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8章 天才都是隨便玩玩(萬更求訂閱)

第308章 天才都是隨便玩玩(萬更求訂閱)

大明府。

研究所中,蘇宇也收到了消息,一邊吃著飯,一邊意外道:「我師祖出關了?」

文忠、金生幾人也都在。

文忠點頭,「府長說的,早上出去的時候,府長說洪閣老和周明仁都出關了,差不多同時晉級的日月境,大夏府還是底蘊深厚,實力強悍,一下子多了兩位日月,洪譚年紀可不大。」

說著,還是有幾分羨慕的。

大明府老人多,但是,實力不強啊。

人家大夏府,老人死的快,可不得不說,年輕人強大。

是的,洪譚就是年輕人。

萬天聖也算年輕人!

反正百歲左右,都算年輕人。

金生笑道:「這個沒辦法,一個敢打敢殺,一個在後方做研究,做研究的實力要是比征戰沙場的還強,那就沒天理了!」

「也不能這麼說,看天賦,看運氣,看機緣。」

幾位老人爭辯了起來,蘇宇失笑,很快道:「幾位師兄,不提這個了,合神竅的法門,最近有進展嗎?」

「沒有。」

幾人沮喪,不吭聲了!

很快,文忠恢復淡定,笑道:「你別急,也別說我們,你該去白家拜訪一下了,你的元神竅到現在沒發現,我看,未必就是竅穴不夠的問題,你竅穴開啟的絕對比白天浩多,白天浩能發現,你為何不行?」

蘇宇若有所思,點點頭,倒也是。

幾次想去白家拜訪,結果都有事。

是該去白家看看了!

自己開竅可不少,結果還是沒發現元神竅,問題到底出現在哪?

仙族精血還沒到手,這幾天,他倒也沒啥事要做。

那就去白家看看?

白家……白俊生。

貿然前往也不合適,要不去找白俊生聊聊?

想到這,蘇宇划拉著飯菜,邊吃邊道:「也是,那我下午就去拜訪,下午拜訪,合乎大明府禮儀嗎?」

「修者不在意這些。」

文忠笑道:「要我陪你一起嗎?」

「不用了,我自己去就行。」

蘇宇笑著拒絕了,想了想問道:「對白家的情況,我也不是太了解,這貿貿然地要觀摩白家老祖的珍藏,不知道是否有些失禮。」

金生笑呵呵道:「這個簡單,白家是戰者家族,白俊生是白家老大的獨子,現在肉身進入了騰空,你這邊不缺一些神魔精血,贈送一些神魔精血,白家拿出白天浩的資料,應該沒難度。」

