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6章 牛府長,真的牛!(求訂閱月票)

第276章 牛府長,真的牛!(求訂閱月票)

大明府。

蘇宇的研究所,接手第二天,迎來了一位研究領域的大咖級人物——文忠!

文忠對這個研究所太熟悉了,比自己家都熟悉。

胡顯聖做空間挪移大陣的時候,他就是得力助手,眨眼間,他再次進入了研究所。

唯一的不同,是研究所換了個主人。

……

研究所內。

文忠剛在蘇宇帶領下進入,忽然將視線投向正在和那些小動物嬉鬧的小毛球,眼神先是疑惑,接著是好奇,然後是沉思……最後漸漸有些驚訝!

「這……這是……」

文忠看著那小毛球,驚訝地看向蘇宇,「這是古老種族?」

蘇宇看向他,文忠迅速道:「就是文明傳承無數年,不曾間斷的古種族!」

蘇宇搖頭,「這個不清楚,但是應該是剛出現在諸天戰場上的種族,我師祖前不久才抓回來的。」

文忠驚嘆道:「是個好寶貝,這肉身……介於虛幻之間,看起來有點類似於神文,應該是針對意志海或者神文方面的古獸。」

蘇宇點點頭,文忠眼光倒是毒辣,他應該沒接觸過小毛球。

能一眼看出一些異常,已經不簡單了。

文忠感慨一聲,也沒多說,跟著蘇宇往樓上走,邊走邊道:「那你目前階段,你最想研發的方向是什麼?」

「360元竅。」

蘇宇想了想道:「我在想,集齊360元竅之後,是否可以自動形成循環,還是需要自己去推演,若是去推演……360元竅組合……」

蘇宇有些頭疼道:「那推演起來太難了,難如登天!」

36元竅組成功法,那都得無數種,別說360元竅了。

文忠點頭,「這的確是個難題,首先,集齊360元竅就很難,當然,這些年我掌握了不少竅穴位置,畢竟我一直在研究,待會可以和你掌握的對比一下。另外,若是無法主動形成一個大循環……難度會暴漲!」

說罷,文忠又笑道:「難是挺難的,但是按照我們的推測,形成一個周天,周天360竅,必然會有一些規律存在的,其實掌握了竅穴,推導功法,難度會降低!比如你給我開天刀的144竅,不需要功法,是可以推導出運行路線的。」

文忠笑道:「一門強大的功法,用到的竅穴都是有規律存在的,知道竅穴,再去推導功法,難度就低了許多,因為其中蘊含了很多規律,這一點,你倒是不用太擔心,就是需要花費一些時間。」

蘇宇笑道:「那若是真找到了,就勞煩文師兄了!」

很快,兩人上了三樓。

三樓有模型,傀儡模型,不是胡顯聖準備的,而是蘇宇自己準備的,都是來自趙天兵送來的那些模型。

一看到這些模型,文忠就喜形於色道:「大明府的傀儡種類多,也足夠精細,但是大明府鑄兵系的強者不多,打造不出頂級的精品傀儡,你這傀儡模型,恐怕出自大周府趙天兵之手。」

「師兄好眼光!」

文忠笑了起來,微微有些小得意,那是,眼光還是不錯的。

也不廢話,他拿起一具傀儡,笑道:「這是元竅傀儡,很精細,蘇宇,其實真找到了350多個元竅的話,後續元竅找不到也沒關係,可以嘗試著推演一下位置,我說了,當你掌握的元竅越多,規律就越明顯,可能會推演出位置,當然,風險不小。」

蘇宇點頭,也不多說,迅速開始在傀儡上點出一個個紅點,那是他掌握的竅穴位置。

很快,文忠臉色微變。

好多!

