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8章 兩條線(求訂閱)

第448章 兩條線(求訂閱)

訴說,傾聽。

實驗室中,蘇宇負責說,吳嘉負責暖場,白楓和洪譚時不時發問幾句,氣氛很好,蘇宇也很開心。

說到最後,蘇宇說出了這一次自己回來的目的。

「我這一次回來,就是準備大幹一場的!」

蘇宇咬牙道:「師祖,師父,咱們這一脈,被人欺負了這麼多年,是個人就要殺我們!諸天萬族不好搞,太多了,先把內部的對頭都給乾死!」

「粗魯!」

白楓訓斥道:「跟誰學的,動不動乾死!作為文明師,你現在跟魯莽的戰者一個樣,對我們而言,這叫送他們歸天!」

「師父說的對!」

「師叔說的對!」

洪譚一臉無語,這幾個傢伙!

不過話說回來,洪譚看了一眼幾人,忍不住露出了一些笑容,這幾個傢伙,都太年輕,哪怕白楓,在他眼中也只是個孩子。

看了一眼心情變好的吳嘉,再看看一副要大幹一場的蘇宇,洪譚開口道:「有些事,急不得!」

他看向蘇宇,稍顯凝重道:「針對我們這一脈的,或者說,針對整個人族的,不是那些山海日月,而是那位暗中的無敵,我們這些年隱忍、蟄伏、等待,其實都是因為這位無敵!」

「而也正因為對方是無敵,導致很多人族無敵,也無從下手,無法下手!」

「根源,還在這個無敵身上,因為大家不知道他是誰!他可能是大周王,也許是大明王,甚至大夏王、大秦王……都不是沒可能!這種情況下,誰也不敢輕舉妄動,誰也不敢和另一位無敵單獨在一起……」

洪譚嘆息道:「一粒老鼠屎,導致整個人境的無敵,心都不太齊了!這傢伙的危害,比他的實力更可怕!」

真要是面對面的敵人,人族不怕多一個無敵的對頭。

怕的是隱藏在你們當中的一員!

就在自己人當中,這樣的傢伙,危害勝過10個無敵甚至更多,甚至在破壞整個人族的團結。

蘇宇點頭,「也是,真要只是一個無敵,那倒是好辦了!真不行,引到古城,讓石雕幹掉他!」

說的簡單!

洪譚無語,艹你!

在你口中,為何無敵不值錢一般,石雕打死,石雕你家的?

話說回來,這傢伙是星宏古城的城主,真要說他家的,也不是不行。

蘇宇很快道:「師祖,那現在大夏府的目的到底是什麼?計劃是什麼?目標人群是什麼?一切都是為了抓捕那位無敵嗎?」

又道:「我要是搞事的話,會不會影響到什麼?」

此話一出,洪譚看了一眼吳嘉和白楓,白楓鬱悶道:「看我們幹嘛,我們沒資格聽嗎?」

洪譚想了想,點頭:「你帶嘉嘉出去,你倆太弱,容易被人感應出來想法。」

「……」

白楓那叫一個悲憤欲絕!

他看了一眼蘇宇,蘇宇一臉堆笑,「老師,我意志力也接近山海境,無敵也看不透我想啥。」

你意志力也不行,肉身更不行,瞞著你,那是應該的。

白楓想吐血!

吳嘉原本還覺得不開心,現在忽然沒啥感覺了,師祖連師叔都不告訴,顯然只是覺得他們太弱,容易被人察覺,這個所謂的太弱……也包括白楓這個檔次。

白楓真想死!

艹!

我徒弟能聽,而我不能,我……我不想活了。

……

白楓走了,吳嘉喜滋滋地跟了上去,嘲諷一下……不,安慰一下師叔,免得師叔太傷心。

等他們一走,洪譚封閉了實驗室大門。

看了一眼蘇宇,想了想才道:「大夏府夏家這邊,包括學府這邊,的確有一定的計劃,當然,全部計劃我不清楚,但是,夏家和萬府長他們的目標就是找出那個無敵,引出那傢伙!」

「其實之前也試驗過幾次,但是那傢伙很警惕,包括我師兄上次來這邊,那傢伙也只是神文分身出現,本尊根本沒出現!」

「那傢伙不死,第一,人族根本不會齊心,第二,不懲戒背叛者,那就可能會出現下一個背叛者!」

蘇宇點頭,「那這次,包括師祖您開創多神文學院,以及宣揚多神文戰技拆分法,都是為了加大籌碼,讓那傢伙出現的籌碼?」

「對!」

洪譚點頭,「這個籌碼,還不夠!那傢伙當年坑了我師父,一直在針對我和師兄,包括我們這一脈全部,所以,必須要殺他!單純這些,他未必會出來,還需要再加大籌碼,所以,南元那邊也有一些布置!」

