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2章 攪屎棍(求訂閱)

第362章 攪屎棍(求訂閱)

慾海平原。

西邊是天斷谷,東邊是東裂山脈,紅鎧他們之前說的天滅城,也在西邊,靠近天斷谷。

而此刻,紅鎧他們也好,蘇宇也好,都在朝西邊匯聚。

越過了天斷谷,再過去就是天滅城,再過去,便是中央戰區,那邊被妖族霸佔了,其中最強的妖族,便是龍族,龍族佔據了星辰海。

星辰海,最為出名的便是中央區域的星宇府邸。

跨越了星辰海,才是其他戰區,星辰海是整個諸天戰場的中心位置。

這些情況,也在蘇宇腦海中回憶起。

「天斷谷!」

蘇宇心中有些無語,黃騰他們真會跑,東裂峽谷在東邊,你們跑到了西邊,剛好方向相反,想殺回人族的地盤,都需要大量時間和路程。

這是自己找死?

還是說,走投無路之下,不得不一路朝西奔跑?

「慾海平原很大的,東裂谷到天斷谷,直線距離都要超過3000里了!」

橫跨三千里,哪怕蘇宇這樣的凌雲,保持戰力的情況下,也得需要接近一天時間才能抵達了,凌雲的速度不慢,瞬間爆發起來極快,可持久趕路,一個小時也就能行走一兩百里路。

再快一點也行,可再快,消耗大了,到了地方,元氣意志力耗空,那就是送死了,趕路,很少有人會不惜代價趕路的。

此刻,蘇宇速度不算快。

慾海平原這邊,也有一些小城鎮,乃至於一些亡命徒在這邊活動,都是要錢不要命的那種。

正走著,蘇宇心中微動,瞬間,前方出現一個土包,地面上,眨眼間勾勒出了一個人形。

「水靈族的兄弟?」

這瞬間形成的土人,忽然傳音了一聲,用的是五行族語言。

蘇宇也不理會,繞道前行。

那土人迅速土遁跟上,急忙道:「水靈族的兄弟,咱們五行種族是一家,這難得遇到了同族,難道兄弟還不放心我?」

「水靈兄弟,你是要去天斷谷?」

這土靈一族的傢伙,土遁速度極快,哪怕蘇宇化水而行,一時間也沒能甩掉他,反而被他跟緊了。

畢竟不是土遁,在這大地上,土遁更佔便宜。

「你跟著我作甚?」

蘇宇有些鬱悶,他不太想和人打交道,畢竟不是真的水靈族,很容易被看穿的。

水化,也只是天賦技維持。

和真正的水靈,肯定是有區別的。

「五族一家!」

那土人急忙道:「水靈兄是要去天斷谷嗎?那邊還是很危險的!我看水靈兄剛入凌雲不久吧?以前沒見到過,是第一次來慾海平原?」

蘇宇悶悶道:「是,我也不認識你,別和我一起,五族一家都是過去式了,土靈老祖和火靈老祖關係好,我們水靈老祖和火靈老祖是對頭,水火不容,你跟著我作甚?」

「水靈兄,那是上面大人的事,和我們無關。」

土人繼續跟著他,很快道:「這一次慾海平原上的五行族不多,咱們既然遇到了,不如一起行動。」

「不要!」

「水靈兄別害怕,我真不是壞土靈,我們土靈一族都是好土靈……」

蘇宇心中暗罵!

這是狗皮膏藥?

還纏上我了!

信不信我幹掉你?

「你也是去殺那倆人族天才的?」

蘇宇問了一聲,土人聲音帶笑道:「黃騰實力比我要強,殺不了他,看情況行事,水兄,你呢?」

「我去殺神魔的!」

「……」

這土靈族愣了一下,很快,再次跟上空中的那團水霧,一直遁地而行,好奇道:「水兄要殺神魔?為什麼?」

「殺神魔,才能證明我的強大!」

「……」

無言以對。

蘇宇又道:「殺原始神魔,我才能更強大,上獵天榜,要戰,就戰最強的!」

好有道理的樣子!

土人心中吐槽,你一個新來的,就要殺原始神魔,腦子怎麼長的,都化成水了?

