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6章 我好怕!(求訂閱)

第446章 我好怕!(求訂閱)

學府門口。

白楓罵道:「愣著做什麼,還不進去!」

蘇宇點點頭,沒說什麼。

跟著白楓進了學府大門,沒有檢查,最近的學府好像放任了一些,以前外人進門,都是需要檢查的。

而蘇宇,並未受到這樣的待遇。

不知道是白楓地位提升了,還是整個學府都在摸魚。

到了學府,吳月華也不跟著了。

就白楓和蘇宇兩人。

天色剛亮,學府內人也不多。

但是,也看到了一些學員,在聞雞起舞,看樣子早早就在看書了,學府中,終究還是有專心讀書和做研究的人員的。

蘇宇瞥了一陣,沒多看。

而白楓,則是無視了這一切,邊走邊道:「我安排你去養性園住,三天後滾蛋。」

「不,我要住研究所。」

「扯淡!」

白楓惱怒道:「研究所是你能進來的?」

「蘇宇就住研究所。」

「他這個也告訴你?」

白楓詫異,很快沒好氣道:「他是我們多神文系的學員,當然可以入住,你不行!」

「那我也加入多神文系。」

「你想死?」

白楓扭頭,瞪著他,眼神冷厲,「你再給我添亂,我對你不客氣!」

蘇宇撇撇嘴,「那算了。」

真兇!

我就是想去看看,真是的,這麼凶幹嘛。

「那我想拜訪一下洪院長。」

「沒時間搭理你,你什麼身份?你有資格拜訪嗎?」

白楓嘲諷道:「就憑你那天都府八駿的名聲?笑話!在這個學府中,隨便一個都能虐你!不說騰空,一些萬石都能虐你!」

「我不信!」

「行,回頭我找個人和你切磋一下,萬石九重,看他能不能打死你!」

「周昊?」

「嗯?」

白楓愣了一下,「你知道?」

「聽說過,他才萬石九重?不是說到了騰空境了嗎?」

白楓皺眉看著他,這堂弟來了學府之後,有些變化,當然,他看的不是太懂,此刻聞言皺眉道:「沒,他後來自己要開竅,想學我那學生,開幾百竅穴,一直沒突破,還在萬石九重。」

蘇宇點頭,周昊野心倒是不小。

此刻,他記憶中的一個個名字閃爍。

說實話,其實沒多久,距離他離開大夏府,也不到一年,他是去年年底走的,現在10月份,過去10個月罷了。

可有些人,好像已經分開很久了。

野性十足的周昊,聖人般的萬明澤……

說起萬明澤,蘇宇最後一次聽到他的消息,是在很久前了,那時候他從百道閣出來不久,吳嵐告訴他的。

告訴蘇宇,萬明澤走了。

萬明澤成立了所謂的青年聯盟軍,帶著不少人走了,當初的百強榜前十姜牧,詹海以及胡文升的大弟子,那個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的郭聖泉。

這些人,都追隨萬明澤走了。

倒是和萬明澤關係不錯的胡秋生並未追隨。

還有老鄭的孫子鄭雲輝,夏侯爺的孫女夏嬋,那個不知道情況的賈名震賈胖子……

上次過來,蘇宇沒那麼多感觸。

因為上次,他是為了陳永的事來的。

這一次,卻是多了幾分感觸,這些人,如今好像很遙遠了,然而,實際上,並不遙遠。

「哥,那個萬明澤最近什麼情況?」

蘇宇問了一句。

白楓倒是有些意外,「你還知道關心外面的事?萬明澤……那小子還不錯,他的青年聯盟軍,已經擴大了許多,現在也有各府一百來人了,都是青年一代,最近正在幾大海域廝殺,先練手,很快就會去諸天戰場參戰了。」

已經一百多人了嗎?

說起來,這個人數很少。

可所謂的青年聯盟宗旨……真的很中二,當然,不得不說,很理想,很美好。

為了人族和平而戰!

為了統一人族戰線而戰!

這就是青年聯盟軍,萬明澤這人,夏虎尤很早很早之前就說,不是聖人就是偽君子,這個蘇宇不在乎,萬明澤的理想還是很偉大的。

哪怕只是裝的,也裝的很偉大!

