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2章 父子再相逢(求訂閱月票)

第352章 父子再相逢(求訂閱月票)

東離城中,人聲鼎沸。

其他人入城就各自離開了,大宋府那位凌雲,卻是一直陪同著蘇宇,極其熱情道:「崔大師,你要住哪?我大宋府在東離城有幾棟小院,環境還不錯,要不崔大師先去歇個腳?」

蘇宇輕笑道:「將軍別客氣,這次來,我未必有時間幫人鑄兵,我去大明府駐此地樓閣休息就行。」

凌雲將領有些遺憾,只好道:「那我送崔大師過去,大師上次來,也有一些年了,現在東離城變化不小,大師未必能找到地方。」

「那就勞煩將軍了!」

蘇宇笑了笑,也不拒絕,很快,地龍獸車在街道上穿行。

兩側,經常會看到一些招牌樓閣。

「大周府使館」、「大齊府使館」、「大夏府使館」……

36府,在東離城都有使館,專門用於接待各大府的一些獨行者。

一路前行,很快,一座巨大的閣樓呈現在他們眼前。

大明府使館!

很龐大,很輝煌,門前,兩條金龍石雕盤旋,那是朱天道的坐騎雕刻。

其他使館,都各有特色。

而大明府使館,那不是有特色,那是看起來就是土豪,金碧輝煌,佔據了極大的地盤,四周都是林蔭大道,門戶比其他使館感覺大了一倍!

和大明府使館比起來,前不久剛路過的大秦府使館……簡直就是窮光蛋,一個富人區,一個貧民區。

大秦府使館外站了兩位兵士,而大明府使館外,足足有8位!

排面截然不同!

不知道的,還以為大明府才是人境最強大府。

此刻,連送蘇宇來的那位大宋府凌雲都忍不住道:「大明府還真是……我前幾天才來,他們又擴張了使館,又沒幾個人來,擴張這麼大不要錢嗎?」

大明府來人還真不算多,宅男宅女比較多,人境不香嗎?

戰者來就行了!

而戰者,一般情況下,都會加入軍方,其實獨行者也不多。

反過來,大夏府這些大府,時不時地會來人,結果人家的地盤很小。

蘇宇笑了起來,倒是不意外,只是好奇道:「東離城地價很高?」

「當然,寸土寸金!」

凌雲強者解釋道:「這裡靠近大本營,又不是駐軍地,但是無敵輻射範圍在這,在諸天戰場又安全又自由,一些常駐諸天戰場的強者,都想在此地有個落腳地,地價高的嚇人,一座300平的小院,沒有3000功勛買不到。」

10點功勛一平!

貴不貴?

超級貴!

3000點功勛,在戰場上,殺三個凌雲初期,可以獎勵3000點功勛,這註定了一個小院,得一位凌雲去拚命殺人才能買得起。

否則,想在這安家,沒戲。

蘇宇也是暗暗咋舌,這大明府使館,佔地有數萬平了吧?

最少也有這樣!

這他么得幾十萬功勛點啊!

就為了建一個使館,光是地價就幾十萬功勛,其他雜七雜八地加在一起,不得百萬功勛了?

財大氣粗啊!

難怪朱天道談錢的時候都是一臉大氣,不差錢,隨便用,哪像夏侯爺,花錢的時候,那嘴臉,恨不得一個功勛點扣成兩半花!

獸車剛停下,門口,那金甲戰士就有人走上前道:「敢問哪位大人來了?需要通報館主嗎?」

蘇宇笑呵呵道:「我是崔浪,現在館主還是劉師兄嗎?」

一聽崔浪這個名字,那兵士先是有些疑惑,接著,很快道:「是晉級玄階巔峰鑄兵師的崔大師?」

那大宋府將領吃味道:「崔大師前些天剛鑄兵72道金紋,你們消息過時了!」

現在這邊的消息,大概還是蘇宇在大夏府的時候的消息。

過時了!

不用蘇宇出聲,下一刻,巨大的大門洞開,一位胖墩墩的中年走了出來,笑哈哈道:「是崔師弟來了?師弟大名,已經傳遍了人境了!」

那胖墩墩的中年,笑的牙齒都快露出來了,哈哈笑道:「師弟,幾年不見,簡直讓為兄震撼啊!」

山海境強者!

