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6章 此仇無期(求訂閱月票)

第396章 此仇無期(求訂閱月票)

蘇宇準備跑路了,啟動玉符。

至於石雕升起取消他玉符穿梭之力的心思,這個蘇宇自然是不知道的,知道的話……大概也不會太在意。

也許會哭,但是他還能轉換死靈,如今明禾重傷,也未必能追上他。

一刀斬斷了明禾的臂膀,蘇宇也沒想著帶走她的胳膊,怕這女仙人沒死,動用手段找到他。

接連摧毀了三枚神文,蘇宇的意志海也受到了重創。

必須得走了!

城中,還有一些天才跑了,蘇宇並未追殺,如今城中日月死靈差不多快20頭了,這些傢伙若是能活下去,那就是氣運逆天,想殺也未必能殺的了。

活不下去,那就葬身在這古城好了。

這一刻,一道道天地玄光在他身上耀射,不止天地玄光,還有別的,他殺的山海一大批,凌雲也很多,日月幹掉了兩位……

這樣的情況下,獲得的好處自然是天文數字。

明禾看著他穿梭古城,即將離去,咆哮一聲,面目猙獰!

她居然被一個凌雲斬斷了臂膀!

「蘇宇!」

一聲厲吼,蘇宇剛想應和一聲,不是故意想應和,而是不由自主地想法,可就在這時候,劫字神文劇烈顫動,顫動的厲害,第一次顫動到有些要破碎的感覺。

蘇宇只覺得腦袋要炸裂了,那種應聲的感覺,瞬間消失。

他心中大恐!

卧槽!

看向明禾,明禾眼神詭異,嘴唇顫動,好像在動用什麼秘術。

「蘇宇!」

如魔音貫耳!

蘇宇大驚,之前若是自己應話,會有什麼下場?

他不知道!

但是,絕對沒好下場。

任何時候,都別小看這些頂級強者,蘇宇承認,自己大意了。

「艹!」

一聲怒罵,蘇宇暴吼一聲,臨走之際,再次轟隆一刀斬出。

「喊你爹幹嘛!」

噗嗤一聲!

一口血液飛濺,明禾一臉震撼地看著他,有些意外,不可能。

惑心術失敗了!

不但失敗了,她還受到了一些反噬!

「怎麼會……」

喃喃一聲,而蘇宇的身影,已經徹底消失了。

明禾獃獃地看著他消失的方向,再看看四周,一頭頭日月死靈殺來,一臉悲憤和無奈。

麻煩了!

古城發威了!

此刻,整個古城之中,日月死靈數量超過了20頭,慘叫聲不斷,大量的入城強者被殺,這就是地獄!

遠處,一頭天龍咆哮一聲,轟隆一聲,將幾頭日月死靈擊飛。

「明禾,那達至,雷火!」

那天龍咆哮一聲,「匯合,守住一間古屋,快,否則我們都要死!」

四位日月高重!

若是守住一間房屋,還是有希望撐住的。

一旦分散,哪怕是日月高重,也有可能被這麼多日月死靈擊殺。

太多了!

而就在他喊話的瞬間,城主府上空,一道身影漸漸浮現。

……

城主府後殿。

那石雕再次睜眼,看向那浮空的日月死靈,忽然開口道:「回去!」

上空,那死靈俯瞰他。

「回去!」

石雕再次低喝,「死靈界想做什麼?」

「我族子弟,正在被屠戮!」

此刻,這死靈居然說話了!

是的,說話了。

死靈居然說話了!

那浮空的死靈,再次俯瞰石雕,「按照上古規則,我族被殺,自然可以出死靈界域,擊殺來犯之敵!你要阻我?」

石雕看著他,「還沒到你出現的時候,殺的只是一些日月初中期,你不該出現!」

「敵人遲遲不現蹤跡,我要親自找出他!」

那死靈全身被黑暗籠罩,死氣內斂,此刻只在城主府區域溢散死氣,前面的大殿中,天河一臉凝重,握緊了酒杯,微微有些震顫。

心中也是震撼,死靈界域的頂級強者!

