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9章 瓮中之鱉(月初求月票)

第389章 瓮中之鱉(月初求月票)

大殿之外,蘇宇明悟了。

很開心,很興奮,也很激動。

機緣多多啊!

就是可惜,被送出來的太快,也罷,貪多嚼不爛,這個道理我懂,這次就到這了,大殿還在這,我現在實力不夠,等實力足夠了我再來,也許還有機緣。

這就跟百道閣沒差別,都是需要實力的。

轉身離去,不再拖泥帶水。

已經很滿足了!

一走一動之間,呼吸法都在發揮作用,強化肉身,促進元氣吸收。

這時候的蘇宇,肉身比之前更強悍。

而腦海中,一枚枚神文晶瑩剔透,震字神文震蕩意志海,震蕩神竅,也在擴充意志海,伴隨著神文晉級,蘇宇的擴神錘也更強大了。

而意志力,這一次更是有些壓制不住,要晉級的趨勢。

之前晉級了幾次,都被蘇宇壓下來了。

這一次,有晉級凌雲二重的趨勢了。

收穫頗豐!

更重要的還是那三枚玉符,可以隨時離開古城,這就很厲害了。

……

蘇宇原本還想拜訪一下天河,結果天門走來,直接領著他出去了。

邊走邊道:「城主大人有事,就不招待了,出去之後,若是能出城,早日出城吧!而今,越來越多的強者往古城趕來,外圍可能已經有強者在城門口守著了。」

趁著人不多,快點跑吧。

又道:「城門封鎖不是一直的,等日月死靈離開了,城門就會再次開啟。」

蘇宇想了想道:「大概要多久?」

「三天左右吧。」

蘇宇瞭然,難怪給的穿梭符只有三天時限,因為三天後,城門就會自動開啟了。

蘇宇一邊走著,一邊想著,走了一會,再次問道:「天門將軍,日月死靈能衝到哪一環古屋殺人?」

「看日月幾重。」

天門想了想解釋道:「其實到現在,我也沒見過幾次日月死靈出現,每次出現都是大動蕩,大災難!日月前三重,應該能進入18環到12環的古屋,四重到六重,大概能入12環到6環,內六環,起碼得日月高重的死靈了。」

蘇宇瞭然,「那外面的三頭死靈,應該不是日月高重。」

「對。」

天門應聲,肯定不是啊,雖說殺了不少死靈,但是哪有那麼容易就把日月高重的死靈給招惹出來了,真到了那時候,才是天大的麻煩。

除非現在斬殺這幾頭日月死靈,可能會引出更強的死靈。

蘇宇又道:「天門將軍,我有件事有些好奇,這些死靈從哪來的?難道在城池地下?因為我發現,此地無法土遁。還有,死靈是上古居民死亡后形成的嗎?」

天門考慮了一下,開口道:「具體在哪……我也不是太清楚。至於死靈如何形成的……這麼說吧,上古死靈是少數,大概率是上古居民轉換成的,但是現在這些弱小的死靈,其實……應該是現在的居民轉換來的。」

「嗯?」

天門嘆息道:「你看到了,古城還是有不少生靈選擇轉換成居民的,這些生靈死亡之後,大概率會轉換成死靈,於是,便有了現在的大量弱小死靈存在。」

他有些唏噓,輕聲道:「我們也不例外,其實轉換成居民,的確是可以在這生存下去了,不太懼怕死氣,可我們這些生靈,早就被死氣環繞,慢慢轉換,等到死的那一天,就是死靈了!古城居民死亡,都是沒有屍體的,死了就是了。」

搖搖頭,很悲哀的一件事。

有些居民知道死後會變成死靈,有些寧願自爆了肉身,有些則是選擇了出城死亡。

蘇宇這才有些了解古城的運轉機制了。

原來如此!