說著又道:「不止如此,包括很多東西,比如神魔種族學員,各大家族重要子弟,萬族教,獵天閣,諸天萬族匯聚……都是籌碼!」

蘇宇若有所思,點頭,「有點明白了,可那傢伙難道一點沒看出來?他也許也能看出來,我們是在引誘他上鉤!」

洪譚嘆道:「他可能會知道,會看出來,所以,需要我們繼續不斷地加註!加註到他不得不出來,不得不出手,不得不現身的地步!或者讓他覺得,已經有暴露的危險,出手,也沒想象中那麼危險的地步……這一切,都需要雙方博弈!」

蘇宇再次點頭,「那神魔學員這些傢伙起到的作用是……」

「吸引更多的強者,讓那位無敵,覺得可以渾水摸魚!大夏府無法應對這一切!比如神魔各族,來了幾十位日月,甚至到了無敵都暗中潛入的地步……」

蘇宇皺眉道:「無敵潛入?若是如此,大夏府能撐住嗎?」

「難說。」

洪譚也不確定,不過還是笑道:「不管能不能撐住,這一次之後,那位必然暴露,只要他敢出現,敢出手,哪怕殺不了他,也能逼迫他徹底背叛出人族,打消其他人的顧慮,下次再遇到,對方只是敵方陣營的一個無敵,而不是我們身邊的戰友,如此一來,局勢就明朗了!」

蘇宇想了想,也是。

其實,大夏府未必抱著要殺對方的心思。

引出來就行!

身份暴露了,那傢伙就無路可走了。

「可是……」

蘇宇還是帶著一些憂慮,「可是,若是不止一位背叛呢?」

「……」

洪譚身體一震,半晌,低沉道:「不會的,只有一位,無敵已經走到了極致,在人族,位高權重,地位尊崇,人族也沒到覆滅的地步,一位背叛已經難以想象,豈會有更多!」

「若是有呢?」

「沒有!」

「那要是真有呢?」

你杠精嗎?

洪譚暗罵一聲!

他說沒有,只是安慰自己,可蘇宇這混蛋,聽不懂他的意思嗎?

這要是還有……說實話,不是沒考慮過,可是,真要是還有,那就麻煩了,這也是大家最擔心的情況,也是無敵最擔心的情況。

怕就怕,背叛的無敵不止一人。

那樣一來,就真的很讓人無奈了。

蘇宇又道:「尤其是求索境這邊,八大家執掌,一直出幺蛾子,八大家的無敵真的不知道嗎?為何沒人來管?態度如此鮮明,我就懷疑八大家中有背叛的無敵,甚至不止一位……」

洪譚解釋道:「那也未必,八大家其實也只是針對我們,可能是不在意我們,八大家應該是暗中培養了一些多神文系文明師。」

蘇宇瞭然,「就算如此,八大家的態度也值得商榷!」

這個洪譚倒是沒說什麼。

蘇宇問道:「那我能做點什麼嗎?」

洪譚思考了一下,開口道:「可以,製造點混亂,擊殺一些萬族強者,引出更強的強者,讓萬族在大夏府投入更多的力量!」

說罷,又道:「就是攪渾水,這個你拿手!現在的大夏府,不怕亂!越亂越好!越亂,代表越是有機會渾水摸魚,獵天閣以第三方的形式,插手其中,讓這個亂子更大,也能擺脫大夏府的一些懷疑,讓對方知道,不是大夏府故意的,而是外在因素太多!」

蘇宇點頭,明白了!

果然,還是我的拿手項目。

搞事情!

製造混亂,越亂越好,至於亂子搞大了,大夏府能不能撐住,蘇宇想了想,萬天聖在這,也許他們有點把握的。

「那夏府主那邊……」

「那邊是他們的事!」

洪譚平靜道:「不要管那邊,夏府主……夏府主那邊,可能會和我們一起發動,吸引諸天萬族無敵的注意,也給那位暗中無敵一個機會,因為夏龍武要證道了,所以,人族的無敵沒辦法來援,包括大夏王也是如此,你說,這個機會好不好?也給了那背叛的無敵一個機會,大家都去救援夏龍武了,都是單獨行動,他也可以和當年一樣,單獨行動,或者和萬族的無敵佯裝交手……」

這一刻,蘇宇算是徹底懂了。

徹底明白了大夏府的兩條線!

