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6章 跨越時空的交流(求訂閱)

第386章 跨越時空的交流(求訂閱)

天變了。

天滅城。

隨著大量死靈被殺,三頭日月死靈出現,此刻,整個古城,除了一些古屋中的生靈,外面的全部死光了。

一座大屋中。

摩多那取出了震動不停的榜單,掃了一眼,笑了。

蘇宇!

擊殺重傷的成鎧?

有意思!

凌雲境幾乎無敵的他,好久沒遇到對手了,蘇宇會是嗎?

……

另一座大屋中。

銀鎧咆哮,怒吼,瘋狂!

而道成,則是默默無言,看著榜單,指尖處,兩個金色字體環繞,蘇宇,那是九玄臨死的時候,用自己的血液刻畫了這兩個字。

怨氣,不甘,憤怒,絕望……

道成在感受九玄的種種情緒。

他好像看到了九玄死亡時那一刻的絕望和無助。

他一直在保護九玄,他算出了是大凶,所以,哪怕他獨自離開,也沒讓九玄獨自離開,他甚至讓九玄和一位山海巔峰寸步不離!

可是……九玄還是死了。

成鎧那廢物,沒能護住九玄。

山海巔峰!

廢物!

銀鎧的咆哮聲,還在響起,這廢物,也許還在為成鎧悲傷。

道成看了一眼銀鎧,再看看蘇宇的排名,笑了,笑的有些無奈。

起身,上前一步,輕聲道:「銀鎧兄別傷心了……」

「混蛋,我要殺了他!」

銀鎧咆哮!

道成輕輕走到他身後,輕聲道:「會的,我會殺了他的,但是……我們現在的實力也許還不夠,我需要更強的實力,現在九玄已死,只有銀鎧兄可以幫我了……」

「嗯?」

銀鎧扭頭,「怎麼幫?一起出去殺了蘇宇?」

道成上前,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,銀鎧有些彆扭,就聽道成嘆道:「他這種人,強者擊殺他難度很大,他會躲,會跑,唯有實力和他相差無幾的天才,才有希望殺他……」

銀鎧有些焦躁,廢話,你到底想說什麼?

「所以……唯有我能殺他,銀鎧兄還是不行……」

「什麼……」

銀鎧話還沒落,忽然,臉色大變,下一刻,鎧甲龜裂,他想掙扎,想爆發,卻是意志海被切割碎裂,整個人都徹底失去了反擊之力。

道成嘆息道:「我不想的,可是……我想殺了他!銀鎧兄,你是山海六重,應該可以給我提供一些助力,抱歉了,可是……我真想殺了他,原諒我!」

銀鎧口中大量黑色血液溢出,「為……為什麼……你殺了我……會被玄鎧族……發現的!」

「會嗎?」

道成笑道:「榜單也只會顯示我殺了山海六重,沒人看見,誰敢肯定我殺的是你,也許是……死靈呢?」

道成輕笑著,把玩著手中那兩枚用血液勾勒的文字,蘇宇,輕聲道:「九玄死了,你們這群廢物,山海巔峰居然護不住一個九玄!」

「你玄鎧一族,都是如此廢物嗎?」

銀鎧眼中露出凶光,「你……自己……也是!」

你也是廢物!

道成淡淡道:「對,我也是,所以……我需要更多的助力,九玄死了,玄赫仙王也好,我爺爺道王也好,都不會為了九玄和人族翻臉!」

「無敵不出手的話,一些日月,未必能擊殺了蘇宇!」

「人族的無敵此刻不會任由他族無敵擊殺蘇宇的……所以,我想了又想,報仇,也許只能我來了。」

道成嘆息道:「聯姻……其實我是不願的。可我認識九玄很多年了,她其實很聰明,什麼都懂,什麼都知道,在我面前,卻是裝作什麼都不懂,什麼都不知道,她太傻了!」

「她怎麼知道,我喜歡的是單純的九玄,而不是那個狠辣果決的九玄?」

「這一次出來,我是為了破山海而來的,破入山海,我便準備迎娶她了。」

道成嘆息,「我說要走,你們說不走,你們玄鎧一族死了幾個山海而已……區區玄鎧一族的幾位山海,能和她比嗎?」

這一刻的道成,沒有悲傷,沒有流淚,只是淡淡地敘述著,說著彷彿和自己無關的話。

九玄!

