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1章 源於大夏,終於大夏(求訂閱)

第491章 源於大夏,終於大夏(求訂閱)

大戰還在繼續。

人境內部,萬族潰逃。

一群人,跟著4位無敵撤離,戰到這個地步,好處沒拿到,死人倒是死了一大批。

此刻,天才也好,准無敵也好,紛紛跟著潰散。

諸天之外,也是大戰不斷。

這一次,損失慘重無比。

戰到這個地步,萬族是損失慘重,可作為主戰之地,大夏府、大秦府、大明府、大吳府……各府日月,損失慘重。

大夏府更是傾巢而出!

數十位日月,戰死過半,龍武衛損失殆盡,學府閣老們戰死一大批……

此刻,這些人都在奮力追殺那些潰逃的萬族。

……

遺迹。

大家都顧不上了,好東西被拿走了,剩下的東西,萬族沒時間去奪,其他各家日月,也是怒火滔天,哪有時間去管。

追殺再說!

絕不能讓那些人活著走出南元!

有格殺無敵的朱天道在,怕什麼!

已經被夷平的南元,此刻,只剩下了空蕩蕩的遺迹。

遠處,四大無敵,已經帶著人,朝一處人族不知道的通道飛去,那是萬族教之前萬族潛伏來的通道,此刻,那邊也是撤離最安全的通道。

這一戰,在人境隕落多位無敵,收穫卻是不大,一個個萬族強者,如喪考妣。

……

南元。

大地化為黑洞,地下水倒灌,唯獨遺迹還在半空懸浮。

就在此刻,遺迹震蕩了一下。

好像被觸發了什麼!

轟隆!

一道時光長河中的影像,貫穿了天地,映射數百上千里。

正在追擊戰的那些強者,都忍不住朝這邊看來。

很快,大家都是一愣。

那時光長河影像中,戴著面具的黃甲,忽然,一閃而逝,快的驚人,幾乎沒人看到,當然,現在大家都看到了,那時空翻動。

原本,存在於遺迹中的白玉碑,瞬間消失,瞬間出現。

時光長河,好像定格在了文墓碑上。

黃甲,只是點綴。

但是,大家關注文墓碑,自然會關注黃甲。

隨著原本的文墓碑消失,好像切斷了時光長河一般,陡然,那時光長河中的文墓碑,微微閃爍了一下,好像映射出了什麼。

那白玉碑上,露出了一頭巨獸。

半透明狀的巨獸!

眼中,帶著兇殘,帶著狡黠,帶著得意……

這一刻,哪怕在廝殺的無敵,也紛紛看向那邊,下一刻,大漢王怒道:「混賬!」

他也以為文墓碑被蘇宇奪走了。

可是……不是!

被人掉包了!

「那是空空!」

天盪神王陡然看向黃部部長朱天方,咬牙道:「空空!好一個空空!證道榜第三,原來……大家都成了笑話!」

憤怒!

人族和萬族大戰,無數天才鏖戰,結果,便宜的是空空!

最重要的東西,居然被空空奪走了!

該死啊!

東西要是被蘇宇奪走了,那還好點,起碼大家看到了,知道,是被蘇宇奪走了。

可若不是時光長河映射,他們根本不知道東西被空空奪走了。

時光長河映射,不會有假的。

而事實上,這一次也不是假的,而是真的時光長河映射出了這一幕,若是無敵回去了,有時間,復盤這一戰,其實還是有可能發現的。

東西,被空空掉包了!

憤怒無比!

該死,那我們打生打死的,難道都是為了成全那空空?

混賬!

死了這麼多無敵,包括追殺蘇宇的三位無敵,兩位是為了文墓碑,唯獨拉德是為了承載物,這算什麼?都算白死了嗎?

憤怒!

無邊的憤怒!

連帶著,人族這邊,都憤怒無比。

朱天方回頭看了一眼,微微皺眉。

沒多說什麼,他是知道的,這遺迹,好像是蘇宇弄出來的,時光長河映射……這是要把蘇宇摘出去了!

大概懂了這意思,他也沒說什麼。

也好。

既然如此,就讓空空背黑鍋吧,反正這傢伙得罪了古仙皇,再得罪幾個也沒什麼。

這傢伙能躲過天古仙皇追殺,那就能躲過其他人。

……

時光長河映射。

人境一角。

黃甲看著那影像,張大了嘴巴,半晌,扭頭看向黃九,喃喃道:「乖孫女,你爺爺我……好像要完!」

卧槽!

