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4章 大夏風雲(萬更求訂閱)

第264章 大夏風雲(萬更求訂閱)

12月30日。

安平歷350年,最後一天。

大明府發生的一切,星落山發生的一切,已經徹底傳開了。

百強樓旁。

吳嘉憤怒,失望,絕望,沮喪,情緒接近崩潰,一次次地重複播放著那星落山的一幕幕。

她聲音沙啞,嘶吼著,咆哮著!

「大夏府不給我師弟一個交代嗎?」

「大夏文明學府不給我師弟一個交代嗎?」

「你們就這樣逼走了他,讓他背井離鄉,讓他顛沛流離嗎?」

「日月殺他,山海殺他,我師弟如何對不起你們了?」

吳嘉聲嘶力竭,聲音沙啞,依舊大聲吼著:「他才養性,他推導的合竅法,沒有絲毫隱藏,給了夏家,夏家就這麼對他的嗎?」

「噬魂訣他也給了夏家,連文訣都給了夏家,夏家就這樣漠視一切嗎?」

「星落山的伏殺,那麼多人,那麼多叛徒,大夏府無一人發現嗎?」

她嘶吼著,怒吼著!

師弟走了!

一個人,獨自南下,背井離鄉,離開了生活了18年的大夏府,拋下了親人,拋下了朋友,拋下了師長,遠赴他鄉。

大明府……那是另外一個大府了。

隔了一府,就是隔了一個世界,隔了一國。

在大夏府,有幾人會去談論大明府的?

而今,師弟卻是孤獨離去。

她看到了師弟斬殺周平升,她看到了師弟吐血,看到了他被山海神符追殺,當然,後面李敏瑜擋劍沒看到。

此刻的吳嘉憤怒,絕望,痛苦,凄厲嘶吼道:「這偌大的大夏府,就沒人為我們做主嗎?我師弟的父親還在鎮魔軍前線,和敵人交戰,你們就是如此對他的嗎?」

「大夏府真的腐化到了這一步了嗎?」

「那我們的信仰還有嗎?」

「還在嗎?」

吳嘉厲聲吼著,四面八方,無數學員和導師聚集,無人吭聲,羞愧低頭。

單多之爭,居然發展到了這地步。

數位閣老,甚至是日月府長親自出面伏殺蘇宇,還勾結了萬族護道者,若不是大明府府主偶遇,殺光了那些人,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。

蘇宇被人族給殺了!

「你們修鍊合竅法,不羞愧嗎?」

吳嘉凄厲嘶吼,「同階之爭怎麼沒人說了?周平升這些人親自出手,於紅這些叛徒勾結萬族教,如今為何沒人提?」

「過去一天時間了,為何大夏府沒有任何動靜?」

「他周明仁是半步日月,他單神文一系重要無比,我多神文一系就該死嗎?」

吳嘉淚水止不住地滴落,「為什麼沒人站出來!沒人說一句這不合規矩!」

「連勾結萬族教都可以沒事了嗎?」

「若是如此……那我便投了這萬族教,遲早有一天,我會報復你們的,一定的……」

她哭泣著,咆哮著。

誰來為他們做主?

誰來為師弟做主?

就因為師弟是多神文一系的人嗎?

就這樣,可以無視師弟所有的功勞嗎?

台下,有人沉聲道:「吳師妹,此話不可亂說!免得遭人口舌,被人報復!這大夏府,必然會給我們一個交代,給整個大夏府一個交代!」

有凌雲強者,冷喝道:「自然要給!單多之爭,那是內鬥,那是競爭,不是不顧一切,滅殺天才,日月境都敢出手了,那就亂殺一通好了!」

「誰沒家人,誰沒後裔?不顧規矩,日月殺養性,今日你能殺,明日我就能滅你滿門!」

「勾結萬族教,更是死不足惜!」

「……」

大夏府民風彪悍,平日里那是事不關己懶得去說,可如今,已經觸及到了大家的底線。

怒意沸騰!

單神文一系都敢如此了,這天,還有光明的時候嗎?

就在此刻,校門之外,大批人匯聚。

吼聲震天!

「交出罪魁禍首!」

「嚴懲單神文一系!」

「斬殺叛徒,還我大夏威嚴!」

「取締文明學府,文明師發配充軍!」

「……」

整個大夏府,此刻都在沸騰,都在咆哮。

當有人組織起來抗議的人群,三大文明學府都被憤怒的人群包圍了!

