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7章 獵天閣玄九(求訂閱)

第427章 獵天閣玄九(求訂閱)

再次封城!

蘇宇這一次走出了古屋,儘管城中已經沒什麼活人了,但是,蘇宇還是逆轉成了死靈。

偽裝!

無他,城中還有個黑魔呢。

那傢伙大概也恨不得弄死自己。

小心無大錯,偽裝了再說。

此刻的蘇宇,遊盪在空蕩蕩的街道上,這才有點天高任鳥飛的爽快!

這偌大的古城,若不是有黑魔那傢伙存在,這古城就是我的啊,可惜了!

弄的現在,他不得不偽裝一下,以防被黑魔發現,幹掉了自己,那就虧大了。

「舒服!」

死氣溢散的街道,對他沒什麼影響,蘇宇心情很好,非常好。

一路走著,時不時地摸摸一些弱小的死靈,一副將軍慰問麾下將士的感覺,可惜死靈沒衣服,要不然蘇宇還想給他們整理一下衣領,顯示一下自己的和藹可親!

星宏古城,很好的古城。

這地方真好啊,蘇宇不是第一次感慨了,他覺得自己可能還得感慨很多次。

他沒急著去找小毛球,他去了城主府。

此刻,城主府依舊封閉。

黑魔沒出來,城主府中的那些守衛也一個沒出來,不知道是死光了還是如何?

大概率死了不少!

之前,有準無敵死靈闖入,準備擊殺黑魔,大戰了一場,黑魔自己都重傷了,何況那些守衛。

蘇宇看了一陣,城主府中極其安靜。

「在療傷嗎?」

蘇宇判斷了一下,黑魔絕對被死氣腐蝕了不少,搞不好都要轉換成死靈了。

對方現在不開門,他也沒辦法進入城主府。

算了,蘇宇沒再管他。

很快,他又朝城主府外巡查而去。

一環又一環,蘇宇不辭辛苦,一間間地屋子查看著,看看古城現在有多少居民,大概是什麼實力,內三環有多少,外圍有多少。

他得掌控古城的一切!

要不然,外人潛入進來,他還不知道有多少人。

就像黑魔,這一次若是他做了人口普查,那就很容易找到蘇宇了。

看看,這就是不做人口普查的弊端。

得登記,得上戶口才行!

哪怕居民,最好也給發個身份證,死亡了也得銷戶。

果然,妖就是妖。

蘇宇發現,這些古城城主很不負責,連城內多少常駐人口都不知道,亂來!

這樣的情況下,外人來隱藏當然很簡單。

一旦登記,記錄,包括住了就不許換屋子,如此一來,才能杜絕像自己這樣的人,隨意躲藏在一些房間中,導致敵人找不到。

論起管理水平,人族還是有一手的。

「這是一個很大的工作量,我一個人,也難以監管啊!」

此刻的蘇宇,那是真把自己當城主了,看著偌大的城市,有些無奈,這古城真的很大,越往外圍,地方越大。

內三環,大概有三千棟屋子。

18環到4環,超過三萬間房屋。

而外圍的18環,超過10萬間房屋。

整個古城,最少有15萬以上的房屋。

按照一家三口來算,這座古城,在上古時代,恐怕常駐人口超過50萬以上,說大不算太大,說小……絕對不小!

不要和現在的人境城市對比,現在那是有高樓,而這古城,除了城主府和一些少數屋子是兩層,其他的都是獨棟,哪怕外圍的小屋,那也是獨棟。

若是都蓋個6層,那常駐人口就能突破300萬,再蓋高點……住千萬人都行。

還是可以的!

蘇宇評點了一番,挺大的一座城市了,還不錯,但是管理是真的不行,他也不太會管理,可起碼覺得自己比黑魔強。

作為城主,怎麼能讓自己的古城這麼亂?

看看,獵天閣、諸天萬寶樓這些勢力,在這開設分部,給錢了嗎?

繳稅了嗎?

他們在這販賣消息,經過你同意了嗎?

一些神魔強族駐點,跟你申請過嗎?

亂糟糟的!

