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5章 古城之變結束(求訂閱月票)

第395章 古城之變結束(求訂閱月票)

古城動蕩,日月群墜。

各大戰區邊境,都是大軍齊集,以防突然爆發萬界之戰。

而中央戰區,也就是妖族所在的地盤,因為星辰海這個天然防禦陣線,倒是沒那麼緊張,加上妖族沒能一統,邊境最為散漫。

諸天戰場,天圓地方。

四方是神、仙、人、魔四大種族佔據,中央區域,因為有廣袤無邊的星辰海,其他種族生存起來比較麻煩,妖族種族多,還有大量海域妖族,最為重要的中央區域反而被妖族佔據了。

當然,論實力,妖族也很強,龍族最強,不過龍族不以妖自居,除去龍族,其他妖族散亂無比,沒有強大的妖族能做到一統。

比起人境三十六府,好歹大體上還有個共同陣營戰線,妖族這邊,比人族更亂。

實際上,諸天萬族,就沒有純粹的統一與和平。

魔族這邊,始魔族鎮壓其他魔族,也只是勉強一統,而血火魔族這樣的強族,也經常自作主張,陽奉陰違。

同樣的,神族也差不多。

至於仙族,仙族內部劃分沒那麼明顯,不像神魔,仙族更像人族,不過仙族中也有一支較為特殊的仙族,古仙族,實際上和其他仙族差不多,但是古仙族,據說是上古時代傳承下來的,傳承未斷。

當然,沒有始魔族和原始神族那麼明顯,仙族內部,更多的還是以仙王道域劃分勢力,而非種族劃分。

這就是各大強族的現狀。

但是,這些大族,亂歸亂,面對人族,卻是有一點是利益共通的,那就是人族不能開啟界域壓制力,這是必須要做的!

人族強大,上古時代可能是萬族共主,這點一些古老種族都知道,但是,人族既然丟失了諸天霸主的地位,如今想再次一統萬族,那不可能。

沒有任何種族,想成為其他種族的附庸和奴隸。

人族無敵數量不少,雖沒有公認的人皇或者半皇存在,但是大秦王這些人實力也不弱,戰力也極強。

無敵數量又多,日月、山海也都很多。

這樣的情況下,進入其他界域又沒壓制之力,一旦給人族自己開啟了界域壓制力,那人族便無法制約,再次凌駕於諸天萬族。

所以,對待人族,各族都有個標準,人族可以強大,前提是絕對不能出現無敵境的文明師。

絕對!

五十年前如此,五十年後依舊如此!

……

當蘇宇成為天榜第一,柳文彥成為地榜第一,洪譚在人境準備開啟多神文學院,傳承神文拆分之法。

五代這一脈,再次被諸天萬族注視!

五代這一脈,或者說多神文系源頭這一脈,如今傳人還有6位,柳文彥、洪譚、陳永、白楓、蘇宇、吳嘉,至於夏雲奇、趙明月、胡萍這幾位,雖然也是多神文系,可不算嫡傳。

嫡傳,應該算到柳文彥他們這邊。

而且這幾位,如今表現出來的實力和戰力,包括潛力,都沒有五代這一脈可怕。

蘇宇逃離古城,柳文彥卻是回歸了人族的地盤。

他年紀大了,爆了葉霸天的神文,威脅力反而不如之前那麼大,當然,也不是完全沒了威脅,起碼他還掌握了幾枚葉霸天的神文。

但是不成體系,不成戰技,比起當年要威脅小許多。

不管如何,這一刻,這一脈再次成為諸天萬族的焦點。

其中,最關鍵的便是蘇宇!

……

蘇宇逃離,失蹤,行蹤不顯。

這一刻,很多人都在關注他。

包括人境的一些強者。

大夏府。

大夏文明學府。

萬天聖看到了一份最新的榜單,獵天榜。

天榜第一,蘇宇!

天榜第二,摩多那!

