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4章 黃甲和黃九(萬更求訂閱)

第474章 黃甲和黃九(萬更求訂閱)

南元。

聚集的強者,越來越多了,哪怕被殺了20多位日月,依舊阻擋不了大家的熱情。

「柳文彥來了嗎?」

「他來了,是不是遺迹就能開啟了?」

「那也不一定,他來了,就一定能開啟遺迹?讓蘇宇來差不多!」

「……」

議論聲很多。

沸反盈天!

強者們也多,天才也多,這幾日,天才交鋒,強者大戰,時常發生。

人族和人族交手,人族和萬族交手,萬族和萬族交手,都是常有的事,神魔也不是朋友,仙龍也不是一體。

就在此刻,有人喝道:「獵天閣的,打死他們!」

話落,遠處,一道日月八重氣息爆發,那尊差點被打爆的魔神,瞬間殺來,順帶著,還有一尊神族的日月九重。

而剛進入,或者說潛入的兩位獵天閣成員,嚇了一跳,一位無面長老,拉著一位白面瞬間遁逃,那白面還在吼道:「誤會,真的誤會,我們不是獵天閣的……」

「還想騙人!瞞得住嗎?殺了他們!」

那白面臉色大變,艹!

十多位日月殺來了!

他驚恐道:「長老,走,快點走!跑啊!」

長老一聲不發,悶頭就跑,哪怕他是日月八重,此刻也是跑的飛快,不跑不行,後面好幾位日月七八重的在追殺。

「誤會啊!」

凄厲的吼聲傳來,那白面凄涼道:「我不是……我是黃九,獵天閣叛徒黃九啊!」

我認了!

我是叛徒,行了吧,我是叛徒!

我就是想著,白面這面具不錯,還能遮掩氣息,這幾日他和長老一起閉關去了,我真不知道咋了啊,這獵天閣怎麼成這樣了?

人人喊打了?

我真的啥也不知道啊!

他尋思著,獵天閣專業負責打探消息的,現在人境消息,當然是南元最暢通,以前,哪裡大戰都和獵天閣關係不大,獵天閣去探查消息,一般情況下,也沒人會管。

所以一出關,他和長老就來了南元。

結果……咋了嘛?

發生了什麼啊?

為何要這樣對我們!

他大聲而又凄厲地吼著,「真的是誤會,我不是獵天閣的……」

後面,追殺的人其實信了。

獵天閣的人不傻,此刻大概不敢跑來露面。

這倆傻乎乎地就闖來了,大概率是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。

當然,不排除有獵天閣的傻子,覺得現在大家還能容忍他們,被殺了那麼多日月,還能不當回事。

此刻,聽到對方是黃九,大概都知道情況了。

那個傻叉黃九!

污衊玄九是蘇宇,讓獵天閣去找蘇宇麻煩,結果被蘇宇坑殺了一位長老的傢伙,獵天閣都在通緝他了。

儘管如此,還是有人喝道:「殺了他們!他們是大夏府的間諜!」

此話一出,再次有日月殺出!

殺了再說!

這倆就算不是獵天閣的,也是大夏府的,別忘了,這倆背叛的原因,是因為勾結大夏府,出賣玄九,坑殺了彩一他們。

既然如此,這倆也能殺。

黃九和黃甲還沒來得及說什麼,後方,一道日月八重氣息爆發,怒喝道:「大膽,爾等膽敢殺我大夏府之人,當殺!」

轟!

大戰爆發!

一瞬間,七八位日月後期參戰,而黃甲和黃九都顧不得什麼了,悶頭就跑。

瘋狂遁逃!

……

十多分鐘后,黃甲喘著粗氣,將黃九丟下,喘息道:「沒人追了!」

第一次!

真的第一次,第一次他這位日月八重,跑的如此狼狽。

太慘了!

若不是後面有人阻攔,他被追上了,哪怕是日月八重,都有可能被打死。

太可怕了!

這幾日,發生了啥?

黃九也是喘息不已,半晌,哭喪一般,嚎叫道:「長老,完了啊!後面來的是夏家的那些人,現在咱倆,是篤定和夏家一夥的了啊!夏家為了咱倆,和四五位日月後期在開戰,不是自家人,能這麼賣力嗎?」

黃甲微微一怔,半晌無言。

是的,夏家為了他倆,四五位日月出動,夏侯爺親自出手,和神魔日月鏖戰,你說他倆不是夏家的,誰信啊?

