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8章 南元遺迹(求訂閱)

第458章 南元遺迹(求訂閱)

蘇宇沒管那麼多,到了這地步,大家賭命,自己砸點錢,沒啥。

萬天聖也開始準備搭建新的空間,製造新的遺迹。

蘇宇看他輕鬆撕裂空間,在修心閣中搭建,也是震撼,這得多強?

「府長,你去過真的遺迹嗎?」

蘇宇一邊忙著吸收天地玄光,一邊不斷給人下派任務,他最近還是挺忙的,萬族教這邊,也在不斷詢問他事情,他懶得回答。

「去過。」

萬天聖淡淡道:「沒什麼意思,就是一些破爛罷了。」

「無敵遺迹?」

「算是吧。」

「那您怎麼沒證道」

「年輕的時候,夢想太大。」

萬天聖淡淡道:「也沒興趣在遺迹中證道,我和葉霸天,把那處無敵遺迹瓜分了,一人分了點好處。」

「承載物?」

「有,分了,一人分了一個。」

蘇宇點頭,又道:「人境、小界、諸天戰場證道,到底有啥區別?」

「實力的區別,生存力的區別。」

萬天聖淡笑道:「小界最弱,這個不用說,諸天戰場證道最強,人境次之。另外,前途不同。諸天戰場證道,有望問鼎半皇之境,魔族和仙族幾族半皇,都是在諸天戰場證道的。」

「不對啊,之前諸天戰場不是沒開嗎?」

「他們開了。」

「那也才千年左右,他們千年前才證道的?」

「不是,機緣巧合之下,這些傢伙早就進入了諸天戰場。」

蘇宇瞭然,又道:「那無敵有小境界的劃分嗎?」

「有。」

萬天聖淡笑道:「不算小境界,到了無敵,或者說永恆這個地步,主要看對時光的掌控度,意志海的廣袤度,肉身的強悍度……總體來說,沒有什麼特別的境界劃分,但是單純從實力上來劃分,是有區別的。」

「怎麼劃分的?」

「你知道這些沒用。」

「那好歹我也要知道一下,我覺得我距離無敵不遠!」

「……」

好大的口氣!

萬天聖想了想,笑道:「那簡單說說吧,真要區分,無敵分幾個檔次,第一檔,現如今的那些半皇強者,第二檔,大秦王這個檔次,第三檔,大夏王他們的檔次,第四檔,拉德魔王他們的檔次,第五檔,正常諸天證道的檔次,第六檔,小界剛證道的檔次。」

蘇宇咋舌道:「實力差距這麼大?」

「不算太大。」

萬天聖解釋道:「其實看發揮,看手段,大秦王我說是第二檔,可他不一定就真的不敵那些半皇,所謂半皇,只是說,被一族公同認可,成為領袖!人族有些特殊,因為當時證道的時間太過於相近,又一直在戰爭,大秦王之後坐鎮東裂谷,沒時間去收服人族,也沒這個精力,大家證道時間差不多相同,所以他沒成為人族的半皇,明白了嗎?」

蘇宇嘆息,「大秦王真要成半皇了,人族也不這樣了。」

「沒你想象的那麼嚴重。」

萬天聖淡漠道:「只是如今,有些弊端罷了,所以需要撥亂反正!」

「府長願當這撥亂反正之人?」

萬天聖笑了,「沒有那想法,只是趕上了,何況……算了,你不懂,過段時間,我若是還活著,記得跟我拉開距離。」

蘇宇沉吟片刻道:「府長的意思是……過段時間,若是計劃成功了,府長可能也會被人排斥?」

「呵!」

萬天聖笑了一聲,也不理會他,轉移話題道:「你那盒子,我幫你打開?」

「我自己來!」

蘇宇也沒再問什麼,他覺得,萬天聖的目標可能不止是殺了背叛無敵那麼簡單,當然,有些事心裡想想,他不想多說啥。

這一次,大夏府聚集這麼多人,可不止個別兩個,太多了。

這些人,結果如何?

