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9章 兇殺案(萬更求訂閱)

第329章 兇殺案(萬更求訂閱)

走出家,蘇宇看了看天空,天色已暗。

今晚的月色,看來很美。

月黑風高殺人夜啊。

就是恐怕有些難殺!

山海之下還好說,山海之上……難啊!

至於誰闖入了他家,為了什麼,是好是壞……我需要知道嗎?

我只知道,我這主人沒答應。

主人沒答應,不問自取便是竊。

走出了小區,黃鶴還在小區外等著他,看到他出來,急忙道:「浪兄,有什麼發現嗎?」

「沒。」

蘇宇笑道:「破屋子一座,這地方要是有遺迹,我他么倒立都行!」

「話可別說的太滿了。」

黃鶴提醒了一句,一切皆有可能的。

蘇宇笑了一聲,回頭看向夏兵,笑道:「小哥,哪些人來過蘇宇的家?回頭和蘇宇說一聲,也算我沒白來了。」

「無可奉告!」

夏兵冷著臉,並不願意說。

蘇宇聳聳肩,笑道:「那算了,就算有什麼好東西,我懷疑也被夏家拿走了,蘇宇屋子在這這麼久,夏家想拿走什麼,早就帶走了,還能輪到咱們?」

夏兵冷冷道:「你少污衊夏家,真以為夏家奈何不得你們?」

蘇宇失笑道:「得得得,當我沒說,我怎麼就污衊夏家了?本來就是,外人都來了一大堆,夏家沒進去過?鬧呢!我看那屋子都快被拆了,又不是沒人進去過。」

夏兵不語。

有些事,他不知道。

知道了,他也不想和這外人說什麼。

等蘇宇他們走了,他回頭看了看那小區,看了看蘇宇家所在的地方,低著頭不說話。

他不知道夏家有沒有強者來查看過,但是他知道,夏家後來默認了一些人進入,沒再管。

有背景的,有來頭的,想找關係進入的,後來都給進了。

而今,蘇宇的房子,對一些有來頭的人而言,並非禁地。

他不知道夏家為何會如此做,為何會妥協,難道是因為蘇宇已經離開?

他不知道!

夏兵一直低著頭,對夏家的信仰,對夏家的崇拜,隨著這半年來的變化,有些東西正在變化。

夏家……好像不再是那個夏家了。

夏家的刀,真的不利了。

在夏家境內,在南元,任由一群外人肆虐,他不知道夏家在想什麼,可他知道,很多兄弟都很失望,很多兄弟都憋著一口氣。

夏家,非要這麼軟弱嗎?

府主在哪?

夏小二,不配當這個代府主!

他們不認!

昔日也許還認,現在不認,夏小二不配,他丟了夏家的人,丟了大夏府的人,夏兵都一度懷疑,是不是夏小二收了別人的錢,否則,蘇宇的家,為何能讓人進去?

而今,大夏府已經是沸反盈天,侯爺看到了嗎?

聽到了嗎?

……

蘇宇沒走,和黃鶴一起,四處轉悠。

很正常的舉動,到處看看,這南元到底哪裡有遺迹,也許運氣好就遇到了呢。

城內,不止蘇宇如此,還有其他人。

一邊走著,蘇宇一邊笑道:「黃兄,這小破地方,這次到底來了多少人?有沒有日月境大拿?」

「山海有,日月還真沒有。」

黃鶴笑道:「好歹也是人家夏家的地盤,來幾個山海護道也就算了,還能來日月境?日月來多了,還指不定覺得你是來幹嘛的呢?大明府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,朱家以萬族教的名義,一下子幹掉了5個日月,說實話,這5位日月,就都是萬族教的?」

那可不好說!

說不定就是哪家潛伏進來的呢。

結果都被幹掉了,你有話說?

「沒日月?夏家的日月呢?」

「那我就不清楚了!」

蘇宇笑了笑沒再問,你不清楚,我清楚,距離我在1000米範圍之內,此刻,對方正在探查我,這應該就是夏家的日月吧?

上次的那位老人?

上次離開的時候,對方說願意出手,蘇宇拒絕了。

現在想想,挺好的。

要不然,還不好面對對方。

夏家的日月在這,可我的房子……被破了。

到底是夏家自導自演,還是真有強者潛伏進來了?

誰知道呢!