這關頭,夏家一言不合就開戰,這是拚死都要保護他們啊!

黃甲看了一眼黃九,半晌,忽然低沉道:「夏家知道我們和他們不是一夥的,還如此做,這算是不打自招了吧?要不單純的為了坑我們,要不……玄九有問題!夏家要坐實了咱們的身份!」

黃九鬱悶道:「我知道啊,可是……長老,咱倆的話,有人信嗎?誰信啊!咱倆是獵天閣叛徒啊!」

悲哀的事!

我倆是叛徒啊!

黃甲也是鬱悶,忍不住道:「你說,那玄九到底有沒有問題?」

黃九思考了一下,不太確定道:「不好說,真的不好說,我現在更好奇的是,獵天閣幹啥了,咱倆一出現就被人追殺,這是掘他們祖墳了?」

黃甲想了想,也是,先弄清楚了情況再說。

至於玄九和夏家的問題,先放放。

等摸清楚情況,再看怎麼處理。

現在他倆,獵天閣要殺他們,外人要殺,夏家要保……也許沒人在的時候夏家也得殺他們,都鬱悶了,他倆來人境,啥事也沒幹。

丟了長老和白面的身份不說,莫名其妙地就被一大堆人追殺了!

……

兩人畢竟都是強者,偽裝了一下,很快,在一些朝南元聚集的修道者那邊得到了情報。

獵天閣……干大事了!

這一次,在大周府和大金府中間地帶,擊殺了23位日月境強者!

出動了准無敵境的執法長老!

差點擊殺了之前追殺他們的那位日月八重強者,魔族塔爾。

難怪,那位看到獵天閣的人,恨不得一口咬死他們,算他命大,24位日月,居然就他逃回來了!

找了個無人地。

黃九和黃甲面面相覷,無言以對。

被追殺的不冤!

這就是情報的作用,基礎情報都不知道,瞎跑會死人的。

黃九無語,傳音道:「長老,這絕對有問題啊!啥時候,獵天閣這麼剛了?一下子獵殺了數十位日月,這……玄九的手筆?」

說著,黃九又道:「夏家給玄九打掩護,坐實咱們身份……長老,玄九……他么百分百就是蘇宇吧!」

上次,他真的隨意一說。

可現在,一想獵天閣最近的詭異,那種坑殺日月無數的手法,你們確定這不是蘇宇?

黃甲半晌才道:「猜測沒用!你要不要再讓獵天閣,去試探一下蘇宇?你要是覺得獵天閣敢,你可以去找他們對質試試!」

黃九無語,別鬧!

獵天閣會打死我的!

上次去試探,死了一位長老,現在再去試探……死多少人合適?

試探個屁!

你說玄九是別人就算了,你說玄九是蘇宇,現在沒人信了。

至於手法,風格……蘇宇敢坑殺人,玄九就不敢?

這又不是蘇宇專屬!

黃九無奈,鬱悶道:「現在這獵天閣的身份是沒法要了啊,長老,再要這身份,眾矢之的啊!要不不要了,丟了面具算了,兩頭不討好,還得幫人背黑鍋!」

長老想了想,點頭,是的,沒法要了!

再要,活不成了。

兩頭不討好啊!

太慘了!

獵天閣要追殺他們,萬族要殺他們,人族這邊搞不好也要干他們,沒法活了。

「哎!」

一聲嘆息,黃甲失落道:「我在獵天閣混了百年,結果……慘了啊!好不容易混到了長老,你把我坑慘了!」

「話不能這麼說,長老,是你混的太差,說話沒人信,你看玄甲長老,他說玄九沒問題,就有人信了……話說,玄甲長老不會也有問題吧?」

黃九咋舌道:「這要是有問題……那就可怕了!」

玄甲有問題,那玄部部長呢?

當然,他和黃甲也有問題,沒問題,也不跑了。

至於黃部部長……

黃九傳音道:「長老,黃部部長到底啥情況,你和他是一夥的嗎?」

黃甲沒好氣道:「什麼叫一夥的?這叫慧眼識珠,部長看重,不在乎身份背景,收留我們入閣……」

「那現在咋辦?」

「涼拌!」

黃甲不負責任道:「都是你,非要搗亂,非要和那玄九一起,這下被坑慘了!哎!」

黃九又道:「長老,你說部長真的知道咱們身份嗎?」

「那我怎麼知道。」

「那你還說……」

黃甲打斷道:「好了,不說這些了,鬼知道人家怎麼想的,但是就算以前不知道,現在也可能知道了,咱倆要是沒問題,跑啥!」

黃九後悔道:「也是,當時不該跑,大不了去被查一下,未必能發現咱倆身份呢!黃部部長也許早就知道,人家都沒當回事,咱倆嚇慘了,真倒霉!」

黃甲無語,這話說的,不是你要跑的嗎?