蘇宇好像愣頭青一般,問道:「你呢?」

「我……」

土人有些無言以對,半晌才道:「我看情況,來這,未必要殺戮的。」

「那你就是廢物!」

蘇宇鄙夷道:「來這不殺戮,難道是看戲的?五行族就你們土靈一族最膽小!」

你好意思說我?

土人再次吐槽一句,「水兄,你真要殺神魔?」

「是,怕了就別跟著我,我聽說這次原始魔族來了一魔頭,叫天鐸,我想殺了他,一戰成名!」

「……」

瘋了!

腦子真的進水了,水靈族這些年難道把腦子都給修成水霧了?

土人忍不住道:「那天鐸,凌雲七重了!始魔族的凌雲七重,戰力無雙,哪怕山海也難以匹敵他!」

地榜第一的黃騰,凌雲五重,殺過山海二重,但是殺的不是強大的山海。

而這天鐸,是凌雲七重。

人族的天才,和神魔對戰不佔便宜,更何況還是其中最強的原始神魔,原始神魔其實比人族還要強半截,凌雲七重,比黃騰都要強大。

連排名最高的秦放,大概率都不是這天鐸的對手。

蘇宇卻是疑惑道:「他很弱吧?要不然,為何獵天榜上沒他?」

「水兄,獵天榜上有你嗎?」

「沒有!」

土人無力吐槽,「那還不明白?天鐸剛出魔界,沒什麼戰績,很快,他就會入榜了,獵天閣的四榜部,應該已經在觀察他了,他要殺了黃騰,不是地榜第一就是天榜強者。」

總之一句話,你太弱了。

想殺天鐸,你怎麼想的?

腦子真沒了!

土人都有些擔心了,要不我還是走吧,這傢伙腦子全是水,可能瘋了。

「是這樣嗎?」

蘇宇遲疑了一下道:「那不殺天鐸了,換個神魔殺!」

「……」

你和神魔杠上了?

土人不由道:「水兄,我覺得你要想入獵天榜,不如殺幾個弱者,累積名氣,何必一來就找這些大族殺戮。」

「殺弱者沒意思!」

蘇宇一路上和他扯著,嚇不死你!

其實是想幹掉這土人的,不過這傢伙一直在土遁,而且實力看起來不弱,給蘇宇的感覺,應該是凌雲五六重的樣子,土遁的話,蘇宇未必能攔住他。

而且,四周現在也有一些天才往西邊趕,半道上殺戮起來,被人撿了便宜就不好了。

「土疙瘩,你應該也在獵天榜上吧?我看你好像很強!」

「在,地榜十二就是我。」

「哦!」

蘇宇應了一聲,「很快,我就會超過你的!」

土人無言以對,他現在斷定了,這傢伙純純的新人,有點天賦,但是膽大包天,無知者無畏!

真以為你剛入凌雲就如何了?

想什麼呢!

五行族雖然不弱,可嚴格說起來,單一種族不算太強,當然,五行合一之下,這一族有五位無敵,也算是一方強大的種族了,排名靠前。

這樣的種族,在這諸天戰場,是不佔什麼優勢的。

唯一的優勢,就是他們遁術都很快。

也比較難殺死!

空中,水霧繼續,地下,土人也在土遁。

四周,有時候也會有人存在,感受到這兩股氣息,很快就知道是哪一族的人來了,也不多打交道,很麻煩,五行族不太好惹,也難纏的很。

而蘇宇,這時候也是鬱悶,這傢伙一直跟著,很麻煩的。

被看破了身份,那更麻煩!

偽裝!

會對方的天賦技!

天賦精血的事,一些強族知道,可蘇宇現在維持的時間太長,這不太符合天賦精血的特徵。

如此一來,他不需要精血,就能使用對方的天賦技,很容易被一些強者看出什麼,盯上他。

基於此,蘇宇更願意獨行。

化身水人,就是為了獨行的,因為五行族不多,數量稀少,遇到的可能性很低,沒想到他出門就能遇到,也是見了鬼了。

而土人沒這心思,趕路太無聊,一邊趕路,一邊道:「水兄,你還沒說你叫什麼呢?你們水靈族的水冰月來了嗎?」

「不知道,不認識!」

「不認識?」

土人一愣,啥叫不認識?

那是你們一族的頂級天才啊!

