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7章 崔浪之浪(萬更求訂閱)

第347章 崔浪之浪(萬更求訂閱)

蘇宇的怒罵聲還在虛空回蕩。

靜心泉之外,那些鑄兵師都是一臉心焦,不少人怒視那張將軍。

鑄兵師一脈,其實也算不上一個整體,可鑄兵師人太少,為了保持地位,保持重要性,還是相當團結的。

人少了,還不團結,難道準備給人圈養起來打白工?

包括天鑄王在內,整個人境的鑄兵師都相當團結。

不團結的話,那就沒地位。

沒地位,沒身份,沒權利,那還當什麼鑄兵師。

這時候,一位可能要晉級的地階鑄兵師,卻是被人打斷了鑄造過程,雖然崔浪還在繼續鑄造,可誰不知道,這鑄造過程中,一旦出現什麼差錯,很容易失敗。

鑄兵,有時候還是看運氣的。

這次失敗了,下次也許永遠都沒靈感了。

那張將軍,也是臉色難看。

倒霉!

可他真的懷疑崔浪,這幾日,他在南元一路追查,當日在南元的那些人,資料他都拿到了,包括一些無敵的後裔,不過有些人,他還沒深入探查。

儘管如此,這些天他也有些點線索,沿著兒子被殺后的血氣蔓延方向,他燃燒了不少自己的血脈去查驗,畢竟是嫡子,血脈聯繫很重。

一路追查到了大夏府之北,那股氣息才淡了下去。

他判斷,兇手很可能離開了大夏府,一路北上。

而這些日子,北上的人不算太多。

當然,其實不少。

包括周紅波那幾人,也是一路北上,回歸了求索境。

封鎖靜心泉,也只是帶著一線希望罷了。

結果,偏偏這時候崔浪來了,還是他目標中的人物之一,他能不懷疑嗎?

按照他知道的情況,這崔浪,當日剛到,晚上他兒子就死了。

雖說崔浪有不在場的證據,可文明師手段太多,誰知道什麼情況,誰知道是不是障眼法。

所以,他急忙趕回來,剛剛也是耐不住性子,想要進去看看,哪知道……對方真在鑄兵,而且到了關鍵時刻了,很顯然,對方借用靜心泉,可能真的是為了晉級地階鑄兵師。

這下好了,自己無憑無據的,干擾了對方鑄兵……

頭很大!

故意干擾一位鑄兵師晉級,他會被整個鑄兵道排斥的,甚至會引起唯一的天鑄師排斥,天鑄王都有可能知道這事,從而對他進行懲罰。

到底是不是崔浪,他不確定。

崔浪的動機很小,一旦不是崔浪殺了他兒子,他這次就無端端地得罪了一批人了。

這時候的張將軍,皺著眉,看向靜心泉,心中無奈。

隱約間嘆息一聲。

是不是,現在都很難查到證據了,若是崔浪的話,沒進靜心泉之前,他還有一點希望查到證據,可現在對方都在裡面待了這麼久了……

剛剛也是一時激憤之下,才會進入探查,實際上,也不是第一時間了,進去有啥用?

張將軍這時候才真的有些後悔了,得不償失。

而這時候,靜心泉之外,虛空震蕩,元氣翻滾,沸騰,不是異象,而是鑄兵,兵器吸收大量元氣,此刻,靜心泉內的元氣不夠了,需要從外面聚集。

靜心泉,本來也不是什麼強大的秘境。

否則,也不會隨意一位日月就撕裂。

這時候,屏障已經是若隱若現。

隱約間,可以看到蘇宇了。

蘇宇上衣再次崩碎,手持一柄大鎚子,一次次錘擊,意志力也在沸騰翻滾。

隱約間,還能聽到他在罵人!

瘋狂罵人!

這就和修者突破日月,被人中途打斷一樣,一個道理,換成誰也得發瘋。

說的嚴重點,那就是不死不休的死仇。

機緣不是天天都有的!

今日若是不能突破,也許幾年甚至幾十年,都沒有今日的靈感和機緣了,卡在玄階鑄兵師巔峰。

轟隆!

