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1章 文墓碑(求訂閱)

第461章 文墓碑(求訂閱)

關於獵天閣上層的討論,目前蘇宇還不知曉。

不過,很快蘇宇收到了情報。

這一次收費,代價不能低,而是極高,蘇宇收費1滴日月精血,那是看不起獵天閣,獵天閣就是以心黑而著名,蘇宇自己就罵過很多次。

如此重要的情報,豈能賣這麼點?

加群收費,這可不是蘇宇首創,這是獵天閣的老傳統!

上次,因為此事,惹怒了蘇宇,蘇宇拒絕參與談判,獵天閣為了讓他參加,還給了牛百道200縷天地玄光的。

上次只是看一下談判,獵天閣就敢開價1滴日月精血。

這一次,可比上次信息珍貴多了。

……

很快,蘇宇忠實地履行了獵天閣的命令!

拿到獵天分榜的所有人,都收到了來自獵天閣的信息,遺迹消息公開,只在小範圍內,加入,10滴日月精血,你也可以從其他人那邊得知。

當然,你要是信得過的話,那就沒問題!

沒有什麼情報,比第一手情報更靠譜。

其他人傳播給你,你敢信嗎?

人與人之間的信任……就是這麼消失的。

大家被坑多了,哪敢相信外人。

獵天閣賣情報,還是有可信度的,可信度很高,一般情況下,除非確實不知道,要不然你出的起價,對方就能給你準確的情報。

……

「10滴?」

此刻,南元不少人罵街!

大院中,有人看向元慶東,忍不住道:「這是那玄九賣的情報吧?這傢伙,你上次怎麼不打死他!」

元慶東無語。

滾!

我差點被他打死了!

當然,沒敢說實話,按照元慶東的話說,他是被日月中期的彩一他們突襲了,才重傷的,沒好意思說自己差點被玄九打死了。

元慶東也是剛來,想了想還是道:「價格賣的越高,情報越是重要,準確!」

也是這個理!

獵天閣不可能無緣無故地出這個高價賣情報,肯定是有一些重要的東西,否則,不可能這麼高價。

「那我們買一份就行了!讓一個人加入其中,太貴了!」

這些無敵的二代三代都嫌棄貴,10滴日月精血,那也是真的貴好不好。

相當於幹掉一位日月,剝離他們的精血了。

買個情報而已!

和上次蘇宇一樣,打生打死了半天,騙了萬族,結果賺的未必有獵天閣多,任何時候,信息情報都是最賺錢的買賣。

元慶東倒是沒什麼意見,人不少,他們這一伙人,都是大家族的,都是日月境,花個10滴日月精血,一個人出一滴都夠了。

算下來,也沒多少、

「我沒意見!」

元慶東點頭,想了想又道:「不過就算知道了情報……咱們最好也低調點,別冒頭,最近大夏府強者多,不太平。」

「我們怕什麼?」

有人不以為然,笑道:「慶東,你在大夏府是不是越來越膽小了?這次是受了點傷,不過也沒什麼大礙,你在大夏文明學府那邊混的也不錯,夏家不得給你幾分面子?」

你們想多了!

去你的!

當然,和自己的吹噓有關。

他也沒敢說,或者說不好意思說自己在這混的好慘,是個人就敢懟自己。

一般情況下,他向求索境彙報,都稍微潤色了一些,大家都覺得他混的還行。

在大夏府,也是有幾分面子的。

要不然,這一次紀鴻和胡德浩豈會去救他?

真混的差,還不把他弄死算了?

誤判了!

元慶東也不解釋,自己要是說,拉你們來當保護傘的,大概這些人能弄死自己,他可不會這麼說。

除了元慶東,大夏府其實還有一位來自求索境的日月,鄭家的人。

金宇輝死後,九天學府沒了府長,求索境來了一位新府長,鄭雲鶴,和元慶東一起調任的。

當然,還有一位,調任大明文明學府,人還沒到地方,就被弄回來了。

此刻,鄭雲鶴也在人群中,瞥了一眼元慶東,沒說什麼。

混的很好嗎?

