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5章 危機,看球(萬更求訂閱)

第495章 危機,看球(萬更求訂閱)

伴隨著夏龍武證道成功,這一次狙擊,萬族可以說是大輸特輸!

而實際上……除了魔族損失大點,要說輸的一塌糊塗,那也未必,起碼,獵天閣的一些人族都被揪了出來,兩部部長都給暴露了。

牛百道、朱天道這些人隱藏的極深,也都一個個暴露了。

魔族損失大,那是因為魔族這一次損失了足足3位無敵境!

這一次,死了8位無敵。

魔族佔了3位!

末郃和拉德死了,剛剛夏龍武殺的也是魔族的。

神族死了兩位,仙族、人族、冥族各一位。

到了此刻,夏龍武證道成功了,最大的狙擊對手成功了,想獵殺一位證道成功的無敵,難度不是一般的大,打不過,還能跑不過?

實在不行,找個小界躲躲。

人族在小界中,可以發揮全力,萬族可不行。

而這時候,還有一次讓萬族找回尊嚴的機會。

殺掉多神文系的傢伙!

幾位沒證道的傢伙。

屠了兩尊無敵的萬天聖,晉級日月的柳文彥,古城之主蘇宇。

殺了這幾人,那這一次就不虧!

哪怕對魔族而言,用三位無敵換這三人,其實都不算虧。

這一刻,伴隨著無敵的呼喝,一聲輕嘆響起,時光長河貫穿天地,一道虛影走出魔界,只是虛影,並非本尊。

而這一刻,諸天戰場之上。

一道人影踏空而來,面無表情,眼底深處卻是流露出一些不情願,這人影,迅速融入了時光長河中,帶著一些無奈。

片刻后,一人出現在古城之前。

「見過魔皇!」

那人影,面部虛幻,但是仔細看去,卻是像摩多那。

而事實上,這就是摩多那。

只是,此刻,魔皇本尊沒有來,而是附體摩多那,來到了古城之中,比起在人境附體,諸天戰場無限制,摩多那的氣息,隱約間達到了無敵境。

摩多那面無表情,看向古城,看向蘇宇,看向星宏。

平靜道:「星宏古聖,萬族之爭,亂於多神文,古聖鎮壓死靈,有奪天之功,而蘇宇等人,亂萬界,當誅之!」

魔皇降臨了!

到了這時候,他還是出面了,儘管不是本尊降臨。

古城中,星宏也很平靜,緩緩道:「與我無關,聖城,只有規則!」

規則!

摩多那微微蹙眉,「規則?上古的規則?上古的規則中,城主可以隨意封城?古聖可以隨意出城?」

星宏不理。

魔皇淡漠道:「萬族,永恆不少!聖城,也是只為死靈而設,星宏古聖,非要為這幾位亂萬界之人,將聖城牽扯進來?」

星宏不語。

魔皇再次道:「若非要如此,那今日……百位永恆,也想請教一下諸位古聖。」

星宏還是不語。

而這時候,其他古城中,天滅忽然冷冷道:「魔族半皇,你要挑釁聖城?挑釁鎮守?」

「挑釁?」

魔皇輕笑道:「天滅古聖嚴重了!魔族並無此意,然,星宏古聖,已經逾矩!也罷,既如此,那吾等不入城便是……」

「魔皇!」

有無敵不滿。

不入城?

那你來幹什麼?

來看熱鬧的?

而下一刻,摩多那手中出現一滴血液,血液燃燒,時光長河波動,通天徹地。

一瞬間,整個古城死氣泛濫起來。

又過了一會,忽然,星宏古城中,傳出一聲怒吼。

「大膽!」

「蘇宇,混賬,還不停止!」

是星月的怒吼聲!

蘇宇只覺得自己吸收的死氣,迅速退走,星宏也冷冷道:「好大的膽子,膽敢牽引死靈君主越界!」

這一刻,大家懂了。

明白了!

魔皇淡漠道:「這,也是規矩吧?不違背古聖的規矩吧?既然蘇宇殺了古城居民,本地死靈君主無法解決,那就讓別的死靈君主來解決!」

此話一出,不懂的也懂了。

魔族,一直準備接引一位死靈君主回歸魔界。

顯然,此刻,一尊死靈君主殺來了,殺到了星月的地盤中,殺到了此地,要借規則,來殺蘇宇。

蘇宇臉色一變!

