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2章 面見長老(萬更求訂閱)

第462章 面見長老(萬更求訂閱)

文墓碑一出,那真是四方震動。

……

神界。

幾尊神王匯聚,匯聚的地方,在一處巨大無比的殿堂之前,青銅色的殿堂,顯得有些古樸滄桑。

「皇,文墓碑出現了!」

殿堂外,一尊神王地沉聲傳入。

片刻后,滄桑聲傳來,「文墓碑……夏辰昔年拿走的不是文墓碑?」

顯然,這尊神皇陷入了疑惑中。

他一直以為,文墓碑在夏辰手中的。

「不清楚,但是獵天閣消息,文墓碑的確出現了,在南元遺迹之中!」

「南元?人境的南元?」

神皇喃喃一聲,「四方之元,東南西北,南元……上古時代,誰是南元之尊?」

幾位神王沉默。

殿堂中,那古老的神皇,再次囈語道:「滄海桑田,傳承中段,也許……只有那些最古老的存在,還能知曉一些當年的秘聞了。」

「我皇也不知嗎?」

有神王疑惑,神皇淡漠聲傳來:「我生於上古之後,上任神皇,對上古之事,諱莫如深,從不提及。少有幾次,提起上古之事,也是淺談輒止。」

幾位神王比他生的更晚,自然也不知道這些。

又有神王問道:「皇,那文墓碑……」

他們其實也不知道文墓碑的具體作用,但是神皇曾經提及過,這東西可能在大夏府,在夏辰一脈手中。

夏辰之死,葉霸天之死,都和萬族有關。

包括接連五代府長戰死,都和這東西有點關聯,大夏府的文明學府府長一直被針對,都和這東西有點關係,當然,萬族也不確定到底是不是。

畢竟,只是一些傳聞。

傳聞中,曾說過,人族出現多神文系,那可能就拿到了文墓碑。

這東西,就是多少系的源頭所在。

幾位神王並不知曉具體作用,但是知道,這是神皇需要的東西,神皇也遲疑了一會,緩緩道:「具體作用……我其實也不知,但是,可能和晉級有關……我的晉級!」

此話一出,幾位神王微微變色。

「皇……你……還無法晉級嗎?」

「若是那麼簡單,魔族、仙族、冥族那幾位,也許早已晉級。」

神皇淡淡道:「晉級,成皇……豈有那麼容易!文墓碑,也許能給我帶來一些不同,但是,我也不確定,到底有沒有用。」

「那……」

「但是,大家都會去爭,想要看看,這神秘的文墓碑,到底有何作用,有人曾說過,這文墓碑,是一個輝煌文明的結晶!」

神皇喃喃道:「可惜,一直不曾確定到底在哪,在誰手中,夏辰也好,葉霸天也好,雖接近證道之境,然而,我並未看出有成皇之相。」

在他們手中嗎?

他不確定,所有人都不確定,所以,哪怕逼迫,他們也並未為了一塊不一定存在的東西,去殺入大夏府。

可現在,有人告訴他,文墓碑出現了!

神皇淡淡道:「爭取奪取此物,不管如何,不管對我晉級有沒有作用,掌握在我們手中,總比掌握在其他人手中強!」

他也許沒用,也許用不上,但是……萬一呢?

萬一魔族那位用上了呢?

仙族的那位用上了呢?

有時候,哪怕明知道有些東西用不上,也不能給別人。

如今,萬界還算和平,關鍵一點,就在於沒人能獨霸萬界,神皇、魔皇、仙皇、冥皇……所有人說是皇,實際上並不是。

還在這個領域,永恆的領域。

誰先踏出這一步,誰必然會先發動進攻。

不是我想進攻,而是怕別人先成皇,先進攻我們。

當然,還有很多秘密,等著他們去解開。

比如死靈界,比如上古覆滅之秘,比如星宇府邸,比如人境的問題……

神皇想了很多,很快,聲音漸漸消退,「去吧,讓神族兒郎們,全力奪取!」

「諾!」

幾尊神王紛紛應是,神皇也不擔心他們拿走那玩意,拿走了就拿走了,其實不給魔皇他們拿走就行,至於這些人……他還真沒太在意。

……

這一日,這樣的命令,在各族中響起。

文墓碑,要奪!