扯淡!

反正他鄭雲鶴混的不好,元慶東和自己差不多,也許更慘。

但是,大家都是要面子的人。

在大夏府混的再慘,也要面子的,不能對其他人說,兩人是心知肚明,都不說什麼。

這些傢伙,沒經歷過毒打,知道個屁。

在大夏府,隨時小心丟了性命。

很危險的好不好!

這一次拉到這麼多人來壯壯聲勢,兩人都是寬心了許多,他們身在大夏府,還是感受到了一些肅殺之意的。

「那就付錢,購買情報,等待獵天閣發布關於遺迹的情報!」

很快,他們一錘定音。

付錢買情報!

至於其他人買不買,他們管不著,這時候,有錢的單獨買,沒錢的搭夥買,反正不買二手情報就對了,二手的,誰知道誰想坑害你。

……

這一幕,發生在整個南元,整個大夏府。

不止如此,這一刻,人境這邊,還給蘇宇開通了一些別的許可權,這種公開發售的情報,可以蔓延到整個人境,都可以買,都可以加入。

……

距離南元不遠的地方。

摩多那遊走在荒野之中,笑了笑,看向遠處,「黃騰,你跟著我做什麼?」

遠處,黃騰持刀傲立,當然,離摩多那有點遠。

聞言笑道:「怕你不認識路,送你一程!」

摩多那不再理他,繼續前行。

走的不快,初次來人境,他更想多走走,多看看。

比起魔界,人境要祥和一些,但是大夏府,也充斥著肅殺之氣。

他走了一陣,忽然道:「這獵天閣玄九,你熟悉嗎?」

「嗯?」

黃騰意外,很快道:「我怎麼會熟悉!此人,大夏府必殺!摩多那,你來人境,這次,我看你是回不去了!」

「是嗎?」

摩多那淡笑道:「不提這個,我對這個玄九倒是有些興趣,他來人境的一些事,我也了解了一些,你覺得是年輕一代,還是老一代?」

「年輕一代,早就上獵天榜了!」

「可我覺得,他不大,老一代,更穩重一些。」

這是摩多那的判斷,他覺得玄九年紀不大,年輕氣盛,否則,沒必要報復夏家,老一代的強者,都要穩妥許多,因為經歷的多。

尤其是在諸天戰場上混到白面的,都經歷過許多。

玄九,感覺更有朝氣,更年輕一些。

黃騰對這個不感興趣,他的任務是盯著摩多那,不是讓他殺人,他殺不了摩多那,不過摩多那這種人,看起來低調,實際上很張揚。

其他人來盯著他,小心他一巴掌拍死。

獵天榜的天才,倒是能聊上幾句。

天才,其實都如此。

你不是一類人,哪怕比他強,他也未必看得上你。

所以,人境這邊,能盯著摩多那的沒幾人,秦放那傢伙,跑去盯著戰無雙了,其他獵天榜上的人族天才,也各有目標,比如吳琦,就去盯著冥月了。

人族在獵天榜上也有一些人,不過數量不多,這一次,連單雄他們都回來了。

平日里大家有些衝突,現在,人境的天才,目標都是這些萬族天才。

摩多那忽然道:「你想知道,這玄九在南元獲得了什麼消息嗎?」』

「什麼意思?」

「聽聽如何?」

「沒錢!」

黃騰說的乾脆,我沒錢。

抱歉,加入不了!

