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1章 強殺日月(求訂閱)

第431章 強殺日月(求訂閱)

星宏古城。

蘇宇走出了古屋,當死氣消散許多的時候,他就知道,那些死靈大概走了。

而蘇宇自己,此刻也消除了大概三成死氣,看起來狀態還行。

取下了面具,現在不需要面具了。

他現在就是蘇宇!

朝之前黑魔隕落的地方走去,蘇宇稍顯謹慎,卻是沒那麼害怕。

如今,古城中有不少居民。

這一次,大概有居民會動心,但是日月境的有幾位?

蘇宇自己,現在肉身49鑄。

肉身爆發力超過19萬竅之力,肉身防禦力更強,因為36鑄的時候,他體外出現了一層防禦罩,天然形成的,這代表他的肉身防禦力超過20萬竅之力。

弱者,根本破不了他的肉身。

再加上還能開陽竅,還能吞噬日月精血,還能用神文加成……

蘇宇的綜合實力,比外人想象的要強大的多。

而且,他的144個元竅,和開天刀有關的,好像即將完成第一變了!

元氣第一變!

若是完成了,這144個竅穴之力,會更強大,強大許多。

一變之下,能增幅多少,現在蘇宇還不清楚。

但是,絕對會強大許多。

如今,黑魔死了,蘇宇沒那麼多忌憚,城中日月境居民,不說有幾位,就算有,這麼多天下來,這些傢伙被迫躲進了古屋中,大概也被死氣侵襲了不少,能發揮多少戰力都難說。

走在街道上,蘇宇四處查看著。

死靈還有一些,除了准無敵三位死靈走了,其他死靈都在,而且還有一尊日月死靈在,這也是城門繼續封閉的關鍵。

蘇宇距離黑魔隕落的地方並不遠。

很快,他到了。

而前方,也有人到了。

這一刻,膽子大的不止蘇宇一人了。

那是一位化身人形的強者,日月氣息瀰漫,看到蘇宇,眼神微變,低沉道:「你是蘇宇?」

「是!」

蘇宇看到了地上的兩樣東西,一枚儲物戒,一枚黑黝黝的令牌。

那日月看到蘇宇,眼神警惕道:「蘇宇,你實力稍弱,拿到了城主令大概也無法煉化,恐怕會被城主令誘發死氣,城主令歸我,儲物戒給你,如何?」

他一個日月,卻是和蘇宇商量著辦。

因為他忌憚!

真的忌憚!

蘇宇是只有凌雲實力,可是,你把他當凌雲,那就真傻了。

蘇宇看著他,半晌才道:「都是我的!黑魔是我坑殺的,你要來摘桃子?」

那日月強者,低沉道:「蘇宇,你是天才,但是,現在你也是居民!城池被封鎖,你不會真覺得,日月境可以隨意擊殺吧!」

蘇宇意外道:「這和你要奪我的東西有關嗎?」

「城主令,不是你的!」

這尊日月強者,身上也有死氣瀰漫,低沉道:「這是古城的,蘇宇,你想清楚了,就算你拿到了城主令,你能擋住接下來的攻訐嗎?」

「你能?」

蘇宇笑了,「你日月一重還是二重?你能擋住?」

那日月死死看著他道:「我是千域聯盟中的一員,拿到了這東西,四周有九界界主在,各大大族都會給些面子,你不行,你一旦成為城主,各大強族都會來找你麻煩的,蘇宇,你要是真和我搶奪,只是讓你更快地死亡罷了!」

「有道理!」

蘇宇點頭,笑道:「可黑魔,是我坑殺的!」

這尊日月強者,看了他一眼,深深道:「所以,儲物戒給你,我不會拿!」

換成小族凌雲山海,他早就一巴掌拍死了。

但是,這是蘇宇。

所以他和蘇宇商量,協商,退讓了一些,儲物戒可以給蘇宇,黑魔的儲物戒中未必有什麼好東西,因為黑魔也得修鍊,也得打磨死氣。

關鍵的還是城主令!

此刻,四周隱約間也有人到了。

一些居民,都想撿個便宜,哪怕知道很危險,哪怕明白,成為城主之後,也許會遇到一些麻煩,但是,城主總比普通居民強。

而看到街道上的兩人,不少人瞬間避退。

一位日月,一位是蘇宇。

惹得古城大亂的蘇宇!

