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4章 再次入城(萬更求訂閱)

第394章 再次入城(萬更求訂閱)

城門外。

生靈越來越多了,而古城中的死氣原本覆蓋了整個古城,現在,漸漸消散了一些。

日月死靈,也許已經離開了。

遲遲殺不了斬殺死靈的人,如今氣息更是從城內消失,日月初期的死靈又進不了內圍房屋,一直折騰也沒意義,死靈雖然沒什麼智慧,可也是有機制存在的。

到了這時候,差不多該退去了。

虛空中,強者們也在彼此交流著。

「這兩天好像沒死人了,蘇宇被逼的躲進了古屋?還是其他人都在古屋中,他沒辦法了?」

「可能是吧,死氣如此濃郁,哪怕他帶了不少天元氣,也撐不住了。」

「蘇宇進古城挺早的,好幾天了。」

「……」

這時候的蘇宇,名字不斷在這些強者口中傳出。

天榜第三,多神文系傳人。

天榜第三其實沒太大問題,後面的身份是關鍵,另外就是蘇宇可能掌握了一處無敵遺迹,也是個大問題。

再加上他推出了一些功法,壯大了整個人族實力。

以及他可能掌握了多神文系的傳承石碑……

這些因素綜合在一起,殺蘇宇,那是必須要做的。

打消人族不切實際的想法!

不要妄圖開啟人境壓制力!

你人族哪怕上古為皇,統御萬界,現在也不行,人族特殊之處在於到了萬界也沒壓制力,再給你一個穩定的大後方,那就無人可制了!

蘇宇要死,洪譚要死,柳文彥要死,大夏府的多神文一系一脈都要死。

至於其他大府的,倒是還好。

不來諸天戰場,也沒多少人在意他們。

五代那一脈,不一樣的。

而且整個多神文系源頭就在大夏府,這一脈太讓人忌憚了。

「還有多久開啟?」

「最多一兩個時辰!」

「那快了!」

「先找到各家天才強者,找人護送出去,然後圍殺蘇宇!」

「外面得有日月留守,另外……小心人族營救,盯死了葉鴻雁他們!」

「……」

神魔在協商,仙族也在協商。

或者說,除了人族,其他各族強者都在協商,如何順利解決蘇宇。

而且在城內大打出手,也容易招惹來死靈,若是只殺蘇宇,問題倒是不大,怕就怕,和葉鴻雁這些日月在城中廝殺,一旦斬殺了日月,再次引出日月境死靈封城就麻煩了。

此刻,明禾也在和人協商,傳音道:「墨河,不能讓人族強者入城!一旦入城,在城中廝殺起來,死去一兩個日月,那就麻煩了!引出了上古死靈,再次封城,麻煩很大!」

墨河,始魔族的強者。

聽聞此言,想了想傳音道:「以釋放秦放為代價,逼迫人族這邊放棄營救蘇宇!我會盯著葉鴻雁,至於鄭平……不用太在意,大秦府好像沒來人,也要小心有人族強者在暗中潛伏……」

「好!」

一群強者,迅速傳音交流著。

最好不要讓人族的強者入城,以免在古城中廝殺,導致日月死靈出現,當然,出現個把也沒什麼,對他們威脅不大。

可封城了,也麻煩。

只要盯死了人族的強者,那就沒問題了。

萬族強者,足夠碾壓他們。

……

他們在盤算。

而葉鴻雁也在盤算,如何順理成章地不入城呢?

自己是來救援蘇宇的,結果城門開了,自己不進去,是個人就得懷疑自己了。

還有鄭平這傻子……

最好能讓人逼的自己不得不留在城外才行。

得表現出強烈的攻擊性才行!

讓他們害怕,害怕自己一旦入城,會馬上殺人,引出死靈,製造大亂,這些傢伙才不敢讓自己入城。

想到這,葉鴻雁忽然傳音道:「鄭平!」

鄭平微微一怔,你總算找我了!

「葉將軍!」

「待會找機會,殺了玄鎧族那個傢伙!此地日月太多了,不殺個把震懾一下,沒辦法讓一些小族害怕放棄,殺雞儆猴!幫我糾纏明禾瞬間,我殺了那傢伙!」

「……」

艹!

你這女人真狠,我就暗暗罵了你一句,你讓我去死啊!

明禾是日月高重,我是日月一重,差距大的嚇人,你讓我去攔截明禾?

我不是必死無疑?

