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4章 南無疆(求訂閱)

第464章 南無疆(求訂閱)

金翼死了,線索中斷。

銀翼這條線,暫時放下,蘇宇也不著急,按照他們的計劃,這一次,那位無敵必然會出現,如今洪譚晉級,很快,夏雲奇他們都會晉級。

等到柳文彥歸來,那無敵大概就忍不住了!

此刻,已經進入11月了。

距離上次柳文彥和蘇宇一起干大事,還沒到半年,才三四個月,也不知道柳文彥現在情況如何,是否踏入日月了,只要捨得破碎神文,柳文彥應該進步很快的。

……

接下來幾日,人境亂糟糟的。

南元城內,洪譚晉級不久,夏雲奇真的晉級了!

日月!

這位50多年前的天才,飽經磨難,這一次,總算是踏入了日月境,成為多神文系目前第二位日月境強者。

洪譚是第一位,也是大家目前認知中的唯一一位日月。

夏雲奇,總算是突破了。

而他的突破,也讓所有人震動,這是機緣巧合,還是那文墓碑真的這麼可怕?

只是溢散出一些氣息,就讓洪譚晉級,就讓夏雲奇晉級?

日月,哪有那麼容易突破!

然而,夏雲奇卻是在卡了幾十年之後,這一次踏入了日月境。

……

除了夏雲奇突破,最近也是獵天閣最為活躍的時候。

玄九瘋了!

帶領獵天閣白面和黑面,四處殺人,帶著那些投靠的教主或者副教主們,殺戮四方。

一副天下唯我獨尊的姿態!

主要目標,就是萬族教。

萬族教日月境不少,其中四位是日月高重,地火教主、巨力教主、始魔教主、原始教主!

除了這四位日月,六翼神教兩位,以及另外兩位投靠了蘇宇之外,還有五六位日月境強者,超過10位,若是算上之前被殺的毒尊那些人,超過了20位日月。

然而,隨著蘇宇不斷掃蕩,三日內,蘇宇再次斬殺一尊日月教主,逼迫兩位日月教主投降,至此,整個萬族教,只有4位日月高重,和兩三位沒露面的日月還保持獨立。

……

地下大殿。

萬族教再一次匯聚,昔日,十多位日月教主,數十上百位山海教主,而今,卻是稀稀拉拉,沒多少了。

這一日,7位日月都到了。

4位日月後期,3位日月中期。

這也是整個人境,萬族教最後的強大力量了。

數百年的積累,不到一年時間,被掃蕩一空。

沉默。

許久,有日月教主頹然道:「我曾想,萬族教若是聯手,除了沒有無敵,可以和一家大府一戰,開闢一府,自成一方勢力,而今……卻是知道,真的想多了!」

想的太多了!

去年,萬族教還有20多位日月,今年,只有7尊了。

傷筋動骨了!

另一位日月教主,怒道:「各大府對我們了解的還不多,最可惡的還是銀翼他們,他們對我們了解的很多,是他們,帶著獵天閣的混蛋們,擊殺了玄冥教主他們!」

堡壘都是從內部攻破的。

同為萬族教徒,哪怕不是一教的,可大家多少要打點交道,你的老巢,也許就有人清楚,甚至副教主都叛變了,這更可怕!

這一次,蘇宇擊殺了一尊日月,說服了兩位日月加入獵天閣,都是那些先期加入的人,給蘇宇帶路的。

四位日月後期境,藍天和原始教主沒說什麼。

巨力神教的那位壯漢,咬牙道:「不能再這麼下去了,現在我們是兩難,獵天閣想收服我們,人族想殺我們,萬族想操控我們,當日說好了,要齊心協力,抵禦萬族和人族,而今……都成了笑話!」

說罷,他看向原始教主和藍天的虛影,「二位,萬族教經營多年,才有了現在的局勢,真的要就此沒落?成為獵天閣的附庸?」

所有人都看向他們!

有人不太甘心,有人還想著自由,不想成為什麼白面黑面。

現在,唯有這幾位日月後期的大能站出來,才能改變一些東西了。

藍天笑呵呵道:「簡單,都投入我麾下,受我庇護,多大點事!」

大家不想理他!