天榜第三,戰無雙。

天榜第四,道成。

天榜第五,冥月。

天榜第六,玄無極。

天榜第七,龍映月。

……

天榜變化不斷,其中最顯著的就是多了個蘇宇,以及道成。

至於後來擊殺那破山牛一族的兩頭龍族,並未上天榜,戰績倒是強,但是獵天榜並非單純的看戰績,這個榜單,更多的還是看潛力。

蘇宇殺日月四重,上榜單第一,不是單純的因為殺了日月四重,而是獵天榜判斷衡量他的潛力之後,給出了這個結果,蘇宇有望證道無敵。

希望很大!

至於道成,能上第四,不是因為他殺了明禾,而是此刻道成可能有了一些蛻變,導致獵天榜判斷,他可能是目前排名第四位有希望晉級無敵的年輕一代。

當然,柳文彥這位……獵天榜如何衡量的就不算太清楚了,而柳文彥現在也被擠掉了地榜第一,道成上榜,原本天榜18名掉下去了,佔據了地榜第一位。

原天榜18名,天淵古族的一員,和天榜排名第五的冥月一樣,都來自古族。

天淵古族,也是大名鼎鼎,昔年葉霸天就是被這一族的無敵擊殺的。

當年和葉霸天交手的無敵有兩位,一位被殺了,還有一位擊殺了葉霸天,自己身受重傷離開,離開的這位就是天淵古族的,最為擅長詛咒之術。

而今,這一族的天才從天榜掉下,成為地榜第一了。

萬天聖看著這一個個名字,陷入了沉思中。

殺日月四重!

當然,他知道這是機緣巧合,這次可以,不代表下次可以。

然而,哪怕只是巧合,這也代表蘇宇實力強悍了許多,否則,無法承受日月神文的自爆之力,這傢伙的意志海絕對不弱,可能堪比一些弱山海了。

意志海強大,神文強大,肉身也不弱……

蘇宇凌雲戰山海……

原本以為他踏入凌雲,就是大戰開啟的時間,如今看來,倒是未必,這傢伙戰的山海,必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些弱山海,可能是極其強大的山海境。

說不定是逆伐日月的那種!

那就很可怕了!

萬天聖看著榜單,陷入了沉思中,至於蘇宇被追殺……他倒是不太在意,諸天戰場很大,而且各種神秘的地方一堆,哪怕無敵想在其中追殺一人,難度也極高。

此刻的他,更關心的是柳文彥。

自爆了葉霸天大量神文之後,這傢伙是如何考慮的?

接下來,柳文彥這邊是否會有些變故?

至於蘇宇……隨他去吧!

你繼續折騰去,大概率死不了,我看到了你在人境凌雲戰山海,所以大概率能活著回來,如今,自己也只能這麼想。

耗費了百年壽元,多少還是有點用的,這傢伙回來了,哪天開始打山海了,可能才是戰爭的爆發點。

「柳文彥……蘇宇……」

萬天聖陷入了沉思中,「也許,這就是戰爭的導火索……但是,現在人族還是無法下定決心,而且……掣肘太多!」

「交出蘇宇和柳文彥他們,或者任由他們自生自滅的呼聲不小。」

萬天聖在屋中徘徊了一圈,喃喃道:「難道說,大夏府的爆發點,還要讓蘇宇來開啟,由他,開啟這一場人境之亂?」

短時間內,蘇宇能回來嗎?

起碼目前來看,是沒辦法回來的。

或者,他潛伏回了人境?

不太清楚!

還好,自己在蘇宇體內留下了點東西,他回來,自己是可以感受到的,也許……當蘇宇再次踏入大夏府境內,就是戰爭的爆發點了。

「兩條線……一條在諸天戰場,一條在大夏府。」

「夏龍武主導那條線,而我……主導這條線。」

萬天聖喃喃自語,那麼,是一起發動這兩條線,還是……先發動大夏府呢?