等到最後,文忠驚嘆道:「346個!就沖這個,你熟知的功法,可能比我還要多,見的多,看的明白,你全部開啟了嗎?」

「嗯。」

「天才!」

文忠誇讚一聲,驚嘆不已,真的天才,居然開了346個元竅了,外界還以為蘇宇只開啟300左右,雖然這也是300多,可遠超外界想象。

文忠看了一會,也開始點出一個個紅點,開口道:「我掌握的元竅位置沒你多,但是有幾個是不一樣的……」

很快,他點出來7個不一樣的紅點。

「只有7個不同!」

蘇宇微微凝眉,那就是353個,文忠應該算是知識淵博的大家了,結果他也只是比自己多知道7個不同竅穴位置。

文忠很快道:「你要是不介意的話,我可以拿著這個,去幫你問幾個人,都是見多識廣之輩,比如我們的牛府長,比如侯署長他們……其實都是知識極其淵博的前輩。」

說完又道:「包括戰爭學府的府長,戰者對元竅了解更多,也可以去請教一番。」

蘇宇遲疑道:「他們願意指點嗎?」

「這個放心,不是什麼大事,也不涉及其他隱秘……」

文忠笑道:「你還沒見過府長吧?可以趁機去拜訪一二,以後有些難事,也可以找府長去解決。」

「那……勞煩師兄了!」

「沒事,你那合竅法,對我也是受益良多!」

「……」

兩人交流了一陣,蘇宇也想好了,是該去問問,不要怕落不下臉面,自己實際上也沒啥臉面可言,來大明府,本就是為了強大自己。

既然有機會,那就去請教一下。

蘇宇也不耽誤,做研究也沒早晚之說,剛好,現在差不多是飯點,文忠笑道:「那就擇日不如撞日,現在就去找府長,帶幾瓶好酒……蘇師弟,在大明府生存,師兄教你一點,要準備一些好酒!大明府不好酒的人不多,有時候一瓶美酒,抵得上千萬功勛,比花錢好使。」

「明白了!」

蘇宇笑了,「也許我也可以勾勒一些釀造美酒的神文。」

「那就有趣了,不同神文釀造的美酒不一樣,獨一無二才是最珍貴的!」

兩人說笑著,蘇宇喊道:「吳嵐,晚飯自己解決……」

「哦!」

那邊,吳嵐還在資料室中查閱資料,壓根沒心思理他,應付了一聲就不再管他。

文忠見狀笑了笑,和蘇宇一起往樓下走,邊走邊笑道:「紅袖添香,師弟也是雅趣。也是,獨自一人做研究,終究還是有些寂寞了。」

蘇宇無奈,苦笑,也不多說。

也許在大明府這些老人眼中,都是如此吧。

可實際上,吳嵐看書的時候,壓根不理會自己好吧!

……

路上,蘇宇在學府內的商店中,採購了幾瓶好酒,價格不貴,但是也不便宜,花了他10點功勛。

此刻,天色已黑。

文忠笑道:「府長剛回來,這兩天大概不會出去,得忙一下學府的事,現在應該在自己家……」

沿著美輪美奐的學府花園往前走,前方,小橋流水,隱約間有舒緩的音樂聲在耳邊響起。

又走了一會,蘇宇驚訝,學府中居然還有個大湖!

挺大的!

起碼他在大夏府,很少看到這樣的大湖,還是在學府之內。

而此刻,隱約間,可以看到大湖中間有個小島,文忠笑道:「府長就住在小島上,此島被府長命名為悅心島……」

說罷,文忠忽然喊道:「老烏龜,接人了!」

他話音剛落,湖中水面翻滾,下一刻,一隻巨大的烏龜呈現了出來。

「旋龜!」

蘇宇愣了一下,有些驚訝,有些……小意外。

旋龜!

這東西的精血,蘇宇讓夏虎尤收購了很久,都沒收購到。

這算是中立種族。

旋龜也不好戰,在諸天戰場是有,但是參戰不多,極其少見,比神魔都罕見,不是實力強大,數量稀少,而是對方不太出現在戰場上。

哪怕開闢了通道,也是固守旋龜界域不太出門。

在這,他居然看到了一頭旋龜。

還是活著的!