不過師弟喊的親熱。

蘇宇也跳下了車,笑道:「劉師兄,還是你當館主呢?我記得五年前我來的時候,你就說下一次我來,送我一位神女,這次得兌現承諾了!」

「哈哈哈……師弟,咳咳……那個……開玩笑,開玩笑,別當真,你師兄我若是有這能耐,還在這乾館主?」

大胖子姓劉,來自大明文明學府。

不過畢業很多年了,在這駐紮,也是使館的館主,初入山海不久,當然,那是五年前,現在不知道情況。

準備來諸天戰場之前,蘇宇也曾和崔浪問過這邊的情況。

這劉館主,和他還算有些交情,當然,交情一般,畢竟當初崔浪只是騰空境,不過借著是日月徒弟的身份,倒也能和對方搭上話。

那是當年!

而今,崔浪進入凌雲,還是准地兵師,這劉館主也收到了消息,這下子客氣的不行,笑哈哈道:「師弟,你來提前說一聲啊,我讓人去接你,哪用外人來送的……」

「師兄,別這麼說話!」

蘇宇也笑容燦爛,轉頭朝那大宋府凌雲道:「將軍辛苦了,這幾日我不會離開大明使館,若是將軍需要鑄兵,可以找我,帶好材料,地階的難,玄階的小問題,我可以幫將軍鑄一柄玄兵!」

這大宋府的凌雲,瞬間大喜,急忙道:「那多謝崔大師了,大師回頭若是要去大本營,隨時招呼我!」

寒暄了幾句,他也不再多說,很快離去。

等他走了,劉館主笑道:「師弟,你這手筆太大了,鑄兵,鑄一柄玄階兵器,手續費,少則百點功勛,多則數千點,他送你一趟而已……」

蘇宇不以為意,一臉的不在意,笑道:「沒事,小事而已!鑄玄兵,對我而言,現在也就隨便砸幾鎚子的事。」

此話一出,那劉館主瞬間豎起了大拇指!

「師弟現在真的不一樣了,以後還得仰仗師弟才行。」

「別!」

蘇宇懶洋洋道:「師兄和我就別來這套了,這些年下來,你在這吃的滿嘴流油,看看,都肥了多少了,小心我去找府主舉報你。」

「別啊!」

大胖子笑哈哈道:「我也沒吃多少,府主撥款,我也沒貪污一分,你看,都花在使館建設上了!哪家的使館,有咱們大明府的使館輝煌!」

蘇宇點頭,一邊往裡走,一邊笑道:「明白,懂!地方這麼大,環境這麼好,後門開個門,對外出租幾棟樓,一年也有幾萬功勛收了,還用貪污的?」

「……」

大胖子尷尬,訕笑一聲,傳音道:「師弟,別啊,我又沒貪府里的錢,是吧?空著也是空著,咱們大明府使館有獨棟宅院36棟,耗資近百萬功勛,我是真一分錢沒拿,誰都沒我乾淨。租出去的12套,一年收入一萬二千點功勛,我還得維護,還有發工資,還得招待賓客,其實真剩下不了多少,一年有個兩三千點落下就不錯了。」

蘇宇笑道:「別傳音了,又不是沒人知道,府主都知道,沒說而已,還誇你生財有道,沒人住就租出去好了,這事我還是聽我師父說的,上次我來,我都沒發現。」

「嘿嘿……」

劉館主笑了起來,沒事就好。

至於是不是一年只有幾千點功勛……這個不好說,反正蘇宇知道,肯定縮水了,這個他懶得管,一邊走一邊道:「師兄,得給我安排個好地方,最近沒什麼人來住吧?」

「沒,現在除了租出去的那些,使館內,現在除了我,就一些幹活打雜的,另外,還有一位前幾天來辦公務的山海,戰爭學府那邊的一位閣老,你要見見嗎?」

「不用了!」

蘇宇笑呵呵道:「人家辦公務,我就不打擾了!對了,聽說洪文殿下來了,人呢?」

「在天道軍駐地巡查呢,過幾天過來。」

兩人寒暄著,聊的很熱情。

大明府使館真的很大,而且在諸天戰場上,居然有亭台樓閣,小橋流水,還有噴泉,還有綠地,他么的,奢侈的不行!