要知道,來的可是有很多無敵後裔的。

蘇宇不敢深入去想。

怕麻煩!

到了萬天聖這地步,也不需要蘇宇說什麼。

兩人,一個開始打造新遺迹,一個開始默默修鍊,順便開啟一下寶盒。

時不時地,萬天聖也會開口說幾句。

「這裡,稍微用死氣腐蝕一下。」

「這裡,弄點天元氣……」

「遺迹是沒有土的,都是用上古一些特殊石材鍛造……」

「弄完了之後,用時光長河沖刷一下,你當初若是將那神族屍體,用時光長河沖刷個幾次,大概沒人能辨別出真假來。」

「……」

看樣子,老萬也是造假強者,就是受到了口袋的限制。

沒錢!

巧婦難為無米之炊,沒錢,他再怎麼會造假,寶物沒有,都是空的。

如今,蘇宇提供寶物,老萬再來造假,倒是給蘇宇增加了不少經驗。

……

這倆在造假中。

而外面,此刻,愈加混亂了!

天才們開始入境了!

還有一些護道者,或者說是爭奪遺迹的主力,紛紛入境。

諸天府。

數千萬軍士,煞氣沸騰,虎視眈眈。

而通道中,一位位天才走出,有人帶笑,有人帶著一些新奇。

人境?

這就是人境!

有人試驗了一下,動了動手腳,笑道:「人境,果然沒有壓制之力!」

「感覺比諸天戰場還能放得開!」

「空間也很穩固!」

「就是元氣少了點!」

「是啊,元氣太少了,人境……有意思,這地方,按照上古傳說,也許是諸天萬界的起始點,朝拜的聖地!」

有人說了一句,有人反駁道:「誰說人境是朝拜聖地?那可未必,也許只是當年我們的附屬地!」

一位位天才出現,有人辯駁,有人無視。

很快,這些聲音都消失了。

七八位強者出現了。

紫發的摩多那,銀色長發的戰無雙,仙風道骨的玄無極,陰森森的冥月,幽冷無比的咒魂……

當這些人,走出通道,四周安靜了。

外圍,一位位人族日月,蠢蠢欲動!

這是諸天的天才,獵天榜的頂級天才,殺了他們,萬族也得吐血。

可是,這些人都有強者護道。

這一次,天才來了上百位,而護道者,也有上百位,幾乎清一色的日月境,這一刻,真的是日月滿地,萬族也是下了血本了。

而此刻,有血紅色長發的天才強者,哈哈笑道:「人族的天才呢?出來幾個玩玩!」

「戰塔!」

有人淡淡道:「血火魔族,別再給我們魔族找麻煩!」

那青年嗤之以鼻,冷笑道:「少來指使我!我血火魔族,可不是你們的附庸!摩多那,你說是吧?」

前方,摩多那並未理會他。

戰塔也不在意,笑哈哈道:「秦放呢?黃騰呢?要不出來玩玩!」

「囂張!」

「猖狂!」

有人族強者心中怒罵,上千萬軍士,煞氣沸騰,天空都變了顏色。

這戰塔卻是一臉無所謂,殺氣而已,誰沒見過一樣?

他是山海,山海五重。

很強!

當然,沒上天榜,而是地榜強者。

就在此刻,有宏大聲傳來,「萬族生靈,不得惹是生非,不得屠戮人族民眾,不得在主城交手,違背者,殺無赦!」

「人族,百歲之上強者,不得和萬族天才摩擦……可以擊殺護道者!」

「……」

前半句,一些人族大怒,後半句,忽然殺氣騰騰起來!

聽懂了!

咱們人族也要面子,對等作戰,天才的話,不用管他們,可那些護道者,可以殺!