摩多那笑了,「沒事,那我加入,了解一下,待會告訴你,也許……會很有趣,獵天閣很少會收這麼高的信息費,一個消息,10滴日月精血,我想,肯定很重要。」

「摩多那,你話太多了。」

「初來乍到,有些陌生。」

摩多那淡笑道:「對人境不熟,也沒幾個可以聊的,你還算熟悉,所以多說幾句,陌生的環境下,有些忐忑。」

「你會忐忑?」

黃騰意外,笑道:「你居然會忐忑?」

「為何沒有?」

摩多那淡淡道:「再強的強者,再有天賦的天才,進入一個陌生之地,族中無敵無法降臨,忐忑不是必然的嗎?」

「也是!」

黃騰笑了,「我好奇一件事,你到底鑄身了多少次?」

「你覺得呢?」

「起碼40次以上吧!」

黃騰笑道:「對嗎?」

摩多那笑而不語,你覺得多少便是多少。

「你怎麼做到的?」

黃騰好奇道:「鑄身36次之後,再想鑄身,第一,功法不允許。第二,肉身有極限。第三,消耗太過於龐大。你好像不止單純的鑄身37次38次這樣。」

「這個問題,你不應該去問你人族的蘇宇嗎?」

摩多那淡淡道:「他格殺紅蛙族那位日月,好像沒靠其他手段,哪怕後來吞噬了天賦精血,一開始也和對方鬥了個旗鼓相當,蘇宇……恐怕比我不弱,也許更強吧。」

黃騰點頭,想了想道:「也是,不過……蘇宇這傢伙和我不太熟,何況他當初從大夏府逃離,對大夏府也有怨恨,我就算去問他,他也未必會說。」

摩多那不多說什麼,選擇了加入群聊。

片刻后,一道身影浮現。

不是白面,而是無面長老。

摩多那微微一動,開口道:「獵天閣好大的魄力,這次居然讓無面長老來收取費用,不怕被人伏殺了?」

這來收取費用的無面長老,聲音虛幻道:「其他人不放心,摩多那魔君還是可以放心的,除非魔君能殺我,否則,大概不會讓人來伏殺我吧?」

摩多那淡笑道:「也許吧!等我能殺你的時候……希望你還活著。」

「承魔君吉言!」

這長老笑了笑,很快,摩多那支付了費用,無面長老拿到東西,瞬間消失在原地。

摩多那看著對方遠去,輕吸一口氣,「看來,獵天閣的確很重視,長老都親自來收費了!」

以往,這都是地部和玄部的人來做。

白面就算不錯了,這一次倒好,長老親自來了。

這可是日月高重境強者!

黃騰沒理他,好像在和誰溝通,過了一會,虛空震動,一尊強者浮現,黃騰也不廢話,一指某個方向,那強者瞬間消失。

摩多那看了一眼,等人走了,開口道:「大夏府這一次為了追殺獵天閣強者,傾巢而出,值得嗎?」

夏家這一次,真的調集了太多的強者回歸。

駐小界的幾位日月後期,包括駐諸天府的日月後期,全部調集回來了。

另外,還有胡總管,趙將軍,還有府軍將主,還有夏侯爺……

一大群強者,除了鎮魔軍將主還在諸天戰場,剩下的日月後期,幾乎都給調回來了。

現在,這些強者也徘徊在外,追殺獵天閣強者。

整個大夏府府城,現在最強的不是人族,而是坐鎮大夏文明學府的白龍,二代的坐騎,也是破天荒第一次了。

黃騰笑道:「沒什麼不值的,因為府主要證道,夏家一次次被羞辱,這一次,怎麼著也要殺個痛快,獵天閣欺夏家無人,欺大夏府無人,自然要付出代價!」

「那可未必,這個組織,傳承無數年,我魔族魔王曾說過,獵天閣上古便有,也許還有活著的上古無敵,你大夏府……恐怕難以匹敵。」

「走著瞧吧!」

黃騰笑呵呵道:「滅不了他們,也得讓他們知道,殺夏家一人,百倍償還!」

摩多那不欲多說。

拿起分榜,加入了群聊,等待獵天閣公布消息。

……

這一日,一位位無面長老,或者日月白面,四處出現,收取費用。

好像回到了諸天戰場!