難怪這地方租出去,一棟樓,一年上千功勛點都有人樂意,而且還供不應求,若不是這劉館主只願意租出去12棟,36棟都租出去也沒問題。

真會投資!

大夏府那些大府,就沒這腦子,投資個百萬功勛,其實二三十年也就回本了。

對修者而言,二三十年不算長,回本不說,地盤還是你的,東西也是你的。

兩人聊了一陣,劉館主笑道:「師弟,今晚給你接風洗塵,難得來一次……」

「不了,太累了。」

蘇宇搖頭道:「先休息休息,恢復一下,然後見一些客人,我這次來,還是為了晉級地兵師來的,另外,想給自己的文兵鑄造,弄點好材料,看到趙立老師的兵器……羨慕的我眼紅,天兵雛形啊!還有,師兄,幫我打聽一下天鑄王大人的行蹤,我看看要不要去拜訪一下,不知道天鑄王大人有沒有時間見我。」

「行,都是小事!」

劉館主笑道:「至於客人……師弟,要不要我幫你攔一下?都是一些窮鬼,哪有什麼錢。」

「別,我問問看,有沒有我需要的材料。」

蘇宇笑道:「別看那些大府窮,可要說寶物,不見得少,畢竟征戰多。」

「是這個理。」

劉館主不斷點頭,明明是山海境強者,可此刻,那是絲毫沒有任何架子,別鬧,人家崔浪,現在當紅炸子雞,一旦真晉級地階,他可沒資格在人家面前張揚。

說到這,劉館主又道:「大明府這邊,天道軍和鐵騎衛可能也會來人,自己人,不太好拒絕,要不我幫你解決?」

「沒事,自家人,真來了再說。」

「那行,師弟早點休息……」

他帶著蘇宇進入了一個大院,三層樓,四周都是花草,樓前還有個小湖,環境優美,一邊送他進門,一邊笑眯眯道:「師弟,神女沒有,不過……師兄待會給你找幾個其他小族的如何?也是別有一番滋味。」

蘇宇蔑笑道:「算了,小族的……我可對這些庸脂俗粉沒興趣!」

「那是,也就神魔仙……咳咳,神魔幾族的女天才,才能配得上師弟了。」

嘴上這麼說著,心裡暗罵。

艹!

前幾年你來,可沒說庸脂俗粉,現在倒是抖起來了。

這小子,運氣真不錯。

居然快晉級地兵師了!

要不然,哪用自己這麼阿諛奉承的,哎,還是有一技之長吃香啊。

兩人寒暄了一陣,蘇宇進了院子,劉館主退去。

進門,蘇宇不由搖頭,還以為在諸天戰場要吃苦呢,結果倒好,這鬼地方,比大夏府那邊的待客小別墅都住的要舒服,環境更優美。

劉館主幹別的不行,起碼這使館,被他經營的挺好,就是少了幾分威嚴,多了幾分奢華。

「那鎮魔軍陳龍,應該還會再來吧?」

蘇宇不太確定,當時他想接下來,可惜啊,不好接,那麼簡單就接下了他的話,那自己這准地兵師也太不值錢了。

「陳龍這邊接觸下來,能有機會和我爹碰到嗎?」

蘇宇不清楚情況,自己老爹現在撐死了騰空境,那陳龍是山海境,雙方可能都不認識,哪怕去了鎮魔軍,也未必有機會見到自己老爹。

太遺憾了!