稍微感應一下,微微有些驚訝,實力還不弱的那種。

這頭巨大的旋龜,瞥了一眼蘇宇,巨大的眼眸動了動,傳出聲音,聲音帶笑:「小文,這是新人?以前不曾見過。」

「新來的!」

文忠笑道:「老烏龜,送我們去悅心島,府長在吧?」

「在的。」

文忠踏空而上,走上了旋龜背部,蘇宇也急忙踏空走了上去,一踩在這背上,就感受到了厚重感,蘇宇盯著那背部的龜甲看了一眼,文忠笑道:「這是府長開府時期收留的一隻旋龜,如今在學府也有三百多年了,去悅心島,老烏龜接送才行,不然容易被當成入侵者。」

座下,旋龜迅速朝悅心島游去,此刻也開口笑道:「小文來了,不然老龜我也不是誰都接送的,新人既然來了,就沒點好處嗎?」

文忠笑了,「蘇師弟,給它一瓶酒,老烏龜,記一下蘇師弟的氣息,以後也許常來。」

旋龜笑聲傳出,蘇宇也不多說,將一瓶酒丟出,下一刻,酒瓶懸空,酒香味傳出,老烏龜邊游邊喝,有些挑剔道:「不算太好,不過還算勉強,小新人,你老是盯著我的龜甲看什麼?」

蘇宇笑了,也不在意,開口道:「前輩……」

「叫我老烏龜就行,無需前輩。」

蘇宇也不接話,繼續道:「前輩,我若是沒記錯,旋龜一族記載中,防禦力是極強的,我想問一下,這是天賦,還是鑄身法鑄造的你們肉身強大無比。」

說罷又道:「和食鐵獸相比,旋龜族的防禦更強,還是食鐵獸更強?」

旋龜愣了一下,下一刻笑道:「這個不好比,我們強大的是防禦,其實算是一種天賦,以及天生的龜甲強大,食鐵獸……那應該是和鑄身法有關。」

蘇宇瞭然,也不藏著,直接道:「前輩是凌雲還是山海?」

有些沒看出來。

「算是初入山海境吧。」

蘇宇齜牙,也是,開府就被府長收留了,三百多年,初入山海……也算正常,實際上還弱了。

「前輩,那您有沒有弱小時期,留下的精血什麼的,可以和我交易……我其實尋找了很久的旋龜精血……」

旋龜嘆道:「感受到了,你這人身上,精血氣息太濃郁,讓我想到了一人,洪譚!你們這一脈,是在研究天賦精血吧?」

「是!」

洪譚來過這不稀奇,何況這還是一代府長,三百多年了,這頭旋龜都不知道接待多少大人物了。

「你是想研究我的天賦技?」

旋龜笑道:「我的天賦技就是防禦,龜甲防禦,你沒有龜甲,未必適用你。」

蘇宇點頭道:「這個我懂,但是提取天賦技看看,也許對我有些幫助。」

「弱小時期的精血……怎麼可能會在弱小時期提取精血保留,你若是要換,我可以凝聚一滴精血送你,不過你這人,看似平和,殺氣太重,日後若是在諸天戰場遭遇了我的同族,還請少殺戮一些。」

蘇宇笑道:「前輩誤會了,我只是勾勒了『殺』字神文,並無殺戮之心。「

「……」

旋龜不語,它活的很久。

別想騙老烏龜!

就是個天生的殺胚!

蘇宇又道:「現在我提取山海精血還很難,暫時就算了,前輩放心,前輩有何要求儘管提,一滴精血會讓前輩元氣大傷,前輩提出要求,我看看能不能滿足前輩。」

「再說吧,需要的話,可以來找我。」

旋龜沒提什麼要求,蘇宇也很難提供它需要的東西,它只是在想,日後此人上了諸天戰場,還不知道要造多少殺孽。

談話間,悅心島到了。

此刻,牛百道並未在島中府邸休息,而是在府邸之外,擺了個大桌子,此刻,川流不息,一個個恍如真人的傀儡,正在給他上菜!

很多很多菜!

那桌子,數十米長,此刻,牛百道正在一道道品嘗,也不管蘇宇和文忠他們,吐槽道:「不行,這味道做的不對,不是我在大漢府吃的那種味道!」

「需要改進!」

「這道菜還行,有幾分大秦府的韻味了……」

牛百道正在吃著東西,轉頭看著兩人道:「一起嘗嘗?」

「見過府長!」

「別客氣!」

牛百道也不多說,繼續吃著,那些傀儡也不斷繼續上菜,牛百道笑道:「這是為接下來的萬食節準備的,過些天就是萬食節了,小蘇宇記得參加。」

蘇宇疑惑,什麼玩意?