繼續鑄兵!

場面沒有趙立那麼宏大,可也動靜不小,漸漸地,那靜心泉的屏障,有些被擊穿打破的趨勢,蘇宇的身影也越來越清晰。

嘴角溢血,噴血鑄造!

蘇宇,也隱約能看到外面了,聽到外面的聲音,有些小后怕,幸好提前解決了血氣問題,否則,還真有些麻煩!

此刻的他,意志海在翻滾。

至於鑄兵,說實話,實力足夠,沒什麼失敗不失敗的說法,他又不是靈機一現來的靈感,而是趙立給了他這個底蘊和底氣,他實力足夠,就能鑄造出地兵。

「鑄造出地兵最好!」

至於坑一下這位將軍,沒太大意義,因為玄階鑄兵師地位不算太高,撐死了堪比山海,唯獨地階,才有資格和日月平起平坐,甚至罵的日月不敢開口。

鑄造成功了,那最好,底氣十足!

鑄造失敗了……那就是這位將軍的鍋了。

都是你乾的,我才失敗了!

當然,哪怕失敗了,也要讓人知道,自己很快可以鑄造成功,晉級地階。

地兵,山海和日月的專屬兵器。

哪怕是初入地階,也能打造山海高重用的文兵武兵了,到了地階高等和巔峰,那時候,就是日月來求你打造兵器了。

地階鑄兵師,還真未必比無敵多。

人境大概五十多位,而整個人境的山海和日月,都指望著這五十多位鑄兵師為他們打造兵器呢。

靜心泉中。

蘇宇一次次鍛造,不過此刻也是精疲力盡了,意志海還在翻滾,意志力在增強,下一刻,一股磅礴的意志力溢散了出來!

轟!

屏障遭受了衝擊,意志力溢散,那張將軍臉色微變。

好強!

踏入凌雲境了!

這不是關鍵,而是剛入凌雲,就有把握鍛造地兵,這崔浪的意志力太渾厚了!

「火字神文,意志力堪比山海……他之前沒進入凌雲,只是騰空,應該不如現在強大,但是火字神文,他是有的,肉身……暫時看不出來如何……但是能承受反震力,應該也不弱。」

他眼中日月輪轉,看向蘇宇。

此刻,因為蘇宇突破,他隱約又有些懷疑了。

太強了!

鍛造地兵,不單單是經驗和天賦,還需要實力,沒實力鍛造什麼地兵,昔年趙立鍛造地兵的時候,也到了凌雲後期。

崔浪才剛入凌雲而已!

就剛剛溢散那意志力,感覺不比尋常的凌雲中期差。

「是你嗎?」

張將軍看著蘇宇,心中陷入了沉思中,證據什麼的,現在是沒了。

當日還死了一位凌雲九重,騰空九重境的崔浪,有把握殺一位凌雲九重?

為何要殺人?

這些,都是疑點。

自己的兒子,和這崔浪也素不相識吧。

當然,也有可能是其他人,比如求索境的那幾位,至於為何殺自己兒子,難道是自己兒子發現了關於遺迹的消息?

或者是夏家?

總之,這一刻的張將軍,念頭一個個升起。

而突破的蘇宇,低吼一聲,意志力大漲,順勢之下,暴吼一聲,轟隆一聲巨響,活生生錘的屏障破碎,那文兵之上,第71道金紋正式形成!