「放心,明禾不會料到我們現在突起殺人,對你下手,一定會留三分力,畢竟還是盟友,我全力以赴,斬殺了玄鎧族那個傢伙,很快就會救你……」

鄭平無語,我不怕死,可是……被這女人催著去送死,真的不爽啊。

還有,現在下手殺對方沒用啊。

入城殺啊!

他和其他人想法一樣,大不了進去干一票,殺個人頭滾滾,引出死靈,大家一起倒霉。

你現在殺人,哪怕殺了對方,那其他人也不可能再給你機會入城了啊。

難道咱們就在這硬看著?

那也太坑了吧!

到時候,必然有強者堵住他們不給他們入城的。

鄭平想不通女人的心思!

覺得葉鴻雁是不是有毛病了,這時候殺人,她怎麼想的。

葉鴻雁再次傳音喝道:「聽令行事!我是諸天府鎮守統領,你一個學府府長,我怎麼說,你怎麼做!」

「我又不是諸天府的!」

鄭平吐槽,你又沒辦法命令我。

「你做不做?蘇宇不是你大夏府的人了,你是不是故意想坑死他?鄭平,沒想到你心思如此歹毒!」

葉鴻雁喝了一聲,至於告訴他實情,沒那個必要。

知道的人多了,反而麻煩。

誰知道鄭平這傻子,會不會大張旗鼓地對外說,大夏府的傻子不少,戰者道的尤其如此。

鄭平無奈,不得不說,在這,還得指望葉鴻雁。

聽到她這麼說,只好道:「行,那我配合你!可我醜話說在前面,蘇宇真被人圍殺了,那是你指揮不力!」

「少廢話!」

葉鴻雁冰冷回復,你擋住明禾瞬間就行了。

殺了玄鎧族的傢伙,誰敢讓自己進去?

哪怕殺不了,其實也沒啥,自己極強的攻擊性,會讓這些傢伙拚死阻攔自己,不給自己入城的。

事實上,哪怕不做,她覺得他們都得攔截自己。

不過,做比不做強。

這時候,古城上空,死氣越來越淡薄了。

……

城主府中。

天河繼續喝著酒,或者說死靈液,保持自己不被死氣徹底腐蝕。

一邊喝著,一邊看向遠方。

那是城門方向。

輕嘆一聲,淡淡道:「那人族的小傢伙,是不是走了?」

一直沒動靜了。

到現在,城門都快開啟了,城內也沒啥動靜。

那小子若是在……大概不會這麼安靜的吧。

豁牙老人躬身道:「可能是走了,不然他殺性極重,應該會在城中破壞的。」

到現在都沒動靜,大概是真走了。

「也好!」

天河點頭,走了挺好。

也免得各族強者在這廝殺,擾人清靜。

看樣子,各族強者都得無功而返了。

當然,還有個秦放。

不過日月不會出手的。

你今天殺了秦放,明天大秦王就可能親自出手殺摩多那,殺戰無雙,殺玄無極……

真要這麼干,那就大戰。

至於蘇宇……算是被拋棄的派系。

走了好啊!

自己也落個清閑,看樣子,後面那位也受不了那小子,送他走了,挺好的。

「那就不用管了!」

天河淡笑道:「等他們接走了自家天才,搜索一番,發現不了蘇宇,過幾天就消停了,挺好的,這一次這麼一鬧,天滅城好幾天沒經營了。」

老人笑道:「等他們走了,古城還會再次恢復繁華的!」

「那最好不過!」

兩人談論著,心情都還行,事情差不多結束了。

蘇宇這個核心人物不在這,還斗啥。

沒意義!

人族和其他強族,都沒準備現在爆發大戰,人族是得罪的太多,神魔是想等待半皇突破,不想現在進攻,損失太大。

都兩頭怕,沒了蘇宇,自然打不起來。

而後方,石雕也閉目養神。

心情還行!

這兩天沒那個小子搗亂,其他人都很乖,自己可以安靜地當個石雕了,不用再管閑事了,也挺好的!

至於城外……石雕懶得管。

城外哪怕無敵大戰,那又如何?

與我何干!

我就是尊石雕,你們打你們的,別來我這搗亂就行,在這坐鎮無數歲月,早就看透了許多東西,無敵死亡又不是第一次看到,別在我這死就行,哪怕在城門口死了,也和我無關。

我就靜靜地當一尊石雕。

亘古不變。

……

距離城門開啟,時間越來越近了!

氣氛有些緊張起來。

而就在此刻,鄭平耳中傳來聲音,「動手!」

話落,一道劍芒閃耀。

嘎吱!

