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6章 蘇宇的超級大殺器(求訂閱)

第476章 蘇宇的超級大殺器(求訂閱)

夏侯爺沉默。

有人卻是沒沉默,洪譚此刻也走了出來,看向張啟,輕聲道:「張啟,你也是老輩強者了,知道我師兄弟這一次齊聚南元的意思,現在……無人不可殺!張穎被我師兄擊殺……便是活該!你焚海王一脈,此刻非要出頭嗎?」

張啟看向他,沉默片刻,「我是我,我父是我父,我知道你們想做什麼,但是……柳文彥殺我愛女,張穎要抓他,也只是按照規矩辦事,何錯之有?」

多神文一系齊聚南元,什麼意思?

引出那背叛的無敵!

都快成公開的秘密了!

而此刻,張家出頭,不得不讓人懷疑張家的態度,然而,背叛的無敵,這麼愚蠢的嗎?

此刻,洪譚和柳文彥也是皺眉,沒再說話。

夏侯爺睜眼,嘆息一聲,開口道:「直說吧,你想做什麼,要什麼?」

「一塊承載物。」

「……」

四方安靜的嚇人。

連柳文彥都愣了一下,他殺張穎,只是為了震懾四方,震懾這些求索境的傢伙,張啟露面,他以為要爆發戰爭了,都準備好了戰鬥。

可是……張啟在說什麼?

張啟平靜道:「柳文彥,我女兒只是按照規則辦事,沒有逾越之處,規則,也是八大家一起制定的!而非我女兒人一人制定的!你殺其他人,求索境制裁你,合情合理,你卻是殺了他……多神文系有你們的目的,張家無意參與,張家只是按照規則來,但是……現在你壞了規則!」

柳文彥震撼無比,看著他,忍不住怒道:「你一直在?」

張啟一直在附近?

張啟不語。

四周,元慶東這些人都是不寒而慄!

這……都瘋了吧?

為了證道,都瘋了!

張啟快進入日月九重了,進入了,就需要承載物,才有希望證道,而今,他在做什麼?

元慶東這些人心底里都發寒!

剛剛柳文彥殺人,他們雖然驚懼,但是也沒這個害怕,此刻,真的害怕,真的心寒!

張啟如此……他們的父輩呢?

這一次,他們來的都是日月前期,中後期的一個都沒來,他們的父輩在哪?

元慶東咽了咽口水,心中寒意大盛!

瘋了!

都瘋了!

這些人為了證道,都成了瘋子。

張啟一定早就來了,他故意的,他故意等柳文彥殺了他女兒,也許……就是他傳音授意張穎的,要不然,張穎真的會說這些話嗎?

……

此刻,何止他們心寒。

四周,一群萬族強者,都是心寒無比,這人族的傢伙們,太狠了吧!

夏侯爺也是一聲嘆息,看向張啟,半晌,沉聲道:「你要承載物?」

「對!」

張啟平靜道:「我焚海一脈,並非叛徒!而是人族功臣!我父,為人族立下汗馬功勞,我也為人族征戰多年,我不是叛徒,我女兒也不是,柳文彥殺了她……你們哪怕真的引出了叛徒,殺了叛徒,也和我們無關!因為,我們不是,若是我們不是叛徒……柳文彥,你的錯,就大了!」

夏侯爺似哭似笑道:「所以,你答應私了?是嗎?」

張啟沉默。

「哈哈哈!」

夏侯爺有些無奈,有些悲哀,「我明白你的意思了!」

張穎,不是叛徒,張家也不是。

當然,現在不好說。

但是,張啟並非因為自己是叛徒而來,他是想賣了自己的女兒,換取一塊承載物,這……夏侯爺無法想象。

然而,張啟說的不錯。

柳文彥殺人,終究還是壞了規矩的。

除非這次他死了,否則,焚海王一旦不是叛徒……張家絕對不會善罷甘休,哪怕大秦王、大夏王他們出面,也不會善罷甘休的!

張啟心太狠了!

因為他想證道!

所以,他坐視女兒被殺,只為了一塊承載物。

夏侯爺嘆息一聲,很快,再次笑了,笑的莫名,「行,給你,我夏家或者柳文彥,若是奪取了承載物,給你一塊!張啟,你讓我刮目相看,我只想知道,焚海王知道嗎?」

張啟平靜道:「不知道,我覺得我父親是好人,當然,我不確定。你們儘管引誘便是,若是我父是叛徒……這承載物,不需要了,因為我也是叛徒之後,若是我父不是叛徒……夏家和柳文彥若是得到了承載物,必須給我一塊。」

「……」

這一刻,真的讓四方強者長見識了!