希望能有機會見到老爹,一年多了,他真有些想念了。

……

就在蘇宇安定下來的同時。

大夏府使館。

大夏府這邊,可比不上大明府,地方不大,破樓小院幾座,反正大夏府的人也不在意,有個地方落腳就行。

蘇龍在這,有一個獨棟小院,地方也不大,百來平米。

如今,是蘇龍專屬的小院,也是因為他身份特殊,否則,山海也難在這有個專屬的獨棟小院。

小院中,門被推開,陳龍進門就笑哈哈道:「大哥,燒菜呢?今晚吃什麼?」

「吃個屁!」

蘇龍從院落邊的廚房中探出腦袋,皺眉道:「你沒事忙?怎麼隔三差五地往大本營這邊跑?」

「誰沒事了?」

陳龍咧嘴笑道:「我這次來,可不是來玩的,是大秦王陛下為我授勛!嘿嘿,大哥,我有面子吧?這次回去,順利的話,我可能要接掌第二軍了!」

他是鎮魔軍第二軍的副將,最近功勛累積,很有希望接掌第二軍。

鎮魔軍如今正在調整,下轄5個軍團,一軍團10萬人,總共50萬人。

鎮魔軍之前只是第二序列軍團,千夫長騰空境,萬府長凌雲境,軍團長山海境,他陳龍也是山海,如今軍團調整的話,接掌第二軍希望還是很大的。

到時候,也算是一軍主將了。

「大秦王……」

蘇龍也是一臉驚訝道:「你,大秦王給你授功?」

「真的!」

陳龍歡喜道:「大哥,我好歹也是山海境,立功多,大秦王授功咋了?」

蘇龍不吭聲了,縮頭回去繼續炒菜。

有些吃味!

大爺的,昔年的小弟現在要當軍團長了,還見到了大秦王,親自給他授功,自己倒好,在這干廚師。

早知道這鳥樣,還不如回家給兒子當廚師。

給兒子當了十幾年的廚師,現在來了戰場,還是當廚師的命,蘇龍嘆息,有些抑鬱。

陳龍知道他的心結,笑道:「大哥,別吃醋了,我當個第二軍軍團長,給你個副將噹噹……」

「滾!」

蘇龍罵道:「我不吃嗟來之食!」

說著,再次探頭,不確定道:「你能冊封副將?」

「……」

陳龍訕訕,乾笑道:「大哥,開個玩笑,別當真,就算行,你這邊我也沒辦法弄啊。」

「滾,滾遠點!」

蘇龍不耐煩地趕人,我艹,你不能,你還說話騙我?

這小兔崽子,現在不幹人事,不知道我很煩嗎?

罵了一陣,又道:「最近有我家那小崽子的消息嗎?」

「還真沒,上次和單雄比武結束,他就一直在閉關了,我那大侄兒看樣子受傷不輕。」

「你會說話嗎?」

蘇龍惱火道:「什麼叫受傷不輕,肯定沒啥事,只是閉關突破!」

「是是是,大哥說的對!」

陳龍不斷點頭,很快笑道:「大哥,別說,這次大明府來了個年輕人,叫什麼崔浪,我聽人說是大明府牛府長的記名弟子,我那侄兒不就在大明府文明學府嗎?也許他們還認識。」

「大明府的?」

蘇龍眼神一亮,不再管炒的菜了,急忙跑了出來,在圍裙上擦了擦手,急忙道:「人在哪?我能見見嗎?他認識我兒子?」

「大哥,只是可能,我剛從館主那邊拿了資料,一起來研究研究,對方可不是小人物,准地兵師,大人物了,我不當上軍團長,都沒法跟人家比地位,不研究一下,直接找上門,人家都不一定會搭理我。」

「大人物?不是說年輕人嗎?」

「三十多歲,還算年輕。」

「我家那崽子,到了三十多歲,肯定不比他差!」

陳龍笑哈哈道:「那當然,其實現在也不比他差,我那侄兒不是榮譽閣老嗎?論地位,不比他差絲毫,當然,實力沒人家強,人家進入凌雲境了。」

蘇龍吃味道:「我兒子也快了!」

「是是是!」

快個頭!

才進入騰空沒多久呢,當然,實力真不弱,大概有凌雲中期的實力了。

陳龍心中腹誹一聲,很快笑道:「大哥,炒菜了,菜都焦了!咱哥倆邊吃邊聊,順便看看這傢伙的資料,明天或者就今晚去大明府使館拜訪一下。」

「我也能去?」

「為什麼不能?」

陳龍不以為然道:「又沒出城,沒事的!你又不是囚徒,就是為了你的安全,才讓你別亂跑,去大明府使館問題不大,也許還能藉機會套套近乎,就怕他和我那侄兒有仇,那就麻煩了。」

「我家小子從來不和人結仇!」

蘇龍說的斬釘截鐵!