空間都被劃破了!

這一劍,也是劍芒強悍無比,不過,敵人也不是真的沒準備。

那玄鎧族強者一直都小心謹慎,生怕被人族盯上。

此刻,那是又驚又怒,也不強擋,迅速朝不遠處的明禾飛去,該死的,人族這瘋子,居然當著這麼多強者的面,非要殺自己!

他才日月三重,如何抵擋日月七重。

而明禾,也是瞬間出手,一條彩帶,瞬間席捲而去。

就在這時候,一道刀芒爆發!

轟!

虛空爆裂,鄭平也是鉚足了勁,不要命似的,瘋狂一刀朝明禾劈去!

這一切發生的太快!

蘇宇這些人都沒什麼反應的,四位日月瞬間爆發了戰鬥!

葉鴻雁的劍氣不受任何影響,壓根沒管明禾,而明禾,一彩帶剛卷出,就被一刀劈中,明禾大怒,鄭平找死!

彩帶轉向,直接朝鄭平殺去!

嗡!

穿透虛空!

噗嗤一聲,葉鴻雁的劍先落,直接斬中了玄鎧族強者一側,砰地炸裂聲響起,鎧甲之上,一根機械式的臂膀直接炸裂!

「救我!」

那金色鎧甲暴喝一聲,瞬間被葉鴻雁擊傷,而鄭平,也是被明禾一彩帶抽中手臂,手臂瞬間被席捲的血肉橫飛。

兩位日月初期,在兩位資深日月面前,差距還是很大的。

葉鴻雁壓根不管鄭平,不依不饒,再次突破虛空,一劍殺出!

直接朝玄鎧族強者腦門上斬去!

「殺!」

一股冰寒刺骨的力量,覆蓋四方,大地被凍結!

葉鴻雁的力量,很幽冷。

那金鎧強者,直接被這股幽冷的力量,凍結的鎧甲龜裂,瘋狂朝明禾身邊遁逃。

明禾剛想抽離彩帶,救援對方,忽然,鄭平暴吼一聲,不管不顧,再次一刀殺出!

轟!

天地好像被劈開了!

「你找死!」

明禾大怒!

之前她有些顧忌,沒殺鄭平,也沒重傷,只是手臂受傷了,沒想到鄭平不識抬舉!

她怒不可遏!

再次出手,朝鄭平殺去,而葉鴻雁也沒任何回援的意思,帶著必殺之意,朝金鎧強者腦袋上斬去!

「夠了!」

就在此刻,那始魔族強者,直接走出,一拳轟出,霸道無邊,拳勁擊破虛空,一拳打向葉鴻雁的劍!

葉鴻雁臉色微變,冷哼一聲,唰地一聲,迴轉,一劍,砰地一聲巨響,斬的明禾殺向鄭平的彩帶崩飛。

而那玄鎧族強者,后怕無比,迅速跑到了明禾身側。

心中大罵!

這瘋子!

這次招惹了人族,不見得是好事,若不是始魔族墨河出面,他都有隕落之危了!

而明禾,也收起了彩帶,看向葉鴻雁,冷冷道:「葉鴻雁,你還是死心吧!」

想殺玄鎧族的傢伙震懾四方,你死了這條心!

大家不會讓你成功的!

葉鴻雁退回來了,退到了鄭平身邊,沒管鄭平,看了一眼墨河和明禾,冷冷道:「他遲早會死的!殺不了你們,我還殺不了他?現在不死,遲早也會死!我必殺他!」

「……」

那玄鎧族強者真的想哭,他么的,蘇宇殺了我們一族多少強者了?

也不知道紅鎧他們怎麼招惹的他,被他殺了,之後才有了圍殺蘇宇的事,結果不是連成鎧都死了嗎?

還想如何!

種族不強的悲哀,這一刻體現的淋漓盡致。

而此刻,九道城門微微顫動起來。

要開啟了!

明禾迅速傳音道:「不能讓這女人入城,她一定會大開殺戒的!墨河,我壓制不住她,你在城外堵住她!」

墨河沒多說,算是默認了。

很快,墨河傳音道:「我攔住她和鄭平,不過……最好再留一位日月強者,高重的最好,小心人族再有強者前來,不需要那麼多強者入城!」

說罷,看向那冰雪神族的強者,傳音道:「冰宏,你和我一起留下,你我聯手,哪怕人族再來一位日月高重也無妨!」

他日月七重巔峰!