地火教主冷冷道:「你先屠了一城人再說,藍天,始魔教是魔教,不是聖教,你們真把自己當聖人了?」

藍天失笑道:「白痴,殺人能解決問題嗎?除了把自己弄的人人厭惡,沒任何好處,何必呢!我們的宗旨是什麼?是拯救人族,成為人族的救世主,打造萬界和平……」

又來了!

眾人頭疼,藍天的理念,才是真的煩。

大家都是混口飯吃的,沒那麼大的理想,藍天就是個瘋子,一天到晚打造世界和平,始魔教都快成聖教了,也不知道始魔族為何能容忍他?

「原始教主,你的意思呢?」

原始教主,一如既往的淡定,淡淡道:「我沒什麼意思,夏龍武即將證道,我想看看,我能否趁機跟著一起,沾點便宜,其他事……我不太想管。」

藍天意外道:「你捕捉三世身了?」

「你猜!」

「不猜,沒意思!」

藍天笑道:「原始,你還真淡定,那玄九最近殺戮四方,尤其針對我們,你還能淡定自若,佩服,難道你就是獵天閣的人?」

「你是萬天聖的人嗎?」

原始教主淡淡道:「藍天,外界都傳聞,你和萬天聖關係極好,你是否是大夏府的人呢?」

藍天笑呵呵道:「是啊,肯定是!所以……我不怕啊,我有後路,萬族教被滅了,我也能恢復身份,去大夏府活下去,你們不行啊!」

幾位教主氣的肝疼!

對藍天,那是真的沒辦法。

你說他是間諜吧……其實不太像,因為這傢伙很瘋狂,他是不太殺人,但是,他的理念很瘋狂,已經鼓動了很多人,為打造萬界和平努力。

怎麼努力?

開放人境,設立萬族駐地,打造萬界交易核心,甚至主動開放通道,開放壁壘……

現在,不少人受到了他的影響。

說實話,不少教主都覺得,這傢伙比萬族教還要邪門。

你殺戮吧,人族其實不怕。

大夏府沒少和他們廝殺,人家提起萬族教,那是不屑一顧,殺不怕的。

可始魔教,卻是在各地宣揚和平的理念,真的有不少人上當。

這東西,傳播性也大,也快,有些大府,對始魔教的存在,甚至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這就很可怕了。

他說他是大夏府的……反而不太可信。

地火教主也懶得理他,很快道:「原始,我們知道你意不在此,不想為了這些事,耽誤了自己的證道大事。可同屬萬族教徒,哪怕你成了一方霸主,手底下也需要人吧?今日幫我們一把,翌日,你真獨立出去了,吾等也許也會追隨……」

原始教主淡淡道:「不需要!」

「原始……你真要坐看我們被殺?」

「投了獵天閣便是!」

原始教主冷漠道:「他們需要強者,銀翼他們不是投靠了嗎?巨力、地火,你們都是日月七重,也許還能混個長老噹噹。」

兩位日月後期有些憤怒,到了這地步,誰願意寄人籬下?

日月後期,誰不想證道?

可入了獵天閣,要受人指使不說,對方的無敵也會掌握你的一切,真的有希望證道嗎?

銀翼他們不同,他們還弱,還有時間,還能進步,到了日月後期再考慮也不遲,都未必能到。

他們呢?

何況,大人物做久了,萬族對他們也相當比較客氣,現在去投入獵天閣,真的合適嗎?

大人物有大人物的考慮,小人物有小人物的考慮。

幾人自然是不願意的!

原始教主淡淡道:「不行的話,就和藍天說的,跟他一起好了,他也是日月八重,你們三人聯手,再加上其他人,還是可以一搏的,獵天閣也會忌憚。」

有日月強者急忙道:「原始,我們只信你,藍天……我們不相信他!」

藍天幽幽道:「我說,這就不合適了!原始,也未必是什麼好東西,欲擒故縱,我也會啊!原始也許才是真的大夏府的暗諜,小心被他賣了,還是你們自己送上去的!我曾查過原始的身份,神秘無比,但是隱約和大夏府有點關聯,我一度懷疑,他就是大夏文明學府的三代府長南無疆!」