應該不是無敵,但是,絕對不比自己弱,日月九重甚至是巔峰境的死靈。

石雕睜眼,眼神變幻,下一刻,一道光芒朝死靈飆射而去!

「我不想再說一遍,你回去,否則……殺了你!」

空中,那死靈根本避不開這一道光芒,噗嗤一聲,被穿透了身體,大量死氣溢散。

死靈身影震顫,動蕩,心中也是震撼於這石雕的實力。

太強了!

他是日月九重巔峰,哪怕真遭遇了無敵,也不至於這麼沒用,而且還是死靈界的,死氣濃郁,無敵都有些忌憚,可現在……他卻是被石雕輕易擊潰。

死靈不再堅持,幽冷道:「既然如此,那我就退走!可此地死了這麼多人,我相信,很快會有萬族的永恆前來,永恆不入境,一旦入境,再來的,便不是我了!」

「或者,那些生靈擊殺了那些日月高重的死靈統領,我也會再次來的,那時候……你就沒理由攔下我了!」

「回去!」

石雕沒有別的話,只有這一句冷喝。

不到你出來的時候,那就少廢話!

煩人!

死靈不再多說,再次進入大殿,殿中,石雕下方,出現一條通道,黑暗氣息爆發,死靈也不說什麼,身影消失在原地。

通道關閉。

石雕閉目,一如既往,鎮守著這條通道。

麻煩!

這些傢伙,都很麻煩,當年夏龍武就直接闖了進去,差點把自己弄死了,而今,那蘇宇又殺戮大量死靈,擊殺日月,引發了死靈界暴動。

麻煩啊!

石雕不再管,殺吧,真引出了那些強悍的死靈,有你們哭的。

而就在這時候,從未和他有過交流的天河,忽然傳音而來,「尊敬的上古強者,如今城中大亂,需要我做點什麼嗎?」

天河入城180年,成為傀儡城主180年,從未和他溝通過,交流過。

可今日,卻是主動交流了。

石雕本不想理他,想了想,睜眼,「我不能離開此地,也不想動彈,我只是一尊石化的雕刻,聖城的存在,是永恆的!你們如何鬧騰,都不關我的事,但是有一點……記住了,若是想藉助我的力量,或者死靈界的力量,擊殺永恆,那你們需要付出死亡的代價!」

石雕說完這句話,直接閉目,不再理會。

算是小小的警告!

你和夏龍武如何算計,他不管,所有的石雕鎮守都不會管,但是,一旦利用他們擊殺永恆……你們也要死,到了那時候,你們都要被殺!

自己想好了再做決定!

天河點頭,也不多說。

這是他第一次和石雕交流,雖然早就知道他的存在,但是石雕從未主動找過他,他也沒去打擾這尊不知道具體年代的石雕。

很強悍就對了!

……

儘管那尊強悍的死靈消失了。

然而,這一刻的天滅城,還是亂到了極致,殺戮四方,無數死靈出現,一位位天才被殺,一位位強者隕落。

有些強者,臨死的時候不甘心,擊殺了死靈!

一尊日月強者,被三頭死靈圍殺,最後時刻,怒吼一聲,一槍掃出,轟隆一聲,槍斷人亡!

然而,三頭死靈也被擊殺了!

轟隆一聲,虛空中,六頭日月死靈浮現,其中還有中期的存在。

那血火魔族的強者,怒罵一聲。

「艹!」

「猓爾齊,你這混蛋!」

他都忍不住怒罵,何況其他人。

可人都死了!

那尊死去的日月,手持斷槍,看著他們,臉上露出笑容。

罵我有用嗎?

我都要死了,我臨死的時候,多麼不甘,我是日月啊!

我難道眼睜睜看著他們殺我,而不反抗?

至於我死之後……管他呢!

起碼,殺我的死靈被我殺了!

我起碼殺了我的仇人,殺了擊殺我的死靈。

那邊,雷霆神族的雷火,怒吼道:「混蛋,都不要擊殺日月死靈,該死的,殺了他們,會引來更多的死靈!」

有人瘋狂道:「那就保護我們!保護我們,知道嗎?雷火,明禾,龍斗……你們只顧你們自己,我們呢?不保護我們,我們不想白死!我們死,也要殺戮所有死靈,一起死!」

瘋狂!

