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8章 物是人非(求訂閱)

第358章 物是人非(求訂閱)

先鋒營中,一處破敗的巨石大屋中,這是蘇宇的住所。

和大明使館比,這裡環境惡劣的連廁所都不如。

洪都送蘇宇到了這邊,安排了一位騰空境在門外守衛,順便聽從蘇宇吩咐,很快就離開了此地,去辦自己的事了。

而蘇宇,在冰冷的石床下盤膝而坐,一邊默默修鍊,一邊探查四周情況。

感應玉就是最好的探查利器。

千米方圓,也能覆蓋一些區域了。

「先鋒營實力不弱啊。」

蘇宇心中感慨,四周不少強者,光是千米範圍內,他就探查到了兩位日月,6位山海境。

這還不是全部。

先鋒軍,人族的前沿軍團,專業負責殺戮的,不過此地死氣太重,沒有其他軍團的活力和肅穆,只有冷肅,清寒。

門外,那守衛的騰空,也沒一般軍士的嚴肅和冷酷。

此刻,也許是覺得蘇宇不會喊他,門外那年紀不小的騰空軍士,很快跺了跺腳,往旁邊走了點,在屋子旁點燃了一個小火堆。

沒一會,又不知道從哪弄了一隻雞,開始燒烤起來。

香味,漸漸溢散。

頭髮已經有些花白的騰空軍士,齜著大黃牙笑了笑,撒上了一些佐料,準備開吃。

正要吃,眼前一花,正烤著的雞沒了。

這人心中大驚,急忙一個翻滾離開,剛要喊人,心中一動,睜眼一看,果然,是屋中的那位鑄兵師。

「崔大師還沒睡覺?」

騰空老者露出憨笑,問候了一聲,蘇宇淡淡道:「你在門外燒烤,我能睡得著嗎?」

「咳咳……大師見諒,有點餓了,白天廝殺了一天。大師也餓了?要不我去找洪將軍……」

「不用了!」

蘇宇坐下,撕了半個雞,剩下的丟給了老兵,「一起吃。」

「不敢不敢,大人吃就行。」

「我說一起!」

蘇宇冷冷看著他,老兵訕訕,只好坐下,拿起那半隻雞,默默吃了起來。

蘇宇吃了一口,有些粗糙,也沒在意,邊吃邊道:「先鋒營都是這樣的?」

「啥?」

「沒什麼規矩。」

蘇宇說的直接,的確沒什麼規矩,正規軍團,不會發生這樣的事的。

老兵齜牙笑道:「規矩?這地方,殺人就是規矩!要規矩幹嘛?還不知道能不能活到明天呢。」

「你怎麼進來的?」

蘇宇問了一句,老兵笑呵呵道:「殺人!我是大商府的人,10年前,我剛入騰空不久,我兒子那時候在學府學習,結果我兒子跟人衝突,被人廢了,我一氣之下,就殺了那傢伙的爹。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淡淡道:「你殺人爹幹嘛?」

「子不養父之過,不殺他爹殺誰?」

老兵笑呵呵道:「他兒子廢了我兒子,一開始,我的意思是,讓他找強者幫我兒子恢復傷勢,治療費用有點高,但是還有希望救回來,結果那傢伙非說我兒子資質太差,沒治療的必要,給我100點功勛想要擺平這事,我後來火了,找機會幹掉了他。」

「怎麼判的?」

「服刑20年。」

老兵笑眯眯道:「就是等死唄!前面10年運氣不錯,大戰不多,僥倖活了下來,最近不行了!騰空營這邊,死了快三分之一了,大人也別懲罰我了,燒烤沒啥罪,最多多叛幾個月,我還未必活到那時候。」

