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0章 齊聚南元(求訂閱)

第460章 齊聚南元(求訂閱)

如今假遺迹弄出來了,接下來,就該是引出那位背叛的無敵了。

所以,計劃並未成功。

這一切,還需要那位無敵感受到危機感,紀鴻、洪譚他們都是重要人物,而紀鴻這邊的信息,不能由大夏府傳遞出去,最好還是獵天閣。

……

蘇宇帶著玄甲,再次前往大夏府。

藝高人膽大。

不,叫有恃無恐。

蘇宇和玄甲,那是青天白日的,隨意戴了個斗篷,就潛入了大夏府,一點不嚴謹。

玄甲都沒忍住,「你是不是太敷衍了?」

蘇宇倒是不在意這個,解釋道:「這還真不是敷衍,越是正大光明,越是沒人懷疑,長老信不信,夏家不知道我們進來了?」

燈下黑懂不懂。

夏家十有八九沒發現他們,我們來的這麼正大光明,誰家探子這麼大膽。

玄甲無語!

你也就仗著夏家發現了,也不會把你咋樣,才這麼大膽吧。

很快,兩人到了育強署。

看著育強署府邸,玄甲傳音道:「直接去見紀鴻?他不知道你的身份吧?若是找夏家來抓你,很麻煩的!」

蘇宇搖頭,「不直接去見,先溝通一下,留下獵天分榜。」

說著,又道:「順道給我老師他們護個道,他們得去南元,突破境界,我們暗中跟隨,預防一些傢伙半路截殺他們!」

「你真把我當打手用了!」

玄甲吐槽。

「獵天閣保護他們很正常。」

蘇宇無所謂,直接傳訊八長老,「八長老,洪譚他們有意前往南元,探查遺迹,我申請玄甲長老隨我護送他們,讓他們安全抵達,證明遺迹真的存在,證明文墓碑真的存在!」

「可!」

八長老考慮了一下,有這個必要,沒多久,玄甲收到了上面的任務來訊。

玄甲無力了。

大爺的,這也行?

蘇宇壓根不在意被別人知道,他要護送洪譚他們,直接向獵天閣申請任務支持,你服不服?

「你狠!」

玄甲無語,很快又道:「你覺得會有人暗殺他們嗎?」

「肯定有的!」

蘇宇笑道:「多正常,現在大家都知道,文墓碑和多神文系可能有關係,就不怕他們去了,直接繼承了遺迹?實際上,我覺得阻攔的還未必是萬族,我從不高估人心!」

玄甲懂他的意思了。

蘇宇的意思是,有些有多神文系的大府,可能會對洪譚他們出手。

玄甲遲疑道:「不至於如此惡劣吧?」

蘇宇幽幽道:「玄甲長老可能太久沒回人境了吧,人境……就是這麼惡劣!我也沒以前那麼偏激,覺得人境無好人,但是我知道,人境壞人也不少!」

玄甲沉默。

兩人沒再說話,很快,蘇宇看到了一人,正要進入育強署,蘇宇隨手一扔,一份獵天圖冊飄到了那人身後。

紀小夢一無所知,繼續走著。

育強署來來往往的人,意外地看著她,署長女兒拿了分榜就拿了,這麼張揚幹嘛?

還特意背在身後!

有些過分了啊!

紀小夢沒感受到背後有獵天分榜,繼續走著,見大家都看著她,也甜笑著看向其他人,不時問候一下,就是有些奇怪,這些人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一樣。

……

玄甲好笑道:「你認識她?」

「認識,紀鴻女兒!」

蘇宇笑了笑,「走了,紀鴻很快可以拿到獵天分榜,再溝通也不遲,先撤,多神文系可能要動身了,我已經感受到了動靜!」

兩人一閃而逝,很快消失在育強署門前。

育強署大殿中。

紀鴻看到了女兒,也看到了她背後的獵天分榜,探手一抓,二話不說,瞬間衝出育強署。

四處探查一番,凝眉。

獵天閣的人來了?

好大的膽子!