九天學府府長去了,問道學府閣老去了,大夏文明學府也去了多位閣老……

這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,勾結魔族,伏殺天才,奪取天才機緣,逼迫蘇宇遠走他鄉,不敢再回大夏府,這是恥辱!

數百年的征戰!

大夏府征戰數百年,戰死無數軍士,才殺的萬族教不敢冒頭,不敢在大夏府傳道。

而今日,信念崩塌了!

他們在殺萬族教的人,而高層的文明師在勾結那些萬族教的人!

……

學府內部動蕩。

學府外部,陳浩藏在人群中,大聲吼道:「嚴懲幕後主謀!」

「英雄子女,說殺就殺,我大夏府百萬將士,前線征戰,後方卻是被逼遠走他鄉,誰敢再戰諸天?」

「鎮魔軍沒人為蘇宇出頭嗎?」

「蘇龍百夫長還在前線征戰,他知道蘇宇被伏殺逼走嗎?」

「……」

一聲聲大吼,被無數人附和,一次次質疑,一次次質問!

關於蘇宇的父親蘇龍,也被人提及。

老兵回歸!

接近50歲的年紀,千鈞九重境,大夏府一紙召令,顧不上還沒參加高等考核的兒子,奔赴前線!

年輕的時候為大夏府征戰,年邁的時候,還在為大夏府征戰。

而今,他兒子因為天資縱橫,卻是被自己人伏殺!

天理何在?

大夏府前線百萬將士,後方,卻是有千萬退伍官兵,千萬披甲戰將!

今日是蘇宇,明日是誰?

誰還敢為大夏府而戰?

人群中,一些退伍老兵,此刻雙眼通紅,不顧一些老軍官的勸導,怒吼道:「鎮魔軍呢?龍武衛呢?夷平了這大夏文明學府,夷平了那九天問道!」

「殺殺殺!」

「不殺罪魁禍首,不殺主謀之人,千萬將士不答應!」

一群老人,撕開衣衫,傷痕纍纍,咆哮道:「吾等為大夏府征戰,為人族征戰諸天,後背無傷,不曾後退一步!」

「而今,吾等後人,遭此不公,將主何在?」

「這就是大夏府傳承三百多年的養兵之道嗎?」

「昔日,我以大夏府為榮,今日,我以此為恥!」

「……」

一聲聲泣血咆哮傳出,一位位老兵撕裂衣衫,傷痕纍纍。

憤怒!

無比的憤怒!

我們在前線征戰,就是希望大夏府更好,就是希望後人可以過上好日子,就是希望這人族更強!

而今,後裔在後方,卻是被無數強者伏殺。

這還是大夏府嗎?

「將主何在!」

一位位老兵嘶吼著,呼喊著,喊著夏龍武!

他們要一個交代!

千萬將士,都要一個交代。

前方,有人大吼道:「夏侯爺已經出面解說……」

「讓他滾!」

有老兵咆哮,「我們要夏龍武將主出面!要大夏王出面!昔日,大夏府和平,安逸,今日,夏小二上台,大夏府將傾!」

「夏小二帶過兵嗎?打過仗嗎?」

「一丘之貉!」

「將主何在!」

「……」

他們不聽,他們將一切的過錯都推到了夏侯爺身上,夏龍武在的時候不這樣,為何現在會如此?

夏龍武征戰諸天,殺的萬族教不敢抬頭,為何會這樣?

夏小二到底會不會執政天下?

這一刻,所有人都在憤怒,大夏府的堅持,信仰,信念,這一次被打的四分五裂!

……

城主府。

那巨大的吼聲,咆哮聲,一次次傳入府邸。

府主大殿。

一位位強者林立,夏侯爺高居堂上,一言不發。

夏小二……

原來不是沒人知道啊,只是大家不說罷了。

夏侯爺笑了笑,靠在巨大的座椅上,一言不發。

下方,強者越來越多了。

山海議會!

這是一次山海級議會,各大學府閣老,各大部門山海,軍方山海,各方山海……凡是能來的,都要來。

50人,60人……100人,200人……

多的不可思議!

這就是大夏府!

排名前三的強大府城!

老天馬和老山羚走入的時候,顫顫巍巍,驚懼萬分!

這就是大夏府的實力?

而其他各族護道者走入,也是一個個肝膽欲裂!

那撼天動地的氣息,在衝擊著所有人。

日月境也來了!