這是真的映射,還是人為的?

卧槽!

剛好就是我偷東西的那一幕,還他么映射出了我的本體,這是要完犢子啊!

哪怕我給了朱天方……我也說不清啊。

我要完啊!

黃甲咬牙切齒,半晌,咬牙道:「走,找獵天閣那個通道跑路!這人境沒法待了,諸天戰場都沒法混了,得換身份……」

「長老,那文墓碑呢?」

黃九急忙問了一句,黃甲咬牙道:「不給了!艹!原本還準備給的,現在給了……那我不是白背黑鍋了?走人,不給了,我總覺得我被坑了!」

罵罵咧咧的!

我是不是被坑了?

他取出了文墓碑,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,仔細探查了一下,皺眉,沒被坑吧。

這東西,他確定。

遺迹開啟,他就給換了,沒人知道,沒人動過,就是他看到的那一枚。

當然,他也看不出什麼神奇之處。

正常的!

真要給他看出來了,半皇就不會不知道這玩意到底怎麼用了。

他迅速收起,抓著黃九就跑,邊跑邊道:「跑路!」

時空閃爍,他迅速消失。

他剛消失,萬天聖出現,微微皺眉。

其實,最好的辦法是殺了黃甲,死無對證,黃甲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。

可惜,這傢伙實力很強,而且還能扭轉空間,哪怕他,除非巔峰時期,否則想殺這傢伙,動靜太大。

嘆息一聲!

稍微有些遺憾,否則,殺了這空空,做到神不知鬼不覺,那諸天萬界,唯有自己才知道,東西還在蘇宇手上,沒人知道。

因為一開始,他就弄了個假的。

「算你命大!」

萬天聖喃喃一聲,若不是傷勢太重,今日定然要留下空空,現在,也算給蘇宇留了點後患。

算了!

蘇宇真被揭穿了,也不是沒有保命的本錢。

他看向南元,眼神微冷。

……

片刻后,萬天聖在南元上空懸浮。

此刻,通道那邊還在大戰,可此地,天元氣眾多,日月玄黃潭被人打散,大家撤離的匆忙,也沒人一一去撿這些。

而現在,遺迹中有人。

不少人!

這些人,在撿東西,在翻看遺迹,在搜索蘇宇和萬天聖留下的那些功法。

這遺迹,足以以假亂真。

好東西真的不少。

包括一些地兵之類的,都被萬天聖時光長河沖刷,足以以假亂真。

這些東西,蘇宇出了大血,萬天聖也搭上了多年的積蓄。

為了造這個假遺迹,蘇宇在諸天萬界騙來的那些寶物,大半都給砸進去了,還好,東西大部分都收回去了,日月玄黃液和天元氣,蘇宇這次沒機會收回去。

總的來說,虧損不大。

還得了一些承載物,還賺了不少。

可賺,也是蘇宇用命搏來的。

萬天聖掃了一眼,閉目,心中一嘆,足足19位日月境!

足足19位啊!

這些人,帶著一些天才,在搜索遺迹,在查找寶物,可是……大戰還在繼續啊!

他們從一開始,就不曾出手過。

他們看著大夏府那些將士去搏殺,他們都不曾出手。

19位日月啊!

萬天聖似哭似笑,人境五十年,誕生的日月都沒多少,當然,說的是文明師,戰者倒是不少。

可19位,堪比很多大府一府之日月了!

這些人若是出手,攔下一位準無敵沒問題的。

哪怕都是日月前中期,那也沒問題。

何況……還有一些日月後期的存在。

如此強大的一股力量,卻是在看戲看了一天,看著無數人隕落,最後……他們在這搜索遺迹寶物。

萬天聖一聲嘆息,響徹遺迹。

所有人心驚,紛紛朝上空看去。

萬天聖笑了笑,這個遺迹,是蘇宇破碎了一塊承載物打造的!

很堅固!