藍天笑眯眯道:「南無疆之死,疑點重重!我在大夏文明學府多年,三代之死,本就有些不同尋常,一代二代之死,都有跡可循,有確鑿證據,三代之死,卻是沒有,只是有人看到他和一位神族的准無敵同歸於盡!最後,留下了主神文,戰!留下了大夏文明學府傳承多年的戰魔場!」

「南無疆真的死了?」

藍天笑呵呵道:「未必吧!原始什麼時候出現的?南無疆戰死已經接近百年了,而原始……好像也就是在那個時期出現的吧?他如何成為原始神教的教主的?我聽說,上一任原始神教的教主,臨終前忽然推出他當傳人,不少人不服,被他殺了,我就奇怪了,這傢伙忽然冒出來,實力這麼強,難道是憑空冒出來的?」

原始教主也不說話。

可此刻,大殿中卻是死寂無比。

巨力教主皺眉,凝聲道:「南無疆戰死,這一點萬族皆知,藍天,你少胡說八道!」

「我胡說八道?」

藍天幽幽笑道:「那隨你們好了,原始這傢伙,我懷疑他潛伏在萬族教多年,未必是為了咱們這些小蝦米,我甚至聽過一些傳聞……原始,這些年受傷不輕,是因為葉霸天的事,他蟄伏,也是因為葉霸天,你們說,有趣不有趣?」

「什麼意思?」

「葉霸天證道,他這當老師的,你們不會以為他干看著吧?好像,我只是說好像啊,葉霸天證道的時候,其實是有人護道的,我也是從一些強者,以及始魔族那邊聽來的,那護道的強者,大概率是無敵,可能也是准無敵,有可能就是三代,是吧?」

藍天看向原始教主,笑道:「原始現在懶得管我們,因為,這一次他也許有什麼大計劃呢!」

原始教主淡淡道:「藍天,你魔怔了!」

「我魔怔了?」

藍天笑了,「你說是就是吧!當然,為了人族,我喜歡!原始,我拆穿你,也不是為了對你如何,只是想說,留待有用之身,別做一些火中取栗的事,平白送死!這一次,大夏府風雲起伏,我覺得吧,這人族背叛的那無敵……他也許要現身啊!你原始最近神神秘秘的,難不成……還準備狙殺對方不成?」

藍天幽冷道:「別想了,小心把自己折進去!你傷好了嗎?」

「藍天,胡說八道,不是個好習慣!」

原始教主這一次有些不高興了,「南無疆之死,萬族皆知!你藍天想當這個領導者,我不想參與,你若是胡說八道,故意壞我證道之機,我不會放過你的!」

兩位強者,彼此針鋒相對。

這下子,也讓其他教主們心中震動。

原始教主……三代……南無疆?

不可能吧!

時間能對得上嗎?

若是南無疆真的沒死,三代就是原始教主,那……他們不寒而慄!

至於藍天話中的意思,也是讓人冷汗直冒。

這是要涉及無敵的層次了?

藍天這瘋子,什麼話都敢說啊!

這消息傳出去了,不得了,駭人聽聞!

這一刻,地火教主和巨力教主,也是心驚膽戰,絕口不提讓原始教主統領他們的事了,這要是真的三代,真見了面,還不得賣了他們?

藍天笑眯眯道:「當然,我隨便這麼一說,大家信不信的,隨意!」

原始教主冷漠道:「你的隨意一說,也許會給我造成很大的麻煩,藍天,你管好你的嘴!若是讓我遇到了你,你沒有好下場!」

藍天笑道:「嘿,別這麼說,我還真未必怕了你!你若是南無疆,不需要我動手,自然有人來殺你,原始,還是祈禱你自己不是吧!」

原始教主冷笑一聲,「賊喊捉賊的手段,倒是不錯,可惜,你藍天先洗刷了自己的嫌疑再說!」

這一刻,那些教主們都膽寒。

到底誰真誰假?

原始教主,他們不敢信了!

藍天,大家也不敢信。

這偌大的萬族教,最強的兩位教主,大家都不敢相信,下一刻,不少人視線投向了巨力和地火,一臉的擔憂和無奈。

我萬族教……都快成篩子了!

