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0章 回歸(求訂閱)

第470章 回歸(求訂閱)

大夏府。

修心閣。

萬天聖看向窗外,看向學府,看向府城,看向府城之外……

他在思考。

思考很多東西,思考一切的可能,思考這一次,到底是自己主導一切,還是被別人當棋子,當槍使了。

當然,他有自己的想法,自己的打算。

窗外,一道人影閃爍。

人影浮現,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,看向萬天聖,萬天聖也看向他。

瞬間浮現的人,笑容滿面,「府長,看月亮呢?」

萬天聖平靜如水,「看你,你很好看。」

「府長喜歡好看的?」

來人笑了,下一刻,忽然變身,化為一位美人,笑容燦爛,笑的花枝招展,「府長,好看嗎?」

「變態!」

「嗯哼!府長怎麼這麼說人家!」

女人玉手遮面,撒嬌道:「府長,人家不美嗎?還是說,府長是個變態,不喜歡女人?」

萬天聖淡漠地看著他,「玩夠了嗎?」

「府長真不經逗!」

女人笑了,瞬間化為一位老人,仙風道骨,一臉滄桑道:「小萬啊,人生苦短,何不及時享樂!」

萬天聖眼中神光閃爍,「玩夠了的話,就可以消停一下了!」

老人瞬間消停了,化為一尊中年男子,低沉道:「府長大人,藍天有禮了!」

萬天聖看著他,許久,開口道:「你背叛了嗎?」

藍天露出詫異之色,「此言何解?府長居然懷疑我,天啊,我的忠心,日月可鑒!」

萬天聖幽幽道:「日月可鑒,無敵鑒別不了,是嗎?」

「……」

藍天笑了,「府長真是……真是實在!知我者府長也!這天下,生我者父母,知我者府長啊!」

萬天聖幽冷道:「你可以閉嘴了!藍天,你想做什麼?還有,蘇宇的變字神文是你傳的吧?」

「此話差矣!」

藍天輕笑道:「怎麼會是我,明明是千手大盜許斌,也是他自己領悟的,與我何干?」

「許斌不是你嗎?」

藍天驚訝道:「許斌是我?怎麼可能!許斌……許斌是我嗎?」

藍天好像陷入了回憶中,好半晌,笑呵呵道:「大概是我!府長,你不知道,大明府真有意思,很厲害的,他們製造了上古感應玉,居然把我揪出來了,我太慘了!沒辦法,我只好裝女人博同情了,結果……」

藍天再次化為女人,淚眼婆娑道:「蘇宇那鐵男,一點也不憐香惜玉,他還打我……」

萬天聖冷冷看著他!

藍天含羞看著他,很快,訕笑一聲,再次化為中年模樣,無奈道:「府長,你是鐵石心腸嗎?居然如此對我,我都哭了,你還無動於衷!」

萬天聖冷冷道:「玩夠了,就閉嘴!我問你,原始的身份,到底查出來了沒有?」

「府長這話說的,你不就是原始嗎?」

萬天聖看著他,藍天也看著萬天聖。

看了好一會,藍天訕訕道:「不是?」

「你覺得呢?」萬天聖冷冷看著他。

藍天乾巴巴道:「我覺得你就是啊!」

很快,有些意外道:「別鬧,你真不是?」

萬天聖依舊冰冷地看著他。

藍天愣住了,「真的,別玩了,那不是你的過去身?」

「我沒捕捉三世身!」

萬天聖幽冷道:「我只是日月九重,貨真價實的日月九重,我沒有三世身!」

藍天瞬間站直了!