而黑魔,就是被蘇宇坑殺的。

蘇宇好奇道:「這位前輩,能問一下,你是哪個種族的嗎?日月很強嗎?你能爆發多少竅穴之力?若是太強,我這人識趣,可以退讓,可若是不強……」

蘇宇冷淡道:「日月,我殺過,不止殺過一尊,前輩覺得呢?」

這日月強者,臉色微變。

葉霸天的神文嗎?

他還有?

葉霸天哪來的這麼多神文,都被爆了多少了!

他其實也忌憚這個,不然,他不會和蘇宇好好商量的。

「我來自紅蛙一族……」

蘇宇有些耳熟!

想起來了,他推導合竅法的時候,曾經參考過紅蛙一族的《竅合法》,這一族的《竅合法》還不錯,開竅22個。

這一族的天賦技也比較強大,雖然這一族不強,但是天賦技比較隱蔽。

很特殊的天賦技,叫——破虛空。

蘇宇曾經嘗試過一次,比較隱蔽和猥瑣,舌頭探入虛空,可以突然殺出,一擊斃命。

想到這,蘇宇眼神微動。

這傢伙,不會已經給自己來這麼一套了吧?

這傢伙現在舌頭是不是已經隱藏潛伏到了自己四周了?

自己其實也會這功法,但是很噁心,這要是自己也吐舌頭,然後他也吐舌頭,舌頭對舌頭碰撞,這算啥?

噁心!

蘇宇沒興趣用這個,不過了解了這一族的天賦技,功法,以及其他東西,他倒是有了點譜。

感應玉不斷探查,劫字神文也在探查。

順便再讓小毛球感應一下。

這傢伙若是敢吐舌頭,自己瞬間斬斷他的舌頭!

心中想著,蘇宇又道:「前輩,紅蛙一族可不強,哪怕前輩成了日月,沒有天大的機緣,也只是普通日月境,我看前輩,大概率就是日月一重,還被死氣壓制,也許連尋常日月都不如,前輩非要和我搶奪機緣?」

說罷,蘇宇淡笑道:「我不想殺戮,前輩也不值得我破碎一枚神文擊殺,前輩若是願意,我成了城主,可以讓前輩成為護衛軍將軍!」

紅蛙一族的日月深深看了他一眼,低沉道:「蘇宇,你真的還有葉霸天神文?」

「你不信?」

紅蛙沒說什麼,不太相信,但是也不敢不信。

他現在也猶豫!

也為難!

到手的機緣,他不想放棄。

成為一方霸主的機會!

蘇宇卻是不耐煩了,暗罵一聲,殺黑魔的時候不見你們出來,現在好了,摘桃子來了!

暗中,此刻還有一些強者潛伏。

蘇宇的感應玉中有顯示,沒看到日月,但是,有幾位山海在潛伏,山海也敢來搶奪?

當然,強族的山海也不弱。

但是,哪怕神魔強族的山海,除非是頂級天才,要不然,也做不到逆伐日月。

蘇宇144竅穴中,刀氣漸漸凝聚。

陽竅,緩緩開啟。

口中,含著一滴破山牛精血,力字神文,開始加持自身,神文戰技開始變為一柄長刀,震字神文開始準備,神竅也全部開啟……

此刻的蘇宇,身上傳出微弱的危機感。

他再次看向紅蛙一族的日月,冷冷道:「前輩,退去吧!你是古城居民,算起來,和我是一夥的,城中的日月居民大概不多,我可是給你準備了護衛軍將軍的位置,前輩莫要自己找死!」

紅蛙一族日月臉色微變,有些遲疑,「蘇宇,你沒能力守住古城的,除非你一輩子躲在城主府中,那樣一來,你遲早還是要死……蘇宇,你若是成全我,我就……」

嗡!

下一刻,一抹驚天刀光升起!

成全你祖宗!

成全你去死!

好說歹說,沒用是吧?

黑魔我弄死的,差點被准無敵的死靈弄死了,你一個日月一重,就覺得自己能上天了?

這一刀斬出,刀氣衝天!

與此同時,虛空中,蘇宇身後,一條舌頭陡然朝蘇宇後腦勺席捲而來,日月可不是初出茅廬了,都是老油條!

紅蛙早就做好了撕破臉的準備!