這倆最強教主,都不太靠譜的樣子,二位日月後期的大佬,救救我們吧!

藍天笑呵呵道:「大家不相信我也沒事,別輕易相信原始就行,這傢伙……麻煩大著呢,投靠別的勢力,還有活路,他,可能要自己瘋狂找死,我可不想為他陪葬!」

巨力和地火不語,心中卻是打著冷顫。

假如,只是說假如!

原始就是南無疆,他蟄伏多年,是為了什麼?

不用說了,肯定是給葉霸天報仇,葉霸天證道失敗,如今也有小道傳聞,是人族那位背叛的無敵乾的好事,也許昔年南無疆就參與過!

他早就知道有人背叛,所以,一直在等待機會,在蟄伏。

這一次,大夏府變動,也許南無疆的目的,就是為了引出那位無敵,和那位廝殺,甚至同歸於盡……葉霸天那麼強,南無疆會弱?

哪怕受傷了,也許……也強大的可怕!

真要那樣,就很可怕了。

原始教主,嘆息一聲,淡淡道:「不要多想了,藍天只是在故意污衊我罷了。」

「那你告訴大家,你真實身份是什麼?」藍天淡笑道:「這人境,不可能平白無故出現一位日月九重甚至准無敵,你的過往,你的一切,你倒是說說看?」

「而我藍天,來歷多清白啊!」

藍天笑呵呵道:「大家懷疑我和大夏府有關聯,這也正常,我都不介意大家去懷疑,不怕人壞,壞人寫在臉上,那不壞,不寫在臉上……那是真的壞!」

「呵!」

原始教主輕笑一聲,身影消散。

藍天笑道:「看看,心虛了!跑了!我還是警告你們,小心點,最好別和他糾纏上了,很麻煩的!」

話落,也瞬間崩潰。

他們一走,其他人都呆若木雞。

怎麼辦啊?

有人咬牙道:「靠人不如靠己!藍天教主的話……讓我害怕!真要如此,那我還不如直接投了獵天閣!」

真可怕!

太可怕了!

原始教主可能是南無疆,你這還不怕?

這麼多年,也許人家只是把他們當遮掩身份的工具,否則,早就幹掉了他們了。

太危險了!

巨力教主和地火教主沒說話,看了一眼其他三位教主,傳音道:「怎麼辦?」

兩大強者指望不上了!

不坑死他們就是好事。

巨力嘆息一聲,傳音道:「真不行……就投了吧!總比死的不明不白強!原始……原始若是真的南無疆,那……那接下來不會出事吧?你們說,那位……會在咱們這些人中,安插棋子嗎?」

若是安插了,那藍天的話肯定會傳遞出去的。

幾人不吭聲。

安插沒安插,哪怕說話的巨力都未必靠譜,也許早就投了那位。

真要這樣,消息肯定會傳遞過去的。

嘆息一聲,幾人沒再說話,聯盟是不成了,真要不行,就投靠獵天閣吧,這一次,兩位教主互相攻擊,弄的他們徹底死心了。

要不然,有強大的原始教主帶領,在人境,他們還真未必怕了獵天閣。

可現在,這倆可能都有問題,你說怎麼辦?

當然,藍天若是間諜,那就是污衊原始。

而原始若是南無疆,那藍天有問題的概率不大,這秘密,都給原始抖摟出去了,這倆都是間諜的可能性很低。

……

會議散了。

沒散會沒多久。

人境,某地,一尊彷彿永恆存在的身影陡然睜眼,喃喃道:「南無疆?原始?」

南無疆!

昔年出現在葉霸天身邊的強者,是南無疆?

若是如此,有些東西就能對得上了!

原始,南無疆……是這樣嗎?

那是南無疆的三世身?

他一直在保護葉霸天!

可南無疆為何要裝死?

難道……也是為了暗中證道?

一個個念頭浮現,身影喃喃道:「南無疆……撈取了三世身,這幾十年來,都在養傷,三世身破碎,大夏府……局!」

這是一場局!

引誘自己的局?

也許是吧!

而底氣,就是南無疆?

