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0章 威逼(求訂閱月票)

第280章 威逼(求訂閱月票)

大明府,蘇宇不管那些。

此刻的他,將事情交給了朱天道就不再去管,朱天道拿了好處,得了名利,有些事自然得他去處理。

而且蘇宇實力弱,地位低,有些事也摻和不上。

而這時候的大明府,最近也很熱鬧。

《元神文訣》的事傳開了,非但是傳開了,此刻,學員們已經可以開始兌換上半部的神竅法了。

50點功勛!

太便宜了!

此刻,大明府的學員,幾乎是人手一本,非但如此,那些老師,也幾乎人人都兌換了一本,上半本的功法,一天內,開啟兌換,到晚上,兌換了接近1萬冊!

50萬點功勛!

按照分成,蘇宇能分40%,那就是20萬點功勛。

當然,現在如此火熱,那是因為功法才出來,這些人未來一些年,只需要兌換下半冊就行,上半冊一次就足夠了。

不止文明學府的學員,就連戰爭學府這邊,現在也有不少人在喊著,快開啟戰爭學府的兌換,他們也要學。

哪怕不學,看看也是好的。

養性就可以修鍊的文訣!

這東西,戰者學了,也許可以讓自己迅速意志力提升,有些戰者,哪怕到了山海,意志力都未必具現了。

此刻,學一下也許也有幫助。

意志海強大起來,對他們還是很有利的。

之前他們意志力沒具現,哪怕知道《萬文經》如何修鍊,那也沒用,無法開竅。

可現在,也許可以開竅了。

這功法,蘇宇其實遺忘了一點,也許可以促進許多戰者雙修。

以前不修鍊意志力,是因為騰空比較難。

現在,養性開神竅的話,意志力也會提升,蘇宇當初開神竅的目的,就是為了讓意志力迅速提升,至於後期提前進入騰空九重甚至凌雲,那還是因為張豪說了這茬,他才知道的。

神竅的目的,就是為了多吸納意志力,加速晉級。

……

大明府,喧鬧沸騰。

說書人,再次有事幹了。

這幾日,各大酒樓的說書人,就沒離開過蘇宇這名字。

天都府,一間酒樓中。

那說書先生,大聲道:「這蘇宇,一來天都府,果不其然,沒幾日就做出了驚天之事!這基礎文訣大家都知道,無敵後裔才可修,還不是所有無敵後裔都有。」

「大夏王強吧?有基礎文訣一本,開神竅18個!當成至寶傳承,傳男不傳女,傳嫡不傳庶!」

「大明王強吧?也有一本基礎文訣,開神竅24個,朱家至寶,除朱家人之外,不傳任何人……」

「而如今蘇宇傳播這功法,可是危險的很!」

「得罪了一批無敵不說,讓那些王者後裔沒有優勢了,搞不好還要被人打壓,非但如此,萬族教和萬族知道了蘇宇的天賦,搞不好接下來就要不斷暗殺蘇宇了!」

「有些東西不是不傳,是不能,蘇宇這下子恐怕危險了……也不知大明府能不能保住他!」

「……」

說書人大聲說著,有人質疑道:「萬族教那麼大膽子,敢入城殺人?」

「那可難說!」

說書人大笑道:「進城暗殺怎麼了?何止萬族教,接下來,搞不好還有自己人要殺蘇宇……我不說,大家也知道是誰,蘇宇也是膽子大,還真不傳那些人,那些人膽子多大,你們難道還不清楚?」

「你是說大夏府的單神文一系?那麼大膽子?上次不是被殺了許多了嗎?」

說書人笑道:「是殺了不少,可又來了幾位日月,又繼續找茬,我看啊,蘇宇遲早得傳,不傳,那些人能放過他?」

「這麼可惡?」

「就是這麼可惡!」

說書人感慨道:「有時候啊,所謂的自己人更可怕!我還聽說,這《元神文訣》一出,天下震動,《萬文經》可能要被廢除,這一廢除……麻煩大了!以前,這《萬文經》可是生金蛋的雞,現在這雞被殺了,一年可是幾十上百萬的功勛點,蘇宇這是斷人財路啊,他那《元神文訣》收費太便宜了,何止斷了《萬文經》主人的財路,連各大府、求索境的財路都給斷了許多……」

