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3章 死的不明不白(求訂閱)

第383章 死的不明不白(求訂閱)

古城內。

蘇宇此刻遊盪著,卻是有些糾結。

糾結什麼?

糾結殺了人之後,自己若是榜單排名繼續提升,那一下子就被人知道,是自己殺的人。

殺九玄的話,會提升排名嗎?

應該不會吧!

九玄應該沒有山海三重的戰力,若是如此的話,不超過山海三重,大概率不會再給自己提升什麼排名吧?

如今已經是天榜11名了,不動的話,不殺山海四重境以上的,榜單排名不變,那大家不會知道是自己乾的,怕就怕……排名一變!

那大家都知道,是我乾的好事了。

到了那時候,他就暴露了。

「盡量先挑弱的殺!」

蘇宇遊盪在城中,也不著急,慢慢來好了。

一點點剷除這些傢伙!

死靈的身份,是最難引起人懷疑的,也沒幾個人敢探查死靈,自己給自己找麻煩。

死氣就是最好的標誌!

此刻,天色再次暗淡下來了。

快到蘇宇入城的第三天了!

蘇宇繼續遊盪著,想探查一下,城內還有沒有自己的對頭,有沒有仙族和玄鎧族的傢伙。

這幾日,城內戒嚴。

天河城主也警告那些居民和外來者,沒事別出門,現在出門的……也沒幾個好人。

遊盪著,很快,蘇宇看到了一個不算熟的熟人。

魔爾巴!

他見過這傢伙,追殺吳琦他們的一員,魔族強者,吳琦當年殺的那個魔族好像就是他弟弟,這一次天鐸帶人圍殺黃騰和吳琦,就是這傢伙唆使的。

這傢伙居然敢獨自出門?

看他的樣子,好像是想找古屋進去,可能是為了獲得一些機緣。

「魔爾巴!」

蘇宇陷入了沉思中,這傢伙要殺嗎?

魔族在城內,有沒有其他強者不知道,但是他知道,摩多那在城中,這傢伙戰力很強,蘇宇一度覺得,對付這樣的傢伙,比對付成鎧要難的多。

摩多那未必能贏成鎧,可手段絕對很多。

就像蘇宇自己,他戰力是不如山海六重的銀鎧,可比起手段,銀鎧跟他沒法比,這就是天才和普通人的差距。

「魔爾巴……」

蘇宇繼續遊盪著,距離魔爾巴不遠,而魔爾巴,也注意到了這頭獨自行動的死靈。

側頭看了一眼,有些小心謹慎,很快,找了一間空屋子鑽了進去,想要避開這頭死靈。

死靈的活動,大體上還是有規律的。

不招惹死靈,死靈也不會主動來招惹你。

蘇宇遊盪著,悄無聲息地停在了門外。

魔爾巴這傢伙,大概是想等死靈離開了再出屋吧。

這傢伙要是出來,迎接他的不是空蕩蕩的街道,而是一記擴神錘,死氣擴神錘,他會不會很開心?

蘇宇覺得,他應該會開心的。

魔爾巴實力不弱,凌雲四重境,沒有足夠的實力,也不敢追殺吳琦,也是黃榜之上的天才。

不過對蘇宇而言,殺一個黃榜天才不算什麼。

就是……不會有天地獎勵吧?

這傢伙怎麼說,也是黃榜天才。

還是有可能獲得獎勵的!

「得一鎚子把他錘到屋子中,然後幹掉他,如此一來,出現天地獎勵,其他人也感受不到。」

蘇宇迅速有了判斷,靜字神文啟動。

降低魔爾巴的危機感應!

手中,出現了一柄看不到的鎚子。

對準門戶!

魔爾巴只要出來,就給他一鎚子,一鎚子錘回去,然後自己入屋,殺人!

完美!

……

古屋中。

魔爾巴沒興趣探查這種外圍古屋,默默傾聽了一下,外面好像沒啥動靜,也沒有任何響動。

等待了瞬間,他開了個門縫。

手臂微微往外伸了一下,沒感受到什麼危險。

微微鬆了口氣,那就好。

死靈走了就行,在城內,最危險的就是死靈,其他人,很少會在城中殺人,殺人就會引出死靈,這一點他們還事知道的。

沒事,那就出去。

天鐸他們都在等待蘇宇那邊的變化,他卻是沒太大興趣,蘇宇那傢伙很可怕,斬殺了山海境強者,他可不想去摻和。

來古城,找點機緣就行。

魔爾巴打開了大門,剛要邁步出去。

眼前陡然一花!