蘇宇也沒再說,吃著燒雞,吃了一會又問道:「先鋒營都和你差不多?」

「啥人都有,有當土匪的,有殺人的,有誤殺的,也有被冤枉的……」

老兵見他還算好說話,笑呵呵道:「大人別在這停留太久,這鬼地方,太危險了!」

「沒人跑嗎?」

「跑?跑哪去?」

老兵笑道:「跑哪都是個死!在這戰死了,多少給點撫恤!自己有罪,起碼不至於牽連家人,跑了,那就是叛徒,夷族的罪過!」

蘇宇微微點頭,繼續默默吃著。

吃了一陣,忽然道:「你覺得,人族有勝利的希望嗎?」

「啊?」

老兵微微一愣,乾笑道:「大人,我就是個小人物,這事我哪懂!大人讓我們殺,那我們就殺,讓我們戰,那就戰好了。」

「你沒考慮過別的?」

「考慮也沒用。」

老兵見他不吃了,齜牙笑了笑,想了想道:「大人問我這些,是想了解一下基層的情況?」

他有些小小的興奮道:「大人,您這種大人物,曹將軍都以禮相待,您能見到無敵王者嗎?」

「大概能。」

「那大人,可以和上面說說,各軍待遇一致嗎?」

「嗯?」

蘇宇疑惑道:「什麼一致?」

「就是各大軍團,待遇一樣,殺的多,掙的多。大人不知道,這些年,各大府因為待遇不一樣,都鬧了好幾次了,先鋒營壓力更大了,一些能戰的軍團都不想戰了。」

「就說大夏、大秦這些大府,以前先鋒營附近,這些軍團賊能打,都不需要先鋒營出力的,那些傢伙殺起人來嗷嗷叫,結果殺著殺著,人越來越少了,殺了人,拿的少,大秦和大夏都缺錢,倒是一些大府不缺錢,關鍵打不動啊!」

老兵搖頭道:「就說大明府,軍備最好,但是不能打啊!殺人磨磨蹭蹭的!偏偏還有錢,待遇最高,你說,其他大府能平衡嗎?現在大秦和大夏這些軍團,打起來也得算計著損失多少,撫恤多少,划不划算了,先鋒營壓力大了幾倍!」

說著,又感慨道:「日子不好過了哦,越來越難了!能打仗的沒錢,不能打仗的吃飽了撐的沒事幹,偏偏又不上一線,各大府陳兵諸天戰場千萬,能打的不到兩百萬,剩下的八百萬,都在打醬油呢!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失笑:「那是他們自己大府沒錢,這個沒辦法。」

「也是!」

老兵搖頭,「可惜了,要是大秦王能一統天下,裁軍八百萬,將那八百萬不能打的軍團花費全都放在那200萬身上,保證比千萬大軍還要強。」

蘇宇疑惑道:「這是你的想法,還是大多數人的想法?」

「很多人都這麼說的。」

老兵笑呵呵道:「包括那800萬大軍,大人難道以為他們想上諸天戰場?打也打不動,一旦真爆發戰爭,這些人也知道,自己打不動對方,都心知肚明,可也沒辦法,等大夏府和大秦府的這些精銳打完了,哎……自求多福吧!」

「裁軍,統合……」

蘇宇喃喃一聲,搖頭,沒希望的。

無敵都不能一統,各有各的盤算,還想將所有大府軍團合一,那不可能的。

大秦和大夏打的打不動了,沒錢了,沒罵你窮兵黷武就不錯了。

還給你錢擴軍?

想什麼呢!

老兵又道:「人族實力其實不弱,反正我覺得挺強的,不比神魔弱,神魔不聯手,真要單對單,誰能打死誰還難說,就是各大府分散了,神魔雖然也分散,可神魔有什麼半皇,站出來說句話,就能一起干!」

「咱人族,就缺這樣的人,大秦王都不能讓各大府全部聽話。」

蘇宇點頭,這一點,看到的人多了。

可是沒辦法。

包括無敵自己也清楚,然而,又能如何?

讓他們給大秦王當小弟?

憑什麼?

