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5章 真亦假時假亦真(求月票訂閱)

第295章 真亦假時假亦真(求月票訂閱)

超級感應玉出爐,蘇宇不知情。

一直到21號晚上,他才提取完了那些精血,從修鍊室出來,蘇宇已經是頭暈目眩。

吞噬精血,使用鑄身法,就是一直讓自己處於爆發期。

哪怕他精力旺盛,連續爆發幾天,蘇宇也有些萎靡不振了。

剛出修鍊室,吳嵐就喊道:「蘇宇,牛府長讓你出關了去找他!」

「好!」

牛府長找自己?

幹嘛?

……

帶著疑惑,蘇宇雖然極其睏倦,還是走出了研究所。

悅心島。

蘇宇再次騎上了大烏龜,過了湖,入島。

剛上島……他知道府長為啥找自己了。

三頭大妖!

此刻,獨眼三位迅速出現,三位大妖都站在他眼前,盯著他,有些幽怨。

好害怕!

這鬼地方,牛府長和朱天道這幾天好像在折磨人,慘叫聲不斷,太可怕了。

人間地獄啊!

「三位前輩……」

蘇宇有些尷尬,忘了這三位了。

抱歉抱歉!

「我這幾天剛好遇到了重要研究要處理,這不馬上來接幾位前輩了,為幾位前輩接風洗塵……」

「不用!」

獨眼聲音幽幽,此刻的他,第三隻眼緊閉,雙眼全是黑色瞳孔,沒有白仁,看起來有些可怕。

「蘇宇,昔日你師祖洪譚和你都答應我們,事情成功后,讓我們回歸諸天戰場……說話還算話嗎?」

蘇宇笑道:「當然!幾位前輩要是現在走,我馬上讓人送你們離開,說到做到!但是,我也直說,你們幾位走了,當日坑殺了多位單神文一系強者,這不關鍵,關鍵是,你們看到了很多別人沒看到的東西,那幾個傢伙背後搞不好有一位無敵指使……可能會抓捕幾位前輩!」

此話一出,巨山悶悶道:「你的意思是,我們走了,必死無疑!」

「對!」

蘇宇直言不諱,「大概率如此!殺人族還有些忌憚,殺回歸了諸天戰場的妖族,沒任何麻煩,除非幾位能迅速逃到一個沒人找到的地方。」

血月冷冷道:「你是吃定我們了?」

蘇宇平靜道:「沒有的事,也不需要!三位前輩雖然是山海境……可說實在的,山海境是強,然而現在對我幫助沒那麼大!」

「三位前輩若是想走,我會讓朱府主幫忙,送你們離開,回歸諸天戰場!」

此話一出,那庭樓中,有人笑道:「蘇宇說的沒錯,幾位若是想走,簡單,剛好下個月有一隊天道軍要去諸天戰場,剛好和幾位一起走,山海境……是強大,但是,也就那樣!」

朱天道的聲音!

蘇宇也不多說,很快道:「幾位前輩自己考慮,若是留下的話,可以按照老龜前輩的待遇,我不會多做限制,但是要走,我也不會阻攔!」

三頭大妖不語。

蘇宇也不再說,迅速走進了庭樓。

朱天道和牛百道正在喝茶,身邊卻是多了一個年輕女人,正在給兩人斟茶倒水。

朱天道一臉的玩味!

等蘇宇問候,坐下,朱天道笑道:「蘇宇,看你這精疲力盡的樣子,這幾天是不是做什麼壞事了?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無言,我幹啥了?

「府主,這幾日我在閉關修鍊呢。」

「閉關閉成這樣?」

朱天道笑呵呵道:「你啊,不知道一個道理,幹活的話,得男女搭配,才能幹活不累!」

打趣了一句,又指了指身邊的年輕女子道:「這是小許,長的好看嗎?若是好看,你帶回去養著,你家那小丫頭,不會吃醋吧?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無言,低頭喝茶。

無聊!

朱府主有時候真夠無聊的。

至於他身邊那女人,長的倒是挺好看,可惜……蘇宇完全沒興趣,不但沒興趣,而且隱約間有些悸動,「劫」字神文微微閃爍了一下。

啥情況?

這幾天,「劫」字神文是不是壞了,經常閃爍。

他正想著,那年輕女人走到了他身邊,輕柔道:「蘇老師何必拒人於千里之外……」

女人的手,輕輕搭在了蘇宇肩膀上。

蘇宇忽然臉色一變,下一刻,嘎嘣一聲脆響!

