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1章 據理力爭的老朱(求月票訂閱)

第301章 據理力爭的老朱(求月票訂閱)

兩大聖地,隔空佇立。

此刻,兩大聖地皆開。

戰神殿內。

滅蠶王高居寶座,也不言語,隨手一揮,空間閃爍,波動,眨眼間,戰神殿彷彿和求索境接近,相鄰。

求索殿內,大漢王也不說話,雙方各居一邊,並未交流。

而從外界看,戰神殿還在戰神山,求索殿還在求索境。

這就是無敵!

涉及時空領域!

而此刻,求索境門外,朱天道下車,仰頭看去,99階台階,直通聖殿。

台階兩側,一座座浮雕佇立。

幾位日月境走上台階,光芒閃爍,驗明正身。

朱天道一臉坦然,邁步走上台階。

其他日月,紛紛跟上。

前方求索大殿之中,兩側山海日月佇立,大漢王高居其上,兩側,還有八張矮一些的座位,那是執掌求索境八大家的座位。

此刻,八大家家主紛紛到位。

面色凝重!

來人,可不是隨便拿捏的小人物,而是一府之主,父親更是求索境巨頭級人物,朱家若不是人丁稀少,此刻,這八大家,必有一家是朱家!

朱天道腳踏石階,速度不快不慢。

走了一會,大殿在望。

入門。

朱天道朗聲道:「大明府府主,朱天道,覲見大漢王!」

「免禮!」

大漢王看起來顯得有些柔弱,身材也不高大,卻是看起來威嚴,不敢直視。

說完免禮,大漢王淡淡道:「敲響升龍鼓,一連四響,大明府危機,危機可解除?」

「不確定!」

朱天道踏前一步,漠然道:「擊殺5尊日月,破碎4尊無敵分身,擊殺山海15人,但是不確定,是否有強者潛伏,是否有強者繼續覬覦!」

「無敵分身?」

大漢王沉默片刻,緩緩道:「可有證據?」

「日月分身!」

朱天道淡笑道:「一連4尊,出自一人,若非無敵,那便是葉霸天再世,分身具備日月七重之力,一連4尊,大漢王教我,非無敵,難道是周破龍周破天兄弟?」

此話一出,八大家寶座之上,一位老人淡淡道:「朱府主慎言!」

朱天道眼中神光爆發,喝道:「閉嘴!吾乃大明府之主,和大漢王交流,輪得到你來發話!「

話落,喝道:「來人,取下他寶座,大膽,在我面前,有你們坐下之理?」

門外,一群衛士臉色變幻。

大漢王沉默片刻,「來人,賜座朱府主!」

一瞬間,兩位力士,搬來一尊巨大的寶座,只比大漢王低一些,卻是比八大家之主高半截。

朱天道並不客氣,直接坐上寶座,笑道:「大漢王見笑了,有些人不識抬舉,不懂規矩,36府,開府之初就有盟約,共掌人境!什麼八大家九大家,幹活的,打雜的,現在要欺主?」

「哼!」

一聲冷笑,不顧八大家家主變色,朱天道冷冷看向剛剛說話那人,「周破天在我面前,我說一聲他是廢物,他也不敢廢話,好大的膽子,輪得到你來讓我慎言?誰給你的底氣!」

朱天道眼中神光刺眼,「不服?再敢說一個字,今日在大漢王面前,我斬了你,你信與不信?」

那八張寶座之上,無人吭聲。

哪怕那周家之人,大周王次子,此刻也是一言不發,低頭不語。

朱天道蔑笑一聲!

大漢王也不摻和,等他發完了火,找完了茬,淡淡道:「好了,不要和人言語爭鋒了,說正事。」

朱天道也笑了,「大漢王明鑒!不是我和他們爭鋒,是一群小人,要欺負到我頭上,沒忍住!我向來好脾氣,執掌大明府77年,從未逾矩,大明府也是不爭不搶,而今倒好,人善被人欺!」

