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0章 看熱鬧不嫌事大(萬更求訂閱)

第450章 看熱鬧不嫌事大(萬更求訂閱)

彩一在蹲守,蘇宇也在蹲守。

不止他,其他白面也在蹲守。

這樣的狀態,維持了一段時間,半晌,蘇宇的面具頻道中,有人發言道:「大家還沒到嗎?」

「……」

都不吭聲。

大家懂了!

咱們都到了,但是沒人敢出來。

到了人境,大家都怕,怕有人背叛,怕有人下黑手。

「玄九,你是咱們老大,你還沒到?」

黃九發話了。

蘇宇暗罵,你完了,這傢伙幾次找茬,等著,遲早錘死你。

「黃九,你先到指定地點,我是大夏府的頭,你聽命令!」

「……」

這下輪到黃九罵人了!

憑什麼我先去?

多危險啊!

大家又等待了一陣,下一刻,一道身影浮現在遠處,彩一很無奈,他么的,都不出來,我不出來不行了。

大夏府能迅速開展業務,不是鬧的。

四個白面,一個個奸滑似鬼一般。

「都出來吧!」

彩一發話,鬧騰啥呢,時間都被耽誤了。

片刻后,四個白面,幾乎同時出現。

大家都戴著面具,也不尷尬。

蘇宇最先發話,「見過執法者,剛剛路上有點堵路……」

「我也是,路上有個龍武衛在巡查,我避開了一下。」

「我也是!」

「……」

彩一無語,他么的,行了,別找借口了,這些傢伙敷衍都不用心。

「都閉嘴!」

彩一冷冷道:「玄九,你們大夏府,是最先開展業務的,你先說說,你如何逃脫圍捕的。」

蘇宇無所謂道:「我一來,就到了南元附近,和龍武衛的一位統領交手了一招,迅速退走,對方並未追殺,之後就找了個地方隱藏,再之後,在星落山附近遇到了白楓的堂弟白俊生,之後的事,大家都知道了。」

「黃九,你呢?」

「我運氣好,落到了荒野之外,也沒人管我,我自己找了個地方藏了起來,後來偽裝混入了一個商隊,了解了一下情況。」

「我落到了一處大山中,那邊無人。」

「我掉了河裡,有人看到了,我殺了那傢伙,之後遁走了。」

四位白面,蘇宇的軌跡最清晰,而且他自報家門,很多人都知道。

彩一沒再多說,而是看向蘇宇道:「玄九,你過於張揚了!」

蘇宇幽冷道:「初來乍到,不張揚,難道當老鼠?我看大夏府亂糟糟的,亂局已定,一旦南元遺迹被發現,必然爆發大亂,難道此刻我們還要蟄伏等待機會?機會不是送上門的,而是自己製造的!執法者,你不懂,作為開拓者,不膽子大一點,如何開拓市場?玄部最擅長做買賣,執法者看來是在執法部待久了,業務不精通!」

他直接懟了一句,彩一倒是沒生氣,凝聲道:「你說的也許是對的,大夏府的業務,我也不想多摻和,但是……這樣很危險,你們四人,都只是山海境!」

「所以……」蘇宇幽幽笑道:「還希望執法者,能多抽調一些強者過來,那些傢伙,一個個窩在那些小府有什麼用?大夏府才是機會,這幾日,我們的業務多的讓人髮指,不得不拒絕大量的任務,敗壞了名聲,若是有足夠的白面在,我們完全可以接納更多的任務!」

「我會考慮和上面申請的!」

彩一點頭,很快道:「先不說這些,找個地方,談談接下來的任務!」

他迅速離開,幾人也迅速跟上。

……

蘇宇見他飛行速度極快,而且是有目的地的,心中暗哼一聲,看樣子早就來了。

這傢伙,也如此謹慎。

感應玉稍微感應了一下,日月五重,很強大!

不過,真的全力以赴,蘇宇吞噬精血,也未必怕他,倒也不用太擔心。

何況,這裡還是人境。

自己在這也有靠山的!

飛行了一段時間,很快,落到了一個村落中,山中的村落,還有人煙存在,彩一直接落下去,落到了一間院子中。

村民們並未發現他們,最弱也是山海的存在,沒那麼容易被發現。

很快,他們進了院子。

裡面有人。

蘇宇心中微動,很快,一位老人走出,看到來人,也不驚訝,急忙躬身道:「東閣灰面,見過幾位大人!」

東閣的人!

