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8章 古城門前入天榜(求訂閱)

第368章 古城門前入天榜(求訂閱)

風馳而行。

速度極快。

蘇宇的劫字神文還在跳動,這讓蘇宇想罵娘,難道跟上我了?

我有這麼倒霉嗎?

追殺秦放去啊!

這一路上,蘇宇那是遇山鑽山,遇水化水,遇叢林化木,速度快的驚人,可依舊有些無法擺脫後面的危機感。

五行遁術被他用的爐火純青,可還是甩不掉對方。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紫發摩多那閑庭闊步,走在虛空之中,彷彿在欣賞四周的風景。

自傲?

不,這是自信。

斬山海七重的自信,比當初更強大的自信。

人族幾位天才,距離他還遠。

哪怕遇到了一些山海巔峰,他保命還是可以的,至於日月……除非遇到日月境的人族,否則,妖族、神族的日月都不敢輕易擊殺他摩多那。

神魔還需要聯手,包括現在的妖族,都想聯手,一起壓制人族。

「蘇宇?」

他繼續前行,前方那是蘇宇嗎?

秦放和黃騰,也算是老熟人了。

失了興趣。

這倆人除非晉級凌雲七重甚至八九重,才有希望和他一戰,也只是有希望。

有時候,養幾個勢均力敵的對手,也是一種樂趣。

至於翻船了,那就翻了吧。

鎮壓不了當代,如何證道無敵?

就算證道無敵,也成不了大夏王他們那樣的無敵。

摩多那倒是更想見識一下新人的實力,比如這不知是崔浪還是蘇宇的傢伙的實力,這才有意思,不是嗎?

「天滅城!」

遠遠地,他已經看到了那座恢宏無比的巨城,神秘而又滄桑,亘古存在。

這樣的古城,分佈在整個諸天戰場。

摩多那曾去過一次古城,當然,不是天滅城,在那,他也有過一些機緣,當然,也遭遇過一些危機。

「古城……天滅!」

他眼神深邃,看向那座隱約間呈現的恢宏古城,笑了笑,蘇宇他們想入城嗎?

這裏,可未必是什麼安全之地。

也許比自己更危險!

越是天才,越是危險。

這就是諸天戰場!

諸天戰場,就是針對天才的地方,當然,度過了危機,那就是機遇,所以在這,天才能得到最快的成長。

摩多那繼續前行,蘇宇會入城嗎?

不清楚,不管蘇宇入不入城,他都要去看看,天滅城,既然遇到了,那就是命,天命,不去看看,對不起這一趟慾海平原之行。

他原本不想來這的,慾海平原只適合山海高重之下的天才,山海高重來了都容易迷失,這地方對山海高重和日月境不友好。

而那些人,有他們自己歷練的地方。

摩多那雖然不是日月,可他更喜歡去那邊,那邊,才能給他製造足夠的危機感,生死危機。

在這,他就是無敵的存在,當然,說的是這些年輕人。

……

摩多那看到了巨城,蘇宇也看到了。

隔着老遠,便感受到了那股蠻荒之氣,荒涼,卻又說不出的壯觀。

橫亘在天地之間。

蘇宇心中警惕,默默靠近,這一刻,他的劫字神文,左右跳動,反正一直保持着微弱的跳動,不太強烈,這代表有危機,但是不算太危險。

這座巨城,橫亘在前方,彷彿無邊無際,一時間,蘇宇都沒看到邊際在哪。

城門很多!

是的,很多城門。

光是蘇宇看到的,這一面城牆上,就有七八個城門。

要進入嗎?

如何進去?

需要查驗身份,還是如何?

在這諸天戰場之上,誰建造了這樣的巨城?

哪怕人族的大本營,也只是建造了一座小城,東離城,東離城後方,是無邊無際的軍營軍帳,並未鑄大城。

蘇宇睜眼看去,整個大城,最顯眼的就是那兩個滄桑古樸的大字。

天滅!

不是人族文字,也不是神魔文字,不是蘇宇了解的任何一個種族文字,但是蘇宇認識,那好像是一種特殊文字,類似於神文一般,你勾勒了,你便了解。

「神文……」

蘇宇喃喃一聲,是的,他第一時間想到的便是神文,真正的神文,而不是神族的文字。

看到這兩個字,他就知道意思,天滅!

