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0章 唯恐天下不亂(求月票訂閱)

第340章 唯恐天下不亂(求月票訂閱)

封奇一直說自己殺了人,不辯解,認罪。

遇到這種情況,很難纏。

那軍方的審訊官問了一次又一次,到最後都有心要動刑了,怒道:「封奇,你想清楚了,冥頑不靈,唯有死路一條!」

封奇不理會。

審訊官看他不在意這個,嘆息一聲,當一個人不怕死的情況下,動刑其實用處也不大,封奇也沒什麼太大的弱點,若是有家族,有兒女,那還有一些突破點。

可封奇孤寡一人,孑然一身,威脅也沒任何作用。

而就在他束手無策的情況下,有人開口道:「諸位,我可以問幾句嗎?」

眾人紛紛朝說話那人看去,周明仁!

不少人微微一怔,周明仁這時候出頭做什麼?

周明仁不管他們如何看,輕聲道:「我可以問幾句話嗎?」

夏侯爺深深看了他一眼,點頭,「可以!」

周明仁笑了笑,看向封奇,「封奇,你已心存死志,哪怕搜索你的記憶,我想,你也不會泄露什麼,甚至我若是沒猜錯,你都做好了一旦有無敵搜索你的記憶,你就自爆吧?」

封奇不語。

大殿中有些喧囂!

周明仁平靜道:「你一死了之,難道覺得就能將一切遮掩下去?」

「我若是沒猜錯,你的朋友將你丟下之時,恐怕對你有些叮囑吧,他不擔心別人,難道連視為親生女兒的徒弟都不在乎了嗎?他的師父,他的師弟,都身陷囹圇,我想,他讓你回來,不是為了替他頂罪的吧?」

封奇不語,心中卻是翻江倒海!

「你覺得,他能逃過此劫嗎?縱然你死,你覺得他還會收手嗎?」

「他若是願意回頭,早在六翼神教撤離的時候,就該回頭了,可他沒有,顯然,他已經放開了一切,做好了準備,封奇,何必這時候白白尋死,你死了,幾日後,若是再有人被殺,你覺得你死了還能承擔什麼嗎?」

「你能保證,你死後,他會放下一切,躲在陰暗處裝著什麼都不知道嗎?」

「不可能的!」

周明仁輕聲道:「你做的一切,都毫無意義,你明白嗎?只是白白送死,而辜負了他交給你的一些願望,我想,他應該說過類似的話語吧?」

這一刻,封奇身體微不可見地顫抖了一下。

不遠處,洪譚靠在椅子上,閉目,不再去聽。

周明仁其實說的不錯。

陳永不會收手的!

今日封奇死了,哪怕沒有證據證明陳永做了什麼,幾日後,再有人死,那還是封奇殺的嗎?

甚至……洪譚在想,不出意外的話,自己那個徒弟,今日就可能在做點什麼。

他不會讓封奇幫他頂罪的!

絕對不會,他了解自己的徒弟。

洪譚嘴角微微揚起,就在此刻,夏侯爺眼神微動,默默取出了自己的傳音符看了一眼。

大殿中,不少人都取出了自己的傳音符。

這一刻,有人忍不住低呼一聲,很快,有人直接打斷道:「暫時停一下,我有事要和三位大人彙報!」

大漢王好像在沉思什麼,聞言淡淡道:「說。」

「回稟大人,就在剛剛……大晉府一位山海被擊殺了!」

「……」

四方,安靜了一瞬間。

大漢王淡然道:「和之前一樣?」

「是!」

嘩然一片!