蘇宇走著,邊走邊問,看到一個人,不熟悉的,也問問看是誰。

各大府都有人來,都有年輕天才到來,都有強者護道。

有的凌雲護道,有的山海護道。

日月的倒是沒有,好歹也是在夏家的地盤,沒那麼容易出事。

走了一陣,蘇宇看天都黑了,笑眯眯道:「黃兄來的早,知道南元這小地方,哪裡有好貨色嗎?」

「嗯?」

「你懂得!」

蘇宇擠眉弄眼,「這都不懂?跟我裝呢?」

黃鶴這下懂了,無奈至極,你他么還真的是來遊山玩水玩女人的啊!

「有一家……」

「我就知道黃兄懂我!」

黃鶴無言以對,艹!

半晌才道:「正常休閑的地方,我不知道有沒有浪兄需要的服務,不過……按按腳的地方還是有的,浪兄要去嗎?」

「去啊!」

蘇宇笑道:「一起!我請客!看看情況,我這人可是很挑的,不行的話,那就按按腳,放鬆一下,趕路幾天也累了。」

你累了?

我看你衣服都是雪白的,你累了?

黃鶴很無語,都不知道要不要搭理他了。

黃鶴也是騰空境,不過沒蘇宇表現的強,騰空五重的樣子,蘇宇走著走著,忽然道:「那個……咳咳,黃兄,忘了問了,你哪家的?黃家不少,你哪個府的?」

「……」

黃鶴心累,還是自我介紹了一下道:「我是大齊府黃家的,我們見過一面的,浪兄大概忘了。」

「大齊府……」

蘇宇想了想,點頭道:「想起來了,安平歷344年我好像去過一次,那次認識你的?」

「見過一次。」

「都7年了,我不記得多正常,你又不是什麼美女,黃家,大齊府黃家……」

蘇宇想了一會才道:「有點印象了,大齊府大將軍好像姓黃,你是這個黃家的?那行啊,你老祖宗也是日月啊,日月後裔,我還以為你是一般家庭呢。」

黃鶴笑道:「不能和浪兄比,我老祖宗……說實話,跟我距離有6代了,關係其實有點遠,後裔……那也得三代之內,四代五代的關係其實就淡了。」

「還行吧,又不是16代。」

蘇宇笑了一聲,「你沒帶護道者?」

「又不是人人都有護道者。」

黃鶴笑道:「一般情況下,得是天才,或者家族子嗣少的,家族子嗣多,自身又廢物,哪來的護道者?浪兄說呢?」

「也是,我就沒有!」

蘇宇遺憾道:「我還想讓我那便宜師父給我安排一位山海呢,結果他不答應,可惜了,不然我也帶著護道者裝一下威風。」

說說笑笑間,兩人進了一家會所。

……

半小時后。

蘇宇一臉失望,傳音道:「算了,今晚就按按腳吧,黃兄,一起還是分開?今晚休息一晚上,明天早上,咱們去全城搜索一下看看,我再去找找蘇宇的老師啥的……」

「行!」

黃鶴也沒啥意見,其實沒報太大希望。

和蘇宇分開了休息。

蘇宇留了兩位技師,打著哈欠道:「給我按按腳,累了好幾天了,技術好,回頭重重有賞!」

兩位大媽很開心,賣力地搓了起來。

黃鶴走出門,心中暗笑,這下也好,真要和你這傢伙一起去那種地方,你這傢伙嘴巴大,搞不好明天滿城風雨,都知道我們去哪了。

南元又不大,這傢伙不要臉,他還要呢。

故意帶蘇宇來這的!

都是大媽級的按摩師,別說,技術不錯。

蘇宇打著哈欠,吐了口氣,漸漸地,兩位大媽眼前有些昏暗起來,很快,兩位大媽回神,蘇宇還是蘇宇,靠在按摩椅床上打著哈欠,有些昏昏欲睡。

而此刻,一陣微風拂過,兩人都沒察覺到異常。

別說他們,隔壁的黃鶴都沒察覺到任何異常。

「血」字神文製造幻境,「靜」字神文摒棄生息,斂息術、陰影神文都在發揮作用。

此刻的蘇宇,消失在了會所中。

……

感應玉發揮到了最大作用。

蘇宇如同隱形人一般,迅速消失在所有人眼前,這一刻,地下水溝中,臭氣熏天,一股水流流淌而過,臟又如何?