我又不比你弱多少,真打起來,你又不一定能穩贏我,幹嘛全部聽你的,能在一些事情上聽你的就算不錯了。

和這老兵聊了一陣,蘇宇對整個諸天戰場的局勢也更明朗了一些。

……

一夜未眠。

第二天,蘇宇開始幫人修復兵器。

鑄兵殿中。

蘇宇拿到了第一柄需要修復的兵器,一柄玄階巔峰的長刀,金紋68道,擁有者是一位山海五重的強者。

虎背熊腰,煞氣極重。

不過面對蘇宇的時候,那是小心翼翼,堆著笑,討好道:「崔大師,您看還能修復嗎?」

蘇宇拿起長刀看了看,豁口許多,砍人砍的。

68道金紋,都有些不關聯了。

說是玄階巔峰的刀,實際上發揮出玄階中階的威力就算不錯了。

蘇宇打量了一番,微微點頭:「可以修,需要添加一些材料。」

「能修就好!」

這虎背熊腰的大漢,頓時大喜,「大師需要什麼材料,儘管用,我要是沒有,大師有的話我出錢……多少錢都行!」

材料,蘇宇倒是還有一些,之前買了10萬功勛點材料,花了不少,可也沒到花完的地步。

而且,一大早,那洪都也送了一大批材料過來,給他使用。

「材料足夠,錢……我不差錢。」

蘇宇平靜道:「給我一些精血,或者一些特殊功法,市面上沒有的,這些東西我才需要,其他的不需要!」

「這個……」

漢子想了想道:「崔大師,您這麼一說,我還真有本功法,但是大師未必看得上。」

「說說看。」

「別介,大師直接看看再說,我還怕大師黑了我的功法?」

漢子笑呵呵地,很快掏出了一份玉符,遞給了蘇宇。

蘇宇查看了一下,微微一動道:「妖族功法?」

「對,我殺一頭妖獸繳獲的,不是意志之文,就是簡單的功法,但是人族沒法用,不過我看了一下,還是有些借鑒意義的,是一套增強元氣鋒銳度的輔助功法,當然,崔大師也許看不上。」

蘇宇看了一陣,沒有說話,收起了功法,開始幫他修復兵器。

大漢大喜!

我去,不要花錢的啊,這位大師還真是什麼玩意都看得上,這玩意也能看上。

蘇宇一邊修復兵器,一邊增加一些自己的想法,幫這柄長刀開鋒。

這只是武兵,不需要什麼神文特性匹配,但是需要足夠的堅固和鋒利,以及對元氣的傳導,金紋多,傳導就強,強大的兵器,還能增幅一些元氣強度。

蘇宇修復了一會,問道:「能問個問題嗎?」

「大師您問!」

「你山海五重,若是單純從肉身來說,別說什麼特殊戰技和爆發之類的,你肉身之力,能爆發多少竅穴之力?」

大漢撓了撓頭,想了想,笑呵呵道:「大師,這事一般不對外人說,不過大師也不是外人,應該是衡量我的破壞力是吧?修復兵器需要,我說的沒錯吧?」

沒錯,你挺會腦補。

別說,這個理由還行,蘇宇點頭:「就是這意思,怕這兵器無法承受你的破壞力,需要看看要不要加固一些。」

「5萬竅之力左右吧!」

大漢笑呵呵道:「不算強,但是也不算弱,在戰者當中,也算是中等了。」

說罷,又道:「爆發力只是一方面,另外對我們而言,最關鍵的還有一點,速度!」

大漢鬱悶道:「我速度有點慢,你再強的爆發力,你打不中別人也麻煩,我速度慢,吃了好幾次虧了。」

蘇宇點頭,繼續修復著兵器,山海五重,5萬竅的爆發力。

算強大嗎?

一般般吧!

當然,絕對算不上弱者。

至於戰鬥經驗,先鋒營的沒人不豐富,都是善戰之輩,實力比他強的,不是強的太多,經驗不夠,未必能贏他。

蘇宇心中尋思著,他現在肉身12鑄了。

竅穴爆發力超過5600竅之力,加上「力」字神文增幅,以及陽竅可以半開,爆發力穩穩超過6000竅之力。

可要說速度……他其實不慢。

滅蠶王的「時光」就是一種速度類功法,就是蘇宇領悟的不到家,可就算如此,蘇宇如今的速度,也趕不上一些山海,別說山海,一些凌雲七八重,也比他快一些。

「時光領悟的還是太低了。」

這大漢的話,也提醒了速度。

蘇宇如今實力真的不算弱,然而,速度慢,是一個極大的缺陷,自己或許可以給自己打造一雙增速的鞋子。

再領悟一下時光,也許可以勉強跟上那些凌雲七八重,或者再找一些功法,能增速的那種。

速度要快!