外面,陳大師握緊了拳頭,緊張道:「71道成功了,能鍛造72道的話,其實就有希望鍛造73道,正式晉級地兵!」

72道,玄階的巔峰。

能鍛造出72道金紋,一般情況下,大部分玄階巔峰鑄造師是做不到的,做到的話,代表這個人距離地階幾乎沒太大門檻了。

72道,也可以看成是半地兵了,往往比一些地兵還受歡迎。

當然,這個和趙立的那兵器沒法比。

趙立那兵器,一方面有他神文在內,一方面還回鑄過,而且底子也是鑄天兵的底子,蘇宇就算打造出了地兵,和那柄地兵也不是一個概念,起碼差一小階。

趙立那地兵,鑄兵77道金紋,加個9道金紋,按86道金紋威力算,一點也不高估。

「一定要成功啊!」

幾位鑄兵師,此刻聚到了一起,有些警惕地看著那張將軍。

而靜心泉的城主,此刻也是迅速傳音:「張將軍,這時候拜託您別搗亂了!有什麼事,等結束了再說,崔浪即將鑄造地兵,大金府也只有一位地階鑄兵師,一旦被府主知道,我們差點毀了一位地兵師……你我都擔待不起,包括天鑄王那邊,我們都沒辦法交代!」

張將軍臉色難看,傳音道:「我比你清楚!」

城主不說話了,心中暗罵!

清楚你大爺!

你要是清楚,你還搗亂?

我們借了靜心泉,對方晉級,那是對方欠下我們巨大的人情,我好不容易送出去的人情,這下子,被你這麼一撕裂,什麼都沒了!

原本借著這情分,不說讓對方常駐,可一年來靜心城個把月,為人鑄一柄地兵,那靜心城也會很快成為一個更繁榮的大城。

全給你毀了!

你死了兒子,你查啊,難不成還是這崔浪殺的?

你查他幹嘛!

張將軍知道此刻有人心中罵自己,他也不說什麼,沉悶無比地看著。

至於離開……就算有誤會,也得等崔浪出關再解釋開了。

現在離開,那就是化解不開的仇怨了。

又等了接近兩個小時,就在此刻,蘇宇咆哮一聲,一鎚子砸下,轟隆一聲,本人被震飛,撞破了屏障,直接撞擊出來,迅速砸向人群!

陳大師也是山海境強者,見狀迅速騰空,一把接住了蘇宇,轟隆隆地撞破了空氣,倒飛了幾步。

而蘇宇,口中溢血。

那血液,一滴滴落下。

不過這血液……不是他的,此刻的他,謹慎無比,剛剛張將軍撕裂屏障,離開之後,他就弄了點真崔浪之血,含在了口中。

這也是牛百道離開的時候,教他的。

查,也能查出,這血是真崔浪的。

而他,會封鎖真崔浪的氣息和蹤跡,哪怕無敵時光回溯,這也是真崔浪的血液,至於人在哪,封鎖了氣息之下,無敵也不好追蹤到。

看到蘇宇流血,那張將軍的確心中微動。

崔浪的血,不是他兒子的,他其實查不出什麼來。

但是,有崔浪的血液,也許可以解析出一點東西來。

此刻的他,顧不得許多,迅速上前,一把按住蘇宇,一臉歉意道:「崔大師,抱歉,剛剛我一時情急之下,沒顧得上許多……」

手指,不經意間沾染了一些血液,血液瞬間消失,好像從來沒存在過。

而蘇宇,也沒說什麼。

沒理會他,看向那空中的鎚子,第72道金紋,在此刻形成了,下一刻,72道金紋,暗淡了一下,鎚子跌落在地。

鑄兵……結束了!

而且哪怕第72道金紋,因為蘇宇被震飛,其實也不是太完美。

儘管如此,那陳大師此刻也是驚喜萬分道:「72道成了,半地兵!下次再鑄兵,崔老弟有希望直接晉級的……」

而蘇宇,臉色卻是陰沉無比。

咳嗽了一聲,站了起來,上前撿起那柄鎚子,看向張將軍,臉色陰沉的嚇人。

「咳咳……我原本想借突破凌雲之機,意志力暴漲瞬間,鍛造73道銘文,卻是受到了驚嚇,不得不提前晉級,結果……我的鑄造失敗了!」

蘇宇咬著牙關,隨手將那鎚子往人群中一丟,「送你們了!該死,我的地兵廢了!」

他很憤怒!

而那些人群,此刻卻是瘋狂了!

半地兵!

瘋了!

不少人迅速朝那鎚子搶去,哪怕張將軍和劉城主,這時候也是眼神閃爍,好東西啊!

艹!

真他么任性!

鑄兵師這麼任性的?