「可惜了,這蘇宇,命不久矣!」

此話一出,有人呵斥道:「一派胡言!求索境乃是聖地,豈會為了一點功勛,要殺天才研究員?這《元神文訣》一出,沒聽人說嗎?文明師進入凌雲,節省20年時間,對人族有大功,求索境豈會如此做?」

說書人搖頭,「你啊,只知其一不知其二!求索境……可不代表就是仙地!無敵的王者都在諸天戰場之上,而今的求索境,被一些在求索境出生的世家大族把持了,其中又有不少人和多神文一係為敵……我看蘇宇是懸了!」

「咱大明王強大無比,在求索境也是數一數二的,還能怕了他們?」

「怕倒是不怕,就是麻煩啊!」

說書人笑道:「大明王得在前線應對那些神魔無敵,還能天天在求索境待著?就算待著,下面的事,他也未必知道,未必會管,真管了,也未必有用啊!」

「……」

說書人不斷說著,感慨著,說著蘇宇命不久矣。

同一時間,不止天都府,各大府到處都有人在說。

酒樓三樓。

一個大包間中,幾個人在喝著酒,吃著菜。

聽著下面的喧鬧聲,居中的一位中年男子,不怒自威,淡淡道:「老朱,你讓人傳的?搞的人心惶惶,沒這個必要!」

席間,朱天道也在,不過並非主座。

聽聞此言,笑呵呵道:「秦老哥,這話說的,怎麼是我讓人傳的?我能害我自己爹?求索境最近的確有些不正常,誰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以前不管不問就算了,現在還折騰,那什麼元啥來著……折騰了一陣,幹嘛呢!」

說著,朱天道看著席間幾人,笑道:「我說,幾位老哥,你們急匆匆地跑來,功法也看了,貨真價實,還有啥好說的,你們幾大府到底傳不傳?不傳,也別耽誤我時間……」

居中那中年男子,看了他一眼,喝了杯酒,淡淡道:「傳!大秦府不管這些亂七八糟的!文明師……你們這些文明師,屁事太多!除了傳功法之外,我想見見蘇宇,我聽聞他有一版最高版的合竅法,甚至連《千山訣》都能合竅,我要和他談這事,傳入大秦府!」

大秦府,戰者的天堂。

他需要這本最高版本的功法!

朱天道笑道:「這個還真有,厲害啊,蘇宇開竅幾百個,合竅都輕鬆無比,瞬間萬石九重!那大夏府也有人修鍊了,《千山訣》那小子修鍊到現在,也進入了萬石九重,戰力無雙!還有幾位,像那夏家的小子,也修鍊了,現在也入了萬石九重,《開天刀》直接合竅,沒有絲毫難度。」

說著,朱天道笑呵呵道:「秦老哥,蘇宇倒是願意傳,不過當初和夏家達成了協議,這東西保存在夏家,蘇宇也不會亂傳,免得傳開了,夏家覺得不妥,他爹不是還在鎮魔軍嗎?」

「……」

秦鎮看著他,淡淡道:「別跟我扯這些,夏家再愚蠢,也不會弄死了蘇龍來威脅蘇宇,你也少跟我來這套,開個價!」

無外乎錢財的事!