第一條,在諸天戰場,夏龍武那邊,牽制人族無敵,牽制萬族無敵。

第二條,在人境,在大夏府,引誘那位背叛無敵出現。

夏龍武的證道,是為了給那位無敵機會,讓他知道,機會千載難逢,否則,平時幾乎難以找到真身出動的機會,唯有在夏龍武證道的時候,諸天大亂,一位無敵消失,才沒幾個人會在意。

「那……夏府主他……」

蘇宇覺得,這樣夏龍武會很危險的。

當然,大夏府也可能很危險!

包括萬天聖,一旦對方來了兩位無敵,一位背叛的人族,一位和對方勾結的萬族無敵,如何匹敵對方?

他算是徹底明白了,夏虎尤當日和他說的那些話。

絕望!

大夏府,也許會因此一役,全軍覆沒。

夏龍武證道失敗,大夏府被夷為平地!

夏家,包括萬天聖他們,也許都抱著同歸於盡的心思,來設這個局。

也許都不算局了!

也許,對方就知道大夏府的意思,但是,大夏府將全部一切都拿出去賭了,賭一個希望,賭一個破局的希望。

蘇宇心中嘆息。

今日,他算是徹底清楚夏家的心思了,夏家,果然一直還是那個夏家,無敵的家族,這個家族,從一開始就沒準備妥協過!

此時此刻,蘇宇有些滋味難明。

「那……師祖您……」

「我?」

洪譚笑道:「我的作用,很簡單,推廣神文戰技拆分法,不但如此,還要自己進行拆分,讓人知道,我多神文一系,也許發現了證道文明師無敵的希望。我和你柳老師,都是引子,真要是無敵來了,我們也沒辦法加入戰鬥,但是我們會吸引更多的火力!」

很危險!

危險大的驚人,因為,那無敵真要來了,第一個要殺的就是他們,絕無例外。

「那師伯那邊呢?」

「你師伯他猜到了一些東西,所以他不斷殺戮,也是在刺激那位,告訴那位,他快追蹤到他了,你師伯殺的一些人,大多數應該都和那位有些關聯。」

明白了!

原來,這個局,從那時候就開始了。

不,也許更早一點。

包括柳文彥出山,其實都是為了引出那傢伙。

而這一切的契機,大概都源於夏龍武證道,想到這,蘇宇眼神一動,「夏府主在諸天戰場殺戮四方,導致被人稱為血屠王,引得四方強者都要殺他,難道說……」

這是早就設定好的?

夏龍武是在做人設?

做一個鐵血無情,殺戮無邊的人設?

作為一府之主,夏龍武有些時候表現的太過於嗜殺了!

以前蘇宇還不懂,他聽說過,夏龍武昔年曾經把萬天聖引來的一些小族學員,整個小族都給屠滅了,當初蘇宇覺得很解氣。

如今想想,太衝動了。

小族很弱,屠他們有啥用?

只能讓人忌憚,讓人怨憤,給自己招惹麻煩,夏龍武證道麻煩多多,就和這些有關,夏龍武是個純粹的莽夫嗎?

未必吧!

既然如此,為何秦鎮這些人,都沒夏龍武影響大。

要證道的,不止夏龍武一人,這個萬族皆知。

唯獨夏龍武,是萬族必殺目標。

這時候,蘇宇有些明悟了,這是夏龍武自己在給自己找麻煩,製造人設嗎?

就為了接下來的一切?

50年,夏龍武沒多大吧?

那又是誰……在讓夏龍武製造這個人設,保持了50年,導致今日,夏龍武證道,真的能引出萬族無敵狙殺?

他想到了萬天聖!

忍不住道:「師祖,夏府主和萬府長有聯繫嗎?」

「你不知道嗎?」

洪譚幽幽道:「當然,你也許真的不知道,知道的大概也沒幾個了,萬府長……算是夏府主的老師。」

蘇宇一動!

果然如此!

那這麼說,這個局,是從很多年前就布下了,也是,萬天聖其實一開始就知道有個背叛的無敵,所以,他可能早就在等待這樣的契機了!

