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章 鎮定!

第27章 鎮定!

安平歷350年,5月18。

距離蘇宇和柳文彥單獨學習已經快一個月了,這一個月,蘇宇很累很累,但是累並快樂著。

修鍊一道上面,蘇宇進步很明顯。

再次消耗了幾滴精血,他還是沒用那半滴元氣液,縱然如此,蘇宇也開啟了雙眼之竅,正式踏入了開元七重。

一個月,雙眼竅穴開啟,這個速度很快。

此刻的蘇宇,哪怕放在其他大城,也是名副其實的修鍊天才。

至於開元八重,這在其他大城都很少見,一般情況下只有大夏府有一些,就算在大夏府,開元八重也是天才。

八重,開啟神闕竅穴。

這個竅穴開啟之後,修者便能感應到一絲元氣的存在,甚至可以調動一些元氣。

此刻,修者便具備了戰鬥力。

開元八重是個分水嶺,是有戰力的修者和沒戰力的普通人的分水嶺。

肉身修鍊上進步明顯,意志力上面進步也很明顯。

按照柳文彥的說法,短短一個月,蘇宇意志之力達到了15%左右,別看5%不多,實際上已經難以想象,要知道這麼多年蘇宇也只是蓄滿了10%而已。

若是按照這速度,蘇宇在考核之前,有希望達到20%。

到了那時候,蘇宇就不再是新嫩了,20%的意志力可以直接觀看千鈞骨骼碎片,這個階段是文明師的起步,算是真正踏上了文明師之道。

除了實力上的進展,柳文彥這一個月帶他走了很多地方,看了很多東西,有些收穫,也許比實力進步更重要。

……

「20萬安平幣,10枚金幣,兩滴精血,10點功勛點。」

一個月的修鍊,蘇宇用了不少精血,可現在錢沒花多少,功勛點不降反漲。

這一個月,柳文彥獎勵了他三次精血,蘇宇都選了鐵翼鳥精血。

至於功勛點,那是之前陳浩報功的收穫。

蘇宇實際上只花了6萬塊錢,用內部價在夏氏商行買了兩滴精血,夏氏商行給的內部價,那是因為他老師是柳文彥。

「開元七重!」

一邊朝柳文彥辦公室走著,蘇宇一邊握緊了拳頭,有些小小的激動。

昨晚他才突破到了開元七重,接下來就是開元八重了。

神闕穴的開啟比較難,而且開啟之後,蘇宇就能真正的去修鍊武技,具備戰鬥力了。

今天本來是休沐日,不過蘇宇有些等不及了。

「血」字神文最近一直想吸血,都被蘇宇攔下了,之前他想自己試驗一下,結果「血」字神文居然想吸收蘇宇手中的精血,把蘇宇嚇到了。

他只是開元境,現在吞噬精血,那是因為精血被圖冊吸收了,而不是他自己。

神文可是在他意志海中,這傢伙居然想吸收精血,這要是一個不慎,把自己腦袋給炸了,他到哪說理去。

蘇宇這次沒敢貿然行事,連普通血液都不敢給它吸了,他怕自己被「血」小弟弄死。

意志力蘊養了「血」小弟一個月,蘇宇也突破到了開元七重,此刻的蘇宇覺得,這時候自己實力強大了許多,安全性也許更大一些。

這時候來找柳文彥,便是詢問關於神文上面的事。

柳文彥這些天並未教他如何勾勒神文,有白楓上次的教導,柳文彥覺得這一個月時間,蘇宇不需要再接收別的神文教導,專心去看《開元訣》就行。

……

辦公室內。

哪怕是休沐日,柳文彥也沒回家休息。

這一個月他帶著蘇宇東奔西跑,不少學府中的事情都累積了起來,趁著休沐日,柳文彥正在加緊處理。

蘇宇還沒進門,他就感應到了。

等蘇宇敲門進入的時候,柳文彥抬頭看著他,微微蹙眉道:「休息就休息,勞逸結合更好一些,這一個月你也很累,過猶不及。」

蘇宇很努力,這個他知道,不過這一個月下來,他發現蘇宇比他之前看到的還要更努力。

這樣的學生很好!

