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2章 餘波(萬更求訂閱)

第272章 餘波(萬更求訂閱)

為了研究所迅速搭建起來,蘇宇開始招兵買馬了。

也從胡顯聖這邊,要走了一些他準備推薦的老人資料。

研究所,還是需要一些人手的。

雖說蘇宇可以自己採用精血,開啟竅穴,反推功法,可那樣一來,有些東西太難遮掩,適當的遮掩還是有必要的。

如今的他,其實暴露了很多東西,甚至讓人聯繫到了遺跡傳承,但是起碼到目前為止,還沒人知道,他腦海中就有一本圖冊。

很神奇的圖冊!

……

就在蘇宇享受着難得的太平,開始籌建研究所的同時。

大夏府,依舊是風雲起伏。

單神文系襲殺蘇宇的風波,漸漸過去了,以斬殺多位山海為代價,大夏府平息了這次風波。

可有些東西,不是殺幾個人就能遺忘的。

單多之爭的爆發,暴露,公開,都讓大夏府的民眾牢記在心,蘇宇的逃離,如今被人藏在心中,可若是有朝一日,蘇宇鬧出了大動靜,很快就會讓人想起這個逃離的天才。

大夏文明學府。

這個學期的文明學府,愈發的安靜,冷寂,甚至是死寂。

死了多位閣老!

還有不少凌雲境的研究員,讓單神文一系實力大損。

而多神文一系,沒了蘇宇,沒了白楓,沒了洪譚,而今也是死氣沉沉,就連吳嘉都不太出門了,更別說一直喜歡宅在藏書館的陳永。

1月16號。

蘇宇在籌備招攬人手的事。

而此刻,藏書閣樓下,一位護衛軍統領大聲道:「陳閣老,學府閣老會議,還請陳閣老參加!」

「不去了,沒興趣。」

樓上,陳永淡淡的回應聲傳來。

護衛軍統領急忙道:「閣老,新的副府長到任,萬府長的意思是,沒閉關的閣老都去見個面,認一下人。」

「就說我閉關了。」

「閣老……」

這護衛軍統領也急了,「元府長的意思是,也想認識一下大家,另外,可能還要談一談蘇宇的事。」

片刻后,陳永下樓。

看向護衛軍統領,淡淡道:「元副府長談蘇宇的事?有什麼好談的?人都走了,還要談什麼?」

護衛軍統領低頭,這位陳館長自從上次突破到了山海,低調的嚇人,可今日再見,總覺得有些心悸,小聲道:「閣老,具體談什麼,我也不清楚,閣老去了才能知道。」

「無聊。」

陳永微微蹙眉,邊走邊道:「萬府長說什麼了嗎?」

「沒有。」

「夏長青和蘇子明府長呢?」

「也沒說什麼。」

陳永不再問,臉上恢復了平靜,邁步朝修心閣走去。

……

片刻后,修心閣閣老會議室。

一位位閣老,此刻陸續到來。

36位山海閣老,死了3位,如今陳永晉級,還有34位山海,不過很多人都不在學府,或者在閉關中,學府還能看到的閣老也就20人左右。

陳永到來,幾位府長都沒到。

看到陳永來了,會議室中也很安靜。

單神文一系的方閣老也在,此刻也極其安靜,昔日,單神文一系8位閣老,而今,鄭、馬兩位在先鋒營,趙、周在閉關,死了3位,只剩下了他一人支撐大夏文明學府單神文系。

眨眼間,單神文一系就有衰落的徵兆。

而這一切,只因為蘇宇一人。

陳永也不和其他人招呼,自顧自地坐下,坐在最後,一聲不吭。

片刻后,門開了,萬天聖幾人到了。

除了萬天聖、夏長青、蘇子明之外,還有一位看起來極為年輕的男子,樣貌很年輕,很清瘦,臉上也始終帶着柔和的笑容。

氣息,卻是隱約間還要壓過萬天聖一籌。

日月境!

幾人各自坐下,這日月境強者,坐在左側上首,還要壓蘇子明一頭,右側第一人是夏長青,代表的是夏家。

眾人都很安靜,哪怕幾位府長來了,也沒人接話茬。

又過了一會,有人進門,紀鴻!