當然,比諸天戰場,投入的力量要更強,這邊,大部分都是長老親自去收取費用,有長老甚至和對方發生了衝突,戰鬥也爆發了幾場。

……

獵天閣,大夏府分部。

這地方,蘇宇負責坐鎮。

此刻,一條條消息匯總而來,很快,蘇宇笑道:「看來,有錢人真的不少,現在已經有116位強者或者勢力,選擇了購買!」

1100多的日月精血,比得上蘇宇騙神族的一半資源了。

真有錢!

而這些東西,獵天閣要收取一些成本費用,包括這些收費的長老,都是有薪酬的,而蘇宇,作為消息的提供者,組織者,加上業務是他拓展的,蘇宇可以收取其中的30%作為業務的獎勵。

很多!

白一這幾位白面,此刻都有些羨慕,「玄九,你這次可要發財了!」

蘇宇淡淡道:「發財?我一個將死之人,每天消耗的天元氣都是天文數字,這一次若是不能幫我解脫,再多錢財,有何用?再不賺點,我多年的積蓄都不夠了,總部只報銷七成,剩下的三成,都夠我喝一壺的了!」

白一一想,也是,有些同情。

安慰道:「沒事的,這一次,若是能進入遺迹,徹底斷開死氣通道,到時候執法長老幫你斬斷通道,你就可以解脫了!」

玄九轉換的時候,可能只是山海或者日月死靈負責轉換的。

斬斷通道,難度不大。

蘇宇卻是搖頭道:「沒那麼簡單的,負責轉換我的死靈,斬斷了通道,對方會出現在星宏古城,最好是那時候殺了對方,讓對方沒機會,沒條件將我移交給更上一層的死靈,我才有希望解脫!可如今……蘇宇在城內,誰願意為了我,去斬殺一尊日月死靈?」

蘇宇自嘲道:「其實……我知道很多東西,長老們也只是安慰我罷了!沒關係,斬斷了通道,短時間內,我可以不受死氣影響,那死靈想再建通道,也需要時間,這也給了我時間!」

此話一出,幾位白面都有些同情,不知道該說什麼了。

他們有的了解情況,有的不了解。

可隨著玄九這麼一說,大家都懂了。

斬斷通道還不夠,還得斬殺了那死靈才行。

換成平時,問題不大。

一個日月初期的死靈,派遣一位長老去殺,出現一位日月中期死靈,只要不再擊殺死靈,躲避三日,三日後城池開啟,自然可以順利離開。

可如今……掌控星宏古城的是蘇宇!

這就麻煩大了!

白一想了想安撫道:「其實也不是沒辦法,蘇宇心比較貪,給錢,也許可以解決問題!只要他不為難入城擊殺死靈的長老,那就沒什麼問題。」

蘇宇淡淡道:「再說吧,他胃口可不小,之前他賺了一大筆,未必還會願意收錢,何況……我殺了夏家的人,他畢竟出身大夏府……」

此話一出,白一都沒辦法了。

算了,不安慰了。

蘇宇也不糾結這個,靠在椅子上,淡淡道:「蘇宇……哎!若是有朝一日,我和他一樣,也能成為城主,那便是最大的夢想了,他活不長的,我覺得我倒是能比他活的更長一點,他死了,也許……我也有機會接任呢。」

白一點頭,「他如此亂來,甚至讓石雕出手,出城,定然活不久的!」

蘇宇笑道:「我倒是巴不得他多出手幾次,死的更快點!」

談笑了一陣,其他白面都是默默聆聽。

蘇宇和白一談話,他們哪怕有的到了日月境,也插不上話。

很快,蘇宇精神一震,八長老來消息了。

「玄九,可以公布消息了!」

「諾!」

蘇宇迅速回復了一句。

……

此刻,獵天閣為這些支付了信息費的傢伙,都拉了個群。

人不少!