大夏府正在全面追殺他們,這些傢伙居然還敢來。

探查了一番,沒找到人,紀鴻迅速回到了大殿中,紀小夢還有些茫然,「爸,怎麼了?」

「沒事!」

紀鴻遲疑了一下,開口道:「最近不要亂跑,最好待在學府別出來,我這邊有點事,恐怕接下來會很忙。」

「哦!」

紀小夢眼珠子滴溜溜地轉動了一下,喜笑顏開道:「爸,那我去南元可以嗎?」

「不行!」

紀鴻嚴肅道:「南元不能去,那邊現在很亂,你才什麼實力?記住了,最好一直待在學府,若是學府也出現了混亂……你就想辦法去大秦府。」

紀小夢眨了眨眼,看了一眼父親,想了想,點點頭,沒再說什麼。

紀鴻叮囑了她幾句,很快,擺擺手道:「去吧,最近沒事也不要回育強署了。」

「哦,爸,那……那我去諸天戰場可以嗎?」

「諸天戰場?」

紀鴻微微皺眉,許久,開口道:「看情況吧!真到了萬不得已,可以去試試,留在大本營還算安全。」

「不是啊,我準備去找蘇宇,我和他是同學呢,找他看看,能不能給你報仇。」

紀小夢說的天真,紀鴻眉頭一皺,「報什麼仇!」

紀小夢嬉笑著,蹦蹦跳跳地離開,沒有回答。

顯然,心裡是明白什麼的。

紀鴻等她走了,輕嘆一聲,沒再說什麼。

手中拿著獵天分榜,猶豫了一陣,輸入了一行字,「我是紀鴻,你是誰?」

「玄九!」

紀鴻猜到了,此刻來找他的獵天閣成員,大概率就是此人。

「你找我,想做什麼!」

「紀署長上次說的消息,我很感興趣,紀署長開價便是!包括你女兒紀小夢,如此年輕,難道紀署長要帶她一起共赴黃泉?」

……

城外。

蘇宇迅速回復著:「紀署長,消息賣給我們,我獵天閣想辦法護送你們全家離開人境,定居小界也好,或者送入獵天閣總部,必然護你周全!獵天閣,有這個實力庇護你!」

「我不懂你什麼意思!」

蘇宇笑了,「紀署長,何必揣著明白裝糊塗,不要跟我說,上次只是情急之語,我想,紀署長也許也在擔心,擔心你死了,消息傳不出去!而紀署長……也許還懷疑上了夏家,紀署長懷疑的人當中,是否有大夏王的存在?」

此話一出,紀鴻沉默。

蘇宇判斷,紀鴻要不真的不知道計劃,但是,他查出的人中有大夏王存在。

要不,他知道計劃,現在只是在配合。

這個,蘇宇沒問萬天聖。

他相信,萬天聖大概也沒透露自己的身份,既然如此,那就假戲真做,該如何如何,沒必要去衡量太多。

若是紀鴻不知道計劃,但是遲遲不告訴夏家,那代表……他查到的資料中,包含的無敵,也許真的有大夏王存在。

大夏王可能是叛徒嗎?

不好說,一切皆有可能。

當然,大計劃大夏王是知道的,若是大夏王是叛徒,這一次不會出現,或者會幹掉萬天聖,總之,若真是大夏王,其實沒得玩。

蘇宇一邊和紀鴻溝通著,一邊和玄甲潛伏等待。

半夜時分。

有人出城了!

不是一兩位,而是好幾位。

洪譚,夏雲奇,趙明月,胡萍,吳月華……

這些人,全部動身了。

這一次,大夏府多神文系,也是傾巢而動。

蘇宇眼神有些複雜,這些主要演員,都要去南元了,南元大幕,即將拉開。

除了這幾位,大夏府也有日月護送。

趙將軍!

趙將軍之前展露的實力是日月五重,而今,蘇宇實力強大了,但是依舊難以判斷他們的真實實力,到了他們這地步,不全力以赴展露實力,很難去判斷出他們到底日月幾重。

玄甲傳音道:「趙銳護送,安全還是有保障的,洪譚自己也是日月,其他幾位,都是接近日月的多神文強者,我們大概率不需要出手!」

「跟著!」

蘇宇沒多說什麼,不管如何,跟上去,還是小心一些。

這一波的人要是滅了,他對人境都沒什麼太大的留戀。

小心無大錯!