他視線看向修心閣之外,看向多神文學院,看向洪譚,半晌,沒能有個準確定論。

一切都不在掌控之中了!

蘇宇這小子,打亂了自己很多計劃,包括周破龍那邊,因為蘇宇,也吸引了大量目光注意,這不符合自己的預期,蘇宇那小子,真的麻煩!

「還是要把目光聚焦回來!」

萬天聖呢喃一聲,聚焦的話,如今看來,蘇宇聚焦點倒是足夠高,那要不要想辦法把這小子弄回來呢?

「麻煩……這小子可能覺得,大夏府發動了再回來也不遲,可他不回來,也許就無法發動……矛盾啊!」

萬天聖一遍遍地盤算著,很快,再次看向洪譚!

也許……就得麻煩你了!

你被人打的快死了,那小子是不是回來?

你不行的話,打白楓也行。

「天榜第一……天榜第一有什麼用,太過招搖!」

吐槽了一句,再次感應了一下城內情況,夏龍武不在,夏侯爺帶著一群人去了諸天戰場,果然,如今城中也是群魔亂舞。

加上新學員到位,萬族學員這邊,也有大量強者存在。

萬天聖淡笑一聲,膽子倒是不小,這些傢伙,居然還有人想窺探自己虛實,這幾日,神魔幾族,居然有強者偷窺自己。

膽子是真的大!

都記小本本上了!

包括一些萬族教的人,可能和對方聯繫了,也都在小本本上記著呢。

大夏府,現在真的成賊窩了,很好。

就在此刻,一枚傳音符震動,萬天聖朝放置傳音符的地方看了看,足足有八九枚傳音符,其中一枚在震動。

萬天聖取出看了一眼,很快回復道:「繼續蟄伏!」

傳音符對面,一位胖墩墩的少年回復道:「還蟄伏?老萬,為什麼我覺得,我其實暴露了,但是大家都盯著我,沒對我動手?」

「沒暴露,放心吧。」

「不可能啊!」

賈名震奇怪道:「真的,老萬,我總覺得我其實暴露了,要不我還是回去吧,感覺現在一群餓狼在盯著我!」

「沒事,真暴露了,把人往大夏府引好了!」

「那行吧!」

賈名震無奈,放下了傳音符,陷入了沉思中。

我沒暴露嗎?