其實大家都不太知道這玩意的作用,沒關係,就是要奪,因為這東西在上古記載中存在,甚至隱約間聯繫到了一些成皇的機密。

既然如此,無論有用沒用,先奪回家再說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東裂谷。

一些無敵,也收到了消息,有無敵疑惑道:「大夏王,文墓碑……這個我好像聽說過,昔年夏辰被殺,就有萬族強者朝他索要文墓碑,是這個嗎?」

大夏王冷哼一聲,「是這個!那群畜生,我那弟弟,說了沒有,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文墓碑,依舊被那些畜生圍殺在諸天戰場,我遲早會一一殺回來!」

「文墓碑……居然真的存在這東西,而且真的在大夏府,在南元……」

大夏王皺眉,打斷,「獵天閣的消息你們也信?南元沒有遺迹!我曾親自探查過,在南元坐鎮多年,我難道不知道?若是有,我早就取走了!若是有,龍武沒必要自己親自出去找什麼承載物,沒必要非要在諸天戰場證道!就算真的有,也被蘇宇繼承了……哪來的遺迹!」

「大夏王,你這話可就矛盾了!」有人笑道:「你說沒有,又說有也被蘇宇繼承了,可蘇宇的情況大家都知道,就算傳承了遺迹,也沒拿到什麼,大不了拿到了一些功法之類的,他的成長軌跡,大家都知道,真有那些遺迹寶物,還會自己坑蒙拐騙?」

蘇宇就算繼承了遺迹,大概也沒繼承全部,少量傳承罷了。

大夏王一會說沒有,一會又說有也沒了。

是怕大家去奪嗎?

大夏王皺眉,冷冷道:「南元那邊,我探查過,不止一次!既然我沒探查出來,獵天閣何德何能,一個玄九,小人物,能比我探查的更清楚?笑話!」

「那也難說,也許是遺迹之前沒出現,現在封印鬆動了呢?最近,大夏王去過南元嗎?」

大夏王凝眉,「沒有。」

「那不就行了!」

有人笑道:「大夏王,現在大夏府局勢不是太好,要我看,你就放寬了心,專心龍武的事,其他的事,還是少操心了。」

大夏王皺眉,沉默,片刻后,低沉道:「我不管這些,但是我也不會讓這些人亂了我大夏府!起碼,不能讓永恆進入我大夏府!」

那邊,大秦王冷冷道:「好了,人境內部的事,讓那些傢伙自己去處理!處理不好,那是他們無能!現在也好,真要有誰三世身潛入人境,或者分身潛入,那倒是省事了!讓龍武儘快準備,那邊開遺迹,我們最好趁此機會證道!魚和熊掌不可兼得!萬族也是,多一位潛入人境的永恆,諸天戰場就少一位阻擋的永恆!」

此話一出,不少人點頭,有人打趣道:「大夏王,遺迹不會是假的吧?故意吸引大家注意力,給龍武證道增加點機會?」

不得不這麼想。

因為,現在文墓碑一出世,導致不少強者可能會潛入三世身進去,三世身進入了,那這些無敵就不敢貿然出現了,否則,太容易被人擊殺了。

一尊三世身進入,差不多就廢了一位無敵了。

真要人境去了七八個,那諸天戰場,可能就少七八個針對人族的無敵。

這是好事!