他對九玄有愛嗎?

也許,連他自己也不清楚。

可如今,九玄死了,他要為九玄報仇。

報仇……凌雲不夠,他要入山海。

銀鎧,成了他的傾聽者,他沒急著殺死銀鎧,慢慢敘說著,「銀鎧兄,你說,蘇宇到底怎麼做到的?」

「他和死靈暴動有什麼關聯?」

「他是什麼時候出來的?」

「九玄其實很警惕的,而且手段很多,一定是在關鍵時刻,爆發仙王符之後,被他偷襲了!」

「仙王符爆發,應該擊殺了所有死靈,上古死靈出現之前,九玄一定找好了退路……可她還是死了,怎麼死的?」

道成喃喃道:「包括成鎧也死了!獵天榜說,擊殺的重傷成鎧,那代表成鎧被死靈重傷了,應該是上古死靈,而蘇宇……也許就在上古死靈附近?」

「他不怕死靈?」

道成眼神閃爍,「對,他可能不怕死靈,也許,死靈死亡那麼多,出現那麼多,都是他殺的!」

道成一句一頓地說著,「他可能一直都在暗中擊殺死靈,引出了死靈暴動,成鎧和九玄被包圍,都是他做的,他早就算計好了,要擊殺九玄他們!」

「獵天閣的人奪走了焚鎧的屍體,說是蘇宇殺的,蘇宇詛咒擊殺的……難道,他真會什麼詛咒之術,暗中咒死了那些死靈?」

還是有些不太明白。

而此刻,銀鎧有些彌留了,眼神黯淡,看著他,「道成……你不會成功的……你……也會死的!」

「是嗎?」

道成笑道:「來了諸天戰場,你們這些人是為了求存,而我們這些天才,放著大好的家世背景不要,放著安全和平不要,來這,不就是為了強大自己,博一個證道機緣嗎?」

「死,我們真的恐懼嗎?」

「你我是不一樣的,我也好,蘇宇也好,摩多那也好……我們這些天才,來這,和你們的追求是不一樣的,你不懂!」

怕死嗎?

不怕的!

真要怕死,何必來這。

窩在仙界,當自己的道王後裔不好嗎?

道王後裔那麼多,很多都留在仙界,自己不想來諸天戰場,誰還會逼迫自己來嗎?

道成輕嘆一聲,而這一刻,銀鎧徹底崩潰,意志海覆滅,轟隆一聲,鎧甲炸裂開!

一朵雲團降臨。

道成閉目吸收著,喃喃道:「蘇宇……」

他會報仇的!

玄赫仙王大概是來不了了,也未必會來,因為九玄死了,沒死的九玄還值得他付出一些代價,死了的一文不值。

任何種族都是如此!

葉霸天那等天才,死了,一樣一文不值。

獵天榜單上,道成排名提升了。

凌雲九重,擊殺山海六重。

地榜第二。

超過了黃騰,卻是比秦放要低一些,黃騰的戰績還是凌雲五重殺山海二重,秦放是凌雲六重殺山海三重,看起來還沒道成戰績強,可排名,依舊高一位。

排名多少,道成不太在意。

排名低,只是獵天榜覺得你證道希望不如秦放高罷了。

獵天榜,也許可以看成是一個證道預備役的榜單,入榜,只是代表你有這個資格和希望,而九成九的人,根本活不到那時候。

此刻,道成正在往山海進發。

不入山海,也許無法拿下蘇宇。

入了山海,他就有希望和山海七重一搏,那時候,也許就能超越秦放了。

……

玄鎧一族全滅!

這一刻,看到榜單變化的一些人,眼神複雜,山海六重……其實大家猜到是誰了,外人不知道,城內的人卻是有數。

這當前,道成能殺誰?

除了銀鎧,沒別人了。

夠狠!

也夠無情。

不過,能看到榜單的人,也不是太意外,這些上榜的,哪一個不是狠人,換成他們自己,也許這一刻也會選擇擊殺銀鎧,為自己爭取一些機會。

蘇宇斬殺了成鎧,必然會獲得大量天地獎勵,他會放過道成嗎?

不會的!

道成也不會放過蘇宇!

到了這時候,雙方已經結下了死仇,能讓自己實力進步,他們都不會放棄的。

……

又一間古屋中,秦放看了看榜單,搖頭,感慨。

蘇宇……真的麻煩大了。

殺了成鎧和九玄!