都沒來得及有任何反應,一柄大鎚子無聲無息間,轟隆一聲,意志海震蕩,魔爾巴整個人都迷糊了,接著被什麼東西一推,直接倒飛回了屋子中。

而蘇宇,迅速關門!

再次一鎚子砸下!

他剛剛那一鎚子,夾雜著死氣,比尋常時候更強大,魔爾巴畢竟只是凌雲四重,早就被他一鎚子錘暈了!

再來一鎚子,咔嚓一聲……蘇宇都聽到了意志海傳來的破裂聲。

劇痛,死亡的感覺,讓魔爾巴眼神微微明亮了一些,看著近在眼前的鎚子,眼中帶著一些迷茫和恍惚。

這鎚子……哪來的?

誰殺的自己?

鎚子……蘇宇嗎?

可是……蘇宇不是還在古屋中嗎?

難道又有一位用鎚子的強者?

他想不明白!

這一刻,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,思緒有些渙散了,他要死了,前幾日他還意氣風發,要為自己弟弟報仇,殺了那個人族女人。

結果,沒能做到,儘管如此,他們也重創了那女人,他還是心情很好的。

可此刻……他要死了。

和他那個弟弟一樣,英年早逝。

想到臨走前,父親告誡他,這是諸天戰場,一切皆有可能,你雖天才,這一走,卻是未必能回來了,你不回來,巴赫家族也許就此沒落了。

家族……

父親……

魔爾巴眼神漸漸黯淡下去,諸天戰場,強者橫行,萬界天才齊聚,自己雖天賦縱橫,可在這,不算什麼,在這,不崛起,就有可能會死。

「巴赫家族……要沒落了嗎?」

喃喃一聲,魔爾巴氣息消散,就此隕落,為追殺吳琦而來,最終死於古城。

……

這一刻,獵天榜分榜震動。

天鐸拿起榜單看了一眼,有些奇怪,誰又死了?

最近死的人太多,獵天榜上都死了十幾二十個了,經常震動,現在又輪到誰了?

他一眼掃過,天榜、地榜、玄榜都沒動,他也沒太在意了,黃榜上的而已……

然而,當他看到那漸漸暗淡的名字,臉色一變。

下一刻,瞬間衝出古屋,暴吼道:「誰?魔爾巴!你在哪?魔爾巴!」

他大吼一聲!

這一刻,四周,不少人現身。

天鐸忽然看向秦放,喝道:「秦放,你殺了魔爾巴?」

「神經病!」

秦放罵了一聲,二話不說,一槍朝他扎去!

殺你大爺!

我一直在這,怎麼殺,殺什麼魔爾巴,扯淡的話。

在古城殺人,很麻煩的。

不過,能殺了天鐸,麻煩就麻煩點好了。

天鐸暴吼一聲,身上魔氣衝天!

他是凌雲七重,秦放是凌雲六重,他還是始魔族強者,實力未必就不如秦放,他不怕秦放,要不然也不會有膽子追殺黃騰。

此刻,他也是憤怒和惶恐。

魔爾巴怎麼會忽然死了?

在哪死了?

無聲無息的,他連魔爾巴死在哪了都不知道。

兩人剛交手瞬間,秦放長槍暴擊,一眨眼的時間,天鐸落入了下風,就在此刻,一柄冰雪長劍襲來,秦放瞬間後退,冷哼一聲,「安旻天,你是在找死!」

不錯,安旻天插手了!

安旻天白髮飄揚,淡漠道:「秦放,你是強,連我也未必能勝你,可現在……你我爭鋒有意義嗎?包括天鐸也是,魔爾巴死了,怎麼說也是黃榜天才,說死就死了……」

安旻天聲音略顯沉重道:「不應該先查查看,魔爾巴怎麼死的嗎?」

秦放玩味道:「怎麼死的都是死,管他呢!死了也好,又不是我人族天才,魔爾巴死了,難道還要我為他哭喪?」

說罷,看了兩人一眼,淡笑道:「你們倆……以後出門小心點,尤其是你天鐸!這一次若不是你,哪有那麼多屁事,魔爾巴是罪魁禍首,死了最好!」

天鐸沒理他,他單獨交手,不是秦放的對手,這讓他有些沮喪。

他還比秦放高一重!