起碼對夏龍武而言,這是大好事。

大夏王緊皺眉頭,「也許吧!反正讓大家小心點,這可能是獵天閣設的局……若是小打小鬧,我大夏府能弄起來,可現在,又是承載物,又是天元果樹,又是日月玄黃潭,又是文墓碑……」

他凝重道:「這些消息,不是我夏家傳出去的,而是這獵天閣!讓你們的後裔,少貪心,我警告你們,這可能是什麼陷阱,獵天閣好端端地將這些人聚集到了大夏府……未必安了好心!」

「因為獵天閣,原本只是一些天才前往,現在可能導致永恆前往,這不是好事!」

大夏王凝重道:「都小心點,朱地主最好不要走,防著點,這麼大的動靜,一旦真有永恆三世身進入,打破了人境……沒人有好下場!」

此話一出,幾位無敵點頭,有些凝重。

也是,這麼大的局,誰能布的起?

遺迹,可能是真的。

但是獵天閣公布,這組織,不安好心,也許是想渾水摸魚,弄的大量強者聚集在人境,這的確不算什麼好事。

「看看情況再說吧!」

大秦王開口道:「老夏,你確定那邊不是你們夏家弄的就行,事情越鬧越大,若是夏家弄的,太容易出變故了。」

大夏王沒好氣道:「說的是廢話!」

懶得理會大秦王,我夏家怎麼可能會弄這個?

我夏家又沒承載物!

話說回來,真的有嗎?

我都懷疑了!

還有,南元……到底有沒有遺迹?

他也糊塗了!

真的,有些糊塗。

……

這一日,諸天萬族,都在秘議什麼。

這一日,非人族掌握的一些通往人境的通道,都有絕頂強者,小心翼翼地潛入,人境通道,諸天府那邊是最大的,但是,不代表其他地方沒有。

萬族教一直有強者潛入潛出,都是通過這些沒被掌控的通道。

當然,這些通道,是有危險存在的。

比如獵天閣掌控的,就容易讓人傳送到無敵的腦門上,有些更是有裂縫切割,危險無比,遠沒有人境掌握的那條通道安全。

適合小範圍潛入,不適合大規模進入。

……

而這些,就和蘇宇沒什麼關係了。

他只負責搞事,不負責後果。

此刻的蘇宇,正在面見高層,第一次,真正意義上面見高層,獵天閣的高層。

三長老和八長老!

兩位頂級強者,居然來了大夏府。

此刻的蘇宇,小心謹慎到了極致,數枚神文融合到了一起,增幅自己的神文強度,隱藏自己的氣息,改變自己的面貌。

哪怕戴著面具,他也在強行改變自己的面貌,和當初的玄九一樣。

不止這兩位,這一刻,還有蘇宇的上司,玄甲長老也在。

三位強者,兩位是准無敵,一位是日月八重,都是頂級強者,在萬族都是絕頂的存在。

此刻,蘇宇面具下的臉上,有些汗液滲透。

比起偽裝崔浪的時候,蘇宇實力進步了不是一點點,而是很多。

神文進步了,意志力進步了,一切都進步了。

可是,瞞得住准無敵嗎?

反正他是沒瞞住萬天聖的,老萬看到他,就知道是他,這個蘇宇也鬱悶,都快不自信了。

現在的蘇宇,很強。

但是,比起這幾位,差的遠。

一個不慎,身份暴露,他就要完蛋的。

還有……玄甲到底是不是自己一夥的?