前面,那群人速度很快。

後方,蘇宇和玄甲跟著,一路上,蘇宇不斷探查,感應玉放到了最大,但是也只能探查方圓千米內的情況,趙銳在他的感應玉中,光點不算太強,但是也不算太弱。

感覺是日月六七重的樣子。

而洪譚,給蘇宇的感應,只有日月一重左右,不知道師祖是刻意壓制了,還是真的沒突破。

感應玉這東西,敵人刻意壓制一下實力,有時候也難以判斷的清楚。

一路無事。

很安靜,也很安全。

但是蘇宇,沒敢大意,「劫」字神文跳動了幾次,可能是有人暗中探查,觀察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洪譚這些多神文系強者,即將趕往南元,消息也迅速傳播。

大夏府,要來探查遺迹了。

而蘇宇家附近,那一片,現在也被龍武衛幾位日月徹底封鎖,不給任何人進出,不給任何人探查。

……

另一處。

一道影子,在夜色下搖曳,迅速消失在原地,影子剛消失,一道身影浮現在影子消失的地方,喃喃道:「陳永,跑的真快!」

追殺陳永,有段時間了,結果陳永手段極多,幾次差點殺了陳永,都被對方逃脫了!

後來者看了一眼陳永消失的方向,笑了笑,「南元?」

陳永要去南元?

看來,連他也收到了消息,南元出現了遺迹,出現了文墓碑。

「南元嗎?」

心中想著,身影瞬間消失,去南元看看。

……

這一刻,無數天才,也開始朝南元匯聚。

遺迹!

多神文!

……

還是這一刻,無盡虛空。

一個巨大無比的圓球,橫亘在無盡虛空之中,那是人境,如同大夏王時常在神界邊緣徘徊一樣,此刻,這無盡虛空中,也有一尊尊強悍無比的身影,在人境附近徘徊。

強闖人境,有好幾個渠道。

通道,那是最安全,動靜最小的。

而從界域之外,無盡虛空,其實也可以強行闖入,但是動靜極大,難度很大。

那屬於強行破碎空間,還是大界空間,一般的無敵都難以做到,而且入境的動靜太大,輕易便能被人境強者發現。

然而,此刻,無盡虛空中,隔著數萬里,就有一道虛影呈現。

隔著界域壁壘,也有一尊強者屹立。

「儘管進來試試!」

一聲冷哼,穿透了界壁,那是大明王的聲音,「本王倒想看看,有多少不怕死的,敢強闖人境!」

「大明王……界壁難破,可人境通道不止一處,不如放我們進去,給你們人境減少一點損失。」

大明王不理。

他知道,這些人不敢進來,而這些人存在的目的,只是為了牽制自己罷了,真想進來,大概有人已經通過通道潛入進來了。

明面上的,反而是不敢來的。

當然,若是大明王不管不問……那就不好說了,一個不慎,可能真有人敢強闖進來。

……

人境,開始動蕩。

而蘇宇,此刻卻是沒心思管別人,他知道,還有人在暗中探查信息,探查情報。

這一次,沒事也就罷了,有事,也許來的就是頂級強者。

「長老,多注意點!」

蘇宇傳音,玄甲微微點頭。

而就在此刻,蘇宇心中一動,很快,按捺下了衝動,沒有出手。

十多位蒙面強者,忽然殺出,朝洪譚他們殺去。

強的到了山海,弱的只有騰空。

蘇宇皺眉,送死來了?

殺洪譚他們,這點人就是送菜來的,有個屁用?

果然,洪譚這邊,其他人都沒出手,趙銳一槍橫掃出去,轟隆一聲,十多位蒙面全部被殺,瞬間死亡。

蘇宇皺眉,送死送的這麼乾脆?

騰空不知道情況,山海還能一點不清楚?

找死呢?

他正想著,玄甲傳音道:「死士,用特殊手段,特殊手法,提升上去的死士,並非自主修鍊上去的!」

蘇宇疑惑道:「那派人送死幹嘛?」

哪怕死士,提升到了山海也不容易吧。

就這麼白白來送死?

按照蘇宇的想法,殺洪譚他們,不得頂級強者,雷霆一擊?

搞不懂幕後那些人的心思。

他正想著,這些被殺的死士,忽然一塊塊血肉炸開,大量煙霧升騰。

遠處,吳月華喝道:「避開,該死,是屍腐毒!」

蘇宇不懂毒,也不知道這毒性如何。

不過,玄甲卻是清楚的,迅速道:「離遠點,這東西和死氣差不多,腐蝕能力極強,能腐蝕人的元氣,甚至腐蝕意志海!」

蘇宇皺眉,毒師?