朱天道笑眯眯道:「不是錢的事……這樣吧,錢不要,蘇宇那小子,喜歡搞研究,大秦府呢,不缺他需要的那些東西,提供個幾萬滴神魔精血,從騰空到山海都要,合竅法,小事!」

秦鎮看著他,就這麼默默地看著。

沒有什麼威壓,也沒什麼威脅,就這麼看著。

半晌,朱天道乾咳一聲道:「行行行,幾萬滴太多了,幾千滴行了吧?」

秦鎮平靜道:「讓蘇宇來談,你獅子大開口,東西又不是你的!」

「現在算是我代理!」

朱天道樂呵道:「以前你們得找夏家,現在找我就行,蘇宇授權我全權代理,不止這些,蘇宇最近還在研發合神法!」

朱天道感慨道:「厲害啊!這小子,啥都敢想!這合神法一出,不得了,要變天了!當然,這個恐怕還早!但是有門功法快了……」

他看向秦鎮,笑眯眯道:「根據合竅法推演出來的一門基礎元訣,也沒啥特殊的,合竅法開竅36個,和那門元訣重合度在27個以上!」

朱天道笑眯眯道:「這是黃階版本,蘇宇他們還在研發推導玄階版本,一旦玄階版本出爐,可能是直接涵蓋那36個竅穴,如此一來……嘖嘖,厲害了!」

秦鎮沒吭聲,掃了一眼其他幾人,忽然道:「除了蘇宇,其他文明師都是廢物嗎?這些年來,為何就沒人推導這些功法?」

秦鎮不等他們開口,冷淡道:「不要說戰者,戰者大部分都在前線征戰!我又要征戰,又要研究功法,還得花費大量時間去推導功法,那要你們文明師到底做什麼的?」

「每年,各大文明學府,耗資無數,前線戰者省吃儉用,為文明師提供大量資源,你們每年給前線提供少量文明師,結果連個屁都沒研究出來?」

前線,文明師才有多少?

偌大的大夏府,算是文明師上陣較多的了,現在軍中的文明師也不到萬人,幾千人而已。

而戰者,上百萬!

幾百比一的比例!

秦鎮哼了一聲,「正事不幹,其他屁事一堆!按照我的想法,再不出成果,乾脆取締各大文明學府,浪費時間和金錢,耽誤了一批人才!」

「老秦,這話說的……」

有人笑呵呵道:「和我們無關,我們還是有不少成果的,煉丹、制符、馴獸……都有不小的成果,你大秦的鐵翼衛士橫掃四方,征戰諸天,你說良心話,沒有文明師中的馴獸師,你們能這麼強大嗎?」

「就是,老秦,別一句話把文明師就給囊括了!」

「你們戰者吃的丹藥,用的神符,難道都是憑空變出來的?」

幾人討伐他,秦鎮也不在意,淡淡道:「好,不說這些,當年多神文一系強者多,前線征戰,還經常看到他們的影子,現在……前線能正面作戰的文明師是越來越少了,單神文一系,上前線的人不多了,上了,戰力也就那樣,再這麼下去,文明師就要徹底淪為輔助系了!」

有人無奈道:「這事我們知道,可老秦,你也別揣著明白裝糊塗!多神文一系強者,一上前線,就被針對,這些年沒落,也不全是單神文一系導致的,這個你認可吧?」

秦鎮冷笑一聲,「我知道!不過,沒必要慫!神魔要殺多神文一系強者,每次都損失慘重,耗就是了,多培養一些多神文系文明師,去諸天戰場釣魚,一釣一個準,往往能釣到大魚,我大秦府,用多神文一系文明師,先後釣了數位日月境!」

眾人無語,廢話,你大秦府都是一群瘋子,不怕死,你真要讓大多數多神文一系文明師去釣魚……你也不看看,多神文一系的傢伙答應不?

釣了大魚是不錯,可也死了不少多神文系天才。

你大秦府的多神文一系,大概就是被你們自己人玩死的。

這個還真怪不到別人頭上!

朱天道對這些不感興趣,笑道:「這些和我無關,幾位,這事就不提了,我問問,求索境現在哪家在執掌,什麼鬼,元慶東這些人怎麼被派到大夏府了?」

「老朱,你還真夠鹹魚的,這事你都不管了?」

有人笑道:「現在是八家共議,投票決定,周家、元家、鄭家……這些家族共同執掌,你不會連境主是誰都不清楚吧?」

「還真不清楚!」

朱天道笑呵呵道:「懶得管閑事,求索境自己玩他們的,我管我的大明府,誰讓我哥死的早,不然我哥管大明府,我去求索境混個境主噹噹,可現在老朱家不是沒人嗎?」

「你們真夠清閑的……你不行讓你兒子去啊,好歹佔個位置,現在屁事不管。」

幾人調侃了幾句,很快道:「大夏府那邊,多神文系的源頭,咱們大家也都是明白人,有幾家不想多神文系死灰復燃,在那邊壓制是肯定的,這事也不好說。」

朱天道嗤之以鼻,「有什麼不好說的!飲鴆止渴的想法而已!甭管如何,先把多神文系壓下去,免得惹怒了神魔幾大強族,不顧一切代價攻入人境,不就這心思嗎?」

朱天道不以為然道:「靠壓制自己這邊,取得神魔幾族短暫的和平……沒太大意義,鬧騰吧,鬧騰到現在,你們也看到了,民心都動蕩了!」

秦鎮聞言也是皺眉,開口道:「那幾位的心思,我也有所耳聞,犧牲一部分人,給人族爭取一點時間……不過這政策……說句良心話,真要瞬間把多神文一系給壓下去了,那也就算了,別鬧的沸沸揚揚,人盡皆知!結果倒好,沒能耐壓下去,那就是他們自己廢物,鬧的人盡皆知,我看遲早要出大問題!」

大秦府很少管這些閑事,也管不著。

一部分人的政策,大秦府不認同,但是也懶得去反對,你們有本事,瞬間壓下對方好了,就如當年,多神文系輕鬆壓制了你們,也沒人說啥。

關鍵是,你們沒這能力,導致事情越鬧越糟糕!