這一刻,當初蘇宇見到的那位持斧的日月大漢,吳姓大漢,戰神殿三十萬力士的頭,走了出來,冷笑道:「小孩子過家家,不陪他們玩,血火魔族不是喜歡廝殺嗎?來一個,給我劈死玩玩!」

他一出面,不少人族強者都冷笑起來。

血火魔族那邊,戰塔身邊,一尊粗獷大漢,看了一眼,呵呵笑道:「吳寂,你都日月九重了,要跟我交手?那多沒意思,古山大人來了,不如你和他玩玩?」

人群中,一尊個頭較大的大漢,側頭看了一眼這傢伙,意外道:「喲,血火魔族還學會這套了?有長進!我就算了,太古巨人族就是來看個熱鬧,我要戰,也得秦鎮那個級別,打死了吳寂,不太合適。」

古山,太古巨人族,證道榜上的強者。

這一次,證道榜上來的不止他一位,他也是為護道而來,護送的是巨人族的一位天才。

見吳寂好像要發飆,古山哈哈笑道:「吳寂,我實話說話,我耿直,你要打,打死血火魔族的傢伙就行,不過……始魔族也有強者來了,咱們剛來,見血不好!」

說罷,又哈哈笑道:「不用理會這些小輩,在這猖狂一下罷了,在諸天戰場,還是你人族蘇宇厲害嘛,打的一個個跟孫子似的,現在蘇宇回不來,他們才叫囂幾句,別太較真!」

吳寂瞥了他一眼,哼了一聲,鄙夷地看了一眼那血火魔族強者,冷笑道:「算你識相!血火魔族,我殺的最多的就是你這一族!」

血火魔族那強者也不在意,隨意道:「隨便殺,我族強者多!」

就是這麼乾脆!

我族不缺強者!

除了無敵比始魔族少,其他強者,未必比他們少。

都是打出來的!

不廝殺,哪來的那麼多強者,當然,廝殺了也未必有,但是廝殺了,搶劫了,干贏了,我們就回家了,爛攤子是整個魔族的,始魔族得買單了。

拿血火魔族當先鋒,也得出力,這些年血火魔族別看死的多,賺的也多,打完了,屁股一拍,人沒死就行,回家,修鍊,始魔族得出去平事。

正說著,通道中,再次出現一位位青年男女。

也有一些強者護道。

看到他們,人族這邊,不少人眼神複雜,底層的不太清楚什麼情況,高層的日月,現在幾乎都知道了情況。

這些青年男女,有人低調的嚇人,有人高傲的嚇人,也有的警惕無比,環顧四周,探查情況。

人境,很多傢伙也是第一次來。

場面安靜了下來。

先來的萬族天才們,有的笑了,有的沒太在意,有的看向摩多那他們,而摩多那幾人,壓根沒看後面那群人。

摩多那踏空一步,朝前走去,輕聲道:「去南元看看吧,蘇宇的家鄉,不知道有沒有第二個蘇宇。」

他只對蘇宇有點興趣,其他的……沒什麼興趣。

而此刻,那群青年男女中,有人傳音道:「試探一下他們,這些傢伙,大概就是獵天榜上的那些天才,府主讓我們試試……」

「小心一點,別大意了,獵天榜天才,都是強者!」

「我們都是多神文系,也是同階無敵,試試就是……」

一群人,有人暗中傳音,有人不動聲色。

沒有一上來就急吼吼地展示一下自己的實力,這些人,有的已經在小界當上了一方霸主,也曾廝殺無數,沒有想象中的魯莽。

哪怕高傲的幾人,也是不動聲色,我就高傲怎麼了,但是我不找茬,高傲,有時候也是一種保護,讓人忌憚你。

就在此刻,這群青年男女中,有幾人往外飛了一截,引得萬族天才們紛紛側目。

其中,一位短髮男子,齜牙笑了笑,忽然,變色道:「大膽,你敢摸我!」

話落,暴喝道:「布陣,殺敵!」

一瞬間,和他一起的三人,瞬間浮現十多枚神文,直接將一位魔族天才禁錮,那短髮男子手中呈現一柄劍,一劍殺出!

禁錮神文,還不止一枚,而是十多枚。

而那被禁錮的魔族天才,瘋狂咆哮一聲,氣血沖霄,轟隆一聲,一枚枚神文被衝擊的炸飛。

噗嗤一聲!