朱天道冷哼一聲,「9尊日月來襲,這是要幹什麼?趁我父親不在,滅我大明府?是萬族教,還是一些見不得我好的人在暗中挑事?」

「大明府,求索境所轄,那麼多日月來襲,求索境在做什麼?」

「每年各大府撥款無數,支持兩大聖地,戰場繳獲,三成歸求索境,36府分七成!」

「耗資無數,年年說要剿滅萬族教,而今呢?」

朱天道冷冷道:「今日9位日月,前些時日,斬殺了金宇輝,斬殺了那血火魔族,再前些時日,那夏龍武也殺了一尊日月,還有3尊化身!」

「不到半年,大夏、大明兩府,接連出現15位日月境襲擊!」

朱天道冷淡道:「15位日月!半年!今日,我問一句,求索境和戰神殿執掌天下,這萬族教,在人境到底有多少日月,我要一個答案!否則,大明府從此以後,不再加入人族盟約!」

15尊!

這一刻,一些剛閉關出來的老人,臉色變了,大殿中,有人走出,驚道:「朱府主所言當真?」

朱天道淡淡道:「天下皆知,也就你們這群不管事的,被人蒙蔽消息,當個睜眼瞎了!」

那老人也不生氣,抬頭,看向大漢王,回頭,看向那滅蠶王,忽然咳嗽起來!

劇烈咳嗽!

「15位日月,半年……」

老人指著大漢王,有些氣喘吁吁,朱天道笑道:「王老,彆氣的隕落了,這才哪到哪!現在,六翼神教數位日月在追殺葉霸天的徒孫陳永,人境皆知,就是殺不了六翼神教的傢伙!」

「藍天潛伏進入大夏府數十年,無人知曉。」

「三大海域,數位萬族教日月在活躍。」

「原始教主還在四處挑事!」

「大批萬族教眾還在襲殺民眾……」

「哦,對了,就在10個月前,5位日月七重八重的強者,襲殺夏龍武,全部隕落……」

朱天道淡淡道:「人境,要完了!一年不到,斬了萬族教20位日月都不夠!還有大量的日月在活躍,人境自己的日月有多少?哪怕36府,死了20位日月,大概也快完蛋了!」

「可是……萬族教還有,還有許多!」

朱天道嗤笑道:「王老,您說,我要不要來求援?我怕啊,今天殺了9位,明天90位日月來報復我大明府……大明府是不是徹底完了?」

無聲。

大殿中,那老人,低喝道:「大漢王,朱天道此言當真?」

一年不到,殺了20位日月,居然還有大量的日月在活動!

駭人聽聞!

這還是人境嗎?

他閉關多年,今日升龍鼓響起,接連四響,他才出關。

之前也看出了朱天道故意聲張虛勢,可此刻,聽到他說實情,頓時駭然無比!

人境內,一年不到死了幾十位日月了,這萬族教,難道已經壯大到了如此地步?

還有,那無敵分身……更是讓他心中大恐!

何止他,一些閉關超過一年的強者,都是變色!

一年很長嗎?

不,很短!

一年時間,發生了這麼多大事!

太可怕了!

這人境,變天了嗎?

大漢王默然,沉默一會,淡淡道:「為真!」

「你們……」

老人劇烈咳嗽,「你們混賬!」

老人大怒,「為何如此?無法限制了嗎?若是無法限制,閉關的人很多,為何不召集吾等出關,哪容得萬族教撒野!」

老人勃然大怒,再次咳嗽起來,壽元已然無多,卻是昔年一起開府,一起抗擊萬族來襲的頂級強者。

而今,歲月流逝,傷勢在身,閉關多年。

這才知曉,這人境,居然出了如此多的大事!

大漢王平靜道:「局勢還沒惡化到這個地步……至於大明府和大夏府之事……」

他看向朱天道,「天道,你的訴求和想法是什麼?」

朱天道平靜道:「簡單,萬族教這麼鬧騰,不殺個10尊日月,說不過去!他們日月多,不殺一些不心疼,大明府能殺9個,求索境殺10個不難!另外,求索境探查天下,針對的就是萬族教,卻是縱容萬族教徒殺入大明府,八大家執掌,鬧出了天大的笑話!換八家,這八家可以退了,另外,追責,追查,八大家是否和萬族教勾結,故意削弱我大明府或者大夏府實力!」