我們會死,難道你們就能無礙?

不保護我們,我們也要大開殺戒!

死靈殺我們,我們難道就等死,被他們殺?

不可能!

雷火大怒,而天空族龍斗喝道:「全部匯合!過來,不要再亂殺了!」

這時候,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。

的確需要保護他們!

不然這些人瘋狂無比,眼看著沒路可走了,都會大肆殺戮的,殺死靈,死靈同階一般不是他們對手,畢竟是死物。

可是,你殺啊!

殺一個來兩個!

殺不盡的!

這麼下去,引出更強的,那就真的都要死了。

而此刻,重傷的明禾,吐出一口鮮血,念念有詞!

很快,虛空中,浮現一道鏡面。

明禾臉色慘白,開口道:「老師,死靈暴動,我們被困住了,道成也被困住了,老師……」

她在向道王求援!

道王,頂級王者之一,地位還是不低的,實力也強悍。

此刻,鏡面中,出現了一隻眼睛。

眼睛穿透了虛空,好像朝這邊看來……

當那隻眼睛出現,浮現威壓的那一刻,整個城池稍微安靜了瞬間。

而就在此刻,一道死光從城主府中爆發而出!

噗嗤一聲!

「哼!」

悶聲傳來,眼睛破碎,鏡面破碎。

明禾大驚!

低頭看向城主府,不知何時,城主府上空,之前出現的那死靈再次浮現。

而天河的聲音,從城中傳出:「不要再亂來,引來了無敵的力量,古城會有對應強者出現,你們……想找死嗎?」

明禾忽然眼神一動,急忙道:「天河,送我們出去,你可以的,我們必有厚報!神魔仙龍各族都有厚報,或者讓我們進入城主府避難!」

一位位強者,此刻迅速朝龍族龍斗那邊匯合,明禾也不例外。

朝道王求援的計劃失敗了!

那隻眼睛,是道王的,但是距離此地無數距離,甚至道王還在仙界,趕來也需要時間的,他們撐不住了!

而且就算道王來了,就能破開古城嗎?

就算破開了,引出了無敵境的死靈怎麼辦?

他們都要死!

到了這地步,求天河更好。

天河淡漠道:「我是古城之主,無法干預死靈的活動,至於城主府……也保護不了你們,抱歉了,諸位自己找個地方躲躲吧!」

蘇宇真夠狠!

和柳文彥一起,把葉霸天的神文給爆了,弄死了這麼多日月境,葉霸天也就死了,不然大概得跳出來,大罵後人不孝!

他那神文,可都是準備用來晉級無敵的。

結果倒好,被他徒弟和徒孫給爆了!

就為了坑殺一批日月!

擱在當年,這些日月,一個日月九重都沒,葉霸天輕鬆就能全部擊殺,哪用如此,蘇宇和柳文彥前後爆了他7枚神文!

此刻,哪怕柳文彥,也只剩下了7枚神文了。

付出這樣的代價,就為了殺這群人……天河都不知道值得不值得,反正那師徒倆這麼幹了,幹完了就跑,現在這些傢伙麻煩大了。

不斷有日月被殺!

入城的日月,原本接近20位,4位日月高重,其他各族日月,總共15位,加在一起19位。

現在呢?

蘇宇都殺了倆,柳文彥殺了一個,被死靈殺了6個,死了9位日月境了!

日月墜毀!

諸天戰場,已經很多年沒死過這麼多日月境了,同時死去這麼多,還得追溯到幾十年前,這都不算死去的死靈了,死靈不算。

真要算,當年夏龍武就殺了許多。

城外,還死了個冰宏。

墨河,正在被多位日月圍殺。

這大概是50年來,死傷最慘重的一次,更是有大量的天才被殺,神族的安旻天,魔族的藍影,始魔族天鐸倒是跑了,可此刻,正在城中被死靈追殺,未必能活下去。

大量的天才被殺,獵天榜此刻,不斷有名字晦暗。

一個又一個!