大殿之上,封奇也是臉色瞬間難看起來。

大漢王嘆息一聲,「我知道了。」

說罷,睜眼看向封奇,「封奇,該說的還是說一些吧,事到如今,不說,也沒任何意義。」

封奇低沉道:「我該說的都說了!」

周明仁接了一句,平靜無比,「封奇,你非要如此嗎?那位既然讓你回來,不會讓你送死的,非要自尋死路,有何意義?他的徒弟就在這……」

「老不死的,你想說什麼!」

就在這時候,一直低著頭的吳嘉,忽然尖銳地罵了一聲,抬著頭,看向周明仁,滿眼血色。

對面,蘇宇心中微微一顫。

自己那個無憂無慮的師姐,如今怎麼變成這樣了。

師伯的事,加上自己的離開,讓這無憂無慮的師姐,變了太多。

周明仁看了她一眼,沒說什麼。

夏侯爺則是喝道:「吳嘉,坐下!大膽!洪譚,約束一下!在無敵面前,沒了規矩,還有尊卑之分嗎?」

洪譚輕輕拍了拍吳嘉的肩膀,笑道:「坐下,丫頭片子,一天到晚就知道罵我,好歹也是你師祖,一點尊卑之分都沒。」

說著,看向周明仁,笑道:「老周,別誤會,這丫頭罵我呢,這幾天閉關不順,找我撒氣呢,慣壞了,回去我好好管教一二!」

周明仁平靜道:「無妨,洪閣老自便。」

吳嘉被洪譚壓了下去,動彈不得,低著頭,再次恢復了安靜。

周明仁也不在意,繼續道:「大晉府又發生了兇殺案,和之前類似,可能和之前的兇手是一人。那這麼說,封奇未必就是兇手,當然,可能是幫凶,可能是他的同夥在轉移視線,無論如何,這一次的案子不可能是封奇做的。」

周明仁說著,淡淡道:「封奇,而今,你已無法去隱瞞什麼,我若是你,現在保全自己,完成他的心愿,比你自己找死要強,你覺得呢?」

封奇眼中閃露出一抹痛苦之色。

何必呢!

他知道,知道這一次下手的肯定是陳永,就是為了給自己脫罪的,非要如此嗎?

真的不想再回頭了嗎?

腦海中,再次響起那一陣陣話語,幫我照顧好嘉嘉……

周明仁的話,戳的封奇心中一陣陣劇痛。

嚴刑拷打他不怕,無敵搜索記憶,他也不會給無敵機會,可是……如今死去,還有任何意義嗎?

封奇咬著牙,牙齒都被咬的裂開。

此刻,洪譚也開口道:「封奇,不要胡亂認罪,不要為了所謂的義氣葬送了自己的性命,實話實說就行!」

洪譚看向四方,冷淡道:「大家不是都想知道,人,是不是我徒弟陳永殺的嗎?封奇,你若是看到了,那就直接說,若是沒看到,那也直接說,不要你覺得是陳永殺了人,你就傻乎乎地要替他頂罪!法理不容人情!」

「是不是陳永,現在誰能確定?」

洪譚幽幽道:「哪怕樣貌一樣,哪怕氣息一樣,這年頭,冒名頂替的人多了!難道只憑誰的一句話,就能給人定罪不成?若是如此,我還看到了周老殺了自己的學生周平升呢……當然,舉個例子而已!」

「難道我看到了,就是真的?」

洪譚笑聲刺耳,有人怒喝道:「洪譚,你什麼意思?」

洪譚平靜道:「什麼意思?沒什麼意思!我徒弟失蹤了,封奇傻乎乎的,實力也弱,別說未必看到了什麼,知道了什麼,就算真看到了什麼,誰能保證,眼見就為實?」

「真等抓到了殺人兇手,現場抓住他再說!疑罪從無,明白嗎?我還懷疑,我師父昔年是被無敵殺死的,是被人族無敵殺死的,我可以說,我看到了哪位無敵殺的,就能給他定罪嗎?」

此話一出,現場,元氣爆發,意志力溢散。

震動!

這是洪譚第一次在眾人面前,在三位無敵面前,說出這樣的話語。

大漢王微微凝眉,低沉道:「洪譚,不要胡言亂語!」

洪譚笑了笑,躬身道:「大漢王見諒,我只是舉個例子,有些人,總覺得吃定了我,吃定了我徒弟,可這修者的世界,一切皆有可能,抓賊抓贓!冒充人很難嗎?」

說話間,他面容一變,變成了周明仁的模樣,很快,又一變,變成了夏侯爺的樣子,笑道:「面貌能代表什麼?氣息,我比你強大,隱藏的話,你能發現什麼?不抓個現行,談什麼嫌疑,都是可笑的話語!」

周明仁這些人都皺眉不語。

封奇眼神卻是大亮!