可這樣的學生,也讓人擔心,擔心哪天會累死。

何況蘇宇還沒放棄肉身之道的修鍊,肉身一道進步也是飛快,這讓柳文彥都有些懷疑,這小子是不是更適合肉身之道的修鍊。

「老師,我不累。」

蘇宇急忙說話,接著馬上道:「老師,今天來我是想問問神文的事……」

「我說了,現階段,你要做的便是神文奠基,勾勒出自己的神文!有上次白楓打的底子,你很快就有希望勾勒屬於自己的神文。」

柳文彥打斷了他,這不是第一次蘇宇詢問了。

可他覺得蘇宇還是太急了。

意志力不夠強,現在一味地鑽研神文不是好事。

柳文彥沉聲道:「蘇宇,修鍊要循序漸進,不可突進!」

「神文的事,我已經訓誡你幾次了,為何還是不聽?」

「等你意志力達到20%,我會為你書寫一篇意志之文,讓你捕捉神文,看看能否正式奠基,現在不要再去想神文的事。」

柳文彥有些不高興。

不過話中的意思也表露的很清晰,再過一些天,他會為蘇宇書寫一篇意志之文。

以他剛晉級的實力,去書寫一篇意志之文,哪怕蘇宇不知道要付出什麼代價,也知道不容易。

當日白楓騰空六重,差點七重,就這樣,書寫一篇《開元訣》也是臉色發白。

蘇宇苦笑,他之前也有幾次想問問老師……每次都是被這樣訓誡。

柳文彥有時候很固執的,師者,傳道授業解惑,除了這些,柳文彥覺得老師還應該引導學生走向正途,不是歧路。

他覺得此刻的蘇宇一心問神文,就是歧路。

意志之力才是根本,神文是後期的事,此刻貪多嚼不爛,反而容易踏上歧途。

「老師……」

「不許再問!」

「老師!」

蘇宇頭疼,老頭子有時候固執的可怕,「神文勾勒我已經學會了……」

「閉嘴!」

柳文彥忽然發怒了!