別胡說!

我兒子不和人結仇,就算結仇……一般也是有仇報仇了,這崔浪能來諸天戰場,活的好好的,大概率和自己兒子沒仇的。

陳龍哈哈大笑,等蘇龍炒好了菜,哥倆一邊吃著,一邊研究資料。

看了一陣,蘇龍忍不住罵道:「渣男!不要臉的東西!睡了人家姑娘,居然不負責,居然還跑了,玩失蹤!這種男人,就該閹了!」

陳龍無語,「大哥,咱們說說就行了,大明府十個就有八個是這樣,閹了人家,大明府一半都是太監了!這個不是重點!」

「這個就是重點!」

蘇龍吐槽道:「這麼渣,我兒子肯定看不過眼,沒啥交情!」

「那可難說,我那大侄兒,說不定現在也沾染了這風氣……」

蘇龍想了想,點頭道:「娶三五個媳婦也不錯。」

「……」

陳龍不吭聲了!

你狠!

人家是渣,你兒子就能娶三五個,你這雙標,有些過分了。

又看了一陣,陳龍笑呵呵道:「這傢伙,倒是有些能耐!背景也不小,日月七重的老師,日月九重的便宜爺爺,自己也是准地兵師……還真不好對付!資料上倒是有介紹,這傢伙還真和我那大侄子認識,說是他自己說過一次……「

「真認識小宇?」

蘇龍大喜,這次不說對方渣了,急忙道:「那我們去見見!」

陳龍笑道:「大哥別急啊,現在還是飯點呢,吃完飯再去也不遲。不好對付啊,第二軍若是能拉來一位準地兵師,那我晉陞機會大增,第二軍實力也會大增的!關鍵是,這代價我未必出得起!」

蘇龍也是愁眉苦臉,想了想道:「看他和小宇熟悉到什麼地步,也許可以藉機會套套近乎,不是說小宇現在被大明府重視嗎?」

蘇龍哼哼道:「我倒想看看,到底有沒有真的重視!真要重視的話,這崔浪就算是准地兵師,也得給我兒子一點面子,就怕傳言都是假的,我兒子搞不好被人當搖錢樹禁錮在了大明府!」

他也不傻,有些事不想去想罷了。

這大明府到底是真的重視兒子,還是囚禁了兒子?

這個可是難說的很!

也許,可以通過這崔浪的態度,判斷一二。

「大哥英明!」

陳龍笑哈哈道:「行,那我們晚上一起去拜訪試試,這傢伙之前傲氣的很,我說我是鎮魔軍的,那是鳥都沒鳥我,哎,鎮魔軍雖說勉強躋身一線軍團,可在大家眼裡,那還是二線,差距有點大。」

蘇龍沒好氣道:「知足吧你!再說了,你這傢伙年紀輕輕的就是山海了,有什麼不知足的,這麼年輕的山海,多少也得給你幾分面子。」

陳龍也就剛40出頭,比蘇龍還小几歲,在軍中,還是名聲不小的。

陳龍卻是搖頭道:「沒法比,大哥,和那些天才比,我就是被越階擊殺的料!人家越階擊殺的山海,都是我這種!我算還好了,昔年開竅72個晉級的山海,可現在,那些傢伙動不動就是144竅晉級,鑄身動不動就是27次36次的,我才鑄身18次,怎麼和他們比?」

輕輕嘆息一聲,從軍中崛起速度是快,十多年時間,他從千鈞踏入了山海,在整個人境軍團中也有些名氣。

可平民終究是平民!

山海境的他,還真未必能匹敵那些強大的凌雲。

蘇龍聞言,也是有些許遺憾,很快道:「別灰心,沒事!都怪我家那小崽子,若是早點傳播那《元神開竅訣》,你也能一百多元竅晉級!現在其實也不遲,再開就是了。」

「山海開竅太難了!」

陳龍搖頭,「除非哪天打破一個小界,看看運氣咋樣,能不能奪取個天元氣聖地,進去修鍊,開竅倒是快,不然,我是沒指望再開多少竅了。」

「說不定就能行嗎?」

蘇龍安慰道:「別灰心……艹,你都山海了,要我一個騰空安慰你?我他么還是36竅的騰空!」

蘇龍忽然想到了什麼,一臉鬱悶。

怎麼變成我安慰你了?