讓你回去,你死活都不回去!

要不然,我跑啥?

正想著,黃九忽然奇怪道:「長老,你面具壞了吧,居然發光了。」

說著,笑道:「這是要我們丟了這東西啊,都壞掉了,長老面具也不行嘛,定位才發光的,黃部部長還在諸天戰場呢,隔著諸天定位你啊?」

「……」

說著說著,黃九陡然臉色一變,二話不說,掉頭就跑!

而黃甲,也是臉色一變,迅速將面具丟下,就要破碎。

艹!

被定位了!

不應該啊,他是長老,只有直屬上司可以定位他,可他的直屬上司,是無敵啊,是黃部部長啊!

怎麼可能啊!

那位,還在諸天戰場啊。

正要破碎,耳邊,傳來一聲輕笑:「我若是你,就不破碎,還是留下的好,好歹也是巔峰地兵,不是嗎?」

「……」

黃甲臉色大變,下一刻,一臉卑微,顫顫巍巍道:「屬下黃甲,見過部長!」

而那邊,正在遁逃的黃九,天旋地轉,眨眼間,砰地一聲,撞到了黃甲身上,下一刻二話不說,低著頭,大聲道:「屬下黃九,參加部長!」

兩人都是心中震動,有些絕望和悲傷。

日子沒法過了!

剛被人追殺,之前還是日月,現在好了,黃部部長這位無敵,居然殺到了人境,親自來追殺他們,這……讓我們死了算了吧。

運氣太背了!

兩人身前,浮現出一道身影,帶著灰色面具的黃部部長。

他閑庭漫步,從空中走下,笑道:「黃甲,見了我,跑什麼?」

「大人……我……我沒跑……」

黃甲辯解,很快,可憐兮兮道:「大人,我沒背叛!是玄九污衊我們,對,污衊我們!大人,我們知道了一個驚天大秘密,天大的秘密,我正準備想辦法彙報給大人!」

「什麼秘密?說說看。」

黃部部長輕輕走來,幫他理了理散亂的衣領,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道:「說說看,腿別抖,別怕。」

「是……我……我沒怕……」

黃甲緊張道:「是這樣的,我們發現了,玄九有問題!」

「他是蘇宇?」

黃部部長笑道:「是這個天大的秘密嗎?要不要獵天閣再去試探一下?執法部三長老和八長老,試探好幾次了,要不,讓一位永恆親自去古城探查一下蘇宇到底在不在?」

「……」

絕望!

黃甲絕望了,這是啥意思啊?

是不信,還是不在乎啊?

一旁,黃九早就嚇得腿抖了,想哭,黃部部長怎麼來了啊!

他倆不丟面具,就是覺得對方不會來,不來,他倆還能冒充一下獵天閣的人,結果好了,人家部長真來了!