東西兩閣,負責探查小界情報,顯然,這傢伙也是獵天閣一員,為獵天閣收集情報,實力不強,萬石境,可能是最弱的那種灰面了。

當然,太強了反而不合適,在野外山村,萬石也算不錯了。

彩一點頭,也不多說,帶著幾人進屋。

那老人也迅速跟了上來,小心翼翼,在他眼中,這都是大人物。

進了屋,彩一徑直坐下,四位白面站立兩旁,老人戰戰兢兢地站在中央,等待命令。

彩一沉默了一會,開口道:「附近有龍武衛巡查嗎?」

「沒有,有府軍巡查,但是很少。」

「路線,時間,地點,數量,實力……都給我說一遍。」

「是!」

「……」

很快,這老人將平時收集的情報,都說了一遍,彩一聽了一陣,微微點頭,又道:「交給你一個任務,你能完成嗎?」

「大人吩咐!」

「你無意中向村中一位村民,透露出附近有白面具出現,你什麼都不懂,但是那人要懂,而且不會張揚,會去告密,這樣的人村中有嗎?」

「有!」

「你能做到對方毫不懷疑地相信你嗎?」

「能!」

彩一點頭,笑道:「你若是做到了,這次任務結束,我助你踏入騰空!」

「多謝大人!」

老人大喜。

一旁,蘇宇倒是不在意,人族千千萬,別指望所有人族都是好人,就說他蘇宇自己,也沒準備當個好人。

何況,他不也在白面中嗎?

彩一的意思,他懂了。

讓村民去告密,引誘元慶東過來。

蘇宇想了想,開口道:「大人,引誘那位來嗎?會不會打草驚蛇?不如直接突襲!」

彩一笑道:「不,太不安全了!要知道,這是在人境,一旦日月爆發戰鬥,很容易會被感應到,距離一些大城太近,也會被察覺,有人來救援,那就麻煩了!」

「那對方會不會警覺?」

彩一淡淡道:「誰會懷疑一個村民?何況,日月有感應之能,騰空之下的一些想法,瞞不過對方,換成你,你會懷疑嗎?」

蘇宇直接道:「會,太巧了!我要找人,人就出現了,被人發現了,剛好又找自己告密,我當然會懷疑!」

彩一無言以對。

那是你疑心病重!

「不是直接去找他告密,附近有府軍,但是北風區域,我知道,都是他在巡查,最後,消息會上報到他那邊,他一定會召見這村民,不是直接就去了他那。」

「那知道的人太多了,一旦引出更強的傢伙,大人可以應對嗎?」

杠精!

彩一很無語,當然,玄九的擔心不是沒道理的,他只好耐著性子道:「大夏府現在日月不多……」

「陷阱怎麼辦?」

彩一有些慍怒道:「若是如此擔心,你還如此膽大妄為,在城中殺戮將領?」

蘇宇平靜道:「我有把握,我不做沒把握的事!這一次,我卻是沒把握,我見過太多的無敵後裔,我還看到過無敵的後裔,手持無敵神符,那更是麻煩!他是無敵後裔,我自然擔心這些,大人是日月境,我們不是,大人有可能逃生,我們不能!」

「這個任務,我本就不想接下!」

蘇宇看向其中一位白面,開口道:「地十八,你接下的任務!吳月華此人,我做過一些了解,和多神文系柳文彥牽扯不清,和夏家關係也算親密,一旦是陷阱,我有理由懷疑,你和夏家是否達成了一致。」

「玄九,你莫要血口噴人!」

地十八怒道:「我接任務,也是為了業務,是你說,要多接一些任務,打響名聲!」

蘇宇沉聲道:「那行,我醜話說在前頭,這一次,地十八你打先鋒!」

「憑什麼,我才山海七重,對方是日月!」

地十八惱怒!

黃九插話道:「玄九,地十八也是為了任務,為了大夏府分部更強大,更有知名度,沒必要誰都懷疑。」

蘇宇淡漠道:「我其實喜歡獨行,說實話,和你們一起做任務,我還得防著你們反水!很麻煩!信任,也需要時間建立,現在,我對你們並無任何信任,我還擔心,你們當中是否有人族!」

說罷,他看向彩一道:「大人,我能否查看我麾下幾位白面的資料?」

「這個不行!」

彩一拒絕道:「這個,只有他們的直屬長老才能查看,既然他們的直屬長老,這一次沒有說出什麼,沒有拒絕派遣,我覺得問題不大!」

「希望如此!」

蘇宇賊喊捉賊,反正先打個預防針再說,任務,十有八九要失敗,也許還會死人。

他可不想背黑鍋!