紀鴻迅速進門,二話不說,直接拿起一份紙令,迅速道:「求索境令諭,茲委任元慶東擔任大夏文明學府第一副府長之職……」

昔日的第一副府長,是周明仁,而今周明仁閉關未出,上次因為翟峰那些人的事,也被取消了這第一副府長的位置。

紀鴻說完,也不停留,來也匆匆,去也匆匆,迅速道:「你們自己商議分管事務,萬府長勞心了,告辭!」

紀鴻來的快,去的更快。

眨眼間,消失在了修心閣。

元慶東有些意外,「這紀署長……真是大忙人。」

笑了一聲,元慶東笑道:「諸位,很榮幸,能來大夏府,能來文明學府,接下如此重任,有些受寵若驚了!」

很安靜!

片刻后,單神文一系方閣老才笑道:「元府長能來,是我們的榮幸。」

元慶東微微挑眉,笑了笑,卻是不再說話。

大夏府的人……真夠傲氣的。

這是排斥他了?

昔年萬天聖來接任府長,也沒聽說有人排斥啊。

一直沒發話的萬天聖,此刻才淡淡道:「閑話就不說了,元慶東副府長,是日月境強者,大夏文明學府昔年是排名前三的強大學府,而今山海不少,日月卻是一個都無……」

「咳咳咳!」

不少人輕咳一聲,萬天聖不以為意,繼續道:「現在,總算來了一位日月境強者,也算是撐起了大夏文明學府的門面!」

「至於元府長分管什麼……還是周明仁當初的事務吧,主要分管神文學院!」

萬天聖簡單交代了一句,淡笑道:「元府長,剩下的時間交給你吧,你初來乍到,多說說,也讓大家認識一下,了解一下你。」

元慶東笑道:「多謝萬府長,在座的,其實很多人都認識我,也曾交流過,還有一些閣老曾去過求索境深造,更是熟悉。」

「今日我初來乍到,也不多說什麼,大夏文明學府,近期最大的變故就是蘇宇的叛逃……」

此話一出,陳永看向他,沒吭聲。

人群中,幾位閣老微微皺眉。

脾氣有些不好的一位閣老,直接出聲道:「元府長,這叛逃兩字,還是收回去的好!好不容易消停了,你一來,非要找點事干?」

這位閣老脾氣不好,說話也不客氣,皺着眉頭道:「本來就是恥辱,日月都死了一個,還提這些!你是來干正事的,還是來找茬的,找茬的話,讓夏家跟你談!」

元慶東微微皺眉,還沒來得及開口,下方,黃老輕咳一聲,笑道:「元府長大概旅途勞累,還沒睡醒,閣老會議暫時停了吧,等元府長休息好了再說……」

元慶東再次皺眉,「諸位,我知道你們不樂意聽,但是……有些事還是說明白的好!我說叛逃,不是沒事找事,也不是故意找茬,我想,有些人其實是明白的,但是裝不知道……」

他看向陳永。

陳永不語。

元慶東淡淡道:「這一次,蘇宇離開,若是單從前因後果來看,是單神文一系的一部分人利令智昏了,該殺,也該死!」

眾人微微有些意外,沒再開口。

元慶東再次道:「可這一次,其實大家都知道,有些事,是提前有預謀的!朱府主的出手,這是預謀,這一點毋庸置疑,當然,這不是蘇宇的罪過,我也沒理由說蘇宇是叛逃,他聯繫大明府府主,那是他的能耐……」