短髮男子一劍刺入對方腦門,腦袋上血液流淌,卻是讓魔族天才愈發猙獰。

「找死!」

轟!

一拳砸出,短髮男子臉色微變,二話不說,拖拽著其他三人,瞬間進入一個神文組成的罩子中,一眨眼,這個罩子遁入虛空,消失不見。

一切發生的太快!

那魔族天才發狂,臉上全是血液,咆哮道:「你們找死!」

後方的青年男女們,默默盤算著,沒理他的咆哮。

有人輕笑道:「和我們無關,我們不認識他們,你找他去!大家散了,回各自大府去!」

說話間,一行人紛紛傳音。

「魔族天才,凌雲九重,玄榜排名17位,居然就這麼難纏了!」

「剛剛那是大商府的商明吧?四人聯手,禁錮他,居然被他衝破了禁錮,商明也有凌雲九重境實力,居然沒能一劍殺死玄榜天才!」

一群人其實暗暗心驚。

那商明也是天才,多神文系的,和其他三人聯手,瞬間禁錮了魔族,結果居然被對方衝破了禁錮,這就有些可怕。

玄榜這麼強的嗎?

一群人迅速傳音,而那魔族天才,怒不可遏,想要報復,可那幾人跑了,他再看其他人,成群結隊的,總共近百人。

而他這邊,不少人都是一副看熱鬧的表情,也在試探彼此,衡量對方實力,壓根沒人想幫忙。

「摩多那!」

這魔族大吼一聲,「他們突襲我,以多欺少,你也不管嗎?」

都已經走了很遠的摩多那,聞言有些無奈,也不多說,一拳轟出!

轟!

隔著上千米,一拳轟出,元氣炸裂,一個大罩子瞬間浮現,轟隆一身炸開!

商明四人就在其中,這下子,神文炸裂,四人紛紛吐血,臉色慘白的商明,二話不說,又一枚神文浮現,拖著幾人,瞬間消失在原地。

都是凌雲九重!

摩多那也是!

而此刻,卻是四方震動,這就是天榜第一人?

隔著上千米,一拳轟出,那之前戰力不弱的商明幾人,直接被他隔空轟成了重傷,四人都重傷了,神文可能都徹底炸裂了一兩枚。

摩多那並未追殺,也沒興趣,回頭看向那些人,平靜道:「我不是你們的護道者,也不負責保護你們,我有我的事,你們做你們自己的!被人打死了,被人擊殺了,那也是你們的事!今日我在這,所以替你出一次頭,沒有下一次!」

他又看向人族那些人,同樣平靜道:「不要來招惹我,你們不夠看,或者說……唯有殺戮,才會讓你們記住教訓,那我不介意現在殺了你們!」

安靜無比!

摩多那笑了笑,長發飛舞,很快離去,聲音再次傳來:「若是蘇宇願意出城,我倒是願意和他一戰,不出城就算了,吃了幾次虧,我不會再入城了!」

語氣中帶著笑意,蘇宇,倒是能一戰。

不過,在城內就算了,那傢伙不是老實人,會坑殺他的。

還是出城一戰的好!

戰無雙這些人,也是一臉漠然,沒看那些人族強者,也沒看萬族天才,這些人都是驕傲無比的,壓根不屑於和這些人交手。

一瞬間,紛紛離開,消失不見。

無趣!

哪怕這些人族天才中,也有日月存在,他們也覺得無趣。

日月?

又不是沒殺過!

整個諸天府,都安靜了一下。

人族這些天才中,有人自嘲笑道:「好像被無視了,被小看了,這些獵天榜天才,好像沒看上我們。」

這是事實。

哪怕之前商明幾人,一下子給了魔族天才一個教訓,依舊沒能引起注意。

有人平靜道:「好事,看不上就看不上吧!漲漲見識也好!」

小界,哪有這麼多強者。

一尊尊日月,氣息撼天,當然,現在並未大戰,感受還不明顯,一旦交戰,也許是他們從未見過的壯觀。

而就在此刻,有人笑呵呵道:「諸位人族天才,莫要被他們嚇到了,都是故意的而已。」

此刻,一尊有些發黃髮灰的人形生物走出,笑容滿面道:「我是五行族的,和人族是友好種族,我叫浮土靈,大家交個朋友,初來乍到,剛到人境,大家都友善一點,不要打打殺殺……」

一群人默默看著他,浮土靈……好像聽說過。

有人準備接觸一下,還沒來得及接觸,浮土靈身後,一座大山砸來!