哪怕無敵被攔下了,可此地畢竟不是人境地盤,自己爺爺大秦王,也未必能攔下所有無敵,更何況,這還是在古城內,製造出這麼大的血案,擊殺了不知道多少死靈,蘇宇還能活嗎?

萬族的一些日月,大概都迅速朝這邊趕。

這古城能封閉多久?

蘇宇有希望逃過此劫嗎?

殺了成鎧,也許只是個開始。

……

大家都在想蘇宇,想道成。

而蘇宇則是不管這些,此刻的他,被天地玄光覆蓋,擊殺成鎧,獎勵的天地玄光太多了。

肉身在不斷強化中!

轟隆一聲!

19鑄完成了!

過了大概一個小時,再次轟鳴,20鑄完成了。

時間,一點點過去,外面,依舊安靜的嚇人。

沒有任何動靜!

誰也不敢此刻出去,因為外面肯定有上古死靈,沒人會在這時候出去試探找死。

安靜的環境,讓古城極為壓抑。

蘇宇沒在乎這些,繼續鑄身。

等到天快亮的時候,再次轟鳴一聲,金光燦爛,肉身達到了21鑄。

玄光,消耗了一大半了,只剩下一點點了。

蘇宇惋惜,最多22鑄。

也就是說,擊殺了成鎧,獎勵也只是讓他完成了肉身四次鑄造,當然,他的四次鑄造,是其他人的好幾倍消耗,換成別人,也許已經完成七八次甚至十次鑄造了。

蘇宇肉身越來越強大,現在完成一次鑄造,消耗也大的可怕。

之前他想著,一次消耗20份天元氣,就能完成一次鑄造。

事實證明,他想多了。

當他肉身強大到了破了萬竅之力,20份?

現在50份完成一鑄差不多!

而這一次,提供給他的天地玄光量其實很多。

一直到天亮,蘇宇肉身再次轟鳴一聲,玄光已經徹底耗盡,蘇宇還是消耗了不少天元氣,這才完成了第22鑄。

蘇宇肉身震蕩,古屋都微微顫動了一下。

22鑄肉身,肉身之力接近15000竅之力了。

真正意義上達到了山海境肉身之力。

強悍!

唯有這種感覺,很強大。

當然,比起山海中期,其實還是有些不如,比一般的山海一重要強點,但是遭遇神魔山海,那還是不如的。

加上陽竅,神文增幅,接近兩萬竅之力。

蘇宇睜開了眼睛,眼中神光爆發,很快,恢復了正常。

「22鑄了!」

有些欣喜,但是,更多的是感慨。

諸天戰場,果然是個好地方。

鑄身8次出大明府,到現在,兩個月時間,已經達到了22鑄,完成了14鑄,果然,不出人境,永遠也別想進步這麼快。

秦放他們在人境實力也一般,卻是迅速殺入獵天榜,以前還覺得修鍊到後期更快了,現在才明白,是在人境修鍊太慢了!

欣喜之後,是惆悵。

接下來呢?

殺道成?

古城必然已經成為關注焦點了,也許很快就有大量強者趕來了,自己……也許要離開了,可有那麼容易離開嗎?

古城被封鎖了!

另外,道成還沒殺呢,安旻天他們都沒殺呢。

既然開了殺戒,不都給殺了,對得起自己?

還有,外面的那日月死靈走了嗎?

總覺得這死靈到了日月,好像不太一樣了,有些智慧的感覺,之前殺成鎧的時候,死靈一直盯著自己看,和其他死靈的反應不太一樣。

「第一,有機會再殺幾個人!」

「第二,離開古城!」

「第三,隱藏身份!」

自救,這是蘇宇一直以來的想法,他不指望別人救他。

一切都靠自己!

心中想著,他感覺儲物戒震動了一下,片刻后,他取出一份榜單。

「你是蘇宇?」

此刻,榜單上浮現一行文字。

……

獵天閣中。

面具人木然,看向無面長老,「九玄的榜單應該在蘇宇手上,可現在,這份榜單和之前那份榜單,不在一起,定位的位置不一樣,長老……那和我們一直在聊天的,到底是誰?」

獵天閣的榜單,只有定位作用。

當然,誰獲得了榜單,他們是有數的。

比如九玄的榜單,大概率是在蘇宇手上,看看戰績就知道了,一般情況下,獵天閣也不是太在意榜單到底被誰拿走了,但是大體上都知道落入誰手中。

而現在,卻是不得不在意。

既然九玄的榜單在蘇宇手上,那之前屬於蘇宇的那份榜單,被誰拿著?