甚至都影響到了整個人境了!

這時候,就不是你們的事了,再這麼下去,人境得亂。

秦鎮說了幾句,很快道:「大秦府不摻和這些,但是再這麼下去,影響到了前線那是必然的!後方都生死之戰了,前線還能安穩下來?」

秦鎮看向幾人,「諸位自己看著辦,目前,大秦府也管不到其他人頭上,但是別再大秦府給我們找麻煩就行,大秦軍管,一切強者都是軍人,不服從軍令,全部斬了!」

「你們幾位,求索境也能遞上話,我的態度幫著傳遞一下,也別逼我在大秦府清洗一批人!」

幾人也沒說什麼,大秦府那邊……其實求索境摻和的也不多。

正說著,有人從門外笑道:「幾位,我是不是來遲了?」

片刻后,夏侯爺進門。

笑哈哈道:「原本準備早點過來的,有點小事耽誤了一下,抱歉抱歉,老秦,老朱,你們都到了啊!」

朱天道笑眯眯地看著他,「小二,來的倒是挺快啊,還以為你來不了了!」

夏侯爺瞥了他一眼,「老朱,別沒事找事干!」

「好好好,小二,以後不喊你名字了,你爹取的,又不是我們取的!」

夏侯爺哼了一聲,坐了下來,秦鎮直接道:「龍武什麼時候證道?」

「不清楚,快了吧。」

秦鎮想了想道:「龍武證道的話,我父親必然會出手,但是……你也知道情況,我父親,不少人盯著他,他出手,也只能說牽制一二。」

「有這心就夠了!」

夏侯爺嘆道:「難啊,麻煩!盯著龍武的人太多,他么的,周破天、周破龍他們也快了啊,都盯著我家龍武,也是沒法說!」

秦鎮淡淡道:「龍武天賦太強,又是堅定的鐵血派,換成我,我也得盯著夏龍武,而不是周破龍他們!」

就這麼簡單。

夏龍武,太過鐵血了。

殺戮太多!

他證道,搞不好會經常掀起無敵之戰。

當年,夏龍武率領鎮魔軍就殺戮無數,在諸天戰場,掀起了一次次腥風血雨,當年鎮魔軍征戰的時候,幾乎一年就要補充一次兵源,每戰都是殺到最後,寸草不留!

基於此,不出意外,夏龍武證道,阻攔他證道的無敵,恐怕不會少。

周破龍他們不急,若是那時候跟著夏龍武一起證道,搞不好都沒人會理會他們。

現在存了這心思的人不少!

夏龍武當靶子去!

一位堅定無比的鐵血派,這樣人證道,必然會被萬族阻攔的,甚至一些無敵種族,之前沒出手,這次都有可能會出手。

有人連夏龍武證道后的稱呼都想好了——血屠王。

就是一位血屠!

不阻他阻誰?

夏侯爺嘆道:「是啊,都盯著龍武,他么的,那些混蛋,現在還不能得罪狠了,別人證道,去幾位無敵護道,希望很大,咱們家龍武,我看不去幾十位無敵護道都不行……哪能都給得罪了,蘇宇不懂,老朱你還不懂,你跟後面煽風點火?」