我玄九,早就說了,這任務不好接,不能接,你們非要接,這下失敗了,那也是你們廢物,你們無能。

蘇宇又道:「既然如此,那我聽令!大人一人其實就可以拿下那位,也無需我們幫忙,我們能做的就是幫著收尾。」

「不,你們的任務很艱巨!」

彩一直接道:「我不會一開始就出現,對方一旦察覺到危機,很快會跑,或者聯繫其他強者,你們需要糾纏他們一陣,我才會出現,我先期會遠離!」

「……」

安靜了。

蘇宇有些惱怒道:「大人,你讓我們幾位,纏住一位無敵後裔,還是日月境?」

「玄九,你有這個實力,要知道,龍武衛暗衛統領,也是強者,並非弱者,你既然能擋住對方,也能纏住元慶東片刻!」

蘇宇深吸一口氣,半晌才道:「這是大人的命令?還是……建議?」

「建議!」

彩一很快道:「你是古城居民,這一次任務完成的話,你可以額外獲得100點獵天點,兌換一些天元氣,解決一些死氣影響。」

100點,10份天元氣,不算少了。

蘇宇陷入了沉思中,他上次做了那麼多業績,也就拿到了80點獎勵。

當然,現在在人境,獎勵都是之前的10倍。

蘇宇又道:「那這次任務完成,我除了這些,還需要吳月華提供的東西價值的十分之一,最少這麼多,我才會接下任務!」

「可以!」

暗殺任務,執行者本就可以拿到一半獎勵,獵天閣抽取一半。

當然,這次主要執行者不是蘇宇,是彩一,蘇宇拿十分之一,已經算不少了。

很快,彩一又道:「你們幾位,都可以拿十分之一,我拿一半,剩下的10%,會作為公用資金,直接被大夏府分部掌控,可以隨你們用!」

這個條件很優厚了,這一次,獵天閣直接不抽成。

幾位白面對視一眼,紛紛點頭。

這個任務可以接!

他們要做的,就是糾纏一陣,而玄九,能對抗日月,至於玄九是不是日月,大家看不透,這個不重要,他能對抗就行。

有日月五重的彩一在,殺元慶東沒問題。

任務接下了,蘇宇也不管別的,很快,看向那老人道:「以日月的多疑,哪怕對方來了,也一定會來找你,絕不會貿貿然地就去找我們,甚至可能會派人傳喚你,一旦傳喚,你可能就會暴露!」

老人微微變色。

彩一沒吭聲,他好像沒意識到這點。

蘇宇繼續道:「還有,這裡是半山腰,視野開闊,我玄九再蠢,也不會在此地露出馬腳!」

彩一繼續沉默,這好像是在罵他。

蘇宇淡淡道:「你告訴我,附近還有沒有更深一些的村莊,村中,有沒有愛貪便宜,人緣又不好的傢伙!對外面的一些信息,也有一些掌握,而村莊附近,最好有適合隱藏的地點……」

老人一臉欽佩道:「大人高明,有,不過具體的情況,屬下還需要一點時間去打探,大人給屬下一些時間,屬下很快給大人確切答案!」

蘇宇微微點頭,「玄十七,你跟著他一起,注意安全,迅速回報!」

「是!」

玄十七也佩服,話說回來,彩一之前的說法,他們也沒覺得有什麼問題。

現在一想……漏洞挺多的。

很容易暴露的!

對方若是召見轉達消息的老人怎麼辦?