文忠笑著解釋道:「每年1月28號,是學府的萬食節,當然,學府節日太多,不用太在意,還有百花節、品酒節、斗獸節、賞月節、仙音節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覺得,自己真的要好好研究一下了,大明學府真會玩,還有這些亂七八糟的節日。

好像知道他在想什麼,牛百道笑道:「勞逸結合,修道修心,心太累,修什麼都不順,心平氣和,修什麼都順利。」

牛百道說完,又笑道:「人就是如此,順利的情況下,一路順風!不順利的情況下,事事不如意!大夏府修身,大明府修心,不是一條路,也沒什麼對錯之分,選擇不同罷了。」

蘇宇點頭,「受教了!」

牛百道按了按手,笑道:「吃點東西,人活一世,總有點追求,無欲無求,那是聖人!口腹之慾,也是一種享受,我問你,征戰萬族,苦心修鍊,難道都只是為了苦行?錯,就是為了更享受!」

蘇宇沉聲道:「享受,在我看來,也是日後的事。」

有些事,他並不贊同,當然,也不代表他反對,只是不希望別人的道,強加給自己。

牛百道並不在意,繼續吃著,文忠也開始吃東西,笑呵呵地看著兩人爭辯。

牛百道笑道:「對你而言是日後的事,對我而言卻是現在的事,我已經400多歲了,很快都要過500歲大壽了,生命還有多久?我吃吃喝喝,難道不是應該的?」

「應該。」

「那不就完事。」

牛百道擦了擦手,坐了下來,招呼蘇宇坐下,笑道:「小傢伙,放寬心,這天還沒塌下來!不要真覺得天要塌了,我們這些人還在享受!」

「人族的實力很強,無敵很多,真要天塌了,你覺得還有內鬥?」

「神魔種族的威脅,大家知道,也看在眼裡,可為何還在繼續斗?因為還沒到那時候……」

牛百道笑道:「人族潛力也很大,不少人其實都有希望證道無敵,只是時機不對,時間不對,都在蟄伏而已!」

「大夏府那邊的事我清楚,你兩位老師的事,我也知道。」

牛百道笑呵呵道:「去諸天戰場不是壞事!不用過於擔心!」

蘇宇點頭,沒有多說。

牛百道又道:「你的當務之急,是管好自己的事,提升自己,無需為他人操心!有危機感是好事,但是不要覺得只有你才能拯救這人族……」

牛百道玩味道:「真到了這人族岌岌可危,只有你才能救的時候,在我看來,不需要去救了,偌大的人族,強者無數,結果只能依靠你蘇宇……那完了就完了!」

蘇宇搖頭,「我在中等學府的時候,包括小時候,我想的很偉大,為人族而戰,為正義而戰!而今,我沒想這些,我想的是為了我的親人,為了我的朋友,為了我的師長,去戰鬥,去消滅敵人!」

人的思想會變的!