然而,這一刀,卻是有真正的日月之力,爆發之下,甚至比日月一重還強大許多,因為蘇宇吞噬精血就能爆發日月一重之力,何況他還開啟了陽竅,開啟了自身實力。

一刀下去,紅蛙臉色大變,迅速倒退,破空後轉。

而舌頭,依舊悄無聲息地朝蘇宇後腦勺殺來。

他要洞穿蘇宇的腦袋!

沒了腦袋,你還能活下去?

而此刻,蘇宇右手持刀,左手,陡然出現一柄大鎚子,轟隆一聲,左手朝後掄去!

鎚子上,夾雜著雷霆、火光、血氣……

一鎚子下去,震蕩四方!

鎚子比刀更先落下,轟隆一聲,傳出鏗鏘聲,虛空中探出的舌頭,砰地一聲被蘇宇震的鮮血淋漓!

「啊!」

紅蛙慘叫一聲,一股火焰沿著虛空中的舌頭,瞬間朝紅蛙燒去,空氣中傳出一些肉香味。

下一刻,紅蛙暴吼一聲,一根舌頭直接被他咬斷!

火焰,戛然而止,在他嘴巴之前停下。

砰地一聲,一條巨大的舌頭被烤熟了,掉落在地。

紅蛙瞬間化為原型,一頭巨大無比的紅蛙,瞬間蹦跳而起,朝遠方遁逃而去。

驚恐!

真的驚恐,蘇宇不知道有沒有爆發神文,但是,他只知道,此刻的蘇宇,居然強大的真有日月之力。

就在此刻,轟隆一聲!

刀光穿透虛空!

一刀斬下,噗嗤一聲,紅蛙巨大的後背上,呈現出一道深不可測的刀痕,大量血液飛濺,骨骼破碎。

「饒命……」

紅蛙凄厲慘叫一聲,接著暴吼道:「別再打了,否則我拚命之下,你也會死……」

一輪殘月浮現!

紅蛙展露出殘月,瞬間朝蘇宇這邊殺來,氣息強大無比,不為了擊殺蘇宇,只為了糾纏住蘇宇,不給他繼續追殺的機會。

蘇宇微微凝眉,淡淡道:「日月如此弱小?」

有些弱的可憐了!

真的!

他感應了一下,感受了一下,紅蛙全力以赴之下,撐死了30萬竅之力。

當然,蘇宇沒殺過弱族的日月。

所以對他們到底多強,也不是太清楚。

然而,此刻他知道了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死氣壓制,紅蛙爆發的實力,比蘇宇預期中的弱小許多,也就是比死靈多了一份智慧,知道跑路,知道算計。

蘇宇哪怕不動精血,也超過20萬竅穴的爆發力。

此刻,更是吞噬了破山牛精血。

破山牛一族,怎麼也算是百強種族。

一重的破山牛,可要比紅蛙強大的多。

蘇宇不再耽誤,身影瞬間消失,化為一道虛影,眨眼間消失在原地,遁逃的紅蛙還沒跑多遠,陡然止步,瞬間倒退,瘋狂朝後方遁逃!

嗡!

又是一刀落下!

與此同時,從天而落一座牢籠,五行煉獄!

瞬間將紅蛙籠罩,紅蛙暴吼一聲,轟隆一腳,將整個牢籠擊潰,他好歹也是日月,蘇宇意志力畢竟沒那麼強大,困住山海還行,困住他有點難。

紅蛙踹破了牢籠,剛想逃離,眼前一花!

不遠處,出現一尊日月巔峰死靈,氣息強悍無比,紅蛙臉色大變,下一刻,有些恍惚,不,不是真的,是幻境!

對,幻境!

元氣沖霄!

一枚竅穴浮現,那是他的日月竅,這不是真的,是幻境!

和文明師對戰,就得小心這些手段!

轟!

幻境破碎,而此刻,那一刀轟隆一聲落下,紅蛙再次慘叫一聲,剛剛是背部被砍了一刀,此刻,後腿直接砍斷了一條!

「蘇宇!」

凄厲的吼聲響起!

而就在這一刻,蘇宇陡然元竅扭轉,化為死靈,一拳轟出,這一拳,全部都是死氣!

他可是吞噬過死靈精血的!

一拳轟出,轟隆一聲,強悍無邊,一下子將紅蛙擊飛,而紅蛙臉色狂變,這一拳的殺傷力,還沒刀氣大,然而,這一拳殺出,紅蛙身上死氣陡然強大起來。

蘇宇化為死靈速度極快,轟隆隆!

一拳又一拳,一刀又一刀,帶著死氣!