蘇宇微微一滯,看向發怒的柳文彥,察覺到有些不對勁。

柳文彥也被自己的怒火驚到了,接著臉色變幻了一陣,恢復了平靜,沉聲道:「我有些後悔讓白楓教你了,神文……是好事,但是我沒想到,你會如此執著地追求神文!」

「蘇宇,文明師,神文,這兩者不可分割,但是你要記住,意志力才是根本!」

他根本沒去聽蘇宇說的學會勾勒神文,當然,他也誤解了,學會,不代表勾勒出來了。

柳文彥深吸一口氣,招手道:「坐下!」

蘇宇乖乖坐下。

等他坐下,柳文彥眼神恍惚了一下,很快恢復了正常,有些掙扎,還是開口道:「有些文明師,覺得神文強大,在年輕的時候,意志不堅定的時候,一心去追求神文!」

「大夏文明學府,幾代府長都留下了一道神文,其中妙用無窮,一字一世界,令人嚮往。」

「50年前,大夏文明學府第五代府長隕落,留下了一個字……那個字改變了很多事,也改變了很多人。」

柳文彥眼中露出一些苦澀,「一些追求神文強大的文明師,踏上了文明師的另外一道——神文之道!不是輔修神文,而是主修神文,神文為主,萬物為輔!」

「有些當年的天才,養性階段的天才,差一點就要踏上具現的天才,他們也受到了很大的影響,決定在具現之前,勾勒強大的神文,甚至想要勾勒神文,越級擊殺騰空!」

「他們雄心壯志,他們覺得自己天賦異稟,無所不能!」

「他們不甘心成為普通的文明師,想要一鳴驚人,勾勒出強大的神文,甚至去具現真正永恆傳承的神文,成為諸天萬族中的天驕!」

「他們想靠神文,搏殺神魔,征戰諸天,橫掃同階!」

「可是……」

柳文彥看向蘇宇,平靜道:「他們失敗了!他們很多人死了,很多人一輩子都停留在了養性階段!他們原本都是天才,有更好的未來,能為人族做更大的貢獻,可他們選錯了路。」

「今時今日,你去大夏文明學府,他們會教你們神文,但是在教導之前,他們會告訴你們,不要過分地去追求神文的強大,那是以後的事。」

「他們會舉例子告訴你們,當年某某,天賦異稟,因為在具現之前追求神文的強大,最終泯然眾人,徹底廢了!」

「而那個某某……也許……便有一人叫柳文彥!」

蘇宇心中翻滾,其實當柳文彥說前面的話的時候,他就有了判斷,最後卻是確定了。

柳文彥心情低落,低沉道:「50年前,我和白楓的老師是師兄弟,同一個老師。當年我和他都是養性階段,我意志力蓄滿80%,距離具現不算太遙遠,他剛踏入養性。」

「那時候,第五代府長隕落,留下了一個字……改變了我的人生,改變了很多人的人生!」

「50年後,我是一個剛具現的廢物文明師,而我的師弟,已經是山海境的文明師,鎮壓一方,征戰諸天,殺神滅魔!」

柳文彥有些苦澀,「蘇宇,不要再過分追求這個,老師有些後悔了,後悔應該早點告訴你,我擔心你走上歧路,神文是輔,不是根本。」

「就算想強大你的神文,到了具現之後再說。」

「一個騰空一重,一個山海境……這就是選擇的路不同,最終結果天上地下。」

蘇宇喉嚨有些乾澀,輕聲道:「老師,神文……會幹擾意志力具現?」

「是,也不是。」

「正常情況下不會,可蘊養神文消耗意志力太多,當然,正常蘊養也沒關係,可我們當年那批人……瘋了。」

柳文彥說「瘋了」的時候,有些痛苦。

「我們那些人,想要在具現之前,真正蘊養出可以具現現實的神文,不是意志海中,而是化為現實,凝為神兵利器,甚至永恆傳承……你說是不是瘋了?」

柳文彥自嘲道:「我們才養性啊!意志力能有多強?在這上面消耗太多的意志力,甚至都傷到了根本,不是瘋子是什麼?」

「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白痴,活該他們死了,活該他們廢了,活該他們……被驅逐!」

他說他被文明學府開除了……那是真的。

當年那批人,都是當代天才,結果受第五代府長影響太大,結果那一代差不多都廢了!

可這些人影響力很大,甚至當時影響到了整個文明學府的傳承。

那時候,第六代也就是現在的府長,做出了選擇。

驅逐這些人!

開除他們!

讓他們離開文明學府,自生自滅,不要再去影響後來人的選擇,不然很可怕,也許大夏文明學府會因此斷了傳承。

柳文彥沒準備告訴蘇宇,可今日,蘇宇還在糾結神文的事,他不得不提醒他。

不要再走錯路了!

柳文彥情深意切,用自己的例子來證明,這是歧路。

可蘇宇……蘇宇糾結啊!

看著老師一臉期待地看著自己,希望自己能意識到錯誤,可是……蘇宇撓頭,乾巴巴道:「老師,正常修鍊神文沒問題吧?」

「正常修鍊當然沒問題,可你現在意志力太弱,到了養性其實也不遲。」

「老師……可是我已經勾勒了啊。」

蘇宇頭大道:「都快一個月了,上次白楓老師指點的那天,我就勾勒成功了,他還讓我多捕捉幾個神文呢。」

「……」

柳文彥看著他,一臉平靜,「你勾勒成功了?」

「是啊。」

「白楓教你的那天?」

「嗯。」

柳文彥點點頭,臉色依舊平靜,心中卻是狂罵!

你成功了,你不說!

蘇宇這白痴,白楓這混蛋,你們倆居然沒人告訴我!

蘇宇是白痴就算了,這小子根本不懂其中的含義,白楓這混蛋……難怪,難怪這混蛋要提前收蘇宇當學生,這混蛋有臉嗎?

