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4章 上古往事(感謝七劍開天大佬白銀,萬更求訂閱)

第504章 上古往事(感謝七劍開天大佬白銀,萬更求訂閱)

雲霄回來了。

就是時間拖的有點長,當然,蘇宇沒在意,他又不知道那座古城在哪,雲霄哪怕走了一兩天,他都不知道。

才走兩個小時不到,蘇宇看她回來,還有些驚訝。

「大人這就回來了?」

「……」

雲霄在思考一個問題,是的,我為何這麼快就回來了?

看看,這蘇宇都不在意!

好在,我還得繼續出去。

這一次……多繞一圈!

「回來了!」

雲霄淡淡道:「怕你支撐不住,走吧,去見見這位三十六鎮守中的最高主宰者!」

蘇宇有些小激動。

見老大了!

下一刻,蘇宇消失在原地,雲霄帶著他,瞬間消失。

……

遠處。

天滅瞪大了眼睛,來我這了?

不對啊!

怎麼走了?

去哪啊?

「星宏,雲霄帶著他去哪啊?」

天滅很著急,他也就不能飛出去,不然,他得追上去問問,雲霄,你帶著我徒弟去哪啊?

星宏先是一愣,片刻后,好像想到了什麼,眼神有些古怪,看了一眼遠處的天滅古城,半晌,傳音道:「等等吧,雲霄……她可能……可能有點事要辦?」

不好說。

雲霄……不會去找老大哥了吧?

若是如此,天滅就沒希望了。

就蘇宇現在這實力,他無法支撐太多古城的。

若是雲霄不搗亂,按照正常情況,按照遠近親疏,按照各種排序……天滅也得排上了。

可是……雲霄帶著蘇宇走了,這……天滅可能要空期待了啊!

天滅也不傻,眼神變了變,自我安慰道:「對,應該去辦事了,肯定是的!於情於理都該輪到我了,是吧?那老傢伙,也不在乎出去不出去,是吧?」

「對!」

星宏附和了一句,沒錯,就是這樣!

天滅安心了。

一旁,有石雕幽幽道:「肯定是去找老大了,還用說的?雲霄有好處,當然是想著老大,天滅,你還做夢呢!」

「長平!」

天滅大怒,我知道,但是我不說。

你居然打破了我的幻想,我要打死你!

轟!

下一刻,天河城主茫然地飛了出去,飛出了城外,他都沒說話,口中,卻是傳出了巨大的洪亮聲:「平度,你好大的膽子,膽敢違背諸位鎮守大人之令,今日,我替鎮守大人們清理門戶!」

轟!

天河茫然中,舉著長劍,朝長平古城殺去,直接殺到了城內。

那長平城主都驚呆了!

犯得著嗎?

是,我是不想聯盟成立,可是……我還沒開始干呢,啥也沒幹啊,就說了幾句話,被石雕打爆了就算了,現在天河是不是欺人太甚了?

直接殺到城內了!

這……簡直無法容忍啊!

其他城主也是心中一驚,這麼猛?

就因為給了蘇宇下馬威,石雕打了還不夠,這還有城主親自出手,殺入古城都要乾死平度?

這……是不是太狠了?

天河茫然中,反應了過來,想吐血,卧槽!

這是石雕乾的啊!

天滅,你祖宗啊!

你又受什麼刺激了?

最近天滅很瘋狂,天河都要哭了,這什麼情況,你多年不說話,最近活躍的跟個三萬歲的孩子似的,幹嘛呢!

是人乾的事嗎?

你……你讓我到人家的地盤,殺人去?

你瘋了吧!

天河罵歸罵,還是舉劍就砍,不管了,平度要瘋了,也要殺自己,自己得先下手為強!

……

一群石雕看熱鬧!

天滅和長平這是鬥上了啊!

長平也是,這時候好端端地刺激天滅做什麼?

天滅都快瘋了,你還刺激他,哎,真是沒事找事。

那長平石雕,也是無語,天滅這傢伙,是不是最近被刺激的太多了,我就這麼一說,你就來找茬,合適嗎?

這天河當了你城主,也算是倒了血霉了!

不過,一群石雕都在思考,這雲霄,到底是不是帶著蘇宇去了老大那邊?