要不然,遇到了危險,跑都跑不掉。

到了諸天戰場,他才知道,強者有多少。

日月都遇到好幾位了!

之前沒有貿貿然地去東裂谷那邊,現在想想,也許也不錯,再做好準備一些,要不在這就鍛造一柄地兵鞋子?

之前找張赫要的補償,就有足夠多的鍛造地兵的材料。

也許……我可以在這鍛造一柄地兵。

正式進入地兵師領域!

幫大漢修復好兵器,蘇宇繼續下一個,來找他的,幾乎都是山海境。

一個,兩個……

等到下一人進門,蘇宇微微一怔。

鄭玉明!

也算是熟人了!

「崔大師。」

鄭玉明臉上帶著笑容,看到蘇宇,帶著一些尊敬的意思,他只是山海二重境,在這,不算強大。

蘇宇漠然,點點頭,「修文兵?」

「對。」

鄭玉明急忙取出了自己的文兵,一柄長劍,有些心疼道:「崔大師幫我看看,這個能修復嗎?」

「地兵?」

蘇宇皺眉,抬頭看了他一眼,這傢伙,有錢啊。

一般山海,真用不起地兵,他居然有。

「對,是地兵,不過只是地兵初期,金紋74道而已。」

蘇宇拿起那長劍看了看,上下打量了他一番,淡淡道:「地兵難修,有失敗的可能性!另外,耗費的精力太大,尤其還是文兵!」

蘇宇冷漠道:「修復失敗了,我概不賠償!另外,你是文明師,作為代價,我需要觀摩你一枚四階神文,願意的話就修,不願意就算了!」

「觀摩神文?」

鄭玉明糾結道:「崔大師,我付錢,功勛點,或者和其他人一樣,支付一些天材地寶。」

「不用!」

蘇宇隨手將長劍丟給他,「不修拉倒!文兵本就難修,何況還是地兵!你這柄應該是大夏府陳大師打造的地兵,我對陳大師的鑄兵法還有些了解,八成把握可以修好,你可以找其他人試試看!」

「對對對,就是陳大師打造的!」

鄭玉明一臉無奈,也佩服蘇宇的眼光,一眼認出了是陳大師鍛造的。

猶豫了一下,開口道:「非要四階神文嗎?」

「廢話!」

蘇宇不客氣道:「我觀摩神文,就是給自己長見識,長經驗的,三階的我看什麼,我自己沒有嗎?」

「另外,也能看看你的神文特性,最好和文兵匹配。」

鄭玉明糾結了一會,心中嘆息一聲,行吧!

片刻后,點頭道:「崔大師,這個條件我可以答應,不過……大師最好不要外泄我的神文特性。」

「少廢話,行有行規,我自然知道怎麼做,修不修?」

此刻的蘇宇,也是暗爽!

這傢伙,當初在學府的時候,自己和他十萬八千里的差距,如今在這,不也得低頭來求自己。

看看他的神文!

之前他的神文被萬天聖破碎了,蘇宇其實是想看看,這傢伙現在神文情況如何了。

萬天聖好像破碎了他的主神文,鄭玉明現在修的神文又是什麼?

怎麼修的?

這麼短時間內,能修鍊出一枚四階神文嗎?

還是說,把人族神文當主神文來修鍊了。

當日破碎,好像沒有破碎他的人族神文。

鄭玉明也是無奈,現在不修文兵,他文兵也得破碎了,糾結了一會,一枚神文浮現。

鎮!

人族的神文!

蘇宇眼神閃爍,「你修鍊的是人族神文?」

「是。」

「人族神文不是說,沒辦法晉級日月嗎?你居然修鍊這個,這是當主神文來修的?」

蘇宇疑惑道:「你怎麼想的?」

「這個……」

鄭玉明尷尬道:「做一些嘗試,而今修鍊萬族神文的,很多人也卡在了山海巔峰,我想試試看,修鍊人族神文,是否能晉級輕鬆點。」

蘇宇微微點頭,探手抓住那枚神文,鄭玉明想要動,下一刻,沒有阻止。

蘇宇心中暗暗尋思著,現在抓住他的神文,破碎了,這傢伙就得重創!