迅速放棄吸收死氣,其實,他也擔心星月和對方聯手出來了,幹掉自己。

可是……聽星月那怒吼聲,對外來死靈入侵,好像很不滿意。

因為,按照規則,此刻,只需要一位死靈君主出現就行,不需要兩位,這時候對方來了,就有越界入侵的意思。

星月很憤怒!

她已經夠丟人了,結果,魔族牽引一位死靈君主越界而來,讓她更是憤怒無邊。

而這時候,宏大聲響徹古城,「星月,你既不行,無能為力,死靈不可辱,本座來殺此人,有何過錯?讓道,否則,連你也殺了!」

死靈通道中,一尊強大無比的死靈君主出現了。

比星月更強大!

恢復了一點記憶的上古魔族!

魔皇一直在準備接引他回歸。

此刻,魔皇在召喚他,他已經明白此地發生了什麼,殺蘇宇,殺多神文系強者。

……

城中。

萬天聖幾人都是變色。

一尊強悍的死靈君主,跨界而來了。

蘇宇能對付星月,可對付不了其他死靈君主,遇到了,就一個字——死。

魔皇並未選擇和星宏他們衝突。

而是在規則之內,給蘇宇他們製造了滅頂之災。

一尊新的死靈君主!

你蘇宇,還能繼續解決嗎?

「炎魔,你要入侵本王之域?」

星月怒喝,奇恥大辱!

這一次,不該有其他死靈君主來,這不符合規則,這是入侵,這是挑釁。

「廢物,滾開!」

轟隆!

死氣泛濫,星月被蘇宇吸了好幾天,現在哪怕蘇宇不吸了,實力也下滑了一些,何況,之前還被萬天聖消耗了不少,本就不如炎魔強大。

沒一會,大家就聽到了星月的憤怒不甘聲。

蘇宇眼神變幻不定,艹!

我把星月吸的太厲害了,完了,之前還是敵人的星月,現在卻是阻攔魔族那死靈君主的保護傘,一旦真給那尊死靈君主出來了,他們都要完蛋!

躲入古屋都沒用!

對方是可以開啟的,而且,他開啟,還符合古城規則,規則就是死靈可以開啟古屋,這一點,作為城主的蘇宇自然知道。

原本以為逃過一劫的柳文彥和萬天聖,紛紛看向蘇宇。

你還能繼續吸嗎?

吸個屁!

蘇宇眼神變幻不定,麻煩大了。

星月一旦不敵,讓出了通道,我就麻煩大了。

柳文彥、萬天聖,包括化為球的夏侯爺都在城內,一旦被這君主殺來了,都要完犢子。

魔皇這傢伙,本尊都沒來,就給蘇宇製造了天大的麻煩。

城外。

那些無敵也都是大喜,魔皇就是魔皇,輕而易舉,就把這幾人逼入了絕境。

而魔皇……或者說摩多那眼中,露出一抹掙扎之色,魔皇附體時間越長,對他改造的越嚴重,當然,魔皇附體,幫他改造身軀,他身軀更強大了!

這麼下去,很快,他可以踏入山海境了。

可這,不是他想要的結果。

被改造的越嚴重,他越是麻煩,以後,魔皇附體,他也許連自我意識都要被封存,這不是好事,今日,之前的大戰他就沒參與。

原以為可以避免,結果,魔皇還是出現了。

摩多那看向蘇宇,心中輕嘆一聲。

他其實倒是希望蘇宇能解決眼前的麻煩……

當然,更深層的一些想法,沒有展露出來。

若是能引出上古石雕,直接對魔皇出手,截斷時光長河,那就更好了。

……

此時此刻,蘇宇沒心思去管摩多那了。

他很緊張!

怎麼辦?

一尊死靈君主要降臨了,他看向萬天聖,萬天聖搖頭,別看了。

他重傷!

今日,他接連征戰,真的不行了,現在來一位準無敵,他還能勉強戰鬥一下,來一個無敵死靈……認命吧。

柳文彥笑道:「算了,挺好的!到了這一步,該滿足了,就是有些不值……和這死胖子一起死……」

他拋了拋圓球,嘆道:「這死胖子,都快死了,還罵我,我都聽到了!」

「當年就和我作對,這麼些年了,還沒變……」

好在,夏龍武證道成功了。

柳文彥笑了一聲,這就好,他欠夏龍武的,也算是還清了許多,儘管主要功勞,其實是這死胖子的,可我不是救了這胖子嗎?

至於接下來被打死……那也是沒辦法的事。

蘇宇悶悶道:「老師,您太過消極了!」

怎麼能這麼消極?