要是的話……這情況就有些不好說了。

當了老大的城主,當年倒是有一個,結果是個瘋子,這蘇宇也不是個善茬,現在實力還弱罷了,實力強了,也不怕舊事重演?

蘇宇這一次搞什麼聯盟,其實石雕都覺得有些眼熟,相當眼熟!

當年……好像也有過一次!

所以大家不是太在意,這事,其實不好說,當年那次之後,那傢伙折騰的厲害,最後死靈界都受到了波動,導致諸天戰場出現了大變。

之後,老大親自出手幹掉了那傢伙,這事不會重演吧?

輪迴啊!

一次又一次的!

一群石雕,有些唏噓,有些早已心靜如水,太多年了,太多次了,習慣就好。

……

這一次,雲霄帶著蘇宇繞路了。

繞了好幾個小時!

等到天都黑了,在蘇宇茫然的眼神下,雲霄分開了海面,踏空入海。

蘇宇有些古怪,這地方……我還算熟悉,我好像來過這,距離星宏古城不算遠吧,怎麼繞了好幾個小時?

難道說,必須要繞道,才能得見真顏?

這位上古石雕的老大,難道很特殊?

生存在一個特殊空間中?

帶著這樣的古怪,雲霄一直下潛,一千米,一萬米,三萬米,五萬米……

這也是星辰海的奇特之處!

星辰海是浮空的,而浮空到地下的大陸,也就萬米左右,下面的大陸還有天空呢,按理說,最多也就幾千米深,可是,這星辰海,你哪怕下潛十萬米,百萬米,有些地方都你看不到底。

再潛,你就可能進入一個小界了。

在諸天戰場,這樣的古怪地方,不是一處,比如慾海平原,這些地方都很古怪。

這一次,可能是跟著雲霄的原因,並未潛入到哪個小界門口,而是一路下沉,很快,一座輝煌巨大的古城,呈現在蘇宇眼前。

古城沉沒在水中,寂靜無比,好像沉沒了無數年,是一座死城。

沒一個人存在!

也沒任何生命氣息。

當然,也沒什麼死氣。

厲害!

一看到這座古城,蘇宇就不得不說,厲害了,這位石雕,還真的一人鎮壓一座古城,聽說還是最強的死靈通道,相當的厲害啊!

半皇!

想想都有些小激動,這樣的強者,他看到過,可沒打過交道,魔皇也好,噬神半皇也好,他都看到了,但是都沒交談過。

之前在古城,倒是想和摩多那交談一下,人家不怎麼理他。

現在,自己總算能看到半皇強者了。

他還在想著,耳邊,忽然響起那蘊含著大道哲理一般的滄桑聲:「你便是蘇宇?」

蘇宇眼前一花,好像出現在一個陌生的世界。

就和第一次看到天滅石雕一樣,被拖到了另外一個世界。

但是這一次,他完全沒察覺到任何異常。

好像很自然地,就過度到了另外一個世界。

他身邊,雲霄還在。

對面,一位弓著背的老人,白鬍子很長,拄著拐棍,朝蘇宇走來。

蘇宇愣了一下,這是那半皇?

「屬下蘇宇,見過大人……」

老人笑了笑,看向蘇宇,剛想開口,雲霄奇怪道:「老大,你怎麼了?」

「哦,沒事!」

老人瞬間化為一位青年,英俊無比,眼神中帶著些許懶散,輕笑道:「你很意外?看樣子,你心目中的強者,便是剛剛那模樣?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懵了一下,什麼鬼!

不敢多想,急忙道:「見過大人……」

老龜,或者說青年,懶洋洋地揮揮手,蘇宇面前出現一個椅子,青年也坐了下來,輕笑道:「坐下聊聊,有些時日,沒和年輕人聊聊天了。」

蘇宇有些古怪,餘光朝四周看了看,又看了看雲霄,心中有些自責,草率了!

這……一點沒安全保障了!

光激動了,忘了,這可是一位半皇的地盤,我……來之前,多少也有點準備吧?