當然,干這事沒必要,在先鋒營對付先鋒營的人,那是找死。

蘇宇仔細探查了一下,感應了一下,「這是壓制對手實力用的?」

「大師好眼力!」

蘇宇沒理他,再次感悟了一陣,忽然道:「這枚神文,感覺有些不同……」

他看向鄭玉明,沉聲道:「有點特殊的感覺!」

「特殊?」

鄭玉明乾笑道:「崔大師說的特殊,是因為這是人族神文?」

「不是!」

蘇宇淡漠道:「我感應了一下,這神文……有些不太穩固,有種……對,有種被催熟的那種感覺!」

這是真實感受,蘇宇喃喃道:「催熟……難道這枚神文是被催生出來的?如何催生的?在哪催生的?」

他抬頭,看了一眼有些不太自在的鄭玉明。

鄭玉明面帶笑容,勉強恢復了鎮定,笑道:「大師好眼光,我之前神文受創,後來吸收了大量意志力,強行將這枚神文提升到了四階,所以有些虛浮。」

蘇宇微微點頭,「我就說!不過強行將神文提升到了四階,消耗的意志力可不少,我也正在為意志力不夠頭疼,這位將軍有這方面的門路?」

「沒有,這些意志力都是我多年積蓄提純出來的,早就耗空了。」

蘇宇點點頭,扯淡!

你哪來的意志力提純?

不說這個,還有一件事,這神文是催熟出來的,給蘇宇的感覺不是太穩定,但是吸收消化一段時間,也許會趨於穩定。

不太像鄭玉明自己蘊養出來的,更像是……蘇宇也說不出什麼感覺,更像是……對,像傳承來的,繼承來的。

難道是有人把自己的神文,給了鄭玉明?

隱約間,心中有些想法,卻是沒抓住頭緒。

鎮字神文,蘇宇又感悟了一下,忽然心中一動道:「這神文……是不是配套的?」

「啊?」

「我是說組合類神文!」

蘇宇皺眉道:「感覺不太像單獨一枚的,我對神文比較敏感,這神文,也許還有配套組合神文,對嗎?」

「大師眼光真好!」

鄭玉明勉強笑了笑,心中暗罵,事情真多!

你感悟了,也看了,還問這些雜七雜八的幹嘛。

不過眼光毒辣,倒是真的。

年紀不大,見識倒是不少。

蘇宇卻是心中起了波瀾,配套的,四階神文,催熟的……

一個個念頭升起,許久,他隱約間有些想法了。

神文……難道有人在人工培育?

不可能吧?

如何人工培育神文?

培育之後,如何移植?

鄭玉明的神文破碎,距離現在也沒多久,瞬間有了四階神文,而且還可能有其他四階神文,這傢伙不太對勁。

鄭玉明和周明仁這倆傢伙,和大周府交往甚密。

難道說,這是大周府的技術?

神文移植,神文培育?

若是如此,那就有些可怕了。

「大周府……」

蘇宇心中不太淡定,他在想一個問題,若是大周府真有這樣的技術,那是不是意味著,暗中已經製造出大量的神文,可以隨時進行移植。

這是為多神文做準備,還是單純的為了培養一些強者?