而夏家,也在一直配合他做這個局。

那這麼說,大夏王他們,可能是知道萬天聖實力的。

有些東西,當你深入了解的時候,很快,就能看透一切,到了這一步,蘇宇算是看透了,看穿了,看明白了夏家和萬天聖的打算。

心思有些複雜!

用夏龍武來當賭注,用大夏府來當賭注,夏家和萬天聖,真的瘋狂。

「師祖……那……你們……能贏嗎?」

「不知道。」

洪譚笑道:「誰知道呢,必贏的局,不存在的!只能說,盡我們所能吧!而且,夏家和萬府長可能還有些其他打算,我就不管這些了,我們的任務和目標都很簡單,引出那傢伙,然後……再有仇報仇,有怨報怨,平日里欺辱我們的一些傢伙,都給幹掉!其他的,他們去管,那不是我們的事。」

「告訴你這些,是因為你現在實力強大了,我也怕你在其中亂摻和,引出一些麻煩來。」

洪譚說罷,又很無奈道:「其實,這個局,早就在布置了,包括我開設多神文學院,原本準備開學院的時候,來個萬族震驚,你倒好……8月份,你在搞大事的時候,我想,不止我,萬府長和夏家大概都在罵你,你這傢伙,真能搗亂!」

蘇宇想了想,忽然咧嘴傻笑起來。

好像是的!

之前,他想的是,為師祖他們分擔一些壓力和聚焦力,現在一想……大概那時候他們罵死自己了!

想到這,又忍不住道:「那我之前說周家修鍊多神文的時候,是不是也被罵了?」

當初他也是順口一說,結果大周府也吸引走了不少注意力。

合著,大夏府不怕被聚焦,而是渴望被聚焦?

以前還覺得大夏府太難了,我的無意之舉,讓大周府成為了聚焦點,大夏府還不得感謝我,現在一想,也許那時候他們就渴望被人聚焦了,結果一下子沒了,沒氣炸就不錯了!

洪譚好笑道:「你明白就好!你要知道,星宏古城安靜下來之後,大概萬府長和夏府主他們,都能睡個安穩覺了!」

太難了!

被人聚焦了幾十年,就等這時候爆發了,忽然,來個搞事能力瘋狂無比的傢伙,能不崩潰嗎?

蘇宇乾笑!

懂了!

這麼說,這時候在大夏府搞事,事情越大越好,招惹越多的麻煩越好,想到這,蘇宇又遲疑道:「我搞事的話,容易引出無敵,不會有事吧?」

洪譚笑道:「這是人境,哪有那麼容易引出無敵。」

蘇宇嘟噥幾句,難說。

比如我暴露了身份,比如說,我說我知道如何逆轉死氣,比如說,我可以學習萬族功法,比如說,我腦袋有個金冊子,比如說,我捏死了小毛球……

都有可能引來無敵的!

還比如說,我把獵天閣的人都給坑殺了,也有可能引來無敵的。

「那我要是引來了無敵怎麼辦?」

「涼拌!」

洪譚平靜道:「真引來了,那就引來了!這邊來多了,那邊,夏府主證道成功的希望就大一點,兩邊,總能成功一邊,也不算虧,不是嗎?」

做事之前,大家也考慮好了成敗。

這邊真失敗了,那就指望夏龍武證道成功,和大夏王一起,再想辦法逆轉乾坤了!

蘇宇點點頭,這麼說,我倒是不用有任何顧慮了。

談到這,大體上的東西搞明白了。

洪譚也沒再說什麼,很快,白楓和吳嘉再次回來了,兩人也沒詢問剛剛他們說了什麼。

蘇宇很快道:「我不能待太久,我玄九的身份,還有用!接下來,也需要老師給我打個掩護什麼的,白俊生這身份我還用著,但是我可能會經常出去……」

白楓點頭,很快,低罵道:「你這小子,俊生那傢伙,以後和崔浪一樣等著不敢出門吧!」

說著,自己都笑了。

也是好事!

不敢出門,那就好好修鍊。

蘇宇也笑了起來,很快,開口道:「不管這些了,師祖,您到了日月,需要日月玄黃液,我這還有一點……」

日月玄黃液,蘇宇真不少。

第一次拿到了300滴,第二次拿到了800滴,足足拿到了1100滴的日月玄黃液。

蘇宇自己沒用多少,他壯大竅穴,就吸收了上次天地獎勵的那10滴都夠了。

蘇宇也不含糊,他對自己人向來是捨得的!