這種兵器都不要了?

崔浪雖然說了,自己這次打造的兵器會送人,可沒說這種等級的也送人啊。

而蘇宇,冷哼一聲,陰沉道:「原本,我若是真晉級了地階,地兵我也能送,我需要的只是晉級,而不是這些兵器,這位將軍,不給我一個解釋嗎?」

張將軍急忙道:「崔大師別誤會,我之前……」

蘇宇直接一聲冷哼打斷了他,「這一次,我沒發瘋,那是因為我覺得,下一次我鑄兵,定然可以踏入地階,可不代表,一句誤會就能完事!」

陳大師沒顧得上其他,急忙道:「崔兄,真的可以完成地兵鑄造?要不修養幾天,我們再鑄,下一次鑄造,我邀請日月來為崔兄護道!之前也是我疏忽了,鑄地兵,沒有日月護道怎麼行!」

關鍵是,我沒想到你會在這時候鑄地兵啊!

否則,真的應該找日月護道鑄兵的。

包括趙立,他鑄兵,那是在大夏府內,哪怕這樣,其實也有多位日月為他護道鑄兵的。

蘇宇一副壓下火氣的表情,勉強笑道:「多謝陳老哥了,不用麻煩,下次真要鑄兵,我自己也會邀請日月來助拳,這一次,我算是吃了苦頭了,知道為何大家鑄兵都要邀請四方道友了,我是太年輕,吃了大虧,否則,這一次我成功之下,地兵反饋,我可能在踏入凌雲的瞬間,進入凌雲二重甚至三重……現在……全毀了!」

陳大師也是一臉憤慨,低沉道:「是太可惜了,這機會的確難得,修為晉級的同時,鑄造出地兵,的確可以得到更多的反饋,我看崔兄連神文都沒晉級……」

蘇宇無奈道:「哪有時間,錯亂之下,全部控制不住了!」

一臉的懊惱和憤怒!

其他幾位鑄兵師,地位是不如日月,可此刻,也是一臉的憤慨和兔死狐悲之感。

我們鑄兵師實力是差了點,可也不能這麼搞!

鑄兵中途,你一個日月去搗亂!

而人群中,此刻,一位山海境強者,奪取到了鎚子,其他人雖然還想爭一下,可還是放棄了,在這大打出手不好。

此刻,那山海也是一臉喜色,太他么賺了!

半地兵啊!

當然,是文兵,不是武兵。

這大汗是戰者,可這文兵,半地兵的文兵賣出去,換一柄地兵武兵沒任何難度。

10點功勛,換了一柄價值上萬功勛的兵器,能不爽嗎?

聽到幾位鑄兵大師在說話,急忙道:「崔大師,下次大師鑄兵,本將雖然不強,只是山海,大師一句話,也會前去為大師護道!我來自大宋府天波軍,大師儘管發話,隨叫隨到!」

蘇宇拱拱手,勉強笑道:「多謝了!最近大概沒心情了。」

一臉的不爽!

那張將軍,此刻也只能賠不是,一臉尷尬,賠笑道:「崔大師,這次是我不對,我兒枉死在大夏府,我這些時心神不寧,時常犯渾……」

蘇宇臉色微變,「你……節哀順變!」

他臉色微微變了變道:「原來是這樣,我倒是之前有些耳聞……你……你是大金府府軍將主,張赫將軍?」

「是我。」

張赫也是一臉苦澀,「我剛從大夏府趕回,聽到靜心泉中有人在洗刷血氣,我一時衝動之下,都沒考慮太多,就撕裂了屏障,張某再次給崔大師陪個不是了!」

「原來如此!」

蘇宇點頭,「我還以為……算了,我還以為你故意的,就是想斷我鑄兵之路,還以為是我那便宜爺爺派來的,倒是誤會了!」

「……」

幾人微微一怔,便宜爺爺……程墨?

幾人心中一寒,日月九重的大能。

對啊,崔浪要晉級地階了,那位知道了……大概真能來抓他回去吧。

之前還看不上的話,現在再看不上,那程墨眼光也太高了,他孫女還是別嫁了,嫁不出去!