那八家家主,憤怒無比,有人低沉道:「朱府主,我們承認,有過,有責,勾結萬族教一說……過了!這就是污衊了!」

朱天道冷冷道:「我大明府沒滅,所以我在這跟你們扯淡!讓你們家被9位日月襲擊試試,你沒滅,你來追責我,我也說,我有些過錯,抱歉,但是你們死了,跟我無關,若我是求索境執掌者之一,你們答應嗎?」

「朱府主……」

有人無奈道:「求索境一直沒放鬆對萬族教的打壓,這一次……真的是意外。」

「意外?」

朱天道笑道:「行,你說的,這是意外!下次,你張家祖地被人襲擊,去了9尊日月,別叫苦,別說我們盡到了責任!」

幾位家主不吭聲了,無奈,沒話說了。

越說,越是麻煩。

朱天道繼續道:「既然不說了,聽我說!除了前面的訴求,另外,派人剿滅六翼神教,簡直可笑,無敵坐鎮的人境,人族的強者被萬族教襲擊,遲遲無法獲得增援,多可笑!」

「六翼神教必須滅,不然,人境威嚴何存?簡直就是搞笑!」

朱天道哼了一聲,「元家、大夏府都是廢物,元慶東那廢物還自告奮勇,要去殺人,現在人呢?搞不好就是叛徒,抓回來查一查!無敵不好查,一個小小的日月一重不好查?」

「朱府主!」

元家家主皺眉,「吾兒是否是叛徒,此話從府主嘴中說出,不妥!」

朱天道淡淡道:「那我問你,元慶東在哪?救到人了嗎?殺了六翼神教日月了嗎?沒有的話,那就是瀆職,廢物一個,要他何用!」

不理這人,他繼續道:「滅六翼神教,這一點大漢王是否有不同意見?」

大漢王平靜道:「當滅!」

朱天道笑道:「好,還有,這次滅六翼神教之事,交個八大家,六翼神教現在確定有日月兩人,山海6人,八大家若是連六翼神教都無法解決,是否代表,這八家,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了?」

大漢王沉默一會,再次道:「八大家負責剿滅六翼神教,三個月內,我要看到六翼神教山海之上的人頭!」

朱天道笑了,繼續道:「我大明府此次損失慘重,需要力量填補空缺,求索境30萬求索力士,我要徵調10萬,拱衛大明府!」

「咳咳咳……」

大殿內,咳嗽聲一片!

他么的,你真敢說。

求索境是有30萬力士,都是求索境強者培養的,實力都很強,騰空起步,這30萬,也是剿滅萬族教的重要力量。

沒參與前線之戰,主要任務就是拱衛後方。

這傢伙,好大的口氣!

一口氣就要徵調10萬!

大明府的鐵騎衛,騰空為卒,也就5000人的規模!

大夏府算是三強之府,最強的龍武衛,號稱萬人,實際上也沒有,當然,大夏府的龍武衛,明衛是萬石為卒,騰空都是十人長,暗衛才是騰空為卒。

求索境的力士,雖然也是騰空,但是實力是不如那些精銳軍團的,潛力也有限,很多都是用藥物堆積上去的。

但是30萬的數量,也震撼人心了!

朱天道笑道:「大明府被9位日月襲擊了,我要徵調10萬人拱衛大明府,以防被報復,不是應該的嗎?求索境又不幹活,30萬人耗資無數,在這打螞蟻玩?」

「……」

此話一出,有人慍怒道:「你們把那些吞天蟻趁早弄走……」

朱天道皺眉道:「這叫什麼話?上次是吞天蟻自己侵襲過來的,你別跟我蹬鼻子上臉,給臉不要臉!10萬力士,拱衛大明府,必須的!不行的話,你們殺9尊日月,我就不要了!」

他說著,看向大漢王,笑道:「大漢王,我要求過分嗎?大漢府若是被9尊日月襲擊,您不在人境,劉兄來要人支援,討要幾萬力士,您覺得過分嗎?不行的話,讓我爹回來坐鎮大明府,我還不需要那些力士了!」

大漢王瞥了他一眼,淡淡道:「10萬多了!」

「8萬吧!」

朱天道笑道:「這不多了吧?」

「3萬!」

大漢王懶得和他討價還價,「事後,帶3萬力士回去,拱衛大明府,自己養活他們!」

「沒問題!」

朱天道笑了,下方,有日月境沉聲道:「大漢王,此事不可!今日大明府來要人,明日其他府也會有樣學樣……」

大漢王平靜道:「無妨,哪一府殺9尊日月,可自來領走3萬力士!」

此話一出,下方,胡總管小心翼翼道:「大漢王殿下,我府之前龍武府主擊殺5尊日月,之後,又連殺4尊日月,可否徵調3萬力士?」

「……」

無聲!