而冰宏,也有日月七重實力。

這一次,除了人族,來了6位日月高重境,仙族的明禾,冰雪神族的冰宏,始魔族的墨河,血火魔族的那達至,天龍族的龍斗,還有雷霆神族的雷火。

神族兩位,魔族兩位,龍族和仙族各一位。

其他日月也不少。

在外面留下兩位日月高重足夠了,始魔族的墨河實力很強,起碼能穩穩壓制住葉鴻雁。

其他強者,都可以入城。

那冰雪神族的冰宏也沒多說,傳音道:「雷火,勞煩帶出我一族的安旻天!」

「好!」

雷火傳音,冷冷道:「放心,遇到了蘇宇,我會活活劈死他!」

無他,蘇宇殺的雷絕就是他的後裔。

仙族這邊,明禾要去帶走道成,龍族那邊是為了帶走龍戰和龍無憂,始魔族也是為了摩多那和天鐸來的……

至於血火魔族……來殺人玩的。

正常事!

有戰爭的地方,就有血火魔族。

這些瘋子,可不管太多,血火魔族在魔族中實力還是很強大的。

加上在人境,接連幾位血火魔教的教主,都因為蘇宇被人幹掉了,這些瘋子不找蘇宇麻煩才怪了。

商量好了,很快就有了決定。

兩位強者留守,再加上兩位日月初期的,四位日月境防止人族強者殺入城內,其他的,都入城去,搜索蘇宇!

蘇宇必然躲在某個古屋中!

這一次,也許還得搜索幾天才行。

得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。

而墨河再次傳音道:「若是遇到了人族秦放,讓他離開,殺了秦放,招惹來了大秦府不值得!」

「明白!」

大家也不想殺秦放,殺蘇宇是萬族歡慶,殺秦放,那是麻煩纏身,傻子也知道怎麼選擇。

分配好了任務,就等待城門開啟了。

而就在此刻,九道門戶,轟隆一聲開啟!

城門消失!

開啟了!

城內,死氣消散了大半,三頭日月境死靈消失了,一些弱小的死靈還在,可起碼安全了。

「入城!」

轟隆!

一道道身影朝城中殺去。

這一刻,葉鴻雁暴喝一聲,也要入城!

而墨河,一拳轟出!

「給我留下!」

墨河冷喝一聲,「秦放,自然會出城,葉鴻雁,想救蘇宇……不可能!你人族想好了,為了一個蘇宇,和萬族廝殺,到底值得不值得!」

「放屁!」

葉鴻雁暴喝一聲,再次殺出,轟隆隆!

外面,戰鬥瞬間爆發!

兩位日月戰到了天空,可葉鴻雁是被牢牢壓制,根本無法入城。

鄭平剛想入城,冰宏瞬間出現,也不出手,冰霜之力凍結虛空,淡淡道:「不要逼我殺你!」

鄭平憤怒無比,仰天長嘯!

「我人族無強者來援嗎?」

憤怒!

無力!

兩位日月高重攔路,如何入城救援?

蘇宇死定了!

可他,卻是無力改變什麼!

「大秦府的人呢?」

他憤怒,為何大秦府沒人來?

因為秦放不會死嗎?

大夏府這邊……他不想說什麼了,夏府主不在,指望夏侯爺,自己能來就不錯了,大夏府的日月高重也不多,難道指望夏侯爺親自來救援?

而大明府,來了一個葉鴻雁就算出乎預料了。

還能如何?

鄭平憤怒,不甘,咆哮……

葉鴻雁聽的只有冷漠,你叫個屁,一副悲慘無比的樣子,不知道的還以為蘇宇死了呢,那傢伙就在下面,你吼什麼吼!

而此刻,蘇宇這些人,也是一個個四處張望,有人想入城,有人害怕,有人小聲道:「古城令……死了好多死靈,現在是不是有古城令在裡面?死靈動蕩,有古城令很正常……」

「唰」地一聲,有人入城了!

沒人阻攔!

墨河也好,冰宏也好,壓根沒阻攔的意思,進去就進去了,死了最好!

他們不會心疼這些弱者!

而墨河,一邊壓制葉鴻雁,一邊冷漠道:「入城可以,蘇宇沒死之前,任何人不得出城!蘇宇能偽裝成崔浪,就有可能偽裝成其他人!諸位自己想明白了再入城!」

給進不給出!

就這麼簡單!

進去送死,不攔你,想走……那不行,除非殺了蘇宇之後才可以!