「艹!」

浮土靈大罵一聲,「石尊,你幹嘛?」

轟!

大山砸落,一尊石人走出,「早就看你不爽了,到了人境也好,我宰了你!」

轟隆隆!

大戰瞬間爆發,大地震蕩,龜裂,浮土靈瞬間融入大地中,迅速遁逃,而石尊在上空,搬運一座座大山轟擊他,兩人沒一會大戰遠去。

看呆了其他人!

這倆……也好強的樣子。

感覺都能打山海的那種,這倆是地榜的吧?

地榜都這麼強的嗎?

都是凌雲境,同樣都是凌雲,差距太大了,有摩多那這種,有浮土靈這種,也有商明他們這樣的……

一瞬間,這些剛入境的多神文系天才,都有些變色。

他們也不弱,可是,妖孽怎麼可能那麼多。

單雄一人就橫掃了各地的多神文系天才,而單雄,在獵天榜上,之前只是黃榜,最近進入了玄榜而已。

單雄一直橫掃,直到遇到了蘇宇,這才敗了。

換句話說,此地,大部分人是不如單雄的,否則,單雄就是個笑話,能同境界匹敵單雄的都少,和這些地榜、天榜的比,自然差距極大。

偌大的人境,能入天榜的,現在一個都沒,之前也就蘇宇和秦放進入過。

蘇宇退出之後,進入天榜的,也是天淵族的咒魂。

人境,不少大家族培養的天才都沒進入,這些小界出來的,有的雖然強大,可要說比這些妖孽還強,那就高估各大家族了。

一地雞毛!

浮土靈和石尊大戰,消失在諸天府,一下子,也讓不少人有些沮喪,灰心。

人境的那些強者,包括萬族的護道者,都是默默看著,沒人再管。

這一關若是都過不去,那就廢了。

得自己調整!

無數天才,上了諸天戰場,都感受到了無力,同階當中,永遠不缺強者,不缺一拳打死你的強者,若是都絕望,那就沒法修鍊了。

……

等人都走了,那吳寂嘆息一聲道:「不算太失望,但是也沒太驚艷,我還想著,這些小傢伙來,可以讓我看到一些讓人驚艷的妖孽!」

說到這,嘀咕道:「要說驚艷,還得屬蘇宇,那小子,上次來的時候冒充崔浪,老子都沒看清楚,可惜啊,這次回不來了!」

有些遺憾。

一旁,葉鴻雁淡淡道:「不是人人都是蘇宇,也不是人人都是葉霸天,過分妖孽,也沒什麼好下場,如今這摩多那,我看,也未必有好下場!」

摩多那,也很驚艷。

凌雲九重而已,傳聞,這傢伙也許可以戰日月,當然,摩多那好像沒和日月交手過,真假難辨。

這樣的傢伙,已經極其可怕。

一直霸佔著天榜第一,除了被蘇宇擠下去過。

吳寂也不說什麼,看了一眼漸漸遠去的那些天才,咬牙道:「不對這些天才動手,那就殺那些護道者,全都給幹了,萬族也得哭!」

葉鴻雁古怪地看著他,「不對那些天才動手,只是明面上的,暗中,當然要殺!只要能一擊必殺,誰知道誰殺的?難道萬族無敵還在監視你不成?」

無敵的話,你也當真?

那話的意思你不懂?

殺護道者,明面上也沒問題,殺天才……大家隱蔽點,又沒說不給你殺,這是人族的主場。

這些天才也都心知肚明,一個個跑的飛快。

真以為他們會相信人族,不暗中派人殺他們?