這幾日,獵天榜死去的天才超過30位了!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外界,也是震動無比。

獵天榜變了!

這一刻,變化很大!

天榜第一,蘇宇!

戰績:擊殺日月四重!

地榜第一,柳文彥,凌雲一重,72歲,人族,大夏府人。

戰績:擊殺日月五重,擊殺頻死日月七重。

是的,日月五重,柳文彥殺了一頭日月五重的死靈。

他年紀是大了,可年紀再大,他真實實力,此刻也才凌雲一重,剛突破的那種,破碎了神文,強行突破的,擊殺了日月五重境!

跨越了這麼多等級,他還是在72歲的高齡,上榜了!

地榜第一!

也就年紀大了,不然,他才是天榜第一,獵天榜有他的氣息,倒也不用再收集,柳文彥幾十年前就上過榜。

70多歲的人族上榜,這恐怕是第一次!

諸天真的震動了!

凌雲殺日月?

還不是日月一重!

當然,這其中肯定有他們不知道的事,可是,不管如何,坑殺也好,埋伏也好,算計也好,凌雲能把日月弄死,這也是破天荒了!

……

諸天萬界,不斷有人通過渠道,問詢獵天閣。

很快,得到了答案。

蘇宇和柳文彥,潛伏在古城中,自爆了葉霸天神文,擊殺了日月強者,困住了明禾一群日月境。

如今,大量日月隕落!

光是知道的,死亡的日月就達到10位了。

其中,冰雪神族的冰宏死在了城外,被誰殺的……目前還在探查,一群不知道來歷的傢伙。

獵天閣也在判斷,沒敢靠近,因為那邊多位日月高重在廝殺。

但是蘇宇和柳文彥的事,倒是能判斷出來,那斧頭……太顯眼了。

蘇宇持斧殺人,柳文彥也是。

推斷一下,很容易得出結論,這倆把葉霸天的神文給爆了,否則沒這麼大的威力,瘋了!

葉霸天的神文,誰不想要?

可現在,被這倆敗家子給爆了,說實話,哪怕殺了不少日月,一群人看到結論,都是暗罵一聲,浪費!

你他么把神文給無敵境,或者日月九重,兩三枚就有可能收買兩三位日月九重幫你去殺人!

一枚葉霸天的神文,收買一位日月九重還是可以的吧?

你給錢,有人幫你殺!

這倆倒好,浪費啊!

瘋子!

這下好了,自己恐怕也是重傷,搞不好都死了……不至於,榜單還有名字在。

總之,看到結果的,沒幾個人心疼那些死去的強者的,倒是覺得,這倆敗家子,真的敗家,葉霸天的神文,是不是被炸光了?

人族這邊,也許就葉霸天的神文最強!

這一刻,哪怕邊境的大秦王都在罵!

「瘋子!」

「蠢貨!」

「要殺人,交出葉霸天神文,必然有人願意出手……非要爆了神文殺人……」

罵的同時,也是無奈,唏噓。

多神文一系,夠狠。

狠的同時,也說明了他們對其他人的不信任。

既然沒人幫我,那我就自己去殺,至於葉霸天神文,爆了就爆了,殺了再說!

這一刻,大秦王也是無奈,傳音四方,喝道:「閉關的出來了,幹活!」

「夏無神,歸來!」

「朱地主,過來!」

「來人,通知王虎、劉漢速速從人境趕來!」

「……」

不得不通知了!

圍殺了這麼多強者,而且還困住了大量的強者在古城中,不管如何,都要守好人境地盤,否則,很容易招來大量強者圍攻人族。

而且,蘇宇和柳文彥他們,現在還不知道在哪呢!

一道道無敵氣息貫穿天地!

東部戰區,人族無敵有些從閉關狀態中清醒,還有些迷惑,大戰爆發了?