誰在用蘇宇的榜單一直和他們交流?

無面長老沉默了一會,「獵天榜分榜也能大體上判斷出持榜者的信息,蘇宇的榜單既然不在自己手上,那大概率也不在榜單中人手上,至於被誰拿走了……這個要問蘇宇。」

原來如此!

蘇宇早就離開了!

這一刻,獵天閣總算有了答案,那死靈的事,的確是蘇宇做的。

就在此刻,面具人面前顯露了一行字。

「給我提供一個離開城池的方法!」

面具人看向長老,無面長老想了想道:「他想逃了,告訴他,現在我們也沒辦法,三頭日月死靈還在城內,沒有離開,我們的人也沒辦法離開……只能等!他若是等不及,可以去城主府看看。」

「不收費?」

「這次不收了,因為我們暫時也沒辦法幫他解決這個問題。」

無面長老說著,又道:「這傢伙……就是個炸彈,走到哪炸到哪,有他在,其實是好事,我還巴不得他活著,他活著,榜單才會迅速變動,天才才會不斷崛起,鯰魚效應懂嗎?」

「不懂。」

「那就算了,這傢伙活著,對獵天閣沒壞處。」

「明白了!」

面具人迅速和蘇宇交流,而此刻,另一份原本屬於蘇宇的榜單,也有信息傳來。

面具人掃了一眼,暗罵一聲!

「聊聊天呀,外面好像有東西要進來吃我,我要不要跑呀?」

「……」

面具人慍怒,「你到底是誰?蘇宇已經和我們另外交易,你不是蘇宇,你這混蛋,居然敢騙我!」

「啊?」

……

古屋中,小毛球一滯,被發現了啊!

香香的也太不敬業了!

我都沒暴露,你居然暴露了。

而此刻,門外好像有開門聲,小毛球睜大了眼睛,算了,沒時間和獵天閣聊天了,獵天閣都是笨蛋,根本沒辦法解決問題。

大眼睛看向大門,門,好像真要被開啟了。

隔著門戶,小毛球都感受到了強大的壓迫力和死亡危機,好像很危險的樣子。

眼睛不斷轉動,往哪跑啊?

至於屋中的死氣濃郁,小毛球倒是沒太在意,死氣也是一種元氣,元氣逆轉的元氣,它不怕元氣,自然也不怕死氣。

化為神文狀態的它,不太懼怕這些。

可現在,外面好像有更厲害的來了。

怎麼辦?

小毛球挺著急的,我可不想死。

想找香香的幫忙,卻是無法聯繫,只好迅速聯繫獵天閣。

「救命,找……找蘇宇救命……我給錢!」

小毛球沒喊香香的,香香的不許自己喊他香香的,而且喊了,人家也不認識。

它得求援,找獵天閣求援。

一邊求援,小毛球一邊在呼喚,大大救命,大大救命……要死球了!

……

就在這一刻。

一處古界。

巨大的天元樹上,一個大毛球,好像還在沉思中。

忽然,面前浮現出一個小水泡。

大毛球睜眼,剛剛想到哪了,對,想到要不要去人境接回小傢伙……

忽然一愣,咦,小傢伙不在人境了?

再一看面前的畫面,這是哪?

大毛球眨了眨眼,判斷了一下,好像看到了死氣……

「聖城?」

喃喃一聲,小傢伙怎麼跑到那去了?

這是哪座聖城?

求救嗎?

聖城……聖城……有個什麼來著……

想著想著,思緒有些溢散,很快,面前的泡泡越來越多了!

大毛球再次醒了,剛剛想到哪了?

對,想到聖城了,小傢伙在聖城,好遠啊!

大毛球想了想,忽然,四周時光逆轉,好像回到了當初,回到了過去,時光不斷逆轉,不斷逆轉……

逆轉到了某一日!

大毛球出現在一座古城之上。

「不是這一座……」

大毛球繼續逆轉,小毛球不在這,不是這個,它記得自己以前應該去過。

繼續逆轉!

很快,一座古城再次浮現。

天滅!