想啥呢!

當然,他們也習慣了,在諸天戰場也一樣,各族的天才,誰沒被暗中襲殺過?

不死的才是天才,死了的……都是廢材。

吳寂一震,「也是,那……那這些傢伙,不會襲殺我族天才吧?」

「不好說,盯緊了那些護道者就行,至於天才們之間,隨他們吧。」

葉鴻雁冷淡道:「在諸天戰場,哪怕秦放這些人,除非有無敵日月出手,否則,大秦府也不會管,秦放這些無敵後裔都能過,其他人也一樣!別有點事就找家長!」

同階鬥不過別人,喊家長都丟人。

吳寂欲言又止,還是沒說什麼。

說的簡單,這次來的,都是頂級的天才,人族哪有那麼多同階可以抗衡的。

……

諸天府發生的這一幕,蘇宇沒去管。

隨著時間流逝,萬天聖也漸漸打造好了許多東西,此刻,看向蘇宇道:「盒子打開了嗎?」

「快了!」

蘇宇說著,手中盒子顫動,打開一看,雖然早有猜測,可此刻,蘇宇還是沮喪道:「艹,還真是承載物,我還以為是那背叛無敵留下的什麼東西,或者是天羿教主保留的什麼證據,結果都不是!」

他還是有些期待,不是自己預期中那樣的。

事實證明,他想多了。

蘇宇很沮喪!

盒子中,是一塊玉,他摸了一下,作為地兵師,一點判斷能力還是有的,堅固無比,最少天階,肯定是承載物了!

「……」

萬天聖心好累!

這不是至寶嗎?

為何在你口中,一文不值的樣子。

「這是天闕玉,的確是承載物當中,一種較為常見的寶物。」

萬天聖笑道:「就這一小塊,拿出去,換300到500滴日月玄黃液,馬上成交,你信嗎?」

蘇宇點頭,很快,疑惑道:「天羿教主從哪弄來的這個?」

他一個日月七重,天羿神族難道送這個給他?

那也太大方了!

萬天聖拿起玉塊,查看了一下,摸了摸玉佩,眼中日月輪轉,一些身影不斷浮現。

很快,萬天聖笑道:「和無敵關係不大,可能和星宇府邸有點關係,也許是他運氣好,也許是他培養的一些天才給他弄到手的。」

他看了一下,隱約間看到了星宇府邸的影子。

蘇宇疑惑道:「那他怎麼不帶在身上?」

「笨!」

萬天聖笑道:「這還不明白?他做好了破碎肉身的準備,或者重傷,帶在身上,那很容易丟了這個,所以藏在老巢才是最安全的!去殺夏龍武,哪有那麼簡單,帶在身上,那是亡命徒的選擇,他顯然還想活著。」

蘇宇詫異道:「可我的寶貝,我都喜歡帶在身上。」

所以你是亡命徒!

你是出了門,就不一定想著能回去的那種人,否則,不帶在身上才是安全的選擇,這樣一來,不容易丟,也不容易被搶,肉身破碎了,也有希望逃生,寶物不會丟。

懶得說什麼,萬天聖有些認真道:「你真要破碎了一樣,剩下的塞到假遺迹中?」

蘇宇點頭,此刻,他已經看到了一個空間成型,蘇宇疑惑道:「不用神文的嗎?」

「用承載物,就不需要神文了,免得神文波動被人感應到。」

萬天聖解釋道:「承載物就足夠了,破碎了一樣就行。」

「可這是人境的空間吧?」

「不是,隨便捏造的,很薄弱,所以需要承載物支撐,蘇宇,你確定要把這些都塞進去?」

萬天聖都有些捨不得了!

蘇宇卻是無所謂道:「我現在用不上,贏了的話,還是我的,輸了的話,你們死了,我跑了,就當用這些寶物,給你們陪葬吧!」

「……」

烏鴉嘴!