很快,一位位無敵朝四方防線飛去。

大軍開始開拔,朝防區開拔,準備大戰。

……

人境在準備,預防大戰爆發。

而蘇宇,此刻出了城了。

城外,還在大戰。

空中,一尊魔神橫掃四方,一拳轟飛一位日月,一拳打爆一位日月……

強悍無邊!

始魔族的墨河!

接近日月八重的存在,哪怕多位日月圍殺,此刻也是付出了巨大的代價,一位日月境強者,肉身炸裂,若不是暗影及時出手,恐怕直接隕落了。

而墨河,也被一劍刺穿了頭顱,元氣炸裂,頭顱爆開。

「始魔無敵!」

墨河瘋狂怒吼,咆哮!

他是要證道無敵的存在,豈會在這被殺!

不會的!

可是,太多了。

日月太多了,暗影和葉鴻雁都是頂級強者,是大明府的支柱之一,配合其他日月,此刻結陣圍殺,殺的這尊始魔族日月七重巔峰強者已經有隕落徵兆。

「魔王會降臨的!摩多那還在城中!」

他咆哮著!

始魔族的魔王一定會來的,因為始魔族第一天才還在城中,還沒死,不會被放棄的。

就如人族,也不會放棄秦放一樣。

葉鴻雁和暗影根本不理他!

你先死了再說!

此刻,他們也感應到了蘇宇的存在,葉鴻雁喝道:「快走,此地很快會有無敵降臨,快點離開,回人境!」

真狠啊!

她現在算是知道,蘇宇為何敢說困殺那些日月了,如今,城池被封閉,死氣濃郁,可日月隕落,日月墜毀,他們都看到9道了!

剛想著,轟隆一聲,又一道日月崩潰!

10道了!

城中死了10位日月強者了,而城外也死了一個日月高重……

太狠了!

除了葉霸天那一次,最近幾百年,都沒一次性死過這麼多日月境強者,尤其是還有日月高重的存在。

蘇宇隔空觀望,開口道:「能殺嗎?我能補刀嗎?弄點好處……」

葉鴻雁喝道:「滾!小心臨死反撲!」

瘋了吧!

柳文彥要補刀,你也要?

真以為日月七重巔峰的始魔族好惹,臨死反撲很強的,剛剛一位日月都被打爆了肉身。

蘇宇也不廢話,看向空中一道盤旋的光點,迅速道:「前輩,過來一下……」

那被打爆肉身的日月,此刻很虛弱,意志力勉強呈現人形。

「我?」

「對!」

那日月暗影衛,也不多說,迅速飛來。

而蘇宇,迅速在空中勾勒,一滴血液出現,迅速滴入光點之上,要為他重塑肉身。

一眨眼,一道肉身出現。

很弱小!

只有千鈞實力!

弱小的可怕。

而蘇宇,喝道:「前輩,會開竅訣嗎?」

「會!」

那剛恢復肉身的強者,下意識地應了一聲,蘇宇迅速道:「運轉功法,開竅!」

這日月有些意外,也沒多說,而蘇宇,直接取出大量天元氣。

迅速將他肉身包裹!

「前輩,我傳你天罡三十六鑄之法,重鑄肉身!開竅,天元氣開竅最為容易!」

那日月境強者,不知道該說啥。

迅速消耗著大量天元氣,開始重鑄肉身。

這些天元氣,都很溫和,和一般天元氣不同,這和天元果差不多,一枚天元果,開竅五六個還是可以的。

而此刻,一份天元氣被消耗,兩份,三份,四份……

眨眼間,消耗了10多份!

那日月都心驚了,「不用了,我回人境再慢慢修鍊!」

大明府多年積累,也沒這麼多天元果吧!

他一眨眼就消耗了十多枚的量了,而且才開竅60個!

想把開竅訣修鍊成,還得這麼多的天元果才行。

蘇宇壓根不理會,繼續輸入大量天元氣。

既然來援了,我還在乎這點東西?

肉身破碎,靠自己重修,那得多久才行?

他不想欠的太多。

大量天元氣被他輸入!

這日月,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,只好吸收,開竅,吸收,開竅……

一連消耗了接近30份的量,這才全身竅穴顫動!

開竅訣修鍊完成了!