心中罵的不可開交,臉上卻是平淡如水,「勾勒了神文,那你慢慢勾勒出完整的神文便是,還一個勁地問什麼?」

「不是,老師,我那天就已經勾勒了完整的神文,主要是最近這個神文不安分,一直想吸血……」

「砰!」

柳文彥手中的筆戳穿了辦公桌,皺眉道:「這桌子,質量太差了!學府經費不足我知道,可老王也太節省了,你可不要學他,什麼地方都摳。」

蘇宇眨眨眼,老師,我在說神文的事。

「什麼爛桌子!」

柳文彥氣的丟下筆,側頭看向蘇宇,凝眉道:「你第一天就勾勒了完整神文?」

「嗯,是個『血』字。」蘇宇急忙道:「前些天我想和老師說說這情況,可是……反正也不是太急,老師說讓我打好根基,我就沒繼續問了。」

前幾天倒是想問,結果也和今天一樣,柳文彥直接就給打斷了。

蘇宇對柳文彥相當尊敬,老師打斷了,讓他奠定根基,他當然沒話說,也不好和老師頂著來。

可今天,他有些等不及了。

老師連自己的過去都說了,一副你再敢追求神文,我就和你斷絕師生關係的態度……蘇宇不得不硬著頭皮全部說完才行。

自己提前勾勒了神文,不會有事吧?

白楓倒是沒說什麼,可誰知道白楓靠譜不靠譜。

「血字……」柳文彥點點頭,「這個字有人勾勒過,吸血……也正常。」

「不是吸你自己的,那就問題不大。」

「一個月前,第一天,完整勾勒……」

柳文彥喃喃一聲,接著微微點頭道:「那倒是我誤會你了,還算不錯,原來已經勾勒成功了,我說你這些天一直提這事,原來如此。」

說罷,柳文彥起身道:「我去和白楓溝通一下,順便查查資料,看看『血』字神文的特性有哪些。」

「你在這等著,我待會就回來。」

柳文彥邊走邊道:「別走開,對了,這事不要繼續往外說了,南元太小,小心萬族教知道對你下手……」

理由和白楓說的一樣。

說著,柳文彥沒管辦公室門已經關上了,轟隆一聲,撞破了大門,直接走了出去,邊走邊道:「老王這傢伙,什麼東西都買劣質的!」

「辦公桌質量差就算了,連門都是次品!」

「這學府被他掌控下去,遲早要倒閉,省錢也不是這麼省的!」

「……」

柳文彥罵罵咧咧的,不遠處,老府長拽著鬍鬚,有些委屈。

很差嗎?

不是吧!

老柳用的辦公用品不差啊,都是學府最好的。

外面,柳文彥繼續罵著,繼續走著,走著走著……飛著跑了!

下一刻,飛到了一個無人之地。

忽然一腦袋撞到了柱子上,痛的直抽抽,囈語般道:「一日勾勒神文,一日勾勒神文!我……艹!丟人啊,沒人告訴我,白楓,老子和你沒完!」

「你想收學生,你他么做夢去!」

「老子和你沒完!」

「太丟人了,我剛剛說什麼了?」

柳文彥好像有些清醒了,他好像把自己的黑歷史給曝光了,然後指點江山地告訴蘇宇……這時候別追求神文,好高騖遠!

可是……真丟人啊!

一世英名,今天全毀了。

那小子也是個混蛋,幾次開個頭就不說了,你他么多說幾句會死啊!

「當老師說的不對的時候,要勇於反駁……這話我沒教嗎?好像……沒有吧?」

柳文彥喃喃,接著低聲嘶吼幾句,啥也別說了,卧槽就行!

「鎮定!」

「蘇宇就是個毛頭小子,啥也不懂,我不說……他知道什麼!一日勾勒神文而已……跟誰做不到似的!」

柳文彥揉搓了一下老臉,鎮定,這不算什麼,我柳文彥見多識廣,什麼大風大浪沒遇到過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7章 鎮定!

2.71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