萬天聖笑了笑,不再說什麼,還是有些道理的。

蘇宇很快又道:「要是沒死,東西也丟了,這些東西,你們得賠我,大夏府這邊和府長你,都要賠我!」

萬天聖笑道:「行!」

「記個賬!」

蘇宇迅速記賬,很快,寫好了條子,所有寶物都寫上了,「府長,給我蓋個章吧!」

「……」

萬天聖無奈,「讓夏家蓋章去!」

找我幹嘛!

「府長,你和夏家都得蓋章!」

「……」

萬天聖無奈至極,我還背上了一筆巨額債務?

沒道理可說!

很快,他也乾脆,低喝一聲,氣息在小範圍爆發,捏的那龍珠不斷龜裂,但是承載物都很強大,哪怕萬天聖,此刻也不得不全力以赴。

下一刻,氣息再強三分!

要知道,這些承載物,都是在打爆了無敵之後留下的,可想而知,堅固度還是有的。

過了一會,轟隆一聲,一股強悍無比的力量爆發,萬天聖不斷操控那些力量,融入空間中,一個巨大的空間,在他掌中成型。

下一刻,一個日月玄黃潭出現,納入了蘇宇剩下的那些日月玄黃液,匯合成水流,塞入潭中。

又過了一會,大量天元氣被塞了進去,還有一些其他珍寶,上古物件。

包括大量的書籍,有些是蘇宇剛剛才弄出來的。

等到最後,那玉佩和鐵塊,也被他放了進去。

萬天聖不斷用時光長河沖刷整個空間,漸漸地,剛剛還嶄新的東西,變的老舊,彷彿經歷了無數歲月。

「你進來看看效果!」

蘇宇一步踏入,進入了一個新的空間。

滄桑,古樸!

一座座巨大無比的屋子,庭院,出現在他眼前。

濃郁的天元氣,地方很大。

蘇宇忽然道:「還差點東西!遺迹,一般都有人住過吧?會不會比武切磋,會不會留下一些用過的痕迹,這些老舊是老舊了,還是差點用過的味道!」

周全!

萬天聖點頭,迅速安排。

蘇宇繼續閑逛,走在這小小的城市中,彷彿真的回到了上古時代,有些滄海桑田之感。

「府長,沒屍體可以嗎?」

「不需要,因為古遺迹,幾乎都沒屍體,可能是當時都氣化了。」

「被人一瞬間全部震碎了?」

「有這個可能。」

蘇宇點頭,繼續走著,過了一會又道:「我沒去過古遺迹,不確定真假……」

「嗯?」

萬天聖一愣,看向他,「你沒去過?」

蘇宇一臉淡定道:「沒去過咋了?」

「……」

萬天聖獃滯,無言,不可能,你不可能沒去過遺迹的!

我他么現在真想回溯一下你的過去!

你怎麼可能沒去過遺迹?

「那……你的那些功法……」

「我天才,自己推導的,可惜沒人信,我只好說我有遺迹了。」

蘇宇鬱悶道:「不對,我都沒說,大家自己說的,說的多了,我不反駁,就成真的了。」

這一刻的萬天聖,就一個念頭。

我不信!

不可能!

你逗我,自學成才,你開竅360個?

自學成才,你鑄身幾十次還沒鑄完?

你忽悠誰呢!

萬天聖皺眉道:「不對勁,你若是真沒得到過遺迹,東南西北四元,南元那真的可能存在遺迹,我一直以為被你拿走了,你不願意公開,也沒在意,可你說不是你……那……南元……可能存在真的遺迹!」

是的,他以為被蘇宇拿走了。

所以,他也沒太在意這些,蘇宇不公開就不公開好了,包括柳文彥、夏龍武他們,其實都以為被蘇宇拿走了,柳文彥很久之前,就說南元有一座遺迹被蘇宇開啟了。

小時候,他就察覺到了蘇宇的異常。

而今日,蘇宇告訴萬天聖,他沒去過遺迹。

這一刻,萬天聖眼神微變,看向蘇宇,難道這小子進去了,自己不知道罷了?

古怪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58章 南元遺迹(求訂閱)

47.04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