小毛球閃現!

蘇宇氣血爆發,轟隆一聲,元竅一體,側身一拳轟出!

轟隆!

那女人慘叫一聲,一枚神文忽然呈現,缺了一個口子。

被蘇宇一拳轟中,原本完全可以避開,可就在神文被咬裂的瞬間,一柄鎚子同時錘下,讓女人微微顫動了一下,緊隨其後,蘇宇一拳轟出,「慢」字神文爆發,瞬間擊中了對方!

砰地一聲,女人倒退數米,滿臉駭然!

蘇宇沒再出手,瞬間抓住了小毛球,塞進了懷裡,看著這人,再看看朱天道兩人,皺眉道:「這位前輩是山海?府主,府長,這是做什麼?」

朱天道笑了,按了按手,「坐下聊!」

說罷,看向女人,皺眉,「廢物!名氣倒是不小,蘇宇才養性實力,你連偷蘇宇都這麼麻煩,你確定你是千手大盜?」

真廢物!

那女人,臉色叫一個異樣,這是養性?

你他么逗我!

太敏銳了!

敏銳的簡直可怕!

這就算了,自己的隱秘神文,居然瞬間被東西咬了一口,該死的,那是什麼?

他可是山海神文!

眨眼間被咬的缺了一小塊,雖然不是太嚴重。

而更讓他驚訝的是,蘇宇那什麼神技,一下子錘的他意志力微微動搖,轉身就被蘇宇一拳轟中,此刻,他的肩膀開始迅速烏紫發黑,甚至開始腐蝕。

自己可是山海境!

當然,他不敢還手是一點。

可是,哪怕他不還手,遇到了凌雲,也沒這麼大的反擊力度吧?

蘇宇瞥了一眼那女人,微微皺眉。

剛剛「劫」字神文再次跳動,他還沒反應過來,是小毛球先反應了過來,有神文附著自己,在小毛球看來,那是來搶吃的!

小毛球那是毫不客氣,鉚足了勁,給了對方神文一口。

對方是山海,小毛球剛入凌雲,沒能無聲無息地咬下神文,可也咬的神文有些殘缺,這才讓蘇宇迅速反應了過來。

牛百道輕咳一聲,笑道:「別在意,試探一下他的本事,也看看你小子本事如何,這傢伙信誓旦旦地說,山海之下,哪怕被他偷了心臟都沒法發現……這下打臉了!」

「偷心臟?」

蘇宇眼神一冷,那邊,許斌無奈,急忙道:「沒有,我就是想展示一下實力,竊取你的儲物戒,結果還沒碰到,就被……就被咬了神文。」

鬱悶!

失手了!

他居然在一位養性身上失手了!

蘇宇扭頭看著他,微微皺眉,這是什麼人?

朱天道的人?

不太像。

朱天道笑道:「剛抓的一個傢伙,人境比較有名的一個大盜,什麼東西都敢偷,對了,他是男的,算了,不知道是男是女,變的你都不認識。」

蘇宇凝眉道:「改造系?」

「不是。」

那邊,許斌悶悶道:「我只是神文特殊,神文也多,才會有這能力,並非改造系,改造系是完全改造自身,我只是高明的易容和換面,改造自身,太傻了。」

朱天道笑呵呵道:「傻?這話傳出去,小心活不了幾天!」

「不敢。」

許斌不敢多說,朱天道笑道:「去下面待著,給幾頭大妖弄點吃的,去吧!」

「遵命!」

許斌也不想和他待在一起,迅速離去,朱天道的聲音幽幽響起:「別想跑啊,跑了,再抓回來,那就不是之前的待遇了!」

「不敢!」

許斌心中暗罵!