這一刻,他腦海中,金色圖冊微微顫動了一下,很快恢復了平靜。

而巨城之上,兩個大字,微微閃爍了一下光芒,很快也恢復了平靜。

同一時間。

城主府中,那巨大無比的殿堂中,石雕再次睜眼。

彷彿看穿了無盡虛空,看到了很多東西,片刻后,閉眼。

一如既往,化為石雕,無聲無息。

……

蘇宇在四周隱藏着,不敢貿然進城。

又擔心後面的摩多那追來。

一時間,有些徘徊不前。

就在此刻,蘇宇臉色微變,劫字神文跳動,摩多那來了?

他剛想強行進入巨城,不遠處,一道身影浮空而過,摩多那朝他這邊掃了一眼,好像發現了他,但是又好像沒發現。

只是看了一眼,摩多那便朝其中最大的一個城門走去。

最大的城門,無人鎮守,不像其他小門,還有守衛。

那巨大的城門,開啟著,四周卻是無人。

摩多那走了過去,城門開啟著,他卻是沒有進去。

四周,小門邊上,有一些生靈往來,有生靈認出了摩多那,一臉心悸,有些人卻是認出他,低聲笑道:「又一個不長眼的……」

嗡!

魔火燃燒!

說話的生靈,直接被一道魔火燃燒了,凄厲的慘叫聲響徹雲霄,眨眼間,那說話的凌雲境強者,被徹底焚燒。

摩多那看都沒看那邊,彷彿什麼都沒做一般。

而這一刻,四周,一些來往的生靈,紛紛避退。

之前說話那位,身邊還有人,一位蒼老無比的老者,眼中露出一抹震撼,以及隱藏不住的憤怒。

「始魔族……如此霸道嗎?」

摩多那側頭看向老人,那是山海境強者。

他看了一眼,微微點頭,「始魔族……便是如此霸道!」

話落,身影一閃。

轟!

天地之間,只有那一拳,這一拳打破了虛空,如同突然從虛空中長出,一拳砸在了老人頭上,砰地一聲,老人被砸爆了頭顱。

魔火再現!

一頭巨大的黑色巨狼,失去了腦袋,一眨眼,被魔火焚燒一空。

「摩多那!」

有生靈顫顫巍巍地說出了這個名字。

這下子,四周,所有生靈再次避退開。

始魔族,摩多那!

凌雲境!

然而,山海三重的黑狼,被對方一拳打死,這一刻,所有生靈都震撼,懼怕,人的名,樹的影。

摩多那的名聲實在太大了!

摩多那並未理會那些傢伙,再次回到了巨大城門前。

城門依舊開啟。

摩多那輕輕吸了口氣,一步踏入!

嗡!

火焰騰空!

腳下,魔火映射虛空,摩多那一步步地走着,彷彿很艱難。

一步,兩步……

每一步,都彷彿耗盡了他的力量。

剛剛一拳擊殺山海的霸道,此刻步履闌珊,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

暗中,蘇宇看的獃滯。

好強!

山海三重,遇到了這傢伙,完全沒有任何抵抗之力,一拳就被打死了,可怕!

「這傢伙……好強,才凌雲七重!按照這實力,我起碼到了騰空六重才能戰他!」

「……」

這一刻,他是和小毛球說的,小毛球翻了個身,不想回話。

始魔族最強的凌雲七重,不,也許是萬族最強的凌雲七重,你說你騰空六重才能戰他……小毛球都不想理他了。

真不是人!

蘇宇認真的,騰空六重,說的是肉身,那最少也要41鑄了,他起碼要到六重才有希望戰他,戰,未必能贏,摩多那現在的實力看不透。

也許要到騰空七重才行!

「也許……更多!這傢伙,看不透啊,鑄身鑄了多少次?36次?竅穴開啟了多少,100多個?」

怎麼看都不像只開竅一百多!

至於鑄身,也許也鑄的不止36次,雖說他獲得了始魔族功法,只是三十六鑄。

可誰知道,這傢伙是不是修鍊的始魔族鑄身法?

「為何非要走那個門?」

蘇宇有些疑惑,城門很多,有的地方,看起來進出很方便,一些生靈來來往往的,守衛的兵士並未出手阻攔,也沒有查看什麼。

既然如此,摩多那為何非要走那個門呢?

還有,他發現了自己嗎?

那為何不殺自己?

而是跑去入門了!

好像他的目的不是殺自己一樣,就是為了入城。

奇怪的傢伙!

蘇宇此刻有數不盡的疑惑想知道,摩多那一步步走着,走的艱難,蘇宇都能看到他的汗液從額頭滴下了。

這門……邪乎!

一拳擊殺山海的傢伙,入個門都難,這什麼門?