你需要我安慰嗎?

陳龍哈哈大笑,又陪他吃了點東西,眼看天色已經黑了,這才和蘇龍收拾了一下,一起朝大明府使館走去。

暗中,幾位山海,一位日月,紛紛跟上。

跟的是蘇龍!

陳龍微微皺眉,也沒說什麼,有人跟著也好,保護一下大哥,雖說是在東離城,可誰知道東離城會不會遇到危險。

就是這幾個傢伙一直跟著,讓人有些不耐煩。

好在大哥感應不到,要是和自己一樣,一直能感應到,那彆扭死了,早就發飆了。

等到了大明使館門前,蘇龍和陳龍都是暗暗咋舌。

真有錢!

土豪啊!

通報了一下姓名,說了一下目的,很快,劉館主親自出來迎接,給的是陳龍的面子,這可是當前炙手可熱的將領。

倒也沒人小看陳龍,真正從底層殺出來的山海,這種人,實力也許不是頂級,可其他方面都是頂級,包括無敵,可能都有人在關注陳龍。

陳龍很可能會獲得一次去聖地重鑄肉身的機會,當然,這個目前不太好說。

等看到了陳龍,再看看他身邊的蘇龍……

劉館主一開始還沒想起來是誰,很快,意識到了什麼,更加客氣了!

蘇宇他爹!

蘇宇這人,只聞其名不見其人,但是大明府這邊,都知道這人存在,得罪不起。

別的不說,他的《元神開竅訣》在軍中傳播,價格低廉,不少軍中將士將蘇宇視為一代宗師,人人都有修鍊天階功法的希望,影響力還是極大的。

雖說如今蘇宇人在大明府,他爹在大夏府,可那是父子,不給面子,小心哪天蘇宇來了諸天戰場,不好交代。

蘇宇之名,比崔浪還要大上三分。

崔浪,也就近期揚名而已。

哪怕真成了地兵師,地位也未必就比蘇宇強。

寒暄了一陣,劉館主領著兩人朝閣樓走去,一路上,蘇龍和陳龍也看的是眼紅不已,和這比,大夏府使館就是個渣啊!

一個是豪門,一個是貧民窟!

蘇龍之前還有些小滿足,我住的那個院子,在東離城,多少人都住不到,現在一看……我那院子,也就比這裡的廁所好一點,大夏府也太窮了!

不,都未必比得上這裡的廁所,越看越自卑。

還沒到崔浪所在的小院,陳龍就有些絕望了,大明府這群土豪,自己開出的條件,大概是沒看上眼的吧?

結果,剛到蘇宇小院所在門口。

就聽到裡面有人笑道:「我最近沒興趣駐軍,也沒興趣鑄兵,三五萬功勛是不錯,不過鑄一柄地兵,我未必能成功不說,就算成功了,還不如多鑄一些玄兵,將軍,咱們下次再聊這些……」

「崔大師,你若是駐軍,我大商府還能再加價……」

「不用了!」

蘇宇聲音再次傳來,帶著一些不在意,懶洋洋道:「今日還有其他客人,就不送將軍了,地兵師諸天戰場也不缺,將軍找其他人試試吧。」

「崔大師……外面是大夏府的,鎮魔軍的人,窮的鎧甲都穿不起了,崔大師,要不我們再聊聊……」

陳龍臉都綠了,罵道:「姓商的,給我滾出來,你說誰呢?」

下一刻,一位將領走出,山海境實力,看了一眼陳龍,哼了一聲,又轉身對蘇宇道:「崔大師,那您考慮考慮,我們下次再聊。」

理都不理陳龍,本來就窮,還不許人說了?