他不動聲色,將小毛球召喚了出來,隨意搭在肩膀上。

那青年,看了一眼小毛球,小毛球兩隻眼睛也看著他,四目相對,半晌,青年忽然笑道:「這是……有趣!豆包還好吧?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茫然,小毛球茫然,雲霄都有些意外,半晌才道:「老大,豆包……」

「哦哦,噬神族那位!」

青年輕笑道:「你大概沒多少印象了,我倒是還記得,豆包這傢伙,前些時日,我好像感受到了它的氣息。」

「哦!」

這下子,雲霄也知道了,「是噬神族那位啊,前些時日,和魔族那半皇鬥了一場。」

「半皇?」

青年淡笑道:「那傢伙,當不起半皇之名!魔族也是強族,諸天萬族排名前五的強族,昔年,魔族半皇,強悍無邊,一拳破山海,破的是乾坤山,鎮的是死靈海,這位……不如,遠遠不如!」

他搖頭,「差距太大!真要是魔族半皇,豆包也不敢戲弄他,那魔族半皇,昔年發怒之下,乾坤變色,天地動蕩,魔族……也衰落了!」

蘇宇愣了一下,什麼意思?

上古時期嗎?

魔族的半皇,強悍無邊的意思?

現在那半皇,遠不如當年的魔族半皇?

就聽青年又笑道:「那時候,魔族半皇降臨,我也不算什麼,哎,果然,實力強,不如活的長,活的長,熬死了實力強的!」

搖頭,唏噓。

物是人非的感覺!

雲霄倒是沒說什麼,這青年又看向蘇宇,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,上下打量一番,好像看透了蘇宇的一切。

蘇宇不去想別的!

此刻,他不敢想別的,唯一想的是,豆包!

小毛球的爹,可能叫豆包。

多可愛的名字!

多通俗的名字!

很不錯!

爹是豆包,兒子是毛球,挺好,以後不稱呼對方是大毛球了,得喊豆包……

當然,自己不怕死可以這麼干。

他想著雜七雜八的,青年上下打量他一番,半晌,緩緩道:「開了周天元竅,周天神竅沒全開吧?」

「沒有!」

蘇宇急忙回話。

青年淡笑道:「元竅開了,倒是誤打誤撞,把天竅開了一半,不知是運氣好,還是不好。天竅開一半……不是好事,是個麻煩事!吸收的死氣當能量來源……你倒是會想,敢想!」

「大人……我……」

青年輕輕抬手道:「這半個天竅,吸收的死氣太多,不是什麼好事,遲早,吸收滿了,死氣溢散出來,再想扭轉,難度就大了!」

「不過……好事壞事……也不好說。」

青年感慨道:「我沒開天竅,對這個,也只是一知半解!你也許是上古之後,唯一一位開啟天竅的修者……」

蘇宇解釋道:「應該不是,我人族有人開啟過,不過因為陽竅吸收能量太多,那位開啟的強者死了……」

「多強?」

青年來了興趣,蘇宇乾巴巴道:「凌雲九重!」

「……」

雲霄無聲,青年無聲。

凌雲……是哪個境界來著?

太久遠了,我們都快忘了。

青年也是無言,半晌才笑道:「人族……果然還是得天獨厚,一次次被滅,一次次崛起……」

蘇宇愣了一下。

「一次次被滅?」

啥意思?

青年緩緩道:「不提這些,人族……人境如今變化應該很大了,傳承斷絕了嗎?」

蘇宇小心翼翼道:「不算吧,我人族有不少無敵存在……」

「我是說上古傳承。」

蘇宇搖頭,「這個我不清楚,我在人境只是小人物,具體的高層信息,我不了解。」

這是實話,他真的不知道人族的具體情況。

他走的時候,一個騰空而已。

在人族,真算不上什麼大人物。

雲霄倒是知道,開口道:「人族傳承應該斷絕了,現在,都在靠一些遺迹支撐,幾百年前,誕生了數十位永恆。」

青年感慨道:「倒是真的得天獨厚,氣運昌盛,只是一些餘蔭,又誕生了數十位永恆,不可思議,是運氣,也是天賦。」

蘇宇也點頭,這倒是真的。

人族,還是很牛的。

幾百年前,一個無敵都沒!