飛躍城牆,直接入城又會如何?

「會死!」

轟!

蘇宇一拳轟向身後,神文爆發,戰技殺出,轟隆一聲,虛空爆炸!

「蘇宇!」

剛剛說出「會死」的傢伙,此刻,迅速倒退,距離他幾百米開外,戴着白色面具,笑聲傳來:「你是想知道,直接飛躍城牆入城,會如何嗎?」

蘇宇眼神冷厲,心中驚駭。

我想想而已!

為何這傢伙會知道?

彷彿知道他在想什麼,白色面具人笑道:「因為……第一次來的傢伙,都會有這樣的想法!很容易猜到,不是嗎?你是否在好奇很多東西,疑惑很多東西?」

「你是誰?」

蘇宇眼神冰寒,看不透這傢伙,跑!

「別想着跑,我無敵意。」

白色面具人笑道:「我來自獵天閣,獵天四部之天部成員,蘇宇,你剛剛動用的是神文戰技吧?可否告知,這神文戰技,叫什麼?」

蘇宇冷冷看着他,不語。

「不要如此有敵意……獵天閣,也只是一個組織,無分善惡,無分對錯,組織,便是為了方便他人,方便自己。」

白色面具人笑道:「我想邀請你加入獵天閣,考慮嗎?」

「不考慮!」

蘇宇不斷倒退,想了想,怕他動手,又道:「給我點時間,我想想,畢竟我對獵天閣了解太少……」

「呵!」

面具人笑了一聲,「別緊張,這一次來,我只是想確認一下你的身份,別無他意!另外,若是不加入獵天閣,也可以動用分榜,和獵天閣做一些交易。」

「交易?」

「對!」

白色面具人淡笑道:「什麼都可以交易!」

「殺無敵可以嗎?」

「……」

面具人安靜了瞬間,再次道:「我許可權不夠,也許……當你許可權夠了,也不是不可以!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看着面具人,眼神變幻,「邀請萬族強者天才加入,設立獵天榜,促成交易,也許還參與一些雇傭之事,這舉動,我熟!」

太熟了!

這他么就是一個互助會形式的組織!

邀請人加入,然後安排任務,給予好處,反正幕後者肯定是賺的。

面具人也不在意,淡笑道:「各有所需罷了,獵天閣也從不標榜,一切為了正義!」

蘇宇再次後退,問道:「摩多那是獵天閣成員嗎?」

面具人淡笑道;「不知,我只負責我負責的,其他人負責的,我一概不知,這也是規則。」

「你現在負責我?」

「是!」

面具人淡笑道:「好奇摩多那為何要入城嗎?為何非要走這道門嗎?為何進的如此艱難嗎?古城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,不好奇嗎?」

「好奇。」

蘇宇退出了老遠,劫字神文跳動的不厲害了,這才笑道:「買賣情報嗎?這些情報賣給我,開個價。」

「不用。」

面具人淡淡道:「可以看看你的真面目嗎?看完了,一些情報送你,當酬勞了。」

「獵天閣這麼能耐,看不透嗎?」

「可以。」

面具人不受刺激,手中出現了一面鏡子,淡笑道:「強行窺破,那就是為敵了,我之前說了,無意為敵,你非要我強行窺破嗎?獵天榜,需要可靠信息,你也看到了,暴露的並不多,只是需要知道一些基礎消息……」

「而今,你崔浪之身份,被人質疑,那獵天閣就有責任去辨別真假。」

「責任?」

蘇宇挑眉,面具人淡淡道:「是,有責任!若是連一個天才是誰都不知道,那獵天閣,如何立足萬界?如何讓人相信,我們的情報,是準確的!」

蘇宇點點頭,「我是崔浪……」

面具人笑了,手中鏡子揚起,這一刻,一道白光照射而來,蘇宇迅速隱身遁逃。

剛隱身,時空一滯。

蘇宇從虛空中跌落,心中微驚,卻是不懼,時光踢出,轟隆一聲,白光潰散一些。

面具人微微一怔,迅速記錄了下來。

「會時光戰法,滅蠶王傳承。」

他抬起鏡子,再次照耀而去。

蘇宇神文爆發,這面具人再次記載,「具備五行神文……」

蘇宇忽然停下,避開了白光,急忙道:「好說,我是蘇宇,這位面具大人何必動手動腳的……」

他也發現了,那傢伙好像在記錄什麼。

再打下去,暴露的東西更多。

面具人笑了,開口道:「你是蘇宇?能否現出真面目,我說了,我並無敵意,獵天閣不是獵殺天才之意,獵天榜之天才隕落……我們也只是提供一份榜單,具體誰殺的,那是你們自己的事。」

蘇宇不置可否,這傢伙太難纏了!