「可有一點,大家注意到了嗎?」

他看向眾人,「蘇宇播放的那些東西,其實是被切割了一部分,我現在已經無法弄到一些原本的影像記載,但是我查看過一些殘跡,我也去過星落山,也有一些微不足道的發現……」

說罷,他手一揮,一道人影出現在眾人面前,「諸位,認識這是誰嗎?」

此話一出,不少人看向他圖像。

接着,臉色都有些異樣起來。

元慶東笑了,「我想,不少人是認識的!昔年,大夏文明學府的一位天才,封奇!」

「他不是死了嗎?」

有人意外。

元慶東眯眼笑道:「詐死而已!其實,求索境那邊,早就盯上他了,此人詐死之後,隱姓埋名,早就暗中投靠了萬族教,加入了六翼神教!」

此話一出,有人眼神異樣了起來。

元慶東笑呵呵道:「這人是萬族教的一位大頭目,地位不低,甚至說很高,山海境實力,昔年還是大夏文明學府的天才,戰力更是非同尋常,尋常山海四五重也未必能贏他……」

他眼神幽幽,輕笑道:「可這一次,我們居然在星落山發現了他的蹤跡!非但如此,有證據表明,封奇是蘇宇喊來的幫手,伏擊了叛逃的李閣老……」

元慶東笑了,看向陳永,幽幽道:「我想陳閣老是認識此人的,封奇,你應該不陌生?而封奇是六翼神教的人,這一點也是證據確鑿!此次封奇出手,庇護蘇宇,我有理由懷疑,其中有一些貓膩存在!蘇宇,伏殺金宇輝這些人,伏殺血火教教主、副教主,伏殺神龍教、魔蠍教這些人,到底是為了什麼?」

「難道說,是為了為六翼神教清理對手?」

「朱府主是否被利用了?」

「蘇宇的立場,到底是什麼?他到底在為誰做事?」

「他傳承的一些功法,來自哪裏?是遺跡,還是六翼神族給他的?」

「他的天才之名,是真的,還是六翼神教需要這個天才名義?」

「若是傳承自遺跡……這一點沒人覬覦,是他的就是他的,但是,我還是希望他能公開,放心,我不覬覦他的遺跡,甚至會建議大夏府和求索境安排人來保護,為他蘇宇順利繼承遺跡……可若不是遺跡,那到底從何而來?」

元慶東笑道:「陳閣老,這事,才是我來大夏文明學府,第一件要抓的事!這不是小事,因為蘇宇,導致很多變故出現,甚至將大明府和大夏府都牽扯了進去,包括大周府、大商府也是!」

「我們必須要追究下去,追查下去,事實不容狡辯!」

元慶東臉色發冷道:「一位可能是六翼神教潛伏天才的傢伙,如今甚至得到了大明府的重視,這不能就這麼算了,含糊過去!」

其他閣老這時候沒法說什麼了,臉色都有些難看。

黃老忍不住道:「封奇是六翼神教的人,證據呢?」

「證據?」

元慶東笑道:「當然有,諸位請看……」

很快,他釋放了一段錄像,是封奇和一些六翼神教的人一起活動的錄像,不過這其中的封奇,並未露出樣貌。

黃老皺眉道:「如何證明這是封奇?身形是有些相似……」

元慶東打斷道:「內部傳來的線索,求索境已經驗證,這麼說吧,封奇若是敢來自證,自己不是六翼神教的人,那誤會一場,大家都有個交代,可若是不敢,封奇當年詐死就是個很大的問題!」

詐死!

這的確是個很大的問題!

包括封奇如何回到了人境,也是個問題。

別的不說,一位天才詐死,大夏府為了培養封奇這樣的天才,可沒少花費投資,包括送他去星宇府邸,他詐死,這就是一種叛變。

而封奇,這一次出手幫了蘇宇。

陳永平靜道:「那元府長的意思是,擒拿蘇宇歸案?」

「現在談擒拿還過早!」

元慶東笑道:「但是,我需要蘇宇來大夏府自證清白!這不過分吧?他若是不願意來,我去也行,蘇宇只要說清楚和封奇的關係,一切都不是問題。」

陳永淡漠道:「有什麼可說的,和蘇宇無關,我讓封奇去的!」

此話一出,會議室安靜了下來。

陳永淡漠道:「封奇是我好友,至於加入六翼神教,甚至詐死,都是我安排的!我昔年被六翼神教襲擊,為了調查真相,找到仇人,我便讓封奇偽裝身份,加入了其中,有問題嗎?」

「有!」

元慶東幽幽道:「哪怕你,也沒資格安排人卧底萬族教,你向誰報備了?卧底,得報備的!否則,誰知道你們是真的投靠,還是假裝卧底!」

「向我報備了。」

萬天聖笑道:「好了,老元,你說封奇的時候,我就想說話了,你啊,你們查的倒是細緻,封奇是我這邊通過的,當年在星宇府邸他受了傷,陳永提及的時候,我想着趁機讓他打入六翼神教也不錯,就這麼安排了下去。」