大漢王也愣了一下。

是嗎?

胡總管小心翼翼道:「此事為真,大家應該都知道,而且其中大部分都是日月七重八重……」

大漢王無聲。

對面,滅蠶王噗嗤笑了,大漢王忽然道:「那是戰神殿的事,和我們無關,戰神殿也有力士,去戰神殿徵調!」

差點被繞糊塗了!

你他么不是戰神殿的嗎?

找我幹嘛!

對面,滅蠶王也微微一滯,是啊,大夏府是戰神殿的轄區啊!

胡總管也不說話了。

扭頭看了一眼戰神殿那邊……大漢王都表示了,您呢?

滅蠶王笑了,隨意道:「也是,你大夏府要是養得起,徵調5萬力士也行,大夏府殺戮多,大秦府那邊若是需要,也可徵調5萬力士。」

胡總管微微一震!

卧槽!

忘了這茬了!

5萬騰空……養的起嗎?

每個月都要消耗無數資源!

大明府消耗不大,養得起,他們……未必啊!

一位騰空,一個月啥也不幹,指望他們自己抽調元氣修鍊那是不可能的,抽空大夏府差不多,得用元氣液,三天一滴,一個月也得10滴了!

哪怕再便宜,一滴1功勛,這也是最低價了吧?

一個月,最少50萬功勛,這是修鍊用的,只是基礎。

大軍出動,不可能只有基礎修鍊消耗的。

算下來,一個月再節省,也得百萬功勛!

一年千萬以上!

胡總管臉都變了,我錯了,不該瞎說話……這……要不要啊?

要了,我帶回去了,侯爺會砍死我吧?

大夏府,其實沒那麼缺強者。

他就是看朱天道說了,剛好想到了這茬,感覺是大便宜,順便說了一下……現在……完了!

寶座上,朱天道也好奇地看了他一眼。

你們大夏府養的起嗎?

你也要,要個屁啊!

大明府戰力不強,但是富裕啊,你們……真有錢!

懶得管他!

朱天道也不理,繼續道:「3萬力士也行,大漢王既然說了,我也不過分要求!」

說罷,繼續道:「剿滅萬族教,拱衛大明府,這兩點做到了,我也沒太多的要求了!最後,談個重要點的,那無敵,到底是人族的,還是外族的,或者是……誰誰誰?」

朱天道玩味道:「殺不了,捨不得殺,不能殺,這些我都無所謂!關鍵是,兩大聖地給我個準話,還會繼續出手嗎?一位無敵,天天襲擊這個襲擊那個,很好玩嗎?要是再這麼下去,我爹下次也這麼干,你又沒證據!大夏王也這麼干,你們又沒證據!」

「既然要玩,陪你們玩就是了!」

朱天道掃了一眼八大家家主,笑眯眯道:「要求不高,殺不了沒關係,下次這無敵再出手,怎麼說?滅蠶王,大漢王,二位都是坐鎮人族的無敵境,我想知道,二位有何意見?」

這才是關鍵!

一位無敵,經常出現,經常襲殺別人,誰不擔心?

這一刻,大殿中安靜無比。

兩大聖殿的人,都不吭聲。

許久,有人道:「確定是無敵境嗎?」

朱天道靠在椅子上,懶洋洋道:「不確定,也就破碎了7枚日月神文,可能是葉霸天那個級別的呢,這個級別的人比無敵還少,查就是了!」

大殿內再次安靜了下來。

大漢王輕輕敲擊座椅,過了一會,平靜道:「接二連三,的確已經瘋了!不管是日月巔峰還是永恆之境,都是毒瘤了!」

「我會和大秦王、大周王、大夏王、大明王……幾位商量,再有下次,徹底清查永恆之境!誰攔,誰負責,誰承擔!」

大漢王說罷,頓了頓,繼續道:「這樣的處理,你覺得如何?」

朱天道笑道:「大漢王公允,自然說的是有道理的!我就怕……到時候不好處理!算了,大漢王都這麼說了,我還能怎麼辦,那傢伙再出現……那就大家一起破罐子破摔好了!你不讓我好過,以後我把我朱家人遷徙到一個小界,讓我爹守著那小界,自己過土霸王的生活,至於人境……交給大家去玩了!」

