竅穴有用嗎?以你的天賦,不開那麼多竅穴,也許早就到騰空了!」

蘇宇淡笑道:「騰空?我殺的騰空不少,有用嗎?」

好吧,沒話可說了。

那邊,夏青也帶了一些東西走了過來,遞了一些吃的給蘇宇,蘇宇擺擺手道:「你們自己吃,出門在外,別吃任何人的東西,只吃自己的最好,這是基礎生存法則……」

這話還沒說完,天馬族少年的手僵硬了一下,他還想在夏青這弄點吃的呢。

夏青笑了笑,也不介意,沒再遞給他們吃的,捋了捋散落的頭髮,問道:「蘇兄,距離南元不遠了吧?」

「順利的話,晚上能到。」

說着,蘇宇傳音她道:「提醒幾位前輩小心點,尤其是咱們一邊的,現在連山海都出現了,我擔心是有人猜到了什麼!」

夏青不動聲色,點點頭。

開口道:「蘇兄,現在還在大夏府境內,現在還有安全保障,出了府就不太安全了,蘇兄,我們殺妖,不會要出府吧?我聽說南元靠近邊境,出府了,就麻煩了。」

「看情況。」

蘇宇見其他人都在聽着,笑道:「南元靠近大明府,一般情況下不會出府的,但是若是妖亂從大明府那邊爆發,可能需要去處理掉,當然,大家若是覺得不安全,在南元那邊逗留沒問題。」

幾人正說着,前方的大山中,忽然爆發一陣劇烈的元氣衝撞!

虛空顫動了一下,幾位護道者紛紛現身,凝重地看向那邊。

「該死,是那個嗜血族的傢伙!」

一位面上帶着一些黑色毛髮的中年低喝一聲,有些焦躁。

雲虎族老者迅速道:「別亂了分寸,沒事,就他自己,奈何不得那老天馬!」

說罷,迅速道:「暫時觀望,老天馬求援了再說,這邊不能離人!」

嘴上說着,心中卻是嗤笑。

老天馬被殺了拉倒!

剛好省點事!

此刻,兩位山海瞬間交戰到了一起,血月突襲而出,也傷到了對方,不過老天馬實力強悍,此刻,兩人交手,開山蹈海,山川崩裂。

片刻后,血月潰逃,因為此刻巨山忽然出現了!

「追!」

巨山暴喝一聲,老天馬也不含糊,跟着他一起迅速朝血月潰逃的方向追去!

雲虎幾人暗嘆一聲,可惜了!

差點忘了巨山了!

老天馬這邊,倒是無礙了。

正想着,就在這一刻,天空中,還在飛翔觀戰的鐵翼一族強者,忽然尖銳地慘叫一聲!

同一時間!

一道驚天光柱升起!

噗嗤一聲,直接洞穿了那鐵翼鳥的頭顱,砰地一聲,對方恢復了原型,巨大無比的一隻鳥,接着,這無頭大鳥直接墜落!

「混賬!」

「該死!」

這一刻,幾位山海大驚,雲虎一族強者遁空而去!

蘇宇急忙喝道:「這邊留人,小心!」

此話一出,雲虎一族強者微微一震,速度慢了一拍,而此刻,那爆發出驚天光柱的強者,瞬間浮空,一把將那巨大的無頭鳥收走,眨眼間遁空消失!

「該死!」

老天馬和巨山迅速朝那邊趕去,接着,老天馬怒吼道:「魔瞳族!該死的,混賬,你們敢在大夏府殺害人族盟友,找死!」

太快了!

他們也沒想到,山中還埋伏着第二位山海!

魔瞳一族,也擅長幻境。

這位隱藏的傢伙,實力極強,瞞住了其他人,突然爆發之下,瞬間擊殺了一位凌雲九重!

此刻,追丟了血月,獨眼也逃之夭夭了。

老天馬和巨山又追擊了一陣,很快,兩人都趕回來了。

而這一刻,蘇宇身邊,那展飛,臉色慘白!

死了?

這一幕,發生的太快,他完全沒料到,他的護道者死了。

在6位山海的眼皮子底下,被人殺了!

巨山趕到,身形變小,看向蘇宇,低沉道:「抱歉,沒能攔住對方……」

蘇宇擺擺手,皺眉,看向其他人,沉聲道:「兩位山海!」

他又看向展飛,歉聲道:「抱歉,展兄,我也沒想到會這樣……」

老天馬悶悶道:「和你沒關係,是我的失誤,我只想着追擊那嗜血族了,沒想到還藏着一個傢伙!該死的!」

出師不利!

6位山海啊,居然讓人在眼皮子底下殺了一位凌雲九重!

雲虎一族的老人,此刻也是面色難看!

死了一個!