快的不可思議!

代價是,消耗了三十枚天元果,就為了換來一個千鈞九重!

「再開雙吳合竅法竅穴!」

「不用了,真不用……」

「聽我的!」

蘇宇喝道:「別浪費時間,那傢伙要被殺了,你肉身太弱,待會怎麼跑?日月帶你,你都承受不住!」

無奈,這日月只好再次開竅。

雙吳合竅法的竅穴!

蘇宇繼續輸入大量天元氣,竅穴繼續被開啟,眨眼間,雙吳合竅法的竅穴被開啟,又消耗了七八枚天元果的量。

浪費了!

心疼啊!

這日月強者都心疼了,太浪費了!

這麼多,就為了重塑肉身,你給我啊,我回去慢慢修鍊,這些東西,都是天材地寶啊!

可這時候,蘇宇壓根不給他說話的機會。

給我修鍊!

開竅!

合竅!

合竅法學會了,開竅訣學會了,那就迅速踏入萬石,這樣的話,回去之後,有日月的經驗和意志海,很快就能恢復,起碼跨過了開竅的時間。

蘇宇再次幫他開啟了一些竅穴,也不廢話,取出一枚儲物戒丟給了這位已經迅速踏入萬石境的日月。

「裡面有天罡36鑄之法,前輩或者可以再開竅,修鍊天階頂級功法,裡面也有幾套,另外為前輩準備了100枚天元果,希望前輩能順利鑄強大肉身,再入日月……」

那日月傻愣愣地看著他,沒吭聲,因為忘了該說什麼。

多少?

100枚?

你是不是把仙族神族他們的天元果樹打劫了?

而就在此刻,轟隆一聲巨響,一輪日月墜毀!

葉鴻雁迅速收起屍體,喝道:「還等什麼,走,快點!」

而暗影,也迅速飛來,看了一眼蘇宇,再看看暗影衛的日月,獃滯道:「暗六,你……萬石了?」

剛剛大戰,他們也沒時間管這邊。

這不肉身剛破碎嗎?

怎麼到萬石了!

他么的,是不是沒破?

沒破碎,也不止萬石境啊!

什麼情況?

此刻,墨河被殺,該跑了,無敵很可能會很快降臨的!

而蘇宇,也不多說什麼,迅速道:「前輩們離開吧,我也走了!」

「嗯?」

暗影急忙道:「你不和我們一起……」

「不了!」

蘇宇咬牙道:「我現在回去,肯定會被萬族逼迫交出我!我不怕,我相信朱府主也不會交出我,可如此一來,大明府會被一些人記恨的,包括一些人族無敵!我也不想讓大家為難,我繼續流浪在諸天戰場!不牽連大明府!」

「我回去,命運就交給了那些無敵,我不回去,哪怕我死了,我自己的命運,我自己掌握,我死了也甘心!」

「多謝諸位前輩,多謝大明府,多謝朱府主!」

蘇宇拱手,「山高路遠,前輩們一路順風!我會回去的,但是……不是現在!」

「告辭!」

蘇宇說話,化為一道微風,瞬間消失。

走了!

我就算回去,也不是現在,現在回去了,萬族無敵必然會逼迫,逼迫人族交出他!

交還是不交?

無敵為難!

大明府為難!

何必呢!

又何必將命運交給別人呢?

我繼續流浪在這諸天戰場,我會回去的,但是……不是現在。

蘇宇走了!

葉鴻雁幾人看著他離去,很快,葉鴻雁一聲嘆息,咬牙道:「走,快點走,殺光所有圍觀者!他說的對,他現在回去,也許更慘,一旦無敵要交出他……大明府也保不住他!走了!」

如此天才,人族卻是未必會保他!

他也太能惹事了,這一次,恐怕震動了諸天萬族,才凌雲,就害死了幾十位日月境,幾十位萬族天才,他不死,萬族難安!

暗影一臉掙扎,下一刻,暴吼一聲,速度快的無邊,四面八方,一些躲藏的強者,瞬間被他擊殺!