張赫心中也是微寒!

急忙道:「崔大師,這次耽誤你的事了,你不會受到什麼影響吧?一切損失,我來賠償!大師下次鑄兵,我為大師護道,絕對不會再出現今日情況!」

若是斷了崔浪的鑄兵道,他就完了,那就是真死仇了!

蘇宇淡淡道:「還好,其實原本也沒準備這次鑄地兵成功,靜心泉對我幫助很大,修養一段時日,我再鑄兵,穩固境界,成功的概率很大!」

說到這,蘇宇冷冷道:「不過我雖憐憫將軍喪子之痛,可若是連這個都不計較,顯得我崔浪太過聖人了!哪怕鑄兵同道,也得罵我一聲軟蛋!鑄兵被人打斷,這都能算了,以後鑄兵同道遇到這事,別人一句昔日崔浪也是如此,沒計較得失,那些同道還不得罵死我崔浪!」

張赫急忙道:「是這個理,這次是我孟浪了,崔大師要打要罰,我都認!」

「大人是日月,打罰說笑了!」

蘇宇平靜道:「賠我一柄地兵的鑄兵材料,我開單子,你來採購!另外,精神損失費用,給個兩萬點功勛意思意思,我要求不高,錢財身外物,我們鑄兵師捨得下臉面,幫人鑄兵,不缺錢,我提的要求,不算高吧?」

張赫肉疼!

一柄地兵的材料,加兩萬功勛,算下來,沒有三四萬功勛絕對不夠。

不算高嗎?

很高了!

可對於破壞一位地兵師的晉級過程而言,這賠償,真的不算多了。

三四萬功勛,哪怕他是日月,也需要四處籌集才行,日月,也不是說都有錢的,有些日月,自己修鍊到了這地步,一窮二白都正常,有錢的,往往是一些老牌日月,卡在一個境界久了,那才有錢。

「崔大師要求不高,張某沒意見!」

張赫心中肉疼,臉上不顯,這事就這麼過去了,那是最好不過的!

而蘇宇,又淡漠道:「另外,一事不勞二主,剛好,我近期準備去一趟諸天戰場,張將軍護送我一程如何?」

「……」

張赫微微一怔,「崔大師要去諸天戰場?」

陳大師也是急忙道:「崔老弟去戰場做什麼,很危險的!」

你不忙著晉級,去戰場幹嘛?

蘇宇笑道:「幾件事,第一,去拜見天鑄王,求一些指點。」

「……」

無聲。

接著,陳大師點頭,一臉羨慕道:「應該的,應該的!崔老弟去了,天鑄王一定會接見的,而且說不定現場就要收下老弟為徒,是應該去拜見一下!」

他可沒資格去!

崔浪可以!

准地階鑄兵師了,抵達戰場的時候,也許就是地階了,這麼年輕的地階,去見天鑄王,天鑄王大概也很歡喜。

那張赫,也是一臉笑容,心中卻是發愁。

是不是這崔浪覺得現在奈何不得我,誆騙我去戰場,再在天鑄王面前告狀?

這……

他有心拒絕,可此刻,卻是不好說什麼。

算了,就算天鑄王責罰,自己好歹也是日月,也只是無意中導致的,又賠償了損失,天鑄王也不會如何吧?

蘇宇看向陳大師,笑道:「拜見天鑄王只是其一,第二,我還想拜見一下大明王,我這要是真晉級了……其實我來諸天戰場,原本目的就是想見見大明王大人……」

他一臉無奈道:「我……我得讓大明王警告一下那位,讓我出去,能自由走動,不然,我一直擔心,我走著走著,就到了大唐府,被人抓到了大唐府,和那母老虎拜堂成親了……」

「我原本把握還不大,可我到了地階鑄兵師,大明王應該會見我!我得說一下,最好能見到大唐王,讓大唐王幫我一下。」

「……」

大家一臉獃滯。

艹!

你他么還真不樂意啊!

人家日月九重的孫女,有那麼差嗎?