眼看著都快滅絕了,一眨眼,出現幾十個無敵,不得不說,大概諸天都震撼,這也行?

哪個種族和人族一樣,哪怕得到了遺迹,也不是說就能成為無敵。

可人族,真的一下子出現數十無敵,瞬間打破了整個諸天萬界的局勢,讓人族再次崛起,成為了十強種族,甚至前五的強族。

青年看向蘇宇,如數家珍道:「開了周天竅,學會了五行神訣……有些不圓滿,也沒太利用上,和肉身差距太大,肉身學的是……食鐵七十二鑄?看樣子快要完成了,倒是讓人意外。」

他再看,又道:「你這神文戰技……」

他好像看出了什麼,半晌,搖頭道:「差距還大,距離完成還早,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。」

「文墓碑……」

他忽然愣了一下,看向蘇宇,而蘇宇心中一驚!

這個,你也看到了?

青年微微遲疑道:「這個……不祥之物!最好……算了,這也算你這一脈的遺留,不過,文墓碑不是好物件,這是當年……其實不是為了傳承留下的,而是……真的墓碑!」

蘇宇愣了一下,「真的墓碑?」

「哎!」

青年嘆息,「對,真的墓碑!這是一群即將走向末路的神文強者,為了悼念那位,最後……以覆滅為代價,建了一座墓,這是對方的墓碑……居然流傳了出來。」

雲霄也道:「我就說,有些眼熟,果然,是那墓碑!」

青年微微點頭,「就是那墓碑……居然流傳了出來……按理說不應該……」

他看向蘇宇,開口道:「誰拿出來的?」

蘇宇遲疑了一下開口道:「大夏府一代府長,大夏王的弟弟……」

「大夏王……」

青年陷入了沉思中,許久才道:「能取出這墓碑之人,非同一般!大夏府……大夏王……難道是上古人王血脈?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愣了一下,咋又出來個人王了?

青年並未在這上面多說什麼,很快道:「此物,留著吧!雖不詳,但是對你這一脈……算是同源,拿到了,問題不大,其他人拿到了,可能會出事。」

蘇宇被他弄的恍惚,感覺文墓碑有點大來歷。

誰的墓碑?

夏辰從哪弄來的?

聽說也是一處遺迹,別人都在遺迹中證道了,夏辰沒有,只拿到了這墓碑。

蘇宇忍不住道:「大人,聽說文墓碑,是在一處遺迹中獲得的,人族在遺迹中獲得了不少寶物,那些開府無敵,都在遺迹中證道了,可這處遺迹好像只有文墓碑……」

青年沉吟了一下,緩緩道:「遺迹……證道……遺迹……遺迹有很多種,你說的遺迹,和我理解的遺迹,可能有一些偏差。」

青年輕聲道:「我理解中,遺迹,應該是上古破滅之後,留下的一些古老傳承之物所在,這些東西,未必有多強,但是,很重要!不是什麼證道,可以比擬的。當然,有些東西,未必能幫你變強,但是意義很重要,上古時代留下的那些遺迹,未必是為了讓你變強,也許是為了幫你走出自己的道,走出自己的路……」

「而你口中的遺迹……」

他頓了頓才道:「倒是有些像第一次復甦,人族留下的傳承。」

蘇宇愣了一下,今天他愣了很多次,此刻,卻是有些駭然,「大人……大人的第一次復甦……傳承……是什麼意思?」

青年淡笑道:「你不會覺得,上古大破滅至今,諸天萬界,就是如此吧?」

蘇宇茫然中,不是嗎?

雲霄倒是直言直語,直接道:「上古破滅之後,諸天萬族,都復甦過幾次,算是復甦文明!諸天戰場,也並非第一次開啟,你人族這一次復甦,也不是第一次了!多次破滅之後,才有了現在的格局!」

蘇宇震撼!

這……這和他了解的歷史,完全不同。

當然,人族歷史……只有四百多年。

四百多年前,好像是個封建王朝,有一天,王朝破滅,外域來敵,之後,開府王者崛起,創建開府時代,這就是蘇宇他們學習的歷史。

在這之前的,幾乎沒什麼記載了。

可今日,有人告訴他,其實,諸天戰場不是第一次開啟,而是開啟了很多次,而人族大破滅,也不是第一次了!