朱天道叫屈道:「沒有的事,我還給你們夏家解釋了,可沒辦法,人家年輕人,那幾家一直噁心他,他能不火嗎?」

哼了一聲,夏侯爺也不多說,迅速道:「幾位既然都在,我也懶得一家家跑了,龍武證道也快了,到時候諸位還請搭把手……龍武真要死了,我爹也受不了這刺激……」

秦鎮打斷道:「秦家沒問題,其他的……這個我們也沒辦法強求!」

夏侯爺撇嘴,「我就奇了怪了,你秦鎮也不是個好東西,也快證道了,怎麼沒人盯著你?」

秦鎮笑道:「那得謝謝龍武,小二,你還別說,龍武真要證道,我們湊合一下,跟著一起,搞不好這次能證道成功幾個!」

「滾蛋!」

秦鎮笑道:「真心話,我覺得龍武活下來的把握不大,不如當個靶子算了,你們夏家該幹嘛幹嘛,也不嫌憋屈,該殺就殺……」

「去你的!」

夏侯爺惱火道:「殺個屁,起碼得讓他們幫著出把力,龍武證道成功也好,失敗也好,起碼我家老頭子也沒啥遺憾了,可不試試,就真的讓他送死……老爺子也不甘心。」

「那就乾脆不證道了。」秦鎮笑道:「他不證道,現在實力也不弱。」

「龍武不願意。」

夏侯爺嘆道:「你以為我沒勸過?不行就放棄算了!實在不行,去小界證道……」

「別!」

秦鎮直接打斷道:「那還不如不證道!去小界證道,成功率是大,可也和那小界綁定了,實力也不會太強,龍武這種人,你讓他綁定在一個弱界,一輩子就那實力,在無敵中墊底……還不如讓他戰死算了。」

夏侯爺無奈,是啊,所以才沒辦法。

喝了杯酒,也懶得再說了,看向朱天道,開口道:「少說廢話,功法還是要傳的,不傳,大夏府的文明師真得造反了!開條件!」

朱天道笑呵呵道:「開啥條件,又不是我的功法,蘇宇不給傳……」

「你慫恿的吧!」

「扯淡!」

朱天道笑道:「你急什麼,先給輿論爆發一下,醞釀一下,自己想辦法讓元慶東那些傢伙背黑鍋好了!」

夏侯爺皺眉道:「我也是這麼想的,關鍵是和那幾家還沒談妥!」

他頭疼道:「起碼得等談妥了才行,讓那幾家的無敵出面,甭管如何,得幫龍武攔住幾位無敵!說實話,都忍了這麼些年,也不在乎多忍兩年,這時候你讓我們放棄龍武……不甘心!」

「夏龍武自己怎麼說?」

夏侯爺沒好氣道:「他知道個屁,他就那性格,按照他的心思,拚死了一位無敵算一位,反正不虧!他是不虧了,可他一死,也不想想大夏府軍心會不會崩潰……」

說罷,又道:「龍武真死了,大夏府恐怕也不會再守在前線了,以後,你們自己玩吧……那些混蛋,也不知道想什麼。」

朱天道笑道:「誰知道呢!也許覺得死掉的夏龍武,更好一些吧,夏龍武死了,搞不好大戰都少了!」

「……」

夏侯爺無言,也是。

鬱悶!

這事也不好說,沒啥可後悔的,夏龍武不殺戮四方,也沒這麼強大,可現在,年輕的時候殺戮太多,態度太過鐵血,你說他變了,大概沒人信。

秦鎮又道:「大夏府沒發現無敵遺迹?」

「發現個屁!」

夏侯爺再次罵道:「發現了,還用這樣!」

「蘇宇那繼承的遺迹呢?」

夏侯爺搖頭道:「別說沒找到,找到了龍武那性格……老秦你覺得他會去遺迹證道?為這傢伙,費盡了心思,這傢伙自己還不領情……」

「算了,不說了,回頭我自己找蘇宇去談!」

夏侯爺說著,瞥了一眼朱天道,沒好氣道:「你少給我搗亂!你就巴不得起鬨,看熱鬧,我告訴你,少煽風點火,一天到晚不幹好事!」

朱天道無奈道:「這話說的,小二,你得憑良心說話!當初蘇宇拿出了合竅法,你來敲我竹杠,我也沒說話吧?是吧?」

夏侯爺心累,你這混蛋,現在倒是嘚瑟上了!

朱天道打著哈欠道:「行了,別裝模裝樣了。蘇宇針對的,又不是你們夏家!藉機夏家還能沾點便宜,元慶東他們惹下了大麻煩,你們幫著收尾,是好事,你逼大元王承諾會出手不就完事了?」

朱天道鄙夷道:「還裝的多委屈似的,心裡指不定怎麼樂呵,我夏家不好出手,你蘇宇當個刀,還是免費的刀,多好,早就看透你了!」

夏侯爺板著臉,過了一會,齜牙笑道:「這話說的,我什麼時候拿蘇宇當刀了?」

明明蘇宇自己要當刀的!