死裡求生,才是天才,才是妖孽。

老師一點不夠妖孽的!

就這,還稱多神文第一人?

得了吧!

死靈君主……

蘇宇不斷回想自己繼承的一些城主知識,咬著牙,迅速朝城主府飛去,他有幾件事要確定一下。

很快,他飛到了城主府。

已經能聽到通道中的怒吼聲。

星月,大概氣瘋了,正在和對方鏖戰中。

蘇宇默默感謝一下,下一次,下一次一定少吸你一點,抱歉抱歉,這次吸多了,難怪你這麼慘,被人打的可憐,不斷咆哮。

星宏看向蘇宇,睜眼,淡淡道:「你……哎!」

真的能找事!

解決了星月的麻煩,可接下來,你繼續吸去?

蘇宇急忙道:「大人,這死靈,來自何方?來自哪一城通道領地?」

「雲霄。」

星宏回應了一句,蘇宇瞭然,他知道雲霄古城,也去過,實際上這一次雲霄古城也在,就在附近,雲霄古城的城主,還是一位女性……母的,好像是青狐一族。

蘇宇迅速取出城主令,傳音道:「青狐城主可在?我這來犯死靈,來自雲霄古城,古城中可有日月後期居民,青狐城主可否搏殺一位,逼他回去?」

「……」

遠處,雲霄古城的青狐城主,差點罵他娘!

去你的!

你以為我和你一樣都是瘋子?

我搏殺一位日月後期的居民,然後……我等著被死靈君主擊殺?

我又不是你,可以剋制對方。

去你的!

夏龍武這混蛋,沒能兌現承諾就算了,好歹證道了,還是有希望兌現的,現在蘇宇這小王八蛋是讓她去死。

蘇宇迅速道:「未必會死,擊殺了對方,引出這死靈,他必須得出面,得回去,這是規則,只要城主離開古城,他就奈何不得城主。」

「蘇城主說笑了!」

青狐直接回道:「出城?城外,數十位無敵存在!」

「城主可以讓古城回歸原地,去慾海平原,這些人,不會追過去的……」

「若是追過去了呢?」

青狐城主懶得理他,去死吧你!

蘇宇暗罵一聲,迅速和星宏道:「大人,您能否和雲霄大人說一聲,青狐可能想脫離城主身份,我願接下雲霄古城城主一職,有我在,雲霄大人也能自由一些……至於青狐城主,想脫離古城之主身份的話,我可以助她一臂之力,不然,我想脫離起來也沒那麼簡單吧?」

星宏異樣地看著他,這倒是符合規則,他也沒說什麼。

很快,傳音道:「雲霄,蘇宇願接替青狐,兼管雲霄古城,代價是,青狐擊殺一位日月後期居民,帶走那傢伙!」

下一刻,有人不滿,怒道:「為何不接管天河之職?」

「你自己找蘇宇!」

星宏懶得理他,炎魔又不在你那邊,蘇宇是為了解決麻煩,又不是給自己製造麻煩,幹嘛接管你天滅古城。

雲霄石雕好像沉吟了一會,傳聲道:「他真的可以承受住?」

星宏不以為意道:「星月差點被吸死了。」

你又不是沒看到!

放心,這傢伙可以的。

「那……可以!」

雲霄回話,很快,又道:「炎魔出現,也只是規則所制,一旦青狐離開,他還是可以離去,再次前往你那邊……」

就如星月殺不了蘇宇,選擇了放棄一些,炎魔殺不了青狐,也可以選擇放棄。

到了那時候,他又能繼續來了。

難道青狐再次回來,再次擊殺日月後期居民?

哪來的那麼多日月後期殺,哪怕現在,其實也不好殺,有些古城居民,還是青狐的朋友呢,當然,對頭肯定也有的,平日里也不敢殺。

星宏將此話轉達給了蘇宇,而蘇宇,沉思一陣,很快道:「對方跨界,可以隨心所欲嗎?」

「那倒不是。」

星宏解釋道:「他是被魔族半皇牽引而來,否則,哪怕來,也沒那麼快,規則所限,當此地有危機,他可以瞬間抵達,沒危機,他只能慢慢跨越死靈界域,想來,需要不少時間,但是魔族半皇就在外面,可以一直牽引他……」

蘇宇暗罵一聲!

魔族,等著。

這半皇,最他么多事,上次也是他,接引走了拉德。

「星月君主不敵他?」

「對。」

星宏淡淡道:「被你抽取了數天的死氣,本就弱了對方一籌,何況現在,自然不敵。」

蘇宇欲哭無淚!