現在要是賣了自己,自己也要完蛋。

當然,大概率是一夥的,否則,早就該賣了自己了。

兩位長老,面具上和帶著一抹金色,但是不是全部金色,這是准無敵的象徵,兩人都看著蘇宇,並未展露威壓,也沒將蘇宇如何。

三長老和藹道:「玄九,你這次做的很好,探索到了其他人根本無法發現的秘密,為獵天閣打開了人境困局,現在,獵天閣再次步入正軌,業務繁多,你居功至偉!」

「不敢,都是屬下該做的!」

三長老和藹道:「不要謙虛,你火瞳一族性格火爆,這個我還是知道的,你如今做的不錯,火瞳族不強,若是可以的話,獵天閣會全力幫助你,成為火瞳族族長的。」

「不用,小族之長,遠不如獵天閣長老地位崇高!」

蘇宇低沉道:「何況,我招惹敵人太多,尤其是夏家,我不回去就算了,一旦回去了,火瞳族也許就是滅族之日!」

八長老笑呵呵道:「是這個理,夏家也不是什麼好人,玄九,聽說火瞳族的瞳術,能提煉一些特殊材料,玄九,我這有一塊地冥神金,你能提煉嗎?」

他取出了一塊金屬,嘆道:「這東西,我也能強行提煉,可強行提煉,損失太大,這東西價值連城,打造天兵的輔料,這麼大塊的也少見,我若是提煉,起碼損失七成!玄九,你幫我提煉一些如何,與其被我損失了,不如給你,若是提煉出來超過三成,剩下的都送你了!」

蘇宇暗罵!

不敢太過明顯地罵!

但是還是暗罵不已,去你的,老陰貨,就是試探我,直接說好了。

還找借口!

好吧,這借口……其實也算合情合理,沒直接試探自己,詢問自己,因為按照規矩,獵天閣的規矩,自己不歸他們管,而是玄甲管。

玄甲確定自己沒問題,那就沒問題。

可是……這兩位大概還不是太放心,或者說,常規試探而已,此刻,讓蘇宇展露一下自己的天賦術。

在准無敵面前,是真是假,一看便知。

有沒有用什麼天賦精血,也是一看便知。

若是連他們都能隱瞞,就在眼前,那沒話說,這是你能耐。

而且,八長老還拿出了一樣寶物,地冥神金,這東西不如一些承載物強大,但是說實話,若是不介意三世身弱點,其實……也能勉強當承載物了。

可想而知,這東西還是極其珍貴的。

蘇宇不動聲色,低沉道:「八長老太過大方了,不需要這些,八長老若是願意送我100份天元氣,提煉之事,小事罷了!」

「100份?」

八長老笑道:「行,也不讓你吃虧,200份!我獵天閣,雖不富裕,也不缺錢!」

蘇宇也不廢話,眼中陡然射出一道火光!

火光映射虛空!

那塊地冥神金,在火光之下,迅速開始融化,融化成液體,一滴一滴地滴落,蘇宇低喝一聲,元氣勃發,強悍無比,虛空震蕩。

燃燒虛空!

雙眼如火炬!

兩位長老對視一眼,八長老傳音道:「如何?」

「沒借用任何外力,這是火瞳族的瞳術?」

兩人暗暗點頭,起碼一點是證明了,玄九,的確是火瞳族強者。

就這一點,排除了不少東西。

玄九不是他們直屬,有些事情不好逼問,但是,該有的一些試探,還是要試探的。

他倆談話,蘇宇此刻也在談話,和玄甲。

通過面具,不斷傳信。

「長老,這倆啥意思啊?懷疑我?懷疑我,那就是懷疑長老,一點面子不給!「

玄甲不吭聲。

懷疑你,有問題嗎?

「長老,你以前認識我嗎?」

「我是你爺爺!」

「……」

去你大爺的!

蘇宇暗罵,我想弄死你。

「長老,你好歹也是日月後期,就眼睜睜地看著他們試探我?不為我出頭?人家還以為你心虛了!」

「有道理……」

蘇宇就是刺激他一下罷了,沒想到,下一刻,玄甲忽然冷冷道:「二位執法長老,差不多就行了!不如直接找玄部部長問問,我有沒有問題好了!黃甲有問題,也許我也有問題!玄九,摘下你的面具給他們看看,看看我玄甲到底招了什麼人進來!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獃滯,二位長老愣了一下。

玄甲喝道:「摘下面具,沒聽到嗎?我的話,你也不聽了嗎?」

「玄甲,你誤會了……」

八長老笑了笑,想要解釋,好歹也是日月八重的頂級強者,這可不是阿貓阿狗。

而玄甲不理,冷冷道:「玄九,是不是我的話沒用了?」

蘇宇暗罵一聲!