「就是這個吧?」

大毛球喃喃一聲,忽然飛入城中,此刻,古城還算繁華,大毛球忽然朝城主府飛去。

片刻后,飛到了城主府後殿。

石雕!

此刻,石雕就在了。

石雕陡然睜眼,看向大毛球。

大毛球也看著他。

對視一眼,石雕開口道:「噬神半皇遠道而來,跨越時空,有何貴幹?」

大毛球想了想,「你是……算了,你們都一樣,不認識,我想幹什麼……我想想……」

大毛球想了半天,這才想起了什麼,「我家小夥子,要在……要在好久後來你這,然後……有東西要殺它,你救它……我不想出去。」

「嗯?」

石雕睜眼,看向它,「噬神半皇跨越時空,就為此事?」

「是啊!」

石雕默然,陡然閉眼,不再說話。

轟隆,畫面破碎,時光再次逆轉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城主府中,石雕忽然再次睜眼,眼神異樣地看向某處,腦海中多了一段久遠的記憶。

有些無語!

艹!

噬神古族的那位瘋了吧!

他么的,沒事幹,跨越時空數百年,就為了通知我一身,你家小傢伙有危險?

視線落在某處,下一刻,眼中神光爆發,轟隆一聲,一道神光覆蓋在了門戶上。

正在破門的三頭死靈,忽然停下了動作,回頭看向城主府,片刻后,三頭死靈選擇了離開。

而石雕,再次看了一眼屋子,彷彿看透了古屋,看到了小毛球,這不是那蘇宇帶來的那頭噬神古族嗎?

噬神半皇的血脈?

也是,噬神古族數量太少,沒想到這老半皇,老了老了,還留下了血脈,他還以為是其他噬神古族血脈呢。

石雕再次閉眼,很煩。

這些傢伙,真麻煩。

噬神半皇,大概真的老了,感覺記憶力都在衰退了,一直待在噬神古界,是不能離開,還是不想離開了?

石雕心中想著,不再理會。

這些麻煩事,趁早消弭。

他現在很煩心,一群混蛋,都在這折騰什麼呢,我都石化了,還不讓我省心。

……

一場跨越時光的救援,就此完成,無人知曉。

唯獨小毛球,沒再感受到危機,繼續開始騷擾獵天閣,獵天閣都巴不得這個持有蘇宇榜單的傢伙被人打死算了,真煩人!

這時候的蘇宇,也收到了獵天閣轉達的信息。

有些意外,這才記起了小毛球。

遇到危險了?

又多了幾分想法,在這,傳音符都被死氣弄的無法傳音了,獵天閣居然可以傳信,難怪這獵天閣情報體系強悍,古城的事,外面的人未必知道。

可獵天閣,大概第一時間就收到了消息。

「要出去嗎?」

蘇宇有些擔心,出去的話,遇到那三頭日月死靈,會不會有些麻煩?

算了,出去看看!

一直在這待著,也是坐以待斃!

等萬族強者來了,自己想走都走不了了。

至於榜單之上,道成擊殺山海六重……蘇宇也猜到了殺的誰,銀鎧死了,這道成也許能破山海,他也沒多管,殺就殺吧。

剛好,殺光了此地的玄鎧一族,讓他們和自己作對。

死了一位日月,6位山海,兩位天才,大概想哭。

玄鎧界,未必有大夏府強大。

很正常的事,人族本就不弱,大夏府又是強府之一,大夏府死了一位日月六位山海,大概也得肉疼,上次蘇宇伏殺了單神文系那些傢伙,大夏府還是傷到了一些元氣的。

就是讓玄鎧族心疼!

下次讓你們死的更多!

蘇宇深吸一口氣,消耗大量天元氣,將體內死氣留下的傷勢全部恢復,很快,再次逆轉元竅,死氣溢散,得出去了!

至於榜單,他沒帶著,丟在了原地。

包括其他人儲物戒,他也都搜查了一遍,沒看到有其他榜單,這才放心,他可不想被獵天閣監察行蹤。

出去看看再說!

……

開門。

無聲,整個古城好像徹底死寂了。

蘇宇化為死靈,走出門戶。

此刻,街道上有零零散散的幾頭死靈,數量極少。

之前被殺的太多!

還有就好,就怕一頭都沒了,那才尷尬。

蘇宇走出屋門……微微一愣。

我擦!