大漢王淡笑道:「大明王知道你這麼說,大概……」

他話都沒說完,朱天道嘆道:「又不是我說的,我爹自己說的!沒辦法,他出門了,不放心,這無敵都敢殺到我家門口了,那我怎麼辦?」

「我又不是夏龍武,夏龍武想證道,我又不想!」

朱天道無所謂道:「我要證道,我找個小界證道好了,大不了一輩子老死在小界,誰怕誰啊!當個土霸王不好嗎?我爹那實力,固守小界,不來個十個八個的無敵,奈何不得我爹!哪怕人境無敵攻入了,不砍死一兩個,都對不起他那麼大的名頭!」

大漢王輕笑道:「休要胡言亂語!」

身後,滅蠶王也沒好氣道:「閉嘴吧你,朱天道,再敢危言聳聽,小心收拾你!」

朱天道笑呵呵道:「開個玩笑,大家別當真!但是,話就放在這了!再有一個無敵敢出手……那就不是玩笑話!到時候,大家玩,祝大家玩的開心!」

沉默。

眾人看他笑的開心,卻是笑不出來。

朱天道淡淡道:「沒辦法,心傷了,哪還管別人!真把所有人當聖人了?沒打到你頭上,你不苦,勸人善良,讓人大度,臉怎麼那麼大呢?殺的不是你家的崽是吧?要是那無敵,今日殺元家的崽子,明日殺周家的崽子,後天殺張家的崽子……我勸你們大度,讓你們別計較,考慮一下大局,干不幹?乾的話,明天開始,你們幾家天天死人,信不信?」

朱天道幽幽道:「無敵暗殺幾個日月還不簡單?我爹也行啊!我爹不行,我暗殺一兩個日月一二重的,也不是問題啊!我勸你們大度點,為人境大局考慮,別生氣,答應嗎?答應的話,今日這事,我不再計較,轉頭就走,如何?」

無聲。

大漢王再次沉默一會,「你說的,我們知曉了!說的不算錯,此人已經影響到了整個大局!再鬧騰下去,人心離散,的確不好挽回!我也不知此人是誰,再有下次……我會堅持徹查,查不出來,有人阻攔,大漢府也會和你作出一樣的選擇,你可滿意?」

朱天道笑的燦爛,「這就沒問題了!這鱉孫子,一天到晚的不幹好事!一次就夠了,沒查到你,那是你運氣,還來,真以為大家都是傻子?你他么想殺就殺?也不看看情況,在我大明府境內撒野,真他么欠抽!」

他罵了幾聲,看向那八大家家主,撇嘴道:「要殺,也該殺那些廢物嘛,殺了也沒人在意,非要殺我們這些精英,這不是找事嗎?難不成,就是廢物他爹?」

「咳咳!」

八大家中,有老人無奈道:「朱府主,指桑罵槐沒意義!真要知道是誰,不可能不出手解決,還是太隱蔽了,你也知道其中的麻煩!體諒一二,至於這一次,求索境和戰神殿沒能及時反應,有過錯,我們承擔,但是,有些話就不要再說了,再說下去,對誰也沒利處,只會便宜了其他人,不是嗎?」

「有道理,還是老趙會說話!」

朱天道笑呵呵道:「就是這話,多簡單的事,有錯就擔著,非要死皮賴臉的幹嘛?給個準話,八大家多久能解決六翼神教!」

「大漢王說三個月……」

老人還沒說完,朱天道淡淡道:「那就太廢物了,大漢王給三個月是情面,你們還真要三個月解決?」

「……」

這趙家老人,沉默一會,嘆道:「一個月!八大家,一家出動一位日月境!8位日月巡查天下,一個月內,找到對方老巢,擊殺對方高層,做不到,八大家會給天下一個交代!」

「這才像話!」

朱天道笑道:「封奇和陳永的命要保住,我會讓老侯跟著一起巡查,別跟我玩陰的,有些傢伙……別看,就是說你,元老鬼,別跟我來那些有的沒的,你們要搞夏家,你們去搞,陳永和封奇,跟夏家有啥瓜葛,老子懶得管,關鍵是,他們是我大明府搖錢樹的師伯,那我得管!他倆死了,搖錢樹跑了,你們八大家,一家賠償我3000萬功勛,我就不管這茬了!」