「對,獵天閣在古城是有分部的!」

蘇宇心中微動,四處找尋了一下,很快,在22環,找到了獵天閣的分部地點,地方不小,是一座獨棟小樓,兩層高,佔地倒是挺廣。

此刻,顯示屋中有人,是居民。

不知道是被居民霸佔了,還是獵天閣中有成員轉化成了居民,蘇宇傾向於後者,因為作為一家常駐古城的勢力,要說沒人轉換成居民,那不可能。

獵天閣!

這個勢力,可不是啥好東西,之前蘇宇要對方給500滴日月精血,最後對方只願意給200縷天地玄光,蘇宇讓牛百道接收了,至於有沒有拿到……蘇宇後來沒看獵天榜,也不清楚。

拿到拿不到的,他也不是太在意。

其實還是擔心,牛百道拿到了,會不會出現一些危險,兩百縷也不少了,小心被人盯上了。

「獵天閣!」

站在獵天閣分部門前,蘇宇尋思著,要不進去弄一張分榜看看,然後和獵天閣打打交道,現在被定位也沒啥,當然,還是黑魔威脅!

蘇宇發現,黑魔都快成自己的心病了!

沒黑魔,他壓根不怕獵天閣來定位,有本事就來,古城你們進來就是了,城內的獵天閣成員,化為居民,難道還有強悍無比的?

蘇宇才不信!

真以為日月是大白菜啊,獵天閣死了兩位日月,都快心疼死了。

「獵天閣分部……不知道有沒有什麼好東西……大概率沒有了。」

畢竟白一就在城內,這傢伙也不傻,走的時候,不可能不帶走獵天閣分部的好東西。

蘇宇在門口看了一陣,裡面肯定是有分榜的!

一定可以和外界聯繫!

城中,不知道其他居民有沒有分榜,這個不好說,古城居民有分榜的概率不大,獵天閣一般只給天才和強者,古城居民既不是天才,也不是強者,除了黑魔。

「斷了你們的耳目!」

蘇宇取出了自己的三環令,直接強行開啟了門戶。

大門洞開,裡面是一個巨大的客廳。

此刻,裡面就一人,帶著白面具。

看到蘇宇,面具人嘆息一聲,開口道:「見過蘇大人,我叫玄九,四部之玄部成員!星宏古城駐城分部部長,知道大人會來,怠慢了!」

蘇宇看著他,有些意外,「你知道我會來?」

「知道!」

玄九平靜道:「整個古城,有兩處可以和外界溝通,一是獵天閣分部,一是城主府,城主黑魔大人也有一份獵天分榜,大人再次封城,顯然是不想暴露自己的一切,那拔除獵天閣分部是必然的!」

蘇宇觀察了一下,對方實力說強不強,說弱也絕對不弱,山海七重。

這樣的實力,其實不摻和到種族大戰,平日里,都是霸主了。

蘇宇沒當回事,那是因為他接觸的層面實在太高。

萬族無敵都接觸到了!

諸天戰場的主流,其實還是騰空和凌雲,山海並不多。

一位山海七重坐鎮,算是強大的實力了,還在古城內,一般日月也不會對他動手。

玄九見蘇宇看自己,再次開口道:「整個分部就我一位了!其他的,不是死了,就是雇傭來的一些居民,並不是獵天閣成員,正式成員,只有我一位!」

他取出了一份分榜,很快,又取出了一本圖冊,開口道:「這是和獵天閣溝通的分榜,以及一些白一大人留下的庫存,都是一些便宜的東西,大人未必看得上!」

玄九雙手呈上,「大人可以殺我,閣中的意思是,希望大人能再次和獵天閣建立聯繫,獵天閣以傳承為保,未來,絕不會外泄大人的行蹤!」

蘇宇意外,很快笑了,「傳承保證?我一個將死之人,用得著你們如此?還是說,準備等我死了,接收我的遺產?畢竟,看起來我遺產還有一些。」

「大人誤會了!」

玄九低沉道:「閣中對大人沒什麼惡意,只是大人被死靈君主逆轉,閣中希望大人能為獵天閣提供一些關於死靈君主,關於死靈界和死靈族的信息,如今,唯有大人,和死靈界接觸的最深。」

「不是吧?」

蘇宇笑道:「你們這些大勢力,沒接觸過死靈?」

「接觸過,但是規則所限,無法了解更多。」

玄九解釋道:「死靈界通道,也很難開啟,都有上古石雕鎮壓……」

他說到上古石雕,蘇宇倒是來了興趣,問道:「這石雕到底是什麼?活的還是死的?還是說,只是傀儡?」

「不清楚,但是石雕很強,是有智慧的。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摸著下巴,有智慧的,有智慧的……

我是不是作死過一次?