加上獵天閣的,超過120位了。

這裡,一位幾乎都可以代表一個大勢力,大部分都是有無敵坐鎮的,沒有的話,你也很難支付的起這樣的信息費用。

而這次,蘇宇便是消息公布的主導者。

當然,哪怕作為主導者,因為蘇宇地位還不夠高,一些信息需要對他保密,所以蘇宇其實也不知道,到底有多少人,來自什麼勢力。

當然,他知道一些,他自己發展的那些人,他幾乎都知道。

新的頻道,很安靜。

沒人發話,一潭死水,但是蘇宇知道,大家都在默默看著。

「我是玄九!」

這是第一句話。

「有沒有強者,去南元探查情報,若是自己也知道了一些消息,可以說出來,和我所說的,做一個對比,免得諸位覺得獵天閣亂收費!」

「這一次,為了探查消息,我也是冒了極大的風險的,諸位若是覺得不可信,可以找一位日月境古城居民,以死氣方式探查,也許可以探查到一些東西!」

「或者,找一位準無敵,甚至無敵,寸寸探查,我覺得,也有希望能探查清楚。」

有人發話了,「玄九,少廢話,我們花錢是來聽情報的,既然花錢了,自然選擇相信獵天閣,消息真假,我們自然會自己去判斷!」

也沒說不去再次驗證,先聽聽獵天閣的情報再說。

「那好,我先說,諸位若是有什麼不解的,可以提問,在這個情報範圍內的,我都會免費回答,其他情報,可以私聊收費再回復諸位!」

「我簡單說一下,第一,南元遺迹是真!」

此話一出,安靜了一會,沒人質疑,也許都憋著,等他說完。

「第二,此遺迹,應該是文明師遺迹,而非戰者遺迹!」

此話一出,迅速有人道:「有何證明?」

「稍安勿躁,聽我說完!」

「第三,這遺迹,我命名為文明遺迹!」

迅速有人道:「你進去過?」

「沒有,通過一些手段,隔空探查了一些情況,我若是真進去,大家都應該知道,因為我不知道具體如何進去,想進入……恐怕動靜不小,這也是我接下來要說的一點,這遺迹,一旦開啟,大概無法私密進入,也許會爆發極大的動靜!」

有人暗罵一聲!

那就麻煩了!

「那蘇宇,為何可以私密進入?」

「你去問蘇宇,這個我無法回答你,也許是運氣,也許是他掌握了進入的辦法!」

蘇宇暗暗鄙夷,廢話,因為我自己造的。

當然,這些人以為這個遺迹,是自己掌握的那個遺迹……話說回來,我他么又沒掌握遺迹!

「第四,這遺迹等級,大概率是無敵遺迹,因為其中有承載物,這不是我的判斷,是我閣中強者給的判斷,因為我看到的,只是兩樣有靈性的寶物……」

此話一出,也就不是現場開會,否則,喘息聲都能聽到了。

……

這一刻。

大明府中,朱天道眨眼,真的假的?

遺迹不是假的嗎?

蘇宇這小子,居然敢忽悠人,這要是遺迹暴露,不得馬上被人發現問題?

這小子……話說回來,不會是真的吧?

……

同樣的。

大夏府。

夏侯爺和夏虎尤對視一眼,夏侯爺古怪道:「承載物?這傢伙真敢說啊,這要是大家一看到遺迹,啥也沒有,一下子就暴露了!」

夏虎尤遲疑道:「他說咱們的遺迹不行,會不會……拿出了他自己的,以真遺迹代替了我們的假遺迹?你看他說的,跟真的似的!」

夏侯爺也不確定,這個不好說啊。

……

這一刻,人族也好,萬族也好,都在消化這些信息。

「第五,此地,有天元果樹,可以當成一處天元聖地!」

「第六,也是最關鍵的一點,獵天閣原本不想對外出售此消息,若是單獨只有前五條,這信息只值1滴日月精血,最後一條,價值9滴!」

此話一出,所有人全神貫注。

前面五條,就讓他們覺得,錢花的不冤枉了。

結果,居然只有最後一條信息的九分之一價值?