眨眼間,紅蛙暴吼一聲,轟隆一聲,肉身徹底被他轟爆,意志海浮現,如同大海,懸浮在空,然而下一刻,強烈的死氣瞬間湧入,轟隆一聲,大海覆滅!

崩潰!

蘇宇一臉淡漠,再次恢復人形,朝四方看去,冷冷道:「都回屋去!否則,可以來試試!」

這一刻,空中,瞬間浮現一尊日月死靈。

一輪日月墜毀!

下一刻,一朵巨大的雲朵降臨,那是他擊殺日月一重的獎勵,而這一次擊殺,獎勵比以往都多,真的很多,多的可怕。

因為,蘇宇真的靠自己殺的對方。

當然,有些借用紅蛙體內死氣的緣故,但是,這一次蘇宇幾乎是碾壓一般,將紅蛙這尊日月斬殺!

……

四周。

一些強者,瞬間逃離。

驚悚!

逆伐日月,這麼簡單!

紅蛙一族的日月,幾乎沒怎麼反抗,先是被蘇宇斬斷了舌頭,接著用開天刀重傷,然後被蘇宇活活錘死!

蘇宇的手段很多!

神文震蕩,化為死靈,開天刀法,五行煉獄,幻境困擾……

一次次消磨之下,最後藉助死氣,輕鬆轟殺了紅蛙。

屍骨無存!

如此狀態下,紅蛙都沒能轉換成死靈,至於有沒有其他辦法轉換,這個蘇宇不知道,但是這一次,他沒看到有死靈來接引。

顯然,肉身和意志海被打爆了,可能轉換有些問題。

天地獎勵很多!

大量的意志力湧入蘇宇體內,湧入意志海,這一次單殺日月,獎勵的還是意志力,很精純,倒是讓蘇宇有些歡喜。

而小毛球,也偷著吸收。

蘇宇倒是沒太在意,很多,吸就是了。

他也在吸收,下方,城主令和儲物戒都在,包括一些屬於紅蛙的屍骨殘片,以及一些雜物,蘇宇都沒管。

他懸浮空中,氣息強大,不斷吸收那些意志力。

有居民開啟古屋,偷偷看著蘇宇,卻是不敢說話。

蘇宇!

那些人心中震撼,真的逆伐了日月,就在他們眼前做到的!

這已經是一方霸主級人物了!

哪怕城中,此刻還有日月居民,也不敢露頭,他們不確定,這是不是蘇宇的全力,也不敢確定,蘇宇有沒有爆了葉霸天的神文。

剛剛沒感受到太強烈的神文之力,倒是蘇宇的肉身之力,強大的可怕。

「天賦精血!」

有人倒是知道,人族在研究這個。

蘇宇身上也爆發了一些,屬於破山牛一族的氣息,難道是天賦精血?

日月境的天賦精血?

這也可以?

若是如此,蘇宇是不是還有更多的手段等著他們?

蘇宇現在不走,是不是為了誘殺他們?

誘殺城中的日月?

果然,大夏府出身的,就是魔頭,殺人魔頭!

和夏龍武一樣,不,比夏龍武還要兇殘!

……

而這一刻,外界,再次看到了一輪殘月墜毀,不大。

看樣子是有日月死了,但是實力不強,可能是日月一重,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,日月隕落都快成常態了,在這之前,死一個日月,諸天戰場都得傳遍!

人族和神魔交戰幾十年,死去的日月也沒多少,三五年死一個日月算不錯了。

而今年,短短兩個月不到的時間,先後死了好幾十日月了,日月九重都死了。

「獵天閣有消息傳來嗎?」

「誰死了?」

「是不是在爭奪城主令?」

「誰殺的?誰贏了?」

「……」

古城外的人,都帶著好奇和興趣,他們知道,城內得爆發戰鬥,因為城主令,肯定有日月會交戰,只是沒想到,日月死的那麼快而已!

獵天閣這一次,傳遞消息的速度有點慢。

過了好一陣,才有人道:「獵天閣傳遞消息出來了,紅蛙一族的納爾死了!不是被其他居民殺的,是被蘇宇殺的,蘇宇吞服了日月天賦精血,強勢擊殺了紅蛙,如今,城內已經無人敢和他爭……」

「蘇宇!」

一聽到這個名字,整個古城外圍,瞬間安靜!

又是這小子!

這傢伙都化身活死人了,能不能消停點?