柳文彥也是似哭似笑,好狠的傢伙,他殺人,他不後悔。

可是,他殺了張穎,最終出現的張啟,卻是讓他打心底有些發寒,這傢伙,有錯嗎?

若是這傢伙不是叛徒或者叛徒之後,他沒什麼錯。

他女兒被殺了,他選擇了私了,開價一塊承載物!

給嗎?

再把他給殺了?

這一切,和柳文彥預期中的完全不同。

身後,王老也是眼神複雜地看向張啟,許久,嘆息一聲,喃喃道:「最是無情……帝王家!」

一聲嘆息!

用一個不太中用的女兒,換一塊承載物,划算嗎?

划算!

但是,人是有感情的!

不是什麼東西都能用價值來算的,而張啟,冷血的讓人害怕!

可他沒錯,他女兒又不是他殺的,殺人兇手是柳文彥。

他只是選擇了私了!

沒錯,但是太過於冷血,甚至是自私到了極致,可此刻,夏家也好,柳文彥也好,都沒再吭聲。

求索境……怎麼成這樣了?

夏家可以拒絕,柳文彥也可以,他們都不在乎以後了,還怕什麼?

可是,這一刻他們答應了。

沒再拒絕。

張啟這人,瘋了,無情到了冷血變態的地步,他們不想和他多說什麼。

張啟卻是很平靜,收斂了女兒屍體,瞬間消失在了原地。

好像,剛剛他來,只是為了給女兒收個屍。

……

遠處。

「無情啊!」

蘇宇一聲感慨,滋味莫名道:「這樣的人,能證道嗎?這樣的人,配證道嗎?」

一旁,玄甲冷漠道:「能,也配!諸天萬族,這樣的無敵不是沒有,只是……沒這麼直接罷了!張啟……焚海王之子……我也算長見識了,當然,若是張穎不是他親生的……搞不好是他老婆給他戴了帽子呢,這種人,也許會很強的,只是……希望不會有太多人學他!」

張啟把無情表現到了極致,冷血的不像活人。

當然,諸天萬界,生靈無數,這種人不是沒有,可對於蘇宇而言,卻是有不小的衝擊。

衝擊的他,都想殺了這傢伙算了。

這樣的人,若是真證道了無敵,他會庇護人族?

他會為人族征戰?

他女兒都不要了,為了強而強罷了,到頭來,賣了人族差不多。

一切的一切,都是有價碼的!

……

蘇宇滋味莫名。

人族都是如此,而萬族當中,卻是有人笑道:「乾的漂亮!張啟……焚海王之子,厲害!手段高明,佩服!倒是可以借鑒一二,哈哈哈!」

有人幽冷道:「焚海王……也許就是那個叛徒呢!有什麼樣的兒子,就有什麼樣的老子,我看啊,別找了,夏家有什麼底牌,儘管拿出來,和焚海王一決生死算了!」

諸天萬族,都在判斷,夏家是否有什麼底牌。

也許就是原始教主!

當然,也許不止。

萬族現在不敢貿然闖入遺迹,也是和這個猜測有關,夏家也許還有底牌。

至於煽風點火,太正常了。

萬族巴不得人族內訌到了極致,自己和自己打起來。

焚海王之子,讓人大開眼界。

此刻,抓到了機會,豈會不煽風點火,一個個笑的意味深長,有人看向元慶東那邊,幽幽笑道:「八大家好算計啊,難怪來的都不強,不會都是打的這主意吧?柳文彥,多殺點,奪個八塊承載物,一家分一塊!」

「哈哈哈!」

一群強者狂笑。

夏侯爺不理他們,看向柳文彥,嘆道:「回來吧!」

柳文彥也沒再說什麼,在葉鴻雁和柳家大伯的護送下,朝南元城內走去。

夏侯爺平靜道:「你們想死的,儘管攔!夏家奈何不得其他人,殺你們……還是有把握的!」

有人幽幽笑道:「那當然,侯爺放心,你人族那背叛的無敵不出來,我們不進去,哪怕遺迹給你們奪走了,哈哈哈!」

「諸天萬族,看你夏家釣魚,我們也想看看,那位是誰呢!」

「是你夏家釣到了大魚,還是魚太大,把你們給拖下水了,我們都等著呢!」

「……」

一位位強者大笑,夏家的計,算陽謀。

他們也想等等看,夏家的底牌是什麼,也想看看,那人族背叛的無敵,到底會不會出現?