而蘇宇,也是微微鬆了口氣,自己這閉關趕路的師祖,這次總算給點力了,還好。

洪譚繼續道:「我現在懷疑,我徒弟是不是死了?替人背鍋了!我在想,八大家8位日月,為何殺不了六翼神教的兩位日月?我在想,六翼神教縱橫人境,追殺了他們一路,到底誰在遮掩?誰在庇護?」

「我還在想,我徒弟現在是不是已經被殺,被囚禁,被廢了……」

洪譚嘆息道:「若是幾位大人能幫我找回徒弟,我會很感謝的,哎,至於死去的幾位將領,也許就是六翼神教的傢伙殺的吧,我在想,這個時候,是否出手擒拿擊殺那兩位日月境教主,抓到了,殺死了,再看看還有沒有兇殺案出現,若是沒有……也許就是他們乾的了!」

而此刻,一直沒出聲的元慶東,臉色微微一變,想了想,忽然給旁邊的婦人傳音。

他自己,則是視線落在某處,沒有吭聲。

他身邊的婦人,則是迅速喝道:「洪譚,你這是詭辯!」

洪譚淡淡道:「張聖使,什麼叫詭辯?我哪裡說錯了嗎?」

婦人喝道:「若不是陳永殺人,那封奇為何一開始就承認是他殺的人?而且,大夏府和大明府都有日月一路跟隨,追殺那六翼神教的教主,他們哪有時間去殺人?我要請侯署長和趙將軍出面,我看他們,在無敵面前,是否會作偽證!」

洪譚笑了笑,「隨意!」

婦人看向上方的幾位無敵,大漢王不再開口,大宋王沉吟了一下,笑道:「那就讓侯鎮、趙銳過來說說,人在嗎?」

片刻后,大殿之外,趙將軍地沉聲傳來:「趙銳在此!」

「趙將軍,進殿一敘!」

很快,趙將軍闊步而入,走到封奇身邊,微微躬身道:「侯鎮回了大明府,不過我和侯鎮幾乎一直都在一起,幾位大人有話問我也是一樣!」

大宋王笑道:「張穎說你們一路追殺六翼神教的教徒,你說說過程如何?」

趙將軍點頭,沉聲道:「自大夏府知曉封奇被追殺,身份暴露,我便受侯爺之令,前去擊殺六翼神教兩位日月,中途,他們分開了,我和侯鎮只跟著其中一隊,也就是銀翼教主那一隊,金翼教主則是吸引八大家的日月,和他們周旋……」

大宋王再次道:「那你一路跟著,你覺得銀翼有可能有時間去擊殺劉琦這些人嗎?」

趙銳沉默。

夏侯爺開口道:「直接說!」

趙將軍沉默一會,開口道:「很難有時間去殺人,當然,我只盯著銀翼,只能說,銀翼下手的機會很小。」

「那你中途遇到過陳永和封奇嗎?」

「沒有。」

「那他們有作案時間嗎?」

「不知道。」

大宋王點點頭,看向那婦人,淡淡道:「張穎,你還有什麼想問趙將軍的嗎?」

婦人急忙道:「金翼一直和我們糾纏盤旋,劉琦將軍被殺的時候,我們還在大元府附近糾纏,金翼沒有時間去殺人,至於銀翼被追蹤,也沒時間,而那個時間段,唯有陳永和封奇行蹤不明!」

說罷,她迅速道:「趙將軍,從始至終,陳永和封奇是否在故意避開你們?」

趙將軍沉聲道:「沒有任何證據表明他們在避開我們,所以這個問題我無法回答你!」

「那你追蹤銀翼,銀翼他們擊殺或者擒拿了陳永嗎?」

趙將軍沉默一會,搖頭,「大概沒有。」

「那還用再問嗎?」

婦人喝道:「他們故意避開了救援,六翼神教根本沒時間犯案,除了陳永和封奇,誰還會出手殺人?」

一側,洪譚淡淡道:「分身術知道嗎?還有,我現在懷疑,你們纏住金翼是不是真的纏住了?8位日月,跟個白痴似的,被一位日月遛狗一般,遛的團團轉,也好意思說自己纏住了一位日月!」

「洪譚!」

「你敢血口噴人!」

「……」

這下子,元慶東附近,幾位日月紛紛呵斥!