更別說,萬明澤幾乎是一窮二白,就靠一個理想,居然還聚齊了一百多號人,算是很不錯了。

蘇宇一度懷疑,這位背後有無敵存在。

可能是哪個無敵的弟子,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。

「那他們在海域表現的如何?」

「戰力很強!」

白楓也不吝誇讚道:「很有前途和抱負的一群年輕人!比我們強,我們有理想,但是沒法實現,但是人家好歹去實現自己的理想了,萬明澤這些人都進入了騰空了,在海域,也殺出了一些名聲。」

說著,感慨道:「說起來,這一代的年輕人,都挺不錯的!」

說罷,又道:「你要學著點!」

「知道。」

白楓沒理他,你知道個屁,你知道,就不會來這了。

帶著他往養性園走,白楓很快道:「你自己在這住著,有事可以去文譚研究中心找我,我看最近有沒有強大點的商隊過去,然後安排你跟上。」

蘇宇沒說什麼,走著走著,蘇宇開口道:「我想住獨棟。」

「沒錢!」

「我自己出錢!」

「那隨你!」

兩人交流著,蘇宇並未急著表露身份,現在表露,也未必是好事,他其實更想先去見見某人。

說實話,他進來的第一時間,就覺得自己可能被某人盯上了。

那是一種很特殊的感覺!

修心閣中,有人在看著他。

見完了那位,再說其他。

很快,白楓為他安排了住所,的確是獨棟,但是,需要蘇宇自己付錢,那麼點小錢,蘇宇當然不會在意,啥都缺,就不缺錢!

元氣液,那是按桶裝的!

很快,白楓就走了,他事情還多著呢,不是為了這不爭氣的弟弟,他都不會出關。

……

白楓離開了。

而蘇宇,沒在屋中待著,也走了出去,一人漫步在校園中。

變了。

強者多了!

大夏府,蘇宇入學的時候,有42位閣老,其中36位山海,6位凌雲。

後來,死了不少。

單神文系這邊,於紅、孫祥他們都死了,一部分閣老閉關,一部分也去了諸天戰場,實際上,學府的山海,按理說,現在也就30位左右。

這算是一股強大的力量了!

然而,蘇宇走走停停的,感應玉上,顯示出的光點卻是很多,尤其是到了以前的萬族學院那邊,更是多的嚇人。

山海,超過30位!

日月,都有6位!

大夏府招攬萬族學員,這些人有人護道,可蘇宇沒想到,來了這麼多護道者,山海和日月這麼多,大夏文明學府能撐住嗎?

好吧,這還不是全部。

他再走到另外一處好像新建的大院中,又感受到了更多的強者信息。

山海,也有數十位。

日月,也有七八位。

不大的學府中,匯聚了十幾位日月。

這是這次新招收的多神文學員的護道者?

蘇宇心中想著,繼續遊盪著。

十多位日月,數十位近百位的山海,這樣的勢力,若不是缺乏一些日月中後期,絕對比得上一個不小的種族了。

他有感應玉,此刻,蘇宇也想去修心閣看看。

看看那位萬府長的實力!

很快,他走到了修心閣區域,沒靠近,但是距離在千米之內。

蘇宇沒吭聲。

感應玉上……沒人!

是的,沒有光點。

也不是沒有,但是他知道萬天聖住在哪,那地方沒有人。

蘇宇的感應玉,是趙天兵打造的,後來被胡琪改造過,兩位地兵大師改造過,效果很好,哪怕一些神魔日月八九重,蘇宇都能探查到。

而此刻,並未探查到絲毫。

蘇宇深吸一口氣,是有特殊手段,還是別的原因?

他抬頭朝修心閣看去,修心閣有36層,萬天聖好像住在35層,至於為何不住36層,兩個版本,一個是36層當年是葉霸天住的,萬天聖不去住。

一個是,不知道哪一天,修心閣頂樓發生了大爆炸,炸穿了頂樓,萬天聖搬到了35層。

當然,這不重要。

就在蘇宇朝修心閣看去的時候,忽然嚇的一個倒退,就在此刻,那35層,一雙黑黝黝的眼睛,如同魔鬼一樣,也在看著他。

蘇宇嚇得一跳,我去!