白俊生進入騰空,需要鑄身。

到現在,大概都沒進行一鑄。

白家那邊,家主是白楓的爺爺,閉關中,山海境,多年沒出關,他沒出關,白老大和白楓他爹白老二,都是凌雲,很難弄到強大的神魔精血。

蘇宇若是贈送一些神魔精血,應該沒問題。

蘇宇這邊,原始神族和始魔族剩餘的精血送給夏虎尤了,可大秦府給了他不少其他神魔精血,這個倒是可以送給白俊生。

想到這,蘇宇也安了安心。

至於洪譚出關,蘇宇也不是太擔心,好歹也是日月,還是多神文系的日月,自己為洪譚操心有啥用,自己這師祖,又不是不能忍,是個能忍之輩。

至於隱約間傳來那拆分法的消息……蘇宇不想多問,不想多說。

這事,不太尋常。

當初說好了,不能貿然傳播出去,現在鬧的有些人盡皆知,這很不正常。

當然,外界現在對這些了解的也不多,只知道洪譚掌握了絕密技術,足以掀起一場文明師的變革,而今,人境的焦點,的確聚焦在了那邊。

這也是好事,蘇宇這邊,少了不少關注。

「師祖自己扛著吧,不行就再次閉關好了。」

蘇宇心中想著,自己都笑了。

他現在,唯一有些擔憂的,還是陳永。

足足10位日月境出動去找他,到現在依舊沒消息,他也不知道陳永到底在幹嘛,按理說,動靜不小了,陳永若是和人接觸,應該知道消息了。

哪怕為了報仇,這時候,也可以借力殺人了。

蘇宇準備好了,下午去拜訪白家。

陳永的事,現在師祖出關了,看師祖怎麼處理吧,他也是有心無力。

……

就在蘇宇想著陳永的時候。

同一時間。

大荒山。

人境東域。

靠近東方天升海區域。

人境有三大海域,東方的天升海,西方的天落海,南方的無際海,以及北方的諸天府,都算是人境險地。

此刻,大荒山,一處洞窟中。

陳永靠在牆壁上,燒烤著一頭妖獸,一旁,封奇臉色發白,胸口染血,靠在另一邊,笑道:「陳永,你手藝越來越好了,等哪天打不動了,可以開個飯館。」

陳永笑了笑,也沒說什麼,烤好了妖獸,撕了一塊腿肉給他丟了過去,自己也默默吃著,吃了一會,輕聲道:「還能撐住吧?」

「死不了。」

「那就好。」

陳永笑了笑,很快道:「吃完了這頓飯,去天升海。」

封奇點頭,沒多問。

陳永失笑,「你還是和當年一樣,屁都不放一個,這麼多年了,也不改改。」

「習慣了。」

封奇也笑了,「那你說說,去天升海乾嘛?」

「去殺人。」

陳永平靜道:「殺幾個仇人。」

封奇再次點頭,還是不問。

陳永無奈,只好主動道:「知道殺誰嗎?」

「不知道。」

「那你就點頭?」

「我的命,你救的,你說殺誰就殺誰。」

「……」

陳永失笑,緩緩道:「這一次既然出來了,我不準備那麼快回去,難得出來一次,現在還沒人盯著,難得的機會!還記得小帽子嗎?」

「記得,那個頭頂有點禿的傢伙,不戴帽子不習慣,後來被你驅逐出了多神文一系,是吧?」

「嗯。」

陳永平靜道:「當年我驅逐他們,也是希望多神文一系能保留一些種子,結果……哪怕被我驅逐了,有人還是不放過他們,小帽子到天升海採集一些東西,死在了這邊,我後來讓人暗中查了,不是意外死的,是被人坑殺的,不止小帽子,當年我驅逐的那些人,大部分人都死了,活下來的沒多少。」

說著,又輕笑道:「何止他們,我和師弟,那是不太出學府,加上師父一直盯著,才勉強活了下來,這些年,死的多神文系強者還少嗎?」

封奇點頭,「這個看出來了,這些年死了太多多神文一系強者了,不關注不知道,關注的話就能發現,死了太多。」

「嗯,在諸天戰場是被人針對,萬族就殺我們的人,沒辦法,可在人境執行任務,也死了不少,我暗中查過資料,天升海這邊,死的最多,小帽子也在這邊死的。」

他吃了口肉,緩緩道:「我懷疑,這邊可能是那傢伙的老巢。」

「暗中那位?」

「嗯。」

微微點頭,陳永平靜道:「所以,這次出來,我也有報仇的心思,殺一些人,看看能不能把那傢伙逼出來,哪怕不逼出來,也要打草驚蛇,讓他知道,我們可能發現他的身份了,讓他再次跳出來!他已經出來幾次了,現在,已經是狗急跳牆,快要瘋狂了,他現在一定很擔心暴露了身份,逼他現身!」

封奇啃食著大腿肉,想了想道:「不會殺錯人吧?」

「不會,沒證據,我不會亂殺的。」

陳永說著,笑道:「殺完了,到天升海躲一躲!逼那個傢伙現身,不現身,接下來我還要殺,這些年,我也不是什麼事都沒做,多少掌握了一些資料,很可能都是他的人,不是他的人,也不是好人,殺一個算一個。」

封奇點頭,沉吟一會道:「天升海域,靠近大齊府,大齊王160年前就戰死了,現在掌控大齊府的是大齊王的兒子齊宣,這邊沒有無敵境存在,天升海也沒無敵坐鎮,那你說,會是哪位無敵?難道是再東一些的大晉府?」

「大晉王?」

陳永笑道:「不知道,知道了,那還用試探的?」

「真把那無敵逼出來了,也奈何不得他。」

「暴露了就行,暴露了,那就盯死了他,遲早有辦法解決他,現在最大的難題是,那傢伙沒暴露!」

說著,陳永笑道:「不管這個,他不敢出來,那最好,趁機殺了他的爪牙!這些人,也是劊子手,手上染滿了我多神文系的鮮血,小帽子這些傢伙不能白死,我得給他們報仇!」

封奇沒再說什麼,兩人默默吃著東西。

吃完了東西,陳永清理了一下現場,笑道:「上路,帶著後面那幾條狗再轉轉,最好帶到天升海,狗咬狗最好,不過我懷疑,六翼神教可能和那些傢伙是一夥的,就看他們的主子有沒有告知彼此了。」

沒告知彼此,狗咬狗,那最好不過了!