南無疆昔年那麼強大,三世身可屠永恆,也許已經恢復了,也許還沒恢復,不管如何,南無疆若是真的活著,那大夏府這邊,就有極大的危險等著自己。

「藍天……」

人影笑了,藍天,很有意思啊。

是故意的也好,是污衊也好,可藍天的猜測,也不是無端端產生的,一切都太巧合了。

當然,百年前,葉霸天還沒展露出那樣的天賦,南無疆如果真的是原始,那他隱藏身份,不是為了葉霸天,而是為了他自己證道。

當年,葉霸天證道,也許不止葉霸天一人,南無疆可能也有這心思,藉機證道,或者等葉霸天成功了,為他護道,再證道?

「原來如此!」

人影眼中,天旋地轉,彷彿回到了多年前,很快,一道道身影浮現,那一尊被打爆的身影,彷彿和南無疆重合了。

「危機……就是他嗎?」

人影呢喃,也許,還是要試試。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蘇宇這邊,銀翼教主忽然道:「大人,巨力神教教主聯繫我,說是想和獵天閣談談!」

「巨力教主?那個日月七重?」

「對!」

蘇宇摸著下巴,笑了,「日月後期都認慫了?有這麼簡單嗎?不會是陷阱吧?萬族教還是能和我們斗一斗的,好歹四位日月後期,那原始教主和藍天,都是頂級強者,這就認慫了?」

古怪!

蘇宇懷疑是陷阱!

這幾日,蘇宇一直在掃蕩萬族教,要不殺了,要不納入自己麾下,奪取的財物,幾乎都按照功勞,分配給了大家,這些帶路黨,這幾天都賺了不少。

當然,對蘇宇而言,看不上,沒什麼好東西。

再次有兩位日月投入他麾下,都是日月初期,蘇宇麾下的日月初期,現在都有12位了,中期兩位。

這樣的勢力,不比萬族教巔峰期弱了,當然,得加上八長老和玄甲才行。

此刻,一位日月後期的教主,要和自己談談,蘇宇真有些意外。

日月後期,不好收買的。

日月玄黃液都一般,他們更在意承載物。

因為七重之後,就得考慮這些事了。

獵天閣再富裕,也不是說隨意能拿出承載物的,有,肯定是有的,但是數量有限,獵天閣本身就有不少長老在呢。

蘇宇看向身旁的玄甲道:「長老,會是陷阱嗎?萬族教按照資料,還有4位日月後期的,尤其是原始教主,可能是日月九重,也有可能是准無敵了!」

玄甲淡淡道:「試試看就知道了,陷阱的話……喊上三長老和八長老,有陷阱也不怕!」

「是這個理!」

蘇宇點頭,笑道:「對,銀翼,告訴他,可以見一面!最好真身前來,表達誠意!獵天閣不會虧待這些頂級強者的,連我也沒資格收容那些日月後期,他若是願意加入,可以先加入玄甲長老麾下,和我當同僚,等到了諸天戰場,再論功行賞!長老的位置,跑不掉的!」

他是沒權利收攏這些日月後期的,但是玄甲這個工具人不是可以的嗎?

日月八重,也有足夠的威懾力了。

銀翼迅速道:「諾!大人,那我告知他,希望巨力識趣一些!」

雖然因為金翼被殺,導致線索中斷,但是銀翼這幾日還是得到了不小的好處。

現在,也是期待著,儘快回歸諸天戰場。

而且這幾日,他也體驗到了大勢力的好處,真爽啊!

圍殺昔日的那些對頭,十多位日月一起上,一人一拳,就把對方給打死了!

不像自己和金翼,殺個人,還得偷偷摸摸的,小心翼翼的!

這幾日圍剿萬族教,還遇到過一些萬族強者,玄九也是霸道無比,直接讓人滾蛋,不滾就殺,萬族強者看到他們都得避退。

太有面子了,也爽!

這就是大勢力,這就是無敵坐鎮,八位無敵坐鎮的獵天閣。

銀翼現在,最大的夢想就是成為玄九這樣的一方坐鎮者,率領大量強者,橫掃四方,橫行霸道,出了事,也隨時能喊人來幫忙。

日月八重的長老,准無敵的執法長老,這幾日他天天見。

一開始還緊張,現在都快習慣了。

在這,也能增長世面,增長見識。

大家消耗大了,都是吞噬天元氣恢復的!