蘊養神文,本來就是一件很麻煩的事。

想了很多,蘇宇沒再問,再問下去,鄭玉明要罵娘了。

地兵,不太好修。

蘇宇取出了大鎚子,一看到這鎚子,鄭玉明有些異樣和彆扭,他對這個還算熟悉,好像是趙立的擴神訣,這崔浪居然也會。

他倒是打聽了一下,這傢伙好像幫趙立鑄造了地兵,趙立晉級山海了。

蘇宇沒理他,開始修復。

鍛造聲不斷,修復的同時,也不斷想著,如何埋一些後手,這傢伙可是自己的對頭,現在不好對他下手,但是埋伏一手還是有必要的。

你找我修地兵,不給你弄點後手,都對不起我自己。

鍛造繼續,蘇宇神文之力不斷湧出,74道金紋散發光輝,金字神文鋒芒之氣滲透進入了文兵,火字神文的火焰也蘊藏在其中。

蘇宇將鋒利之力和火焰之力,全部往那些金紋中壓縮,鍛造,封印。

哪天這傢伙真遇到了自己,文兵一來,自己就有把握把他的文兵弄的爆炸。

蘇宇速度很快,鍛造不斷。

鄭玉明其實一直都在盯著,不過火光四溢,鋒利之氣溢散,他看了一會,沒看出什麼,鑄兵,也不是他拿手的。

蘇宇鍛造了好久,直到下午時分,滿頭大汗地收手,將文兵遞了過去,「修復起來難度較高,不過大體上修復好了,一些特性磨損,你自己蘊養就行!」

「多謝崔大師!」

鄭玉明歡喜,感應了一下,探查了一番,也沒發現什麼問題,比之前更加鋒利了一些,道謝了一陣,這才迅速離去。

等他走了,蘇宇面露疑色。

這傢伙,神文有些不太對勁,可惜,自己掌握的線索太少了,也沒辦法深入了解下去。

……

第一日的修復,一直持續到深夜。

蘇宇修復了8柄玄階巔峰兵器,兩柄地兵,都是初等的。

修復兵器,也是增加經驗的機會,見識不同鑄兵師鍛造的兵器手法,蘇宇自己對鑄兵感悟也更多了一些。

第二日,和第一天一樣。

蘇宇繼續開始修復兵器,隨著和這些先鋒營強者聊天,蘇宇知曉的東西也更多了,換取了一些特殊功法和寶物,又弄了一些精血。

而五行神文,除了火字神文晉級了四階,其他神文,在他鍛造過程中,都有少許強化。

伴隨著他修復了不少兵器,在先鋒營這邊,他崔浪的名氣也大了起來。

一直到第二天深夜,蘇宇等來了他想等待的人。

柳文彥!

柳文彥是陪他大伯一起來的,這一次,也是為他大伯修復兵器。

……

「柳兄!」

蘇宇喊了一聲,笑眯眯道:「之前不是說了,不給柳兄修復兵器嗎?」

柳文彥無語,怎麼就盯上我了呢!

此刻,也是無奈,堆笑道:「崔大師別生氣,這次也不是我來修復兵器,是我大伯,崔大師大人大量,和我一個老廢物計較什麼。」

柳大伯面色微變,有心不想修了,蘇宇卻是笑道:「行,看在你昔年名氣的份上,我就幫你們修復一下!」

從柳大伯這邊要來了那柄快要斷裂的地兵,蘇宇也是心驚。

這地兵,應該受到過重創!

不但如此,這地兵好像掉過級,有幾道銘文,當年也許存在,現在淡化了。

「這是地階中等武兵,之後掉級了?」

柳大伯微微一怔,倒是沒想到他看出來了,點頭道:「對,當年被重創過!」

柳文彥見他一眼看破,也只好解釋道:「我大伯當年是日月境戰者,後來遭受重創,從日月跌境了,連帶著地兵也重創了,斷裂了幾條銘文。」

「重創?」

蘇宇摸著下巴,玩味道:「意志海重創,還是肉身重創?戰者跌境,應該是肉身重創吧?」

柳大伯微微皺眉,沒有吭聲。

柳文彥心中暗罵,怎麼這麼多事!

你說能不能修就完事了!

蘇宇看了一眼柳大伯,笑道:「我看這位老伯,狀態不是太好,消耗過大,肉身甚至有些腐朽的味道,這是命不久矣?都活不長了,還修復兵器幹嘛?」

柳文彥有些惱火地看著他,「崔大師,不能修就算了,何必咄咄逼人!」

蘇宇笑眯眯道:「柳兄,怎麼耐不住性子?修兵器,也有真本事和假本事的區分,你討好我幾句,我給你修的好一點,弄的我不開心,信不信我明明能修9成,我非要給你修4成,後面的5成弄個樣子貨!」

柳文彥愣了一下,啥意思?