趙將軍,胡總管,紀署長,暗衛統領,府軍將主,吳家老太……

一位又一位強者到來。

夏雲奇,胡萍,趙明月……這些人也都到了。

萬天聖,鄭平,這些人早就站在了前方。

一位又一位強者!

很多很多!

有人面色發白,有人臉色慘然,有人憤怒無比,有幾位軍方強者,此刻早已是憤怒到要殺人的地步,盯著那些單神文一系的強者,恨不得撕碎了他們!

大夏府,前線征戰將士就有百萬之眾!

後方的預備軍,更是多不勝數!

此事徹底鬧大了,一旦動蕩軍心,大夏府此刻一旦遭遇強敵,恐怕要出大問題!

「報!」

很快,大殿外,一位山海強者進門,單膝跪地,大聲道:「稟侯爺,周明仁、洪譚……共計16位山海,無法前來,都在閉關!」

16位山海還在閉關,無法出關。

夏侯爺輕輕敲擊了一下座椅,傳出鏗鏘聲,笑了笑道:「閉關就算了,來不了,不能強求。」

下一刻,有人再報,「稟侯爺,大周府、大商府、大明府多府駐夏使前來!」

「召!」

夏侯爺笑道:「都已經成了諸天笑話,沒關係,繼續,都來看熱鬧,沒關係的!」

他笑的燦爛,下方,一位位強者卻是心驚膽戰。

大夏府這一次算是栽了個超級大跟頭!

蘇宇一人,一副影像,讓整個大夏府都波動了起來,甚至牽扯到了億萬民眾,千萬將士。

而今,將士們已經憤怒到牽扯到了所有文明師。

要三大最強文明學府關門!

剷平學府!

這話,駭人聽聞。

「報,稟侯爺,求索境、戰神殿使者求見!」

「召!」

夏侯爺笑著,「繼續!還有人來嗎?萬族教有沒有要來的?咱們這些人,不是有人和萬族教的關係很好嗎?也召見幾個,一起來!」

「……」

無人吭聲。

這話,誅心!

片刻后,各大府使者,求索境使者,戰神殿使者,紛紛到來。

「自己找個地方待著,看熱鬧的,都在一邊看。」

夏侯爺笑了笑,看向下方,強者無數。

這就是大夏府!

論實力,兩個大明府都未必比得上。

而這一刻,又有一人進門,也沒吭聲,找了個地方站立,抱著胳膊,冷冷看向四方。

趙立!

夏侯爺笑了笑,也不在意,四代的後裔,頂級鑄兵師,雖不是山海,也有資格來。

沒多久,又有一人進門,進門瞬間,氣息破山海!

陳永!

輕鬆入山海,不言不語,彷彿只是吃飯喝水一般,找個了地方站立,也不說一句話。

夏侯爺依舊不說話,依舊在等待什麼。

又過了一會,有人來了。

這一次,不是一人,是一群人。

有山海,有凌雲。

黃老幾人,這些人,沒有獨自前來,而是一起來的,不但來了,還跟隨著一頭巨大無比的妖獸。

那妖獸,氣息撼天。

下一刻,恢復人形,一位白髮老者,佝僂著背,氣勢卻是依舊強大,甚至壓過了日月境的趙將軍。

「二代坐騎!」

有人傳音一句,心中震撼,二代的坐騎果然還在,還活著,如今處於中立系,今日中立系居然連他也給請了出來,這位很久沒現身了。

日月七重!

真正的頂級強者,大夏文明學府的頂天柱!

二代留下的坐騎!

前方,萬天聖微微躬身,老者也不理他,邁步前行,走到了前面,輕咳一聲,「見過侯爺,老朽叨擾了!」

「客氣了!」

夏侯爺笑道:「居然連你都出山了,今天真夠熱鬧的!」

「不得不來。」

老者低著頭,彎著腰,再次咳嗽一聲。

中立系多位閣老,親自上門請他出山主持公道,所以,他出山了。

老人也沒多說,側頭看了一眼人群後方的孫閣老,笑了笑,此刻的孫閣老,早已臉色慘白至極。

要出大事了!