而是很多次!

這……不可思議!

雲霄倒是不奇怪,無所謂道:「上一次人族文明破滅,大概是在五千多年前了,我倒是還記得一些,因為我那一任城主,就是一位人族!」

蘇宇有些混亂,喃喃道:「那……那人族現在的遺迹……其實不一定是上古留下來的?」

「上古哪有那麼多遺迹留下來!」

雲霄不客氣道:「我只知道,星宇府邸是真的上古遺迹,至於其他的……沒看到過多少,看到的,一般也被人取走了,真正傳承到現在還有的,沒多少了!按照你話中的意思,這大夏王的弟弟,可能真的進入了上古時期的遺迹,而大夏王……他們繼承的應該是上古之後的遺迹。上古時期,誰閑著沒事幹,給後人留下什麼證道之地,上古,處處可證道!上古之後,大破滅時期,人族復甦一次之後,才給人族留下了大量後手,留下證道之機,留下文明再次復甦之機!」

蘇宇恍然!

原來如此!

上古,處處可證道,壓根沒必要留下什麼後手,上古人族,大概都沒想到自己會破滅,哪會留下那麼完善的傳承,給人一路修鍊到無敵。

沒必要!

只有經歷過一次,後人才知道,這文明,會破滅,輝煌的上古文明都破滅了,那就留下點後手,給後人崛起的機會。

這才符合邏輯!

蘇宇長吸一口氣,忍不住道:「那……人族復甦幾次,都被滅了?」

雲霄淡笑道:「也不是,有一次人族倒是打贏了,更多的時候,都是兩敗俱傷,各自回老巢舔傷口……人族,天生就會被針對,無界域壓制之力,這是硬傷!出來一次,要不橫掃諸天,要不……只能破滅!沒人可以容忍人族的存在,何況,人族侵略之心很重,第一次復甦的時候,我記得不少人族強者,叫囂著要恢復上古榮光,橫掃諸天,結果,又被萬族推翻了統治,差點打滅了人族!」

「上古至今,人族都沒誕生過無敵的文明師嗎?無法開啟人境壓制之力?」

此話一出,雲霄遲疑,青年倒是笑道:「人境的壓制之力……這個問題……非人族的我們,知曉也不多,只知道一件事,界域之力,人境開啟……難度極大!具體情況,也許只有你們人族自己知道!所以,你們人族,要不破滅,要不稱霸一段時間之後,再次破滅……從無例外!因為,你們哪怕稱霸,也不會讓萬族死心,萬族也不甘心,何況,人族也沒任何時期,能比得上上古。」

說到這,青年笑道:「不提這些了,這些事,都已是歷史,都是往事了!你人族到現在還能存在,只能說……真的得天獨厚!」

這詞,他說了很多次了。

蘇宇想了想,點頭。

也是,按照他們的話說,都破滅好多次了,無數種族成為過去了,唯獨人族還存在,當然,還有一些古族,其實真的很不容易了。

這都沒滅!

厲害!

青年轉移了話題,「你確定,你要成為此城之主?」

蘇宇猶豫了一下,點點頭,「我想成為此城城主!」

青年笑道:「別急,有些事,我還是要和你說明白!這城,名為鴻蒙城!上古便存在,三十六聖城,此城,為第一城!」

「有此城,才有了後來的35座聖城,封鎖了死靈通道!」

「死靈……很特殊的一族,一界,亘古不滅!」

青年緩緩道:「死靈的歷史,和人族一樣悠久,一開始,倒是沒問題,後來,直到有一天,變故發生,死靈界和生靈界出現了重合……死靈可以入侵生靈界域,自那以後,我們的任務,便是封鎖此界!不讓生靈和死靈接觸,而聖城,是一個中間點,這是生靈和死靈的交匯之地!」

「此地,更是重合度最高的地方,此地的死靈通道下方,是一個強大的死靈國度,死氣濃郁無比,不斷有死靈君主出現,不斷進攻此界!」

「你若是承載此城,現在,我還能勉強鎮守,一旦我力不從心,溢散的死氣,超乎你的想象!這些年,此地並無太多暴動,因為,死靈也在等待時機,消耗我,我想,很快,此地就會出現更強烈的死靈衝擊!」

「而你的任務,可能會很艱巨!」

蘇宇等他說了一陣,不太在意這些,直奔主題道:「大人,我若是為大人承載死氣,大人……願意為我出手教訓那些宵小之徒嗎?」

咱們不談別的,談利益!