下一刻,有些掙扎道:「長老,我……」

「快點!」

玄甲一聲冷喝,蘇宇掙扎著,彷彿有些憤怒,慢慢褪下了自己的面具,露出了一張有些蒼白的臉,瞳孔和其他人有些不同,臉上帶著一些死灰色。

褪下面具的瞬間,兩位長老迅速看了一眼,而蘇宇,很快戴上了面具,低著頭,沒吭聲。

八長老再次道:「何至於此,獵天閣的規矩,玄甲,你這是讓我們難堪了……」

而玄甲冷冷道:「不敢!玄九的確太過愚蠢了!我早就告訴過他,在這個吃人的世界,要學會藏拙!這個蠢貨,不懂這些道理,被人捧殺也不自知!如今,得罪了夏家,還引起閣中一些無能之輩的嫉妒,甚至陷害,這就是愚蠢!」

蘇宇依舊沉默。

三長老此刻開口了,笑道:「玄甲,你啊,想的太多了!我們並非這個意思,八長老也只是看玄九辛苦,故意想送一些好處,又放不下臉面……哎,算了算了,是我們有些讓你們誤會了,玄九暴露了真容,這不是好事,我和老八絕不會對外透露……」

說著,又道:「玄九,你也別誤會,我和老八,為你湊足500份天元氣,也為你擺脫古城居民身份,出一些小力。」

「多謝二位長老!」

蘇宇沒拒絕,廢話,給好處,我當然要拿著。

玄甲真牛!

我刺激你一下,你還真找茬了。

而玄甲,也低沉道:「我知道二位未必有這個意思,可架不住有些人有!這些庸才,見不得別人好,別人強,見不得我玄甲麾下有這樣的天才,這樣的能人!玄九遲早能晉陞為長老,這次若是順利,他就是長老,他晉陞之時,還希望二位多多支持,他真身暴露,對我們而言,不是好事,我也是希望通過這次機會,能讓二位長老,看到他的優秀,多了解他,有個知根知底的人,也好辦事一些!」

二位長老瞭然。

玄甲也不是問罪的,只是希望,在玄九晉陞的事情上,出點力。

誰晉陞長老都是晉陞,但是玄九這種知根知底的人,是火瞳族,樣貌也知道了,只要下決心,是能找到他的根底的,火瞳族又不是太大。

這樣的人,留在身邊,也放心一些。

兩人瞭然,笑了笑,玄甲倒是會為玄九考慮,可惜,玄九未必領情,看現在這樣子,玄九指不定怎麼憤怒惱火呢。

八長老笑道:「一定的,這次事情結束,玄九必然能得到總部看重,晉級長老,前提是,實力要有進展,玄九,你才日月初期,進入日月後期恐怕難度不低。」

玄甲開口道:「那也未必,日月初期和中期,只要日月玄黃液足夠,也是有希望迅速跨過的,玄九這次功勞大的話,又能排除死氣干擾,他很有希望晉級到中期,至於後期……中期的長老,也不是沒有過。」

「這倒也是!」

兩位長老點頭,再次誇讚了蘇宇一陣,很快,蘇宇也提煉完了那塊金屬。

八長老笑道:「不錯,提煉出了六成,這火瞳之術,也是爐火純青了!」

「長老謬讚!」

「不用謙虛!」

八長老笑道:「好好乾,這一次,表現的好,會有很大好處的,你現在是大夏府的掌舵者,我們都是來幫你的,而不是來搗亂的!若是有難處,可以跟我們說,我們會幫你解決一些難處的!」

蘇宇想了想,不客氣道:「那我想請二位長老,幫我一次!我要收編萬族教,這些傢伙一直跟我打馬虎眼,我想讓二位長老出手,擊殺幾位日月,威懾他們,讓他們成為我們的走狗炮灰!」

「這個……你若是發現了地方,我們可以出手!」

兩位準無敵給了承諾,這個可以,至於得罪萬族教,笑話,我們怕他們?