在天滅古城,我可是錘過石雕的,那石雕,到底活的還是死的?

這一次無敵大戰的時候,其實蘇宇就有些驚悚,他沒看到什麼,也沒看到石雕出手,但是,他聽到了聲音,好像城中的石雕發話了。

這才驚悚!

若是如此,天滅古城的石雕,也許也是活的,很強,能打無敵……而我,把這石雕給打了一頓,還拿了許多好處。

如此說來,上次給自己穿梭符的,可能不是什麼上古機制,而是石雕!

那個長了尾巴的石雕!

驚悚啊!

我那麼打他,他居然還給我好處,這些石雕啥情況?

換成蘇宇,被人打了,還給人好處,除非對方是我兒子,是我孫子……

不然打不死你!

玄九也不知道更多,蘇宇看了他一眼,玄九再次道:「另外,閣中長老邀請大人成為獵天閣成員,替代我成為星宏古城新的駐城部長……」

蘇宇淡笑道:「有好處嗎?」

「有!」

玄九坦然道:「比如我,我每年可以從獵天閣拿到人族價值3萬功勛左右的物資,什麼都可以!另外,獵天閣看業績,比如分部業績好,可以拿總業績的千分之一作為提成,一年下來,正常情況下,分部業績都在千萬功勛以上,那是最少的,所以一年下來,我都能拿到接近5萬功勛的物資。」

「這是資源上的待遇,另外,我們可以學習一些強大的功法,獲得一些許可權,得到一些絕密消息,以及獲得獵天閣的一些保護……」

「保護?」

蘇宇失笑道:「你們有什麼保護?你們的人被殺了,我也沒見獵天閣保護你們。」

玄九搖頭道:「大人誤會了,其實獵天閣是會為我們提供保護的!只是……看價值對等!如大人這樣的天才,要內,獵天閣會為大人提供絕大的保護,比如上一次,在慾海平原,就有一位成員獲得了無敵的保護,親自出手接引他離開。」

蘇宇倒是想起了這茬,好像也是。

微微挑眉道:「獵天閣具體部門,職位,等級,是如何劃分的?」

「大人和獵天閣接觸的不多,否則早就該知道的。獵天閣有獵天四部,東西兩閣,南北二樓。獵天四部,負責收集情報,對外交易,四部一體,但是分天地玄黃,代表不同的實力和不同的地位等級,和獵天四榜差不多。」

「東西兩閣,負責探索上古隱秘,潛入各界,偽裝身份……」

「南北兩樓,負責刺殺、營救、保護……」

分工還算明確,南北兩樓是刺殺的部門,當然,也是營救保護的,算是強大的保安部門,東西兩閣負責則是打探絕密消息,四部主要在諸天戰場活躍。

蘇宇大體上懂了一些。

「另外,在閣主、樓主、四部部長之下,還有長老,日月後期才是長老。」

「另外,長老之下,還有幾等,一等白面,二等黑面,三等彩面,四等半面。」

「等等!」

蘇宇意外道:「除了白面具,還有其他面具人?」

我他么就見過白面具!