告知了,也好,明確了他的猜測。

這兩邊,就是一夥的。

很快,陳永和封奇離開此地。

這一次出來,陳永就是為了殺人的,他不是一點信息網都沒有,恰恰相反,他知道很多人在找自己,自己那個師侄,甚至安排了日月來找自己。

很感動,但是……他不想回去。

在學府忍了太多年,這次難得的機會,總算逃離了學府,既然出來了,不殺個血流成河,他不會回去的。

借著這機會,殺掉一批往日想殺,卻是沒機會殺的傢伙。

出了山洞,陳永迅速改頭換面,眨眼間,潛入了地底。

而地面上,封奇繼續當著餌料,警惕地行走。

不過,影子微微有些不同。

他的影子,更濃郁一些。

洪譚抓捕影子很多年了,而影子昔日曾說過,他的天賦技都快退化了,因為精血被抽離的太多太多。

而那個時期,正是陳永在洪譚門下學習最久的時期。

封奇帶著傷,兩人借著這配合,一路上,已經幹掉了不少強敵。

封奇迅速遁走,極其小心。

他們離開沒多久,數道人影閃爍。

山海境!

還有一位日月境!

都帶著黑色面具,沒有其他的特徵,領頭的那人,戴著的面具,泛現一抹銀色,觀察了一陣,低沉道:「剛走不久,還有一些餘溫!」

說著,朝洞口外看了看,「再往東,就是天升海了!」

後方,一人也低沉道:「教主,還追嗎?這幾日,不斷有據點被圍剿,求索境已經派出8位日月搜查我等,神教根基已經受損!」

「都是一些炮灰,死了就死了,這樣的廢物,多的是,人境最不缺的就是人,最不缺的也是那些想要長生不死,想要實力的人!」

說罷,冷聲道:「陳永和封奇必須死,這兩個畜生,殺了我們多位強者,不殺他們,我心不平!」

後方,幾位山海不吭聲。

這一路上,死了幾位山海境了。

現在又快到天升海了,他們其實不太想追了,而且八大家在搜索他們,現在他們的處境很危險。

見幾位山海沉默,那日月知道他們想些什麼,淡淡道:「這也是六翼神族的意思,陳永必須要死!要不殺陳永,要不殺蘇宇,要不殺洪譚,你們選擇哪個?」

幾人無言。

殺蘇宇……算了吧,人家在大明府保護下,前幾天才死了一批日月呢。

殺洪譚,人家現在晉級日月了,還在大夏府內,殺個屁。

算來算去,殺陳永最輕鬆了。

幾人沒再說話,心中卻是抑鬱,非要這時候殺陳永……也不知道教主怎麼想的,至於六翼神族,管他呢,反正又不在人境,怕什麼。

投靠六翼神族,就是為了長生不死,為了強大自己,可不是為了送死的。

六翼神教教主知道他們的想法,笑道:「別覺得是讓你們送死,這一次成功了,幾位都有機會,進入六翼神界化神池,也許可以數日內完成竅穴合一,晉級日月!」

「就怕沒命享受。」

有人低聲說了一句,我們也想進入日月,那也得命在。

「夠了!」

六翼神教教主低沉道:「別說這些,副教主已經帶人吸引那些日月離開,現在,我們是安全的!那邊更危險!」

幾人不語,雖然不情不願。

可都到了這地步,也沒辦法了。

「走!」

說話間,這日月境強者,辨別了一下方向,很快,沿著封奇離開的路追了上去。

剛追沒多久,轟隆一聲巨響。

一位山海境強者,吐血倒飛,其他人迅速散開,過了一會,煙塵消散,那日月強者,上前探查一下,冷笑道:「繼續追,陳永他們這一路,神符都用了無數,我不信他還有多少!」

那吐血的山海,面具下,一臉的晦氣!

好在有些準備了!

第一次才倒霉,直接被炸死了一位山海境,陳永那傢伙,這些年也不知道收集了多少東西,多神文一系不是窮光蛋嗎?在哪弄的這些神符?