可結果,卻是被秦放壓制了,若不是安旻天出手,他只能選擇逃跑了。

此刻,他沒再管秦放,不敵就是不敵,這一點也沒辦法。

「魔爾巴是榜單強者……」

天鐸看了一眼四周,「殺他,應該會有天地獎勵,卻是沒看到,魔爾巴若不是出城了,就是被人殺死在屋中!」

安旻天淡淡道:「也有可能是被死靈殺了,死靈殺人,沒有天地獎勵!」

點點頭,天鐸四處探查,「殺他的要不是死靈,要不就是強者或者排名在他之上的榜單強者,否則,應該也有些排名變動,而現在沒有……天榜地榜都有嫌疑,玄榜殺他,可能也會有些排名變動……」

只能確定一個大方向。

要不就是被死靈殺了,要不就是被人擊殺在古屋中,要不……就是天地榜的強者殺了魔爾巴。

然而此刻,連魔爾巴的屍體都沒看到。

魔爾巴到底死在哪了?

「藍影!」

天鐸看向不遠處的女魔,「不要再亂走動了,跟著我,不要亂跑!」

魔爾巴實力不弱的,殺過凌雲七重的。

結果,就這麼無聲無息地死在了這邊,要知道,之前圍殺黃騰,魔爾巴都沒事的,天滅古城,愈加兇險了。

……

不遠處。

道成微微皺眉,迅速計算著,死了一位黃榜天才,也不算小事了,無聲無息地就死了,怎麼死的?

他迅速卜卦。

算了一陣,微微凝眉,沒算到什麼,唯一有些發現的就是,魔爾巴之死,可能和死氣有關,死氣殺了他?

是在古屋中探險死了,還是被死靈擊殺了?

這個,他也沒辦法探查了。

在古城,死在死氣手中,這幾乎沒法查下去了。

一旁,成鎧也是微微凝眉道:「看來,城中也許還有人想渾水摸魚,魔族的天才也死了,這獵天榜……哎!」

說是死亡榜單差不多!

榜單上的萬族天才,這才幾日,都死了多少了。

他這一族,都死了倆位了。

沒再多管,畢竟不是他們的人死了。

成鎧看了一眼身上有些死氣的焚鎧,以及銀鎧,開口道:「蘇宇身上可能攜帶了大量的天元氣,不知道要耗多久才會出來,我先在這守著,你們先出城避一晚,明日再入城!」

道成看了看九玄,想了想道:「九玄還有一些天元氣,不要出城了,現在城外也未必安全,至於銀鎧將軍……可以出城先避避死氣,我們需要輪流守住此地。」

說罷,又對成鎧道:「我會為成鎧兄提供一些天元氣,盡量讓成鎧兄在此地多停留一陣,以免錯過時機,被蘇宇溜走。」

成鎧微微點頭。

銀鎧看了看其他人,開口道:「就我出城嗎?」

「嗯!」

成鎧應聲道:「你是山海六重,你先出去避避……或者你和道成兄他們一起,等我撐不住了,你們可以一起守住門口,單獨一人,未必能攔下蘇宇。」

最好分成兩班。

他一人算一班,其他人算一班。

焚鎧身上死氣挺重,聞言道:「我就不出去了,一直在這留著吧,今晚我再拋出一枚玉符,明晚繼續,我就可以成為居民,一直留在這了!」

銀鎧嘆息一聲,看先道成和九玄道:「二位一起嗎?」

他反正是要出去的,不然撐不了太久。

道成沉吟片刻,點點頭道:「好,那我們先出城停留一天,蘇宇沒那麼快出來,成鎧兄費心了!」

「無妨!」

道成,九玄,銀鎧三人離開,對他影響不算太大,等他們回來了,倒是可以有個換班的。

片刻后,三人出城。

而遊盪到了附近的蘇宇,暗罵一聲,三個一起,卧槽!

這怎麼殺?

剛剛殺了魔爾巴,他有些小小的收穫,順便在屋中恢復了一下本體,祛除了一些死氣,這剛回來,就看到三人結伴離開了!

這很麻煩的!

而此刻,他身邊跟著兩頭死靈,好像是他小弟一樣,其實不是的。

他殺了人,再次有死靈出現。

大概是沒辦法分辨出,到底誰殺的人,這倆頭死靈就傻乎乎地跟著蘇宇了,讓蘇宇有些意外。

蘇宇也心中微動,也許可以多殺點,多帶點小弟。

之前的那些死靈,現在都還傻乎乎地圍著屋子呢,也不知道這些死靈怎麼判斷的,難道是屋子中蘇宇氣息比較濃郁,所以那些傢伙一直沒走?