蘇宇笑呵呵道:「這就跟意志之文一樣,一本刀法,明明9刀,但是我就寫4刀真的,剩下的弄假的,你說,是不是也沒人看得出開?真等到被拆穿了,就說你實力不濟,自己沒學會……鑄兵,也是一樣的道理。」

「……」

柳文彥瞪大了眼睛,張大了嘴巴!

我……卧槽!

你?

不會吧!

柳大伯倒是沒感受到什麼,皺眉,冷淡道:「那就不修了!」

他要拿走自己的劍,蘇宇卻是沒給他,而柳文彥,瞠目結舌。

刀法!

什麼刀法?

雷元刀啊!

當日,自己給蘇宇寫雷元刀意志之文,意志力不夠強,尋思著蘇宇也沒那麼快修鍊完,就給他寫了4刀真的,5刀假的意志之文。

這事,就他知道,當然,老府長看出了一點,但是被糊弄過去了。

要說知情者,應該只有他,老府長,以及蘇宇自己本人後來可能發現了一點。

至於當日在場的其他學生,連第一刀都沒學完,自然不可能看出什麼。

柳大伯有些慍怒,都想搶走自己的兵器了,這傢伙在羞辱自己的侄兒!

這種人,他見多了。

柳文彥昔年天才無比,如今卻是落魄了,想羞辱他,獲得快感的混蛋不少。

這崔浪,顯然也被他當成這種人了。

而柳文彥,卻是眼神異樣無比,看了一眼蘇宇,半晌才道:「崔大師何必呢,能完整修復,自然要完整修復,除非沒這個能力,就像功法,寫不下去,那是實力不夠,未必是因為弄虛作假。」

蘇宇笑眯眯道:「那倒也是!還是要看實力的!量力而為!比如我學會了18門語言就頭疼,再讓我多學一門,也許就超過負荷了,沒法學下去了,鑄兵也是這個道理,量力而行。」

「……」

你大爺的!

艹!

是你這狗東西!

我是你啟蒙老師啊!

你之前喊我啥?

喊我小老弟!

我弄死你這個不孝徒!

柳文彥都快氣炸了,也是心驚,這小子怎麼成地兵師了,不但成了地兵師,這還成凌雲了?

我走的時候,這傢伙才養性啊。

這才多久?

居然反超我了,我想死!

什麼18門語言,蘇宇當初學了好久,掌握了18門語言,這個事他還記著呢。

當蘇宇說起這些的時候,他總算意識到了,這是自己的學生。

真的沒想到!

太出人預料了!

想到這,柳文彥咬牙切齒道:「這樣,崔大師,你幫我大伯修一下兵器,我給你一些好東西,我好歹也是葉霸天的徒弟,多少有些秘法之類的,你幫我大伯修好兵器,我傳音告訴你!」

蘇宇眼神一亮道:「真的?」

「當然!」

「文彥!」

柳大伯喝道:「不許!不修了!」

「大伯!」

柳文彥開口道:「您別說話,幫我封鎖四周,免得被人竊聽了,有些傢伙一直打我主意呢。」

「文彥……」

「大伯,您兵器不修好,我不甘心,聽我的!」

「……」

柳大伯無奈,怒火中燒,看了一眼蘇宇,哼了一聲,元氣爆發,封鎖了四周。

等他剛封鎖完,砰地一聲,柳文彥一下子跳起,一巴掌拍在蘇宇腦門上!

去你大爺的!

你這兔崽子,居然逗到我頭上來了!

柳大伯都看傻眼了,自己這侄兒,要幹掉這崔浪,為了出口氣?

是不是有些過了?

關鍵是,你也未必能穩贏啊。

他剛想著,蘇宇齜牙咧嘴,揉了揉腦袋,訕訕道:「別打了,時間緊迫,老師,咱們好好說話不行嗎?」

「好好說話?」

柳文彥氣的鬍子都翹起來了,「你怎麼喊我的?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訕笑道:「您……您才騰空,我凌雲,還是鑄兵師,喊您小老弟……符合我的性格嘛。」

「去你大爺的!」

柳文彥爆了粗口,惱火萬分,有些羞惱的意思。

我騰空怎麼了!