迅速消失在幾人面前。

而朱天道,等他走了,笑呵呵道:「這是之前在學府抓的,厲害吧?這傢伙隱藏的本事不弱,差點就給他糊弄過去了,原本想抓藍天的,結果沒找到,可能是沒來大明府。」

藍天的事,這些高層多少知道一些。

畢竟涉及到了始魔教主,大夏府還是通傳了一些訊息的。

蘇宇微微點頭,沒有多說。

朱天道笑道:「讓他試探你,是想看看他的本事!現在看來一般,不過你小子……實力不錯啊!」

說了一句,朱天道笑道:「長話短說,最近大明府有些小成果,我和老牛也沒時間天天捉迷藏,你小子盯著的人也多,我想,要不找個機會,乾脆一網打盡算了!」

「一網打盡?」

蘇宇不抱太大希望,「有了上次星落山的結果,除非他們確定能成功,不然不會冒險的!」

朱天道笑呵呵道:「不是要讓他們冒險,人嘛,都喜歡看熱鬧!現場探聽消息,湊熱鬧,問情報……」

蘇宇看著他,不太明白他的意思。

朱天道笑道:「是這樣的,你不是快鑄身了嗎?我想讓你對外公開……大明府的人喜歡看熱鬧,讓他們看看天才是如何鑄身騰空的!公開的那種!」

牛百道插話道:「大明府有些傢伙,破境喜歡出風頭,但是一般都不咋樣,你是天才,絕世天才,你破境,大家一定會很感興趣!」

牛百道笑哈哈道:「你順便可以找個借口,推廣一下自己的功法,比如宣揚一下鑄身法什麼的,說準備推廣,讓大家看看效果如何……這樣,必然會引得無數人圍觀!」

朱天道點頭,「那時候,有人想對付你,或者不想對付你,只是單純的想來看看熱鬧,探聽一下情報,那都會出現,畢竟人多,又不顯眼。」

蘇宇是拒絕的!

「府主,那會不會太危險了,萬族教的一些人,潛藏的很深,哪怕混在人群中,你也不可能一個個去探查的清楚,無故探查所有人,那會引起大忌的……」

朱天道笑眯眯道:「我們自然有辦法辨別!當然,那些隱藏實力的、潛伏進入的,都能辨別出來,但是若是有人有明面上的身份,這個就不好判斷了。」

有些人,未必就是沒身份的,而是有明面上的身份。

蘇宇卻是來了興趣,「可以辨別身份實力?」

這怎麼做到的?

朱天道笑道:「剛剛那傢伙,就是通過這種手段找出來的!山海境,隱藏實力,很難發現的,他又是此道中人,還是被查出來了!」

說罷,又道:「當然,若是你覺得危險,也不用在意,我們遲早會一個個找出來的!」

大不了多花點功夫,一點點去探查,當然,現在覆蓋天都府還有些難度。

正在調試中!

但是,覆蓋一小片區域,沒有任何難度。

蘇宇遲疑了一下,「府主,這辨別的手段靠譜嗎?別人家都隱藏到了身邊了,都沒發現……」

「靠譜!」

朱天道樂呵呵道:「絕對靠譜!日月都別想隱瞞!甚至是一部分超出本境界的傢伙,也別想隱瞞!比如一些人,養性境,具備凌雲戰力,我們也能判斷出來。」

蘇宇看著他,為何覺得你是在說我?

你探查過我?

蘇宇忽然道:「這許斌,啥時候抓到的?」

「昨天!」

蘇宇若有所思,「明白了!昨天下午大概2點多的樣子,抓到了這人?是吧!當時,府主應該也探查了我!」

我就說,「劫」字神文有點問題。

昨天忽然跳動了一下!

而朱天道,則是眼神眯起,看向牛百道,皺眉,感應玉不行?

蘇宇居然察覺到了!

牛百道也是意外,「你察覺到了?」

蘇宇平靜道:「對,不過的確很隱秘,差點就忽視了!」

說的鎮定,實際上還是意外。

他昨天,啥也沒發現!

感應玉都沒變化的!

那代表,那時候沒人探查自己,當然,無敵探查,他的感應玉感應不出來。

可顯然,不是無敵。

既然如此,朱天道他們用什麼手段探查自己的?

還有,研究所外的三重大陣,居然都沒擋住,這……有些可怕啊!

朱天道也不多說,有些驚訝於蘇宇的敏銳,應該是有什麼特殊手段感應到的,不然不至於被他察覺。

沒多問,朱天道迅速道:「安全可以放心,蘇宇,當天我和老牛都會坐鎮在你身邊,這也正常,大明府不能做的太明顯,一看就是引人上鉤的,而是竭力保護你的安全,這樣沒人會懷疑的,可以將一些傢伙全部勾引到附近。」

大明府目前最強的兩位,貼身保護蘇宇,不管在誰看來,這都不像是陷阱。

哪有這樣的陷阱,直接把最高戰力都給搬來了!