剛剛還覺得,吸的越多越好,現在恨不得馬上把吸的死氣都給還回去,可是,都被他陽竅吸了,還個屁啊。

果然,做人不能太蘇宇。

吸的多,貪心不足,現在好了,把星月吸殘了,哪能匹敵那炎魔。

蘇宇迅速想著事,如何解決炎魔這麻煩?

至於外面的麻煩,那都不是麻煩了,跟我無關。

要不青狐城主不斷殺人,不斷讓他回歸。

要不,讓魔皇無法牽引。

蘇宇問道:「魔皇牽引,不需要付出代價嗎?」

「需要,但是……殺了你,他覺得值,他也出得起這個價!」

星宏多直接,直接告訴蘇宇,殺了你,付出點代價還是划算的。

蘇宇再次迅速道:「我看他本尊沒來,是摩多那被他附體了,大人,您覺得有辦法對付嗎?」

轟隆!

下方,戰鬥好像更激烈了!

星月的咆哮聲,有些無力。

看樣子,炎魔要來了。

蘇宇忍不住道:「大人,外來死靈跨界殺你城主,這也符合規則嗎?」

「……」

無言以對。

星宏無語,半晌,回話道:「符合,星月既然解決不了你,那就換一個能解決的……」

「那星月君主出來的話,他是不是就不能上來了?」

「對。」

「那讓星月君主再出來……」

星宏只想說,你在想屁吃。

星月和炎魔之戰,不是為了保護你,而是不願意讓外來君主入侵自己的領域,一旦真戰敗了……按照死靈界的規則,炎魔當然能出來。

至於拉星月出來,擋住炎魔,蘇宇做夢呢,星月又不是你孫女!

你說怎麼著就怎麼著?

蘇宇急了,「那我逼星月出來,她不出來,我就吸她,她出來了,我們和平共處……」

「無敵,是有尊嚴的!」

星宏淡漠道:「你這想法,她寧願戰死在炎魔手上,也不會被你脅迫,蘇宇,少想這些沒用的!」

想啥呢!

這些死靈君主都死過一次了,現在,尊嚴、面子很重要,你還脅迫她,她就是戰死了,也不會出來給蘇宇當堵通道的。

蘇宇暗罵一聲!

要啥面子!

死要面子……對,死了都要面子,難怪是死靈。

麻煩!

先不管了,先讓青狐城主把那傢伙引走再說,蘇宇迅速傳音青狐城主,「青狐城主,你可以把古城挪遠點,開始行動了,雲霄大人同意了,我後續也會幫城主想辦法,暫時卸任城主之位,減少死氣腐蝕。」

青狐已經得到了雲霄石雕的傳訊,有些無奈!

這城主當的!

人家可以直接聯繫你靠山,和蘇宇比起來,他們很丟人,其他城主,也許一輩子都沒和石雕說一句話。

而蘇宇倒好,聯繫她不行,直接聯繫雲霄。

無奈之下,青狐想了想,還是選擇了同意。

先挪走古城,在這也危險,殺一個對頭,引回炎魔再說,出城逃離,炎魔最多也就待三日。

何況,現在炎魔更願意殺蘇宇。

很快,雲霄古城消失在原地。

沒多久,遠處,一道流星墜毀。

片刻后,地下通道中,轟鳴聲消失,傳來炎魔的怒喝聲。

……

「嗯?」

古城之外,魔皇微微有些意外,淡淡道:「沒想到,倒是有一手!」

蘇宇還真行!

他居然聯繫到了雲霄古城,把炎魔給逼走了。

當然,他還是可以再次接引的。

當他想再次接引的時候,腦海中,摩多那忽然道:「陛下,再接引這死靈君主,我怕我肉身撐不住。」

「無妨,晉級山海吧。」

魔皇淡淡說著,你才凌雲,晉級山海好了。

摩多那沉默。

晉級山海?

更適合你隨時降臨嗎?

一時間,摩多那沒出聲,而魔皇淡漠道:「晉級山海,你才是真正的第一天才,否則,現在的你,不如蘇宇,甚至要不如其他人了……」

摩多那依舊沉默。

我想晉級,但是,不是現在。

現在,你還附體中。

我晉級,只會朝著更適合你的方向發展。

不可以!