那無數的死靈,居然都是居民轉換來的,此地,就是一個死靈製造廠,大量的生靈,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,不得不轉換成居民,很快死去,死了之後就成了死靈了。

蘇宇又道:「那有辦法解脫嗎?」

天門搖頭,「沒辦法的,當你全身所有的元氣變成了死氣,就是死期降臨了!唯有拖延,趁著死氣還沒徹底覆蓋,可以吞噬一些天元氣或者其他寶物,減緩死氣的侵襲速度。」

蘇宇遲疑道:「那此地有仙族居民嗎?」

天門好像知道什麼,笑道:「你是說仙族的長生功法?的確,這一族的功法,配合天元氣,倒是的確能大大減緩死氣吞噬速度,但是無法根除的,因為當你成為居民的時候,這種變化就不可逆轉了!」

死氣,會不斷誕生的,將你體內的元氣變成死氣。

除非你死了,不再修鍊。

蘇宇若有所思,「那古城居民,離開城池的話,是不是就不會受到死氣侵襲了?」

「當然不可能!」

天門淡淡道:「若是如此簡單,那就不會是古城了!哪怕你離開了城池,你最好也要儘快回來,否則時間一長,你死氣蔓延的速度更快,死亡時間更快!」

蘇宇心中嘆息,我就說,這不是什麼古城,這就是古棺!

埋葬所有人的棺材!

來這的,成為居民,遲早都要死。

當然,蘇宇在想,那死靈的元竅逆轉法呢?

這東西,若是給他們用,比如天門,當天門渾身都是死氣,要掛了的時候,忽然逆轉元竅,他能否脫離古城?

只是想想,蘇宇可沒那麼好心,送這個給別人。

第一,不好交代怎麼來的。

第二,關係不到位。

第三,對自己沒啥好處。

兩人邊走邊聊著,蘇宇走著走著又道:「那天門將軍,你們成為城主或者將領,又有什麼要求呢?需要什麼條件?然後能有什麼好處呢?」

沒好處的事,成為城主和將領幹嘛。

天門笑了笑,卻是不接話。

蘇宇意外,涉及機密了?

好吧,不問了。

很快,城主府大門快到了,天門忽然道:「其實好處還是有不少的,不怕一般的死靈是一點,能操控一部分死靈也是一點,另外一點……當成為死靈之後,也許……可以保留一點點意識。」

蘇宇一震,看向他。

天門沒看他,目視前方,語氣有些蕭瑟道:「將領,城主,都是為古城運轉而出力的一群人,也許是古城憐憫,或者是付出必有回報,死亡之後,成為死靈,也許可以保留一點點意識……也只是也許。」

「為何這麼說?」

天門淡淡道:「我曾遇到過一頭死靈,可能是我的朋友,當年和我一起入城的,死了,大概是化為死靈了,有一次我好像碰到他了,他盯著我看了很久,我看到了一些熟悉的東西,想過去看看……他看到我走過去了,很快就跑了,那眼神……和一般的死靈不一樣。」

蘇宇想到了那幾頭日月死靈,開口道:「我感覺,日月死靈可能具備一些智慧。」

「你朋友是日月嗎?」

「不是,是山海。」

天門笑道:「日月死靈具備一點智慧很正常,越強,死亡之後,轉換成死靈的話,也許就能保留更多的智慧和意識,這些我還不清楚,等我成為日月然後死了,成為死靈,遇到了你,我再告訴你!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無言,你這夢想很偉大。

逆轉元竅。

蘇宇嘀咕,這死靈一族,也算一個種族,金色圖冊給的答案,人死了之後變成的,這也算一族嗎?

好吧,這個和自己無關。

蘇宇想了想又道:「那現在,很多人被困在了深層古屋中,裡面死氣濃郁,城門三天後才能開啟,這些傢伙是不是都死定了?」

「未必。」

天門淡笑道:「各族強者,天才,多少都有一些手段,就算真的撐不住了,不成為居民的話,死氣還是可以逆轉的,真撐不住了,那就選擇轉換成居民,總比死了強。」

蘇宇點點頭,明白了。

三天內,城門不會開了。

蘇宇還是不太放心,「無敵來了,城門會被強行攻破嗎?」

「強攻?」

天門意味深長道:「古城……不是沒死過無敵的!」

你強攻試試?

這下子,蘇宇再次明悟,我懂了,無敵都無法強攻進來。

很好!