「你別逗我!」

萬天聖看著他,許久,再次重複道:「我就是我,萬天聖!世間只有一個萬天聖,沒有第二個!我不修過去,沒有未來,我只有我,萬天聖!」

藍天徹底驚呆了,彷彿無法接受。

「別他么逗我!」

藍天看著他,見他不像說假話,震驚道:「那……那原始……」

「他百年前就出現了,你覺得會是我?為何會如此覺得?」

藍天咽了咽口水,恍惚道:「不,不會啊!我試探了多次,我一直覺得就是你,暗中取代了原始,你說你不是……」

藍天意外道:「啥玩意,不對啊,那……他是誰啊?」

萬天聖盯著他,「你不知道是誰,你就敢說他是三代?你可知道,很容易引起一些麻煩!」

「不是……」

藍天解釋道:「我……我……我可能中計了!」

「什麼意思?」

藍天皺眉道:「原始在故意引導我,引導我說這些,引導我將注意力集中到他身上,他故意的……肯定的!」

藍天凝重道:「他騙了我,不……也許……他真的是三代!真的,我查過,他可能真的是三代!」

萬天聖依舊看著他。

藍天沉聲道:「三代可能沒死,原始就是三代,如果不是你的話,那他就是三代。」

「你確定?」

「我……很大把握確定!」

「很大把握?」

萬天聖冷冷道:「藍天,如今做事,你都不問我了嗎?」

藍天壓下心中的疑惑和悸動,笑道:「小事而已,何必勞煩府主呢!何況……」

他笑了起來,「府主大人,你是好是壞,我也不敢確定啊。」

「藍天,你是教主當久了,已經不想回來了,是嗎?」

「沒有的事!」

藍天笑了,「府主,玄九是蘇宇吧?」

「你覺得呢?」

「我覺得就是!」藍天笑道:「除了他,誰這麼大膽,誰這麼能折騰。你說,原始會不會也猜到了,玄九就是蘇宇,我總覺得,原始知道很多東西。」

「也正因為如此,我才會誤判了,原始知道的,也許比我們想象的要多,他不是三代嗎?不是三代,就是你的三世身,我篤定!」

萬天聖笑了,「你篤定?」

「對!」

萬天聖嘆道:「滾吧,你就是個廢物,什麼都做不成,我讓你一統萬族教,你非要跟我反著來,我讓你潛伏,你非要高調,你已經不再是藍天了……隨你吧!」

「這話說的。」

藍天笑道:「府主誤會了,我這人,太有名了,沒法低調,我只好反其道而行,高調一些。至於萬族教……這些年,若不是我,也許萬族教早就壯大了,我還是有功勞的,對吧?」

萬天聖不理他。

藍天又笑道:「別這樣,我也不是一事無成,最少,我很順利地將萬族教的力量,交給了蘇宇,不是嗎?」

「玄九不是蘇宇。」

萬天聖嘆息,「你……愚蠢!」

「……」

藍天驚訝道:「別鬧,你是不是騙我?原始不是你就算了,玄九也不是蘇宇,你……你是不是在逗我?」

「蠢貨!」

藍天瞪大眼睛,「我認真的,玄九真不是蘇宇?」

萬天聖凝眉道:「也許你可以去星宏古城,親自去問問看!是不是,我無法給你準確回答!」

「……」

藍天看著他,皺眉,「你還是不信我!」

「也許吧!」

萬天聖嘆息一聲,「也許……這次計劃要失敗了,你這蠢貨,連原始身份都沒確定,就敢胡言亂語,還有玄九那邊也是!」

搖頭,嘆息一聲,「不要再亂來了。」

藍天狐疑地看著他,「你是不是故意防著我?萬天聖,你防的有點厲害了!」

「我可是你的人,你這就給我排除在外了?」

萬天聖平靜道:「沒有的事。」

「你肯定信不過我!」

藍天凝眉道:「這些年,我可是付出了許多,你這麼對我?」

話落,化為女身,「你這負心漢!」

「……」

萬天聖皺眉,看著他,「別玩了,很有趣嗎?」

「你就是個負心漢!」女藍天幽怨道:「你肯定是懷疑我了,原始不是你的過去身就是三代,是不是?玄九也是蘇宇,是不是?你非要瞞著我!」

萬天聖一直看著他,看了很久,忽然道:「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背叛了,畢竟過去很久了,而你……很多事情也沒告訴我,你不是也在懷疑我嗎?」

藍天幽怨道:「人與人之間的信任,一點都沒了嗎?你先告訴我,原始到底是不是你?」

「不是!」

萬天聖皺眉,「說了不是!」

「是三代嗎?」

「不知道!」

「你不知道?」藍天皺眉,「他是不是三代,他難道不告訴你?」

「我和三代不熟,雖然我是他徒弟……」

這話說的,沒毛病!