非准無敵,難以打破,哪怕准無敵,也難打破,所以之前承受無數人交戰,都沒崩潰,這也證明了一點,這遺迹很真。

造假,沒這麼厲害。

誰也沒想到,蘇宇捨得拿一塊承載物破碎,來造這個假,包括夏家,也許都覺得,這東西,其實就是蘇宇發現的那遺迹。

除了萬天聖和蘇宇本人,哪怕其他人猜測,包括朱天道,都不知道這東西是他們造出來的。

「萬府長……」

有人警惕地看了一眼萬天聖,笑道:「萬府長回來了……這遺迹……我們看沒人了,過來看看,有沒有什麼東西,先收起來,免得被人趁亂搶走了……」

萬天聖幽幽道:「這遺迹,是蘇宇的,一切都是他的!東西,還是拿出來吧,我轉交給蘇宇……」

有人乾笑道:「萬府長,蘇宇不是拿走了承載物和文墓碑嗎?哦,文墓碑被那個空空搶走了,主要東西都沒了,就是一些殘渣……」

「誰說東西就是蘇宇的?」

有人不以為然道:「這遺迹,可沒寫蘇宇的名字。」

蘇宇的?

寫他名字了?

開玩笑!

萬天聖笑了笑,出現在遺迹入口,開口道:「東西的確是蘇宇的,也寫了他的名字……你們看,那遺迹中,就有他寫下的名字……」

因為這是蘇宇的遺迹!

不是也是!

就是大家懷疑的那個遺迹,現在,出現了,就是這一座。

而這,其實也是大家的共識。

除此之外,蘇宇再無遺迹了!

也好,再也沒人會惦記什麼遺迹了。

有人真看到了蘇宇的名字,卻是不以為然,有他名字怎麼了。

有日月後期強者笑道:「萬府長,你受傷不輕,這一次為人族立下大功,還是早點回去休息療傷吧……」

「人族立下大功?」

萬天聖幽幽道:「沒有沒有,我沒為人族立功,我也沒那個意思,我殺焚海,殺冥河王,不是為了人族,只是為了……報仇!」

他身上,隱約有黑氣環繞。

他曾勸蘇宇,不要入魔,人境沒那麼糟糕,不要胡亂殺戮,不要一心沉浸在怨恨當中。

他勸了蘇宇,卻是不曾勸過自己。

他扭頭看了一眼遠處,那邊,大戰已經到了巔峰,數位無敵,都殺出了通道了……

萬天聖笑了!

無敵走了!

大漢王也走了!

他側頭看向遺迹內所有人,輕嘆道:「諸位,我萬天聖……太狠,太毒,要怪……就怪我吧!」

那些人臉色微變,什麼意思?

人群中,元慶東也是臉色劇變,他其實老早就想走了,可大家都不走,他一個不敢走,此刻,他忍不住驚恐道:「府長,我在大夏府,一開始年少無知,後來也是兢兢業業……」

「嗯。」

萬天聖點點頭,笑道:「可你的年少無知……差點害死了封奇。」

元慶東臉色大變!

「府長,不要,你……」

轟!

遺迹震動,萬天聖一枚神文化劍,嗡地一聲,橫掃四方,噗嗤,一尊日月被斬。

人群瞬間混亂!

「萬天聖,你瘋了,我們是無敵後裔,萬天聖,你要做什麼?」

有人驚悚無比!

日月墜毀!

一尊日月被殺了!

下一刻,第二尊噗嗤一聲被斬殺,萬天聖喃喃道:「我在清掃罪惡,避戰為罪,旁觀為罪,奪權為罪,而我……也有罪!」

噗嗤!

又是一尊日月被斬,其他人大恐懼之下,紛紛朝他出手,可萬天聖哪怕受傷極重,也是殺過無敵的存在。

這些人,豈能和他交手?

一般的准無敵,遇到了現在的他,也是九死一生!

萬天聖白衣如雪,此刻,卻是漸漸沾染上了這些人的血液,如同一朵朵血色花朵,在他身上綻放開。

後方,忽然出現兩人。

朱天道,藍天。

藍天幽幽笑著,「殺的好,人間需要和平,還是來我聖教吧!」

朱天道默默看著,很快,嘆息一聲,轉身離去,「我不曾來過,你……好自珍重!姓萬的,我這一生,佩服的人沒幾位……你……翌日,有緣再見!」

他走了!

走的有些蕭瑟。

人境大勝!

斬無敵6位!