朱天道又道:「現場,我們不會直接出手,盯住對方,這才是第一位!但是,我們希望你能引來強者,一般情況下,探聽消息,都是弱者過來,強者可能會穩坐老巢,等待弱者彙報……但是,事情重大,強者就會親自出面了,哪怕冒險,也會出面。」

他看向蘇宇,「你覺得如何?願意做一次餌嗎?當然,還得有足夠的把握,引誘來一些強者,小蝦米,沒啥意義!」

「起碼引誘到凌雲甚至山海,這樣的強者,若是彙報消息,一定會找比自己更強的,可能會接觸到日月境!」

至於更弱的,沒啥用,盯死了對方,對方也難接觸到日月境。

見蘇宇不吭聲,朱天道乾咳一聲道:「這樣,剿滅了強者……尤其是日月境,若是有收穫,三七分,你三我們七,日月境的神文、肉身、文兵……都是至寶!若是能剝離一些神文,製造成秘境,那才爽!」

「還有,擊殺的首級功勛歸你,如何?」

蘇宇挑眉,很快道:「突破的話……會不會太麻煩,不如舉辦個拍賣會……賣功法的……」

朱天道搖頭道:「那個沒用!功法賣了,遲早會傳播出去的!萬族教的傢伙,不在意這些即將傳播的功法!他們更感興趣的是你這個人,不是你即將推出的功法,他們需要對你這個人,甚至對你可能擁有的無敵遺迹,才有覬覦之心……」

蘇宇無語,說的好像我是美女似的。

關鍵是,他突破,需要大量天元氣鑄基,不然倒是隨意,可現在,不好暴露。

朱天道好像看出了什麼,笑道:「你突破,有些特殊之處?」

「可能是吧!」

「這樣更好啊!」

朱天道齜牙咧嘴,笑道:「越特殊越好!這樣才能引起別人的興趣!最好特殊到,能和上次一樣,引出天地異象,我去,一旦如此,我保證,若是附近有萬族教的日月,絕對忍受不了,騰空晉級有天地異象,這還得了,你這種人,就是必殺目標啊!」

蘇宇無語,「府主,那我以後不是完蛋了,被盯上了?」

「你現在不是?」

「可我……要是引起了無敵的注意咋辦?」

朱天道笑呵呵道:「不至於,我們製造假異象,事後殺了那些人,解釋一下,騙你們的,就是故意引誘你們上鉤的,多大點事,無敵還會在意這個?」

「何況……萬族教沒無敵,萬族有,萬族的無敵遇到了你,本來就肯定會殺你,你別想太多了。」

假異象?

蘇宇愣了一下,很快明白了,「府主的意思是,製造假的異象,這個可行嗎?」

「可行,瞞住一般日月沒問題……」

蘇宇好奇道:「那晉級騰空,真的有異象嗎?」

「沒有的!」

朱天道笑道:「晉級騰空哪來的異象,當然,若是實力強大了,真的得天獨厚,到了晉級山海,合一竅的時候,是有可能出現異象的!當年夏龍武就出現過,晉級山海的時候,天降金雨,沐浴蒼生,覆蓋百米。這次,我們製造個假異象,弄個覆蓋三五米的地方,剛好也有經驗,到時候下一場元氣雨……」

這個經驗,小毛球那裡來的。

朱天道齜牙笑道:「乖乖,一個騰空,出現了異象,不得來看看情況?哪怕沒辦法殺你,也得近距離觀察一下才行……我們大明府對你重視一下,來個五六位日月守護……這些人一看其他地方沒多少日月了,膽子大起來,隔著萬米左右觀察,很正常,膽子更大一點,和民眾一樣,就在我們眼皮子底下觀察你都正常!」

他笑呵呵道:「放心,安全絕對沒問題!事後再解釋,那是假的,自己製造的,不會引起太大的麻煩的!」

蘇宇瞭然,想了想道:「推廣功法其實沒啥必要,我可以給大家演示一下開360竅穴,晉級騰空的強大,順便推廣一下《元神開竅訣》,這個倒也行……」

想到這,蘇宇又道:「但是我有個要求,我得獨自閉關突破,不能公開……」

朱天道意外,「你的意思是……」

「我突破,需要一些寶物輔助,不好對外公開。」

「這個啊……」

朱天道笑道:「簡單!弄個大家能看到你,但是不能全部看到,也沒辦法全部探查你的屋子,給你罩住就完事了,不用屋子,就用那個高級擂台,開啟陣法,虛虛實實的,外人也看不清楚,只能大體上看到你在幹嘛,那個擂台戰用的玩意,你見過吧?」