他心中壓著火!

臟,他又不是什麼大家子弟,真以為他沒吃過苦?

化水!

水族的天賦技,配合上「水」字神文,水中,蘇宇的斂息術更是達到了巔峰,旋龜一族的斂息術本就極強。

此刻,各種神文、天賦技配合之下,蘇宇遊盪在這個空曠而又臭烘烘的地下。

根據之前和黃鶴走的路線,他也知道了一些大家族的人住在哪,當然,很多人根本不找地方住,南元人不歡迎,不給他們住,有些傢伙自己在城牆附近搭帳篷。

或者乾脆不睡覺,夜裡也在四處遊盪。

蘇宇四處遊盪一陣,心中沒拿定主意。

對付誰?

殺誰?

遊盪了一陣,蘇宇有了決定,其他人的氣息,他還沒辨別出來,沒找到。

可今日闖入自己家中的5人,他都知道。

「也許……你們只是覺得,只是個破屋子,破房子,踩到了什麼,那都是廢物,沒用的東西,而對我而言,這是我的回憶,我的青春……」

蘇宇遊盪著,忽然暗暗笑了笑,我不需要理由。

為何需要理由?

你們知道是我家,非要進去,那我……就能殺你們!

求索境的,戰神殿的?

有大來頭嗎?

不知道!

殺了他們,會引出強者嗎?

不清楚!

亂就亂唄!

大夏府更亂一點好了,讓你們亂糟糟的。

正想去找那幾人,蘇宇微微一怔,此刻,眼前浮現出一枚神文,這是有人在用神文探查地下。

腦海中,小毛球忽然道:「這神文味道,我熟悉,之前吃的土裡面有!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無言,我要去殺那幾個人,忽然送上門來了一個。

神文,這是說,上面有個文明師?

在探查地下?

蘇宇查看了一下感應玉,太弱,他沒怎麼在意,是有人在上面,騰空境而已。

上面那位騰空,去過自己家?

蘇宇躊躇了一下,算了,遇到了,算你找死,非要這時候送上門來,不然,今天還沒準備收拾你。

至於是誰……那不重要。

哪怕是夏家的人,沒經過我的允許,闖入了我家中,我也不會客氣。

情分……那是對夏虎尤的,其他人沒有什麼情分可言。

……

地面上,土地微微顫動了一下。

正在探查地底的那位騰空境青年,微微凝眉,神文具現,再次仔細探查了一下,有點動靜?

此刻,他的影子漸漸黑暗了一些,卻是沒能引起他的注意。

而藏身影子中的蘇宇,也看到了對方的相貌。

白天沒見過,不熟悉。

騰空七重的實力,不算弱了,看樣子年紀不算太大,可能也就30歲左右。

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天才!

管他呢!

青年皺眉,繼續探查著,直到此刻,依舊一無所知,大周王的「靜」字神文,此刻發揮了極大的作用,絲毫危機感都沒有呈現出來。

而就在他繼續探查的時候,一抹幽色,忽然從影子中竄出!

噗嗤一聲!

低不可聞!

青年眼睛陡然瞪大!

嘴巴張合了一下,低頭,此刻,心臟已經徹底破碎,意志海中,所有神文瞬間消失,而意志海,也在瞬間后,被徹底摧毀!

被摧毀的意志海,自然不復存在。

哪怕有神文,也徹底消失了。

無聲無息!

一眨眼,一瞬間,青年死了。

蘇宇不認識他,不知道他是誰。

他只知道,此人曾闖入過他家中,至於是敵是友……沒我同意就去我家的,沒有朋友!

他的朋友,不會這麼做的。

何況,不認識的朋友,算什麼朋友?

蘇宇什麼都沒拿,一抹火焰一閃而逝,青年徹底消失了,而蘇宇也隨風而去,所有的一切氣息,被他泯滅消散。

……

片刻后,蘇宇回到了會所。

幻象消失,蘇宇躺在了床上,繼續享受著按摩。

隔壁,黃鶴則是在默默修鍊,沒任何察覺。

……

就在蘇宇離去后不久。

一位山海境強者,瞬間抵達此地,微微皺眉,山海強者穿著龍武衛服飾,身後,很快來了幾人,「大人,怎麼了?」

其他人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。

這山海強者,微微皺眉道:「剛剛此地有一股騰空氣息,忽然就沒了!」

其他人迅速探查了一下,很快,各自搖頭,沒發現什麼。

這山海強者皺眉了一會,忽然消失了一股騰空氣息,他也沒細細探查,但是大夏府,對這些人所在的位置,多少有些掌握。

在這的,之前應該是誰?