「這下都來齊了吧?」

夏侯爺笑道:「事情嘛,就是這個事,大家大概都知道了,看到了。外面的呼聲,大家大概也聽到了。要我說,這事不是什麼大事,蘇宇這傢伙,恃寵而驕,居然敢放出這影像,該死該殺!今日,兵進大明府,擒拿蘇宇,擊殺朱天道,一派胡言,膽敢污衊我大夏府,這事也就解決了!」

「朱天道也是膽大包天,不經我們同意,斬殺了日月境的金府長,斬殺於紅幾位閣老,膽大包天,該殺,該誅,該滅!」

「剛好人都齊了,走,一起殺入大明府,殺了蘇宇,滅了朱天道,這事大概也就沒人再說了!」

「……」

無人吭聲。

夏侯爺笑道:「怎麼了?我大夏府最擅戰,說句不客氣的,小小的大明府,兵鋒所指,一日踏破,抓住他朱天道,斬了他腦袋,他大明王還能如何?我父親大夏王,也能出手,斬了他大明王,豈不快哉!」

無聲。

夏侯爺又笑道:「怎麼了?都不說話幹嘛?小小一個蘇宇,算什麼東西!他也配污衊我們山海日月?還敢造謠,這樣人都不殺,留著幹嘛?」

「我大夏府數百年傳承,難道還要為他蘇宇道歉,跟他蘇宇解釋?」

「他配嗎?」

夏侯爺笑呵呵道:「這傢伙造謠污衊,動蕩人心,該殺!他就是萬族教的,我這麼說,有人有意見嗎?」

「……」

「這是沒人有意見了?」

「孫祥,王統,錢赫……你們幾個聽令,現在,集合人手,去擒拿蘇宇,我要在萬族坑,斬了他腦袋!」

被點名的幾人,顫顫巍巍,不敢吭聲。

「怎麼了?」

夏侯爺笑道:「幾位山海,這點小事辦不了?他蘇宇不過能殺凌雲而已,還能殺山海?大明府敢插手,我們都在,滅了他們,怕什麼!」

無言。

此刻,胡總管輕聲道:「侯爺,還是談正事吧,此事茲事體大,如今各府使者,兩大聖地使者都在,侯爺還是談正事吧。」

夏侯爺笑了笑,看向那求索境使者,笑道:「周雲,外面的呼聲你聽到了吧?取締各大文明學府,你們求索境怎麼說?」

「侯爺……」

這使者,此刻沉聲道:「只是個別人犯錯,並非人人有錯,豈能一言概之!」

「別放屁了!」

夏侯爺靠在椅子上,「盡說些沒用的!求索境讓你當使者,簡直就是廢物!你和大周府的兩個傢伙就閉嘴吧,天天不幹正事,屁事倒是不少。」

「侯爺……」

夏侯爺淡淡道:「讓你閉嘴沒聽到?金宇輝和你交往甚密,我懷疑你就是主使者,來人,拉下去,砍了腦袋,先拿求索境使者祭旗,安撫一下民心!表示一下大夏府的誠意!」

「……」

沒人動彈。

夏侯爺淡淡道:「我說話,不管用了?」

那周雲還以為他在開玩笑,下一刻,驚了!

進來了一位日月,直接擒拿了他,抓住他就往外走。

「侯爺……夏侯爺,你……」

夏侯爺平靜道:「去,當著那些民眾的面殺了,就說,夏家一個個處理,先殺一尊山海,讓他們消消氣,就說這是主使者之一,去吧!」

「遵令!」

日月境強者走了出去,那周雲,臉色徹底變了,暴吼道:「你們敢,我是……」

砰!

一聲巨響,那日月境強者,一掌拍的他吐血不止。

台下,四方強者皆懼!

「侯爺,這……」

其他人也驚呆了!

夏侯爺淡淡道:「夏家的事,慢慢來,一點點解決,這傢伙早就看他不順眼了,挑撥什麼玩意,真當我沒證據?求索境不爽,讓他們去找我爹談!都安生一點,待會指不定誰是下一個呢!」

……

沒多久。

一處巨大的廣場上,那日月強者,聲震四方,一方巨大的屏幕呈現,四面八方,都是人,那屏幕上也是人,是28城的人!

「夏侯爺諭令,求索境使者周雲,山海七重,幕後慫恿金宇輝叛變,證據確鑿,斬立決!殺了他祭旗,大夏府不會不管不問,只是有宵小之輩,暗中破壞,勾結萬族教,禍亂人心,斬!」

噗!

一聲悶響傳出,血液迸射數十米高!

頭顱掉落!