他倒是知道人境有毒師這個專業,吳月華是神丹師,關鍵時刻也能充當一下毒師。

可這毒,有這麼可怕嗎?

他想了想,看到前面有一抹微弱的毒氣溢散,隨意探手抓了一點,很少。

再毒的毒藥,也不至於瞬間毒死了日月,若是如此,大家都去修鍊毒師了。

這一小縷的毒氣,瞬間侵入蘇宇肉身。

專門往竅**鑽。

蘇宇凝眉,感應了一下,微微一震,震碎了這一縷毒氣,「還行,恐怕能毒死山海了,我算是知道為何用死士了,山海死士炸裂,這毒氣就是山海腐蝕力,利用了對方的元氣和生命力構造的。」

玄甲傳音道:「沒錯,對方大概沒有日月境的死士,否則,就該是日月屍腐毒了!」

蘇宇點頭,日月死士,哪有那麼簡單。

他沒說什麼,腦海中,卻是迅速對小毛球道:「給我聞一下,這毒氣的味道,那毒師可能就在附近潛伏著!」

現在這些傢伙也學精明了,不直接出來了。

躲在暗中,放毒。

洪譚這群人中,不少人還是山海境呢。

此刻,吳月華身上一抹抹丹氣爆發,消磨這些毒氣,但是吳月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臉色開始發白起來,顯然消耗不小。

趙銳幾人,不斷爆發元氣,震碎這些毒氣。

暗中的傢伙,這是打算消耗他們?

蘇宇不清楚,也懶得弄清楚。

放狗……不,放毛球!

小毛球對這些氣息,感應很敏銳,毒師也是文明師,戰者是研製不出這種毒氣的,只要用了意志力,小毛球就可能找出對方。

話落,小毛球從他腦袋中飛出。

玄甲微微一震,看向那不存在的毛球,眼神閃爍,「噬神古族?」

「長老也知道?」

「知道,這一族不得了,你小心點,這一族昔年有一位無敵,一出手,擊殺了一位神族無敵,可能是這一族的古皇,你別招惹到了那位。」

「招惹到了,小毛球他爹就是那位,大概率是的!」

「……」

無言。

玄甲無語,你膽子不是一般的大。

還真敢抓人家血脈?

「你膽子太大了,我告訴你,獵天閣有人判斷過,那一位可能還是上古無敵,上古時代的噬神族半皇,當然,不確定是不是同一位,若是的話……實力未必比神魔半皇弱,大秦王都未必能贏!」

「不怕,我是古城之主,我可以號令三十六尊上古無敵!」

「……」

艹!

玄甲無言以對,此刻,小毛球迅速遁空離去,傳音蘇宇道:「香香的,快點,前面有個臭臭的,我聞到了!」

給力!