黃部部長笑了笑,伸手將黃甲的面具,緩緩取下,笑道:「當年,是我親自發展你進入獵天閣的,黃甲啊,你說,我知不知道你的身份呢?」

「那個……大人……」

黃甲的面具漸漸脫離,露出了一張仙風道骨的老臉。

黃部部長笑道:「你這臉,還是如此的無辜,如此的仙風道骨,如此的正義和正直,都百年了,這張臉都沒啥變化。」

「部長……我……」

黃部部長笑道:「別緊張,千萬別緊張!這張臉好,很好,看來你都習慣這張臉了,這小黃九,是你什麼人啊?」

他探手朝黃九的面具抓去,黃九想避開,又不敢,只能苦兮兮地任由黃部部長將面具取下。

取下的瞬間,黃部部長好像都愣了一下。

「女的?」

「……」

黃部部長愣了一下,失笑道:「這……我這眼神都不好了,這還是個丫頭呢,我還以為是個調皮的男生呢,嘖嘖,黃甲,你從哪騙來的?」

黃九面具下,的確是一張女人臉,看起來也很清純,還有些楚楚可憐,單純的小丫頭。

可是……黃九和黃甲,對話之間,可絲毫看不出憨厚、老實、正義。

黃甲一臉無奈,不過依舊是仙風道骨,憨厚道:「大人,這是我孫女。」

「胡說!」

黃部部長笑道:「你這人,不老實,怎麼能騙我呢?這是你孫女?你騙我,可不是什麼好事,你覺得呢?」

黃甲無奈,「這……好吧,我老實交代,她是我撿來的,真的,真的撿的!」

「長老,我是你撿的?」

黃九一臉意外,眼珠子滴溜溜地轉動,「長老,你說我是你孫女的,怎麼是撿的?你騙我,我……我和你一刀兩斷,從此江湖不相見……」

話落,就要跑。

黃部部長探手輕輕一點,大手按住她的腦門,笑道:「別跑了,跑什麼呢,小丫頭,跟我就不用來這套了,這小眼珠,轉的滴溜溜的,可愛的丫頭。」

黃九絕望。

我不可愛!

黃部部長不會有什麼特殊癖好吧?

不,不需要特殊癖好,我女的啊!

黃部部長笑了笑,探查了一下,意外道:「喲,是個天才啊!黃甲,你從哪撿的?這是天才啊,根骨沒多大吧?」

黃甲訕訕道:「嗯,沒多大,我19年前撿來的……」

「嗯?」

黃部部長意外道:「19年前……撿來多大了?」

「兩三歲吧,小孩子太小,年歲不好確定,大概兩三歲吧。」

黃部部長意外,很快,笑道:「有意思,19年前撿來的……兩三歲,這麼說,上任黃九被你殺了,你讓這丫頭頂替的?」

「沒,不是我殺的!」

黃甲解釋道:「真的,他自己執行任務死了,但是巧了,面具沒碎!我去的時候,他還有口氣,我尋思著……這面具好歹也是地兵,別浪費了,就給了我孫女。」

「你知道她身份吧?」

黃部部長幽幽道:「19年前,撿來的,是那家的嗎?」

「這個……」

黃甲尷尬道:「我不知道,沒細查,也查不出來,所以也沒查,部長,都過去這麼多年了,查啥啊,是吧?」

「要是的話,那時候3歲,現在才22歲,天才啊!」

黃部部長感慨一聲,「這家子,專門出天才!我不算太稀奇,你倒是捨得,也捨得出錢,天元氣和天地玄光沒少用吧?」

「咳咳……這個……」

「你貪污得來的?」

「沒,絕對沒有,部長,我是正當來的?」

「哦,明白了!」

黃部部長笑道:「懂了,老本行了,你就是這行的專家,不缺錢,理解。」

黃甲臉都快裂開了!

嘴巴張大,半晌才道:「部長……早些年就知道我的身份?」

「知道,怎麼能不知道呢,永恆,要是真這麼傻,能成永恆嗎?」

黃部部長笑道:「我當然知道,空空,要不要和我交手試試,我只是三世身,未必能敵你,你覺得呢?」

一旁,黃九愣了一下,看向黃甲,再看看黃部部長,獃獃道:「空空?長老,你不是說……你叫空青子嗎?」

空空是誰?

一般人不知道,但是,有頭有臉的人都知道。

空空,證道榜第三,空間古獸族!

證道榜第三!

比夏龍武還要高,夏龍武證道榜第五!

最接近無敵的一群人之一!

黃甲乾巴巴道:「誤會,都是誤會,部長真的誤會了,我怎麼會是空空,我是空青子,我當年不小心,殺了一位無敵的後裔,我身份不能暴露的……」

黃部部長笑道:「知道,我知道!空青子嘛,殺了天璇仙王的兒子,擅長空間之術,簡單來說,就是偷嘛,偷到了天璇仙王兒子頭上,被發現了,然後打死了對方……是吧?」

「對對對……」

黃甲無奈道:「所以我這身份,哪敢亂暴露……」

黃部部長又笑道:「巧了,120年前,我剛好路過一地,也是剛好啊,真巧了,那空青子瘋了,要偷我……我順手一巴掌拍死了對方……剛好有事,急著走,都懶得取走屍體了,但是好歹也是日月七重,我事後剛要去撿回來……你說巧不巧,一個傢伙,忽然鑽進他皮囊里了,喲,我都驚到了!」

「……」

黃甲老臉徹底獃滯!