雖然不是山海,可這還沒到地方,就死了一個,也出乎他的預料。

……

就在他們憋悶的同時。

虛空中。

兩位中年對視一眼,你看我,我看你。

半晌,其中一位壯碩一些的中年傳音道:「怎麼又出來一個山海,老大,要出手嗎?」

他們是夏虎尤安排來的。

兄弟倆,親兄弟。

老大皺眉,傳音道:「不出手!虎尤說了,只負責保護蘇宇安全,除非蘇宇讓我們出手,否則……其他的一概不理!何況,現在也有些敵我難分!」

他也搞不清楚狀況了!

唯獨知道一點,這次聽蘇宇的,他們的任務是保護蘇宇,其他的,都可以放放,哪怕萬族教的傢伙出現了,那也是其他人的責任。

壯碩中年有些鬱悶,再次傳音道:「老大,我們的目標到底是誰?蘇宇防的是單神文一系?你感覺有人跟蹤嗎?」

「可能有!」

老大沒多說,心中嘆息,目光投向遠處的蘇宇,今日這一切,都拜這位所賜,今日這裏死了多少人,恐怕都是這位在謀算的。

後生可畏啊!

這鐵翼鳥一族的死,不會是他算計的吧?

忽然冒出了兩位山海境大妖!

……

更後方。

於紅和老鄭也皺眉不已,於紅傳音道:「那兩個傢伙,都是萬族教的?」

「你問我?」

老鄭無語,這個得問你,我不知道。

於紅沒吭聲,手中出現一塊傳音符,傳音詢問了一會。

過了一會,開口道:「暫時還不清楚,今日來的萬族教強者不少,有些彼此也不認識。」

老鄭點頭,也不追問。

這事,自己最好別摻和,誰知道於紅在問誰。

「這鐵翼鳥一族的傢伙,實力太弱,這麼輕鬆就被殺了……」

老鄭有些鄙夷,好歹也是凌雲九重,說死就死了!

這些弱小的種族,實力果然不行!

……

而另一邊,血羅剎傳音質問:「血月,你在做什麼?說好了一起行動,你在做什麼?」

「哼!」

血月也迅速傳音,「愚蠢!剛剛讓你配合,為何不配合?當然要襲殺幾個傢伙,難道非要等到了遺跡,再去拚命?愚蠢!6位山海,你覺得我們有希望能贏?趁着他們保護那些人的時候,找機會殺一個算一個,血羅剎,你是不是腦子有問題?」

血月迅速道:「我已經聯繫到了一位道友,一起合作!你那邊,開啟公開頻道,我和其他幾位道友聊聊,若是想法不一樣,那就各干各的,居然一直等著,何其愚蠢,趁着他們需要分心保護那些天才的時候,殺幾個算幾個,血羅剎,你們血火教都是蠢貨嗎?」

血月反過來質問了一句,「不要讓你的愚蠢,耽誤了大事!血羅剎,你要是不想做,那就放棄,難怪你血火教越來越弱,都是你這種蠢貨導致的!」

他是罵了個痛快!

反打了一耙,你們不出力!

出力的話,剛剛也許能連老天馬一起給幹掉。

血羅剎無言,片刻后,傳音符中,出現了一個公開頻道。

很快有人傳音信息道:「嗜血族的道友,想和我們談談?」

「是!我在懷疑,你們到底有沒有奪取遺跡之心,還是說,有計劃沒說?對面6位山海,數位凌雲,此刻不削弱他們的力量,難道要等到最終決戰?」

「擒拿蘇宇,才是最關鍵的!」

血月質疑了幾句,很有有人回復道:「血羅剎,你覺得呢?其實我們也好奇,一直等著不是回事。」

血羅剎也傳音回復了,「我知道你們疑惑,大家聽我說,這一次蘇宇目標就是遺跡,未必需要現在抓住他才行,可以讓他帶我們去遺跡,而不是現在打草驚蛇,幾次下來,已經讓他擔心了,我擔心再這麼下去,他會放棄這次的遺跡之行。」

大家收到的信息不同,他是知道,蘇宇要去遺跡的。

而其他人,想要的是活捉了蘇宇,再逼問遺跡所在。

所以對於血月的選擇,他也能理解,只是很無奈,現在可能影響到了他們的計劃,只能再次道:「發現了遺跡,我們才能做選擇,否則,即使抓住了蘇宇,他也未必會告訴我們遺跡在哪!血月道友,不要再亂來了!」