蘇宇點頭,見過,開學第一天就見過。

他有了想法,也許真的可以。

「那最好弄個防窺探的陣法……」

蘇宇說著,看了兩人一眼,想了想道:「府主,這算是陽謀嗎?就是為了吸引他們注意,但是明知道大明府可能是這意思,他們還得來送死?」

朱天道笑道:「也有這點意思,當然,他們很自信的!強者誰不自信?又不出手,我就看看,你朱天道又不是無敵,還能發現什麼?就算無敵,還能探查所有人,那是忌諱,修者最重隱私,你修鍊的第一天,大概就有人告訴你,不要隨意探查別人,否則,那就是為敵。」

蘇宇點頭,修者探查別人,兩種情況,第一,師徒考核,第二,敵人。

愣頭青第一次可能會幹這事,第二次絕對不會再干。

當初蘇宇在元氣秘境,干過一次,後來被教訓了。

然後,黃老他們想探查蘇宇,那也是找各種理由和借口,說是幫他封鎖氣息,這事如今想來,也很好笑。

朱天道笑道:「他們就是賭我們不敢一個個探查,尤其是在大明府這樣的地方,民眾自由觀念較重,你一個個探查,容易出問題,大秦府還好點……何況我大明府,向來不太摻和這些,萬族教的膽子也大,潛入學府盜取研究成果的事情都發生過!」

「到時候,真要出了異象,這些傢伙絕對忍不住,哪怕一開始可以忍住,後來也得過來……」

說到這,朱天道笑道:「蘇宇,你看怎麼樣?若是成功了,我覺得可以釣到日月境!殺雞儆猴,以後你幹什麼,他們都可能會覺得,你是在釣魚,哪怕有機會對你下手,也缺點膽子,你一個人外出,他們都以為是陷阱!」

蘇宇想了想,笑了,真的有可能。

若是這次真的可以幹掉日月境,那下一次,他一個人,不帶任何人出去,附近有萬族教日月,大概都得擔心,這小子是不是又在誘惑他們上鉤?

安全,的確是有保障的多。

一次就算了,第二次又死了日月……蘇宇覺得,大概沒什麼人敢招惹他了。

人家是貪財,不是不怕死。

人為財死,利益大是沒錯,關鍵人死了,再大的利益也輪不到他們。

朱天道又道:「就咱們天都府附近,我猜測,此刻絕對有萬族教的一些教主潛伏,這些傢伙,賊心不死,不殺怕了他們,當強者越聚越多,甚至可能會膽大到主動襲擊天都府!」

「現在還好點,來的人大概不多,或者有些傢伙在等待支援……等待各族的強者親自前來!」

「時間一長,你再出幾個成果,那這些人就等不了了!」

蘇宇若有所思,點點頭,的確可能出現這種情況。

「府主,確定能找到他們?並且不會跟丟了?」

「確定!」

朱天道笑道:「這點把握都沒,還釣魚?被魚吃掉了差不多!幹完了這一票,大明府起碼能維持長時間的太平,你也能輕鬆一些,不太用擔心有人一直潛伏想幹掉你了,當然,無敵潛伏進來要殺你……那你自認倒霉吧!」

這個沒辦法!

蘇宇點頭,「明白了!三七分……不用三七分,府主,若是能斬殺這些傢伙,如果能弄到神文的話,我需要一些神文,你看如何?」

「沒問題!」

「另外,最好能抓幾個活口!」

蘇宇想了想道:「最好是很隱秘的那種抓捕,外人不知道的情況下抓捕!」

朱天道意外道:「活捉,外人不知道,你還準備潛入萬族教內部?這個沒必要,各大府多少都有幾個探子在裡面。」

蘇宇笑道:「到時候再說吧,我看看……能不能也立個教什麼的,我聽說,萬族教中的騙子,也佔據了一部分主流。」

「……」

無言中。

朱天道無語,「你倒是敢想,一般是騙小族,沒太大意義,騙不到多少東西,小族能有什麼好東西?有一尊日月坐鎮算不弱了,能給你啥?別費那個事!」

他倒是不太在意,看不上小族那很正常,人族剿滅的小族又不是一家兩家。

蘇宇又道:「府主,那異象製造……光是元氣雨是不是太小氣寒酸了?人家也許會覺得是假的,不如弄的和小毛球上次一樣,天降天元氣……」

「滾!」

朱天道直接罵道:「你小子是不是覺得天元氣隨便拿?上次給你一枚天元果,我都心疼了半天!哪來的天元氣當餌料……」

元氣雨還寒酸?