還有,這村莊的確不夠隱秘,不夠深入,太隱秘的話,在這安插探子沒啥用,探聽不到什麼玩意。

……

而此刻,彩一則是迅速在面具中彙報這一切,將眾人所有的對話,全部彙報傳遞了回去。

很快,得到了執法長老的回復。

「多關注一下玄九,考慮周全,能增加大家活命的機會,再看看他的實力,另外,一旦遇到危險,優先保護玄九離開!」

「是!」

彩一很快回復一句,繼續記錄大家的一言一行。

這也是執法者需要做的,至於蘇宇指出他一些舉動中的漏洞,他也不在意,他又不是專門負責這些的,對一些具體業務不太清楚也正常。

暗殺,這東西還是南北二樓的拿手,玄部負責做買賣的,而他是負責執法的。

沒多久,老人和玄十七都回來了。

很快,玄十七彙報道:「他出去沒做什麼其他的,就是簡單問了一些事情……」

玄十七彙報了一陣,蘇宇幾人都沒說話。

很快,老人給了大家答案。

山中深處,的確還有村莊存在。

其中,有個村莊的村長,為人小氣,貪財,有個兒子在府軍當職,可以將消息上報上去,而且不會引起太多人注意,對山外的情況也有一些了解。

蘇宇瞭然!

很快,便定下了由這人發現一些蛛絲馬跡,然後轉告給自己兒子,再引來元慶東。

至於能不能引來……這個再說。

蘇宇覺得,可能可以引來,但是,未必是他一人,就元慶東那性格,他會為了抓捕獵天閣的人,孤身犯險?

那也太高估他了!

當然,現在的他,也不管這些,元慶東是死是活,他都不是太在意,查缺補漏,當個能幹的玄九,這才是他的主要任務。

很快,蘇宇也提出了這一點。

「這些無敵後裔,雖然自高自大,但是也貪生怕死!我曾和日月交手過,他未必敢一人來找我,也許會暗中帶著別的日月,或者乾脆通報更強者來找我!」

蘇宇提醒道:「彩一大人還請多思量一二,若是事不可為,我們會迅速撤離,沒必要為了他,搭上4位白面!」

「可以!」

彩一點頭道:「這一次的任務,玄九你來主導,你來安排,我負責殺人就行,其他的,一切聽從玄九安排!」

蘇宇,現在就是個能幹的小能手。

在幾人眼中,那就是謹慎、保命的好搭檔,由他來主導,大家也多了幾分信心。

蘇宇也不客氣,迅速道:「大體上的計劃就是如此,適當做一些調整就行,被那村長發現也不能太刻意,否則,一位白面如此沒有警惕性,太過愚蠢!何況,對方也很難瞞住我,最好對方是通過一些線索,判斷出我在附近,而不是我直接被他發現……」

「另外,最好有人能為我們提供一些大夏府其他日月的情報,包括行蹤……」

蘇宇又吩咐了一陣,囑咐了幾句,很快道:「還有最後一點,現在起,幾位最好一直跟著我一起,希望不會有人對外傳音!」

「聽玄九的!」

彩一發話,其他幾人也沒意見。

蘇宇暗暗撇嘴,真想賣了你們,算了,不值錢,就一個日月五重,三個山海,賣不上高價,賣了你們也不划算。

要是現在來幾位長老,自己也許真就給賣了!

……

計劃,很快開始進行。

某個小山村中,一位胖嘟嘟的村長,無意中感受到了一些元氣的波動,好像是強者修鍊產生的。

當然,一開始某位村長沒在意。

可沒多久,他自家打的山泉水中,也夾雜著一些元氣,很微弱,一般人也感受不到,這位「見多識廣」的胖村長,瞬間意識到了什麼。

大山深處的泉水源頭,也許有強者在修鍊,所以加深了一些泉水的元氣濃度。

這山,元氣並不豐厚。

正常情況下,不會有人來修鍊的,還是強者。

一下子,這胖村長意識到了問題,大夏府的居民,哪怕是山民,也有幾分危機意識的,這躲在山中修鍊的,不是萬族教的,就是最近鬧的沸沸揚揚的獵天閣的!

反正十有八九,不是好人就對了。

好人,誰會躲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修鍊。

就算猜錯了,也不犯法,大夏府鼓勵大家舉報萬族教眾的位置和地點,都是有獎勵的,舉報錯了,大不了誤會一場,舉報對了,功勛獎勵可不少。

於是,這村長壓根就沒去深山探查,直接出了村子,去找自己那府軍中的兒子報信!

……

深山中。

黃九很快歸來,驚嘆道:「玄九,絕了!你怎麼知道他會直接去找他兒子舉報你的?」

廢話,因為老子是大夏府的人!

太了解這些大爺大媽的習慣了!