蘇宇也不偽裝,直接道:「很奇怪嗎?幹嘛要認識什麼水冰月?我是天地自然誕生的水族,只是見過幾位水靈族的,又沒去過祖地,一直在外獨自行動!」

五行族,幾乎都是天地自然誕生,當然,大部分都在五行界誕生。

五行界中,有一些地方,極其適合誕生五行族人。

外面的其實也有,但是數量極少。

這一點,蘇宇也問過水人,倒是不怕什麼。

「原來如此!」

土人恍然,原來是野生的,難怪一副天下第一就是我的態度,野生的水靈,大概不知道真正的天才有多強。

「那水兄會一些水族傳承術法嗎?」

「不會!」

蘇宇再次不以為然道:「我會天賦技就夠了,化水之下,只有我殺人,沒人能殺我!」

「……」

他么的,你是個白痴。

土人心中再次吐槽一陣,我怎麼遇到這麼個五行族,還想著好歹是凌雲,有個幫手,現在看來,這就是坑,大坑!

這傢伙回頭做出什麼都不稀奇!

沒見過世面,沒經歷毒打,別把我給牽累了。

此刻,土人都在考慮,要不要跑路了!

有些不好意思,剛剛是他要跟上的,現在要跑路,是不是不太好?

蘇宇要的就是這種效果,趁早滾蛋,等這傢伙滾蛋了,自己不裝水人了,太坑!

一路上,遇到的天才更多了。

蘇宇甚至感應到了一些山海的氣息,日月的倒是沒感受到。

遠處,一道巨大無比的峽谷,已經能隱約看到了。

刀氣縱橫!

隔著老遠,都能感受到那股威勢。

土人也不再想了,大不了待會分開好了,此刻,感慨道:「人族的強者還是多,不愧是排名前十的種族,這大夏王當年的一刀,形成了如今的天斷谷,哪怕到現在,威勢猶存!」

「大夏王?」

蘇宇才知道這是大夏王砍出來的,有些意外,之前只是說兩位無敵,可沒說是誰。

一聽這話,頓時好奇道:「大夏王很強嗎?」

「很強!」

土人聲音帶著驚嘆道:「人族最強的幾位無敵之一,大秦王,大夏王,大周王……」

「大夏王的開天刀,斬過不知道多少強者,這數百年來,也有兩位無敵隕落在他手中,死於他的刀下!這裡,是他當年和神族的一位無敵交手留下的印記,可惜那一次沒能斬殺那位無敵,否則,天斷谷就不是現在這樣了。」

蘇宇倒是第一次知道,有兩位無敵被大夏王殺了。

他只知道一位。

就是當年五代被殺的時候,萬族死了兩位無敵,其中一位就是被大夏王殺的,另一位是被五代殺的。

這老頭這麼強,可惜孫子證道還是那麼麻煩。

開天刀留下的天斷谷!

蘇宇心中微動,這地方倒是個好地方,黃騰跑到這,他倒是有些想法了。

他見識過強者的開天刀有多強!

當初,他去找天羿教主的屍體,就曾體驗過一次,夏龍武的刀氣殘留,若不是他會開天刀,早就被那刀氣震死了。

夏龍武還沒到無敵都那麼可怕了,他爺爺大夏王,肯定更可怕。

若是能引動此地殘留的一些開天刀氣,大概率能殺不少人。

當然,蘇宇知道,外人不知道?

蘇宇想到這,忽然道:「黃騰好像就是大夏府的人,他跑來這天斷谷,是不是有什麼陰謀?」

土人果然知道這事,回應道:「肯定的啊!所以現在魔族的人沒敢深入探查,就擔心黃騰引動此地殘留的無敵刀氣,一旦爆發,那就麻煩了!沒有萬全之策,那天鐸也不會進入天斷谷中搜索。」

「天鐸可以壓制無敵刀氣?」

「不好說。」

土人解釋道:「始魔族肯定有一些手段的,而且黃騰也未必能引動刀氣,再說了,此地的無敵刀氣過去數百年了,其實威力也沒想象的那麼強大,再過一些年,可能就要散去了。」

他倆正聊著,遠處,一位嬌媚無比的女子踏空而來,隔著老遠就笑道:「是五行族的天才強者?」

蘇宇掃了一眼,魔氣溢散。

魔族的傢伙!

至於是魔族哪個分支,沒看出來。

土人急忙道:「是,閣下是……」

「浴火魔族,藍影!」

嬌媚女子笑道:「二位,始魔族天鐸有意邀請二位幫個忙……」

「滾!」

蘇宇直接罵道:「幫個屁,滾蛋,你敢攔路,想找死?」

「……」

獃滯!