青天白日的,你嚇我幹嘛!

大白天的,好滲人!

他覺得自己是在偷窺,哪知道,忽然發現,有人提前偷窺他,一下子就被那眼神嚇到了。

他瞬間低頭,咽了咽口水。

蘇宇戰力很強了,然而,這一刻看到那雙眼,依舊有些驚懼的意思,那是萬府長?

好可怕的感覺!

他到底什麼實力?

就在蘇宇思考的時候,耳邊,幽幽聲傳來:「來了,進來坐坐吧!」

蘇宇心中微動!

果然,我沒瞞住他!

絕對不是因為實力!

大明王看到自己的第一眼,也沒發現自己,除非,對方一直在探查自己差不多。

好像想到了什麼,蘇宇再次抬頭看去。

那雙眼睛已經消失。

蘇宇其實和萬天聖不熟,真的不熟,這位太神秘了。

他從頭到尾,要說見面,唯一一次正式見面,便是他上次來修心閣見萬天聖,之後,都是只聞其聲不見其人。

深吸一口氣,蘇宇朝修心閣走去,走著走著,身影消失。

修心閣門口,有守衛。

但是,蘇宇徑直走過,並未引起任何人注意。

他直接越過了這些守衛,一層層地朝樓上走去。

走著走著,如同第一次一樣,蘇宇再次看到了很多東西,他好像重新走入了學府,上一次,他在這看到了很多東西,看到了自己在殺戮,看到了白楓他們在殺戮。

而這一次,他依舊看到了!

他還在殺戮!

學府中,血流如河,屍橫遍野!

蘇宇眼神微變,低哼一聲,一切影像破碎!

他繼續往前走,再次有場景出現。

還是之前那一幕,但是,場地好像不在學府中了,而是在別的地方,他還是在殺戮……

蘇宇皺眉,沒去管,繼續走。

走了一陣,走出了這一切。

眼前微亮,出現了一道門。

35層,到了。

萬天聖背對著他,正在俯瞰學府,輕聲道:「外面的世界,精彩嗎?」

「很精彩!」

「上次來了,為何不來看看?」

「不敢來。」

「不敢?」萬天聖輕笑道:「是不願吧?是不是覺得,昔日,我答應你,山海之上不敢找你麻煩,成了個笑話,我是個言而無信之輩?」

「府長慧眼,果然早就認出我了!」

蘇宇說著,平靜道:「府長是否在我身上留下了什麼印記?要說印記,大概在心臟中了,其他地方,我都被死氣洗刷過,府長第一次見我,留下了什麼對嗎?」

「算是吧。」

蘇宇凝眉道:「若是星落山那一戰,朱府主不出現,府長會出現嗎?」

「沒有如果,不是嗎?」

萬天聖幽幽道:「過去的,都是過去!還需要知道這些嗎?」

「對,府長說的不錯!」

蘇宇點頭,又道:「府長到底什麼實力?」

「你看到什麼,就是什麼,看不到,那就無需知道。」

蘇宇皺眉,故弄玄虛!

我連無敵都見過一大把,就你老萬最喜歡藏著掩著,玄乎的要死。

萬天聖笑了笑,忽然道:「你可知如何證道無敵?」

「知道,三世身合一!」

「那你可知,如何捕捉三世身?」

「不知道。」

萬天聖笑道:「我告訴你如何?」

他轉頭,看向蘇宇,眼神很亮,但是……隱約間帶著一些讓人發寒的冷芒。

「人的一生,有過去,有未來,過去只有一種,未來有無限可能……過去是唯一,現在在變化,未來看不透……」

他笑了笑,陡然,朝蘇宇抓來!

蘇宇臉色變色,一拳轟出!

萬天聖大手遮天,平靜無比,一把抓住他的拳頭,「拳頭還算硬,不錯!」

蘇宇變色!

好強!