洪譚一臉坦然,淡定自若,「怎麼了?我說的有假?8位日月被一位日月遛狗一般,遛了幾個月!到底是真的實力不濟,還是故意的,或者乾脆打掩護,誰知道呢?」

沒說話的元慶東,此刻也開口了,嘆道:「金翼已是日月六重,實力強大,我們8人都只是日月前期,幾次圍住他,都被他逃了……」

「那說明你們是廢物?」

元慶東沉默瞬間,開口道:「洪院長若是這麼說,我們也承認,實力不濟,辜負了大家的期望。」

「慶東!」

有幾人一臉不滿,元慶東卻是不在意,你說廢物就是廢物好了。

沒必要去辯解!

不要將矛頭指向他們,沒意義,還不如承認自己就是廢物,又能如何?

8位日月沒抓住一位日月,這是事實。

再怎麼辯解,也沒太大用。

洪譚倒是有些意外,元慶東居然學會了不要臉了,這倒是讓他有些驚訝。

下一刻,洪譚笑道:「既然你們實力不濟,廢物一群,那金翼暗中離開,潛伏走了,擊殺劉琦他們,有什麼不可能嗎?」

洪譚笑道:「元府長,我說的沒錯吧?」

元慶東想了想,緩緩道:「萬事皆有可能!我們也無法保證這一切不可能發生,所以,我覺得此刻,在沒弄清楚一切的情況下,讓封奇自己來說,他是當事人,洪院長覺得呢?」

兩邊唇槍舌劍一番,事情再次回到了原點。

焦點還是封奇。

洪譚沒再說什麼,看了一眼元慶東,又看了看那邊的周明仁,笑了笑,一臉的無所謂,繼續靠在椅子上觀望,摸了摸一旁吳嘉的腦袋,傳音道:「不要衝動,師祖不會放棄你師父的!聽師祖的,你師父最放不下的就是你,不要再說什麼,知道嗎?」

吳嘉默默點頭,沒有吭聲。

大殿中央,封奇眼神變幻了一陣,忽然道:「我交代!當日我從昏迷中醒來,其實什麼都不知道,什麼都不記得,吳將主抓住了我,問我是不是殺人了,為何會出現在那,我看就我一人在那,以為是陳兄殺了人,畏罪潛逃了,我擔心之下,便直接承認是我殺了人!」

嘩然一片!

封奇翻供了!

封奇迅速道:「我根本不知道情況,但是我還記得,當日的確是陳兄去救我,我們一起匯合,遇到了襲擊,我便昏迷了,之後,我就神志不清,一直到被抓,我才清醒過來!洪閣老說的不錯,我是有些傻,差點害了自己不說,如此亂說話,反而讓大家懷疑了陳兄,這是我的錯!」

「胡言亂語!」

婦人再次喝道:「你昏迷不醒?你之前說你沒見過陳永,現在又說自己昏迷了,見過他,封奇,你說話顛三倒四,還有可信度嗎?」

封奇沉聲道:「我說了,之前我一念之差,沒想太多,現在……我醒悟了,也許陳兄出事了,我該告訴大家事實,最好讓無敵強者去解救陳兄!還有,金翼和銀翼未必是六翼神教的全部,我在六翼神教潛伏了多年,我懷疑六翼神教有六翼神族的人潛伏,也許是他們下手的,你們卻是沒發現!」

「……」

洪譚笑了,要的就是這個效果。

封奇認罪,這不是好事。

不認罪!

證據呢?

我多神文一系,追查一位無敵多年,不是沒有懷疑的目標,可沒有證據,沒辦法,奈何不得誰。

你們想定罪陳永,證據在哪?

真以為吃定我們了?