玄九低沉道:「大人不一樣,大人一來就迅速殺入天榜,所以和大人接觸的,都是一等白面,包括我也是,我是分部部長,所以也是白面。」

換句話說,一開始,蘇宇接觸的其實就是上層。

獵天閣的上層。

他都沒見過其他面具人,因為其他面具人等級低,負責和蘇宇交接的,都是強者,都是地位較高的白面具。

蘇宇點頭,這下子算是差不多弄懂了對方的機制。

又問道:「你怎麼不跑?你跑了,在古城中,取下面具,我又不知道你是獵天閣的人,你是居民,我又不會失心瘋,殺了全部居民。」

玄九低頭道:「我是獵天閣的誠意,而且……近期封城,也導致我死氣轉換過快,我快撐不住了,逃,也只是死,不如讓我為大人引薦,邀請大人加入獵天閣!」

「我也是將死之人,邀請我有何用?」

蘇宇笑了笑,「不如你我搏殺一場,試試看,能不能幹掉我,幹掉我,也許獵天閣會救你……」

「大人說笑了。」

蘇宇搖頭,「沒說笑,我不喜歡敵人在我面前裝慫,送死,這沒意思!獵天閣……出賣過我,所以我對獵天閣,不信任,也不想和你們打什麼交道,不如這樣,讓我看看獵天閣強者的實力,若是你這山海七重很強,贏了我,我就考慮加入如何?」

他想試試自己的戰力。

此刻,蘇宇將獵天閣大門緊閉,倒也不擔心這傢伙賣了自己,將自己的位置暴露,沒什麼,大不了我就在這古屋中閉關好了。

現在出賣自己,能來殺自己的,也就黑魔了。

黑魔在外面守著好了!

玄九卻是沒動手,再次道:「我殺不了大人,大人應該很強……」

說是這麼說,心中卻是覺得,真動手,你未必能殺我。

他是山海七重!

蘇宇殺過日月,但是獵天閣知道,他殺日月,那是爆了葉霸天的神文,可不是蘇宇真實本事,蘇宇能殺山海二三重就不錯了。

撐死了能和山海中期過過手而已。

蘇宇笑了,「不試試?殺了我,我手頭上有價值六七千縷天地玄光的寶物,無敵都心動,現在門關了,就你我在屋中,殺了我,神不知鬼不覺,城池被封鎖,你就說沒遇到我,那不就完了?」

玄九微微一震。

「我又不在榜單上,生死也沒人知曉,不是嗎?真死了,就說我死氣侵蝕死了,誰知道你乾的?」

蘇宇繼續笑著,看著玄九。

玄九一副認命的態度,要給他殺,蘇宇覺得很無趣,擊殺獵天閣的人很多人都在做,獵天閣不是什麼好人,南北二樓也接刺殺任務。

還出賣蘇宇情報,這些都是罪過。

可來了一個傢伙,一副認命的態度被他殺了算了……這就不是蘇宇希望看到的了,沒太大意義。

此刻,當他說出這些話的時候,玄九抬頭了,語氣有些急促道:「大人……莫要故意如此,我怕我忍不住,這樣的誘惑太大了!」

幾千縷天地玄光的寶物!

真的太具備誘惑力了!

殺了蘇宇,也許可以活命,可以延長死氣蔓延的時間,可以讓自己強行晉級,可以讓自己活下去……

一個個念頭,在玄九腦海中閃過。

蘇宇看著他,其實很意外。

一個人都快死了,還在效忠獵天閣,獵天閣到底有什麼魔力,讓人來赴死?

這樣只談利益的組織,值得人去赴死效命嗎?

「獵天閣讓你被我殺,給了你什麼好處,再多的好處,死了也沒用吧,難道是你家人被控制了?」

「沒有,我沒家人!」

玄九低沉道:「這一切,都是我自願的!」

「自願?」

「不錯!」玄九深吸一口氣道:「自願的,因為獵天閣就是我們的家,你以為我們這些成員,是如何發展的?是諸天萬界的天才驕子嗎?不是,我們都是一群被遺棄的生靈!我們有些來自小界,或者背負血海深仇,或者在路邊乞討差點被凍死餓死,或者在諸天戰場求存,結果差點死去的生靈……」

「我們沒有靠山,沒有背景,有時候吃口飯都難,是獵天閣給了我們機會,給了我們生命!」

「讓我們可以復仇,可以見識更精彩的世界,更宏偉壯闊的諸天萬界,可以和天之驕子們相提並論,可以見識無敵的風采……這一切,都是獵天閣賦予我們的!」

蘇宇瞭然,原來如此!

獵天閣的成員,原來源頭是如此來的。

下一刻,玄九低沉道:「蘇大人,加入獵天閣,你不會後悔的,獵天閣也許可以救你!」

就在此刻,他取下了自己的白面具。

露出了面具后那張蒼白的臉!