他只覺得自己的拳頭,被手掌包裹了,完全無法動彈,就如他之前遇到了大明王一般。

「別掙扎,帶你看看過去未來,帶你看看這世間,最神秘的時空長河,帶你看看,這徇爛多彩的世界……」

笑聲幽幽,下一刻,蘇宇有些恍惚。

他好像進入了另外一個空間。

「嘩啦啦……」

流水聲出現,蘇宇心中微震,再抬頭,萬天聖就在前方。

萬天聖依舊背對著他,笑道:「別動,別說話,看看這徇爛多彩的世界,這便是時空長河,小心掉下去,掉下去,你可能就要死!」

「府長……」

「別問,聽我說就行,我想說便說,不想說,那就不說。」

「不是……」蘇宇打斷道:「府長,你老是背對我做什麼?你屁股後面的衣服破了個洞!」

「胡說!」

萬天聖失笑,蘇宇無語,「真的!」

萬天聖身影微微一震,隨意摸了一下,半晌,無言道:「時空腐蝕,不用理會!」

話落,轉頭看向蘇宇。

蘇宇無語,你怎麼不繼續背對我了!

背對我,很帥嗎?

此刻,他心中其實震撼的不行,他看向腳下,那條巨大的河流,這是時空長河?

萬界最神秘的東西?

證道無敵必須要接觸的玩意?

聽說,只有日月九重境的頂級強者,才能觸摸,才能涉足這個領域,才能探索時空長河,捕捉未來過去。

而萬天聖,不再理他。

蘇宇的位置,和他開始平齊。

萬天聖看了一眼這通往無盡虛空的河流,笑道:「往前走,是未來,往後走,是過去,未來道路千萬條,過去,只有一條,你要走哪?」

「隨您!」

蘇宇不說什麼,他現在只有無盡的好奇和疑惑,萬天聖到底啥實力,帶他來這幹嘛?

「那就先去過去看看!」

萬天聖笑了,「我的時空長河,只能看我的過去,很無聊的,盡量給你看點有趣的!」

話落,他轉身,朝後走去。

蘇宇也迅速跟上。

所謂的時空長河,比蘇宇想象中的要簡單的多,就是一條渾濁的河流,河水流淌,有點浪花。

他和萬天聖走在河流之上,俯瞰下方河流,看不到什麼。

萬天聖笑道:「這就是你的過去,一滴水,一抹過去記憶,所謂捕捉過去身,便是在這無數河水中,撈取一滴,你覺得強大的時刻,捕捉回來,用承載物承載,化為過去身!」

蘇宇想了想道:「人的過去,最強的永遠是剛剛那剎那吧?」

「錯!」

萬天聖搖頭,「不是,絕對不是!我問你,你是爆發葉霸天神文的時候更強,還是現在更強?」

蘇宇想了想,訕訕道:「那時候更強!」

「那不就是了?」

萬天聖淡淡道:「你那時候最強,若是捕捉過去身,過去身不會分辨什麼外來之力,那是你的過去,你強,過去就強!」

蘇宇點頭,好奇道:「那可以捕捉無數個過去身嗎?」

「不可以,捕捉了一個,就不能捕捉第二個了,河水會很平靜,不會泛濫……」

蘇宇若有所思道:「您沒捕捉過去身?」

「沒有。」

「那未來身呢?」

「也沒有。」

「所以您是日月九重?」

「可以這麼說。」

蘇宇意外,真的假的?

不太相信啊!

老萬的話,未必能當真的,可此刻,河水濤濤,的確如萬天聖說的,沒捕捉過去身,當然,他說的未必是真話。

可有必要在這上面騙我嗎?

萬天聖不理他,繼續往前走,此刻,一個小浪頭出現,萬天聖笑道:「小浪頭,代表這一刻,發生過一些特殊的事,可能在這一刻,你才是最強!捕捉過去未來,就選擇那些浪花大的水滴,最高的水滴去捕捉!」

說罷,他探手一抓!

下一刻,蘇宇眼前一花,出現在了學院中。

一隻大手探出,轟隆一聲,將一人捏爆。

蘇宇一愣!