蘇宇暗暗點贊,果然是吃貨,香臭聞的一清二楚。

毒師,臭一點倒是正常。

他和玄甲迅速遁空離去,那邊,趙銳好像感應到了什麼,皺著眉頭,警惕無比,看向他們消失的地方,長槍元氣內蘊,等待隨時爆發驚天一擊。

……

距離趙銳他們數千米之外的一處山林中,三位強者,默默等待著,看向遠處,看向被毒氣包裹的那些人。

「毒尊,這山海毒氣對他們沒太大影響吧?吳月華也是頂級神丹師,可以化解的。」

三人中間,一位頭戴斗篷的老者,聲音乾澀道:「我們的任務,只是消耗他們!探查一下,他們暗中是否還有隱藏,其他的,不歸我們管!」

說著,摸了摸自己左邊的那個黑衣人,笑的有些沙啞道:「小七,待會你過去,哪怕殺不了趙銳,也要讓他元氣大傷!」

「諾!」

黑衣人聲音也是干涉無比,左邊那位之前說話的面具人,心中腹誹,都弄成傀儡了,還跟真的似的,交流個屁。

左邊的黑衣人,根本都不算活人了。

當然,氣息波動,卻是初入日月的那種,這也是這尊毒師的殺手鐧,日月境的毒人。

哪怕趙銳這樣的頂級強者,遭遇到了,也有些麻煩。

至於洪譚他們,麻煩更大。

……

他們正討論著,蘇宇和玄甲卻是迅速趕到。

感應了一下,蘇宇挑眉,明明三個人,卻是只有兩個光點,一個山海,一個日月。

日月境的,大概只是日月一重,是中間的那個斗篷人,大概也是這次的正主了,那位毒師。

而右邊的,是一位山海境強者。

左邊的黑衣人……感應玉沒感應到,但是有些日月氣息波動,蘇宇疑惑,玄甲卻是一眼看穿,傳音道:「也是死士,但是……意志海被弄的崩潰了,算是半死人了!」

蘇宇瞭然。

玄甲很快道:「怎麼辦?殺了?」

「殺了!」

蘇宇乾脆。

不殺留著嗎?

玄甲也不多說,瞬間出現在那毒師身後,那毒師好像察覺到了什麼,身邊黑氣一閃,下一刻,卻是被玄甲一掌拍的四分五裂!

但是沒有日月墜毀的異象!

就在此刻,小毛球一閃而逝,砰地一聲,撞到了一個圓球。

嘴巴一張,就要吃!

蘇宇嚇了一跳,啥都吃,這是日月境的意志海,還是毒師的,這個你也敢吃?

他二話不說,一拳轟出!

轟隆一聲巨響!

傳來海浪滔天聲,下一刻,一聲慘叫傳出,砰地一聲,意志海炸裂,日月墜毀、

而蘇宇,探手一抓,抓到了幾枚神文。

其中一枚,毒氣溢散。

這大概是對方的主神文!

日月境的神文!

蘇宇被毒氣腐蝕,也不在意,死氣爆發,瞬間將毒氣衝散,他發現了,這毒氣有些模仿死氣,但是畢竟不是真正的死氣,在他死氣面前,還是得當小弟。

一下子就給衝散了!

瞬間將毒氣衝散,蘇宇隨手將這枚日月一重的神文丟給了小毛球,其他幾枚都是山海的,也沒多看,全部丟給了小毛球。

「吃了!」

「好噠!」

小毛球歡快地吞下,一溜煙地跑進了蘇宇的意志海,又有吃的了。

而蘇宇,如今早就看不上這些山海神文了。

至於日月一重的,也就那樣。

另外一人,高聲喊道:「我有秘密……」

砰!

蘇宇一拳砸的對方四分五裂,隨手抽取了一滴血液,「不需要,我能查看你的秘密!」

懶得和他們多說,火焰焚燒,抽取了一滴毒師的精血,順帶著拿走了那個不會動彈的黑衣人,蘇宇迅速離開此地,玄甲也沒插手。

眨眼間,兩人消失。

……

而就在毒師隕落的瞬間,一處地下大殿。

有人嘆道:「毒尊死了!」

「廢物!」

「虧他信誓旦旦,哪怕不能擊殺洪譚他們,也能讓他們元氣大傷!」

「不說這些了,放棄吧!萬族教不能再接這些任務了,損失太大了,毒尊也是日月,肉身雖弱,手段卻是不少,死的太快,看樣子,奈何不得他們,放棄吧!」

有人建議放棄。

這裡,是萬族教教主的匯聚之地,如今,萬族教成立了一個閑散的聯盟,不過現在日子不好過。

萬族有強者潛入,強勢讓他們去執行一些危險的任務。

他們自己背後,有些也有一些勢力支持,而今也讓他們去做一些危險無比的任務。

有人低沉道:「不行的話,就投了獵天閣!萬族根本沒把我們當回事,除了原始教主和藍天教主,剩下的人,都沒被他們放在眼中!這麼下去,我們都要成為炮灰!」

「獵天閣,也是讓我們當炮灰!」

「那不一樣!獵天閣也是魚龍混雜,起碼沒有太過明顯的種族之分,而我們……現在不容於人族,也被萬族排斥,當成走狗炮灰,還不如投了獵天閣!對比一下便知,那玄九殺了夏家的人,夏家報復,也沒見獵天閣對玄九如何,倒是我們……我們敢殺夏家的人嗎?殺了,被報復,誰敢為我們出頭?」

「走狗就是走狗,還能指望主子為了你,和夏家火拚?」

「去了獵天閣,我們好歹有些實力,投入某位長老麾下,幾年後成為白面,起碼能擺脫萬族的控制和人族的打壓。」

到了這一刻,有人想投靠獵天閣了。

其中,六翼神教的銀翼遲疑了一下,開口道:「那玄九說話雖然霸道,難聽,可也直接乾脆!如今那玄九在人境也有一些地位,不如投了這玄九……」

「他只是白面!」

「白面怎麼了,獵天閣長老都未必有他有地位!」

「……」

一群教主,你一言我一語,此刻,沒再準備襲殺洪譚他們,試探一下而已,結果毒尊死的太快,算了,我們放棄。

誰愛殺誰殺去!