他是三代徒弟,但是他是三代大弟子代師收徒,他入學的時候,三代都已經死了,和三代可不熟。

「也是。」

藍天瞭然,「好,我當真了!那我再問你,玄九到底是不是蘇宇?」

「可能是。」

藍天點頭,「這還算像話,別以為戴了個馬甲我就不認識他了,你說不是,我想打爆你腦袋!」

說到這,藍天笑道:「好了,不管他是不是吧,無所謂的事!也不管原始什麼情況,我也不在乎,今日冒險來找你,是跟你說個大秘密……」

「說!」

藍天神秘兮兮道:「始魔族半皇可能來了,不過可能不是三世身,而是神文化身,或者精血化身,十有八九,附著在摩多那身上!摩多那……有可能是這傢伙準備的暗子,一旦突破失敗,他可能會在摩多那身上再次復生,佔據摩多那軀體!」

萬天聖眼神微變。

藍天笑呵呵道:「秘密夠大吧?當然,這是我多年和始魔族打交道,做出的自己的判斷,未必準確!還有,始魔族這邊,拉德魔王知道吧?這次可能親自潛入了,這傢伙,上次被打爆了現在身,未來身!過去身這次也許親自來了,為了在遺迹中重塑魔王之軀,這傢伙畢竟是魔王,你可悠著點!」

「魔族這些秘密也會告訴你?」

「當然不會!」藍天嘆道:「怎麼可能!不過……我美啊!你可知道,我為了打入魔族,付出了多大的代價,我都陪好幾個小魔王睡覺了,真慘!」

「……」

萬天聖看著他,半晌,開口道:「真的……假的?」

「真的啊!」

藍天唏噓道:「我化身美人,很好看的!」

「我……」

萬天聖好半晌才道:「你可以滾了,藍天,你越來越變態了!」

「我為了人族,付出如此巨大的代價,我的清白之軀都沒了……你這負心漢……」

藍天幽怨地看著他,「罷了罷了,我走了,待我恢復真身,你要娶我!」

話落,人已經消失。

萬天聖:「……」

瘋了!

心中嘆息,這瘋子,可能真的瘋了,當年就瘋了,所以有些事,他不敢和這傢伙說。

如今,愈發地瘋了。

這麼下去,一旦真到了日月九重,撈取三世身,這傢伙可能自己把自己給殺了。

「原始……玄甲……」

萬天聖想著這些,閉目,心中念頭萬千。

摩多那,魔皇,拉德……

還有,自己看到的那一幕,還有……背後的那隻手,殺向自己的那隻手。

有些事,他已經有了判斷了。

想到這,他取出一枚傳音符,猶豫了一下,傳訊道:「防著點藍天,還有,摩多那和其他各族天才,都小心點,這些人,也許有無敵精血或者分身附著!」

……

正在辦事的蘇宇,愣了一下。

啥玩意?

各族天才,可能被無敵附著?

蘇宇皺眉,傳訊道:「為什麼是天才,不是那些日月八九重強者?」

「血脈傳承,更容易附著一些,另外,天賦越強,承載的越強……」

蘇宇鬱悶,「府長的意思是,真和這些人衝突,我可能會被打死?」

那也太委屈了!

「避著點就行,自己小心吧,事不可為,儘快離開!柳文彥很快回歸,一旦他回歸……遺迹就由他引出,大亂開啟,開啟中途……夏龍武證道,諸天大亂,你能離開,就想辦法離開吧!」

「知道了!」

這一次,萬天聖倒是給了點明確的答覆。

蘇宇腹誹一陣,一天到晚搞神秘,這次不神秘了,合著你可能也被人忽悠了是吧?

真是的!

弄的我以為你多厲害呢!

柳老師要回來了,他回來……就是爆發點嗎?