這……好熟悉的場景,這……這是萬天聖捏爆鄭玉明的剎那,而此刻,他也看到了自己,很弱小的自己,他在修心閣中。

修心閣中,還有個萬天聖。

而蘇宇身邊,也有個萬天聖。

他們好像局外人一般,看著這一幕,看著修心閣中的萬天聖出手,平靜的嚇人。

身邊,萬天聖淡淡道:「這就是近期,實力波動厲害的一次,你若是不捕捉,那就不要動,不要引起時空錯亂,所謂時光回溯,殺人,便是這一種手段!比如現在,我想殺了你,可以走出此地,去殺了擂台上的你。當然,大概率是我先死,時光回溯殺人,其實是最難的,除非迫不得已了,可以試試,更大的可能是,哪怕殺了過去的你,你還活著,因為過去,你有千萬個,可能會丟失這段記憶罷了……」

蘇宇意外,看了一眼修心閣中的萬天聖,那我現在打死這個萬天聖呢?

萬天聖沒在意這些,看著面前和他一樣的人,笑道:「這就是過去的剎那,你若是想捕捉,那就走出去,和他融合,取出承載物,捕捉他……」

蘇宇點頭,明白了!

「這個浪頭不夠大!」

話落,兩人再次出現在一條河流上方,萬天聖笑道:「這個沒意思,捕捉了,也沒什麼大用。」

蘇宇奇怪道:「府長是可以捕捉的嗎?」

「可以。」

「那為何不……」

萬天聖淡淡道:「這麼弱小的過去,捕捉了做什麼?」

「……」

無言以對!

蘇宇奇怪道:「那府長想捕捉什麼樣的過去?難道剛出生的時候?」

別鬧!

萬天聖笑道:「再看看便知道了!」

話落,繼續往前走。

河中,依舊是浪花濤濤,但是浪花不大,有的還沒剛剛的大,萬天聖走著走著,有些喘息道:「過去,越往前走,越難!」

「未來,也是如此!」

「有時候,能撈到什麼算什麼,有些日月九重不在乎,隨意撈取,撈到了就算賺到,從而進入准無敵境!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無言以對,合著,你不是那種,而是隨便挑的那種?

真夠厲害的!

蘇宇對這個不了解,但是覺得,遊走時空長河,絕對不容易!

一定挺難的!

……

就在萬天聖帶著蘇宇遊走時空長河的時候。

大明府。

城主府。

大明王朝北方看去,那是大夏府所在的方向,微微凝眉。

身旁,朱天道笑道:「父親,怎麼了?」

「你沒感覺到?」

大明王側頭看向兒子,朱天道也朝那邊看了一會,半晌才道:「沒,怎麼了?」

「有人在走時空長河!」

大明王看了一陣,遲疑一會道:「只有我感受到了嗎?你一點反應沒有?」

「沒。」

「功力不到家,對過去未來把握的不準!」

大明王說著,奇怪道:「大夏府……大夏府……誰到了這一步了,夏龍武回來了?不,難道是……他?」

「萬天聖?」

「也許吧!」

大明王不太確定,而朱天道,則是點頭道:「很可能是他,他要晉級准無敵了嗎?」

說著,笑道:「這個難度可不小,捕捉過去未來,隨便撈一下還行,想找個合適的時機,太難了!」

話落,手掌一攤,一條細如尿液的河流呈現,朱天道笑道:「想如我這般,隨時開啟時空長河的,沒幾人了!」

帶著一些自傲,一些得意。

爹,我能力強吧?

很快,河流消失……姑且算是河流吧。

大明王微微點頭,「你還算不錯,但是……」

但是為何老子感覺,那條被開啟的河流,很廣袤的樣子!

朱天道疑惑道:「怎麼了?」

「沒事!」

大明王還是帶著一些疑惑,很快道:「若是萬天聖,那萬天聖是準備證道了?進入准無敵,然後趁機證道?」

「這個就不清楚了,我看,可能是在為南元的事布局。」

朱天道說著,笑道:「不說那傢伙了,那傢伙隱藏了多年,我早就猜到,他有日月九重的實力。」

大明王點頭,「他和葉霸天是好友,葉霸天哪怕即將證道了,也經常去求索境請教他,萬天聖此人,比想象的要更有天賦,更強大!」

朱天道笑道:「聽說過,都是萬天聖是下一個夏辰,後來葉霸天崛起了,倒是沒人說了。」

夏辰,一代,大夏文明學府開府之長。

大明王沒說什麼,還是有些疑惑,時空長河開啟,動靜不大,日月九重能開啟就是實力強大的體現,能撈取過去未來,就是准無敵。

比如朱天道剛剛那一下展示,正常情況下,日月九重,就是這麼撈的!