封奇翻供的瞬間,大殿中,忽然有人出聲道:「幾位大人,我有話說!」

此刻,又一位身穿鎧甲的強者站了起來,沉聲道:「當日劉琦被殺,我迅速趕到了現場,其實發現了一滴兇手殘留的血液……」

洪譚直接打著哈欠道:「除了你,還有別人跟你一起發現嗎?你確定是兇手留下來的?萬族教這種事沒少干,想辦法獲取一人的血液,殺人栽贓,你不會說你手中的血液,是我徒弟的吧?」

那將領微微凝眉道:「當日,天升軍多位將領一起到場,是兇手的血液沒錯,至於會不會被栽贓,這個再論,現在也沒辦法證明什麼。」

說罷,一滴血液呈現出來。

大漢王探手抓了過去,看了一會,丟給了滅蠶王,開口道:「滅蠶,你試試看,能不能回溯出主人的樣子!」

「行!」

滅蠶王笑了笑,抓住了血液,眼中日月輪轉,如同時光倒流。

在眾人震撼的眼神下,那一滴血液,漸漸浮現出一道人影的樣子。

台上的蘇宇,綳著臉,看向那邊,有些緊張。

師伯的?

還有,無敵境居然真能做到這一切?

通過一滴血液,就能回溯出一些東西?

涉及到了時間領域了!

過了一陣,一道人影浮現,清晰了起來,封奇忽然鬆了口氣,開口道:「這是六翼神教中的一員,副教主,山海七重的紅翼,沒想到居然是他做的!」

洪譚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剛剛站起來的那將領,笑了笑,滿眼的淡定自若。

此刻,懸浮在眾人眼前的,是一位中年男子,眼神有些陰翳,栩栩如生。

滅蠶王看了一下,隨手拍滅了幻象,搖頭道:「此人已經死了,血液已經沒有任何牽引力,人都死了,兇殺案還在繼續,要不就是殺人的不止一人,要不就是這血液只是有人隨意遺落下來的,沒任何價值。」

封奇急忙道:「那肯定是他們一伙人一起做的!」

「……」

滅蠶王笑了笑,沒接話。

其實,大家心裡有數。

沒證據而已!

是不是陳永乾的,多少有些判斷的。

滅蠶王嘆道:「不說這些了,到了這地步,封奇前後口供不一,搜魂吧!就算封奇是無辜的,他貿然承認自己殺人,不解釋清楚了,也不好交代,是不是無辜的,待會一切自然都清楚了!當然,封奇,你的一些隱秘,我們會為你保密,另外,搜魂之下,你會受到一些創傷,若是無辜的,我們會補償你,若不是……」

滅蠶王說到這,其他人也沒什麼意見,洪譚卻是再次道:「不可!搜魂會傷到根基!封奇是潛伏六翼神教數十年的英雄,豈能如此對他?至於他先前為何承認,他自己也說了原因,信不信……這個看大家,我不覺得他撒謊了!不能因為懷疑,就去搜魂,我還懷疑老周暗殺了我徒弟,我能搜魂他嗎?」

周明仁笑了笑,也不辯駁。

滅蠶王微微蹙眉道:「洪譚,那你的意思是,現在不查了?」

洪譚搖頭,「查,一定要查!不查怎麼對得起死去的那些將領,如何和前線的將士交代?不過,封奇是英雄,是自己人,我看,先把六翼神教的兩位教主抓來,先搜魂,確定不是他們,再把八大家的日月抓來,查一查有沒有勾結萬族教,之後,要搜魂封奇,我沒任何意見!」

洪譚淡淡道:「不先查萬族教徒,不查辦事不利的廢物,上來就查英雄,這個不合適!難道說,因為封奇實力弱一些,所以就要如此對他?」

往日不善言談的洪譚,這一刻那是滔滔不絕,言辭清晰,條理明確。

「滅蠶王大人,我說的話,一切都是按照本心來說,若是幾位大人覺得,自己實力達到了無敵,是人族的定海神針,非要先搜封奇,那我也無話可說!畢竟六翼神教背後有六翼神族,八大家身後更是八位無敵,按照身份地位來說,的確封奇最容易下手!」