以後,不接任務了,也不聽萬族和背後一些人的命令了,再這麼下去,萬族教要因為這些任務,死光了才行。

那些人都把他們當炮灰,當靶子,當探路石。

最近,死的最多的就是萬族教的。

啥事都要他們去試探!

……

洪譚他們也看到了那半月墜毀,有些意外和警惕,但是沒有去查看。

解決了毒氣問題,一行人很快離開。

根本沒多看。

而蘇宇,此刻正在探查精血中的記憶碎片,玄甲看的咋舌,這小子還真是什麼都會。

很快,蘇宇開口道:「這日月是毒尊,天毒神教的教主,渣渣一個!白痴一個!接了萬族教的指派,來試探他們的,那山海倒是有點意思……好像從南元城內出來的!」

蘇宇笑了笑,陰冷道:「我就知道,南元城內魚龍混雜,和萬族教勾結的不止一個,很早之前就有人告訴我,萬族教中,有騙子,有叛徒,有走狗,也有一些是一些大勢力蓄養的打手,做壞事,這些傢伙就會通過萬族教來做。」

萬族教的成分很複雜!

什麼人都有!

有的,就是一些大勢力養的,有些事,大家不好明面上去做,就通過萬族教去做。

正說著,蘇宇收到了白一的訊息。

笑了起來!

「萬族教這邊想跟我談談!」

玄甲意外道:「談什麼?」

「談合作,談聯盟,甚至是談投靠!」

蘇宇好笑道:「有意思!」

「狼入虎口,還是自己送上門的!」

玄甲無語,萬族教的傻子們,你們還自己送上門來了,蘇宇巴不得弄死你們全部呢。

這下好了!

見過找死的,沒見過這麼找死的,萬族教原本實力並不弱,結果被蘇宇幾次一搞,搞死了許多日月,大明府被他搞死了五個,這次又殺了一個。

前前後後,因為蘇宇死的萬族教日月可不少。

現在,聽萬族教這意思,連最後的家底都要送來了?

蘇宇咧嘴笑道:「長老此話就不對了,我又不是壞人,我是個好人,我會好好和他們談合作的,起碼……廢物也要利用一下才行!」

丟下這話,蘇宇迅速跟上了洪譚他們。

等護送洪譚他們去了南元,自己就去見見萬族教的傢伙們。

這一次,不知道能不能見到藍天和原始教主。

萬族教中,就這兩位實力最強,也最神秘。

別看藍天身份暴露了,但是,你找不到他。

還有,蘇宇在思考一個問題,藍天和萬天聖有關係嗎?

以前別人說,萬天聖沒發現趙明是藍天偽裝的,蘇宇信了,現在……蘇宇懷疑。

萬天聖真的沒發現趙明就是藍天?

不可能吧!

那位對整個學府,掌控的一清二楚,會不知道趙明的真實身份?

保持懷疑!

那藍天,是否和萬天聖有什麼聯繫?

這一切,都需要蘇宇自己去探查,指望萬天聖,他什麼都不會告訴你,這位就喜歡搞這些神秘兮兮的東西。

……

毒尊被殺,一路平安無事。

天明時分,洪譚一群人進入了南元,和龍武衛日月匯合,蘇宇放下了心,沒再去管。

他還有事要辦,要去見萬族教強者。

而洪譚他們入城,也一下子引起了所有人的重視和注意!

文墓碑,聽說和多神文系就有關係。

這一次的遺迹,更是文明師的遺迹。

洪譚他們到來,會否會出現什麼變故?

引起什麼大的變動,乃至於直接導致遺迹開啟?

一瞬間,諸天萬界,強者們的目光都投向了南元,大量強者,迅速朝南元匯聚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60章 齊聚南元(求訂閱)

0%
目錄
共103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