而此刻,化身鐵翼鳥一族的蘇宇,急忙喊道:「大人聖明,蘇宇不死,我們絕不會出城,我們只是為了獲取一些古城令,絕不給諸位大人添亂!」

話落,也急忙朝城內衝去。

之所以接個話,倒不是為了顯擺,而是為了吸引更多的人進入,為接下來柳文彥進入做準備。

人族強者不給進,那弱者呢?

騰空境的呢?

進入的人越多越好,多了,殺了才能出現更多死靈!

古城令的話一出……果然,很多人心動了!

是啊,死靈動蕩,一定有古城令遺留下來的!

進去找找看,砰砰運氣。

這也是大機緣!

一枚古城令,價值不菲,賣給獵天閣,也能換取大量資源了!

一道道身影湧入城中!

墨河沒理會,入城就入城好了,不是日月境,他壓根懶得去看,去管,給進不給出,進去多少都行,一群不怕死的!

一道道身影破空,朝城中跑去。

而剛趕到的柳文彥,也沒做啥改變,就是白髮被染成了黑髮,看起來年輕了許多歲,沒了平日的儒雅之氣,有些鬼祟,小心翼翼地往城中摸去。

沒人在意他!

太弱了!

雖然是人族,可不代表什麼人族都要殺,殺一個弱者沒意義,墨河掃了一圈,沒發現有什麼強者隱藏實力。

隨意進!

人族不怕死,想進多少都行,白痴一群!

現在城中日月那麼多,大部分都和人族有仇,人族的傢伙想進去撿漏,隨你們好了!

他們負責攔截的是人族的日月強者!

哪怕山海進去了都無所謂!

……

柳文彥也很順利地摸了進去。

而蘇宇,也早早入城了。

此刻,穿梭符還沒到三天。

蘇宇盤算了一下時間,距離三天並不遠了,也就七八個小時的樣子,這麼說,七八個小時內,一定要走,最好五小時內,免得時間長了,穿梭符失效了。

……

而就在蘇宇入城的剎那。

石雕陡然睜眼!

艹!

心中怒罵!

這混蛋,居然又回來了!

該死的!

既然回來了,你還走什麼?

乾脆一直留在城中好了,白瞎自己覺得清靜了!

石雕很憤怒,很惱火!

我就想靜靜地當一座石雕,你又進城做什麼?

這次來了這麼多日月……難不成你還想殺人不成?

石雕無語,繼續閉眼。

眼不見心不煩!

……

而此刻,入城的那些日月境,無視了死氣,無視了一切,按照事先說好的,瞬間分散開,從18環開始,包圍整個內圈!

有日月強者,冷喝道:「18環內,禁止入內!」

至於外圍,剛剛這些日月掃了一圈,沒看到什麼有人的屋子,都是古城居民,除非蘇宇成了古城居民,不然那傢伙不在外圍。

內圈,倒是難以探查。

有些古屋,很神秘的。

包括城主府,也都籠罩在一層死氣之中,看不透徹。

死氣還沒徹底溢散呢。

城中,一些死靈還在轉悠。

這些日月,要從18環開始一一探查,查出蘇宇所在,這傢伙要藏,也只能藏在這些地方,內環中死氣濃郁,干擾到了意志力探查。

也只有在這,才方便蘇宇隱藏自己。

可今日,來的日月如此之多,想跑,做夢吧!

那明禾幾位強者,更是無視了那些死氣,浮空而過,朝深層飛去!

一尊尊日月,氣息溢散,強悍無比!

整座古城,都被籠罩在了龐大的威壓之下。

必殺蘇宇!

……

這時候的蘇宇,可不管這些。

剛入城不久,瞬間找了個日月沒探查來的地方,瞬間轉換成死靈!

感應玉在,不到無敵,他也不怕被人窺探到。

到了無敵,那怕也沒用,死定了。

蘇宇化為死靈,二話不說,一道死氣朝不遠處一頭妖族襲去,膽子真大,騰空也敢入城,真以為死靈是好人?

此刻,各地,都有一些死靈死氣爆射!

有些熟悉古城的,跑的飛快,避開了死氣,有些不太熟悉的,瞬間被襲擊,一時間,慘叫聲不斷!

死靈殺人,是不會出現死靈的。

蘇宇會!

他一擊殺了個妖族,很快多出了一頭死靈。

再殺一頭死靈……多出了兩個,而且實力都有些進步!

殺戮再次開始了!