兩位準無敵,就是萬族教的原始教主和藍天一起來了,兩人也有把握拿下他們,那倆個,聽說一個日月九重,一個日月八重,有什麼好在意的。

「多謝二位長老!」

蘇宇道謝,又看向玄甲,「長老,您最近有什麼任務嗎?」

「沒有。」

「那勞煩您,這幾日和我一起行動,為我提供一些保護,我要探查萬族教的據點,另外,也要殺一些人,逼一些人出來,將那些隱藏的傢伙,全部弄到明面上,以便於我們執掌整個大夏府局勢!」

「可以!」

玄甲點頭,兩位長老也微微點頭,的確,這東西,還得把人都給弄出來。

暗中藏著,多沒意思。

蘇宇又道:「還有一點,我要和紀鴻接觸一下,上次他說的秘密,我和黃九都知道,紀鴻這人很關鍵,現在,也許除了紀鴻,就我和黃九知道一些東西……」

「什麼?」

「紀鴻知道人族背叛的無敵是誰!」

這話一出,幾人震動。

「真的?」

上次玄九沒說這事,他們也沒再逼問,此刻一聽這話,頓時震動。

蘇宇點頭,「所以,我想探聽一下消息,這消息掌握了,一旦賣給人族強者……或者賣給那位人族背叛的無敵,呵呵,錢財無數,承載物都能賣!甚至……能為我獵天閣,拉攏一位人族無敵!」

蘇宇低沉道:「用這個秘密,脅裹對方,我獵天閣,也不在乎出身!那位無敵,若是識趣,加入我們,也許還是我們的上司,如此一來,我閣實力,必然大漲!」

三位長老都是震動,「這事我們之前不知道,要和上面說一下,玄九你……你居然不早點說,黃九那叛徒,一旦對外泄露……紀鴻是個關鍵人物,你確定他掌握了具體信息?」

「他說的信誓旦旦,我不確定,但是我想試探一下,接觸一下,我看紀鴻,也未必放心夏家,倒是我獵天閣,只賣情報,反而能幫他!」

「此話有理!」

幾位長老只覺得蘇宇太能幹了!

真的是什麼事都能辦,什麼秘密都知道,有玄九在,獵天閣也許能撈到最大的好處。

「玄九,那遺迹入口……」

蘇宇不以為意道:「就在蘇宇家中,並非什麼秘密,二位長老也可以去看看,但是我覺得,不要現在強行開啟,一旦開啟,我獵天閣就是眾矢之的,不值得!大明王還沒走,一旦被大明王提前搶奪了,那就是什麼都沒了!起碼等大明王離開了,或者被人纏住了,我獵天閣才能插手!」

現在,大明王不能走。

起碼要威懾一段時間!

威懾四方,讓大家不敢提前去開啟遺迹,遺迹開啟,最好的時間是大家都來了,無敵不在了,那時候才是好機會!

「對對對……」

兩位長老點頭,有道理,這玄九,考慮的很完美,很完善。

是這個理!

他們是強,可要說能對抗大明王,那是不可能的事。

只能等大明王走了,才能去試探開啟。

「那大明王一旦來探查,發現了遺迹所在……」

兩人又開始擔心了!

蘇宇笑道:「這不止我們在擔心,萬族都在擔心,放心吧,很快,各族都會想辦法逼大明王離開!而大明王,也不敢現在過來探查,以免大明府成為眾矢之的。」

二位執法長老,再次高看了蘇宇一眼。

而玄甲,沒好氣道:「你說的我們不懂?又逞能!什麼事都有你!」

「玄甲,對玄九別太苛刻了,他還年輕,年輕有朝氣是好事,不像我們,都老了。」

玄甲低沉道:「我是怕他太過招搖,難逃一劫!」

蘇宇也道謝道:「長老說的是,是我孟浪了!」

玄甲淡淡道:「知道錯就好,不要什麼事都覺得離開了你就辦不成!獵天榜立足萬界無數年,你真以為只有你能行?只是有人藏拙,有人不見好處不跳出來罷了!能把獵天閣發展成為諸天萬界最大的組織,難道靠你玄九做到的?而今,二位執法長老和我還能為你庇護一二,以後你成了長老,執掌一方,若是還如此孟浪,必然死無葬身之地!」