當然,前提是柳文彥,真的能繼承遺迹,有證道把握,否則……那位可未必會出來。

大戲,要開幕了!

一群人笑容滿面,敢留下的,自然都有幾分把握,沒把握的,早就撤離了此地,在外圍守著。

這遺迹,是越來越有意思了。

一群人都在等待著!

等待著遺迹的出現,等待著那位無敵出現。

……

柳文彥入城了。

順利入城了!

而蘇宇和獵天閣其他人,依舊在外圍守著。

蘇宇看向南元,心情有些起伏,許久,開口道:「長老,就為了證道,什麼都拋棄了,真的值得嗎?」

玄甲沉吟了一會,搖頭,「別問我,這個問題……很難回答你!有人覺得值,有人覺得不值,有的人,暗地裡做了什麼都不稀奇,拋妻棄子,殺兒殺父……萬物生靈,太多了,也太常見,張啟這人……看到的人多罷了,你沒看到的,也許不知道多少。」

蘇宇點頭,想了想,傳音道:「長老,那你覺得,他該殺嗎?」

「該殺!但是……」玄甲傳音道:「不能殺,除非他被證明了是叛徒,否則,你殺一個無敵的嫡子,你憑什麼殺他?他父親為人族征戰,他也為人族征戰,你憑什麼去殺他?」

蘇宇默然。

這一刻,他想到了什麼。

心中,微微一動。

有人說……他也許要遺臭萬年了!

他……和自己想的一樣嗎?

他料到了這一切嗎?

若是……不管成功還是失敗,他真的遺臭萬年了,起碼,人境容不下他了!

蘇宇,莫名地有些悲哀。

你想做的,和我想的是一樣的嗎?

你引來了這麼多人,甚至早就在布局,就是為了等待這一刻嗎?

……

這一刻,蘇宇朝北方看去,那裡,是大夏府府城。

那裡,有修心閣。

……

修心閣。

萬天聖在看南方,隔著千里,在看南方,在看南元。

當張穎被殺的那一刻,他好像笑了。

當張啟作出選擇的時候,他笑的更明顯了。

「人心……人性……」

喃喃一聲,笑了笑,萬天聖收回了目光,看向天空,好像在看諸天戰場。

諸位的顧慮太多了!

諸位的牽制,太多了。

我,清道夫。

這世間黑暗,我來清掃。

希望你們的怨,你們的恨,都集中在我身上,我來承擔,希望,屠龍者不會成為被屠者。

英雄,就繼續當你們的英雄。

「南元聚,南元隕……南元,是個好地方啊!」

感慨一聲,萬天聖回到了藤椅上,打開一本書,開始看書,老藤椅發出吱呀吱呀聲,萬天生徜徉在陽光照射之下,顯得有些瘦弱,表情卻是很滿足。

陽光,終究會驅散這一些黑暗的。

……

南元城內。

伴隨著柳文彥入城,大夏府全部力量,開始集中,大量強者不斷進入南元。

南元城主府。

夏侯爺輕輕敲著桌子,半晌,開口道:「遺迹何時可以開啟?」

一旁,洪譚低沉道:「三日左右!」

夏侯爺微微點頭,淡淡道:「現在,大家敞開了下棋,明對明!我就是要引他出來,而他……也許就在觀察!不,一定在觀察!」

夏侯爺笑道:「讓陳永回來,晉級日月!我要讓那位知道,他再不阻攔,多神文一系,遲早會找到他,遲早會報復他!」

「好!」

洪譚點頭,「你覺得,他會出來嗎?」

「會的!只要柳文彥真的能做到,瞬間踏入日月高重,中期也行,就怕……這傢伙不太給力!還有你,現在對外傳授神文戰技拆分法,我要讓人境的文明師,都成為多神文!今日傳授騰空拆分法,明日凌雲,後日山海……」

「山海還不行!」

夏侯爺沒好氣道:「我說行,那就行!」

「那好吧!」

洪譚無奈,「我會對外傳授,那夏家這邊,還有其他準備嗎?那傢伙也不傻,沒其他準備,他未必放心……」

「有!」

夏侯爺笑的意味深長道:「當然有,沒有和無敵一戰的底氣,夏家怎麼會孤注一擲?是吧?放心吧,會有的,那位會知道的,大家也都會知道的!」

洪譚笑呵呵道:「那就行!」

兩人不再說話,紛紛看向蘇宇家那邊,柳文彥現在在那,不知道他要多久能晉級日月境。

至於張啟,他倆都沒提這人。

沒意義!