大戰主力,大夏府,大明府,大秦府……外加多神文一系。

人境有日月數十,就在附近看著,不曾出手,他想過要好好收拾他們一頓,要告狀,要去求索境,要去戰神殿告狀。

大戰結束,他要去找茬!

可是……他不曾想,萬天聖比他狠,比他直接!

從此以後,還有敢避戰的嗎?

還有嗎?

不怕再出一個萬天聖嗎?

沒了吧!

400年的浮躁,400年的盛世,400年的權利慾,一朝而空!

敢叫天地換新顏!

哪怕,下一代還如此,起碼會收斂一些,起碼會持續幾百年,400年的弊端,今日,一掃而空!

而他……罪人!

屠戮無敵後裔!

屠戮征戰功臣後裔!

那些無敵,還在前線征戰呢,後方,萬天聖殺了他們的後裔,太狠,太毒!

再大的功績,也不足以彌補。

外人不知道這一幕,不知今日這一切,只知道,萬天聖,入魔了!

而他,好像也沒準備在人境繼續待下去了。

朱天道走了,說不出的無奈和悲哀。

到頭來,還是如此。

他這一次,不顧一切,殺來大夏府,他其實付出了很多,他原本可以去諸天戰場證道的,他沒有,包括他的大哥,都可以不現身的。

但是……他還是選擇了現身。

大明府,無人證道。

牛百道也沒有!

牛百道回來了,參與了這一戰,沒能證道。

朱家,隕落了5位日月境,其實,沒什麼收穫,他大哥暴露了,他暴露了,牛百道暴露了,什麼都暴露了……

而這一切,其實和他關係很大。

他想看看,大夏府,到底能不能一戰,事實證明,他們贏了。

身後,萬天聖一劍一殺,血液,染紅了衣襟。

慘叫聲,告饒聲,痛罵聲……

外面,數百藍天,瘋狂無比,鼓掌,歡呼,雀躍,在風中起舞,在血液中起舞。

我們都是瘋子!

他是,萬天聖也是,比他還要瘋狂。

所以,他和萬天聖其實很像,很好,其他人命令不了他,唯獨萬天聖,讓他做什麼,他就去做什麼,讓他殺准無敵,讓他去攔拉德……他都去做了。

一人持劍殺人,一人血液中起舞。

群星墜毀,如同一場流星雨。

美不勝收!

噗!

最後一劍,斬下了元慶東的頭顱,萬天聖輕聲道:「不怪你,你說的對,你還年輕,年少無知,儘管你不比我小,可你真的年少無知……求索境把你們保護的太好。」

「打下這萬世和平,無敵征戰,不就是為了你們嗎?」

「我不怪,也不怨……可不該坐視,冷眼旁觀!更不該,打壓多神文,更不該,讓他們成為靶子,落井下石……」

萬天聖輕笑道:「你們有罪,我也有罪,所以……我非人族,我……是魔!人魔!」

噗嗤!

頭顱炸裂,最後一刻,元慶東看著他,眼神倒是沒太多怨恨,只是有些無奈,我就知道!

我就知道!

這些人,瘋了。

大夏府,好多瘋子。

為什麼要讓我來?

我不想來的!

他早就看出來了,可他……無法去改變什麼,今日,隕落了,也安心了,我總算可以不用那麼害怕,那麼緊張了。

萬天聖看著一地屍體,笑了笑,踏空消失。

身後,藍天舞動天地,跟著他,為他歌唱,為他歡呼。

……

遠處。

蘇宇回頭,看著那群星墜毀,眼神茫然,帶著一些痛苦。

萬天聖,回不來了。

此生難回人境!

在他最巔峰的時刻,在他最該接受人族膜拜,朝拜的時刻,他走了另外一條路,正如他不再撈取過去未來,萬天唯他萬天聖一般!

不修過去,不求未來,他是萬天聖!

五十一年前,他也許看透了一切,想通了一切。

夏侯爺說,大夏文明學府,是他最後的囚籠。

不,錯了!