幾位日月,迅速搜索四方。

之前,被山海巔峰的暗影衛擊殺了許多人,現在還有一些存在。

暗影更是親自抓住了一位白面具強者,不等對方開口,一下子捏死了對方!

獵天閣的人!

他不管,殺了再說,迅速粉碎一切,破除一切痕迹,攪動元氣,毀屍滅跡!

葉鴻雁他們也是,迅速開始殺人。

將隱藏的很好的一些傢伙擊殺。

片刻后,再次匯聚。

葉鴻雁取出了一枚玉符,喝道:「你們先走,我震蕩此地時空,讓無敵也難以回溯時光,快點!」

13位暗影衛都沒說什麼,帶著那位剛恢復到萬石的日月,迅速遁逃。

來時,做好了全部戰死的準備。

走時,殺了兩日月高重,自己這邊就一人肉身破碎……可此刻,那一人,卻是一點也不悲傷,被暗影帶著,小聲道:「統領,蘇宇給了我100枚天元果,好多套天階功法,讓我回去修補肉身,之前也吃了幾十枚天元果,我第一次知道,修鍊是這麼簡單……」

暗影無聲!

去你的!

你還顯擺上了?

「廢物,7打一,你還被破了肉身,回去后,東西分我一點……」

太奢侈了!

心裡有些吃味,暗影衛……沒揚名啊!

這就算了,這傢伙被破了肉身,你倒是難受點啊,用得著一副炫耀的語氣嗎?

被破了肉身,很光榮嗎?

消耗了一百多枚天元果,瘋子!

剩下的那100枚絕對不能這麼浪費,太浪費了!

13人,速度極快,眨眼間消失在了原地。

而他們走後,葉鴻雁低喝一聲,丟下一枚玉符,空間震蕩,時空混亂,讓無敵難以追查,以免被探查到蘇宇行蹤。

蘇宇那傢伙還是大意了!

你跑的方向,無敵可以回溯出來的!

她覺得蘇宇大意了,而剛剛往西邊跑的蘇宇,早就轉向跑到了北邊。

非但如此,一路上,蘇宇一邊遁逃,一邊燃燒氣息,粉碎氣息。

他可沒小看過無敵!

不但如此,蘇宇連繳獲的一些戰利品,看到太好的,都給丟了!

免得被強者藉此機會,探查到了自己去向。

除了自己的東西,以及一些血肉屍體,他都給破壞了。

至於那些血肉屍體,也被他迅速提取精血,燃燒屍體。

不需要這些!

精血被提取,屍體也很珍貴,可他不要了,精血被提取之後,迅速服用,然後凈化自己!

至於日月境的屍體,蘇宇目前無法處理,也迅速匯聚到了一起,準備找個地方藏起來,有時間再來拿,免得被追蹤到了。

很快,一個儲物戒被他取出。

四處看了看,居然又靠近天斷谷了。

蘇宇再次轉向,跑到了天斷谷,找個了地方,挖了個坑,將儲物戒埋了起來!

所有無法處理的東西,他全都放在這裡面了!

包括他在城門口,斬殺的兩尊日月屍體,包括擊殺的一些山海巔峰的屍體,都給塞進去了,還有繳獲九玄安旻天他們的一些寶物,也都是如此處理。

有空再來取,若是被發現了,那就當丟了。

不是自己的東西,蘇宇都不是太放心拿走。

接著,辨別了一下方向,蘇宇迅速朝中部跑去,去星辰海那邊,妖族分立,比其他幾個方向要好隱藏一些。

至於柳文彥,蘇宇沒再聯繫。

之前說好了,殺完了人,各自找出路。

柳文彥自己說了,他不用蘇宇管,會安排好自己的。

而蘇宇,此刻體內淤積著大量的天地玄光,得找個地方,安心修鍊才行。

至於古城之內,死多少人,是否全部死亡,那就不關我的事了!

……

而就在蘇宇他們遁逃之後,古城,再次有幾道日月墜毀!

加上城外兩位,21位日月境強者,6位日月高重。

此刻,死了14位了!