正想著,一位山海破空而來,是老人,見徹底聚集了一些龍武衛,微微變色道:「謝大人,怎麼了?」

龍武衛的山海強者姓謝,聞言淡淡道:「剛剛此地好像消失了一股騰空氣息,不會是你家的吧?」

「消失?」

老人微微一愣,忽然消失?

他不敢怠慢,急忙取出傳音符,迅速開始傳音。

片刻后,眉頭一皺。

「傳音符……碎了!」

他心中有些驚駭,碎了!

他急忙道:「謝大人,你……你確定此地忽然消失了一股騰空氣息?」

謝姓山海淡漠道:「有些感應,不太確定!你們這些外來者的事,我們不插手!」

「大人!」

雖然都是山海,此刻,老人卻是依舊稱呼對方為大人,一臉惶恐道:「大人,我家將軍就這麼一個兒子,大人,你幫我找找看,我家將軍必不會虧待大人……」

謝姓山海嗤笑一聲,「與我何干?自己找去!大概率……死了吧!」

說的毫無誠意。

可能是死了!

他也意外,就那麼一瞬間,氣息就沒了,他沒感應到第二股氣息。

人沒了?

就在此刻,一位龍武衛忽然道:「大人,這裡有一枚儲物戒!」

說著,在旁邊的小水溝中,撈出了一枚儲物戒。

那老人看到儲物戒,臉色劇變!

「不……不可能!」

麻煩大了!

這……真的死了?

老人來自大金府,而之前被殺的青年,是大金府府軍將主的兒子,那位將主,也是日月強者。

兒子騰空七重,剛好30歲。

這個年紀,騰空七重,算是頂級天才了。

對方要來南元賭賭運氣而已!

死了?

就這麼死在這了?

誰幹的?

他臉色一變再變,急忙奪過那儲物戒,仔細辨別,下一刻,意志力探查進去,臉色再次變了,確定無疑,裡面東西是少主的。

完了!

他是山海,地位不低,在將軍府,也是大總管級別的人物。

可把少主帶來了,一眨眼,對方就死了。

這些時日,少主晚上會來探查,他也會在其他方向探查,距離不算太遠,可現在……少主死了?

老人惶恐!

謝姓山海也是摸了摸下巴,有些疑惑,自己沒發現,難道還是日月殺人?

不至於啊!

上次被日月調虎離山之後,現在,城中的暗衛統領很警惕,有日月潛入,現在很難瞞住統領大人的。

就在他想這些的時候,老人忽然有些失控,尖銳道:「謝大人,請謝大人派人嚴查!兇手一定還沒走遠,一定還在城內,請謝大人嚴查,將軍就這一位獨子……」

謝姓山海見他有些癲狂,皺眉喝道:「安靜!不需要你來指手畫腳!此事我會安排人追查,至於查不查的出來……再說!」

的確需要查!

無聲無息地幹掉了一位騰空,這種人在城內的話,外來人危險,大夏府的人也危險,還是要嚴查的。

當然,不是為了對方。

死都死了,大金府的將主,還能管到大夏府?

誰讓你們來的!

「謝大人!」

老人聲音有些尖銳,「不找出兇手,我家大人必然不會善罷甘休!」

「你威脅我?」

「不敢!」

老人低著頭,咬著牙,「可我家少主,就在南元城內失蹤了,無聲無息,連我也沒任何感應,大人第一個來的……」

「你懷疑我殺的?」

謝姓山海冷冷道:「想殺你們,早就殺了!還用等到現在?還需要暗殺?張民,你考慮好了再說話,龍武衛是夏家私軍,護衛軍,你在污衊夏家?」

「不敢!」

老人咬的牙齒都出血了,「我沒這意思,可現在人沒了,謝大人……無論如何,龍武衛也需要查到兇手,否則,也許還會有下一個受害者,我一家言輕,可其他人也出了事……夏家也擔待不起?」