三天內。

行,我知道了,那就三天,這三天,我要獵殺一些傢伙。

當然,蘇宇其實想試試看,這穿梭符到底真的假的。

要是假的,那就完犢子了。

可要是真的,一來一回的,試驗一下,自己就浪費了兩枚了。

不行的話……可以試驗一下,順便出去探查一下情況,有準備總比沒準備強,誰知道這穿梭符到底能不能用。

要是不能用,到了城門開啟的時候,大量日月入城了,自己還傻乎乎地以為自己隨時可以走人,那才是真傻子,直接把自己坑殺了!

「那大殿給了自己三枚穿梭符,是否就是這意思?讓自己試驗一下,說不定大殿中的神秘高人也覺得可能過期了,所以給了我三枚,讓我試試看?」

不然給三枚幹嘛。

至於小毛球,小毛球不需要,這傢伙相當於蘇宇的神文,不用管它,沒有神文單獨算人的。

這一族倒是很特殊。

搞不好,這一族就是上古神文化成的,當然,蘇宇也只是隨便一想。

蘇宇覺得,自己了解到了給他穿梭符高人的心思了。

果然,一切都是為了自己著想。

可能也在擔心,穿梭符過期失效了,如此一來,蘇宇試驗一下,倒是可以有個準備,不至於關鍵時刻賭運氣。

……

片刻后,蘇宇走出了城門。

四周依舊無人。

城主府附近,死靈都少。

蘇宇環顧一圈,朗聲道:「諸位倒是出來轉轉啊,讓我見識一下諸位的能力,道成,你人呢?」

囂張!

蘇宇不是為了囂張而囂張,他是想試試看,能不能引出一些傢伙來,趁著日月死靈還在城內,幹掉一群人。

轉換死靈也好,動用穿梭符也好,現在的蘇宇,起碼有保命的資本。

只要能把人引出來,蘇宇就有辦法弄死他們。

無人回話。

蘇宇也不在意,小心謹慎,四處探查了一番,化為罡風,消失在原地。

找個地方躲躲!

先甩掉可能盯梢自己的傢伙,然後變成死靈出現,然後……再殺死靈,我要讓這古城,死靈不斷!

到處都是死靈,到處都是死氣。

可能有些傢伙會承受不住,想變成居民,然後自己去撿他們丟出來的玉符,和對付焚鎧一樣,全都給弄死!

有可能的話,多殺幾位山海境死靈,再弄出一點日月死靈,延長封城時間。

我要困死這些傢伙!

蘇宇心中發狠!

現在城中的傢伙,沒幾個好人,到了那地步都不走,都沒啥好心思,真正膽小的,怕死的,早就跑了,哪還等到現在,等到封城的時候。

……

四處遊盪,很快,蘇宇找了個屋子,鑽了進去。

再次將小毛球放下。

小毛球整個球都軟趴趴的,很鬱悶,又讓本球打掩護,打掩護就算了,現在他們沒帶分榜,沒分榜,沒法和人聊天了。

真的很無聊的!

「香香的,帶我一起呀,現在又沒人知道我們躲在哪……」

小毛球很無聊,不想一球躲在屋中。

蘇宇想了想,也是,點頭道:「那還是帶著你,可以隨時捏死你,當殺手鐧用!」

也對,帶著小毛球還是有用的。

小毛球也不在意,這都說了好多遍了,你給我神文吃,咱們就好商量。

「香香的,那啥時候去搶獵天閣啊?他們肯定有很多香香的神文!」

「不急!」

蘇宇倒是沒覺得不妥,多正常的事,獵天閣這麼黑心,有能力了,不搶他們搶誰,最關鍵的是,搶獵天榜。

蘇宇發現了,自己氣息被鎖定之後,改頭換面都難。

除非,現在將獵天榜中的氣息消除掉。

他雖然偽裝的是崔浪,可沒用,他的本源氣息還是蘇宇,這獵天榜絕對超過了天兵,在整個諸天戰場捕捉他的氣息,除非蘇宇能改變自己的本源氣息。

只有兩種辦法,能讓自己的身份得到隱藏。

第一,找到獵天榜,自己操控。

第二,改變自己的本源氣息,可他轉成死靈都沒能改變,死靈都沒能發現,獵天榜依舊能捕捉,這個就很無奈了。

在諸天戰場,想套個馬甲太難了!