多神文系,是他最後的牽挂。

一次又一次,今日,大家都有了出路,三代回歸,雲塵回歸,柳文彥晉級日月,夏雲奇他們晉級日月……這才是他最後的囚籠破碎之時。

他看到了石雕為蘇宇出手,他給蘇宇上了最後一課,放出了心中的魔。

……

求索境。

聖地。

人境兩大聖地之一。

哪怕大夏府戰鬥的日月墜毀,無敵隕落,這聖地,依舊祥和。

美中不足的是,外圍,多了點青色。

那是莊稼在生長。

一人一劍,萬天聖沿著田間小道往前走著,生怕踩壞了那些青苗。

求索境,正門。

兩位護衛,看到來人,喝道:「誰?」

噗!

劍出,人隕。

「藍天,幫我遮擋一下異象!」

「好!」

藍天笑靨如花,虛空顫動,整個求索境,瞬間被一層灰霧遮掩。

萬天聖懸浮在空。

求索境中,走出了許多人,有老有少,有男有女。

有人認出了萬天聖,看他滿身是血,忍不住驚駭道:「萬天聖,你怎麼來了?」

萬天聖平靜道:「今日,萬族戰大夏!大夏府求援,山海日月來援,求索境除了幾位老人,其他人,為何不參戰?」

有人皺眉道:「求索境是聖地,此地極其重要,有無數文明傳承,還有天元聖地存在……」

「懂了!」

萬天聖微微點頭,「11尊日月,37尊山海,合計48人!」

眾人皺眉。

嗡地一聲,一劍斬出!

一位日月,頭顱炸裂。

「啊!」

「救命!」

其他人紛紛四散而開,亂糟糟的一片。

萬天聖只殺山海日月,那些少年,青年,他沒有出手,他只是邊殺邊道:「諸位,記住了!這人境,是先輩們打下來的,先輩們庇護蒼生,所以,蒼生賦予你們特權,賦予你們權力,你們可以不用完成任務,不用去為一切資源掙扎,你們享受最好的,得到最好的,你們是人上人……這是你們該得到的,因為你們的父輩,你們的祖輩,在征戰諸天!」

「可這一界,還不是太平之界,萬族圍困,人境並非盛世!日月山海不戰,誰去戰?」

「若是不敢,不願,那就一輩子留在騰空凌雲,大戰,不需要你們!」

「可到了山海日月,大戰之時,豈能不戰!」

他一邊殺戮,一邊笑道:「所以,我殺了他們!我希望你們記住,記住這一日,記住這一刻,你們的父輩,被殺,不是因為別的,是因為避戰不戰!」

「聖地?笑話!聖地算什麼?」

「天元聖地?可笑!人境無聖地,唯有打下來的江山!」

「聖地,什麼都不是!」

「……」

殺戮中,群星再次墜毀,血液瀰漫天地,白衣徹底被染紅。

無數弱者,驚恐無比地躲到遠處,看著這殺人魔頭。

這魔頭,殺光了聖地的日月和山海!

一個沒留!

算上之前遺迹中的那些人,這一日,萬天聖屠殺了30位日月,60多位山海境!

萬天聖咳血,笑了笑,淡淡道:「還是有點反擊之力的,連我也能重創,我想,真出手的話……殺一個準無敵還是有希望的!」

他走到了後方的天元聖地,那邊,有天元果樹。

他笑了笑,一劍斬出!

轟隆一聲巨響!

聖地?

不,人境不需要這個。

天元聖地?

這只是這些人的自家領地罷了,沒必要留下,你們既然要保護聖地,那就……讓聖地給你們陪葬好了。

一劍將聖地斬開!

他走出了求索境,看著虛空中那兩個大字,求索!

他笑了笑,轉身一劍,轟隆一聲!

求索炸裂!

從此以後,人境沒有求索境!

「我去去就來,你再幫我遮掩片刻……」

萬天聖說著,藍天嬉笑道:「去吧去吧,是去戰神殿吧,去殺個痛快,記得回來喊我,我和你一起走……」

「會的!」

萬天聖消失了!

片刻后,遠處的戰神殿,一道道日月墜毀!

又過了一陣,萬天聖被血液包裹,飛回。

咳血道:「走了,還是有點實力的,可惜了……」

很快,笑道:「我今日,屠了40位人族日月!」

藍天笑靨如花道:「你真是魔頭!大魔頭!人族日月,你殺的最多!」

「咳咳咳……」

血液,不斷流淌,萬天聖笑道:「是,我是魔頭!兩大聖地……沒了!人境,再無聖地!走,繼續,還有一些人需要清理,一些退役的將領,一些叛變的府中強者,一些對萬族卑躬屈膝求和的傢伙……還有,和你勾結的那些傢伙,給我名單!」

「好!」

兩人踏空而去,身後,11道光輝呈現。

這一刻,雙聖府動蕩!