「呵呵!」

謝姓山海冷笑一聲,「這就不勞你費心了!死就死了,死的又不是日月無敵,有什麼擔待不起的!何況……早就提醒你們,你們自己的事,我們不摻和,誰知道是不是你們當中有人暗下殺手,狗咬狗,一嘴毛!」

懶得理會他,謝姓山海喝道:「來人,封鎖此地,嚴查!」

說歸說,查還是要查一下的。

目前還不知道誰下的殺手,若是查不出來,夏家也丟人,而且可能是有人故意想攪渾水。

……

會所中。

蘇宇正享受著按摩,忽然門被敲響,黃鶴急忙進門道:「浪兄,外面出事了!」

「啊?」

蘇宇睜眼,打著哈欠道:「出事了?遺迹被發現了?火急火燎的幹嘛,發現就發現好了……」

「不是,我朋友告訴我,張衡死了!」

「誰死了?」

「張衡!」

「不認識,我熟悉嗎?跟我一起去浪過?」

「沒有,是大金府府軍將主的兒子……」

蘇宇不慌不忙的,起身,穿上了鞋子,隨手丟了兩滴元氣液出去,笑呵呵道:「二位大姐,沒錢,元氣液結賬,沒問題吧?」

兩位大媽大喜過望!

在這人人修鍊的年代,誰還不認識元氣液,這是硬通貨,一滴買他個10萬安平幣沒問題!

哪有任何問題!

蘇宇起身,見黃鶴有些急躁,不由道:「死了就死了,你急什麼?搞不好就是大夏府幹的,難道和大夏府打起來了?那我們得趕快亮明身份跑路!大夏府要下殺手,也得顧忌一點,我可是日月九重境強者的孫女婿……」

黃鶴都被他氣笑了,這時候你是日月九重的孫女婿了?

要點臉吧!

「不是夏家,夏家要殺我們,還用暗殺的?夏家既然說了不管,大概率不會插手的,我是擔心,有人想攪渾水,暗中殺人,這就麻煩了,我們倆可沒帶護道者,這就很危險了!」

「怕什麼!」

蘇宇笑道:「說句不客氣的,尋常凌雲遇到了我,誰生誰死還很難說!哪怕凌雲高重,多少也得有點動靜,一下子就引起別人注意了,還能強殺我不成?山海日月,嘿嘿,我可不是沒底氣,我那便宜師父,多少給了我點好東西,打是打不過,可我能逃啊,等我逃了,讓他們好看,別怕,你浪哥在這呢,罩著你!」

蘇宇笑哈哈的,壓根不在意。

跟著黃鶴一起出了門,此刻,街道上,也不斷有修者飛馳而過。

很快,有黃鶴的熟人趕來,急忙道:「就在前面,張衡失蹤了,到底死沒死難說,十有八九死了,連儲物戒都丟下來了,現在龍武衛也在追查,那傢伙可是騰空七重,比我們還強,居然無聲無息的被人殺了!」

這青年也很著急,看向黃鶴道:「黃兄,這地方死人了,恐怕不好留下了,要不走吧?」

蘇宇無語道:「走?現在能走的了?走了搞不好被人懷疑是你做賊心虛!大家都在查,怕什麼!對方殺了一個人,還敢再殺人不成?黃兄,這膽小鬼誰啊?」

那青年翻著白眼,黃鶴也是無語,開口道:「也是大齊府的,我朋友,叫劉禮。」

蘇宇隨意點點頭,「劉兄,別怕!跟我一起,我們三個一起,我實力不比凌雲弱,只要不亂跑,沒那麼容易出事,還能瞬間殺了我們仨?」

那劉禮微微點頭,也沒多說,心裡卻是有些擔憂。

張衡可是日月境的獨子!

身份很高的!

這是真的嫡系血脈了,嫡子啊!

山海境護道,結果……一眨眼,人死了。

騰空七重的天才,戰騰空九重都沒問題,結果死的無聲無息,太可怕了。

……

一行三人,很快到了事發地。

此刻,此地來了不少人了,都有些凝重。

蘇宇那是毫不客氣,直接意志力越過人群探查,朝那龍武衛包圍的地方探查而去。

這一刻,不少人爆發意志力,將自己包裹住,有人回頭怒視蘇宇,蘇宇也不在意,笑道:「我看看,你們別擋著啊,沒探查你們的意思,幹嘛呢,一個個的好像有多大秘密似的!」

視線卻是掃過人群中幾人,很好,爆發意志力,小毛球就能認出一些人了。

戰者也是有意志力的。

當然,弱小的話,爆發元氣,氣息是不會變的。

去自己家,大概率也不會改變氣息吧?