你小子想啥呢!

你真以為人人都是你,不差錢,現在就差用元氣液當水喝了。

蘇宇還是覺得場面不夠大,元氣雨是不錯,可對強者而言,真的也就那樣了!

要是能用天元氣偽裝成異象……蘇宇肯定,哪怕日月都得相信,這是真的異象!

誰家會用天元氣當偽造的異象,不浪費嗎?

又不是天元氣產地,得花多少天元果啊!

天元氣產地的天元氣和天元果的還是不同的,一個狂暴,一個溫和,異象的那種,都很溫和的!

這個蘇宇有啊!

他覺得,若是自己操刀,那偽造出來的,跟真的沒兩樣!

絕對可以騙人!

騙日月沒問題!

異象……最後不也得自己吸收了,又不會浪費多少。

蘇宇盤算了一下,這個……咋說才好呢。

想到這,蘇宇忽然道:「府主,您還記得,當日我在星落山獲得了一個小盒子嗎?」

「那個龍角盒?」

這個當然記得,這小子居然不給我打開!

蘇宇點頭,「是那個,我打開了,裡面的確是寶貝!」

「什麼寶貝?」

朱天道來了興趣,「說說,啥寶貝,居然用龍角製造出了儲存的盒子!」

「一個球。」

「球?」

朱天道好奇,什麼球。

牛百道也好奇,「天羿神教也算是大教,教主更是日月七重,珍藏的寶物,恐怕不一般,可能是天羿神族給他的,是什麼寶物,能讓我們見識見識?」

蘇宇笑道:「其實也不什麼太重要的寶物,一個大球,被壓縮了,差點被我弄的沒了,還好,我後來用神文包裹住了……我覺得是好東西,這一次鑄身,我也有依靠這東西的意思……」

「對你也有用?」

兩人這下都好奇了,一位日月七重珍藏的寶貝,對蘇宇也有用,那會是什麼?

鑄身有幫助?

朱天道打趣道:「不會是天元果吧,這東西……別說,神族的確有,可對人家天羿教主而言,不算什麼,一兩枚的,沒啥大用,倒是可以培養一兩個天才去開竅……」

天羿神族的確有天元果,可對日月來說,意義不大,培養一兩個天才,也就那麼回事。

蘇宇笑道:「好像是,但是又好像不是……我也不知道值錢不值錢,對方那麼重視,我也覺得過分了……」

說著,從儲物戒中,取出了一個黑色大圓球。

很大很大!

當這個圓球取出來的瞬間,兩人掃了一眼,下一刻,紛紛沉默。

那一條條小金龍一樣的遊離的天元氣……不算啥,他們不是沒見識的人。

可是……他么的,太多了吧!

一眼掃去,真的太多了!

朱天道感應了一下,卧槽!

心中只有這麼一句話!

這有多少?

起碼150枚天元果的量了吧!

人境9年,產生180枚天元果,大概也就這麼多了,和這圓球中的量差不多,整個人境,百億人族!

就這麼多量!

多嗎?

超級多!

大明府,9年能分兩枚,300年前才有的天元果然,至今也就分了30多枚,大明加上大夏,這300年分到的天元果量都沒這個多!

不,一半都不到!

好一陣,朱天道喃喃道:「天羿神族,這麼大方?卧槽!早知道,老子去開闢一個萬族教啊,神族什麼時候這麼大方了,這是將境內好些年的產量,都給送了?」

牛百道也喃喃道:「這就對得上了,殺夏龍武,不下血本怎麼行!難怪天羿神教傾巢而出,去大夏府找夏龍武麻煩,這是準備好了拋棄那些炮灰,打造天才啊,這起碼可以讓一兩百位天才,小時候就開元了,天才多了,強者就多,比那些庸才強多了!」

朱天道點頭,驚嘆道:「大手筆啊!真要算成錢,也沒多少,天元果其實也就算成2000多點功勛一枚,也就三四十萬功勛,可是……買不到啊!」

「三四十萬功勛,也夠讓天羿神教心動了!」

「……」

兩人你一言我一語,瞬間將一切腦補成型了!

原來如此!

恍然大悟!

怪不得呢!