元慶東眼神微微一變,低笑道:「原來如此!那這麼說,是我誤會了!」

說着,元慶東笑道:「誤會一場,那就算了,原來封奇是我們自己人……不過……封奇現在恐怕有點麻煩,他出手協助蘇宇的事,應該傳開了,六翼神教那邊一旦收到消息,封奇身份恐怕會暴露,我還以為是六翼神教指使的。」

陳永眼神變幻道:「元府長,這消息不是只有你知道嗎?如何會泄露?」

元慶東懊惱道:「你們沒早點說,也沒和求索境報備,之前查到了封奇的行蹤,我們想抓捕他,抓捕失敗,可他幫助蘇宇的事,也泄露了出去,恐怕被人知曉了……哎,誤會一場,這種事,很多時候都是難免的。」

元慶東無奈道:「早點說的話,就沒這樣的誤會了!那蘇宇叛逃之事,也是誤會了,幸好沒有貿然公開,否則,也是麻煩,下次諸位有些事一定要和我說明白才好!」

陳永微微點頭,「會的,封兄這邊,只能說自求多福了,誰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哪。」

說着,陳永嘆道:「是我大意了,還以為沒人會發現封兄的行蹤!」

元慶東也是遺憾,很快安慰道:「吉人自有天相,山海境也不敢貿然在人境內部交手,動靜太大了,除非日月境出面抓捕他,才能壓下動靜!」

「六翼神教不弱,他們的教主是日月吧?」

元慶東嘆道:「希望六翼神教教主不會出面!」

眾人都沒吭聲!

這元慶東,一來就來了個下馬威!

封奇的身份,他們一個都不清楚,可這一眨眼,就被元慶東點破了。

陳永若是不承認,連蘇宇那邊都有些麻煩。

勾結萬族教,跑到大明府都沒用。

而今,封奇被追殺,也是個麻煩。

陳永深吸一口氣,緩緩道:「希望吧!既然都到了這地步,我希望大夏府還是能發聲支援一下,說封奇是大夏府的人,萬族教出手,也得考慮一下後果!」

元慶東幽幽道:「現在六翼神教還未必確定了封奇的身份,你這麼一說,他身份反而確定了,若是封奇現在剛好解釋清楚了,混過去了,陳閣老,那大夏府的聲明,就成了催命符了!」

陳永淡笑道:「那也是命!府長,大夏府這邊,還是勞煩府長出面解釋一二,發個聲明吧,雖然未必有用,可多少能震懾一二,起碼能威懾一些小教,不敢貿然摻和進來。」

「好!」

萬天聖點頭,「這事好辦,不知道封奇具體位置,希望他能逃過此劫!」

說着,萬天聖看向元慶東,笑道:「元府長,還有別的要說的嗎?」

「還有一件事……」

元慶東笑道:「是這樣的,有些事,還是要說出來為妙,陳館長現在成了山海,成了閣老,按照規矩,這藏書閣館長一職……不適合陳閣老了。剛好,神文學院這次折損了幾位閣老,陳閣老晉級山海,我看,還是能者多勞,將之前於紅的那攤子事交給陳閣老負責,神文學院的一些資源分配任務,就交給陳閣老了。」

這是個肥差!

當然,現在難說。

之前是!

可如今,大夏府發怒,削減了大量資源的補貼,如今學院是怨聲載道!

此刻,負責資源的分配管理,吃不到狐狸還得惹一身騷!

分的少了,大家罵。

分的多了……別想了,分不到多的,本來就不多了!

還得丟下藏書閣這個重要位置!

陳永笑了,點頭,「好,一切按照規矩來!」

元慶東也笑了,很快道:「那按照規矩,多神文一系早就被取締了,神文戰技碑,原本應該在藏書閣,還請陳閣老上交學府……」

陳永笑道:「神文戰技碑?這東西……當年我師祖帶走了,帶到了諸天戰場,丟了!」

他師祖,五代!