你幫我,我就幫你。

富貴險中求!

有危險,那太正常了,沒有白來的好處。

沒危險,人家半皇憑什麼幫你?

很熟嗎?

人族都不是,你長的很帥?

諸天萬界,不談利益談感情,那都是耍流氓!

青年笑了,「只要你能在我需要的時候,幫到我,規則之內,我也可以幫你!」

「規則……」

蘇宇沉聲道:「大人說的規則,和其他古城一樣?」

「差不多吧。」

青年淡淡道:「任何東西,都是互相付出,你若是鎮壓通道有功,那自然會得到相應的補償!鎮壓死靈通道,便是大功!可惜……上古破滅,無法再建聖城,否則,再建一座聖城,你也許可以獨自鎮守一城,成為吾等同僚。」

蘇宇腹誹,算了吧!

我可不想這樣!

太慘了!

無數歲月,化為石雕,說實話,換成蘇宇,蘇宇大概都瘋了。

老龜顯然也知道他的心思,笑了笑,取出一枚黑色令牌,「這是城主令,煉化了,你便是此城城主,從此以後,你便和鴻蒙城,息息相聯……」

轟!

他剛說完,城主令,陡然爆發出一股強悍無比的氣息。

「哈哈哈!本座也想看看,誰有資格,繼承本座之位!」

強大的威壓,壓迫的蘇宇直接手臂炸裂,血肉橫飛!

蘇宇臉色一變,陷阱?

他咬著牙,什麼情況?

氣血爆發,低吼一聲,右手探出,一把抓向城主令,受傷的左手,握拳,一拳轟出!

此刻,那城主令上,冒出了一道虛影。

雲霄剛想出手,老龜微微擺手,傳音道:「不急,再看看,這是他昔年留下的生命印記,只是一道過去殘留之身……」

「開天!」

而此刻,一聲暴喝,蘇宇逆轉死氣,陽竅爆發,一拳轟出,瞬間,一刀斬出!

虛空中,那道虛影氣息強悍無比,哈哈大笑,也是一拳轟出!

轟隆隆!

蘇宇倒飛,口中溢血,虛影顫動了一下,笑道:「太弱,老龜,這樣的人,也配繼承鴻蒙城主之職?你在羞辱我!」

太弱了!

弱?

蘇宇咬著牙,羞辱你?

我很弱嗎?

他看出來了,這不是人,好像只是一道殘留的印記而已。

我很弱?

我只是修鍊時間短,我很弱?

你小看我?

蘇宇暴喝一聲,衝上前,一拳又一拳轟出,不但如此,沒怎麼動用的時光之法,瞬間爆發,他看出來,這只是過去殘留的一道影!

猖狂什麼!

你真以為我奈何不得你?

拳腳並用,時光輪轉,踢死你個王八蛋!

蘇宇不但踢人,還在刺激道:「弱?我修鍊不過一年,你是誰?算什麼?也配和我比!我殺上天榜第一,諸天萬族為我折服,你又是誰?」

「難道是當年那位玩火自焚的城主,把自己玩死的存在?」

「想稱霸諸天,最後死的凄涼的那位?」

他也不傻,大概猜到了對方是誰,一邊迅速攻擊,一邊刺激道:「我弱?我不過騰空而已,你又是何等境界?」

「也配和我比?」

「知道什麼叫騰空嗎?有膽魄,同階交戰一番,一拳打不死你,便是我無能!」

「可笑,不知多少萬年的老鬼,和我一個不到20歲的少年比試,也許用日月無敵之境,戰我一位騰空……你也配!」

「……」

毒舌蘇宇!

此刻,那虛影也被他時光之法,踢的有些顫動,加上蘇宇的一番話,那虛影,忽然倒退了一些距離,看向蘇宇,忽然笑道:「你……很有意思……騰空?」

蘇宇是騰空嗎?