不是人族,也不是蘇宇認識的種族,臉上,沒什麼種族特徵,唯有眼睛,有些特殊,帶著一些火光。

「我來自火瞳族!」

玄九看向蘇宇,雙手拿著白面具,「大人戴上這面具,從此以後,便是獵天閣的玄九!這面具,無敵之下無法探查樣貌,可以斂息,可以和獵天閣溝通……配合大人本身的斂息變化之術,准無敵也無法看透大人!若是有朝一日,大人能成為長老,戴上長老的長老面具,無敵也無法探查大人的身份……」

蘇宇心中微動,「這個可以隨便搶?」

「不可以!」

「人在,面具在,人亡,面具碎!當然,可以主動贈送給大人,獵天閣那邊,也有備案,獵天閣會知道大人的身份,其他人,不知道!」

獵天閣好東西真多!

蘇宇心中想著,這白面具,他的確看不透,之前遇到的面具人,他現在遇到了其實也不認識,都一樣,除非他們自己報名。

這還只是白面具,那長老的面具呢?

難怪獵天閣神秘無比!

也許,這些傢伙在現實中都有別的身份,但是戴上了面具,誰也不知道他們誰是誰,那些長老,連無敵都看不透他們的樣貌和身份,這就很可怕了。

說不定,其中還有些是人族強者呢。

今日,倒是讓蘇宇對獵天閣這個組織,有了更多的了解,神秘,強大,關鍵是還有個獵天榜,這東西才可怕。

玄九看向蘇宇,眼中露出一抹掙扎之色。

他其實心動了!

他其實想殺蘇宇!

想為自己爭取一線生機……

可是,想到了獵天閣,最終,嘆息一聲,開口道:「大人……是個好人!」

「嗯?」

蘇宇愣了一下,真的愣住了。

他居然被發好人卡了?

他么的,見鬼了!

我居然被發了好人卡?

我殺了多少人了,多少強者因我而死,我現在也算是魔頭了,居然有人說我是好人,還是獵天閣的人!

玄九笑了笑,身上死氣開始溢散,嘆道:「大人見我束手就擒,不願殺我,也許……這是天才的驕傲,也許,大人本性還是善良的……我還是希望大人能接下這面具,接下玄九的名號,獵天閣也許能給大人帶來一線生機,祛除死氣……」

話落,他死氣腐蝕全身,他不再壓制,不再控制,任由死氣吞噬自己,嘆息道:「蘇大人,這就是被死氣腐蝕的下場,全部轉換的下場,獵天閣是很有誠意的,誠心邀請大人加入,成為我們其中一員,大人……不也被人族厭棄嗎?既如此,何不加入獵天閣……」

蘇宇平靜道:「抱歉,大哥不說二哥,獵天閣,也不是什麼好東西,說這些有什麼用。」

「也是!」

玄九徹底被死氣吞噬,蘇宇並未插手,玄九再次喘息道:「那還是希望大人能持有分榜,這也是我最後的任務,我的命,獵天閣救回來的,最後,也死在執行任務中,我不後悔……我只渴求,大人能幫我一次,完成我最後的任務。」

「我……能為大人做的,便是為大人演示一次,死氣徹底腐蝕自己之後的下場……」

轟!

一聲轟鳴聲響起,下一刻,蘇宇聽到了意志海崩潰的聲音。

玄九死了!

蘇宇其實不太懂他的堅持,當然,玄九本來就快死了,這個他看的出來,只是不懂,為何非要自己持有分榜,有什麼用嗎?

而此刻,古屋出現了一些變化。

玄九整個人被死氣吞噬!

就在此刻,古屋中,死氣溢散,強大的死氣不斷朝玄九體內湧入,玄九的肉身漸漸變成了黑色,衣物腐蝕,徹底消失,眨眼間,玄九成了一具死氣濃郁無比的屍體。

又過了片刻,玄九的面貌都被腐蝕的看不清了。

再過了一陣,玄九忽然站了起來。

這一刻,他成死靈了!

蘇宇意外無比!

陡然,玄九走出大門,推開門,出了門,門外,一尊山海巔峰的死靈,木然地看著玄九,下一刻,帶領玄九,瞬間消失在街道上。

那是接引他的死靈!