你去諸天戰場,合著就是為了找那些無敵,去警告程墨的,你真行!

蘇宇見他們一臉獃滯,無奈道:「諸位,別這麼看我,不是我不識抬舉,可我還年輕,才35歲,日子還長著,我現在就得被禁錮?那我太悲催了!就算真成親,也得50左右吧!我現在得趕快走,不然程署長知道我要晉級地階了,馬上會來抓我的,諸位,我要晉級的消息,就算傳,也不能馬上傳到大唐府,起碼等我到了諸天戰場再說……」

大家看他驚恐的樣子,也是徹底無言了!

那張赫,這下子也是輕鬆了許多,急忙道:「這個沒問題,那張某護送崔大師前往諸天戰場,不過……真要半道上遇到了程老……這個……我也不敵程老。」

蘇宇咬牙道:「你擾亂了我晉級,你就算不敵,也得幫我擋住!要不然,張將軍真覺得這事就那麼容易過去了?區區幾萬功勛算什麼!我讓張將軍為我護道,難道還是怕那些小鬼?我怕的就是程署長來抓我!」

「……」

這下子,徹底明白了!

張赫一臉無奈,他這下子真的明白崔浪的意思了,讓他護道,就是為了讓他攔住程墨的。

程墨會來嗎?

只要出關了,知道了消息,百分百會來!

自己……可能有些麻煩了。

他才日月三重,對方日月九重,當然,這不是生死之戰,可就算能纏住,恐怕也得被對方打一頓,這個……大概要吃點苦頭才行!

「崔大師……你這要求……」張赫苦澀道:「行,這次是我的錯,我會盡量幫崔大師擋住程老。」

「不是盡量,是一定!」

蘇宇不客氣道:「張將軍,我若是被抓了,我就告訴程署長,我其實沒辦法晉級地階了,都是你乾的,你是我的心魔,你不死,我晉級不了!」

「……」

太狠了!

張赫也是臉頰抽動!

程墨會殺他嗎?

不至於,也不敢,好歹也是日月。

可暴打一頓,打到崔浪滿意,這個可能性不小,大金府都沒話說,你打斷了人家晉級過程,沒要你命就不錯了!

還得感謝人家不找你麻煩!

「我……全力以赴,護送崔大師進入諸天戰場!」

蘇宇這才心滿意足,點頭道:「這就好,只要你送我到了諸天戰場,今日的事,就算了結了!我也就沒斷了希望,不然,還真沒辦法和張將軍了結這恩怨!冤家宜解不宜結,我老師說了,出門在外,吃點小虧沒事。」

吃虧?

張赫心中無奈,他才是真的吃虧了。

而且殺兒子的兇手……說實話,到現在崔浪都沒解除嫌疑呢。

一想到,他可能是兇手……不至於,真要是兇手,哪有這麼大膽子,讓自己護送他去諸天戰場,大概巴不得離自己遠點才好。

這一刻,張赫也不確定了,不過崔浪的嫌疑,的確小了許多。

他倒是沒再提自己的兒子的事,而蘇宇,卻是主動提及道:「張將軍的兒子是叫張衡嗎?」

「對。」

張赫一臉苦澀道:「我就這一獨子,年歲過百才生了他……哎,白髮人送黑髮人……」

「當日崔大師好像也在南元城,不知道崔大師是否看到一些什麼?」

他還是試探了一下,蘇宇則是搖頭道:「沒看到什麼,我和人在會所按腳呢,後來才知道的,不過我覺得張將軍還是帶幾分希望,也許人沒死,進了遺迹呢!再出來,說不定就是日月無敵了!」

蘇宇安慰道:「那地方玄乎,蘇宇我也認識,真要說天賦多強不至於,結果單雄都敗了,我看啊,都是那遺迹的作用,往好處想!」

「借崔大師吉言了!」

張赫不抱希望,他感應過,大概率是真死了。

至於進入遺迹,自己安慰自己罷了。

見張赫一臉苦澀,蘇宇笑呵呵道:「我不是故意戳你心眼,沒意義,我這人,別的能耐沒有,鑄兵也只是愛好,真正的主職業是……嘿嘿,你們知道的。」

蘇宇眯眼笑道:「張將軍獨子,我看不是不想多生幾個,而是精元太強,無法輕易讓人受孕,小事,我會一門功法,催精訣……嘿嘿,昔日我一夜大戰幾十……咳咳,還有女的在,不細說,張將軍學會了,過幾年,兒女一堆,就是實力可能會有些下滑!」