這一刻,四方皆寂。

下一刻,呼聲震天:「殺的好!」

「侯爺英明!」

「就知道是有混蛋故意唆使我大夏府人叛變,該殺!」

「畜生,該殺!」

「求索境識人不明,該討個說法!」

「……」

無數人吶喊,嘶吼,該殺,殺的好!

夏家果然沒讓人失望,一來就用山海七重祭刀,這事沒完!

日月強者朗聲道:「這只是開始,夏家這幾年,殺戮太多,殺的萬族膽寒,一些萬族教的潛伏者,一些叛徒,一些人奸,故意想攪混水,想讓夏家倒霉,想讓大夏府無心再戰,趁著府主閉關,想要掀翻大夏府,一切都是虛妄,這一次,夏家必將撥亂反正!」

「蘇宇之事,非小事,夏侯爺已經致信大明府,感謝朱府主出手援助,蘇宇之事,大夏府必有交代,大家耐心等待,夏家開府350年,何曾讓諸位失望過?」

以斬殺一位山海為開始,此番話,迅速傳播出去,獲得了無數人贊同。

大夏府怕過誰?

連求索境的使者也給斬了!

夏家的態度,可想而知,我們不怕,你們誰搗亂,誰背叛,夏家都要殺!

殺一般人體現不出夏家的決絕!

殺求索境使者,殺聖地使者,這樣的大人物都殺了,夏家豈會善罷甘休,無動於衷,必然會給大家一個交代!

……

府主大殿。

那吼聲,傳遍了大殿,死了。

被殺了!

膽寒!

求索境的使者,真的被殺了。

夏侯爺平靜道:「效果不錯,不知道再殺一個戰神殿使者,會不會讓大夏府沸騰!」

戰神殿使者臉色發白,急忙道:「侯爺,我……我什麼也沒做啊,我來大夏府,一切都聽從大夏府的,從未逾矩!」

「開個玩笑,我是那種人嗎?」

夏侯爺笑了,看向大周府使者,「那周雲,是周家旁支吧?」

「……是……」

「周家有話說嗎?」

「侯爺有證據的話,周家無話可說!」

這人臉色沉重,仰頭看向夏侯爺,「沒證據的話,不但周家,天下都有話說!」

夏侯爺笑了:「有道理!」

「來人,證據給他!」

下一刻,有人走進來,取出一枚玉符,放出了一些影像,那是周雲和一些人接觸的影像。

「蘇宇那合竅法,還有最高版,最好能拿到……」

這是周雲的話。

夏侯爺揮手,直接將影像覆滅,笑道:「夠嗎?不夠的話,我再拿一點,可再拿出來一些,我怕有些人會怕,你怕嗎?」

「……」

「需要我再放嗎?」

「侯爺……聖明!」

此人不敢再說什麼,退了下去。

夏侯爺笑了,淡淡道:「不殺幾個山海,不行啊,沒辦法平息民怨!我也不想的,夏家夠容忍了,也夠寬容的,可惜,有些人不珍惜!來人,參與叛亂的閣老、研究員夷三族,抄家滅門,去殺頭,去滅族!夏家的容忍,不是這樣消耗的!」

「侯爺!」

有人急忙道:「禍不及家人……」

夏侯爺淡淡道:「用了夏家的資源,花了夏家的撥款,不幹正事,勾結萬族教,伏殺天才學員,現在不殺了,留著繼續叛變?不恨?不怨?」

說罷,擺手道:「龍武衛,去,抄家滅族!放給大夏府28城看看,放給人境各大府看看,夏家對待叛徒,到底是什麼手段,什麼下場!」

「諾!」

一位日月,迅速出門,外面,大批龍武衛出動。

此刻,一位位山海滿頭大汗,不少人已經是兩股戰戰!

夏侯爺笑道:「你們會怕?會怕的話,還敢叛變?我夏家是不是太過於容忍你們了?我知道,很多人都在想,夏龍武即將證道,你也不怕得罪了那麼多人……說實話,怕!」

夏侯爺笑呵呵道:「可就算怕,也不能這樣,這是動搖我大夏府根基,你們想讓我夏家滅亡!」

夏侯爺一拍座椅,轟隆一響,厲喝道:「不要將夏家的容忍當成懼怕!當成放縱!膽大包天!我告訴你們,容忍,退讓,都是有限度的!龍武大不了不證道,今日之後,挑戰人境日月,生死之戰,我倒想看看,有幾個日月不怕死!」

「非要逼的我夏家魚死網破,和你們背後的主子拚命?」

「縱有無敵站台又如何!」

「哪個無敵想顛覆我夏家統治,顛覆我大夏府,我夏家長刀,斬的就是他!」

一聲厲喝,響徹四方!