黃部部長笑了,拍了拍他的臉,「對,就是這張臉,不過……有點差別,還行,差不多!你說巧不巧?」

黃甲獃滯道:「部長殺的?」

「對啊!不然你以為呢?」

「我……」黃甲哭喪著臉道:「我以為……我以為是被餘波波及的,當時兩位無敵在遠處大戰,我想著,這傢伙真倒霉,我剛好撿個身份用用……」

「真會撿啊!」

黃部部長笑道:「空空,好玩不?」

「不好玩!」

黃甲徹底無語了,「部長這是一開始就知道我的真實身份?」

「那當然,你掛了好多馬甲,又是這個又是那個的,然後最深處是空青子,以為我最多發現你空青子的身份,是吧?」

黃部部長樂呵道:「你不知道,我一直跟著你,你太有趣了,我找到你的時候,你掛了好幾層皮,一層一層地往外冒,最後……我都懶得揭穿你了,有趣吧?」

一旁,黃九獃滯,看向黃甲,半晌,張大嘴巴道:「長老,你……不是人?」

黃甲翻白眼,「我說過我是人嗎?」

「你……你真是空空?」

黃九也是獵天閣的,還是情報部的,此刻,驚訝無比道:「證道榜第三,空間古獸一族的空空?」

「你覺得呢?」

黃甲無語,「老底都被揭出來了,你是不是覺得很難受,我瞞了你這麼久……」

「沒啊!」

黃九陡然驚喜道:「長老,你是空空啊!你打他啊!打他,我們跑啊!你是證道榜第三,都說證道榜前十,能打無敵的,長老,我們……」

黃甲無語!

黃部部長也笑呵呵的,感慨道:「這脾氣,這性子……倒是有點傳承之風了。」

黃九看了看他,又看看黃甲,「長老,部長什麼意思,難道……我是你偷來的,不是撿來的?我聽說,空空最擅長偷竊……」

黃甲有氣無力道:「撿來的!誰會偷你!你丟路上都沒人要,我撿來準備偽裝一下身份的,全部你這蠢貨破壞了,要不是你招惹玄九,哪有這麼多事!」

黃九不解道:「你是空空,你藏什麼?」

黃甲不語。

黃部部長笑道:「他當然得藏,不藏不行!空空,證道榜第三,偏偏不證道,也不露面,藏了好些年了,你覺得沒點事,他會藏?」

「……」

黃甲訕訕道:「部長,這話說的,我……」

「別說什麼了,你忘了,我才是黃部部長,諸天萬界,我知道的最多。」

黃部部長淡淡道:「125年前,有個傢伙,為了證道,想偷點承載物,這東西大人物才有,這傢伙也是膽大,偷著偷著,把仙族古仙半皇的棺材板都給偷走了,是吧?」

「……」

黃九忍不住道:「棺材板?」

黃部部長淡笑道:「還真是,古仙半皇,因為年紀太大了,太古老了,他也許真的從上古活到了現在,他給自己打造了一副棺材,專門蘊養生氣的!那棺材,了不得!用了一棵萬年天元樹、無數天元氣和日月玄黃液加上天地玄光,以及各種天材地寶,還有他親自蘊養上千年,這才鍛造了一副堪比天兵巔峰的棺材!結果……某人把他棺材板偷走了,能不躲嗎?」

「……」

黃九徹底驚呆了,半晌,急忙道:「長老,棺材板呢?」

「……」

黃甲無語,鬱悶道:「幹嘛,你想要?那東西不吉利!」

黃部部長笑道:「在他自己手上呢,那東西可是很好的承載物,空空大概也是想撈取一具強大無比的三世身吧,一般的看不上,這一百多年,大概都在嘗試吧?」

黃甲不吭聲。

好一會,黃部部長笑道:「好了,我無意如何,對這個也沒興趣,幫我做件事,我好歹庇護了你百年,你自己非要跑,不跑,也沒這麼多事,不是嗎?」

黃甲沒急著答應,而是遲疑道:「部長到底什麼實力?」

「永恆啊,難道是半皇?」

「不是這意思,永恆也有強弱,部長說當年一直跟著我,我卻是不知……部長這是達到……」

黃部部長淡笑道:「達到什麼?不要胡思亂想!空空……算了,還是叫黃甲吧!黃甲,幫我做件事如何?」

「大人說!」

「幫我盜取文墓碑!」

黃部部長輕笑道:「你可以做到的!我想,沒人比你更有把握了!」

黃甲皺眉,「諸天萬族都在盯著這東西,我只是想拿承載物,不想拿這東西,太危險了!」

說罷,看向他道:「部長為何非要這東西?甚至不惜揭破我身份……」

「有點興趣,萬族都想要,我自然也想要。可我拿到了,獵天閣其他人要分,那可不行,我想獨吞。」

黃甲遲疑了一會,「那個……我不行啊,我很多年不出手,都快忘了怎麼偷了。」

「怎麼會!」

黃部部長笑道:「不會的!你怎麼會很多年沒出手,前幾年,你不是才偷了龍族一位永恆的龍蛋嗎?」

「……」

黃九驚呼道:「長老,八年前,我們吃的蛋是龍蛋嗎?」

「……」

黃甲暗罵,幹嘛呢!