魔皇未必需要他的肉身,他這種肉身種子,魔皇培養了很多,無數年來,魔皇也並未侵佔其他人的肉身,只要魔皇三世身不隕落,那就不會找他們。

可是……終究還是存在隱患的。

一旦哪天魔皇真出了問題,他就成了隨時被剝奪一切的傀儡了。

「摩多那,你不情願嗎?」

魔皇聲音響起,摩多那沉聲道:「摩多那肉身還沒打磨完全,現在晉級山海,不是好事。」

「摩多那,沒有什麼是圓滿的!何況,你肉身不晉級,我便無法接引炎魔過來……你想讓蘇宇他們活下去嗎?」

「魔皇大人,可以降臨一尊三世身!」

「哎,本皇也想,可是……一旦本皇三世身出現問題,那就是魔族的大難,神族、仙族、人族都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,所以,我和神皇、仙皇,除非不得已,否則,都不會出界,明白嗎?」

「明白!」

摩多那說著,沉默一會,「那我晉級……」

「我幫你,更快一點。」

「不,我想自己試試!」

摩多那堅持!

我要自己試試!

魔皇見他堅持,也是沉默瞬間,很快道:「好,但是……時間有限,天黑之前,你無法晉級,我便幫你晉級!」

此刻,天色快黑了。

摩多那不再言語,開始準備突破。

他不想!

可是,他沒辦法。

他只能拖一下,此刻的他,巴不得蘇宇在天黑之前,解決這個麻煩,蘇宇……這一刻倒是成了他的希望。

蘇宇,一定要在天黑之前,將這個麻煩解決掉。

否則,自己不得不晉級了。

……

此刻的蘇宇,暫時解決了這個危機。

卻是有些擔憂!

對方還會再次被接引來的!

麻煩!

他再次飛出城主府,萬天聖和柳文彥也趕來了,萬天聖看了一眼外面,開口道:「對方是被接引來的,需要一些媒介,再次接引……大概有些麻煩,這摩多那,大概要突破山海了,不過魔皇好像沒插手,可能是摩多那不願意,想自己突破……這倒是能給我們爭取一點時間。」

萬天聖眼光很毒!

經驗,眼光,這些他都很足,一看,就大體上猜到了什麼。

摩多那應該是自己給自己爭取了一點時間。

蘇宇點頭,瞭然,很快將事情說了一遍,萬天聖皺眉,「這麼說,我們時間不多,大戰,不會這麼快結束的,而古城機制,我知道一些,起碼三天,三天的追責期!三天後,對方才沒有資格再過來……」

蘇宇咋舌,你啥都知道嗎?

秀才不出門,盡知天下事?

好吧,也許這位,沒事幹就走時光長河轉轉,也許看到了許多東西。

以前,幹啥都是蘇宇自己動腦子。

這一次,不需要了。

萬天聖環顧四方道:「摩多那,我看他最多能給我們爭取兩三個小時,這麼短時間,指望我恢復,幾乎不可能!指望其他人支援,更不可能!也不需要!其他人,證道還沒結束,不會這麼快停歇大戰的……」

「現在只能做兩點,第一,星月出來,擋住那位出來!」

「第二,魔皇退走。」

星月是不出來了,蘇宇懷疑她被打的自閉了,炎魔走了,星月還是一點動靜都沒。

至於魔皇退走……很難。

柳文彥插話道:「或者可以讓一位無敵,去攻雲霄城!當然,得防止石雕出手!」

這也是一個辦法。

可是,人族無敵都在被追殺,誰去攻城,找死嗎?

至於石雕這邊,倒是可以談談,不故意破壞古城,問題不大。

可是,能找誰?

三個辦法,感覺都很難。

萬天聖遲疑了一會,開口道:「真不行的話……讓藍天去吧!他實力強大,去破壞,去殺人,應該能把對方引過去。」

蘇宇皺眉道:「那他死定了,青狐可以強行破城離開,封鎖不了青狐,可以封鎖藍天,藍天一去,必死無疑!」

「起碼可以讓魔皇再次牽引一次……」

萬天聖低聲說著。

若是只有他自己,他不會讓藍天去,可現在……蘇宇在這。

他還是希望蘇宇可以活下去。

這傢伙,這次非要參與進來,現在麻煩很大。

就在他們想著辦法,想著最後關頭,真的沒辦法的情況下……萬天聖已經做好了讓藍天去的準備,藍天……會去的。

藍天太孤獨了。

這個世界,他也許覺得,萬天聖才是他的同道中人。

所以萬天聖讓他去,他大概率會去的。

用藍天的命,換魔皇多牽引一次。

這個,蘇宇卻是不太情願。

遠處,遙遠的地方,霞光好像再次映射了,好像有人要證道成功了,蘇宇不知道是誰,也懶得去管,城外,那些無敵,此刻也懶得去管。

他們想看到城中幾人去死!