沒再多說,幾人迅速朝前追去。

既然有陷阱,說明追尋的方向對了。

……

大明府,鑄兵學院。

蘇宇還是第一次知道,白俊生是鑄兵學院的學員,他還以為這傢伙也是馴獸學院的,一問才知道,這傢伙是鑄兵系的。

巨大的兵器鑄造坊中。

蘇宇找到了正在敲打兵器的白俊生,周邊,一些學員和老師看到蘇宇,都有些驚訝,不過看看也就夠了,不太熟,也沒幾個人上前招呼。

白俊生也看到了蘇宇,此刻的他,正在敲打一柄彎鉤狀的兵器,笑道:「蘇宇,你來找我的?」

「嗯,在鑄兵?」

「對,咋樣,厲害吧?」

白俊生笑哈哈道:「看我鑄的兵器,黃階初等,入了階的,金紋7條,哪怕在黃階初等中也是頂級文兵了!我意志力才養性呢,等我騰空了,必然可以鑄黃階中等甚至高等文兵,騰空七重,我就鑄黃階頂級文兵,凌雲境,打造玄階文兵,山海,我就能打造地階文兵了,日月境,我就是天兵師!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無言,白俊生見狀笑道:「怎麼,不相信?我鑄兵還是很有天賦的,不信你問問別人?」

此刻,身邊有個壯實的青年,笑哈哈道:「還行吧,沒算太吹,養性能鑄黃階,還可以了,不過……比我差了點,哈哈,我能鑄8枚金紋的文兵!」

此地,都是鑄兵師,當然,有強有弱,騰空之下,能鑄出入階文兵都算天才了。

在大夏府,鑄兵系的人不多,能在養性鑄造文兵的也沒幾個。

白俊生說他鑄兵不錯,也不算吹噓。

天都八駿,多少有些真本事。

這傢伙肉身騰空,養性可鑄兵,對得起這八駿之名了。

蘇宇笑道:「還行,不錯。」

「還行?」

白俊生急了,「蘇宇,你這還行,我就不樂意聽了!我這鑄兵技術,哪怕到了大夏府,也是一頂一的,你們大夏府大概都沒學員比得上我,大夏府鑄兵系早就沒落了,沒幾個有真本事的……」

蘇宇微微皺眉,看了他一眼,「大夏府鑄兵系,還是有強人的。」

他知道白俊生未必知道情況,可還是有些不太樂意,沉聲道:「大夏府的鑄兵系,趙立老師,是頂級的鑄兵師,鑄兵手段一流!」

白俊生沒好氣道:「我知道趙立老師,可鑄兵手段一流,你說玄階鑄兵師就是一流了,那地階的算什麼?大夏府鑄兵本來就不行,大夏文明學府四代府長隕落之後,鑄兵一日不如一日,有點本事的,也跑去大周府了,那趙天兵院長倒是頂級鑄兵強者!」

蘇宇沒吭聲,直接上手,開始配料。

白俊生愣了一下,「你幹嘛?」

「鑄兵!」

「你會?」

「不會!」

「那你……」

蘇宇平靜道:「我在趙立老師那邊,聽了總共三節課!不到5小時,沒別的意思,就是想說,你鑄兵不行,就少咧咧,沒資格去評判一位鑄兵大師!」

「……」

白俊生無言,半晌才道:「你玩真的?別浪費材料啊,你要覺得我說錯了,我道個歉行了吧,趙立大師很厲害……」

「少廢話,我就算第一次鑄兵,有趙立老師的指點,也比你強!」

蘇宇哼了一聲,有些不快。

這傢伙,小瞧趙立老師。

在蘇宇看來,趙立才是最頂級的大師,若不是昔年有些冒進了,如今,早就成了山海境的地階鑄兵師,說不定都能鑄地階頂級文兵了!

別的不說,一門《擴神訣》就是頂級神技。

提取材料,五行「火」字神文融化提取,「水」字神文凝練,「風」字神文淬火,「金」字神文開鋒……

周圍,漸漸圍上來了一些人。

看的出來,蘇宇應該第一次操作。

但是流程他會,手法雖然有些生疏,但是也看的出來,是學過的,應該來自大師的指點。

他說他在趙立那邊聽過課,眾人倒是有些相信了。

玄階頂級鑄兵師,其實不算弱了,大明府的地階鑄兵師其實也沒幾人。

提取,淬鍊,淬火……

一道道程序完成,蘇宇深吸一口氣,擴神錘出,開始敲打!

一次,又一次!

砰砰砰!

速度極快,每一次敲打,都掀起一陣氣浪。

漸漸地,那黑漆漆的刀子上,出現了一道金紋!