「殺了一個魔爾巴可不夠……其他傢伙怎麼不單獨行動!」

蘇宇罵罵咧咧的!

而就在此刻,天色徹底黑了,蘇宇忽然眼神一動,迅速影遁,消失在原地,眨眼間出現在焚鎧他們屋前,撿起了一片玉符。

而這時候,他身邊也多了一頭死靈。

看到蘇宇搶走了他的活,微微有些疑惑的樣子,可死靈已經沒了靈智,一切遵循規則和本意行動,雖然有些不太習慣,此刻,也只好在一旁轉悠起來。

蘇宇撿起了玉符,走到門前的木牌上,學著上次看到的,在木牌上那個不完整的焚鎧頭像上繼續寫寫畫畫。

好在,死靈畫功垃圾,畫的不咋樣。

蘇宇倒是可以跟著畫。

若是畫的太好看,他倒是容易露出破綻。

焚鎧和成鎧都沒在意,死靈……說實話,在他們眼中一個樣,就和蘇宇看鎧甲戰士一樣,其實若不是鎧甲顏色不同,實力不同,他也分不出誰是誰。

而死靈,更難區分,都是死氣環繞,誰知道什麼情況。

蘇宇寫寫畫畫的,刻畫了大半個焚鎧的樣子,很快,離開了木牌。

而焚鎧身上,死氣更重了,微微有些難受。

他也沒太在意,他也是第一次轉換成古城居民,哪知道具體情況啥樣的,古城居民,也許就是需要被死氣侵蝕,反正這麼多年來,也沒人轉換失敗。

可能過程是有些痛苦。

他任由那些死氣腐蝕,沒關係,明天再丟一次,他就能不懼死氣了。

而蘇宇,有些同情他。

這傢伙,死氣都快入意志海了,還在屋中待著不走,實力也就那樣,明天晚上若是轉化不了,不用自己殺他,他大概就死了。

真慘!

自己把自己坑死了,真凄涼,傻乎乎的,居然任由死氣侵蝕他,這腦子……沒法說。

當然,也沒人覺得有什麼不妥。

死靈,這東西是偽造不了的。

誰會想到這一茬?

四周,觀察的強者不少,也沒見人多說什麼,實際上都沒太在意這事。

就連成鎧,看到焚鎧有些痛苦的樣子,也只是嘆息安撫道:「再忍一天,等成了居民……過些年,看看族中有沒有辦法,讓你解脫。」

「多謝大人!」

焚鎧忍受著痛苦,也沒說什麼,這一切都是自願的。

蘇宇眼看著他們沒有分開的心思,九玄他們出城了,他也沒去追。

再次遊盪到了其他地方。

找人殺殺!

這畢竟是18環,又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住這邊的死氣,有些圍觀的傢伙,都在外圍。

圍觀的……也沒幾個好東西。

萬族皆可殺!

這也是蘇宇的想法,其實和當年的夏龍武很相似,當初他入學,萬天聖招攬萬族學員,他和柳文彥談話,蘇宇就說過,他贊成夏龍武的政策,萬族皆可殺!

什麼合作,拉攏,都不靠譜。

看看仙族,這就是人族的盟友!

哪來的盟友,都是利益驅使罷了。

蘇宇繼續遊盪,避開了那邊,先把看戲的都給殺了,免得回頭有人落井下石,剛好也給自己積累一點好處,說不定可以獲得一些獎勵,幫自己提升境界。

有些傻子,門戶是開著的。

這種傻子,大部分都是為了看戲撈好處的。

死靈,一般情況下,是沒辦法突破古屋的,這裡的死靈,是有規矩的,除非你殺人了,破壞古城了,才有對應實力的死靈出現。

蘇宇走著走著,看到了一間開門的古屋。

屋中,兩個人……不是人,是妖族。

兩頭龍!