此話一出,幾位閣老咬牙,牙疼!

去你的!

蘇宇才傳承了神文戰技,你這話……這不是睜眼說瞎話嗎?

元慶東也愣了一下!

他以為陳永會拒絕,會反抗,會找理由,可是……他沒想到陳永這麼糊弄自己!

「那蘇宇……」

「蘇宇的神文戰技,是他天賦異稟,自己學會的!我也是,我師弟白楓也是……」

陳永笑道:「還有我徒弟吳嘉也是,都是自學成才!元府長若是不信,我再招收幾百位天才試試,保證起碼有幾人能自學成才,給我一點時間就行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去你的!

真的睜眼說瞎話,把人都當白痴了!

自學成才?

你糊弄誰呢!

陳永笑道:「元府長不信就去問我師祖,也許師祖會告訴你的!」

元慶東眯了眯眼,笑道:「那就算了,丟了就丟了吧!」

說着又道:「蘇宇人都走了,進入了大明文明學府,在大夏文明學府的學籍也該取締了,一位學員,兩府學籍,這不符合規矩!」

陳永笑道:「隨意,我沒意見!那就斷了這層關係,挺好的!」

此刻,萬天聖幽幽道:「算了,保留吧!好歹也是從大夏文明學府走出去的天才,元府長,今天你初來乍到,也累了,休息一下吧,不用為了一個蘇宇,勞心費神,不算什麼大事。」

「萬府長……」

元慶東還想再說幾句,萬天聖咳嗽一聲道:「這坐久了,年紀大了,有些受不住了!散會吧,至於元府長的入職宴,老齊,你們看着安排吧,我就不參加了,哎,為了一個學員,折騰好些次閣老會議了,下次就不用為了蘇宇,單獨召開什麼閣老會了,太耽誤時間和大家了。」

說罷,他起身要走了。

元慶東皺眉道:「萬府長,我還有事沒說完,包括之前幫助蘇宇的三頭大妖,不能輕易給蘇宇送過去,這幾頭大妖,昔年都作惡多端,之前大家還以為都死了,沒想到還活着,這些大妖,曾在諸天戰場上殺過人族的……」

「包括他身上的那幾頭凌雲、騰空妖族,都有人命在手……」

萬天聖咳嗽了起來,笑道:「改過自新就行,坐騎嘛,有些事懲罰了,願意為人族效力就行!包括如今幾位無敵收服的坐騎,元府長,你敢說,那些坐騎沒殺過人?當初是各為其主,既然你收服了對方,要對方當了坐騎,在坐騎期間,沒再惹是生非,這就算是和過往割裂了,當人族的坐騎,也算是贖罪!」

說罷,又笑道:「更別說,洪譚那傢伙,也是心黑,割肉賣血了多年,現在大家才知道,之前的一些精血是他提供的,我說他文譚研究中心怎麼一直支撐了下去……這事就不提了,真要再犯事,不但坐騎要受罰,主人也得受罰!」

元慶東皺眉,沒再說。

他沒想到萬天聖會拿無敵的坐騎來說事,說句難聽的,哪頭強大的大妖,手頭上沒點人命。

昔年,各為其主,大妖也是強大的,就是因為強大,就是因為在諸天戰場惹是生非,才會被無敵注意到,出手斬殺了一批,收服了一批……

這些坐騎,也不是良善之輩,再追究,那就得追究無敵了。

萬天聖自顧自地走了,陳永也站了起來,笑道:「元府長,那我也告辭了!對了,我既然主管資源處,待會我去查賬,希望能對得上,對不上……那就得周院長補上了,補不上,那我也沒辦法了。」

元慶東沒理會。

其他閣老,也各自起身散去。

黃老臨走的時候,嘆息一聲,沒多說什麼,卻是有些不滿,這事剛消停,這位元府長又來了,煩不勝煩。

蘇宇走了也好!