「師祖,這是500滴日月玄黃液,您需要……」

洪譚眼神複雜,這才算是真正的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。

蘇宇,其實沒從他這得到過什麼。

當然,小毛球不算。

如今,動不動就是大量天元氣,大量功勛,大量日月玄黃液地送著。

「你自己到了日月也需要,雖說你現在死氣纏身,但是你遲早可以擺脫這一切的,我們相信你……」

蘇宇不以為意道:「師祖,這個我多!我有1100滴呢,才給了你們500滴,不但你需要,還有很多人需要,不出意外的話,我覺得夏雲奇前輩他們,也許很快也能達到日月境了!」

「嗯?」

洪譚看著他,蘇宇卻是不在意道:「肯定的,他們的意志海,我大體上都能猜到什麼情況,這關頭,多神文系自然是越出風頭越好!肯定有人會想辦法幫他們踏入日月境的!」

蘇宇不傻,他能猜到。

「你們多人使用,壯大一下實力,總比現在強,殺人也暢快點!別最後一戰了,都憋屈,那太委屈了!」

蘇宇說話不好聽,白楓踢了他一腳。

這叫什麼話!

洪譚倒是笑了,「有道理,那我就不和你客氣了,唯一能做的,便是多殺一些傢伙,給你們創造更好的環境!」

他不再客氣,收下了這些東西。

而蘇宇,又取出了一些東西,天元氣。

交給了白楓道:「老師,您先將就著用著吧!」

「我有,上次你給我的,我還沒用完。」

上次蘇宇冒充崔浪,托夏虎尤交給了他許多寶物。

「沒事,我多!」

蘇宇笑道:「天地玄光是沒了,我自己需要用,但是這些玩意,我都很多!不止這些,我現在手頭上,日月精血多的嚇人,超過1000滴了!」

眾人獃滯,怎麼可能!

哪來的那麼多?

日月精血啊,一位日月提取10滴好了,那也得100位日月啊!

你怎麼可能有這麼多?

蘇宇解釋道:「在古城,騙了不少,門票費加上保證金,加上後期他們給的,差不多都500滴了,後來,封城的時候,我又和獵天閣做了筆大生意,幾乎都是支付的日月精血……」

算下來,他手頭上的日月精血是真的多。

幾人繼續獃滯!

什麼時候,日月精血按照幾百幾千來算了?

萬族這些年戰死的日月,是不是精血都被蘇宇收走了?

就算不是全部,這些年積累的日月精血,也被蘇宇撈走了大半。

萬族也有征戰,也有殺戮,日月也有隕落,之前各大族交保證金,那都是平時的累積,蘇宇倒好,一下子都給撈完了!

蘇宇笑呵呵道:「所以我是不缺錢的,大家都拿著吧,我錢多,沒啥!」

給你們的,毛毛雨罷了!

當然,這麼一說罷了。

天元氣是毛毛雨,可日月玄黃液真不是。

蘇宇又看了看吳嘉,吳嘉萬石九重了,快騰空了,這是肉身要騰空了,而意志力方面,也快了。

她其實早就可以了,但是一直在開竅。

「師姐,你這邊……天地玄光我也有用,不能給多,10縷天地玄光加一些天元氣,也夠你鑄身了。」

不是人人都是他的。

一縷天地玄光,幫一般人鑄身一次都行了。

吳嘉也沒拒絕,也沒說什麼,接過了師弟給的東西。

實力不強,給人拖後腿,也許付出的更多,還不如現在拿一些東西。

蘇宇笑道:「還有,大夏府不安全了,師姐你這邊,去大明府吧!找吳嵐去,她在那邊,現在混的還不錯……」

吳嘉看了他一眼,有些低沉道:「那……那我去!我知道,我幫不了你們什麼……師弟,能找回我師父嗎?」

「能!」

蘇宇點頭,「我已經讓獵天閣去全力尋找!放心吧,師伯實力強大,也很陰險……」

「我師父不陰險!」

吳嘉爭辯了一句,別看你是我師弟,很強大,你再這麼說,我打你了!

蘇宇聳聳肩,笑了笑道:「好吧,不說這個,但是師伯不會有事的,就師伯那手段,一般人奈何不得他,也找不到他!」

陳永……這位可不是善茬。

殺了那麼多對頭,現在多少人在找他,都沒找到,這就是能力。

陳永也蟄伏了幾十年,現在跑出去了,大概和蘇宇一樣,都是放開了自我,有啥用啥,手段極多。

吳嘉咕噥幾句,很快道:「那我就去大明府了。」

「嗯!我會和朱府主打個招呼的……」

聽聽!