開啟時空長河,然後……進去撈一下!

不一定是人進去,你手抓進去撈一下也行。

人進去的話,開啟的長河要很大,很強,而且未必能堅持一會,很容易迷失在其中。

正常的日月九重證道,就和朱天道之前那樣,開個縫,抓一滴河水,抓到誰算誰。

大明王沒再管這個,算了,人家在開啟時空長河,去打擾,開啟失敗了,那還不得找你拚命。

……

而此刻,蘇宇和萬天聖,繼續走在廣袤的河流上。

很快,一個大浪花出現。

萬天聖探手去抓,下一刻,蘇宇出現在了一個熟悉的地方,諸天戰場!

砰!

還是一張大手,隻手遮天,將一尊強悍無比的魔神,一掌拍死!

蘇宇愣了一下,仔細看,下一刻,過去的萬天聖出現,不,不是萬天聖,是個長鬍子的老人……

蘇宇看向身邊的萬天聖,萬天聖淡漠道:「偽裝,出行必備!這個沒什麼好看的。」

一瞬間,兩人離開了原地。

蘇宇仔細看去,那消失的萬天聖,和那被殺的魔神,他怎麼看,怎麼覺得,那魔神起碼有日月後期的實力,就被一巴掌拍死了?

我去!

還有,不是說,這位很久沒離開學府了嗎?

他怎麼去的?

怎麼殺的?

蘇宇意外無比,疑惑無比。

繼續跟著萬天聖走。

走著走著,又一個大浪花來了。

萬天聖帶著他繼續落下,很快,蘇宇睜眼,看到了兩個人,剛想看清楚一點,砰地一聲,被人一把打的頭暈目眩,下一刻,蘇宇出現在了時空長河上,萬天聖也在身邊。

蘇宇腦袋很痛!

揉了揉腦袋,看了看萬天聖,萬天聖平靜道:「有時候,闖入過去,容易碰到一些東西,被襲擊也是有的,自己小心點。」

「不是……府長,我剛剛看到兩個人,好像沒有你……可能是偽裝了,但是我看到一個人,好像有點熟悉……」

「熟悉?我認識的,也許你也認識,沒什麼!」

「是嗎?」

蘇宇沒再問,心中卻是狐疑,剛剛他看到了兩個人,一個是萬天聖,一個是……反正很熟悉,但是又感覺不認識。

真的是被襲擊了,還是自己被某人打出來了,不給自己看?

奇怪了!

今天的萬天聖,很奇怪啊!

還有,帶我看這些幹嘛。

我對你的過去,其實不感興趣。

而這一次,萬天聖繼續前行,前行了很久,一些小浪花,他根本沒停下,這一刻,萬天聖有些氣喘吁吁了,好像快撐不住了。

很快,一道巨大無比的浪花出現!

大浪滔天!

萬天聖笑了,「就是這,就在這,你好好看看,不知道對你有沒有幫助,看看也好……」

蘇宇愣了一下。

就在此刻,他忽然掉入了浪花中。

而這一次,他瞬間驚醒,睜眼。

這是一處黑暗無比的虛空。

下一刻,虛空中,四輪大日呈現。

轟!

無聲的一幕,但是蘇宇好像聽到了聲音,虛空中,四個人在大戰!

一尊金甲神魔,一尊手持法杖的古老強者,天淵一族!

蘇宇認出來了!

那手持法杖的古老強者,好像是天淵一族,他還沒來得及細看,虛空中,另外兩尊身影出現。

一個是……葉霸天?

蘇宇大驚,葉霸天?

他見過這位的畫像,在學府看到的,霸道無邊,的確霸道,手持巨斧,一斧頭朝那神魔砍去。

而另外一位,蘇宇仔細去看,卻是神秘無比,面容被遮掩。

這一切,發生的很快。

大戰瞬間爆發,四大強者,在無盡虛空交戰,天崩地裂!

眨眼間,殺的虛空崩碎,旁邊,好像有一小界,瞬間被他們打崩!

蘇宇看的眼花繚亂,時間流逝,過了一會,又好像過了很久,一抹耀陽呈現,葉霸天一斧劈下,將那神魔直接劈成了兩半!