也好,讓大夏府開價去,一開價,崔浪就知道,大商府給出的代價絕對不低了,有對比才有傷害。

而這一刻的蘇宇,微微有些恍惚,看了一眼陳龍身邊的父親……氣息微微有些不穩定,瞬間恢復了正常,強顏歡笑,笑道:「那下次再聊!」

再看父親,頭髮好像微微有些花白了,蘇宇一時間悲從心來,有些想哭。

這一刻,他才像個孩子。

19歲的孩子!

他的父親,就在眼前,而他……卻是不敢相認!

他眼神有些異樣,其他人沒在意,蘇龍倒是看了一眼,微微有些恍惚,這眼神……他好熟悉。

還有誰,比他更熟悉蘇宇的,沒有了!

18年的朝夕相處!

這一刻,儘管面貌截然不同,蘇龍卻是想喊一聲,這……好像是我兒子!

他也有些恍惚走神,蘇宇卻是瞬間恢復了鎮定,有日月在監察這邊!

父子倆,距離不到5米,卻是喊不出一聲父親。

蘇宇心中思緒萬千,轉身回屋,故作冷靜,平淡道:「進來吧!還有,外面有人在監察我?過分了!劉師兄,大明府使館,居然有人敢監控我?」

此話一出,陪同來的劉館主,臉色微變,喝道:「哪位在暗中監察?這是大明府使館,要挑釁大明府權威嗎?」

他也有些意外,這師弟,好敏銳!

他也只是隱約有些感覺罷了,倒是沒多想,蘇龍來了,有人監察,其實是正常的。

可蘇宇裝著不知道,冷哼一聲,「趁早滾蛋,甭管山海日月,能在東離城活動,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,別逼我去找無敵告狀!」

此話一出,暗中幾位強者也是無奈。

就怕這種情況!

監察一位準地兵師,還是比較麻煩的。

下一刻,有人傳音蘇宇道:「崔大師不要誤會,我們有任務在身,別無他意。」

蘇宇平靜道:「出去!大明府使館內沒事,有事的話,劉師兄十個腦袋都不夠砍的,快點,不要逼我喊人!」

此話一出,那暗中幾人,都是無奈,傳音交流了幾句,很快,有人傳音陳龍道:「陳將軍,那你多照看一二,我們先出去等待!」

在大明府使館,招惹大明府的准地兵師,顯然不是什麼好主意。

不說話就算了,既然人家不樂意,那隻能暫時離去。

幾人迅速退走。

而蘇宇,則是沒好氣道:「劉師兄,下次這種人別給面子!我大明府的地盤,還能給人隨意進來!」

「是是是,師弟說的不錯,是我疏忽了!」

劉館主急忙堆笑解釋,很快道:「你們聊,我去和他們談談,好大的膽子,居然敢擅闖我們大明府使館,師弟放心,待會就給師弟一個交代!」

「麻煩師兄了!」

兩人對話,卻是讓蘇龍和陳龍都是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!

陳龍在想,真他么有面子!

凌雲實力而已,呵斥日月,一點不怵的,偏偏日月還沒話說。

而蘇龍,則是沒想那麼多,他只是在想……那雙眼睛,那眼神,到底是不是他兒子?

不可能!

我兒子,怎麼會來諸天戰場?

他不是在閉關嗎?

這崔浪,是鑄兵師,我兒子不會鑄兵啊!

還有,我兒子也沒這麼強大吧?

都到凌雲了!

可是,那雙眼睛,那一閃而逝的眼神,和自己兒子太像了!

蘇龍直愣愣地看著蘇宇的背影,背影也像,走路也像,雖然和以前不太一樣了。

可是,好熟悉的感覺。

蘇龍帶著一些狐疑,沒有說出口,默默跟著陳龍,一起進入了屋子中,顧不上那豪華的裝修了,也不在意那元氣液沖茶的浪費行為,他一直盯著蘇宇看。

此刻,哪怕陳龍也察覺到了一些異樣,有些頭疼,我這大哥,顧忌一下好不好!

而蘇宇,則是面帶笑容,看了一眼蘇龍,心中卻是歡喜。

我這老爹,一直看我,是不是覺得我剛剛呵斥人的姿態很霸氣?

被我迷倒了?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52章 父子再相逢(求訂閱月票)

36.08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