你很牛?

凌雲我殺的多了,咋了,有啥了不起的?

而柳大伯,此刻也是呆愣了一下,狐疑地看了一眼自己的侄子,「文彥,這是……」

喊你老師,你哪來的學生?

柳文彥面色鬱郁,悶悶道:「白楓那小子收的那個!」

柳大伯瞬間醒悟,也是一臉獃滯。

蘇宇?

而蘇宇,憨笑道:「老師,柳大爺,我也是人設需要,二位別計較這些,我這次來,就是特意看看老師。」

「去你的!」

柳文彥無語,很快道:「少廢話,鑄兵不能太久,這鬼地方,搞不好很多人都在盯著!你小子跑來這幹嘛,多危險你不知道嗎?」

「知道,沒事的,我現在也只是鑄兵有點名氣,其他的沒什麼。」

蘇宇迅速說著,很快道:「柳大爺好像受傷不輕,肉身腐朽了,我有一套功法也許可以試試療傷。」

說罷,蘇宇將幾樣東西迅速塞給了柳文彥,「您回去自己慢慢看,其他的我就不說啥了。」

說著,又道:「兵器我幫您儘快修復,另外,老師,您這邊有什麼需要的嗎?」

「我?」

柳文彥想了想,搖頭道:「不用,我現在不是缺資源,是缺機會,你小子少廢話,修復完了兵器,馬上離開此地,回去!」

「不回去!」

蘇宇搖頭,「我要跨過東裂谷,去獵殺強敵!」

「你!」

柳文彥惱怒道:「那邊很危險!」

「危險我才去!」

蘇宇很快從激動中平復心情,「老師,我要去!我實力不弱,說句不客氣的,老師現在不是我對手,而且,我真手段齊出,對付一下弱山海還是沒問題的!」

「……」

柳文彥獃滯,你都能對付山海了?

蘇宇笑道:「真的!」

說罷,又道:「老師,我不再是那個弱小的傢伙了,不再是那個只能在一旁喊著,我給功法,你們出手救救我老師的弱者了!」

他想到了當日的事,咬牙道:「而且我會更強!一直強大下去!不再只會吶喊,求援,我會自己出手擊殺那些敵人!」

「老師,我遲早會掀翻一些混蛋,幹掉一些混蛋,讓一切都不同於現在的!」

「老師,我不再是那個孩子了,不再是當年做了噩夢,還來找您求安慰的小屁孩了,我長大了,我也變強了!」

柳文彥沉默了一陣,嘆息一聲,「怪我!」

「不怪您!」

蘇宇搖頭,「沒有您,我沒有現在,何況,您教了那麼多學生都沒事,我被牽扯進來,其實就一個原因……我太優秀了,優秀的讓人嫉妒!」

「……」

無言以對,他么的,你小子說話還不忘誇自己一下,怎麼這麼自戀呢?

「我明天履行承諾完了就走,老師,放心吧,我沒吃過幾次虧,這次也一樣!」

柳文彥嘆息,點頭,「你有你的路,那就走下去,真有事……來這邊,你這小子,現在大了,和以前不一樣了。」

「我一直都沒變,老師,現在不會,以後也不會!」

柳文彥笑了笑,點點頭:「不說這些了,這次能相遇……我也心滿意足了,你小子,修復兵器吧,別被人懷疑到了,這先鋒營,也未必都是好人。」

「知道了!」

蘇宇開始修復兵器,柳大伯打開了封鎖,心中卻是難掩平靜。

這是侄子的徒弟?

都快成地兵師了!

侄子怎麼教出來的?

而師徒倆,此刻卻是都沒再說話,蘇宇鑄兵,柳文彥默默看著。

當年在南元,是他教導這小子,而今,世事變遷,物是人非了。

在南元學府,教導了蘇宇五年。

眼睜睜地看著這小子,一步步騰飛起來,到如今,一眨眼,人家凌雲了,想想都讓人自卑。

一聲嘆息,在心中響起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58章 物是人非(求訂閱)

36.68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