「……」

滅蠶王笑了,「你直接說我們欺軟怕硬好了!」

「不敢!」

洪譚低著頭,「我知道幾位大人,也是為了速速查出真兇,為死去的將領報仇,一切隨幾位大人心意!」

「洪譚!」

滅蠶王再次笑道:「你也不用刺激我們,比起你師父,你還差了一些,你師父昔年是指著我們的鼻子罵,你啊,膽子太小……」

打趣了一句,滅蠶王笑道:「你說的也有道理,不過日月潛伏,不好找,真要那麼好找,早就找到了!至於八大家的日月,8人一起行動,說實話,叛變的可能性不大,你覺得呢?」

洪譚低沉道:「大人說的對,那就是封奇最有嫌疑,搜他沒問題!」

滅蠶王擺擺手道:「不用跟我來這套,我這人,不吃這套!這樣,封奇要搜,八大家的日月要搜,不過一兩人就夠了,畢竟一起行動的,這樣如何?」

此話一出,大漢王驚訝地看著他,大宋王也是一臉古怪,沒有吭聲。

下方,元慶東這些人一個個臉色難看,我們?

要搜我們?

那婦人急忙道:「大人,我們8人一起行動,代表八大家族,代表求索境,豈會作出和萬族教勾結的事!」

滅蠶王笑道:「大家都這麼說,封奇也這麼說,我們也難辦!他們倆都是求索境的,不好開口,我不是,我是戰神殿的,那我就當這個惡人了!你們的父輩祖輩,若是覺得不妥,可以讓他們來找我!8個人,挑兩個吧,不全部查了,免得得罪太多人。沒太大關係,放心,我這人保密肯定能做到,事後,也會補償你們。」

這一刻,大殿安靜的嚇人。

滅蠶王……還真要搜魂八大家的人?

這是把8位無敵都要給得罪的節奏?

還是說,走個過場?

滅蠶王敲了敲桌子,笑道:「就這麼定了吧,不然都會覺得不公平,那就沒法查下去了!你們自證一下清白,也是好事,免得洪譚這幾個傢伙,一直絮叨說你們是廢物,是叛徒,連累的八大家和求索境現在的威懾力都大大降低了,公信力下降,對你們八大家執掌求索境也不是好事。」

「大人!」

白眉青年也開口道:「我們修鍊了祖輩功法,涉及到了無敵秘技,甚至知曉許多家族秘密,一旦被搜魂,極其不妥,不是我們不配合,是真的無法配合!」

「不錯,大人,我們都是無敵後裔,日月實力,豈會勾結萬族教?欲加之罪!勾結萬族教,能給我們帶來什麼?」

這一刻,幾位日月都不同意。

誰會答應把自己的記憶給別人去搜索?

誰也不會!

何況,他們還是日月強者,無敵後人,聖地主宰者,更不能答應了!

滅蠶王笑容消失,淡淡道:「那就不太好查了!你們不答應,封奇也覺得不妥,那要不問問死人如何?幾位被殺的將領,大多都死無全屍,若是有些血液留下,我嘗試一下回溯時光,不過……那個很不準的!只能看到一些片段,無法證實真假,或者有人偽裝。」

白眉青年微微蹙眉,很快道:「大人,事急從權!封奇嫌疑最大,而且事先認罪,現在又開始翻供,我覺得此刻,應該直接搜魂判斷真偽……」

那邊,夏侯爺嘆道:「哪有那麼麻煩,這樣吧,投票決定吧,兩大聖地投票,議會多年未開啟了,在場有三位無敵,多位無敵後裔,各大府代表,那就投票決定,少數服從多數!投票結果出來了,誰也別說不願意,不想做,關鍵時刻,服從大局!」

說著,迅速道:「投票,三個選擇,第一,搜魂封奇!第二,搜魂封奇和八大家日月!第三,都不要搜,慢慢查!」

「諸位,你們覺得如何?」

「……」

一些人臉色詭異,夏侯爺又道:「36府的代表都在這,36票,兩大聖地這邊,一邊一票,總共38票……不對,滅蠶王大人沒開府,那就算上大人一票,39票如何?」

滅蠶王眼神異樣道:「那若是13比13比13呢!」

夏侯爺笑道:「沒這麼巧吧?當然,真要這麼巧的話……」

夏侯爺摸了摸下巴,半晌才道:「那就……」

他看向趙天兵那邊,笑道:「讓鑄兵師一脈投一票,代表天鑄王大人,三位大人覺得如何?天鑄王大人也沒開府,不過鑄兵師一脈以他為尊,此地多位地階鑄兵師,也能代表鑄兵師一脈了!」