土人心中罵娘!

卧槽!

我就知道,我不該和他一起,我傻了,我非要和他一起幹嘛?

那藍影也是一愣,笑容收斂,「這位水靈族道兄,我和你有仇?」

水族不是脾氣稍微溫和一些嗎?

這傢伙是水靈族的,不會是火靈族的吧?

蘇宇不客氣道:「滾蛋,一聽就知道你們不懷好意,聯合我們殺人族黃騰,幹掉了黃騰,轉頭殺我們,這種事誰不知道,沒事多看看書!不想和你們魔族為伍,魔族信譽度比人族還差,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想什麼,借刀殺人的事,愛找誰找誰去!再攔路,我和土兄聯手殺了你,凌雲三重剛好讓我試試手段!」

「……」

土人不吭聲了,心中再次暗罵。

不過別說,這話有幾分道理。

借刀殺人,想的太美了。

魔族的信譽,的確不咋樣。

而蘇宇,又再次罵道:「我見過一個血火魔族的傢伙,那混蛋,一開始說合作,轉頭就要殺我,跟瘋子似的,你們魔族沒一個好東西!」

「……」

藍影也是鬱悶,「血火魔族……」

好吧!

又是這一族,敗壞了魔族的名聲,這的確是瘋子一族。

話都說到這份上了,這藍影也不多說什麼了,笑容收斂了一些,淡淡道:「既然不合作,那也不要搗亂!你們謾罵魔族的事,也不想多生事端和你們計較……五行族這邊,也別太囂張了!」

話落,破空離去,去找其他人了。

而土人,想哭。

我沒罵!

我不囂張!

都是這傢伙,跟我有啥關係,卧槽,我想走了,跟著這傢伙,得罪人啊。

這還沒到天斷谷,他就被魔族惦記上了,冤不冤啊!

而蘇宇,還罵罵咧咧道:「魔族沒什麼好東西,土兄,剛剛應該聯手幹掉她!區區凌雲三重而已!」

土人化為人形,看向他,想罵人!

你呢?

區區凌雲三重?

你幾重了?

懶得和他再說話,土人迅速道:「水兄,我還有事,一個老朋友召喚我,我先過去,待會來找你……你先去天斷谷!」

「行,那待會我去找你……不行的話,我跟你一起也行,這魔族不安好心,我怕土兄遭遇危機,土兄,我和你一起更安全一些!」

去你的!

你跟我一起,我不安全了!

「不用不用,我很快就會過來,水兄,那我先過去了……」

土人丟下這話,直接土遁離開,艹,不跟你一起了!

算我倒霉!

要不是這傢伙,自己和魔族多聊幾句,哪怕不出手,去當個看客也好,這下好了,還沒看戲呢,自己就被人看戲了。

……

土人走了,蘇宇鬆了口氣。

總算走了!

跟著自己,自己很煩的。

他繼續前行,此地人越來越多了,他也不好改變形態,繼續朝前趕路。

過了一會,一道巨大的峽谷呈現在了眼前。

峽谷很長!

而此刻,峽谷這一側,一些人沒有聚集在一起,而是分佈在四面八方。

彼此都間隔的很遠。

最顯眼的,應該就是魔族那邊了。

十多位魔族強者,此刻,一位眉心有火焰的青年,氣息強大,正在說話,聲音傳盪四方,朗聲道:「黃騰吳琦已經重傷,就在天斷谷之中隱藏!殺了黃騰或者吳琦,必有天地獎勵,甚至是天地神文,天地神兵獎勵!」

「慾海平原,人族強者也很難跨越,如今黃騰他們被逼入此地,已是絕路!」

「我知道諸位不放心和誰合作,也不需要合作!入了天斷谷,其他地方刀氣濃郁,還夾雜著一些其他力量,黃騰他們很難出來,唯有幾個刀氣薄弱的地方,有可能是他們殺出來的地方,只要諸位守住那些地方,此次,地榜第一必然要換人!」

他剛說完,蘇宇也才趕到不久,直接大聲道:「魔族沒一個好東西!這是大夏王留下的刀氣,黃騰也許可以調動刀氣,直接殺了我們!你們肯定有避開刀氣的方法,沒告訴我們,想讓我們當替死鬼!說不定你們還想借我們被殺,消磨刀氣,這個方法我見多了,魔族,交出避開刀氣的方法,不然我們聯手殺了你,也必然有天地獎勵!「

「……」

四方,安靜的嚇人。

不少天才,紛紛朝這邊探查意志力。

我擦!