為何感覺暴露了啊,最近教內真的好像有人在盯著我,麻煩,老萬到底靠譜不靠譜。

還是想回去,外面的日子好難熬。

哎!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大明府。

朱天道和牛百道喝著茶,聊著天。

面前,也放著一份榜單。

朱天道也不看,喝了口茶,過了一會才道:「你看到了,這小子放出去了就飛了,大明府這邊,他未必敢回來了。」

牛百道微微點頭,無奈道:「我還以為他最多去出去看看,大不了去看看他父親,我也沒想到這小子這麼狠,出去一趟,折騰死了這麼多人。」

「我該想到的,他上次從大夏府離開,就折騰死了一群人!」

朱天道淡淡說著,很快道:「他現在回來的話,真要被逼迫,我也未必能擋住,不回來也好。」

牛百道微微點頭,問道:「你賭他能成?」

「不清楚,不好說。」

朱天道笑道:「這東西,誰說的准!哪怕真到了葉霸天那個地步,也未必能成,葉霸天都沒成,只能說有機會,何況,這小子我覺得神文道雖強,還沒戰者道強大。」

牛百道點點頭,又道:「那現在怎麼辦?」

「什麼怎麼辦?」

「要不要繼續派人救援?」

「派誰?你去?」

朱天道看向他,笑道:「老牛,要不你去如何?」

「我?」

牛百道乾笑道:「我就算了,我都一大把年紀了,現在去了,遭遇到無敵,不是送菜嗎?萬族的一些無敵,當年也打過交道的,認識我,我去不方便。」

朱天道嗤笑一聲,也不再說,很快道:「現在去人沒啥用,他在哪你都未必能找到,又不是被困在了某個地方,他自己有腿,能跑。」

說著,朱天道沉吟片刻道:「現在當務之急也不是這個,而是大夏府的局勢,大夏府那邊,越來越亂,我看遲早要炸,我們就在大夏府旁邊,一旦亂了,大明府也會受到影響……」

牛百道點頭,「你的意思是?」

「鹹魚不起來了!」

朱天道起身,背負雙手,嘆了一口氣,看向北方,那邊是大夏府所在,輕聲道:「準備一下吧,大夏府亂了,哪怕不插手,也要善後!大夏府的這些傢伙,都是死腦筋,蘇宇其實也這樣,有事都想自己悶聲解決了,不願意相信人,不願意去求人……」

牛百道也朝北方看去,點點頭,「行,我知道了!對了,蘇宇那邊真的不管?」

「怎麼管?」

「他父親需要接回來嗎?」

「不用,大秦王他們畢竟還在那邊,沒那麼危險。」

朱天道說著,很快道:「另外,籌備一下,準備讓一些人去星宇府邸,快要開啟了。」

牛百道點頭,「行,我知道了!你這邊的話,真要借夏龍武那次機會證道?」

「……」

朱天道看著他,詫異道:「什麼意思?我還早,根本沒證道機會。」

牛百道繼續點頭,「嗯,我知道,你小時候穿開襠褲我就知道,對了,你兩百多歲穿開襠褲是什麼體驗?」

「什麼?」

朱天道看著他,奇怪道:「老牛,你咋了?」

牛百道笑道:「沒怎麼,就是有些好奇,真的好奇,你別多想啊,我就是好奇,你和夏龍武到底誰更強一點?」

「什麼意思?」

朱天道沒好氣道:「你在說什麼?年紀大了,失心瘋了?」

「那倒沒有。」

牛百道嘆道:「別裝了,咱們開誠布公點行不,我承認,我日月九重了,一直用旋龜血隱藏了實力,養那麼多旋龜,都是為了隱藏境界,行了吧!你能說說,兩百多歲穿開襠褲的體驗嗎?」

「……」

朱天道看著他,半晌才道:「你現在很危險!」

牛百道點頭,「我知道,不過……咱們一夥的,不是嗎?」

牛百道笑道:「我就好奇幾點,第一,你怎麼做到的?第二,地主為什麼要這麼干?第三,你到底有沒有希望成功?」

「……」

朱天道心累道:「別跟我來這套,老牛,不明白你在說什麼,你要是日月九重,那就好好準備證道的事,一天到晚胡思亂想什麼!」

牛百道笑道:「不是胡思亂想,我是在想,要是有機會的話,我也得準備一下!其實……我覺得你機會很大,9歲能入千鈞,距今已經340多年了……恐怕已經到了一個極致中的極致了,夏龍武真能匹敵你?」

「老牛,你是不是癔症了?」

「沒有!」

牛百道嘆道:「早些年就發現了,我沒說而已,今日說這些,只是覺得,你可能會藉助這次機會證道,若是需要的話……我這把老骨頭,還是能給你擋一下的,我覺得我希望不大,你希望挺大的。」

朱天道失笑道:「別想了,9歲千鈞的是我大哥,我比我大哥小了兩百多歲呢。」

牛百道點點頭,「好吧,不說這些了,你可能是個早產兒,我明明記得你爹從諸天戰場回來7個多月,你就出生了,大概是早產導致的,你娘那次早產你之後就隕落了,也真是巧,你哥死後,你爹又沒孩子,府庫卻是少了不少東西,你爹那個摳門的,窮人當慣了,一毛錢當寶貝,居然府庫丟東西了,也是奇怪了。」