平日里,修鍊的時候,日月幾乎都用日月玄黃液修鍊的,這就是獵天閣,哪像他,三五年地,用一次日月玄黃液,都得心疼的半死。

銀翼心中沒少腹誹,他若是和這些傢伙一樣,最少也是日月三重了,順利的話,也許是日月中期了。

浪費!

奢侈!

加入獵天閣,銀翼才體會到了自己的貧窮!

這不是他一人的想法,最近加入的幾位強者,都是這心思,此刻,萬族教已經足足有5位日月,歸入了蘇宇麾下。

而幾次任務下來,大家都感受到了和以往的不同。

玄九霸道歸霸道,但是,分配戰利品還是很公平的,誰出力多,那就是誰的,他也很少剋扣,當然,也許是玄九看不上這些。

……

蘇宇準備和巨力見面。

與此同時,人境,一些日月強者,收到了消息,尋找原始教主!

試探對方!

當然,殺了對方難度不是一般的大,原始教主明面上就有日月九重戰力,殺對方,非准無敵和無敵,幾乎沒辦法做到。

至於原本對萬天聖的懷疑……本來就不算大,現在,降低到了無限低點。

萬天聖,就算隱藏了實力,日月七重夠了吧?

不行的話,八重?

再不行,給你九重又如何!

九重是強,可是,也要看和誰比。

然而,當年和葉霸天一起的那位,才是真的可怕,天賦實力都是強大的可怕,因為能殺無敵的三世身,真的太少,夏龍武都不行。

那樣的卓絕之輩,人族大概沒幾個。

如果是葉霸天的師父,三代南無疆,那就有可能了,也唯有這樣的人,才能讓葉霸天如此信任。

不怕敵人強大,就怕敵人隱藏在暗中。

對大夏府而言,怕的是那位隱藏在暗中的無敵。

而對那位無敵而言,怕的是葉霸天身邊那人,其實沒死,還活著,知道一些什麼。

而今,雙方想的都是將對方挖出來!

此刻,葉霸天身邊那位……好像先露出了馬腳了,這一切,都源於藍天,這個傢伙,提出了駭人聽聞的想法,原始是南無疆!

以前,大家都覺得南無疆死了,沒人往這上面想。

原始成為教主也有許多年了,和葉霸天好像也沒什麼關聯,可現在,先假設原始的身份,再反向推導,那很多東西,就明確了!

查起身份來,更簡單一些!

……

就在有人暗中查詢原始教主身份的時候。

南元,一次次地引起所有人注意和震撼。

11月1日,洪譚晉級日月二重。

11月3日,夏雲奇晉級日月。

11月4日,趙明月晉級日月。

11月5日,胡萍晉級日月!

震撼四方,震動萬界。

5日之內,接連3人晉級日月,都是多神文一系,而洪譚,甚至有晉級日月三重的徵兆,更是讓所有人激動,眼紅,振奮。

文墓碑!

天地至寶!

至於小人物白楓,在他們晉級的時候,晉級了凌雲,沒幾個人在意了。

開什麼玩笑!

日月都接連出來了,誰在乎你一個凌雲?

哪怕白楓晉級凌雲,動靜不小,也沒人在意,再強的凌雲,那也只是凌雲,強如摩多那,就敢說自己能戰日月?

這一刻,最激動的不單是那些萬族強者,還有大量的人族強者。

從各個小界來的天才們,紛紛前往南元,甚至一些大人物親自為他們護道,想和夏家談判,讓這些天才,也能進入蘇宇家,在蘇宇家那邊感悟一二。

多神文系都晉級了,那其他多神文系也一定可以!

這可是千古難尋的機會!

同為多神文一系,多少給點面子吧?

夏家,同為人族,也不能太自私了吧?

小小的南元,這一刻,吸引了所有人注意,連獵天閣肆無忌憚地橫掃萬族教,都沒幾個人在乎了,那都是小事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64章 南無疆(求訂閱)

0%
目錄
共103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