他想入城了!

正想着,面具人又道:「古城有危機,也有機緣,什麼都不知道,一通亂闖,並非好事!直接入城,也許就會錯過大機緣!摩多那這樣的天驕,都想從中獲得一些機緣,選擇了走正門,你難道要走側門?自認不如摩多那?」

蘇宇遲疑了一下,暗罵一聲,下一刻,露出了面目……

面具人看了他一會,有些心累,淡淡道:「請不要侮辱我的智商!不要侮辱獵天閣的名聲!夏虎尤,我獵天閣有圖錄記載!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暗罵,心中微動,下一刻,又出現一個樣子。

夏虎尤挺有名的,還是無敵後裔,獵天閣知道正常。

現在……

他剛變化一人,那面具人取出一副圖像,給他看了看,淡淡道:「你蘇宇,也不是無名之輩,何必藏頭露尾。」

蘇宇看到了自己的圖像!

心中微震,獵天閣在人境也有情報機構!

可承認了自己的身份,很危險的。

他正想繼續變一下,那面具人再次記錄,「具有變化神文,疑似四階,具備斂息之術,具備一枚隱藏氣息類神文,疑似四階……」

寫到這,直接在他手中的冊子上記載道:「神文超過10枚,會開天刀、時光、擴神訣,具有天賦精血,會神文戰技,此人必是蘇宇!」

既然蘇宇不露面,那就自己推斷了。

到了這地步,幾乎百分百是蘇宇了。

說幾乎,那是因為這傢伙死不承認。

蘇宇也看到了他記載什麼,眼神有些異樣,這些傢伙,真夠嚴謹的,冒充一下身份而已,這都不行?

崔浪和蘇宇,有區別嗎?

非要查個底朝天!

他都無語了,難怪夏虎尤說在諸天戰場隱藏身份特別難,原來獵天閣這個組織,居然會專門查驗身份,這是充當萬界巡捕?

大爺的!

而這一刻,蘇宇身上的分榜震動了一下,他迅速取出來看了一下。

這一刻,榜單有了些變動。

「天榜18,蘇宇,19歲,人境大明府天才,出身大夏府,多神文系天才

戰績:擊殺凌雲九重」

而秦放,這位凌雲六重殺山海三重的傢伙,掉到了地榜,地榜第一,而黃騰,成了地榜第二。

蘇宇咬牙道:「我是不是蘇宇,你這就給了答案?」

那冊子……可能也是類似於傳音符的東西,傳遞給了獵天閣。

對方更改了信息!

如此一來,蘇宇直接進入了天榜末位。

進來沒幾天!

他從黃榜殺入了天榜末位,蘇宇自己都鬱悶了,我要這麼大名氣幹嘛,會被人盯上的,太危險了。

面具人遲疑了一下,想了想,再次書寫了一些東西。

又過了一會,榜單再次有了一些變化。

「蘇宇(存疑,待考證)」

多了幾個字!

蘇宇吐血,你他么的,這榜單還能這麼弄?

面具人笑了笑,「你承認也好,不承認也好,獵天閣都會給出一些我們自己的推測。」

話落,他就要離開了。

蘇宇急忙道:「你給我的資料呢?」

「你未顯真身!」

「你又沒說什麼時候……」

話落,蘇宇變成了自己的樣子,那面具人動作一滯,回頭看了他一眼,笑了笑,「人族的天才,都很有意思。」

簡單來說,都有些不太要臉。

他見過秦放,見過黃騰,而今,又見了蘇宇。

都有一些特質!

下一刻,一枚玉符朝蘇宇飛來,而蘇宇,迅速用火焰神文燃燒了一下,又用水神文清洗了一下,接着又用劫字神文探查了一下……

一番舉動之後,這才收下了那玉符。

「……」

面具人心累,真的,他很少見到這樣的傢伙,過於警惕了!

說他很警惕吧,這傢伙偏偏又膽子很大,既然不想暴露,你非要跑天斷谷幹嘛?

矛盾的一人,複雜的一人。

也許,這就是天才吧。

面具人離去,聲音傳來:「想要交易,可以在分榜上寫出你想要交易什麼,那就是類似於傳音符的東西,並無其他作用。」

「呵!」

蘇宇沒說什麼,定位呢?