滅蠶王笑了笑,「40票嗎?這都趕上昔年要不要和仙族聯盟的時候,做投票決定了。倒是有趣,我想起了幾百年前,大秦王那幾位也讓我們投票,要不要和仙族聯盟,要不要和神魔鏖戰到底……如今,倒是在這用上了。」

夏侯爺笑道:「不投票也行,三位大人自行決定。」

三位無敵在,不投也可以。

可是……三位無敵會如何選擇?

大漢王直接道:「那就投票吧!」

他不太想此刻做決定,夏侯爺給的三個選擇,都不是什麼好選擇。

封奇,其實此刻代表了夏家。

而另外便是八大家,被洪譚直接給推到了對立面,此事,看起來只是幾位山海被殺,可投票……大漢王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夏侯爺。

這投票,也許投的不是搜不搜封奇,而是夏家要判斷一下形勢。

看看人境的局勢如何!

支持誰?

若是支持夏家的人多,今日……這案子沒必要查下去了,不了了之的概率很大,夏家會出頭,可能性不小。

大漢王心中嘆息,人境已經到了這地步了嗎?

內部已經分化了!

三種結果,代表了三個陣營。

親夏的,敵夏的,還有中立的。

三大陣營,也許從這一次投票中可以看出一二。

而就在這時候,洪譚笑道:「怎麼沒有單獨投八大家日月搜魂的票,侯爺,這是不是不妥?」

夏侯爺沒好氣道:「少廢話,八大家的日月都只是有小小的嫌疑,封奇嫌疑很大,不管如何,封奇都得跟著一起被搜!你別不識好歹!」

罵了一句,看向元慶東幾人,笑道:「幾位說是吧?反正不管會不會搜你們,封奇都得陪著,這樣,也能顯得公平一些。」

元慶東這些人,臉色都很難看。

折騰了一陣,結果他們自己被折騰進去了!

一旦是第二種結果,佔據多數,難道他們真要被搜查?

就在幾人猶豫的時候,滅蠶王不耐煩道:「就這樣吧!若是你們有不同意見,那先關押封奇,派人嚴查兇手,直接抓捕,兇手一日不歸案,封奇一日不得出獄,如何?」

剛有人想要說話,滅蠶王冷冷道:「我們時間有限,沒時間和你們耽誤!現在給大家追求公平,再耽誤下去,那就不用讓我們來管了!你們自己來查!」

此話一出,沒人再開口了。

再說下去,滅蠶王要發怒了。

「那就投票決定!」

滅蠶王隨手一揮,39道玉符飛出,36府代表都拿到了一個,兩大聖地代表也都拿到了一個,另外一個飛到了趙天兵他們附近。

最後一個,是他自己的,不用管。

而大漢王和大宋王,都有大府代表在,這倆此刻一副打醬油的態度,壓根沒插手。

夏侯爺笑了一聲,開口道:「那大家就寫一下一二三,贊同哪個填哪個,不行的話,大家可以和各大府府主溝通一下,半小時后,大家交上玉符!」

大殿中,安靜無比。

不過,不少代表都取出了傳音符,迅速和各大府溝通。

這事,不是他們可以做主的了。

夏侯爺補充道:「不記名的,放心,當然,滅蠶王大人知道哪個玉符對應哪個,希望大人保密。」

「自然!」

滅蠶王一臉淡定,笑了笑,靠在了椅子上,眯著眼瞥了一眼身邊的兩人,傳音道:「有趣嗎?」

兩人都沒理他,不太有趣,只會造成很大的麻煩。

夏家和滅蠶王,都是唯恐天下不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40章 唯恐天下不亂(求月票訂閱)

34.87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