至於夏家真要奪取了一塊承載物,會不會給他……會,但是,夏侯爺有自己的想法,也許會給……但是,也得要他有命去拿!

張啟這種人,真成了無敵,反而是個禍害。

大不了,夏家這名,全都不要了!

人都不要了,還在乎名?

……

獵天閣分部。

蘇宇回來了,沒繼續觀看南元那邊的一切。

柳文彥入城了!

到了這一步,前期計劃差不多全部完成了,到了此刻,說實話,蘇宇的用處不大了,他其實可以離開此地,回到諸天戰場最好。

可是……能嗎?

不能!

柳文彥、白楓、洪譚、陳永、夏虎尤、夏侯爺、葉鴻雁……

很多人,認識的也好,不認識的也好。

有人保護過他,有人幫助過他。

這些人,準備赴死,蘇宇不想離開。

計劃能成功嗎?

蘇宇不知道!

若是引不來那人怎麼辦?

一切的努力,都白費了。

紀鴻、陳永這些人,真的能確定他的身份嗎?

蘇宇覺得,難,哪怕最後懷疑的人縮小到了一個目標,懷疑只是懷疑,沒有真憑實據。

「他殺葉霸天的動機是什麼?」

「不想開啟人境壓制力嗎?」

「還是說,真的只是私仇?」

這個,無人能判斷,無人能證明。

現在最好的打算是,柳文彥能讓對方感受到威脅,感受到證道的希望,對方出現,但是……要是不出現呢?

「多神文一系,最天才的,不是柳文彥老師,是我!」

蘇宇笑了。

對,是我。

我才是最有希望證道的!

柳老師若是引誘不出來,我呢?

我可以嗎?

我……可以的吧!

我才修鍊幾天?

我還被古城死氣逼迫,而我……若是能戰日月高重呢?

「陽竅開啟,竅**元氣往陽竅湧入,不斷湧入,永不停止……我沒那麼多元氣,可是……我有無窮無盡的死氣啊!」

「這還算陽竅嗎?都成死竅了吧?」

「我會不會把陽竅給玩壞了?」

蘇宇笑了,片刻后,逆轉元竅,元氣化死氣,死氣不斷朝半開的陽竅湧入,之前明亮的陽竅,有些黑暗起來,充滿了死氣。

「果然可以!」

蘇宇再次笑了。

開啟陽竅!

全開的話,會有什麼場景?

白家白天浩,開啟陽竅,凌雲九重殺山海七重,諸天萬界,做到這一步的,真的沒幾人。

白家老祖,很妖孽嗎?

他開了360竅嗎?

他鑄身超過36次嗎?

都沒有!

可他,卻是達到了這個地步,陽竅的增幅,絕對沒那麼少,當然,蘇宇現在一直都是在開啟一小半陽竅,從未體驗過,全開的時候。

他不敢,因為這東西開了,沒陰竅的話,沒法關閉,一直持續的!

這一刻,蘇宇卻是想到了一點,很有趣的一點,死氣這東西……是源源不絕的!

我體內的死氣,永遠都在增加。

那麼說,我陽竅吸收力量,不斷吸收,到底是最後陽竅把死氣吸乾淨了,還是死氣把陽竅給充滿了?

到底是陽竅厲害,還是死氣厲害?

蘇宇笑了!

好有意思的一件事!

陰竅,現在開啟還早,蘇宇也不急,這一次多殺一些文明師,萬族的文明師,自然可以獲得大量的神竅位置。

他不急,作為活死人的自己,急什麼。

陽竅,越開越大。

體內,死氣不斷湧入。

蘇宇只覺得自身實力,不斷壯大。

很強很強!

那陽竅之力,比之前提升了太多。

……

而就在蘇宇嘗試的時候。

這一刻,星宏古城。

通道之下。

一座巨大無比的世界,一座死氣沸騰的宮殿中,星月君主陡然驚醒!

體內,死氣微微沸騰了一下。

不斷流逝!

越來越多!

一條通道,無形的通道,貫穿了世界,將她體內死氣傳輸出去,越來越多。

某人,好像無底洞一般,在不斷吞噬死氣。

吞噬的程度驚人!