搖搖頭,「算了算了,不說這些,蘇宇這邊,還得想辦法,這小子不然真回不來了。」

朱天道就這麼看著他,一言不發。

過了一會,開口道:「老牛,你什麼時候這麼碎嘴了,是不是年紀真大了,要退休了?」

「還早呢!」

牛百道笑呵呵道:「別想這些沒影的事,我沒別的意思,你愛信不信,不信就留下我。」

「你糊塗了,你可是我爹同輩的強者。」

牛百道點點頭,笑了一聲,起身道:「那我先回去了,你這傢伙……不說你了,反正自己看著辦吧。」

「……」

等牛百道離去,朱天道默默看了他一會,搖搖頭,笑了笑也消失在了原地。

老傢伙,年紀一大把了,還喜歡碎嘴。

「我那可憐的大哥……哎,9歲就隕落了,天妒英姿啊!」

一聲嘆息,朱天道消失在了原地,大哥太可憐了。

這一點,萬族皆知!

老牛也是失心瘋了,居然會產生這樣奇怪的念頭,難道老年健忘症來了?

……

萬界,都有人在討論蘇宇。

討論道成,討論柳文彥,討論古城……

而蘇宇,這時候卻是找到了一個有些熟悉的地方。

一座古城!

是的,古城。

在這一片,有幾座古城,這一點他是知道的,之前,黃騰和秦放,和他都不是一起的,各自逃往一座古城,慾海平原上,其實佇立著三座古城。

天滅古城在中間區域罷了。

而此刻,蘇宇走了另一個方向,逃亡了一陣,居然看到了第二座古城。

「雲霄!」

這是這一座古城的名字,雲霄古城!

蘇宇心中微動,自己現在需要一個安全的地方修鍊,也許……這地方適合自己。

很好的一個地方!

古城,其實真的很安全,起碼蘇宇是這麼覺得的。

找個古屋,不搞事的話,問題不大。

而且在古城避一避,哪怕無敵真的探查到了自己所在,也未必敢來古城殺人。

好地方!

「要不,我去躲幾天?」

蘇宇看著前方的古城,比起天滅古城,這邊人來人往的,沒受到太大影響,而且可能是因為天滅古城封城,導致大量的無家可歸者都來了這邊。

人反而比那邊要多許多。

「入城的話,這次倒是要低調一些了,不能太顯眼了!」

蘇宇心中想著,低調的話,那自己最好偽裝一下……不過,城中的城主很強,也不知道有沒有什麼忌諱的,別偽裝成了對方討厭的種族就麻煩了。

他朝城門那邊掃了一眼,別人什麼種族,敢來這裡,那他就偽裝成同族,問題應該就不大了。

看了一陣,好像也沒啥忌諱。

連人族都有!

蘇宇想了想,肌肉膨脹了一下,面部稍微有些變化,看起來蒼老了一些,很快,看起來就是一個壯漢,人族壯漢。

戰者在這邊廝混,倒是常見。

實力,蘇宇也將意志海全部封鎖,騰空戰者。

他肉身本就是騰空境。

很快,蘇宇有些狼狽地朝前方的雲霄古城走去。

門口,依舊有甲士鎮守。

同樣是9道城門。

蘇宇看都沒看主城門,低調點,主城門也沒啥好的,何況,上次在天滅古城弄的9道防禦圈,他都沒怎麼用,才破碎了一道。

雲霄古城,和天滅古城有些不同。

可能是這裡的城主更霸道一些!

鎮守的甲士,看到他,大概是覺得面生,直接道:「入城,30-36環,可以找個屋子,免費居住!其他的地方,都有封鎖,想進去,需要交納足夠的資源!否則,一律不準入內!」

「在城內,不許出現廝殺之事!」

「不得破壞古屋!」

說罷,那甲士冷冷道:「尤其是你人族,不許在城中搞事,不要覺得,你人族都可以學蘇宇!」

顯然,蘇宇的事情傳開了。

把天滅古城弄的一團糟!