有幾人,去了!

而人群中,他也看到了那周紅波幾人,蘇宇沒理會他們,直接探查事發地,仔細搜索了一下,摸著下巴道:「在這死的?一點痕迹都沒!要不弄錯了,要不……對方比那什麼張兄起碼高兩個等級,凌雲就算殺他,也沒那麼簡單吧?」

「兩個等級?」

此刻,旁邊有人低聲道:「我懷疑都是日月下的手!山海能輕鬆瞞過其他人?龍武衛的山海大人,很快趕到,張衡的護道者也很快趕來,都沒發現什麼,搞不好就是日月境!」

「殺張衡幹嘛?是張衡發現了什麼,還是說……對方和張衡他爹有仇?」

「誰知道呢!別是萬族教的吧,暗殺人族的天才,殺一個天才,獎勵可不低,何況張衡還是日月嫡子,身份很高。」

「……」

一群人圍著看熱鬧,也不單純是看熱鬧,也想等等看,是否能抓到兇手。

有些擔憂!

這地方,現在感覺不安全了。

要不離開算了?

可離開了,在路上,他們更擔心出事,現在人多還好,人少了怎麼辦?

還有,張衡死了,他們走了,會不會讓人覺得他們心虛?

而此刻,蘇宇則是環顧一圈,喊道:「日月山海什麼的,我不管!我剛來,什麼也沒發現,別打我主意就行,我好歹有個日月七重的老師,日月九重的便宜爺爺……我有山海神符的,防護神符,日月一下子打不死我,你們就完了!」

說著,他亮出了一枚神符,氣息強大,喊道:「我可沒興趣插手你們的事,我他么今天剛來,大好人生還沒享受呢,南元我不待了,明天我就走人好了,那兇手要是聽到了,沒必要為了我,壞了你的計劃,是不是?」

周圍人,眼神異樣,卻是沒說什麼。

這,也許也是解決麻煩的好辦法。

有一定的威懾力,殺崔浪,那未必划算,未必能成功,也不一定有什麼好結果。

倒是有人笑道:「崔兄,你那日月九重的便宜爺爺,跟你親近一下,你躲了好幾年,現在認了?」

蘇宇沒好氣道:「少找茬!你管我認不認!有危險,你比我認的還快,也好意思說我,何況,我能找到日月九重當靠山,你能找到嗎?羨慕嫉妒就直說!」

無言以對!

這話沒毛病,想找也未必找的到。

來自大唐府的一位青年強者,忍不住道:「程署長若是知道你在外這麼編排他,小心他出關拍死你!」

蘇宇撇嘴,懶得理會,警告了一句,笑呵呵道:「就這樣,不行的話我明天走人,路過而已,別把我牽扯進去,我還準備去大夏府浪一下呢,看看萬族的美女!」

沒人理他,很快,一位山海境強者破空而來,沉聲道:「爾等自己小心,兇手無痕,大夏府……可不負責保護你們的安全!再死了誰,也是你們自己的事!」

話落,這山海迅速消失。

蘇宇也不再停留,踢了黃鶴一腳,低聲道:「走了,咱們倆待一起,其他人……又不知道什麼情況,只有咱倆之前在一起,才能相信彼此,你這兄弟要是帶上的話,你盯著他,我可不放心和陌生人待在一起。」

他這話的潛在意思,那是告訴所有人,我一直和黃鶴在一起,跟我無關。

當然,其他人在意沒在意,就和他無關了。

黃鶴點頭,他也怕。

這南元,好端端的忽然出了暗殺的案子,還是找個機會跑路吧,太危險了。

夏家都沒找到人,要不是故意的,要不就是兇手太狡猾了,根本沒法找。

日月的嫡子被殺了,在這繼續待下去,搞不好就要出事。

而蘇宇,也是才知道,這張衡的名字和身份。

並不是太在意,至於給大夏府增加了麻煩……那是大夏府的事,你們放任他們來這,放任他們進入我家,自己承擔後果去。

到了這一刻,蘇宇沒準備和人講理。

南元……這些人不走,他遲早會讓這裡成為外來人的噩夢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29章 兇殺案(萬更求訂閱)

33.77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