星月被驚動了,她起身,瞬間消失在與原地,下一刻,出現在通道下方,沉聲道:「蘇宇呢?」

她看向城內,蘇宇呢?

星宏不理她。

繼續閉目。

彷彿感應到了什麼,星宏忽然睜眼,「你……你這死氣,波動的有些厲害。」

「蘇宇呢?」

星月冷冷道:「他在哪?他不在諸天戰場,他去哪了?」

該死的!

他在做什麼?

他在瘋狂無比地吸收死氣,速度快的驚人,星月不知道他在做什麼。

星宏也是有些意外,蘇宇在幹嘛?

這傢伙,好像在瘋狂吞噬死氣。

難道是那種功法,在逆轉?

這麼浪費幹嘛,你差這點死氣?

逆轉的差不多就行了,你又沒辦法徹底切斷通道,死氣源源不斷,你還想吸干一位死靈君主,笑話!

人家是無敵,你才哪到哪?

你這麼給力……早知道,我多出去一會了!

星宏沒理星月,但是,忽然,石雕移動了一下。

星月一愣,星宏居然離開了通道。

此刻,大量的死氣往石雕那邊涌去。

星宏沒說話,也沒吭聲,那些死氣,卻是瞬間消失。

星月獃滯!

「你……想殺了他?」

不然你怎麼也把死氣轉移給了蘇宇!

石雕不理她,我試試看。

那小子太給力了!

既然瘋狂無比地吸收你傳輸的死氣,我也給他一點好了,這小子是不是覺得死氣太少了?

……

而這一刻的蘇宇,肉身微微一震。

更多的死氣湧入!

蘇宇心中微動,石雕乾的?

隨意吧!

我怕啥!

此刻,他的陽竅已經徹底成了黑色,無數的死氣湧入其中,陽竅具備不斷吸收的能力,好像非要把蘇宇吸幹了。

而蘇宇體內,死氣好像也和陽竅較上勁了!

誰怕誰啊!

星月君主,不斷將死氣輸入,她就不信了,自己堂堂死靈君主,還收拾不了一個蘇宇。

你轉化是吧?

你抵消是吧?

我看你能抵消多久!

還和我杠上了!

死氣不消散,她是不能不斷輸入的,只能按照規則來輸入,可蘇宇自己不斷消耗,不斷抵消,那也別怪我,不斷給你加量了!

陽竅和死氣杠上了!

而蘇宇,卻是體會到了強大的感覺,他的陽竅還沒徹底開啟,但是開啟了很大一部分,此刻,吸收起死氣速度極快。

蘇宇全身360竅,合成9個,此刻,這9竅圍繞陽竅,如同10輪暗月。

都是黑色的!

9竅中,那些死氣不斷朝中間的陽竅輸入死氣,陽竅和9竅形成了一個完整的體系。

蘇宇只覺得,肉身越來越強大了!

這還不夠,當9竅和陽竅隱約間要融合的時候,爆發出來的威力,更是強大!

蘇宇在思考,自己全開陽竅的話,加上62鑄的肉身,到底能強到什麼地步?

這陽竅,不斷在積蓄力量!

厲害了啊!

「白家老爺子……」

蘇宇此刻腦海中,忽然浮現一人!

白楓的爺爺!

他一定全開了陽竅,但是現在,可能快被吸死了。

這位……最好的古城居民人選啊!

當然,前提是能逆轉元竅,否則,死氣太多,對方就掛了,陽竅也吸收不了。

「若是這位化身居民,會元竅逆轉之法,又開啟了陽竅,陽竅的問題就解決了,完全可以解放戰力啊!」

蘇宇想著,怕就怕,轉換他的死靈不夠強,被吸死!

自己沒問題吧?

應該沒問題!

轉換自己的可是死靈君主,蘇宇這一刻,無比感謝星月,幸好是你,要是一般日月,這麼被我吸,不會被我直接吸死了吧?

那就太可惜了!

帶著這樣的念頭,蘇宇不斷修鍊,不斷鑄身,不斷開啟陽竅,吸收那些死氣,反正無窮無盡,先積累一些再說,陽竅積累大量力量,自己肉身更強,吞噬日月六重精血,再全開陽竅,也許可以吞噬日月八重的精血。

到了那時候,一位無敵,為自己提供無窮無盡的死氣,自己還是可以和一些人一戰的。

摩多那?

這些人有古皇附體?