所以,獵天閣這邊,蘇宇遲早還是要打交道的,不管如何,自己的身份不能一直這麼暴露下去,還是得隱藏一下的,別殺一個人就有變化。

當然,其實還有個手段。

殺到天榜第一!

然後,戰績做到無法提升的地步,比如現在,來個擊殺無敵的戰績,天榜第一,接下來隨便蘇宇怎麼殺,也不會再有什麼動靜了。

當然,只是想想罷了。

難度極大!

……

蘇宇在小屋中,短暫地停留了片刻,很快,再次化為死靈,消失在小屋中,帶上了小毛球,免得真跑路了,這傢伙不在,來不及去帶走。

城中,零散的死靈有一些,不多。

蘇宇再次開始獵殺!

這一次獵殺,蘇宇小心了許多,因為城中還有三頭日月死靈,有微弱的智慧存在,蘇宇擊殺第一頭死靈的時候,來了一頭日月死靈,但是智慧有限,看了蘇宇一眼,繼續開始在城中遊盪了。

殺一頭,來兩頭。

漸漸地,城中死靈再次多了起來。

死氣,也漸漸濃郁起來。

……

古屋中。

秦放一臉無奈,很麻煩。

他現在處於6環中的古屋,死氣本就濃郁,剛剛還好一些,現在又開始溢散了,秦放的鎧甲都有些支撐不住了。

再這麼下去,城門不開,無人來援,他都難跑了。

「不會又是蘇宇乾的吧?」

秦放暗暗吐槽,早知道這傢伙這麼狠,這麼凶,自己壓根不用過來看情況,這下好了,差點把自己給賠進去了!

真狠啊!

若是蘇宇乾的,他都看出蘇宇的想法了,困死大家。

死靈多了,死氣濃郁了,而古城城門被關了。

怎麼辦?

最後恐怕只能等無敵強者,親自到來,強行攻破城門了,還不止一位,不多來幾位都沒把握的。

搞不好,最後能引起無敵大戰。

麻煩!

「狠茬子啊!」

「難怪這傢伙敢孤身闖蕩諸天戰場,早就聽說過此人,還真是名不虛傳!」

秦放都有些感慨了,真牛。

玄鎧一族追殺他,現在好了,死光光!

仙族打他的主意,九玄死了,道成這傢伙,秦放都沒把握對付他,現在也被逼的不得不對盟友下手,提升自己。

城中被困的獵天榜天才,起碼還有10多位。

其他強者,絕對超過20位,甚至更多,搞不好這次都要栽在蘇宇手中,這傢伙第一次來諸天戰場,真要滅了所有人,諸天都要震動。

……

秦放在想蘇宇的時候,蘇宇其實也在想這傢伙。

不會死了吧?

這傢伙來這,也許存了幫自己的意思,坑死了秦放,不太好,真坑死了,人族都別想回去了,大秦王可是人族第一強者。

秦鎮的兒子,秦鎮自己也認識,見過,還交流過,印象還不錯。

真把人家兒子弄死了,也有些過意不去。

「不至於吧,無敵的後裔,多少有點資本的!」

蘇宇心中尋思著,大不了見到了,給對方提供點天元氣好了,至於其他的,愛莫能助了。

至於穿梭符……不可能給的。

給了,這傢伙先跑了,名氣又大,大家都認識,一看他跑了,不得懷疑自己也跑了,那才麻煩。

在自己安全和秦放安全之間,蘇宇當然是選擇自己安全。

他繼續遊盪在街道上,此刻,內圍也多了不少死靈。

就在這時候,一塊玉符被丟了出來。

蘇宇笑了,他一直在有人住的地方轉悠,就是為了這個。

殺人不見血!

蘇宇迅速落地,搶走玉符,然後上前一步,在木牌上寫寫畫畫,這一次丟木牌出來的,蘇宇也看到了,是一頭鷹嘴獸。

很快,木牌上多了半個腦袋。

這木牌,其實有些特殊,蘇宇也發現了,唯獨用死氣才能刻畫,難怪沒看到其他人用自己這套,不太好偽造。

蘇宇倒是沒這顧忌。

寫寫畫畫了一陣,繼續巡查。

此刻的他,如同正常死靈一樣,坑死一個算一個,有些傢伙計算著自己可以停留三天,今日便開始丟玉符了,可實際上,錯過了今日,明日再丟玉符,那到了第三天,他們以為自己可以轉換成功,實際上因為沒轉換成功,多了一天時間,都得完蛋。