小時候的他,熱血,抱負遠大,為人族而戰……這是父親灌輸的理念。

等真進了文明學府,他的心態早就一次次在變化了。

「這就足夠了!」

牛百道笑道:「為自己想要守護的人而戰,這就夠了!為人族,為人境,太空了!人族也不是人人值得你去庇護的,這一點,其實才是正常人的角度!而且,人族正義嗎?」

他笑道:「未必吧!神魔入侵我們,我們入侵小族,其實沒什麼兩樣,也不需要給自己臉上貼金,弱肉強食,憑什麼說我們就是正義?」

牛百道拿起蘇宇帶來的酒,打開,喝了一口,搖頭,「一般,下次來帶點珍品,別太小氣!」

「我們這些人,去研究,去破譯,去戰鬥……一般來說,為名、為利、為守護家人,很少有人無欲無求,真無欲無求,那不是人,聖人也有所求。」

「就比如你,今天來送酒,肯定有所求,是吧?」

「嗯!」

蘇宇也笑了,點頭,「府長,我是來求您指點迷津的!」

「我就說嘛!」

牛百道再次笑了起來,喝著酒,懶洋洋道:「問吧,知道的,我會說。」

蘇宇取出了傀儡,牛百道看了一眼,很快道:「問我竅穴位置?」

「是。」

「我還知道4個,其他的不知道。」

說罷,瞬間點上了4個紅點,至此,蘇宇掌握了357個竅穴位置了。

牛百道想了想道:「你想開啟360竅穴,這個難度不小,最後三個……你有空去白家問問看,昔年白天浩那傢伙開竅不少,未必達到了360竅,但是應該開啟了一些隱秘的竅穴。」

「白家……」

蘇宇遲疑道:「我是白楓老師的學生,白家應該也知道,可包括白俊生見了我,也不曾提起邀請我去白家看看,我去,是否有些不妥?」

牛百道笑呵呵道:「小夥子,顧慮不要太多!白家不邀請,自己去就是了!另外,近期最好弄點什麼成果出來……」

「嗯?」

「打人臉啊!」

牛百道笑道:「你啊,最好時不時地冒個泡,別讓大夏府忘了你,不是要引起誰的重視,而是讓天下人看到,你蘇宇並未才盡,人都是健忘的,當你才盡的時候,很多人會覺得,損失了你,無所謂!」

「此刻的你,時不時的冒個頭,會一次次扎人心,讓人記起你,知道你的存在,記起你的存在……」

牛百道笑道:「揚名,還是有作用的!你名氣越大,對很多人而言,是一次天平砝碼的偏移,而今,因為你損失了一位日月,有些人不是當事者,站在旁觀者的角度,會覺得你過分了,這點小事不能忍?」

蘇宇凝眉道:「日月殺我,也是小事?」

「因為他們是旁觀者!」

牛百道笑道:「就是俗稱的站著說話不腰疼!換一下,現在大周府一位天才被一位日月追殺,這天才找人把這日月反殺了,你的角度,你如何看這件事?」

蘇宇想了想,「反正沒吃虧,也不算什麼,其實不殺也行,還不如送到諸天戰場去殺敵,日月戰力不弱。」

「對了!」

牛百道笑道:「你很上道,這就很有趣了!這就是旁觀者!所以,現在就有一群站著說話不腰疼的人,覺得金宇輝不該殺,哪怕罰去先鋒營,那也是殺敵的好刀!而你,現在要扭轉這種印象,讓人知道,金宇輝這傻鳥要殺你,活該去死!」

牛百道笑哈哈道:「殺你,那是罪大惡極!十惡不赦!最好氣的一些原本中立的無敵,都產生了偏移,他么的,蘇宇怎麼能死?一群白痴!甚至可以扭轉印象到一個地步,你比一位無敵更重要!」

牛百道笑的燦爛,「實力弱小不算什麼,實力弱,不代表不能做一些事!當你被一些無敵重視起來,覺得你值得去換一位無敵……那就好辦了,有些麻煩就不再是麻煩,不需要你動手,有人會出手砍了一些人的腦袋,給你送來,告訴你,蘇宇,不要介意,這些人都是白痴,我們殺了他,你來驗收一下腦袋砍的標準不標準……」

蘇宇若有所思,「那……神文拆分的事……府長知道吧?」

「這個不行!」

牛百道直接道:「這個不可以!這個不是引起人族無敵的重視,而是會引起萬族無敵的重視!」

牛百道的確知道,直接道:「合竅法這些東西可以,但是那東西不行,起碼目前不行!萬族對多神文一系很是忌憚,這一點我們能看的出來,可能和神文戰技有關……可能和證道無敵有關,當然,這個現在大家都揣著明白裝糊塗。」

「不要這時候去挑釁萬族,沒任何意義,你要做的,是建立自己的威名,威信!」

牛百道在教他,蘇宇不斷點頭。

「你可以拿出合神竅的功法,甚至可以拿出一部36神竅的基礎文訣……在大明府傳播,記住,別傳別的大府,這樣,讓人來求你!」

他笑道:「不,你授權給朱家,讓他們來求朱府主,你不用管他們!你就當你的研究者,這就足夠了,朱家會力保你,而其他人,一次次被坑,會去想,都是他么的大夏府單神文一系乾的好事……」

說著,又道:「或者,你做一個限制,有多神文系的大府可以傳播,但是沒有的話,不可以傳播!一次次將單神文一系,置於大家的對立面,對了,不要涉及整個單神文一系,就定位在大夏府!」

蘇宇再次若有所思,這府長……真有意思。

不過說的很有道理的樣子!