那自己也得儘快殺人,外加修鍊了,72鑄還沒完成,61鑄大概還得兩三天呢。

「實力還是不夠啊!」

蘇宇感慨一聲,再次一拳打爆了一位山海,看向四周,笑道:「都是小雜魚,膽子都不小,山海也敢來南元轉悠!諸位,雜魚清理的差不多了,我收到了情報,紀鴻被人追殺失蹤,可能是原始教主救走了他,諸位,一起是摸摸原始教主的底!」

他話落下,人群中,巨力教主沉聲道:「能找到人嗎?」

「當然!」

蘇宇笑道:「獵天閣就是吃這碗飯的!」

話落,喝道:「亂,那就亂的更徹底點!今晚,襲殺南元城外所有萬族,殺完了就撤,追蹤紀鴻行蹤,找到原始教主,把這些暗中的傢伙,都給我弄到明面上來!」

「諾!」

眾人應令,玄甲傳音道:「你確定你要去追蹤?」

「當然!」

「他也許是南無疆……你去把他逼出來,合適嗎?」

「沒什麼不合適的,他又沒說他是南無疆,何況……就算是,我認識他嗎?」

蘇宇不在意,萬天聖都說了,隨意處理。

既然如此,那我當然要隨意點。

……

這一晚,獵天閣突襲南元城外圍。

數十位日月突襲,製造了大亂,殺戮無數!

而玄九,獵天閣的這位代言人,臨走的時候,丟下一句,按任務做事,飄然離開,引起十多位日月,一路追殺。

至於殺戮任務誰下的,獵天閣沒說。

很快,蘇宇按照紀鴻身上獵天榜的位置,帶著人一路追蹤而去,他也想看看,這原始是何方神聖。

……

人境動蕩。

諸天戰場之上,也是動蕩不安。

東裂谷附近。

大秦王皺著眉頭,他也在不斷接收來自人境的消息,許久,開口道:「文明府邸……如今已經引的人境動蕩,麻煩都集中在大夏府,求索境和戰神殿的那些日月,讓他們去大夏府,坐鎮大夏府,鎮壓暴動!」

大夏王沒吭聲,大秦王見狀又道:「就去南元,不要在其他地方亂跑,至於遺迹……萬族得到了,傾力殺之,人族得到了,各憑機緣,老夏,你沒意見吧?」

「沒!」

大夏王冷冷道:「有能耐搶到手,那就是他們的,我能有什麼意見。」

大秦王也沒多管,又道:「這一次,有不少永恆的三世身可能都潛入了人境,加上又被蘇宇那邊弄傷了不少永恆,這也是大家的機會,夏龍武他們的機會,召集秦鎮、周破龍、周破天、牛百道、程墨、唐越、吳龍、元宏……他們都來諸天戰場,準備證道!」

一口氣,他喊了十多人,大秦王低沉道:「既然萬族將目光放在了人境,那這一次,就把人境放開了給這些人打!三五個永恆,打不破人境!人境這邊,閉關的、遠遊的,該出關的全部出關,該回來的全部回來!坐鎮小界的,這次也給我出來!」

「八尊永恆拱衛人境,聽從大明王號令!其他人……分散證道,各自護衛!」

有人開口道:「大秦王,為何不一起證道?這樣,護衛起來也更有實力一些。」

大秦王嘆息一聲,「行了,我知道你的意思!一起證道,要不生,要不死!一起葬送了!這不是不行,可是……人族賭不起!讓夏龍武、秦鎮他們吸引更多的人注意,分散萬族的力量,都分開證道,夏龍武他們死了,其他人還是有希望的!」

說罷,又道:「夏龍武、秦鎮、周破龍幾人,都分開,其他人,個別兩個湊一起證道,也不是不行!」

「那如何護衛?」

大秦王想了想,開口道:「有自家後裔的,各自護衛自家後裔,沒有的……看你們自己,不出意外,夏龍武和秦鎮他們承受的壓力更大點,夏龍武那邊……可能會很危險!」

說到這,他看了一眼大夏王,「老夏,你怎麼說?」

「我?」

大夏王淡淡道:「我能怎麼說,我知道你是想讓人族多幾位無敵,可你讓大家都來證道,分散了人族永恆實力,龍武證道成功的概率,不到萬分之一,不是嗎?」

大秦王沉默。

半晌,點頭道:「是,若是夏龍武一人證道,大家還能全力護衛他,他成功的機會更大點!我是想借他之力,為其他人爭取一點機會……我會去夏龍武那邊,秦鎮這邊……」

他環顧一圈,看向滅蠶王,「王虎,你去庇護秦鎮,若是不可敵,放棄!」

滅蠶王笑道:「不至於吧,老秦,非要把自己兒子當表率幹嘛呢!還是你去護衛秦鎮吧,我可擔不起這個責任,我跟著老夏吧,夏龍武成功概率不大,哪怕真沒護衛成功,被人殺了……老夏也有準備,不至於怪罪我,是吧?」