蘇宇賤笑道:「還有一門固元訣,我行走江湖這麼多年,沒出現兒女一大堆的情況,都是這功法起到的效果,也是我那老不修的老師教我的,我老師比我還風流,你看他有流落在我的後裔嗎?」

蘇宇笑的古怪,「張將軍,說句難聽的,人真沒了的話,趁早多生幾個,日月活的長,張將軍年紀又不大,再過十多年,又是一條好漢!」

張赫微微一怔,四處看了看,見大家都在看著自己,有些尷尬,卻是迅速傳音道:「崔大師此言當真?我是日月境,精元穩固,恐怕很難吧?」

蘇宇卻是不傳音,笑眯眯道:「相信我,別說日月,就是無敵……咳咳,沒試過,日月肯定行!」

張赫好像鬆了口氣,也顧不得大家異樣的眼神了,這次開口道:「崔大師,路上我們可以好好交流一二。」

崔浪說的也對,兒子真死了,那現在其實就算殺了兇手,又能如何?

得趕快再生幾個!

只是他實力強大,不好誕生後裔了,若是能順利生幾個,那……日子還得繼續過嘛,他是日月境,還能活很多年呢。

何止他,這一刻,連他劉城主也忍不住道:「崔大師,那我們……那個……」

「不外傳!」

蘇宇笑道:「這是絕學,概不外傳,之所以傳張將軍……說句實在的,憐憫心發作了。還有,這東西沒強大的實力,你精元溢散,實力會下降的,不能亂傳,真要哪位無敵也要學,實力下降了,那我會被其他無敵砍死的!」

蘇宇笑呵呵道:「行了,不說這些!」

說罷,取出了一柄玄兵,想了想,又取出了一柄,都是他這次打造的,他看向劉城主道:「這次勞煩城主了,我說了,借用靜心泉,會付出一些代價,這東西不是什麼好東西,兩柄都只是60多道金紋的玄兵,很垃圾,就贈送給城主了,隨便玩玩。」

「……」

兩柄玄階巔峰的兵器,這叫小玩意!

要知道,城主用的也只是玄兵,也是巔峰的。

大部分山海,用的其實都是玄兵。

到了山海七重,倒是有很大機會,去弄一柄地兵。

劉城主這次沒矯情,很客氣地收下了這兵器,財大氣粗啊,鑄兵師就是不一樣,成本不算太高,玄階巔峰的,成本大概也就一兩千點功勛。

可賣出去,價格就不是這個價格了!

蘇宇很快又看向陳大師和其他幾位鑄兵師,笑道:「這次勞煩幾位道友了,今晚我和大家聊聊鑄兵之道,明天一早我就得走!」

他很遺憾道:「其實還想留幾天,還想在靜心泉再鑄兵一次,鑄造真正的地兵,可是……不能留了,在場的人這麼多,有些大唐府的王八蛋,也許都傳音回去了,老程來抓我,我就麻煩了!得儘快走!」

場中,四周,有人有些尷尬。

好像被抓到了把柄!

真有人傳信了!

艹!

地階鑄兵師啊,老程署長快來抓回去啊,抓回去了,大唐府以後就多一位地階鑄兵師了,大家鑄兵更簡單了啊!