牛百道又笑道:「如今,亂的其實是求索境,是文明師,不是戰者,我覺得你可以拉攏戰者,拉攏平民階層,甚至是免費給大家傳播一些比較重要,但是又不麻煩,可以都去修鍊的一些功法……」

「當然,若是元神竅出來了,你將這個傳播出去,嘖嘖……大家都得喊你叫元神之父!」

牛百道笑的愈發燦爛,「人心就是如此扭轉的!到了那時候,你就是正義,你蘇宇說的話,就是正義!就是道德制高點!誰針對你,就是叛徒!人族無敵要殺你,那就是絕對的叛徒,民心大勢所趨,你殺也得殺,不殺也得殺!哪怕有人反對……誰反對,誰就是叛徒同黨!」

牛百道笑的燦爛無比,老臉都快開花了,「小夥子,你是聰明人,否則不會來大明府!而作為聰明人,不要鑽牛角尖,非要自己到無敵才能殺無敵?誰規定的?誰說的?憋著不累嗎?忍著不累嗎?越是天才,越容易鑽牛角尖,比如柳文彥這些人,他們活的很累的!」

「柳文彥全家上下,被殺的差不多了,是意外嗎?這個不好說!他憋著,他不鬧騰,他不說話,不會哭的孩子,哪有奶吃!」

「人族知道柳家的功績嗎?」

「少部分人知道,大部分人不知道!」

「而這少部分人,不吭聲,因為事不關己……」

牛百道搖頭,「天才啊,不會哭,光會想著自己報仇,自己硬幹,這不算聰明人!缺乏大智慧!他得哭,得讓數百億人境人族都知道,他柳家為了人族,付出了多少,結果遭受了如何的不公!脅裹大勢,威逼無敵,他柳文彥若是在幾十年前,振臂一呼,知道他的人很多,如今……算了吧,沒幾個人知道他了!」

「而你不同,你現在是當紅天才,你得讓你的名氣,一日高過一日,到了那時候,名氣可殺人的!」

蘇宇眼神漸漸明亮起來!

是,他想的是自己強大了,去幫老師他們,去解決那暗中的無敵。

可牛府長說的不錯!

我到無敵需要多久?

何年何月才行?

名氣,可殺人的!

他這一次幹掉了金宇輝他們,就是因為他的名氣,他若是無名小卒,朱天道會為了他殺金宇輝?

不可能的!

他想岔了,自己之前做的其實才是對的,借勢,借刀,殺了兩位日月,十多位山海,這才是能耐!

「多謝府長,蘇宇受教了!」

蘇宇由衷感謝,牛府長……人生的指路明燈啊!

不算什麼陰謀,這是陽謀,大勢!

前提是蘇宇足夠優秀,足夠讓整個人境知道他,重視他!

牛百道喝著酒,感慨道:「明白就好,不要再想那麼多了,大明府是你的好選擇,在這,有人會保你,也有膽子去保你,當然,也有這個實力去保你!小夥子,將自己化身正義,千萬不要學一些人,與天下為敵,天下都是錯的,我是對的,哪怕你是對的,你也是錯的!」

「你既然沒辦法和天下人作對,那就引領他們,普通人包括很多強者,其實都不懂不明白,他們也只是隨大流,而你,就可以成為這濤濤洪流,凡是反對你的,都是你的敵人,都是天下人的敵人,這就是你要走的路!」

蘇宇不斷點頭!

真的受教了!

牛府長真牛,這一番話,撥雲見霧啊!

當年柳老師應該來這求指點的,也許今日就是截然不同的結果了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76章 牛府長,真的牛!(求訂閱月票)

28.14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