發現異常,感覺能打贏的,一定會帶人來干你,殺了萬族教眾是有獎勵的,大家都願意殺,所以說大夏府都是殺胚。

感覺打不贏的,當然要找能打贏的來打。

所以人家找兒子去了,一點不稀奇好不好。

當然,這話不能這麼說,蘇宇淡漠道:「那是因為你們對人境不了解,多了解一下,偽裝成什麼身份,做好做貼合他們身份的事!」

幾位白面也沒說啥,你說了算。

……

而北風城中。

很快,府軍這邊收到了消息,最近,大夏府都在抓捕玄九,稍有風吹草動,很快,便驚動了府軍強者。

沒多久,一位凌雲境強者,親自趕往小村莊探查。

沒大意靠近,這位也在小村莊中駐紮了一晚,感受了一下那微不可感的元氣波動,又嘗了嘗泉水,半晌,得出了結論,對方的元氣質量很高。

也許……是山海境大能!

山海境強者,隱藏在這附近,一下子,對方就想到了玄九,很快,這位凌雲撤離,也沒去探查,將消息繼續上報了上去。

疑似山海強者,出現在附近。

……

一來二去的,不到一天,在北風城磨洋工的元慶東,便收到了情報。

聽到彙報,元慶東有些無語道:「人都沒看到,你們就來跟我彙報,可能是玄九?就靠一點點元氣波動?也許是山中妖物修鍊,也許是元氣自然波動,你們自己不去查,一下子就來找我?」

彙報的那位府軍將領低沉道:「元府長,不怕一萬就怕萬一,一旦真是玄九,我們貿然去靠近,那就打草驚蛇了!哪怕不是,府長去探查一番,也費不了多長時間!在大夏府,遇到這種事,是一定要報以最高警惕之心的,不能讓敵人走脫!」

元慶東心中暗罵!

屁大點事,也要跟自己彙報。

人都沒看到,就靠一個村民彙報了一下元氣波動有點問題,居然就到了自己這位日月面前,你當我這日月是跑腿的嗎?

無語!

鬱悶!

狗屁的大夏府!

他壓根不想去找人,給自己找麻煩幹嘛。

可是,被這將領盯著,他也很無語,半晌才道:「那不如你們先去探查一番,若是真有問題……」

「大人,若是對方真是玄九,除了大人,沒人是他對手,給他送人頭不說,對方一旦被發現行蹤,再次遁逃,那我們就無法追蹤到他了!」

元慶東有些惱怒道:「那不能一點小事,就讓我去查看吧?日月要是每次都為了一點小事就出動,那……」

「大人,這是戰時,不是平時!玄九殺我大夏府山海統領,他必須要死,還請大人不要貽誤軍機!」

艹!

元慶東心中怒罵,你一個山海,也來威脅我。

有些鬱悶,元慶東冷冷道:「那好,我會抽時間去看看的。」

「還請大人儘快!另外,也請大人小心,那玄九能和日月交手逃脫,戰力極強,大人若是真發現了對方,可以給龍武衛傳訊,邀龍武衛強者參與圍殺!」

元慶東暗哼,廢話,真遇到了,我當然不會拼了命地去殺人,我又不是大夏府的!

龍武衛能去殺,那最好。

不去,他也只是磨洋工,做個樣子就行。

……

被府軍將領催促之下,元慶東無奈,還是動身了。

當然,他也很警惕。

先是去了府軍,查問了一下胖村長,又問詢了一陣之前去探查的那位凌雲境,還服用了一些帶回來的山泉水,的確有一絲絲微弱的元氣存在,現在都快溢散了。

很微弱,說實話,元慶東沒察覺有啥不妥的。

水裡有點元氣咋了?

少見多怪!

話說回來,難道水裡不帶元氣?

是的,元慶東不知道。

他在哪,遇到的水,那都是帶元氣的,他不是沒有野外生存經驗,諸天戰場也去過,關鍵是,諸天戰場的水,那也是帶元氣的。

唯有真正的底層才能明白,水,其實是不帶元氣的,很少很少,除非在元氣豐厚的地方。

真正的荒野,尤其是人境荒野,元氣是很微弱的。

這一點,生活在求索境,出入大府,出入秘境,去過諸天戰場,去過三大海域的元慶東並不是太了解,他去的地方,都是有元氣的。

歷練也好,修鍊也好,沒元氣的地方,去那幹嘛!