10分鐘,20分鐘……

有人齜牙,艹,這持久力,對養性而言,打20分鐘,那就是極致了,一般撐不了這麼久。

而此刻,蘇宇已經打出了5道金紋!

一旁,白俊生齜牙咧嘴,「這……作弊嘛,你都騰空了!」

「閉嘴!」

一旁,一位老師呵斥了一聲,「那是趙立大師的獨門絕學,哪怕同為養性,你也沒辦法比他更持久!」

「蘇宇這應該是第一次鑄造,手法有些生疏,提取有些失了精華,你學了數年,和一個學了幾個小時的比,這公平嗎?」

白俊生無言!

而此刻,蘇宇不吭聲,繼續鍛造。

他知道,自己手法有些生疏了,打造錯誤了幾次,差點毀了這柄文兵,第一次,太不夠熟練了,材料配比也有些失衡。

可是,他仗著意志力強大,擴神錘玄妙,神文多,不斷調整。

漸漸地,那黑色小刀之上,金紋越來越多!

7條,8條,9條……

打造到了9條,白俊生齜牙咧嘴的,無奈道:「行了,你厲害,我道歉行了吧,趙立老師真的厲害,我也沒說不厲害,不是說他沒到地階么,這本來就是事實……」

他也沒說假話!

是沒到啊!

蘇宇不理他,繼續鍛造,一個小時,兩個小時,三個小時……

周圍的學員和老師,早就看傻眼了!

艹!

你他么能連續鍛造三小時,他們都服了,這意志力到底有多雄厚?

此刻,文兵上,呈現金紋18條了!

而蘇宇,微微皺眉,搖頭,收起了擴神錘,面不改色,將小刀丟給了白俊生,開口道:「我技術不到家,配比有些失誤,取材也有些問題,淬火也是……不然,同樣的材料,給趙立老師,起碼能打造出30條金紋以上!」

此刻,周圍的人看著他,都是齜牙咧嘴的。

黃階中級巔峰!

第一次鑄兵!

沒天理了!

這要是熟練了,這一次,蘇宇大概能鑄造出黃階高級文兵。

一般情況下,騰空境的老手,鑄造行家,大概也就能鑄造出黃階高級文兵了。

至於頂級的,很多都是凌雲境打造的。

像趙立這樣,在凌雲境能鍛造玄階頂級文兵的,其實極其少見,或者不可見,主要就是意志力持久力不夠,根本沒辦法完成64道金紋以上的鍛造。

沒有64道金紋,那就不算玄階頂級文兵!

而蘇宇,則是沒管這些,心中思量著,自己這五行神文,鑄兵好像不錯,而且鑄兵的時候,神文其實也在淬鍊鑄造,自己之前一直想要鑄兵,倒是可以學學了。

他可是沒忘記,自己到了凌雲境,準備去幫趙立老師鑄兵的!

那可是地階文兵!

沒點基礎,沒點底子,就今天這情況,鑄一柄黃階中級文兵,還想去鑄地階文兵?

別鬧了!

不給老師添亂就不錯了!

他在想這些,而身旁,一位老人感慨道:「這是趙立的《擴神訣》吧,手法也是他的趙氏鍛兵法,你說你學了5小時,我看……這是把你當關門弟子來培養了!你天賦很好,我說的是鑄兵天賦,可惜了,你別的天賦更強,用處更大,不能耗費太多時間來鑄兵……真的可惜了!」

真的有些可惜!

這老人,實力不弱,有接近凌雲巔峰的實力了,感慨了一陣,笑道:「你若是苦學幾個月,多一點經驗,大概能鍛造出黃階頂級文兵!有時間的話,可以來這玩玩,我的老師也說,你有這方面的天賦,底子很好。」

蘇宇微微一怔,「您的老師……」

「胡老師。」

這老人笑道:「我是她的學生。」

蘇宇一怔,急忙道:「見過老師,獻醜了,我就是和白俊生開個玩笑,這傢伙打造一柄黃階初期的文兵,非要說別人不行……」

白俊生鬱悶無比,我說的實話,這傢伙,還告狀了!