這話,有真有假。

但是,也在提醒蘇宇,不要覺得你真的什麼都行,獵天閣這邊水很深,有些傢伙故意藏拙罷了。

蘇宇心中凜然!

有些懂了!

他低著頭,沉聲道:「玄九明白了!無敵的事,不是我可以摻和的,大明王之事,想必閣中和其他大族都有定論,是我越界了!」

這一次,三長老也笑了,「玄甲的確比你看的透徹,玄九,多和玄甲學學,大明王……會有人針對的,無盡虛空,恐怕已經有無敵在躍躍欲試,準備破界了,大明王沒時間理會這邊的事的。」

蘇宇心中微微一動,是嗎?

這個我回頭得問問老朱了!

大明王被人引走了?

無法離開?

這秘密,我還不知道呢,算了,問問老朱就知道了。

……

很快,蘇宇和玄甲一起走出了剛剛的地方。

蘇宇心中吐了口氣,傳音道:「長老,好危險,你還真敢跳出來啊!」

「那是,我怕他們?」

玄甲不動聲色地傳訊道:「這倆也就實力比我強點,其他的,不用太在意!執法部的人,腦子都僵硬的很,還沒其他各部長老危險,不過執法部的長老,實力強大是事實。」

說著,問道:「紀鴻的事是真的?」

「真的。」

「那他……危險了!」

「我沒外傳!」

「你不外傳,也許他自己外傳,引出那無敵也不是不可能!」

蘇宇暗暗心驚,這傢伙還真有幾把刷子。

他就懷疑,紀鴻之前和彩一說這個,其實就是想故意外傳的。

玄甲又道:「遺迹的事,真的假的?」

「真的,這個還能騙人?」

「其他人難說,你這傢伙,萬界第一騙,難說!」

玄甲繼續道:「日月玄黃液,天元氣,你缺?石雕差點弄死了無敵,打爆了對方三世身,你缺承載物?文墓碑……傳聞就是多神文戰技碑,你覺得你缺?既然如此,你覺得我信真的有遺迹?」

「長老,你到底誰啊?」

蘇宇真好奇,這位到底誰啊。

「你爺爺!」

「我%E$R%……」

蘇宇打了一連串的字元出去,玄甲淡漠道:「我會987種語言,你用了七種語言罵我,我都看得懂!」

艹!

蘇宇暗罵,這也行,語言會的多了不起?

「長老,你這性格,讓我想到了一人!」

「說說看。」

「我柳老師,他也是平時一本正經,實際上是賤賤的那種,氣死人不償命……」

「你這麼說你的老師合適嗎?」

「不合適,但是說的是事實,他跟我說,找女人不行,自己卻是找了一大堆,他還用假的意志之文糊弄我,騙我騙的毫無心理壓力,你和我柳老師一樣賤!」

「你罵你老師,你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!」

蘇宇沒好氣道:「你也一樣!」

我罵了嗎?

說實話而已,我柳老師還是悶騷的那種,你不知道罷了。

算了,不說也罷。

說了,大家不都得知道,我柳老師曾經在學府勾搭過女執教,被人打了一頓的事實。

這事,不能說。

傳出去了,我柳老師的光輝形象就沒了,被吳月華他們知道了,老師得吃苦,算了算了,爛在心中好了。

蘇宇暗暗嘀咕,也就我了,秘密能爛在心中。

希望浩子不會對外亂說,他也看到了,別敗壞我老師形象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62章 面見長老(萬更求訂閱)

47.44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