原來是為了這個,天羿神教才會傾巢而出,這些東西的確很好。

牛百道唏噓道:「這東西,培養天才,那是至寶,整個人境9年大概也就這麼些產量了,人境多少人要分?人家獨得,弄的我都想開一教了,騙一點好東西回來。」

兩人那叫一個唏噓!

真的沒懷疑。

龍角存儲天元氣也是可以的,用龍角盒存儲這個,合情合理!

也值得用珍貴的龍角盒存儲!

朱天道就是有些好奇,「你打開的怎麼這麼快?」

蘇宇笑道:「我讓小毛球配合我,一起磨開的,第一次看到,我都懷疑是假的,上次府主不是送了我一枚天元果嗎?我一看……好像啊!」

「你小子,運氣真好!」

朱天道無語道:「這東西,的確是鑄體的好東西,但是……你小子知道不知道,這東西一旦破開了,溢散了,瞬間就化為普通元氣了,這要是浪費了……這可不是一點點,這是上百枚天元果弄成的……這天羿神族不過日子了?」

有些無語,這麼多都拿出來了,為了殺夏龍武,這麼下功夫!

蘇宇笑道:「我也后怕,不過現在不是還保存的好好的嗎?府主,用這個,取出一部分,偽造成異象如何?更逼真,哪怕溢散了一些,異象也是歸我的,我來吸收,其實浪費不了多少,大不了浪費個十枚八枚的,能釣出日月,我也願意浪費!」

「……」

你真捨得!

朱天道有些小小的眼紅道:「那個……要不別弄了,釣魚沒啥意思,蘇宇,你分我一點,我拿東西跟你換,朱家還有一些小輩,年紀小,直接給他們開元算了……」

「朱家嫡系還有小輩?」

「旁支也是,大明府天才不少……」

「不要,我要釣魚!」

蘇宇拒絕,我要釣魚,堅持要釣魚。

朱天道看了看老牛,鬱悶,是不是太浪費了?

牛百道想了想道:「若是用這個偽造異象……那是真的逼真!蘇宇若是捨得浪費一些,那異象出現的瞬間,爆發一下,揮發一部分天元氣,日月一定可以感受到,哪怕原本存疑,也得趕來看看……這才是真的好餌料!」

魚餌,太真了!

真的恐怕真的沒人會懷疑。

大明府,沒這麼多天元果。

蘇宇小心臟微微跳動,沒懷疑吧?

有些事,不說最好。

龍角盒,倒是成了託詞,至於真的龍角盒,現在蘇宇還沒辦法打開,沒那麼容易的。

朱天道遲疑了一下,咬牙,「幹了!一點天元氣而已,算什麼,又不是沒見過世面的人!」

何況還不是我的!

朱天道心中鬱悶,你蘇宇,還真是財大氣粗!

老子都捨不得這麼干!

這玩意……真的龍角盒中拿到的?

不太確定!

他也不好說,這東西的確算是至寶了,上百枚天元果,真賣對了人,價值也是高的嚇人!

專門找大家族,找那些天才去賣,小時候就天才的那種。

開價1萬功勛,迅速進入千鈞,八歲九歲都不是問題,你買不買?

買!

賣對了人,百萬功勛不是難事。

天羿神教打包賣了,都不值這個價,那天羿神教教主不怕死地去伏擊夏龍武,就沒啥可疑惑的了。

就是奇怪,天羿神族,那邊值錢的寶物不少,都淪落到給天元果當獎勵了?

奇怪!

雖然奇怪,此刻也不好細問,朱天道盤算了一陣,迅速道:「這麼一來,就好辦多了,可能真釣來日月,蘇宇,你還要多久可以突破?需要什麼幫助嗎?」

蘇宇算了一下,很快道:「三天後就行,給大家一點準備時間,也給我一點時間,天降異象……我這次恐怕真要出大名了!」

笑了一聲,牛百道也笑道:「你小子,到時候要是真引來天地異象,那才有趣……」

「怎麼會……」

朱天道笑著笑著,僵硬了一下。

牛百道也僵硬了一下!

會嗎?

不會吧!

人家山海才有,你蘇宇……不至於吧!

蘇宇看了看兩人,露出疑色,幹嘛?

看我幹什麼?

牛百道看了一眼朱天道,悶悶道:「準備假異象!不管真假……都是假的!」

卧槽,不會來真的吧?

算了,甭管真假,一定都是假的。

不然,真要出問題。

PS:最後三天,求月票支持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95章 真亦假時假亦真(求月票訂閱)

30.25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