而與此同時,那神秘人和那天淵族強者交戰,居然也壓制了那天淵族強者,蘇宇震撼,不對啊,葉霸天死在了這一戰中,可是……這不一樣啊!

剛想著,無盡虛空中,忽然探出了兩隻手!

一隻殺向葉霸天,一隻殺向那神秘人!

一瞬間,轟隆一聲,神秘人被前後夾擊,打的肉身崩碎,瞬間消失在原地,下一刻,天淵族強者,一法杖打向葉霸天,三人聯手,一瞬間,轟隆一聲巨響,蘇宇是沒聽到,可感受的到……

砰!

葉霸天被打的四分五裂!

再過一會,一柄長刀撕裂無盡虛空,一尊強悍無比的強者殺來,那是大夏王,大夏王一到,所有一切消失,虛空中,只留下一抹殘骸。

……

蘇宇陡然睜眼!

再睜眼……出了時空長河了。

而蘇宇,眼神獃滯中,看著面前背對自己的萬天聖,咽了咽口水,這是萬天聖的過去啊!

這是他的過去啊!

我沒看到萬天聖!

那萬天聖在哪?

卧槽!

千萬千萬別告訴我,那個神秘人……是你啊!

萬天聖並未多說什麼,淡淡道:「看到了吧?叛徒,是真的存在的!不是一個,就是兩個!那是兩個人出手,可能一個是人族的,一個是萬族的,故意裝作交手,同時襲殺了葉霸天!」

「葉霸天,並不猖狂,也不張揚,他知道自己很危險,所以,他的朋友為他護道,貼身護道,可他朋友,也沒辦法護住他,所以……葉霸天死了,其實,葉霸天是能成功的!」

蘇宇咽了咽口水,「那個……我覺得……他們可以殺了兩個無敵!」

「是,沒人插手,他們能殺。」

「可是……那個……」

蘇宇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,此刻,滿腦子漿糊!

萬天聖幽幽道:「讓你看這些,只是為了告訴你,葉霸天證道,好像還是差了點什麼,你記住這一幕,仔細看,今日也許看不懂,沒關係,繼續看!你會記起來的,當你實力增強的時候,你會再次看到不同的東西……記住了,葉霸天是能成功,但是,我覺得是肉身可以成功,他的神文一道,並未有成功證道的跡象!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獃滯地點頭,他渾渾噩噩的。

我知道了!

「元神竅,分陽竅,陰竅,元竅開啟360,神竅開啟360,也許還需要一些其他東西配合,才能證道。」

蘇宇說了一句自己的判斷,萬天聖若有所思道:「也許吧,你可以試試,另外,外族神文也許也有影響。」

「嗯。」

「出去吧!」

「那個……那個神秘人死了嗎?」

萬天聖淡淡道:「談何生死,本就不是本人,只是一道三世身罷了。」

「……」

我去你的!

蘇宇震撼,一道三世身,打的那天淵族無敵不斷被壓制。

今日,真的長見識了!

一個葉霸天,一斧頭劈死了一人!

一個神秘人,只是一位強者的三世身,打的天淵族無敵差點隕落,最後,三位強者,聯手殺了葉霸天,當然,也打死了那神秘人的三世身。

誰的三世身?

他沒問,但是……蘇宇其實有些猜到了。

咽了咽口水,「那個……府長,我走了,您……不會殺人滅口吧?」

我好怕!

你為何給我看這個,我好怕啊!

萬天聖幽幽道:「殺人滅口?你再不走,就殺人滅口了……」

嘩啦一下,蘇宇跑了。

我早就想跑了,你不發話,我不敢跑。

這一刻,他好怕。

這一刻,他腦海中的小毛球也好怕,趴在神文上面,瘋狂舔,本球也好怕!

要死了要死了,死了,吃枚神文吧!

……

而這一刻,某一界,天元果樹上。

一個大毛球,也睜眼,看到了什麼,身邊,一個個小泡泡出現,帶著一些疑惑,喃喃道:「三世身被打死了一尊,好強的未來身……還準備重新捕捉嗎?」

想著想著,大毛球睡著了。

關我屁事!

繼續睡覺,可能又做夢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46章 我好怕!(求訂閱)

45.83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