雲霄古城這邊,也特意加強了警惕,對人族也開始警告,不許搞事,不要覺得人人都是蘇宇。

蘇宇點頭,笑呵呵道:「當然!我就是進去休息幾天,很快出來,這位大人,蘇宇那邊的事我也聽說了,那天滅古城那邊現在咋樣了?」

這個他還真不知道。

丟了分榜,他現在也沒啥消息來源。

那甲士直接不理他。

倒是城門邊,有生靈笑道:「還能怎麼樣?死了一大批了!有人隔著老遠看到,那日月光輝不斷墜毀!不過好像有無敵趕到了,具體情況,大概也就這一兩天就有結論了!這位兄弟,你人族的天才還是猛!」

蘇宇笑呵呵道:「那是!不過算了,那是天才,跟我無關,我們還是不套近乎了,免得被蘇宇給牽連了,那傢伙,弄的最近幾天,一些種族看到我,都眼神異樣,好像人族都是蘇宇那瘋子一樣,難混啊!」

之前那接話的生靈,長的有些怪異,頭頂有七八個角,顯得有些古怪,此刻,也笑哈哈道:「也是,這蘇宇夠狠,殺的獵天榜不斷更名,好多年了,近些年還是第一次,上一次還是人族葉霸天那個時期的事了。」

蘇宇笑了笑沒說啥,點點頭,朝城內走去。

那古怪的多角怪也跟了進來,邊走邊道:「人族兄弟,這次入城,需要採購點什麼嗎?雲霄古城我熟,或者想住哪,哪間房子沒生靈居住,死氣少,我也熟。」

蘇宇笑道:「別,我窮,自己找!兄弟,別盯著我了,我雖說第一次來雲霄古城,其他古城我還是去過的,也算老行家了,你們就別坑我了!」

「……」

那多角怪訕笑道:「怎麼是坑呢,混口飯吃,我們這些小族生靈難混啊!哪像你們人族這些大族,好過多了。」

「那是天才,或者有背景的,我們這些沒背景的,沒參軍的,也就自己討口飯吃,刀口舔血。」

蘇宇搖頭,「在諸天戰場廝混了這些年,也就這樣了,還不知道哪天就被強者拍死了,這次天滅古城死了一大批,我聽到這消息,都心寒,哎,諸天混亂,沒辦法。」

一人一怪,閑談了一陣,那多角怪也沒再和蘇宇絮叨,很快再次出城,看樣子是準備找第二個冤大頭,看看能不能混點資源了。

而蘇宇,這一次沒急著找地方入住。

上次他去天滅古城,是晚上,也沒門店開啟。

這次是白天,街道上,鋪面倒是開啟了不少,而且生意感覺還不錯,有些是居民開設的,有些則是一些小族開設的。

這些小族,在這也會開設一些店鋪,交換一些需要的資源,在諸天戰場,古城雖然是險地,可只要不深入,不殺人,不待超過三天,這裡其實比哪都安全。

蘇宇看了一陣,沒啥好東西,也不是太在意。

很快,找了個沒人的屋子,四處探查了一下,進入屋內,準備開始消化這一次所得。

……

就在他進入城內的那瞬間。

差不多的布局,城主府後殿,也有一尊石雕,但是和天滅城的不太一樣。

雲霄古城的石雕,是個女子。

此刻,那女子也睜眼看向蘇宇所在的方向,眼中彷彿出現了蘇宇的身影。

她看到了蘇宇,也看穿了蘇宇。

蘇宇可以隱瞞日月,瞞不住無敵。

那女子看了一會,閉目不語。

希望不會在雲霄聖城惹事!

這應該就是他們說的那位人族蘇宇了,居然跑到了雲霄聖城,這讓女石雕有些惆悵,去禍害天滅聖城那邊的那傢伙就行了,別來禍害我!

人族,不是都喜歡禍害那邊嗎?

可能是名字囂張了,天滅!

雲霄多好!