……

就在蘇宇繼續坑殺城中強者的同時。

距離他入城,已是第四天了。

天色黑了。

天滅城之外。

到了這時候,也有強者趕到了,一道道身影在古城四周浮現。

「封城了!」

「城中應該出現了日月死靈!」

「獵天閣怎麼說?」

一位位強者虛空交流著,很快,有人幽冷道:「城中大亂,古城封鎖,日月境上古死靈出現了三頭,起碼三天之後才能開城!天河封閉了城主府,如今城中活的不多了,都躲在內環古屋等待救援。」

「都是蘇宇惹下的好事,這傢伙也許可以躲避死靈追殺,暗中擊殺了大量死靈,九玄動用了玄赫仙王的仙符,擊殺了大量死靈……現在九玄死了,玄赫仙王肯定不會來的!」

「那就在這等三天?我擔心我族天才撐不住了!」

「是啊!」

「……」

就在此刻,遠處,一頭巨龍浮現,白龍,九爪,天龍一族!

日月七重境!

沒辦法,天龍一族還有天才強者龍戰在城內呢,加上金龍一族大長老的後裔龍無憂也在,龍族必須要來救援。

沒多久,又一位強悍無比的強者降臨。

日月七重!

冰霜之力覆蓋天地,神族來人了,冰雪神族,安旻天所在的神族。

而下一刻,一道仙氣飄渺的身影落下,仙族。

仙族的道成還在這,那仙族之人一到,就有人招呼道:「明禾仙子也來了!」

道王的弟子!

日月境七重的大能。

各大強族,這一次都派來了日月高重強者。

那明禾仙子一到,看向被封閉的城門,微微蹙眉,忽然,聲音清脆道:「天河城主,仙族明禾求見,還請開門一見!」

「神族冰宏求見!」

神族那位強者,也出聲了。

「魔族那達至求見!」

各大強族強者,紛紛開口。

而此刻,城門緊閉。

過了一會,幽幽聲傳來:「諸位,恕我不能開啟城門,上古死靈現,城門自閉,這是古城的規矩,而我……也只是傀儡罷了,今日若是開了這門,我這城主恐怕也當不下去了!」

虛空中,一位位強者凝眉。

「天河城主,我族仙王後裔在城中,封門數日,恐怕難以承受……」

天河幽幽道:「三日後自開,我想……三日應該問題不大!諸位若是覺得我推諉,自行破門便是,我不管這些,我要閉關了,諸位自行決定!」

丟下這話,他便不再出聲了。

隨你們怎麼玩!

有本事就破門,開門……那是不存在的。

他能開!

但是,他不開,強行開啟,他也要受到一些反噬,何況,有那個必要開門嗎?

我又沒請你們入城!

道成也好,蘇宇也好,都是自己來的,難道是我抓他們來的?

強族是強,跟我無關。

真有膽子,就來攻城,破城,小心最後死了無敵,再引起其他古城暴動。

……

城外。

安靜了下來。

天河不開門,其實在預料之中,可天河拒絕的這麼乾脆,還是讓這些人有些不滿,然而不滿也沒辦法!

難道真要強行破門?

眾人沒這個想法,除非真到了迫不得已的時候,最好來無敵插手,日月破門的話,很容易把自己栽進去。

就在這時候,有強者開口道:「人族來人了嗎?」

「暫時還沒有,大夏府的鄭平倒是在附近,好像要往這邊來。」

「鄭平?」

有人冷笑一聲,「剛入日月,倒是好大的煞氣,聽說之前殺了玄鎧一族的金鎧,他也想來湊個熱鬧,還是來送死的?」

話音剛落,一道刀氣貫穿天地而來!

砰地一聲巨響!