蘇宇心中微動,直接大門敞開,也不管那些白面具和分榜,迅速追蹤,死靈出現的蹊蹺,消失的也蹊蹺,經常是突然出現,突然消失。

當然,蘇宇知道,日月境以上都是從城主府出來的。

死靈,好像分上古死靈和現在的死靈,是兩種不同的體系。

蘇宇迅速追蹤了一陣,眼神微動,玄九和那山海死靈,徹底消失了,根本沒朝別的地方走,而是消失在了地下。

地下?

蘇宇心中微動,古城不能遁地,也沒辦法遁地,難道說,這些死靈其實都在地下?

所以,可以隨時出現?

玄九進入了地下,沒進入城主府,這代表什麼?

代表玄九沒到死靈界,只是在古城中?

現在死的居民,都只能在古城地下活動?

一個個疑惑,在腦海中泛現。

而此刻,忽然一道光影閃爍,下一刻,蘇宇意志海中多了個小毛球,蘇宇無語,傳音道:「你怎麼找到我的?」

「臭臭的,還帶點香,那就是你了!」

這是小毛球的話。

蘇宇雖然此刻偽裝成了死靈,卻是沒能瞞住這小傢伙,因為它不是根據樣貌根據氣息來找蘇宇的,而是感覺,一種香香的感覺!

哪怕現在蘇宇很臭,還是臭中帶香的。

蘇宇無語!

狗鼻子都沒你鼻子靈!

「東西呢?」

蘇宇剛說完,小毛球吐出了一個儲物戒給他,很快,解釋道:「他們剋扣你,沒給你那麼多寶物,我很生氣,但是打不過他們,他們就跑了……」

蘇宇木然,你覺得我信?

他打開儲物戒看了看,1200縷天地玄光沒少,800滴日月玄黃液沒少……

白一喊話的時候,他可是聽著呢。

龍血古樹也在,200滴日月精血也在,唯獨白一說的魔神果……只有4顆!

總共是5顆的!

而且價格不便宜,很貴,5顆果子,抵價300縷天地玄光的,60縷一枚,換句話說,殺6個日月初期,提取精血,換一枚果子!

哪怕蘇宇不知道有什麼用,也知道是至寶。

現在,少了一枚!

「少了顆果子!」

「我不識數,可能是被騙了!」

小毛球懊惱!

一副很生氣的樣子,「他們欺負我不會數數!」

蘇宇默然,你不會數數?

你騙鬼呢!

你數神文的時候,數的可好了,自己25枚神文,被它數了無數次了,你當我不知道?

懶得再說什麼,算了,吃了就吃了吧。

如此一來,蘇宇現在手頭上的資源就多的嚇人了。

1380縷天地玄光,1100滴日月玄黃液,50枚五行靈果,4枚魔神果,一顆龍血果樹,外加470滴日月精血,以及天血果若干……另外,還有9滴日月八重精血!

就這身家,大部分無敵……不,人族的無敵幾乎拿不出來,積累太短!

470滴日月一重的精血,其中270滴是之前的拍賣押金,其中人族這邊,朱家和秦家都支付了,蘇宇給了他們人質,可沒還給他們精血。

不算不知道,一統計,蘇宇發現,自己是真的有錢!

而且還有7本無敵意志之文!

以及不少的山海精血,是準備用來提取天元氣的。

「去獵天閣看看……」

他迅速回歸,回到了之前的獵天閣,此刻,只留下了三樣東西。

一本分榜,一本記錄了東西的圖冊,一個白面具。

玄九已經死了,瞬間被古屋改造成了死靈,被其他死靈接引走了,這是蘇宇第一次看到人被轉換成死靈,心中也多了不少心思和想法。

拿起那面具,蘇宇陷入了沉思中。

許久,蘇宇將面具套在了臉上。

也許……自己可以用得上。

就是無端端產生一個想法,這面具,乾淨不?

玄九有沒有天天吐口水啥的?

我要不要拿下來消個毒什麼的?

這別人用過的面具,人剛死,我就給戴上了,是不是有點不合適?

一個個亂七八糟的念頭,在心中升起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27章 獵天閣玄九(求訂閱)

43.92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