「少賣慘了!」

朱天道笑呵呵道:「其實也是好事,我朱家還幫你們分擔了不少壓力,你不感謝就算了,一來還裝可憐幹嘛呢!我爹會出手的,夏龍武活著……其實也挺有意思的!」

「哈哈哈,我就知道朱兄不是一般人,自家人,不說兩家話!」

夏侯爺笑呵呵地舉杯道:「喝一杯!朱兄就是爽快人,都是小事,咱們夏朱兩家,那是最好的鄰居……」

其他人都是無語,搖頭,這夏胖子,變臉的速度不是一般的快。

吃吃喝喝的,夏侯爺很快笑道:「感覺現在壓力還不夠大!要不老朱你找人冒充一下元家人周家人,刺殺蘇宇,然後曝光,給兩家一點壓力?」

去你大爺的!

朱天道心裡罵了一聲,懶得理會他。

夏侯爺笑呵呵道:「算了,冒充這事沒必要!不行的話,拉蘇宇出去溜一圈,搞不好真有人要下殺手,咱要求也不高,多抓幾個把柄,藉機威逼一些傢伙出手……管他真心不真心,擋住一位無敵就行,擋不住,事後自然要算賬。」

說著又搖頭,「難搞啊!蘇宇要是在龍武證道后出現,不管龍武成功還是失敗,也沒現在這麼難搞,也輪不到你們大明府撿便宜!」

朱天道笑呵呵地,也不反駁。

夏龍武證道,這就是卡著夏家的脖子,夏家現在難搞那是必然的。

他才不管這茬!

這事,也怪不到他頭上,誰也怪不得,夏龍武性格太剛,殺人太多,證道難,他自己應該也有準備。

旁邊幾人也沒多說什麼。

秦鎮喝了一杯酒,許久,嘆道:「其實說來說去,還是人心不夠齊,求戰派和求和派,甚至投降派,沒辦法分出勝負!」

就這麼簡單!

夏侯爺也是無奈,「是啊,其實有時候巴不得大秦王能成功,再往前走一步,不要多,走到始魔族和原始神族那兩個老傢伙的地步,也夠了,人族就太平了!」

秦鎮搖頭,「難!真要那麼簡單,早就成功了!我父親也好,大周王也好,大夏王也好……看似接近,實際上差距還遠!」

朱天道幽幽道:「為什麼沒說我父親?我爹其實也有希望的……」

幾人瞥了他一眼,你爹?

你爹能再進一步,那大秦王他們乾脆自殺算了,你爹哪來的那能耐!

朱天道哼了一聲,什麼眼神!

「幾位,授權你們可以,功勛加倍!」

就這麼囂張!

至於大夏府,讓他們和蘇宇自己談去,他也懶得摻和,這事看蘇宇自己的想法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實驗室中,吳嵐好奇道:「蘇宇,你真不傳大夏府?」

「不是大夏府,是三大學府。」

蘇宇糾正了一下。

「那……算了,隨你吧!」

吳嵐也懶得管,繼續忙活自己的。

蘇宇失笑,「你吳家可以學。」

「哦……」

吳嵐沒太在意,她會啊,而且她姐姐她們也不需要學,傳不傳的沒啥影響。

蘇宇無語,也懶得再說。

開竅,才是關鍵。

他得迅速開竅了,進入騰空才行。

隨著名氣增大,壓力也越大。

「也許該去白家拜訪一下了……看看有沒有意外發現。」

蘇宇心中嘀咕著,也不知道,白家到底會不會歡迎自己,貿然前往,不見得是好事,人家也許不樂意自己去呢。

至於大夏府那邊,先晾著!

這次恐怕難以搞定那什麼元慶東,可那什麼單雄,給單雄入了大夏文明學府……那就讓他們自己去玩吧!

「也許……可以順勢幹掉他!」

蘇宇撇嘴,到處挑戰多神文一系騰空,很囂張啊,是沒經歷過社會毒打是吧!

逼迫的幾處大府,關停了多神文一系,打臉多神文一系……囂張的不行。

「我得儘快入騰空了!」

蘇宇也有些急了,還差3個竅,就算找到了,也未必會如意,自己還是不能在這上面耽誤太多時間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80章 威逼(求訂閱月票)

28.64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