說完,又問道:「那位魔瞳族道友,是血月道友的朋友?」

「不認識!」

血月敷衍道:「遇到的,之前我出手,跟你一樣,他自己找來的,我覺得他比你靠譜,伏殺一些強者,削弱對方力量,我覺得可行,就跟他一起合作了一次!」

血羅剎也是無奈,很快道:「還能聯繫上嗎?這樣下去,會逼的蘇宇放棄這次前往遺跡的機會的,那我們想找到遺跡,難度會大增!」

血月不客氣道:「你自己不說,隱瞞了重要訊息,來怪我們?血羅剎,不想合作就散夥,想合作,那就全盤托出,6位山海不是那麼容易解決的!比起擊殺6位山海,奪取遺跡,我覺得抓住蘇宇的希望更大,其他幾位道友覺得如何?」

「不錯,抓住蘇宇,比擊殺6位山海可要輕鬆多了,多襲擊他們幾次,為了保護他們一族的天才,也許有人會放棄繼續前行,也是我們的機會!」

有人開始質疑血羅剎了,血羅剎也知道他們的心思,迅速道:「諸位,我們還有盟友……」

「山海境?」

「不錯!」

血月直接道:「誰?我覺得我該放棄合作了,這麼多山海,如何分配遺跡?還是各干各的算了,誰運氣好,誰抓住蘇宇。」

血羅剎迅速道:「對方不要遺跡。」

「你說的有人信?」

血月說了一句,忽然想到了什麼,迅速道:「你不會說單神文一系吧?除非他們要殺蘇宇,否則,沒有萬族教的人會放棄遺跡!」

「不錯!」

「多少人?小心被黑吃黑了,血羅剎,你的選擇,讓我很不安,單神文一系的傢伙不靠譜,也許是為了配合大夏府剿滅我們!」

血月再次質疑,說完,直接退出了頻道,接着捏碎了傳音符,消失了。

他跑了,此刻,公共頻道,其他幾位強者也不吭聲了。

都有些擔憂!

和單神文一系合作?

對方不要遺跡?

他們也擔心被對方黑吃黑了!

「血羅剎,你的選擇……也讓我們吃驚,你的底牌就是他們?如此的話,我們還不如和嗜血族還有那位魔瞳族道友合作,也比單神文一系強!」

剩下的兩位山海,也在質疑。

這一次,萬族教來了3位山海境強者。

血羅剎實力最強,他們才願意配合,可現在若是說和單神文一系合作,那還不如和剛剛那倆萬族的合作,都是萬族教的,大夏府的公敵,不至於賣了自己。

血羅剎也是無語,都不等我說完,早知道還不如不開公共頻道了,此刻,迅速道:「血月道友太着急了,對方不敢黑吃黑,否則,我也不傻,豈會合作!我掌握了一些東西,那邊不敢翻臉,否則,泄露了出去,對他們的打擊,也是巨大無比的!」

「掌握了什麼?」

「這個我就不說了,二位道友放心便是!」

兩人不再問,但是也不是太放心,盤算著,要不找到血月和魔瞳,談談合作的事,4位山海,哪怕血羅剎有什麼心思,他們也能有實力抵擋。

……

血月在搗亂,而蘇宇,此刻依舊面色凝重!

看向展飛,沉聲道:「展兄,節哀!鐵翼族前輩隕落……出乎我預料,對方膽子太大了!現在已經出現兩位山海,看來,我的一些消息泄露了!」

說着,蘇宇看向其他人,沉聲道:「我想了想,不能再拿大家的性命開玩笑,撤!撤回去!回學府,這個任務不做了,才走了一半,死了一位護道者!」

此話一出,夏青幾人心中都是咯噔一跳!

忍不住想罵人!

罵誰?

當然是那個廢物鐵翼鳥一族的傢伙,這麼弱,居然被殺了,蘇宇好像被嚇到了,該死的,他要回去!

那這一次,豈不是做無用功?

夏青視線投向展飛,不能回去,回去,那就前功盡棄了!

都走到這了,這次回去了,下次蘇宇就算要出去,也未必會再次找他們了,機會只有這一次。

展飛強壓下心中的悲憤,強忍着痛苦,開口道:「蘇兄!我不想回去,我族族老隕落,我想替他報仇!那兩個傢伙,肯定不死心,還會再出現的……」

展飛看向其他幾位護道者,悲痛道:「展飛想請求幾位前輩,幫我一次,幫我報仇,我鐵翼族絕對不會虧待幾位前輩!」

他不想走,也不能走。

雖然族老被殺了,可現在他說要走,夏青幾人絕對不會放過他的。

所以,他不能走,而且還得以報仇為借口,拖住蘇宇,繼續前行!

蘇宇不動聲色,心中冷笑。

猜到了!

殺了就殺了,死了就死了,你和夏青是一夥的,現在你可走不得了!