白楓和洪譚對視一眼,無語中。

人家現在什麼排面?

你去,去了,我和府主打個招呼,照顧你一下,不知道的還以為蘇宇也是府主呢。

好吧,他算是!

而且還是古城城主,嚴格說起來,地位可能比朱天道他們還高點。

沒法比啊!

談完了這些,蘇宇想了想,忽然道:「師祖,你上次抓小毛球,在哪抓的?」

「小毛球?」

「就是那個你說噬神族的那個。」

「哦!」

洪譚詫異道:「怎麼了?對了,這玩意消失了,是被你帶走了吧?別弄丟了,這東西殺傷力還是很強的,對文明師挺克制的!」

蘇宇點頭道:「被我帶走了,我就是問問情況,它這一族,好像還挺強大的!看看在哪抓的,也許那一族通道就在那。」

腦海中,小毛球也不在意,它是不記得了。

它哪記得這些,當時渾渾噩噩的,出了通道就跑,四處亂跑,誰知道自己在哪。

洪譚解釋道:「我抓到它的時候,它都已經出來一段時間了,我是在東部戰區靠北地段抓到的,接近仙族的領地,天王嶺附近抓的。」

蘇宇記下了這個地方,又道:「您抓它的時候,沒遇到危險?」

他想著,捏死小毛球,到底有沒有無敵來。

可洪譚抓的時候,好像沒啥意外發生吧。

「沒啊!」

洪譚想了想又道:「不知道有沒有,當時抓它的時候,好像……好像感覺有點危險,又好像沒有,我也沒在意,畢竟是在諸天戰場上,有危險也正常,怎麼了?」

是不是遇到麻煩了?

洪譚想著,難道遇到危機了?

那小傢伙,帶來了麻煩?

蘇宇笑道:「沒怎麼,就是這小傢伙,可能是一個半皇的兒子或者女兒,管它呢,師祖沒事就行。」

滴答!

汗液滴落!

洪譚的!

他看著蘇宇,你別鬧,胡說八道,怎麼可能。

我隨便抓抓,你告訴我,我抓了個半皇嫡系後裔。

扯淡呢!

一旁,白楓也一臉獃滯,看著師父,陡然,豎起大拇指,牛啊!

您老真牛!

把半皇後裔給抓回來了?

腦海中,小毛球扭了扭身子,有些不好意思,別這麼誇我,我大大很厲害,我不是一般般嘛!

蘇宇笑了起來,打擊了一下洪譚,很快,不再說這些,開口道:「那我就走了,免得呆久了,被人發現異常!接下來,我會做一些事,老師也可以用一些東西,對獵天閣發布任務什麼的……利用獵天閣的力量,至於花錢,那就花,沒事,這些錢,最後還是到了我手上!」

白楓笑道:「行,你小子……現在算是混出頭了,自己注意點,沒事別張揚!」

「知道了!」

蘇宇心情很不錯,今日來見老師他們,大概是他這些時日最開心的時光,當然,還少了幾人。

柳文彥老師不在,陳永不在,自己老爹也不在。

若是都齊聚在此,那自己會更開心。

蘇宇很快消失了,來的隱秘,走的也瀟洒。

他一走,洪譚和白楓對視一眼,都深吸一口氣,白楓起身道:「老師,我去閉關了,很快凌雲出關!」

洪譚點點頭,「我也是,這麼多日月玄黃液,哪怕不能迅速達到日月中期,日月三重應該也不算難,不是大境界的突破!」

閉關!

強大自己!

蘇宇都這麼強了,他們這麼弱,丟人。

而且接下來,也是變故的開端,這一次,多神文系必然會爆發光彩。

說實話,蘇宇在這,他們倆忽然覺得,有些小安心,那小子,別看在外面惹是生非的厲害,可關鍵時刻,幾乎就沒吃過什麼虧。

不得不說,這時候,靠一個後輩給他們帶來安全感,挺丟人的。

師徒倆彼此同情了彼此一陣,很快,都跑去閉關了。

至於吳嘉,也準備收拾一下,前往大明府尋求庇護了。

……

這一幕,其實有人在看著。

修心閣中。

萬天聖一聲嘆息,艹你,我給你看時光長河,那麼大的好處,你他么一點好處沒給我,真想敲暈你,全部搶了你!

蘇宇,真的太不是東西了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48章 兩條線(求訂閱)

46.03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