說實話,城中幾人死了,成就比殺一個人族無敵還要大,城中加上夏侯爺,四人,殺了他們,夏龍武大概要瘋狂,也許會來送死。

多神文系,也會就此徹底覆滅。

這裡,不比之前追殺夏龍武重要性差。

魔皇的出現,讓幾人陷入了危機和絕境中。

而這一刻,星宏看了一眼幾人,將幾人的話,幾人的舉動,幾人的一切,盡收眼底。

許久,他忽然道:「想擺脫麻煩,擺脫危機……未必沒有機會!」

蘇宇大喜,石雕要出手了?

星宏沒有出手的意思,他傳音道:「你們,可以想辦法,聯繫到那小毛球的父母,它們也在諸天戰場……但是未必知道此地的事,讓它們來這邊,魔皇大意了,他開啟了時光通道,很可能會被順藤摸瓜,被那兩位順著時光通道直接吃了他的本體……」

那兩位在堵仙皇!

但是,仙皇也許察覺到了危機,或者覺得不值得出去,一直沒動靜。

可魔皇沒忍住!

他出現了!

本尊是沒出現,可時光通道打開了,一抹意志力附著在了摩多那身上。

魔皇的意志力……應該也香!

一旦被那兩位順藤摸瓜,摸到了老巢……呵,魔皇也有可能被吃了!

此話一出,蘇宇眼睛瞬間雪亮。

掐死球!

小毛球心累,繼續舔。

星宏好像也知道他心思,迅速道:「讓這毛球自己去想,去求援,不要老是想著幹掉它,幹掉它,那是同歸於盡的手段。」

大毛球真來了,你殺了它的小球,你第一個死。

蘇宇為何老是想著同歸於盡呢!

蘇宇意外,毛球自己想,有用嗎?

他不知道,大毛球其實都來過幾次了,他以為大毛球一直不知道,唯一能聯繫對方的手段,那就是死球了。

可現在,星宏的意思是?

「放心去做吧,讓這小傢伙,自己發自內心的呼喚,對方是半皇,古老半皇,是可以感受到自己血脈呼喚的!」

蘇宇眼中一亮,可以嗎?

下一刻,有些無奈,這真要來了,我天天要掐死球……不會被大毛球給吃了吧?

還有,我腦海中那金色圖冊,小毛球都能聞到,大毛球呢?

不會把我也吃了吧?

他看了一眼萬天聖和柳文彥……很快,開口道:「老師,你和府長找個古屋藏著,我有辦法解決麻煩了!」

兩人看著他,蘇宇笑道:「真的,我有辦法了!二位,這是我的地盤!府長也不需要讓藍天去了,沒必要送死……我很快可以解決這個麻煩!」

下一刻,他敲打了一下毛球,「快,求援,說魔皇要殺你,速度點,心裡想著,速度!」

「……」

小毛球嘀咕一聲,想吧想吧,大大根本不會來,大大肯定在睡覺。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仙界入口。

大毛球打起了哈欠,天古好能忍,還不出來,想睡覺了。

它沒母球的耐心,它想回去睡覺了。

不行的話,回去算了。

正想著,身邊,懸浮起一個個泡泡。

「大大,魔皇要吃我!」

「大大,魔皇在星宏古城外!」

「哇哇哇,我要被吃了!」

「大大救命呀!」

「……」

母球也朝它看來,雖然離開了噬神界三百多年,可這位,好像不意外小毛球的存在,不介意自己好像被綠了,疑惑道:「魔皇?他出來了?」

大毛球朝遠處看去,好像看穿了世界,看穿了一切,它看到了那條明亮的時光通道。

「天古不出來了……」

大毛球喃喃一聲,看向母球,「那……去吃魔族這個?他雖然不夠香,不夠老,不過……味道應該不錯。」

主要是方便!

連通道都給打開了,哪像天古,窩著死都不出來。

母球有些流口水,有些餓了,「好呀,那就先吃一頓,吃完了……再回來等天古!」

對天古,那是真的念念不忘!

太香了!

兩個球,瞬間消失。

仙界中。

一位老人,掐指盤算了一下,微微皺眉,很快,又鬆了口氣,我的危機,好像消散了,該死的,到底是什麼情況?

我會有危險,開玩笑!

諸天萬界,除非神魔兩皇聯手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95章 危機,看球(萬更求訂閱)

50.85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