陳大師幾人也知道情況,都是哭笑不得。

「那多謝崔老弟了!」

崔浪和他們談鑄兵之道,大概率是傳授一下他自己的鑄兵心得,一位準地階,跟他們談這些,對大家還是有幫助的。

這是人情,他自然得感謝一下。

蘇宇笑道:「小事,這次也勞煩諸位為我護道,還有陳老哥為我借來了靜心泉,幫助太大了!」

說到這,他側頭看向張赫,笑道:「張將軍,今晚我不走,論道到明天一早,一早,我們就得上路,將軍該辦什麼可以去辦了,最好弄兩匹強大點的妖獸,速度要快,趁早跑,大唐府距離這邊還有點路程。」

張赫也是心急,他還想學那催精法呢。

趁早學到手,另外,趁早送走崔浪最好,以免真被追上了,那才麻煩。

「好,我馬上去準備,明日一早來接崔大師!」

「多謝!」

蘇宇笑了一聲,和幾位鑄兵師一起離去。

而場中,則是議論聲不斷。

「又要多一位地階鑄兵師了!」

「是啊,張將軍也算運氣不錯,這次招惹錯了對象了,人家沒和他計較,不然,牛府長也好,程署長也好,包括天鑄王……嘖嘖,真找茬,張將軍也得吃個大虧!」

「人家那是懶得計較,趁早離開,真羨慕啊,日月九重大能的孫女要貼給他,他居然不要,當母老虎一樣對待,這要是換成我,我爬也要爬到大唐府!」

「不然人家怎麼是大人物,你是小人物呢?崔大師真成了天兵師,無敵的女兒……咳咳咳,不說了,那時候,地位崇高,日月九重的大能,還真未必能比得上!」

「天兵師啊……真羨慕!話說,在場有大唐府的傳音回去了嗎?真想看個熱鬧!」

「肯定有啊,你看老張,鬼鬼祟祟的,大概早就傳回去了!」

「沒有的事!我沒有!」

「切,換成我,我也傳,抓回去,就這財大氣粗的樣子,以後找他鑄兵,也許不要錢,隨便給你鑄,那才爽!」

「就是,我們是沒理由抓,不然也得通知人來抓,這崔大師睡了程署長的孫女,不負責怎麼行?得抓,抓回去了,我們以後也去大唐府鑄兵,現在的鑄兵師,一個比一個難見,這個好歹抓回去了有準確地點!」

「……」

眾人說說笑笑的,巴不得崔浪被抓走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消息傳的飛快。

崔浪,在靜心泉中鑄兵72道金紋,差一點鑄地兵成功,結果被大金府張赫破壞了,不過有準確消息,下一次鑄兵,地兵無礙!

一瞬間,崔浪之名,四處傳盪起來。

35歲的地兵師!

這好像比趙天兵都要快了!

……

大明府。

悅心島。

牛百道收到了消息,看了一眼今天出來放風的「蘇宇」,好半晌,齜牙道:「崔浪,鑄兵72道金紋,馬上要晉級地兵師了,名氣響徹人境!進入了凌雲境……」

「蘇宇」張大了嘴巴,半晌,乾笑道:「那個,那個……我……我不想閉關了,可以嗎?」

「不可以!」

牛百道同情道:「沒事,等他解決完了,你沒事的,不過……你名氣真大了!」

真崔浪一臉崩潰!

我地階了?

我他們才黃階,你給我整成地階了,身份問題解決之前,自己是絕對不能出去了!

不然麻煩大了!

……

而就在同一時間。

大唐府。

一處大宅院中,大唐府主親自登門,朗聲道:「程老,勞煩您出關一趟,抓個人,您那孫女婿,即將晉級地兵師,可喜可賀啊!」

片刻后,一位老人出現,皺眉:「什麼孫女婿?」

「崔浪啊,今晚在大金府鑄兵72道金紋,若不是被人破壞了,現在就是鐵定的地兵師了!」

「崔浪?」

老人喃喃一聲,「被人破壞了?」

下一刻,老人破空而走,怒喝道:「大膽,居然敢破壞我孫女婿鑄兵,看我斬了他!」

「……」

大唐府主哈哈大笑,剛剛還一副不認賬的樣子,現在就是孫女婿了!

「程老快點,免得被他跑了!」

「放心!」

老人踏破虛空,瞬間離去,孫女婿,老夫來為你報仇了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47章 崔浪之浪(萬更求訂閱)

35.58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