大夏王看著他,笑了,「你的嘴巴真臭!」

滅蠶王笑道:「這話真難聽,我可是為你孫子護道,你不感謝就算了,還要罵我?」

大夏王懶得理他,很快道:「就我和王虎吧!」

「太少了!」

大秦王皺眉,「不夠!夏龍武這邊,才是萬族主要針對的目標,我也去,另外,禁天王、天鑄王你們跟我一起,我們五人為夏龍武護道,秦鎮這邊……」

他看了看四周,忽然道:「秦鎮讓他和周破龍一起證道,老周,你擔待一些!」

「……」

四方安靜了下來。

大周王平靜道:「合適嗎?」

「合適!」

大秦王看著他,「老周,你實力僅次於我,你護道,我放心!」

大周王思考著什麼,許久,開口道:「若是破龍破天他們成功了,秦鎮失敗了,那如何?」

「那是命!」

大秦王也平靜道:「這也是他們自己該承受的!真不想冒險,那就找個小界證道,更安全一些!」

大周王不再說什麼。

大秦王也不再說什麼,說到這份上,大周王是接下了這個任務,他負責周破龍和秦鎮他們。

四周,一些無敵都默默想著什麼。

大周王……人族有叛徒。

而最大的懷疑目標,其實就是大周王。

大周王,也是求和派的領袖。

他的理念是,先不管外界,最好不要去證道刺激萬族,修身養性,等待人族出現無敵文明師,開啟禁制,當然,這事也沒那麼簡單。

……

諸天戰場。

柳城。

破敗的柳城,夏龍武再次趕到。

過了一會,密室大門開啟,柳文彥走了出來,夏龍武看了一眼,皺眉,「山海巔峰?」

「嗯。」

「弱了點。」

柳文彥笑道:「不急,人境動蕩我知道了,遺迹開啟了,文墓碑出現了,我不去遺迹晉級日月,不合適!」

「可以嗎?」

「行!」

柳文彥摸了摸鬍子,笑道:「沒問題的!放心吧!你這邊呢?」

「準備好了。」

夏龍武沉聲道:「我在此地,便管不到人境的事了!成也好,敗也好,人境那邊,我都沒辦法插手。我二叔……我不知道他怎麼想的,他好像有些自己的打算,你幫我看著點。」

「小二這傢伙……」

柳文彥笑了笑,「我知道,不過……我大概也管不到他,再看吧。」

夏龍武點點頭,猶豫了一下,又道:「我兒子……算了,享了夏家的福,那就看他運氣吧!」

很快,夏龍武深吸一口氣,開口道:「還有一件事,柳家的事,柳家被滅……」

柳文彥抬了抬手,笑道:「不說這些,這些等以後再說!」

柳文彥看了看屋外,笑了笑道:「我當年,就是在這,遇到了我師父,從這走了出去,去了人境,那時候,柳城萬人空巷,都在圍觀,圍觀我被葉霸天收為徒弟,前途無量……」

「我名氣不小,可這一生,並未作出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,連我那便宜學生都不如。」

柳文彥感慨一聲,很快又笑道:「這次再回人境,實力也就這樣,未必能做什麼,但是,有些事也該了結了,我活著也好,你活著也好……希望還有再見的一日,我若活著,希望你不至於連個收屍的人都沒有,我會送你回大夏府,你若是活著……希望你能來找我,送我回柳城,畢竟……這也是我的家鄉!」