夏侯爺冷冷道:「來人,拖孫祥出去,斬了!」

「侯爺!」

孫閣老大驚,瞬間跪地,凄厲道:「侯爺,此事和我無關,我並未參與!我承認,我承認我事先知曉此事,我有罪,可我沒有勾結萬族教,沒有出手,我只是默認了,我有罪,罪不至死啊!侯爺!」

「是罪不至死……」

夏侯爺點頭,很快笑道:「可是……現在需要殺幾個單神文一些的傢伙祭旗,就你了,山海七重,位置夠高,周明仁這次閉關不出,他是真不知情,我想殺他也沒辦法,既然如此……殺你好了,總得有個交代吧,不能全殺外人吧?」

「剛好,於紅他們走的不遠,你還能追上……」

他剛說完,孫祥破空而逃,直奔大殿之外。

砰地一聲!

門外,一位日月一拳轟出,將他轟的重傷倒地。

「抓出去,殺了!」

夏侯爺平靜道:「不殺幾個大魚,大家如何息怒?如何平民憤?我不想見血,有人逼我,誰不滿,可以站出來!」

無人吭聲。

外面,孫祥被抓了出去,片刻后,一陣驚天呼聲傳來!

大快人心!

再殺一尊山海!

夏侯爺看向萬天聖,淡淡道:「萬府長御下不嚴,大夏文明學府亂成一片,閣老叛變,學員逃離,萬府長,你卸任吧,暫代府長一職,另外,罰俸百年,大夏文明學府撥款削減七成!每年供應軍方騰空數量不變,沒資源,自己去搶,去殺,去奪!」

「諾!」

萬天聖低頭,接了一句,不再吭聲。

「九天學府,府長閣老皆叛變,徹查,削減資源九成,供給騰空不變,少一人,解散九天學府!」

「問道學府,王銘叛變,劉府長失責,削減資源六成!」

夏侯爺一句句地說著,每一次,都讓一些山海變色。

「不夠的資源,自己補上!我不管你們怎麼弄,必須要補上!」

夏侯爺淡淡道:「夏家養士三百多載,不是讓你們這麼回報的!去諸天戰場,去殺萬族教,去滅荒野妖獸,去爭,去搶……這個我不管!與其養一群廢物,與其養一些叛徒,那還不如喂狗吃,狗,還知道感恩!」

「另外,天馬族、山羚族有大功,兩族可得百萬功勛,雲虎、狐族、蠻牛幾族叛亂,龍武衛出兵,滅族!」

「其他萬族,想結盟,那就踏實點,我夏家不虧待盟友,也不善待敵人!」

「全府單神文一系,不管學員老師,統統削減三成資源,這是金宇輝、於紅他們造的孽,恨我也好,恨他們也好,自己洗刷這恥辱!學員累積功勛300點,解除限制,騰空1000點,凌雲3000點,山海萬點,累積功勛達到,可解除限制!」

「另外,好好查,三大文明學府,再給我查幾個閣老出來,上次十八中參戰的閣老是主要目標,這次背叛的大部分都是上次參戰的閣老,給我徹查,你們這些人,給我乖點,老實點,沒事就算了,有問題的,斬!」

夏侯爺笑道:「寬容,也是有底線的!不要一而再地挑釁夏家!大周府使者聽令!」

「侯爺明言……」

「回去告訴周破龍,這事不管和他有關無關,交幾個山海出來給夏家殺了了事,免得難看,自己抓的也好,周家人也好,拿幾個出來讓大夏府民眾息怒!」

所有人驚呆了!

夏侯爺淡笑道:「就這樣,三日內給我答覆,無答覆,龍武約戰周破龍,他不怕死,那就出戰,怕死,那就交出幾個人,我知道,他能交出來!」

說罷,起身,邊走邊道:「最後,蘇宇父親蘇龍,晉陞千夫長,賞神魔精血10滴,蘇龍若死,斬單神文一系山海10人,日月3人,便是如此了,散了!」

笑聲傳出,夏侯爺人已消失。

台下,所有人久久無言!

驚天動地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64章 大夏風雲(萬更求訂閱)

26.83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