若是繼續留下,少不得又是一場亂斗,那小子可沒陳永這麼能忍,那傢伙若是閣老,今日在閣老會議上就得翻臉。

閣老們各自散去,元慶東凝眉不語,剛想離開,耳邊傳來聲音。

「元府長,別亂當刀,你這把刀,還不夠利,多神文一系已經什麼都沒了,說句難聽的,光腳的還怕穿鞋的?日月境又不是沒死過……我師父出關了,便是日月,多神文系日月,希望到時候元府長不要後悔……」

元慶東眼神瞬間凌厲起來,看向門外。

門外,陳永回頭,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,傳音道:「封奇最好活着,活的久一點,否則……元府長還是一直盯着我吧,盯着我到死,否則,你元家老少,我……呵呵……」

陳永笑着,轉身離去。

元慶東冷冷傳音道:「陳永,你入魔了!你拿我家人威脅我?」

「入魔?沒有,是元府長入魔了,我說什麼了?我說我照顧一下元府長的家人,說錯了什麼?」

陳永頭也不回,傳音帶笑:「我已無所求,我師弟在諸天戰場,我師侄被逼離去,我就一個徒弟了……沒關係,夏侯爺曾允諾過,她父母入英烈祠!你若是膽子夠大,儘管動手!至於我……就不需要元府長擔心了!當刀,你還不夠利,你不能無視規則,你可以試試在學府內擊斃我,或者在大夏府內試試,你若是無敵,我還擔心三分……可惜,你不是。」

「陳永!我看,你是真的入魔了!」

元慶東冷冷道:「我今日說這一切,合乎規矩,不管是封奇還是蘇宇,之前都有嫌疑,無法洗脫,你們自己不說明,我懷疑的有理有據,你居然膽敢威脅我!」

「元府長誤會了,我也沒說什麼!」

陳永笑聲依舊,片刻后,人已徹底遠去。

等他們都走了,方閣老低聲道:「元府長,現在怎麼辦?」

元慶東瞥了他一眼,淡淡道:「涼拌!整頓單神文一系,廢物剔除,精英留下,將有限的資源,提供給那些精英!幾位凌雲九重境,着重培養,爭取突破至山海!接管藏書閣,查找神文戰技碑的下落,陳永輕易讓出了藏書閣,神文戰技碑……可能被蘇宇帶走了!」

說完,冷冷道:「你給我盯着陳永!而今,大夏府多神文一系,只有他了,洪譚閉關,他那學生不用理會,庸才成為騰空、凌雲也沒辦法改變什麼!蘇宇走了是好事,否則,在大夏府繼續攪合下去,多神文一系必會死灰復燃!」

蘇宇走了,可不見得是壞事。

那傢伙,天賦太強,惹事能力太強,不走的話,遲早還得攪出一些風雨來。

「明白!」

說着,元慶東又道:「如今,不要再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折騰,本想斷了蘇宇回歸之路,沒想到萬天聖出聲了……」

他眯着眼,很快道:「不管他,他要藏着那就繼續藏着!藏到最後,就是只死老虎!今年年底,就要開啟星宇府邸人員競選,別的我不管,這一次大夏府20個名額,單神文一系,最少要拿下5個以上!」

方閣老點頭,「這個應該不難,劉洪、胡文升都是天才,如今都入了凌雲,另外還有幾位騰空也有很大希望,還有九天、問道學府的一些天才,5個名額最少的!」

「希望如此!」

說罷,元慶東幽幽笑道:「另外,近期神文學院再招收一位助教!」

「助教?」

「單雄!」

方閣老臉色微變,「他……他要加入大夏文明學府?」

「有何不可?」

元慶東笑道:「很有趣,不是嗎?也許,他會給我們帶來一些驚喜呢!」

方閣老獃滯了一下,「那夏家……」

「夏家剛清理了一遍,難道無罪還要再次出手?」

元慶東瞥了他一眼,「難不成你還指望夏家高看你一眼?到了此刻,你還看不透?夏家,始終支持的都是柳文彥那批人,平日不收拾你們,只是缺了個理由,不要再給夏家任何理由對你們出手,蠢貨,明白了嗎?」

儘管被罵,方閣老也沒反駁,點頭。

他也看出來了,夏家,的確是站多神文一系的,一旦有了機會和理由,對他們出手那是毫不留情!

幾位閣老,夷三族,這慘狀,他現在還記着呢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72章 餘波(萬更求訂閱)

0%
目錄
共103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