叫喚啥啊!

被龍族聽到了怎麼辦!

黃九繼續驚呼道:「那12年前,你讓我吃那個烤小鳥,是啥?」

黃部部長笑了,「哦,還有這一茬呢!12年前,鳳凰族丟了一隻幼鳥,是你乾的?」

黃九驚訝道:「幼鳥?好殘忍!長老,斷絕關係吧,我先走了,你太殘忍了……」

她轉身就要跑,黃部部長心累,再次探手,按住了她的腦袋,「跑什麼,小丫頭,跑哪去?你覺得你跑了,他就敢跟我一戰了?」

黃九鬱悶,再次被抓了回來,朝黃甲眨眨眼,詢問,能打嗎?

打的贏就打,打不贏……算了吧,幫他幹活好了,大不了等他走了,就跑,毀約!

黃甲無奈,「部長,偷文墓碑……真的危險。」

「我知道,可那東西……丟了不好。」

黃部部長笑道:「不說這些了,你幫著干一次,成功了,你證道的時候,我幫你一次,你證道……找死的節奏,古仙王可能會親自來找你。」

黃甲無言,我知道,不然我早就證道了,這不是不敢嗎?

「那……行吧!」

黃甲唏噓,無奈道:「部長真是……英明!」

「一般般!」

黃部部長笑道:「那我不打擾你了,黃甲,面具別破碎了,好歹也是巔峰地兵,就算破碎了……我也能找到你的,找不到你,也能找到這丫頭。」

黃甲訕訕,「部長放心,我不跑!」

「希望吧!」

黃部部長笑了,瞬間消失在原地。

等他走了,兩人對視一眼,再次喘氣。

黃九看著他,奇怪道:「長老,你真是空空嗎?空空是空間古獸,你本體啥樣的,好玩嗎?大家都不知道空間古獸本體什麼樣的……」

「閉嘴!」

黃甲哼了一聲,戴上了面具,「面具戴上!一點用都沒,廢物!」

「長老,那是無敵,你都不敢打,我還能打的過?我都賣萌好多次了,他不理我,我也沒辦法。」

黃甲沒理她,想了想道:「看來還是得幫他干一次了,這傢伙要文墓碑幹嘛?對他沒啥用吧,據說只對半皇有用,或者多神文系文明師……」

黃九不以為意道:「要不他想成皇,要不他和人族有勾搭!聽他那意思,也許都知道玄九的問題,壓根不想提,搞不好和多神文系就有點關聯!」

「是嗎?」

黃甲摸了摸下巴:「也許吧!算了,不追究,知道的多,死的快!我這身份暴露了,比他死的還快!你爺爺我,招惹的可是萬界排名前三的強者……哎,悔不當初啊!」

「那把棺材板還回去?」

「那不行,怎麼能還?我還指望這個,撈取一具強大無比的過去身呢!」

「過去身?長老撈取的不是過去身嗎?撈取的是未來身?」

「廢話,證道榜前十,幾乎都是未來身,誰撈取過去身啊,戰力又不強,過去中撈取未來,這才是真人物,算了,你不懂,等你到了我這一步,你就知道,這一步多難走了!」

黃九也不在意,又道:「長老,那黃部部長剛剛說,我是哪家的?」

「你?都說大路上撿來的。」

「在哪撿的?」

「你問那麼多幹嘛,你還想找你親爹去?」

「不是!」黃九否認道:「就是好奇,聽那意思,我家好像還不一般,要不我認祖歸宗,咱們偷點好東西回來?」

「算了吧!你家沒了,偷個屁,別想了,走了走了,別想回家了,你爺爺我養了你這麼多年,吃了我多少好東西,還錢,然後才給回家!」

「……還不起!」

黃九嘀咕,我都吃了多少好東西了,龍蛋,鳳凰幼鳥,到哪還去!

算了算了,管他呢,跟著長老混,才有好東西吃。

PS:本月最後3小時了,月票不投浪費了!大家支持一下啊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74章 黃甲和黃九(萬更求訂閱)

48.64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