女石雕想著這些,繼續閉目,她可不想和那傢伙一樣,沒事就和死靈界的強者交流交流人生,太過無趣。

……

而就在蘇宇進入古屋的時候。

天滅古城外,一道道偉岸的身影浮現。

沒有太多的交流,一尊魔神出現,也是紫色長發,聲音宏大,突破了古城封鎖。

「開城門!」

無聲。

天河沒回話。

紫色長發的魔神,再次淡漠道:「開城門!死靈雖強,擋不住吾等!真打破了這城,霍亂起,非你我所願!」

話落,一拳轟出!

城門震蕩!

片刻后,一頭特殊死靈浮現。

紫色長發魔神淡淡道:「死靈界雖強,也莫要招惹我始魔一族!我始魔一族,一尊永恆,化為死靈,也是死靈界之君主,而今,皇正在接引他回歸,你們死靈界想和我始魔族開戰?」

那死靈看著他,死寂道:「聖城,是死靈族接引之地,來這,始魔族不管用!」

紫色魔神氣息衝天!

冷漠道:「不要逼我屠戮你死靈一族!外人不知,難道吾等不知?死靈雖多,日月永恆又有多少?信不信,從今往後,封鎖你所有古城,不許任何人進入!」

「死靈不絕!」

那死靈依舊淡漠,「封鎖聖城,依舊如此!」

「大膽!」

紫色魔神一聲輕喝,那死靈轟隆一聲炸裂!

片刻后,一尊更強大的死靈浮現,死氣濃郁到了極致,而就在這瞬間,城內,一道日月光輝墜毀。

紫色魔神冷冷道:「死靈君主?閣下非要逼本王殺入死靈界域?」

這一刻,四周,一尊尊無敵浮現。

道王在,龍族也有無敵在。

「仙、魔、龍三族……還有五行族……」

那死靈,聲音有些沙啞,看了一會,死氣沉沉道:「二選一,留下日月或者留下那些天才,聖城有聖城的規則,不見血,死靈不歸!」

紫色魔王沉默了一會,「屠戮死靈的,並非他們!」

「我知道。」

那死靈也平靜道:「可這,是規則!否則,死靈君主,來的不止我一位!」

始魔族這位魔王再次冷聲道:「我族魔皇,即將正式破境!」

死靈君主沉默了一會,「二選一,選,還是不選!」

「還有誰活著?」

「龍族和神族日月,血火魔族的剛剛被我殺了!」

「……」

那達至死了?

這紫色魔王沉默一會,開口道:「好,選天才!」

此話一出,龍族這邊,一頭天龍王冷冷道:「摩戈,我龍族龍斗還在其中!」

魔王側頭看他,「那你進去救他!」

「……」

龍王沉默。

神族沒來神王,倒是不用理會。

那死靈君主淡漠道:「這是第一次,給幾位面子,下一次……沒這麼輕鬆!」

話落,死氣覆蓋古城!

轟隆隆!

兩道日月墜毀!

城外,幾尊無敵都保持沉默,哪怕龍族龍王,此刻也沒再說什麼。

選日月還是選天才?

龍斗和雷火都是日月七重,實力強大無比,可是……畢竟是外人,那些天才,才是他們的後裔。

這一次,日月全隕!

那死靈君主淡笑一聲,化為虛影,漸漸消散!

城中,那些日月死靈,也紛紛消失。

城門,再次被開啟!

以死亡21尊日月的代價,來殺蘇宇,蘇宇沒死,只留下滿地狼藉!

幾位無敵,並未入城。

都在城外等待著。

片刻后,城中,幾位天才,傷痕纍纍,苟延殘喘,朝城外走來。

道成,摩多那,天鐸,龍戰,小金龍,浮土靈。

偌大的古城,只剩下了他們。

回首看去,幾位天才,都是眼神複雜。

各自召喚來的無敵,選擇了犧牲日月,平息死靈一族的怒火,沒有選擇強行破城解救。

這一次的挫折,也許終生難忘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95章 古城之變結束(求訂閱月票)

0%
目錄
共103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