「他想成城主?」

「這不是關鍵,諸位,關鍵是,他會提取天賦精血,日月境的!」

有人震撼道:「真的假的?人族的天賦精血,不是說,只有凌雲境的嗎?怎麼連日月境的都出現了!」

「廢話,蘇宇是天才,是研究領域的大師,也許是他自己研發的,你們忘了,他在人境推演了多少功法出來,不管有沒有無敵遺迹,都代表他天賦過人,在這一條道路上,有大潛力!」

「可怕!」

「是很可怕,好在……好在他成為居民了!」

有人暗暗鬆了口氣,這註定要死,否則,蘇宇這樣的人物,真的太可怕了!

……

消息,再次迅速流傳。

古城城主之爭開始了,蘇宇強勢擊殺紅蛙一族日月,如今城內其他居民無人敢爭,城主之位,居然很可能落入蘇宇之手,這消息,也是震撼諸天。

難道,蘇宇要成為萬界第一位凌雲境古城主?

這個消息,迅速在各界傳盪。

……

人境!

朱天道瞬間捏碎了座椅。

半晌無言!

艹!

古城之主?

你出去一趟,出去的時候,弱的跟螞蟻似的,然後,沒多久,你弄死了日月九重,現在居然要當古城之主了?

……

大夏府。

萬天聖隨意看了一眼,沒當回事,他現在淡定了,當我不知道好了。

凌雲殺山海……他只記得這個!

蘇宇還是凌雲,那就代表他看到的,還有機會出現,要是不是凌雲了……那就是自己看錯了。

他只是在想,這傢伙就算成為城主了,又能如何?

難道還能帶著古城跑?

不帶著古城跑,蘇宇還是蘇宇,遇到了日月,遇到了無敵,還是有危險。

「紅蛙一族,弱小的種族,日月一重……」

嘀咕一聲,天賦精血?

這傢伙能吞噬日月精血了,那代表自身肉身之力,也強大的可怕啊!

這是達到什麼地步了?

否則,哪怕有日月精血,你也得能服用才行,大部分山海都做不到吧!

這小子的肉身之力,也許達到了山海高重了!

可怕!

也就獵天榜沒名字了,不然,這傢伙現在殺日月,也許排名……好吧,沒的升了!

他之前就是天榜第一!

「淡定!」

習慣就好,萬天聖不再管了,想了想,忽然傳音某處道:「洪譚,你的徒孫,蘇宇,在諸天戰場,剛剛又殺了一個日月,現在在爭取成為古城之主,對了,星宏古城的城主黑魔你知道吧?被他弄死了,洪譚,開心吧?」

「……」

這一刻,剛開啟沒多久的多神文學院。

洪譚正在書寫什麼,手中的筆瞬間破碎。

「老師?」

一旁,白楓正在把玩著什麼東西,見到老師捏斷了筆,忍不住笑道:「老師,您也驚呆了?我也沒想到,我居然這麼快就恢復到了騰空九重,老師,我很快就要進入凌雲了!哈哈哈!」

開心!

我總算要進入凌雲了,太慘了,從去年跌落境界,到現在,總算恢復到了一個巔峰,很快,他要進入凌雲境了!

用不了多久,他白楓也是凌雲天才了!

哈哈哈!

心情真好!

洪譚看了看他,眼神那叫一個異樣,諸天戰場的消息傳回來其實很快,但是,一般人是不知道的,沒那個渠道。

可此刻,他知道了。

洪譚看向白楓,頓了頓,開口道:「不錯,騰空九重了,三個月內,你必然踏入凌雲,很不錯!」

白楓點頭,笑了笑,是不錯!

挺好的了!