哪怕在荒野殺戮妖族,那也是有元氣的地方才有妖族。

帶著一些不以為然,以及一些警惕,他還是去了。

……

大山之外。

元慶東收斂了氣息,沒急著入山,在山外徘徊了一陣,微微感應了一番。

很快,取出了一枚玉符,將玉符拋入空中。

探查了一陣,微微皺眉。

元氣的確有些混雜,這是有人修鍊吞吐過後的情況。

「還真在這?」

元慶東皺眉,暗罵一聲,倒霉!

怎麼就被我遇到了?

「玄九……能戰日月的存在,境界不明,也許也是日月境!」

雖然動手沒有日月的標誌,比如日月懸挂,可不代表對方不是日月。

元慶東陷入了沉思中,要進去探查嗎?

不去的話,大夏府不會找茬吧?

想到這,元慶東眼神閃爍,很快,取出了傳音符,傳訊道:「玄九極其可能隱藏在此地,需要強者增援!」

沒多久,有訊息傳來:「就地等候,紀鴻署長很快會趕到!」

元慶東大鬆一口氣!

那就好,紀鴻雖然突破日月好像也不久,可紀鴻好像到了日月二重了,有紀鴻在,自己倒是不用太擔心。

有日月跟著,兩位日月,那倒是安全大增了。

……

元慶東在外面守著,並未進來。

大山中,幾位白面也在山洞中等待著。

蘇宇百無聊賴,開始傳通道:「彩一大人,若是元慶東來了,還希望大人迅速趕到!」

「當然!」

彩一回復了一句。

很快,也在大山外的彩一,收到了一條訊息,來自兩閣的情報。

「大人,大夏府好像有異動,育強署署長紀鴻,剛剛突然離開了育強署……」

「紀鴻?」

彩一微微皺眉,難道被玄九料到了,這元慶東真的貪生怕死,讓人來援了?

若是如此,真夠無語的。

你一個日月,還是無敵後裔,膽子這麼小的嗎?

「紀鴻,可能進入了日月二重……加上一個元慶東……倒是不懼!」

當然,當成誘餌的玄九他們,危險度就大增了。

彩一想了想,並未改變計劃,也沒提醒。

若是能順勢把紀鴻也給解決了……最近有人給獵天閣下了個大單,不是分部,而是直接從總部下了個大單,殺了紀鴻,好像有一筆豐厚無比的獎勵!

彩一迅速查看了一陣資料,很快,查到了關於紀鴻的資料。

「百滴玄黃液!」

彩一心中微動,獎勵居然這麼多,之前他還沒在意,這單子,也剛下沒多久,是從總部那邊傳來的。

這紀鴻……招惹哪路對頭了?

那得殺啊!

他一個日月五重,殺一個日月二重,難度不大吧?

不過,還是要小心一點,很快,他傳訊道:「黑一,來幫我一把,沒事就算了,有事的話,出手一次,我欠你個人情!」

過了一陣,黑一回復,「在哪?」

「大夏府北風城附近,小心一些!」

「行,彩一,是有大魚上鉤了?」

「回頭告訴你!」

「好!」

……

蘇宇不知道,此刻,雙方都在召集強者趕來,小小的一處無名山,除去他們幾位,很快,便會有4位日月匯聚在此地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修心閣,萬天聖笑了笑,還是蘇宇好用。

紀鴻趕過去了,獵天閣,也許會出動更多的人手,焦點,還是回到大夏府吧,在別的地方待著有啥意思,得把獵天閣的強者也給吸引過來!

「若是來個幾十位日月,那就好玩了!」

「以這些傢伙的大戰隕落為開端好了!」

萬天聖念叨了一陣,至於蘇宇……死不了,壞人長命,那傢伙哪有那麼容易死。

萬天聖再次唱起了小曲!

他正嫌大夏府不夠熱鬧呢,這次之後,來一些求索境的日月,再來一些獵天閣的,再引來一些其他勢力的,最好,大夏府日月破百!

五十年不怎麼動手了,你讓我殺幾個小雜魚,那也白瞎我蟄伏這麼久了!

「紀鴻……」

再次念叨了一下,萬天聖笑了笑,紀鴻這傢伙,希望這次漲漲記性,不是誰都能查的。

百滴日月玄黃液的懸賞,夠你喝一壺的了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50章 看熱鬧不嫌事大(萬更求訂閱)

46.23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