此刻,大地上,好多古城令!

好多好多!

這玩意,也算古城機緣之一啊。

蘇宇走出門,就撿到了好幾枚,當然,等級都不高。

他心中一動,迅速朝之前九玄他們殺死靈的核心地走去,那地方死了不少山海死靈的,古城令到底有啥用蘇宇不太清楚。

他唯一知道一點,這東西可以當錢花。

之前,獵天閣就收了這東西。

死靈屍體是沒了,都被消融了,可古城令卻是留下來了。

蘇宇迅速遊走四方,不止他,其實還有一些死靈,也在收集古城令,不知道是不是回收。

蘇宇不管,他也迅速撿起一些古城令。

不管等級高低,都給收了。

很快,蘇宇撿到了幾塊感覺很厲害的古城令。

上面烙印著古城樣子,而其中一枚古城令,更是在16環亮起,這是代表16環內的古城令。

而其他幾枚,有18環的,也有20環的。

蘇宇迅速搜索,眨眼間,撿到了差不多100枚古城令。

再找,已經很少了。

都被那些死靈取走了。

蘇宇再看看城中,無聲無息,只有死靈在活動,沒看到任何人,看樣子還不敢出來,至於三頭日月死靈,他也沒看到。

蘇宇不管這個了,迅速朝之前的屋子跑去。

很快,看到了那個屋子。

沒有死靈!

蘇宇暗罵一聲,小毛球這傢伙,是不是故意忽悠獵天閣的,哪來的危險?

說的好像要死了一樣!

害的自己現在跑出來……好吧,再遲一點,自己也許也撿不到這麼多古城令了。

敲門!

過了一會,門內傳出聲音:「誰呀?」

「我!」

「口令!」

「……」

擦!

我什麼時候留口令了?

你以為我是騙子?

蘇宇無語,迅速道:「快點,不然沒東西給你吃了!」

「答對了!」

小毛球開門,沒錯了,就是你,就你知道我喜歡吃。

門開了,門外,原本那道石雕附著的神光消散。

蘇宇和小毛球都沒注意到,小毛球瞬間鑽入蘇宇意志海,怕怕道:「香香的,剛剛有大壞蛋敲門,嚇死我了!」

「扯淡!」

蘇宇壓根不信,除非是小死靈,不然這裡只是18環,日月死靈很快可以打開門戶,還能等到你喊害怕?

「真的!」

「好,真的。」

蘇宇敷衍了一句,懶得多說。

迅速關門,他要離開這地方,都知道他在這待著,再不走,其他人出來了,看到了他怎麼辦。

小毛球融入意志海,蘇宇化身死靈。

此刻的他,迅速朝內圍飛去。

活人,大概都在內圍了。

就算在內圍,這些活人,也受不了屋內強悍的死氣侵襲,遲早會出來的。

看看能不能堵門殺幾個!

不行的話,也沒關係,殺到這,沒人敢攔自己了,得趁早找機會出城,再不出城,被人堵在了城內,那才麻煩。

此刻要是城門沒關,蘇宇早就跑了。

至於道成他們,放在這就是了。

殺人,不急於一時。

離開此地,保命,這才是關鍵。

蘇宇一路前行,很快,看到了恢宏的城主府,而路邊,一個大屋子,好像有動靜,蘇宇微微一怔,我都要去城主府了,還有人出來送死?

那我就卻之不恭了!

舉刀,對著大門,出來就給你一刀……算了,看清楚再下刀,別把秦放給一刀殺了,那人族都沒法混了。

門開了,一頭巨大的牛出現,身上被死氣腐蝕的厲害……

剛冒頭!

嗡!

一刀破空!

噗嗤一聲,牛頭爆碎!

蘇宇迅速收起屍體,有些意外,「山海二重的破山牛?」

運氣不錯啊!

我很喜歡你們一族的!

沒再管,收走了屍體,蘇宇迅速朝城主府走去,雖然這邊有位日月九重的城主,也很危險,可總得想想辦法,再留下去,蘇宇都怕外面被日月包圍了。

很快,城主府到了。

府中,後面的大殿,石雕再次睜眼,心累。

我都成石頭了,給我一點清靜日子吧!

這人族,和那噬神古族,都有些小麻煩的。

趁早滾蛋吧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86章 跨越時空的交流(求訂閱)

39.5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