夏龍武點頭。

沒多說什麼。

柳文彥再次笑了,看了看身後默默跟來的大伯,笑道:「大伯,你是留在這,還是跟我一起走?」

「一起。」

柳大伯低聲說著。

夏龍武欲言又止,柳文彥笑道:「我大伯跟我一起吧,我若是死了,我大伯太孤單了,我柳家也就就此覆滅了,留他一人,守著這殘破之城,何必呢。」

柳大伯默默點頭。

柳家……已經沒了。

夏龍武微微點頭,柳文彥又笑道:「我那便宜師叔,也不知道到底靠譜不靠譜,真的,不太相信他,夏家還有別的準備嗎?」

他便宜師叔,自然是萬天聖。

「有!」

夏龍武點頭道:「放心,夏家還有一些準備,哪怕我師父真的不行,夏家也會揪出那傢伙,哪怕殺不了他,這一次,他別想瞞住大家!」

「那就好,不求殺了他,只希望……能徹底確定他的身份!懷疑的種子一旦種下,人人自危,人族……危矣!」

柳文彥輕聲道:「都是昔年的老戰友,而今,卻是你不信我,我不信你,這樣下去,百年一過,哪怕幾位半皇也沒成功晉級,人族也心散了,再也無力一戰了!如今大秦王還能震懾一二,若是大秦王也鎮不住了,大概也是人族滅族之時了!」

夏龍武點頭。

開口道:「所以,一定會找出他!」

柳文彥笑道:「別說的這麼絕對,那傢伙若是感受到了危機,不出來,那就沒用了。」

「會出來的!」

夏龍武看著他,「你會讓他出來的?是嗎?」

柳文彥想了想,思考了一陣,笑道:「希望吧!做了這麼多準備,他還不出來……那就沒辦法了!我回人境,先晉級日月,再做點別的,他若是不出來……那就讓他繼續憋著,這次不出來,他也瞞不了多久!他自己知道!」

夏龍武笑了,柳文彥也笑了笑。

兩人彼此拍了拍彼此的肩膀,夏龍武消失不見。

柳文彥轉身看向柳大伯,笑道:「大伯,走了!報仇去!」

柳大伯齜牙,笑了笑,笑的燦爛。

報仇!

柳家覆滅之仇,柳文彥被廢之仇,多神文系被廢之仇……

該回去報仇了!

……

這一日,柳文彥開始踏上回歸之路。

當他走到人族通道那邊的時候,柳文彥,陡然回頭,大聲喝道:「我要回去了!去人境,去遺迹!去晉級日月,去證道,一日踏入日月九重!我會報仇的!會找到你的!」

「我在人境等你!」

最後一聲怒喝,響徹雲霄。

他要回去了!

回人境,去晉級!

氣息強大無比,山海巔峰的氣息,卻是壓過了日月,如耀陽般璀璨!

……

東裂谷。

安靜的嚇人。

四處分散的無敵,都很沉默。

許久,有人輕聲道:「我希望……不會看到那一幕,也不想看到那一幕!都是昔年一起抗擊萬族的戰友,老朋友,不要再少人了!」

「迷途知返吧!」

有人輕聲道:「安心為其他人護道,五十年前的事,已經過去了,讓他們成長起來,我們……還能活多久呢?」

一群人,都心知肚明。

這一刻,人境的局,好像不再是局,無敵們都知道,隨著多神文系的強者,不斷晉級日月,隨著柳文彥晉級,也許會踏入無敵,那人……也許就徹底忍不住了!

也有無敵冷冷道:「該殺則殺!自己想清楚了,現在自己站出來,也許還能得到從輕發落的機會,否則……一旦真查出來了,大概也沒這個機會了!」

大夏王並未看他們,而是看向遠方,過了一會才道:「我夏家就在那,多神文系就在那,全部都在那!一切都在大夏府,包括葉霸天最後的神文,包括一切,你再出手……除非我死,否則你死!」

沉默,安靜。

這一局,本就是陽謀。

你不去,多神文系發展壯大,若是拿到遺迹,很快,也許有人會證道成功,萬族會阻攔,但是萬族阻攔,也會在對方證道的時候阻攔。

現在……萬族沒辦法全力殺入人境去阻攔。

能攔的,也許只有那位背叛的無敵。

高空中,大秦王冷眼旁觀,許久,開口道:「都不要再議論了,這次若是無事,代表我們誤會了,大家該做什麼做什麼,不要中了萬族的離間計!」

「大秦王說的有理,也許只是一次離間計,大家不要太緊張。」

「不談這個,談談怎麼安全地讓大家證道成功,我們老了,還是需要新鮮血液繼承我們的意志的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一群人嬉笑怒罵,彷彿回到了當初。

四百年前,大家就是如此,一起征戰諸天,闖入各界,殺戮無數,彼此扶持,這才有了今日的人族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70章 回歸(求訂閱)

48.24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