後方,痛哭嘶吼聲傳出。

有婦人,有青年,有少年,有稚童!

萬天聖,殺光了山海日月。

拼著重傷,拼著一口氣,他殺了足足40位日月境,而這一刻的人境,無人能攔。

不,有人能攔。

當他們離去的那一刻,求索境和戰神殿,兩邊各自出現一道虛影。

兩人對視一眼,眼中滿是無奈和悲哀。

人境,還有後手。

最後的手段!

幾位三世身隕落的無敵,但是還活著,還沒死。

大夏府被圍,他們沒出手。

這一刻,兩大聖地被屠,他們……依舊沒出手。

哪怕其中,甚至有幾位是他們的後裔。

兩人都是長長一聲嘆息!

說不出的無奈,我們……捨不得下手,也不想下手。

可今日,那位入魔了,他出手了。

「他……還要殺下去!」

一人嘆息,一人輕聲道:「罷罷罷,讓他殺吧!讓他殺去!」

「那……要不要……留下他?」

「哎,不用了,讓他走……功過自有後人來評……吾等……老了!」

說不出的無奈和惋惜。

功過後人來評吧!

人境,不再有聖地,無聖地!

……

這一日,萬天聖殺戮四方。

一位位背叛將領被殺,一位位殺過多神文系的強者被殺,一位位和萬族教有勾結的人被殺。

藍天,最好的照妖鏡。

凡是和萬族教有勾結的,沒幾人能瞞住他。

殺的人頭滾滾!

殺的天地變色。

……

殺到最後,萬天聖回到了大夏府。

此刻,此地也死傷無數。

周明仁引來的那些人,被殺了個乾乾淨淨。

包括一位日月九重!

大夏府,城主府。

萬天聖落下,看向夏虎尤,輕聲道:「周明仁呢?」

夏虎尤取出一個圓球。

萬天聖微微點頭,片刻后,圓球呈現出周明仁的虛影,看向萬天聖,笑了。

「你回來了……你這衣服……真好看!」

周明仁笑了,「萬天聖,你和葉霸天,真的太強了,太有天賦了,和你們同代,真讓人嫉妒!」

萬天聖笑了笑,「我要走了。」

「猜到了。」

周明仁輕笑道:「你是來送我一程的?不需要……我自己走,也會走,萬天聖,你說……人族……能出皇嗎?」

「太遠,我不知道。」

萬天聖看著他,笑道:「你看不到了,我也未必能看到……也許看到的時候,就是我隕落的時候,我……是人魔!」

周明仁哈哈大笑,笑著笑著,緩緩道:「那讓我這老朋友,送你最後一程吧……」

虛影燃燒!

「天聖,還記得……還記得那一年嗎?你,我,霸天,我們在說,若是來日證道,我們封號該叫什麼?」

周明仁笑著,「我說,我要叫仁明王,仁義,明理,事實證明……我做不到。」

「霸天說,他若證道,就叫霸王!橫行霸道,霸道萬界,事實證明……他也做不到。」

「唯獨你,你說,你就叫萬天聖,不為王,不為皇……你好像……做到了……」

他聲音漸漸消散,最後一刻,一輪殘月墜毀!

萬天聖默默看著,許久,看向夏虎尤:「今日起,大夏府……無多神文系!夏太子,萬某,請辭!」

夏虎尤眼中含淚,笑著點頭,「萬府長……請辭,我允了!府長,一路順風!」

「多謝!」

萬天聖笑了笑,看向遠處,看向大夏文明學府,沒再回去,一步踏入虛空,消失在大夏府。

城主府中。

夏虎尤默默注視著,微微躬身,送萬府長,送萬天聖!

大夏府……再無多神文!

今日之後,多神文,源於大夏府,滅於大夏府。

哪怕翌日再現,也不是現在的多神文。

沒有了葉霸天,沒有了萬天聖,沒有了他們……便沒有了多神文。

「師祖爺……一路順風!」

默默說著,默默念著,默默祝福著。

父親,他真的走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91章 源於大夏,終於大夏(求訂閱)

50.45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