好像……是的!

意志力凌雲,肉身是騰空,也像是凌雲,他刀氣蛻變了一次。

可是,蘇宇境界低倒是真的。

「境界低,實力低,不是借口!」

虛影淡淡道:「不能因為你弱,你埋怨別人比你強,比你生的早,外人,沒義務等你長大,等你變強,你弱,你年輕,只能說,你活該!」

「你的先祖年紀不小,為何不能強大無邊,讓你先祖來打死我呢?」

「……」

好有道理!

蘇宇居然覺得,遇到對手了,比我還能詭辯!

蘇宇有種棋逢對手的興奮感,「也是,那我……先打死你再說,不需要我先祖!」

轟!

大戰再次爆發,蘇宇刀槍劍戟,各種手段齊出,手段多的讓人髮指!

魔臨,神變,一股腦地使出來了!

也就缺精血,不然,他得吞噬精血干他!

此刻,時光之法,也是被蘇宇用的連綿不斷,踢的時空好像都在不斷波動流逝!

非但如此,一個不大的小毛球,遁入虛空,不斷暗暗吞噬那些意志力。

是的,過去殘影,其實也只是意志力的一種體現,意志力太強,在一些東西上,留下了一些印記而已!

逆轉死靈之身!

不斷吸收著星月提供的死氣,星月居然有些抗拒,好像不想提供,蘇宇暗罵一聲,幹嘛呢,我在打架呢,你提供點死氣又死不了!

蘇宇,好些時日,沒真刀真槍地和人干一場了,此刻,也是十八般武藝,全部發揮了出來。

五行遁術,化為虛影,劫難當頭,靜忍偷襲……

對方手段也多,不過,打著打著,虛影有些潰散的意思,那虛影忽然後退幾步,有些唏噓道:「我這殘念……消磨許多了,否則……」

砰!

蘇宇壓根不給他說話的計劃,逼逼叨叨說個啥,打死了你再說!

「去你的,剛剛不是說,誰讓我年輕嗎?活該你殘念不強,你有能耐,你復活打死我啊!」

砰砰砰!

一頓狂錘,一柄大鎚子浮現,蘇宇再次瘋狂捶打,對付這種東西,這擴神錘效果更好一點!

瘋狂錘了一陣,那虛影幾次想說話,蘇宇壓根不理。

給敵人說話幹嘛!

打死了再慢慢說!

錘擊,火燒,水淹……

死氣侵蝕!

蘇宇如同不知疲倦的工具人,狂錘一個多小時,最後一擊,轟隆一聲,生生將虛影錘爆!

「我……」

虛影消散,帶著一些無語,帶著一些無言。

艹你!

為何不給我說完!

「你有話,現在說吧!」

蘇宇喘著粗氣,劇烈喘息,看著消散的虛影,暗暗指使小毛球多吃點,你說吧!

「你不說,我當你默認你是廢物了,廢物果然廢物,就這,還考驗我?」

蘇宇嗤笑一聲,「罵你都沒法反駁,白痴!」

一旁,老龜和雲霄都是眼神異樣。

你都把殘影打散了,讓人說什麼?

你一個人自己說話,自娛自樂嗎?

你不知道了,他已經徹底消散了嗎?

蘇宇當然知道!

不過……對方消散就消散好了,不妨礙自己鄙視幾句!

至於能不能聽到,那是對方的事,說不說,那是我的事!

老龜看著蘇宇,半晌才道:「你……可以繼承城主之位,不過……我還想提醒你一句,你……恐怕多了一位強敵了!」

蘇宇看向老龜,老龜不語。

通道,開始暴動了。

某人,不,某位君主正在瘋狂咆哮,暴跳如雷!

氣的!

被打散了就算了,那傢伙一句話不給他說,還嘲諷他,有能耐活著來打他!

好,我來了!

地下,那王冠死靈,憤怒無比!

沒有這麼幹事的!

我要殺了這個傢伙!

混賬東西!

一點英雄惜英雄的意思都沒有,蘇宇,我記住你了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04章 上古往事(感謝七劍開天大佬白銀,萬更求訂閱)

51.76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