有些眼熟,應該是那小金龍和龍戰,此刻敞開了屋子,在談話。

蘇宇走到門前,這倆看了一眼,也沒在意。

別說進不去,進去了,它倆也不怕一個騰空境的死靈。

兩龍瞥了他一眼,也看到蘇宇還帶著死靈小弟……它們以為是一夥的,倒是沒太在意,繼續閑談著。

「無憂,此地看看就行了,你不要在這久留,這地方,很快會亂,各族強者都往這邊趕,包括人族那邊,現在也有一些動靜,很可能會有人族強者來援……」

白髮龍戰說著話,而小金龍一直保持原型,也不化人,聞言悶悶道:「諸天戰場,天才之爭!喊家長算什麼本事?若是如此,乾脆讓無敵大戰好了!」

它反正很不爽,看不慣。

要是天才之戰,強者也參與進來,那還怎麼玩?

龍戰淡笑道:「不一樣的,我們都可以,蘇宇不行,他身份特殊,人族的多神文一系……不能崛起,龍族也是這態度,昔年葉霸天的事,讓萬族都警惕萬分。」

「多多神文系證道,真的可以開啟人境壓制力?」

小金龍也知道這事,但是好奇道:「是古籍記載,還是猜測?我在金龍一族,並未看到這樣的記載。」

龍戰沉吟道:「大概率是真的,具體情況,也只有那些永恆才知道了,你可以回去問問金龍大長老。」

小金龍是金龍族大長老後裔,這個事龍戰也說不清楚。

「好吧!」

兩龍談話間,看到死靈還沒走,小金龍有些暴躁道:「這裡死靈很煩,死氣也很煩,真想打死這死靈!」

「不要妄動!」

龍戰叮囑道:「死靈不能殺,殺也不能現在殺,現在死靈亂了,再殺,殺出了上古死靈,那大家都很麻煩!」

「知道了!」

小金龍回了一句,而蘇宇,卻是心中微動。

上古死靈?

啥玩意?

殺多了死靈,會有上古死靈出現?

……

既然要亂,那就亂一點好了。

蘇宇找了個地方,無人之地,身後還跟著倆死靈。

蘇宇心中微動。

忽然,一拳轟出,沒了死氣威脅,這倆騰空死靈,就是個垃圾。

轟隆!

兩頭死靈被他打爆!

而下一刻,四周,出現了4頭死靈,其中還有一頭是凌雲,這些死靈出現,迅速轉動,到處查看,卻是都有些疑惑。

殺死靈的人呢?

沒有啊!

而蘇宇,不動聲色,撿起了掉落的古城令,就一枚,等級很低的那種。

沒管這些死靈,這些傢伙都是智障,不用理會。

心中卻是起了心思,有趣!

多殺一點死靈,城中是否會出現很多死靈?

會不會引出強悍無比的死靈?

把這城都給滅了!

當然,我不怕,我也是死靈中的一員。

而且殺死靈,死靈精血很貴的。

還有古城令!

都是好東西!

蘇宇好像找到了發財之路,另外,還能坑人,死靈越多,這古城越危險,若是來一個上古死靈,看龍戰那忌憚的語氣,也許很危險。

4頭死靈,三頭騰空的,一頭凌雲的。

蘇宇眼神閃爍,幹掉他們,會來更強更多的死靈嗎?

會吧?

他繼續遊盪著,那幾頭死靈有些茫然,見他走了,也跟著一起走。

又找了個沒人的地方……砰砰砰,一陣亂響。

片刻后,蘇宇出來了。

這一次,身後足足多了8頭死靈。

其中,沒看到山海的,但是凌雲的佔據了一半,足足4頭,剩下的都是騰空。

蘇宇迅速遁逃,這些死靈茫然地跟著,很快,有的掉隊了。

但是都沒離開,沒消失。

得擊殺了殺死靈的傢伙才行,關鍵找不到。

死靈們也很茫然!

……

接下來,城內的死靈,越來越多了。

死氣,覆蓋了整個古城。

城主府。

天河眼神閃爍,怎麼回事?

死氣濃郁的嚇人了!

平時情況下,出現的死靈最多三五十頭,此刻,城內足足有百頭死靈了。

他手中的一枚令牌,不斷顫動。

很快,天河開口:「來人!」

豁牙老者迅速進門,天河眼神閃爍道:「關閉城主府!封鎖!任何人不得入內!另外,讓天滅衛回歸軍營,夜巡軍不用再巡查街道,全部撤回!」

「大人!」

老人震撼道:「封城?」

「對!」

天河冷冷道:「封城!這城,恐怕要出事了,死人恐怕不可避免,而且……要死許多!」

「大人……」

老人也感受到了一些不同,「城中死氣好像濃郁了許多!」

「對,比原本起碼濃郁了三成!這麼下去,上古死靈要出來了!」

天河深吸一口氣道:「不管他們,封城!這一次這些人自己找死,我也沒辦法!」

忽然死氣濃郁的驚人,他知道,出事了!