這哪來的愣頭青,當然,也說到大家的心眼裡了。

有道理!

這個可能,是存在的。

借他們,消耗刀氣,這不是不可能的事。

那天鐸,也是微微一怔。

就算大家心裡這麼想,也不會有人直接說,此刻,藍影在他身邊,傳音道:「這傢伙被血火魔族坑過,對我們魔族很有敵意。」

天鐸瞭然,心中也是無語。

又是血火魔族!

這一族,就是魔族的刺頭,瘋子一樣,到處招惹強敵。

每次有人罵魔族,十有八九,都是血火魔族招惹來的敵人。

始魔族都想不承認他們是魔族了!

不過,血火魔族實力強悍,血火魔族足足有三位無敵境存在,哪怕分裂出去,也是強悍的一族,始魔族也捨不得驅逐他們,真要驅逐了,那反而多了一個大敵。

此刻,聽到蘇宇的話,他知道這是血火魔族招惹的對頭,也不算奇怪了。

朗聲道:「這位水靈族道友,在這,一切各憑本事!別說我沒有方法化解刀氣,就算有……也不會交給你!各位若是害怕,自可離去!」

捨得走嗎?

運氣好,真殺了黃騰他們,天地獎勵必然不少。

獵天榜上的人,排名越高,殺了的對方,哪怕實力比對方強大,也有極多的獎勵。

天元氣,天地神文,天地神兵,古功法,古傳承……

這些東西,都可能會出現在天地獎勵中。

地榜第一的黃騰一旦被殺,最少也能獎勵一枚天地神文吧?

而蘇宇的話,也讓遠處隱藏的土人心中鬆了口氣,還好,這次我沒跟著這傢伙,這傢伙就是個大麻煩,下次遇到了,避開他一點,走遠點。

天鐸解釋了一句,而蘇宇,不依不饒道:「憑什麼離開?這是你們家的地盤?這是魔界?我就不走!不告訴我避開刀氣的方法,我就給你們搗亂……」

話落,蘇宇迅速遁逃。

一滴水液消失在原地。

而剛剛還在遠處的天鐸,瞬間出現在他原來的地方,手中一桿長槍散發著濃郁的魔氣和火焰。

天鐸意志力散開,四處探查。

冷哼一聲,有些冷峻。

給你臉了!

還敢一而再地出聲搗亂!

其他人,則是見怪不怪,有人群扎堆的地方,有人傳音笑道:「這水靈族的傢伙,膽子不小,初入凌雲,就敢招惹魔族這群強者。」

「天鐸可不是好惹的,黃騰都被他們逼迫的躲藏進入了天斷谷,這水靈族的傢伙,不會以為天鐸不敢殺他吧?」

「甭管他,一看就知道是愣頭青!」

「……」

一位位強者和天才傳音說著,那水人,他們也不認識,雖說看其他種族的人,尤其是五行族,感覺都一個樣,可這傢伙聲音不熟,實力也弱,他們對比了一下,應該不是那幾位強悍的水靈族天才。

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愣頭青!

而就在此刻,遠處,蘇宇如同透明人,再次浮現,罵道:「老子就知道,魔族都是這樣子!翻臉就要下殺手,反正不是第一次了!」

噗嗤!

一柄細劍洞穿了他所在的虛空,蘇宇再次消失,下一刻,藍影出現,微微皺眉。

又過了一會,幾位魔族紛紛出手,將蘇宇殺的消失不見。

天鐸也是無語了!

還真有找死的傢伙!

他們在商量殺黃騰,結果一個水靈族的傢伙來搗亂,不知道的還以為殺的是這水靈族的家人呢!

人族和五行族沒什麼關係吧!

而遠處,再次浮現出蘇宇的身形,得意洋洋道:「魔族不過如此!我五行族遁逃之術,天下第一!」

噗!

一道暗影出現,直接一劍洞穿虛空,穿透了那水影。

暗影魔族!