呵呵,我也有,我有死靈君主附體,我怕你們?

來啊!

你們肉身能承受,我也能,我肉身絕對不比你們弱,你們古皇附體強大,我死靈君主附體,也強大,誰怕誰啊!

柳老師引誘不出來,那就我來!

我這樣的絕世天才都引誘不出來,那這背叛的無敵,就乖乖等死吧,等我們證道一個個去查,再弄死你。

……

蘇宇得意,為自己的異想天開的手段而驚喜。

而這時候,古城中,星宏獃滯。

還在吸?

卧槽!

你還吸星月?

我都把死氣轉移了大半給你,你居然還吸不夠?

通道中,星月君主也是震動。

我……真的能把這傢伙給轉換了?

我不管了!

我繼續輸,我要你自己後悔!

星宏也是偷摸著將所有死氣,全部轉給了蘇宇,沒事!

蘇宇沒事人似的!

還在繼續吸星月的。

星宏愣住了,這也行?

艹!

這也可以?

他么的,我以前小看了這小子啊,我一直擔心,他轉換不過來,生怕我出去久了,他就死了。

可是……

什麼情況?

星宏活動了一下身子,忽然看向星月,「別給我搗亂,我出去看看,聽到了嗎?」

星月獃獃地看著他。

星宏不管她,忽然消失在原地,我要出去浪……咳咳,出去看看老朋友了!

真輕鬆!

完全沒死氣,蘇宇那瘋子,不知道在幹嘛,瘋狂無比地吸收死氣,他離開了古城,都沒感受到任何死氣溢散。

見鬼了!

一閃而逝,沒一會工夫,他出現在了一座古城上空。

天滅古城中。

天滅獃滯了一下,睜眼,他想揉揉眼睛,我見鬼了?

他真的揉了,揉了一下,上空,星宏笑了,「天滅,外面變化好大,真美,我去看看,你……繼續待著吧!」

「星宏……」

人沒了!

星宏走了。

天滅瞪大了眼睛,卧槽!

他來了?

他走了?

他真身來了!

什麼鬼,死氣呢?

死氣無人承載,是不能走的,否則,通道就會被強行破開,那死氣去哪了?

他們這些石雕,短暫地離開瞬間還行,讓城主和居民去承受,可是死氣猛烈,也許三五秒,全城死絕了!

可他么星宏從那邊到這邊,最少也要一段時間吧?

他居然還要去別的地方浪!

「不……蘇宇……對,蘇宇……」

這一刻,天滅忽然瘋狂了,陡然,一拳砸出,轟隆一聲,前殿,天河被一拳砸中了後腦勺,整個人都要崩了!

「我……艹!」

怎麼了?

天河暈倒了!

這一刻,他很崩潰,在城內能一下子打暈他的,除了那石雕沒誰了!

怎麼了啊?

千古奇譚啊,我是第一位被石雕打暈的城主,是嗎?

而天滅,則是睜眼瞪著暈倒的天河,憤怒無比道:「你為何不讓位給蘇宇?」

「……」

隱約間,天河聽到了。

暈乎乎的。

啥情況?

我招誰惹誰了啊!

……

這一日,一尊石雕,在無人可見的情況下,浪跡天涯。

星辰海中。

星宏一步踏入蘇宇當日差點遇到的那座古城,笑道:「老哥,還睡呢!」

城中,那座昔日提醒,不要亂開死氣逆轉的石雕睜眼,看了一會,閉目,滄桑道:「換城主了?不要亂來,死氣太重,可能是我上次看到的那人……逆轉死氣,小心死氣太重,再開通道!」

星宏一震,微微點頭,「知道了!」

說著,遲疑道:「可以去人境看看嗎?」

「不行,不要把死氣通道帶入人境!」

「我那城主,他在人境!」

古老石雕沉默一會,出聲道:「儘快弄回來,你也不要亂跑!」

「好!」

星宏點點頭,瞬間消失。

古老石雕看了一眼他離去的方向,搖搖頭,繼續沉睡,閑的沒事幹的星宏,你跑,跑的不好,死氣通道在人境開啟,你作為城主聯通之鎮守……你去鎮守人境的通道吧!

真打開了人境通道,人境上古有皇……呵呵,在人境死靈界內的話,你等著天天被打的半死吧!

傻子星宏!

居然讓你的城主跑去人境了,不知道會不會惹下大麻煩!

睡覺,不管他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76章 蘇宇的超級大殺器(求訂閱)

48.94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