蘇宇要做的是,引出日月死靈封城,而柳文彥要做的是,擊殺日月死靈,引出更強大的死靈,擊殺那些入城的強者,分工明確。

引出日月死靈最簡單的辦法,就是多殺幾頭山海死靈,或者乾脆擊殺一尊日月境活人!

而在這之前,需要攪亂局面。

讓死靈增多!

亂起來!

不亂,如何渾水摸魚!

還有,讓秦放那傻子趕快滾蛋,凈添亂!

他不走,弄死了他真不好交代,這傢伙太不靠譜了,給自己添亂好幾次了!

殺,殺,殺!

死靈,漸漸增多。

城內,活人也多了起來。

越來越多人的,往城內涌。

蘇宇,也特意拋下了一些外圍的古城令,引起不少人混亂起來,混亂之中,有人開始戰鬥,搶奪,倒是不太敢殺人,可很多時候,莫名其妙地,就有人死了。

死亡,血液,引出了更多的死靈。

內圍的那些日月根本不管他們死活!

一群弱者,再這麼折騰,惹出一些山海死靈也就到頂了,死光了最好,誰有閑工夫救他們!

那些日月,開始分片檢查。

一間間地搜索!

此刻,古城就是天羅地網,蘇宇跑不掉的。

而蘇宇,也開始朝內圍進發!

找個日月擊殺了再說!

當然,動靜會很大,殺完了,必然有天地獎勵出現,自己還得想辦法,如何逃過追殺,因為他不想馬上就出城。

「或許可以多殺幾個日月……聚在一起殺?」

蘇宇想著,能行嗎?

葉霸天的神文,也不知道到底強不強。

殺日月三四重可以嗎?

要不然出現的死靈太弱,根本沒辦法擊殺那些強者的,不少日月高重呢。

「實在不行,我重傷對方,讓老師來殺,殺完了跑路,我繼續潛伏?」

沒天地獎勵,也許可以躲過追蹤。

自己得幹掉一個很厲害的,然後再跑,不引出日月後期的死靈不罷休!

一個個念頭閃爍起來!

蘇宇繼續前行,化身死靈,遊盪四方。

……

而這時候,內圍,一位位天才,凄慘無比地走出了屋門。

再不出去,都要掛了。

秦放也在其中!

此刻,秦放,小心翼翼地,看到了一位日月,那日月也看到了他,秦放和他對視一眼,那日月眼神異樣,眼神詭異道:「去城門口等著,只要不是蘇宇偽裝的,你可以離開!」

不止秦放,其他天才也是這待遇。

因為蘇宇偽裝過崔浪,所以這一次的天才包括城中強者,想離開古城,都得去古城門口等待查驗才給走。

不然,不許離開。

秦放點頭,認慫。

都來一群日月了,還是慫一點好。

騎乘著快要成死虎的飛天虎,迅速朝城外跑,先出去再說,蘇宇那傢伙,什麼情況,他也不是太清楚,只知道這兩天沒啥動靜了。

而其他方向,也陸續有城中原本的強者和天才,紛紛朝城門口跑。

外圍,有日月喝道:「城中原本停留各族強者天才,到城門口匯合!身份查驗之後,才准離開古城,不得擅自離開!」

任何人也不例外!

這次,為了殺蘇宇,大家也是鐵了心了。

「城門口查驗?」

蘇宇心中微動!

是啊,城門口也會有日月的……自己非要去內城幹嘛?

在城門口殺啊!

殺了一個,大概墨河那些人不用葉鴻雁他們打的,自己就得進來殺他!

內城日月太多了!

要不……我就守在城門口好了!

蘇宇恍然,迅速朝城門口跑去。

而秦放,也在跑,跑著跑著,看到一頭死靈也跟著他跑……暗罵一聲,愚蠢的死靈,小小騰空境,居然還追殺我!

現在不殺你,等著,真到了城門口,你還在,我給你一槍,就往外跑!

算了,查過了身份,我再給你一槍!

蘇宇根本懶得理會,他也看到秦放了。

有些同情,但是更多的還是無視。

我做我的,你走你的,別給我添亂就是最好的結果,這傢伙跑來了,一個人沒殺,一件事沒幹成,把自己都快腐蝕死了,蘇宇都同情他。

很快,蘇宇再次回到了城門口。

果然,城門處,有兩位日月在,就在城內。

封鎖了九道門戶,不許其他人離開。

機會,就在這了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94章 再次入城(萬更求訂閱)

40.4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