「找死!」

之前說話那生靈怒喝一聲,浮現身影,覆蓋天地,一頭巨大無比的金色獅子。

而此刻,不遠處,鄭平緩緩走出。

「你想死嗎?」

金色獅子冷冷看著他,眼神冰寒,「鄭平,你在挑釁我?」

「挑釁?」

鄭平笑道:「是啊,怎麼樣?你是不是想死?我大夏府之人,輪得到你來評頭論足?膽子倒是不小,別以為金剛獅一族是百強種族就如何……你想讓你們的獅王嘗嘗大夏王的刀?」

無聲。

那金色獅子,眼中血紅色漸漸收斂,冷冷道:「鄭平,不要再給你大夏府招惹強敵!現在,不是20年前!」

鄭平笑道:「是,說的沒毛病!府主快證道了,我們這些人,也都是沒了爪牙的老虎……你們倒是狂起來了,不過……就算再無力,滅你金剛獅一族,問題不大!」

鄭平說罷,冷喝道:「你想找死嗎?你金剛獅一族是不是想滅族?狗都不如的東西,什麼時候輪到你們這些弱族和我人族猖狂了?」

他環顧一圈,冷笑道:「還有玄鎧一族,很好,抓緊了仙族的屁股,不然……等著吧!」

虛空中,再次浮現一道道身影。

那仙族明禾,看向他,漠然道:「鄭平,說話注意一些,人仙為盟,還不是你我可以決定的!」

「見過明禾仙子!」

鄭平倒是客氣了一下,笑道:「沒說你們,說玄鎧一族,膽子很大,我看玄鎧王這輩子是不準備出玄鎧界了,天鑄王會一直等著他的!」

明禾沒理會他,而那神族和魔族強者,則是紛紛看向鄭平。

鄭平並不害怕,笑道:「看我做什麼?殺了我?殺了我,現在大夏府便會開戰!暗搓搓地圍殺就算了,你們現在殺我試試!」

說罷,咬牙道:「我還正嫌大夏府不夠鐵血了!今日,殺了我,我用我的血,告訴大夏府,唯有戰,才有生路,苟且,絕不是生路!」

他不怕死!

對如今大夏府的政策也很不滿!

苟且決不是退路!

神魔若是敢在這,當眾擊殺了自己,殺了大夏府戰爭學府的府長,無論如何,大夏府都要出刀!

不出刀,大夏府刀就成了斷刀了!

你們殺啊!

用我的血,喚醒夏家,喚醒大夏府,打消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,神魔絕對不能苟合!

神魔兩族強者沒動靜。

現在擊殺鄭平倒是不難,不過……無端端地殺了他,那就是神魔主動開啟戰爭了,這當前,沒必要,主動開啟戰場,反而容易引發大夏府逆反之心。

當然,若是真戰鬥起來了,殺了鄭平,那也無可厚非。

不過雙方這不還沒鬧翻嗎?

鄭平輕哼一聲,知道你們不會主動殺我。

至於挑釁被殺……那就沒辦法了。

他也不幹這事。

看向封閉的城門,看著死氣覆蓋天地,鄭平心中嘆息一聲,完了,蘇宇跑不掉了,這些人大概率不敢殺秦放,但是殺蘇宇……幾乎是百分百的。

自己就算想出手,一個日月一重,也改變不了什麼。

正想著,有人忽然打破沉默,開口道:「有天才死了!獵天閣傳來的消息,城中死靈泛濫,血鱷族天才,黃榜排名312位的斗海隕落了!」

死寂。

沒人說什麼,又死了一個天才,實際上,這幾天死了許多天才了,再死幾個也正常。

過了一會,有人問道:「死靈殺的還是被他人殺的?」

「不清楚。」

說話那強者回道:「可能是死靈殺的,可能是蘇宇做的,也有可能是其他人,獵天閣說,之前蘇宇去求見過天河,但是應該被拒了,沒給他出城的機會。」

「沒出城就好!」

有人回應,聲音玩味。

既然如此,那就等三天好了,不,兩天可能就夠了,城門一開,入城,圍殺蘇宇!

這麼多強者,日月七重的都有幾位。

天河不管,日月死靈消失,殺蘇宇,不要太輕鬆。

至於人族……人族願意為多神文一系出面的,有幾人?

大夏府自身難保,大秦府這邊也無力保護蘇宇,難道指望大明府那個鹹魚朱天道?

其他族的無敵被攔,人族的無敵也別想來。

此刻,蘇宇已經是瓮中之鱉,死定了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89章 瓮中之鱉(月初求月票)

39.9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