古城中,還有7位日月活著。

4位日月高重都沒死,剩下的3位,卻是岌岌可危,明禾也是如此,有些彌留了,她被蘇宇自爆兩枚神文重創了!

一戰之下,死了14位日月境!

而他們據守的古屋之外,超過30頭日月死靈,正在瘋狂圍殺他們,大量的死氣蔓延,讓這些日月,甚至日月高重,都在不斷腐爛腐化!

絕路!

絕望!

明禾絕望無比,龍斗他們也是如此,被坑慘了!

原以為只是輕而易舉的任務,結果,多神文系這倆敗家子,自爆了多枚葉霸天神文,斬殺了日月,放出了大量死靈,完了!

無敵就算來了,他們也很難活下去了!

「蘇宇!」

一聲聲怨毒的喊聲響起,每一個死亡的強者,都會喊一聲!

蘇宇,畜生啊!

這比葉霸天和夏龍武殺性更重,為了殺他們,那傢伙居然連葉霸天的神文都不要了!

那可是有證道無敵的希望的!

換成任何人,也捨不得如此吧,蘇宇不是非殺他們不可,他既然能破城而出,顯然,可能早就出去了,這一次,故意再次進來的都有可能!

而柳文彥的出現……應該也證實了這一點!

他其實早就出去了,找來了柳文彥,借用了葉霸天的神文!

這得多恨他們,才會如此選擇!

龍斗他們都想不明白,你都走了,為何還回來,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,就為了殺他們,到底值得嗎?

明禾不斷咳血,血液都成了黑色的。

凄厲道:「蘇宇必須死,他比夏龍武他們更狠,更天才,他不死,一旦證道無敵,諸天萬族之劫……便要開始了!」

這是萬族的劫!

那傢伙,殺性太大了,大的她現在都后怕,在可以離開的情況下,自爆兩枚葉霸天的神文重傷她,甚至拖延一會,冒險都要給她一刀……這樣的狠人不死,真的是大難降臨了!

她在蘇宇眼中,只看到了仇恨和冷漠,沒有任何感情。

此人必須要死!

噗,一口黑血再次噴出,明禾後悔了,我……恐怕活不久了,蘇宇,你真狠,兩位神文,為了重傷我,到底值得不值得?

這一刻,她轉身看向後面重傷的道成,咬牙傳音道:「我快不行了,待會……殺了我!為我報仇,一定要殺了那傢伙!」

道成眼神劇烈波動!

「殺了我!」

明禾傳音道:「道成,你要殺了他!他不死,你會死的,我看到了血海,看到了屍山……你殺了我,強大自己,為我,為九玄……報仇!」

咳咳咳!

黑色血液,再次瀰漫。

道成眼神複雜,有些黯然!

日月七重的明禾啊!

這也算他半個師父了,爺爺沒時間教導自己,很多時間,都是這位爺爺的弟子教導自己,而今……要自己動手殺了她!

「老師……」

道成可以殺銀鎧不手軟,可此刻,真的有些絕望,他不想如此!

明禾傳音喝道:「快,我實力越強,你殺了我,好處越大!否則……你如何比得上其他人?你不如摩多那,不如戰無雙,不如玄無極,不如蘇宇……你不殺我,你永遠也無法替我們報仇!」

道成咬牙,陡然,一拳砸中她的頭顱,轟隆一聲,頭顱爆裂!

一拳又一拳!

四周,那些人看傻眼了。

而道成,拳頭上全是血液,身上全是血液,如同瘋魔,一拳又一拳!

明禾卻是沒有還手,沒有阻擋,任由他一拳一拳地轟殺了自己!

轟隆!

一輪大日破碎!

「嗚!」

凄厲的吼聲,悲憤欲絕的吼聲,響徹古城!

道成如同瘋子一般,瘋狂無比,抓起半殘的屍體,跪地嘶吼著,我親手殺了我的老師!

「蘇宇!」

凄厲聲響徹天地,蘇宇,你殺我愛人,逼我親手殺死了我的老師,此仇不共戴天!

明禾,隕落了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96章 此仇無期(求訂閱月票)

40.7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