說罷,不給對方開口的機會,笑哈哈道:「就這麼說定了!一家3000萬……也還行,兩三個億功勛,你們隨意好了!」

大漢王和滅蠶王都沒說什麼。

而這時候,有人站了出來,沉聲道:「既然提及這些,那就要說說蘇宇的事,此事我已知曉,蘇宇周天竅穴鑄身,迎來了古人皇規則變化……」

「哈哈哈!」

朱天道忽然笑的前俯後仰,笑的不可自抑,「我去,你們這些蠢貨,傻子……跟萬族教一個腦子!」

眾人愣了一下!

朱天道笑的前俯後仰,「你們不會以為那是真的吧?」

他捂著胸口,笑的開心,「你們真以為那些萬族教的日月,就真的那麼輕鬆被我們伏擊了?就在天都府之內?那麼傻,一下子都跑去了?」

「還周天鑄身,人皇送祝……你們……腦子呢?」

朱天道哈哈大笑,下一刻,喊道:「來人!」

很快,一位山海境進門。

「給大家演示一下,什麼叫釣傻子上鉤……找個兄弟,送他一點祝福!」

「諾!」

這鐵騎衛強者,也不多說,很快,帶著一位騰空境強者入內。

「就你了,現在鑄身!」

朱天道笑道:「讓一群傻子看看,大明府的技術,到底牛不牛!」

這人也不說話,迅速開始鑄身!

騰空可以多次鑄身,此刻,他運轉鑄身法,剛運轉一會,風起雲湧!

眨眼間,外面飄來幾朵雲彩!

下一刻,雲彩變化,「天天鑄身,天天送福……」

大字懸挂!

天元氣爆發!

下一刻,那些雲彩化成的大字,落入那人身上,那鐵騎衛騰空,臉色一喜,迅速吞噬那些天元氣,眨眼間,身上出現一抹抹金光!

而其他人,此刻已經看傻眼了!

包括胡總管這幾位跟來的人,也是一個個瞪大了眼睛!

卧槽!

假的?

大漢王和滅蠶王,也是微微一怔,消息,他們其實也收到了。

可現在……假的?

自己製造的?

這……這是把全天下的人都給逗弄了?

大漢王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朱天道,許久,淡淡道:「你們朱家,天元氣倒是不少,真夠捨得的!」

朱天道笑哈哈道:「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!一點天元氣而已,套了9位日月,不值得嗎?」

「哈哈哈!」

朱天道笑的燦爛,「結果,我以為殺了那些人,有人該看出來了,誰知道……在這兩大聖地,還有傻子居然還要出面問,我……我只想說,修鍊別把腦子修沒了!要不是有準備,我們犯得著讓蘇宇公開鑄身?我以為聰明人都看出來了,結果……笑死我了!」

他再次大笑!

不少人臉色異樣,去你大爺的,誰知道是假的。

動靜很大的!

而且他們也沒現場看到,可根據情報,那動靜,大的嚇人,乖乖,人皇送祝,周天鑄身,五彩天罰……

結果……假的?

卧槽!

這天元氣,大明府哪弄來的?

難道是這些年的天元果沒用?

之前說話的那人,這時候也是臉色難看,被羞辱了!

可是,被羞辱的沒話說!

假的!

卧槽!

以後得眼見為實了,這……這也太坑了。

大明府的混蛋,哪來的這麼多套路。

而朱天道笑哈哈道:「大家別外泄啊……咳咳,實際上下次再弄,大概也釣不到萬族教的日月了,其實我之前還準備再弄幾個天祝的,我都想好了,下次呈現——踏破凌雲,人皇道賀!或者——山海合竅,萬界來朝……」

他笑哈哈道:「不知道下次能不能再坑一次了……」

大殿中,安靜無比。

大爺的,你一會說大明府差點被滅了,一會說你自己釣來的,你他么真把所有人當傻子耍了!