具體發生了什麼,他猜測,可能是有人擊殺了大量死靈導致的,這就沒辦法了,古城不能殺死靈,你們不是不知道。

現在,一群蠢貨在殺死靈,自己找死去吧!

「大人,要不要通知其他人,現在古屋中的死氣也提升了,也許停留不到三天了……」

「不用!」

天河淡漠道:「怕死的,早就跑了!現在留下的,都是不怕死的!既然不怕死,那就去死吧!」

「諾!」

老人不再多說,迅速召集天滅衛回歸。

……

沒多久,城內死靈多的可怕了。

而那些屋中的強者,也都感受到了一些,死氣濃郁了。

成鎧身邊,焚鎧已經有些撐不住了。

奇怪?

伴隨著死氣濃度提升,他愈發覺得痛苦了,痛苦的不行,這到底怎麼了?

難道轉換成居民,需要經歷這樣的痛苦?

他感覺自己快要被腐蝕了!

可他,已經轉換了三分之二了,怎麼會這樣。

「大人……」

成鎧正在探查情況,聞言轉頭看向焚鎧,焚鎧此刻眼神都有些迷離了,「大人,這轉換過程,很痛苦……昔年黑鎧他們也承受這樣的痛苦嗎?」

成鎧皺眉看著他,上前一步探查了一下,忽然手臂被死氣腐蝕,有些劇痛感,皺眉道:「這……這怎麼會這樣,轉換成居民……有些腐蝕,可沒有這麼嚴重的!」

不太對勁啊!

這也太嚴重了!

而且此刻,外面死靈很多,死氣比裡面更濃郁,濃郁的嚇人。

這到底怎麼了?

現在出城……也行不通的,焚鎧不能走,他轉換了三分之二,走了,出城的話,可能會導致轉換失敗,直接被腐蝕死的。

「焚鎧,你再撐一會,撐到明天晚上,你就安全了!」

這一刻,外面的死靈,已經多的有些可怕了。

成鎧憂心忡忡!

到底怎麼了?

忽然多出了這麼多死靈!

該死的!

一方面是焚鎧好像撐不住了,一方面又是外面死靈多的可怕,這……

就在他擔憂的時候,其他人也感受到了。

此刻,天鐸他們走出,看著街道上遊盪的死靈,有些人驚恐道:「這麼多死靈……是不是我們強者太多了,吸引了死靈過來?」

好多!

一條街道,18環這一塊,就有10多頭了。

那整個古城呢?

10多頭,還是遊盪的,蘇宇門外,還有三十多頭呢!

這一小片,死氣濃郁的驚人。

天鐸他們不吭聲,紛紛撤離,去外圍,18環死氣太濃郁了,哪怕在屋子中,他們也有些扛不住了!

秦放也跑了,安旻天也跑了,龍戰他們都跑了……

這地方,不能待了。

蘇宇……恐怕也撐不住了,太過濃郁了。

原本若是可以堅持三五天,現在,也許只有一兩天了,秦放憂心忡忡,這麼短時間,人族的援兵大概來不了。

正想著,忽然聽到背後,有人厲吼一聲。

「焚鎧!」

成鎧一把抓住焚鎧,喝道:「你怎麼了?」

死氣腐蝕!

痛苦讓成鎧不得不放下了焚鎧的身體,而焚鎧的鎧甲,卻是慢慢被死氣腐蝕,此刻,眼神黯然,「大人……我……好像……撐不住了……」

「不會的,不可能!」

成鎧大驚,不可能的!

「你在轉換,不會死的,不會的……」

焚鎧也有些悲哀,我也不知道為什麼。

隨著死氣濃郁,此刻,意志海都被腐蝕到了,開始崩塌。

焚鎧有些悲哀,有些無奈。

山海啊!

強者!

可在這,算什麼?

他這一刻,已經有些無力回天了!

片刻后,在眾人難以置信,在成鎧暴怒發狂的眼神中,鎧甲忽然崩潰,轟隆一聲,意志海崩塌,死氣蔓延,徹底隕落!

一位山海,死的不明不白!

到死,都不知道,為何會如此?

我在轉換啊!

我要成功了!

為何……會這樣?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83章 死的不明不白(求訂閱)

39.2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