而蘇宇,此刻已經再次迅速遁逃,邊跑邊傳音四方道:「魔族就是這樣的,一言不合就要殺戮,尤其是血火魔族,最為無恥!真以為萬族都怕你魔族?有本事就殺了我,殺不了我,我回去喊人來報仇,你們等著!」

他說完,人已經徹底消失了!

安靜了!

天鐸皺著眉頭,身邊,一位魔族眉心露出一隻眼睛,四處探查了一下,皺眉道:「走了!」

出師不利!

都還沒聯合人,就被水靈族給攪合了!

此刻,這三隻眼的魔族,四處探查一番,也很無奈,「五行族的遁術,的確強悍,那傢伙遁逃了!」

「不過,此地還有一位土靈族,應該是土靈族的浮土靈!」

天鐸微微點頭,眼中神光爆發,看向土人所在的地方。

遠處,數千米之外,土人見天鐸看來,心中再次暗罵,浮現身影,一具土人傀儡呈現,「誤會,我無意和魔族為敵,剛剛那位道友……大概也是被血火魔族的傢伙坑慘了,這才有些失態,天鐸道友莫要誤會!」

天鐸微微點頭,淡淡道:「浮土靈,希望你不要給我們找麻煩!這一次,我們是為了給魔爾巴報仇,為他弟弟報仇,無意和任何種族為敵!殺黃騰和吳琦,才是共識!」

「當然!」

土人傀儡笑了笑,瞬間潰散,消失在原地,而土人,也遁逃了,沒再靠近。

心中依舊忍不住暗罵一聲!

艹!

我算是瞎了眼了,居然主動和那傢伙一起來這邊,這下好了,還沒看戲呢,就被魔族給盯上了。

……

而另一處,神族的白髮強者,帶著幾位玄鎧一族的強者,也四處探查了一下,淡淡道:「五行族……這水靈族的腦子,全都修成水了!也就威脅不大,否則,天鐸放下黃騰都要殺了他!」

天鐸他們不敢離開天斷谷太遠,免得黃騰跑了。

否則,蘇宇就算遁逃,還是有些蹤跡可尋的。

紅鎧微微點頭,沒說什麼,只是有些奇怪,這遁術……五行族的遁術嗎?

之前那人族的遁術,和五行族的倒是有些類似。

也很難追蹤!

紅鎧之前和五行族打的交道不多,知道這一族遁術無雙,此刻,忍不住想到了崔浪,那人族是崔浪,他已經知道了,從榜單上看到的。

崔浪也會遁術!

水遁他沒看到過,但是崔浪會土遁,這個他知道,而且還有風遁,好像也會。

五行族倒是沒風靈族。

紅鎧心中想著,帶著一絲絲疑惑,倒是沒多想,人族的神文師,神文多的話,會一些特殊遁術倒是不奇怪。

一個是人族,一個是五行族,雙方形態差距還是很大的。

「安大人,我們要入天斷谷圍殺黃騰他們嗎?」

「不急!」

白髮男子淡笑道:「那水靈族雖然愚蠢,可說的沒錯,黃騰往這跑,必然是有一些準備和把握的,此地刀氣不消,小心成為大夏王的刀下鬼!永恆境哪怕殘留一絲刀氣,全部爆發,我們也不好受!看天鐸如何解決這個問題!」

「聽大人的!」

紅鎧倒是沒說什麼,殺黃騰,不是他的目的,他也很難在其他人面前,搶到機會殺了黃騰,真殺了,天地獎勵也未必能拿到。

他現在更想看到那崔浪過來,最好營救這些人族,那才好!

讓這傢伙去死!

……

而已經遁逃的蘇宇,在數十里之外停下了腳步,吐了口氣,嘿嘿直笑。

很爽!

他知道對方不會追殺自己的,真要有個別人來追殺,自己倒是有機會反殺了那傢伙!

現在沒人追,很好。

多少拖延了一下時間,我真是個好人,那黃騰可是我老師的仇人,我居然還為他拖延時間,天底下我這樣的好人不多了。

黃騰這次要是不死,給我打幾頓就行,最好錄像,然後傳給我師父。

不過感覺……被人幹掉的概率不小啊。

那天鐸還有其他幾位魔族都很強的樣子!

PS:早上陪媳婦去產檢了,耽誤了一點時間,快生了,最近忙的很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62章 攪屎棍(求訂閱)

37.09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