肯定有的!

這傢伙精準地找到了自己所在,一定和分榜有關,就知道,這東西能定位。

但是這獵天閣,情況有些複雜。

好像不直接出手殺人!

或者說,沒人付出足夠的代價,他們不會隨意殺人,蘇宇換位思考了一下,若有所思,也許,在他們眼中,這些榜單上的天才,都是他們的底牌。

定位天才,擊殺天才,都是一種交易,付出足夠的代價,他們就會去做。

沒付出代價之前,所有天才都是他們的底蘊。

他和面具人交談了一陣,而此刻,摩多那還在過城門,魔焰滔天!

四周,圍觀的生靈也多了起來。

蘇宇看了一會,默默開始看那面具人給的資料。

這摩多那,發什麼瘋,非要走這個門,有啥不一樣嗎?

……

蘇宇沒在意別的,可這一刻,諸天萬界,凡是手持榜單的強者,紛紛取出了榜單。

天榜18,蘇宇,存疑!

蘇宇!

崔浪的名字,消失了,變成了蘇宇,直接進入了天榜。

萬界,只有18位天才進入了天榜。

而今,蘇宇進去了。

掛了個末位,那是因為殺的雷絕,沒到山海。

也和蘇宇本身進入了凌雲有關。

他意志力是凌雲一重,還沒展露出越一整個大階而戰的本事,雖說爆發力有山海實力,雷絕都殺過山海,但是獵天榜並非這麼算的。

……

大夏文明學府。

修心閣。

一條條消息,中轉而來。

當萬天聖取出傳音符,看着那最新榜單的一刻,仰頭看天。

凌雲,戰山海!

「凌雲了……」

喃喃一聲,他看向天花板,眼中日月輪轉,我看到的到底是什麼樣的場面。

和蘇宇對戰的山海,到底是誰?

山海幾重?

他沒太注意到。

山海一重也是山海,山海九重也是山海,這傢伙戰的是哪個山海,哪一族的山海!

「那不是在諸天戰場,不是現在……」

他喃喃一聲,不會那麼短的。

不會的!

蘇宇入學之後,他才動用了通天鏡觀看未來。

耗費了百年歲月!

而今,一年沒到。

到了8月份,才是一年。

我不信!

他么的,你給我再等等!

我不服!

早知道看到的東西,就在近期,我不看了。

雖說,那是千萬種可能之一,但是他耗費那麼多壽命觀看,觀看的時間越短,代表這種可能性越大,跨越的時間線不長。

若是真在幾十年後,那就是千萬種可能之一。

可若是就在近期,那就是幾種可能之一,這一點,反而讓萬天聖能確定下來,越近,代表發生的概率越大。

「哎!」

一聲嘆息!

來的太快了,一切不在我掌控之中了。

還有,這小子為何要去諸天戰場鬧事,鬧騰的厲害了,真以為沒人能殺你?

再天才,遇到了無敵,也是一巴掌拍死的命。

搖搖頭,不再去想。

夏胖子去了,也許會照顧一二吧。

……

收到這些消息的人不多,但是高層都有一些自己的情報線。

大明府。

悅心島上。

牛百道請崔浪喝茶,喝了一陣,笑道:「我就說,要不了多久你就不用擔心了,看看,現在不用擔心了吧?那小子自爆身份了!」

說的輕鬆,心中狂罵!

大爺的!

你不是去遺跡取天元氣的嗎?

你怎麼上天榜了?

他都快氣炸了!

虧我還給你隱藏身份,話說回來,這小子太招搖了,再怎麼隱藏也不行啊。

在大明府,還算低調啊。

低調的,也就弄了個天地異象,也就坑死了一些日月,沒幹別的了吧?

怎麼到了諸天戰場,跟放出籠子的二哈似的。

到處惹是生非!

對面,崔浪喝着茶,點點頭,一臉淡然,我知道他會暴露的,但是……我還是麻煩很大好不好!

想到這,嘆息一聲,「府長,我覺得我還是要完。」

「嗯?」

「大唐府的一個朋友,剛剛給我傳音了,說程老頭忽然炸了自家的大院子,我在想,他是想殺我,還是想殺了蘇宇,您覺得呢?」

「……」

忘了這茬了!

牛百道看着他,半晌才道:「可能是想殺了你,然後抓了蘇宇,逼蘇宇和他孫女成親,你覺得呢?」

崔浪點頭,可能性很大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68章 古城門前入天榜(求訂閱)

0%
目錄
共103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