蘇宇又道:「這條消息,我覺得文明師可能會更重視,若是大夏府偷偷在看,也許……你府可以讓多神文系的洪譚他們來走一遭……哈哈哈,這算是免費奉送的消息,希望能和大夏府和平共處!」

此話一出,所有人更上心了。

有人急不可耐道:「玄九,莫要賣關子,快說!」

「文墓!其中有文墓碑!」

「……」

茫然。

大部分人是茫然的。

而這一刻,卻是有強者發話道:「此話當真?」

「當真!」

「玄九,你若是敢說謊,我冥族和你獵天閣不死不休!」

「不敢,原來是冥族大能,我保證,消息為真!」

冥族,古族之一。

這一刻,人境中,一位冥族強者,臉色變幻!

他不在乎暴露身份。

文墓碑!

這地方有文墓碑!

很快,他直接丟下了冥月,傳音道:「你小心一些,短時間內不要招惹強者,我去彙報冥王大人!」

「長老,可以通過獵天閣轉達,他們也可以聯繫到諸天戰場!」

那冥族強者一愣,也是啊。

都差點忘了!

主要是消息太重要了。

冥月好奇道:「長老,文墓碑是什麼?」

「不知道。」

「啊?」

冥月無語,不知道,你激動個什麼。

冥族強者低沉道:「但是在一次聚會中,數百年前,冥皇大人曾說過一句,可惜……找不到文墓碑了,找到了,也許可以讓他更進一步!」

此話一出,冥月臉色大變!

冥皇?

冥族的第一強者,古老強者,古族之所以稱之為古族,就是因為上古到現在,傳承幾乎沒斷過,當然,有些東西還是失去了傳承。

冥皇也許不是上古無敵,但是,冥皇存在的時間極長。

「長老,這……」

「不要多問,知道文墓碑的,也許還有一些種族,這一次……麻煩了!」

這冥族強者皺眉,「也許這一次,不單單是天才之爭了,你小心一些,我懷疑,最後可能有無敵三世身或者分身親自降臨!」

「明白了!」

「……」

這一刻,討論的不止他們,一些古族強者,也在迅速議論。

其他人儘管不清楚情況,但是看到多位古族強者,親自詢問真假,語氣很震驚的樣子,都知道,這文墓碑不簡單。

不明覺厲!

雖然有些人根本不懂,覺得這最後一條消息,價值9滴日月精血,有些過分了,但是,此刻又覺得很值,我們好像知道了什麼大秘密!

文墓碑!

這一刻,這個名詞烙印在了所有人心中。

……

獵天閣大夏府分部。

蘇宇繼續道:「這個消息,我想,懂的人都知道價值有多高!不懂的人也沒關係,只需要知道,這東西,價值連城,若是獲得了,找大族換個三五塊承載物,問題不大,這就足夠了!」

「或者直接賣給我獵天閣,我獵天閣,願以三塊承載物收購!」

此話一出,那些不懂的人,瞬間懂了!

卧槽!

這麼珍貴?

而此刻,也有其他強者發話,「我神族,若是沒能得到,也願出高價收購,絕對要超過三塊承載物價格!」

「魔族會拿到的,拿不到,也希望拿到的,可以賣給我魔族!」

「……」

一下子,潛水的不再潛水了。

以防萬一!

若是拿不到怎麼辦?

那自然是要收購了!

文墓碑!

這東西,真的比承載物更珍貴,或者說,這東西其實也能當一塊承載物用,比承載物可能更強大。

不懂的,這下都懂了。

眼睛都紅了!

我去,這也太珍貴了吧,獵天閣張口就是三塊承載物,這簡直可怕。

……

南元城內。

元慶東這群人,紛紛都要咽口水了。

哪怕是他們,這群無敵的後裔,這輩子也沒得到過一塊承載物。

而這一次,遺迹中最少兩塊,再加上文墓碑,最少5塊承載物起步啊!