不出意外,幾位護道者會答應幫你報仇的。

果不其然,下一刻,雲虎族老人迅速道:「這是必須的!混賬東西,居然敢當着我們的面殺人,不殺了那倆傢伙,誓不罷休!」

其他幾位護道者,也附和了幾句,不管願意不願意,對方在他們眼皮子底下被殺了,展飛既然這麼說了,那得出力解決才行。

蘇宇遲疑了一下,有些為難,很快,咬牙道:「好!那就繼續!都隕落了一位前輩,現在無功而返,我也不甘心!幾位前輩接下來一定要小心,千萬不要貿然分開!」

心中冷笑一聲,接下來有你們受的!

殺一個算一個!

當然,他還是再次道:「紀小夢,你們幾位可以撤回去,我讓巨山前輩送你們回去,你們不是對方盯着的目標,他們不會貿然對你們出手的……」

幾人對視一眼,都搖頭。

蘇宇也不說什麼,再次看向周昊道:「周昊,你走不走?走的話,我讓人送你回去!」

周昊看了看其他人,搖頭:「他們不走,我也不怕,反正他們要殺你,主要目標不是我。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笑了,行!

都這麼危險了,凌雲都死了,你們幾個還不走,要說就是為了歷練……去你大爺的,當誰傻呢。

不管了!

自己提醒了一次又一次,這些人死活不走,他就不管了,自己的責任盡到了,接下來,這幾人被殺,他一點也不同情!

到了這地步,不走的,都有目的。

既然有目的而來,死了不值得同情!

至於萬族學員這邊,蘇宇倒是看到有幾位學員臉色變幻,大概想走,又不好意思說。

比如天馬族那個少年,此刻不再逍遙了,有些糾結。

那個山羚族的少女……好吧,姑且稱之為少女,那羊角真的很醜,對方也糾結。

糾結的,可能就不是夏青一夥的!

蘇宇也懶得管,自己不走,死了別怪人!

「那就繼續前行,巨山前輩,你繼續隱藏在附近,別被對方追蹤到了,隱藏行蹤,給予威懾!」

「好!」

巨山迅速消失!

而蘇宇又看向雲虎族那位老人,歉聲道:「這位是雲虎族前輩吧?雲虎一族,速度極快,前輩您看……能否在前面探查路線,以免被人埋伏?」

雲虎族老者是不情願的,可此刻,擅長飛行的鐵翼鳥一族的傢伙死了,他的確速度最快。

想了想,也不多說,迅速消失,他速度快,現在有了防備,也不至於那麼容易被人伏擊。

離開遠點也好!

剛好方便聯繫一下人,那混蛋,說好了沒事的,為何會出現兩位山海,伏殺他們的人?

雲虎一族的老者也是憤怒!

鐵翼鳥一族那傢伙雖然實力不強,可大家一夥的,現在忽然被殺了,他也有些擔憂,難道是單神文一系背信棄義,想連他們一起給解決了?

……

雲虎一族老人離去不久。

天水城。

距離此刻的蘇宇他們不算太遠,一座大院中,周平升拿着傳音符,皺眉不已。

傳音解釋道:「誤會,那出手的山海,是外府來的,之前沒有聯繫過,產生了誤會,接下來我會解決這個麻煩。」

解釋了一陣,周平升低罵一聲,廢物!

自己大意,死了一個凌雲,也好意思來質問我!

沒多說,迅速朝大院深處走去,片刻后,在門外低聲道:「李閣老,對方快到天水城了,不過萬族教這邊有點麻煩……」

「不用告訴我!」

裏面,傳來了李閣老的聲音,聲音淡漠道:「我不認識什麼萬族教的人,平升,你自己聯繫!」

「……」

周平升心中惱火!

裝你馬呢!

到了這時候,還來這套,真被查出來了,你以為你能逃脫?

仔細一想……也許真能。

襲殺蘇宇,不成功的話,哪怕被抓到了,大概率是被發配。

可聯繫萬族教……這被抓到了,蘇宇死不死,自己都得死。

周平升心中恨恨!

到了這關頭,這些人還想着退路,難怪單神文一系屢屢吃虧,都考慮的太多了,太過惜身!

都到了撕破臉,要殺人的地步了,李閣老這些人都不願意出面,讓自己出面聯繫萬族教。

他心中憤恨的不行!

自己實力低,但是身份不低,是周明仁的弟子,萬族教這邊,抓到了他的把柄,當然不怕單神文一系反水。

若是真出了事,他是死定了,周明仁也會被牽連。

可於紅和李閣老,未必會被牽連進去。

除非被現場抓住了,否則完全可以否認一切。

「一個個的,到了這地步,還在想着自保……我若是出了事,你們一個別想跑!」

周平升心中罵着,嘴上卻是應道:「我知道了,閣老,那我先忙了!」

「去吧!」

「……」

周平升轉身就走,心中依舊難掩憤怒,若不是為了殺蘇宇,他才不頂這個鍋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52章 持續釣魚(萬更求訂閱)

0%
目錄
共103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