洪譚想了想道:「你知道,日月有多強嗎?」

「不知道,拍死我一巴掌的事。」

白楓聳肩,笑道:「師父放心,我不會驕傲的,您就是日月,可以一巴掌拍死我,我懂的!」

洪譚猶豫了一下,還是道:「你知道,你徒弟現在在哪嗎?」

「你說蘇宇?他不是裝成崔浪,好像去了諸天戰場……是不是回來了?」

諸天戰場的消息,真的傳不到白楓這。

他的消息來源,只有洪譚。

而之前,洪譚都沒告訴他。

此刻,見白楓興奮,洪譚想了想道:「一個月多月前,6月21日,蘇宇進入了諸天戰場,你知道嗎?」

「哦……」

白楓沒太在意,現在是8月15號了。

距離蘇宇進入,也快兩個月了。

「他惹事了?」

「是!」

洪譚平靜道:「不算什麼大事,就是在天滅古城,弄死了20幾位日月境,其中6位日月後期!然後前幾天,跑去了星辰海,又弄死了9個日月,其中一位日月後期!然後,今天上午,弄死了星宏古城的城主,日月九重的黑魔,對了,剛剛又弄死了一個日月一重的小人物……沒什麼!算下來,也就弄死了30多位日月境,殺了獵天榜上十多位天才而已,也就有12位無敵……不,兩位是人族的,也就10位無敵去圍殺他,失敗了而已……」

他抬頭,看著嘴巴張大的白楓,淡笑道:「好徒弟,你很不錯,快要入凌雲了,恭喜你!」

「對了,忘了說了,他可能要成為有史以來,最弱的一位古城之主了,一方霸主!」

「……」

白楓嘴巴依舊張的極大!

啥意思?

啥情況?

你在說啥?

我聽不懂!

老師是不是說錯了,錯把日月當騰空了,他咽了咽口水,乾笑道:「老師,蘇宇殺了30多個騰空是吧?」

「日月!」

「騰空,老師,對吧?」

白楓再次重複,這是我最後的倔強!

您一定說錯了!

對不對!

洪譚憐憫地看了他一眼,白楓受不了了,忍不住爆發道:「老師,您很快樂嗎?您也只是日月一重!」

也只是!

你刺激我有什麼用?

你也只是日月,還是日月一重!

洪譚沒理他,老子知道,已經被刺激過了,習慣了。

很快,他遲疑了一下,還是道:「他可能快死了,他自己轉換成了古城居民……」

白楓愣住了,這一刻,忽然失去了笑容。

剛剛是震撼,是不敢置信,是有些小小的驕傲,老子的徒弟,牛不牛?

可此刻,忽然愣住了,半晌,艱難道:「他……成古城居民了?」

他去過諸天戰場,知道古城是怎麼回事。

古城居民,一般情況下,都活不長!

洪譚平靜道:「是,要不然,他早就被無敵殺了!之前10尊無敵圍殺他,人族這邊,只有大夏王和大明王過去了,根本擋不住,蘇宇不得不選擇了這條路,而且,他被死靈界的一位無敵親自轉換的,無法逆轉,除非那死靈君主死了!」

白楓嘴角抽動,乾笑道:「沒事,沒事的!這小子,我告訴您,他手段多著,太多了,他還有大機緣,大運氣,老師,他沒事的,您以為他會死,他不會的……」

洪譚沉默,不再多說,繼續低頭書寫一些東西,聲音有些蕭瑟道:「自己回去修鍊吧,他死後,多神文一系恐怕真要滅絕傳承了,也好,斷了就斷了吧!你非要跟著我,我給不了你什麼,也幫不了你什麼,從此以後,多神文一系……就讓他成為歷史吧!」

「老師……我……我不甘心……」

白楓眼睛忽然有些發紅,「這白痴東西,他去諸天戰場幹嘛?他有病啊!他在人境,起碼不會招惹到無敵……」

「無敵?」

洪譚淡淡道:「就他那性子,早晚的事,也許……當初你就走錯了,不該收下他,你當初有多開心,多驕傲,多自豪,如今……就有多後悔!」

一切的一切,都源於那一次南元之行。

不入多神文系的蘇宇,恐怕也不會有今日,不會成為萬族共敵。

白楓咬著牙,「我……想去見他最後一面!」

「你去不了,也沒人保護你去。」

洪譚低著頭,「不要去想了,等待吧,等待你師伯回歸,我們這一脈,該綻放最後的燦爛了。」

「老師……他太年輕了!」

白楓喃喃道:「他才19歲,老師,他活的太短暫了,他不該這樣的……」

洪譚沉默,低著頭,手中再次出現一根筆,剛剛那根,已經粉碎,再出現,再粉碎……

洪譚有些煩躁,一掌將白楓打了出去!

老子知道他年輕!

可老子,無能為力!

日月境的自己,此刻,根本改變不了什麼!

唯有這一次機會,蕩平一切,也許……才能給蘇宇爭取一點點機會,讓人族無敵去解救他!

「我……只能等這次機會……」

洪譚喃喃,抱歉了,我真的無法做到什麼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31章 強殺日月(求訂閱)

44.32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