老人笑道:「他懂什麼!這小子,仗著有些天賦,就需要敲打一下!讓他知道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!趙立,在玄階鑄兵師當中是最頂級的那批,或者說第一人都行,他沒有主神文,硬生生靠輔助神文,打造出了72道金紋的文兵,這可不是誰都能做到的,一般的地階文兵師,初入的話,也難做到。」

白俊生也不介意被說,很快道:「老師,趙立大師這麼厲害?可是……我知道他,但是沒怎麼聽說過,有他的兵器流傳在外啊。」

這也是他覺得趙立不咋樣的原因,鑄兵師,最重要的就是看哪位強者用了你的兵器,隨之揚名。

老人笑了,「他脾氣古怪,看不對眼的人不幫人打造,你不知道正常,那是你見識少,咱們學府這邊就有他打造的文兵,文忠用的那柄文兵就是他打造的,頂級水平。」

白俊生恍然!

「那柄文兵……我知道了,真的頂級,聽說不比地階文兵差……文老師耗費了全部家當打造的,我還以為是找胡老打造的,原來是趙立老師……」

老人笑著點頭,「所以,下次不懂別裝的你無所不知,丟人現眼!」

教訓完了白俊生,再次看向蘇宇道:「其他的不說了,有空可以來玩玩,當成調味劑吧,對你這種天才而言,其實學什麼都能有出息,專註於一行,其他的稍微懂點就夠了,能打造玄階文兵,到哪都能吃得開了。」

其他人汗顏!

艹!

打造玄階文兵,這叫玩玩,稍微懂點,自家老師真夠看得起蘇宇的,也夠看不起他們的,好失落。

天才就是這樣的嗎?

你付之一生的事業,也許就是人家隨便玩玩的事。

一想,也是,蘇宇才學了幾個小時,第一次打造,就打造出了黃階中等文兵,他們有啥好說的,一群學員,別說18道金紋,10道金紋的能打造出來的,整個學府也就個把人。

失落!

空落落的!

蘇宇也笑了,和老人寒暄了幾句,很快,拽著白俊生走了出去,白俊生驚恐道:「不要,我就說一句,你這麼小氣做什麼?你不會要殺人滅口吧,蘇宇,這是在學府,不行的話,你打我一頓算了,別殺我……」

卧槽!

我就說那麼一句,你打臉就算了,還要殺人,這也太兇殘了!

殺人狂魔,還真不是虛的。

「看在我哥的面子上,蘇宇,咱們有話好說……」

白俊生掙扎,卻是被蘇宇掐住了手臂,動彈不得,都快嚇尿了!

蘇宇也不吭聲,一路拉著他往外走,等出了鑄兵學院,這才笑道:「走,去拜訪一下我老師的父親,拜訪一下你父親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艹你!

白俊生聽到這話,真想罵人!

你有話好好說,嚇我幹嘛!

差點以為你要拉我進小樹林,對我下毒手了。

鬆了口氣的同時,也鬱悶道:「拜訪我爹和我二叔?我說,你最好別去,我爹和二叔對我堂哥拜入大夏府多神文系很不滿……你去了,小心被打出來。」

蘇宇笑道:「不至於,我怎麼說也是府主的客人,是吧?」

「也是!」

白俊生點頭,「你不怕被罵,那就去好了!」

「沒事,我被罵……你不是在嗎?幫著說幾句好話就行了。」

「我憑什麼要……」

他剛說到一半,蘇宇幽幽道:「憑我拳頭比你大!好好幫我搭腔,不然……回了學府,以後,我每天揍你一頓,白兄,考慮清楚了!」

白俊生臉色一變再變!

賤人!

這傢伙居然威脅我,不要臉。

我堂哥可是你師父!

你居然威脅我,這麼對我,真不是人!

儘管心中罵了無數遍,可現實就是,他的確沒蘇宇拳頭大,很無奈,耷拉著腦袋道:「行吧,別動粗,咱們文明師都是斯文人,不打架……」

「那你打朱洪亮?」

「他沒我拳頭大。」

白俊生說的坦然,多簡單,我沒你拳頭大,所以我認慫,這不明擺著的事嗎?

蘇宇失笑,你拳頭很大?

人家那食鐵獸懶得搭理你,要不然,一巴掌就拍死你了!

不再多說,蘇宇很快帶著他一起出了學府。

白俊生話也多,難得和蘇宇有一次近距離接觸,一路上問個不停,對白楓的事情問的也多,他對白楓知道的其實不算多。

白楓離家已經足足10年了!

10年來,白楓就回來一次,待了很短的時間就離開了。

他記憶中的白楓,其實很模糊了。

蘇宇當然是撿好聽的說,至於被黃騰揍了三次的事,他沒說,說了,白楓的形象就崩塌了。

PS:1號求保底月票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08章 天才都是隨便玩玩(萬更求訂閱)

31.66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