氣人啊!

「那蘇宇的周天竅穴……」

朱天道笑道:「那倒是真的,開了360個……好像350幾個元竅,具體的沒問,隨便吧,開竅那麼多,未必就是好事,至於想要知道開竅位置,花錢買就是了,多大點事,誰家的天才想開300幾個竅穴,又不是沒人成全,我們又不攔著你們開竅……」

他說的簡單,說的輕鬆。

小事!

大家在意的是規則變動,現在證明,都是假的,製造的,你管人家開多少竅!

有能耐,你們自己開就是了。

而胡總管這些人,此刻都在懷疑人生。

卧槽!

假的!

到現在他們都沒回過神來,一群人,都被忽悠了?

可是……當時那股淡淡的壓迫感,真的很嚇人,很像真的!

為什麼是假的?

大明府造假技術,都到了這地步了嗎?

幾人鬱悶無比!

大漢王也是無言,滅蠶王更是沒好氣道:「假的就假的,那個蘇宇,製造一次就夠了,天元果本就不多,在這演示,你弄點假的天元氣不行嗎?為了騰空一鑄,浪費如此多的天元氣……不當人子!」

說罷,又罵道:「昔年你大哥,沒有天元果,只能用神魔精血開元,死的凄慘,而今倒好,你這不孝子弟,浪費天元果,罪大惡極!」

朱天道無言,有些無語,只好道:「蘇宇說他有希望發現元神竅,我尋思著,發現了,以後也不用天元果築基了,那浪費一些無所謂……」

眾人心累!

滅蠶王喝道:「那現在發現元神竅了嗎?」

「還沒!」

「既然沒有,你就相信他?」

「當然!」

朱天道解釋道:「他很厲害的,《合竅法》、《元神文訣》、《噬魂訣》、《凈元訣》包括接下來要推廣的《元神開竅訣》都是頂級功法,都是至寶,他說未來幾年內有希望……那我能不信嗎?」

就是因為相信,我才浪費了天元果的!

厲害不厲害?

「蘇宇……」

大漢王微微沉吟道:「《元神文訣》和《雙吳合竅法》我都看了,很不錯的功法……」

朱天道笑眯眯道:「大漢王都覺得不錯吧?結果……啥表示也沒有啊,哎,傷人心啊,昔年垃圾《萬文經》都撈到了兩次鑄身機會,發明者直接提升為高級研究員,現在……呵呵,不提也罷,求索境現在就這樣子了,人家蘇宇小人物一個,不用太在意,沒關係,大明府補償好了!」

大漢王看了他一眼,又看了看八大家,八大家家主,有人沉聲道:「功法還在推廣階段,目前暫時沒看到成果,我們已經在商討獎勵之事!」

那邊,滅蠶王忽然笑道:「別那麼麻煩了,蘇宇是吧?戰神殿獎勵他一次鑄身機會,再獎勵他一次來戰神殿進修的機會,對了,對他開放戰神閣,另外,可以入戰神學院學習,深造,為期10年……」

朱天道臉色發黑!

去你的!

摘桃子呢!

別做夢了!

我就是這麼一說罷了,不過還是很快道:「那就多謝滅蠶王了,蘇宇要是沒辦法來,希望能安排別人頂替,有些研究員自己不在乎這些,但是希望家人可以享受到,我看蘇宇他爹需要不需要……」

就這麼簡單!

本人不會來的!

誰知道來了,還能不能回去了!

要不我把他爹送給你戰神殿?

挺厲害的,開36竅的萬石境,其實也不錯的。

千萬別嫌棄!

朱天道心中樂呵!

我這主意好,蘇宇知道了也得感謝自己,爹送到了戰神殿,這個安全吧?

全天下最安全的地方了!

誰來戰神殿殺人,那無敵境真要爆發了,殺到老巢了,那還得了!

滅蠶王無語,去你瑪德!

老朱家這小子,越老越不可愛了!

小時候多可愛啊!

胖墩墩的,老子小時候還掐過小麻雀呢,現在一點不好玩了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01章 據理力爭的老朱(求月票訂閱)

30.85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