這一刻,幾位日月,紛紛暗中傳音,聯繫家族中的強者!

五塊!

這是最少的!

也許,還有更多的。

這是一座前所未有的強大遺迹!

這一刻,各方勢力,甚至一些無敵,也迅速收到了消息,文墓碑出現了。

非但如此,還有承載物。

還有無數天材地寶!

這一座南元新遺迹,超乎尋常的富裕,也許可以誕生兩三位無敵。

……

而就在此刻。

大夏府中。

夏侯爺皺眉,夏虎尤不懂,疑惑道:「二爺爺,什麼是文墓碑?」

夏侯爺陷入了沉思中,「文墓碑……文墓碑……我也不是太了解,你祖爺爺也許清楚!」

他的確不是太了解,但是他好像聽說過。

夏侯爺不再多說,很快,通過渠道,給大夏王傳音。

先傳至諸天府,再轉達到大夏王那邊。

速度也很快。

畢竟這裡是人境,比其他勢力要方便的多。

過了一會,夏侯爺收到了傳信,解析了一下,很快,有了答案。

「保住這東西,交還給蘇宇或者洪譚……」

夏侯爺愣了一下,保住,而不是奪取。

交還給蘇宇或者洪譚!

他好像意識到了,這文墓碑是什麼。

這時候,夏侯爺有些複雜,看向夏虎尤,一聲輕嘆,嘆道:「這是多神文系的根!也是我叔叔的根……」

他的叔叔,夏辰。

一代府長!

沒證道,開創了大夏文明學府,最終死在了證道路上。

而多神文戰技碑,是他留下的根。

這也是多神文傳承的至寶。

這一刻,夏侯爺明白了,遺迹可能是假的,也可能是真的,但是,文墓碑應該是真的,為了吸引人注意,蘇宇把這個放進去了!

他很複雜!

這東西沒了,丟了,那多神文系……也許就真的斷了。

……

獵天閣的公共頻道中,無數強者在發問。

「具體入口在哪?」

「玄九,告訴我們!」

「我們願意出大代價購買!」

「獵天閣,你們出售的消息,什麼都有,唯獨沒有入口消息,這是要獨吞嗎?」

「……」

文墓碑,承載物,這可都是至寶,大家已經迫不及待了,又擔心被獵天閣獨吞了。

而蘇宇平靜回復道:「若是獨吞,還用賣情報的?乾脆不告訴你們好了!入口……我看到的未必是入口,但是,我判斷,這遺迹,可能會主動開啟,另外,我判斷,大夏府這邊,若是有神文系強者來,也許可以引動這遺迹開啟,大夏府若是看到了,可以嘗試一下!」

此話一出,有人迅速道:「不錯,若是文墓碑在其中,大夏府的人也許可以開啟,洪譚……對,洪譚也許可以!不止洪譚,多神文系也許也可以,據傳說,文墓碑,是上古無敵文明師留下的,上古無敵文明師……應該都是多神文系!」

此話一出,再次引得一群不懂的人震動,什麼情況,這玩意還和多神文系有關?

有些人族強者看到了,心中暗暗思忖,我府也有多神文系文明師啊!

也許……也是機會!

這一刻,消息再次瘋狂傳播,剛入境不久的一些多神文系文明師,迅速接到了指令,馬上去南元,馬上!

也許是一次天大的機緣!

蘇宇卻是不管他們,繼續道:「消息就是這些,我確保我說的都是真的,至於大家信不信,等待便是,這遺迹,哪怕沒有人催動,也許很快也該現世了,文明府邸,正在對大家敞開,歡迎諸位下次再和獵天閣合作!」

頻道消失,所有人被踢了出來。

而後續影響,卻是超乎想象的大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61章 文墓碑(求訂閱)

47.34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