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5章 做人要有良心(求訂閱)

第505章 做人要有良心(求訂閱)

死靈通道暴動。

蘇宇這邊,空間也是顫動了一下,很快,青年消失。

而蘇宇,也一眨眼,出現在一座大殿中。

一尊石雕,正盤坐在後殿之中。

剛從空間中出來,耳邊,就傳來了一陣咆哮聲,「我出來了,蘇宇,你不是讓我出來嗎?」

「我來了!」

「你等我!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愣了一下,今天,他真的愣了好多次了。

什麼鬼?

這聲音……有點像剛剛被他打散的那殘靈的,可現在,聲音好像是從死靈通道中傳出來的。

轟隆隆!

老龜氣息微微爆發,鎮壓通道,整個世界瞬間安靜了下來。

雲霄側頭看了一眼蘇宇,見他一臉獃滯,以為他怕了,安撫道:「沒事的,那傢伙沒事出不來,鴻蒙聖城也沒人在,他想出來,很難!」

「不是……」

蘇宇有些糊塗了,「雲霄大人,這個……什麼情況?」

「沒什麼,當年那人在聖城被殺,之後,轉換成了死靈,而且還成了死靈君主,如今鴻蒙聖城通道中不斷朝外殺出的便是此人!」

蘇宇意外無比,「大人的意思是,上任城主,真的化為死靈了?」

「對。」

「還有記憶?」

「殘留了一些記憶。」

蘇宇無語,這麼說,我剛剛打爆他的殘念,他其實是知道的,我讓他有本事復活來殺我……人家雖然沒復活,可人家真的還有戰鬥力,還是一位死靈君主!

這也行?

好吧,好像真的行!

蘇宇自己都想過,自己有朝一日要是掛了,化為死靈,若是有記憶存留,自己也得帶著死靈往外界干,報仇雪恨。

合著,真有人這麼幹了。

他再看向石雕,這一尊石雕,倒是沒保持人形,而是一頭巨大無比的大烏龜,和旋龜有些相似。

烏龜?

蘇宇意外,這麼強大的半皇,本體是一頭烏龜?

龜族,可不算太強大。

沒想到,這一族還存在一位半皇,當然,大概龜族自己都不知道。

老龜鎮壓了一會,咆哮聲漸漸消去,石雕沒再化人,緩緩道:「蘇宇,可以煉化城主令了!」

蘇宇忍不住道:「大人,這……他成死靈了?」

「是。」

老龜悠然道:「成為死靈,也是城主們最後的歸途。」

城主,很多都會轉換成死靈。

比起尋常強者,概率要大許多。

蘇宇點點頭,沒再問。

死靈……我怕他?

他才不怕!

這傢伙,又出不來,就算出來了,自己出了城,這傢伙也奈何不得自己,有能耐先把老龜打死了再說吧。

蘇宇可不覺得,這傢伙比老龜強。

蘇宇不再理會,盤坐下來,開始煉化城主令。

這一枚城主令,比其他城主令更強大,死氣更濃郁,也更難煉化,煉化途中,一條條訊息,衝擊著蘇宇,蘇宇有些恍惚。

……

記憶中,出現一尊強悍的身影。

那人背負雙手,遙看遠方,身後,一尊尊死靈君主浮現,蘇宇一眼看出,那些都是死靈君主,因為死靈君主和一般死靈是不一樣的,眼神有光,著裝也不同,比如星月就喜歡穿披風。

「死靈,也是萬族之一,死後復生,比生靈更難,諸天萬族爭霸,豈能少了死靈一族……」

那男人,聲音宏大,傳遍天地。

「諸君,殺出這囚禁吾等的聖城,讓這萬界,處處都是吾等之鄉!」

「殺!」

一尊尊死靈,死氣沸騰,覆蓋天地。

……

畫面一轉。

死靈君主,一尊尊隕落,一隻巨大無比的大烏龜,橫空而行,四肢踏出,死靈君主們不是被打回通道,便是被擊殺當場。

死氣,溢散開了。

「河圖,你越線了!」

空中,老龜看向下方那頭戴王冠的強者,緩緩道:「規則,不可逾越!」

「規則?」

男人仰頭看天,笑道:「萬族皆可爭霸,死靈一族為何不可?規則……就是如此不公平?如此可笑嗎?那今日,我便打破這規則……」

「哎!」

一聲嘆息,下一刻,記憶中,天崩地裂。

時光長河橫貫天地,不知過了多久,那男人跌落在地,臉色黯然,口中,鮮血一滴滴滑落……

而蘇宇,卻是眼神一變!

那男人……胳膊上呈現出了一道花紋!

花紋!

蘇宇對這個太在意了,他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這花紋,和當初記憶中看到的花紋,有些不同,好像不是一樣的,但是……卻是呈現出了花紋!

這什麼情況?

男子咳血,看向天空,嘆道:「技不如人,老龜,我敗了!不過……我雖死,依舊會再度歸來,你……等我!」

黑暗之火,燃燒了男人。

天地一片昏暗!

血雲降落,血雨飄搖,男子在黑暗火焰中重生,徹底化為死靈,一步踏入一條巨大的通道中,眼中帶著一絲茫然。

囈語聲傳來:「我雖遺忘了許多,但是……我還記得,我會回來的!打破這所謂的規則!等我!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眼前一花,額頭上汗液滲透。

他通過煉化城主令,好像看到了一些關於上任城主的事。

這傢伙,還真帶著死靈君主殺出來了,想要稱霸諸天,參與諸天爭霸之戰,結果……被老龜親自斬殺了,當場化為死靈,化為死靈的瞬間,居然還保存了一些記憶。

可怕!

這傢伙隕落的異象,感覺都不比魔皇三世身隕落的異象差了,說明對方雖然不如魔皇,但是,恐怕也屬於頂級的無敵。

也許……堪比大夏王?

這個蘇宇不好確定,之前隕落的幾位無敵,都沒血雨降臨,只有血雲漂浮,兩者還是有些區別的。

「直接就轉換成死靈了?」

蘇宇有些意外和震撼。

這傢伙,很強啊,不過……老龜好可怕,擊殺了多位無敵死靈不說,好像殺這城主,也沒花多大精力。

可怕!

蘇宇抬頭,餘光看向老龜石雕,心中駭然。

這要是違背了規則……這位會親自出手擊殺自己?

大殿中,老龜睜眼,看向蘇宇,好像看穿了什麼,緩緩道:「上古規則,不可違逆!吾等能活下來,自當遵守規則,無規矩,聖城不存!」

蘇宇心中微驚,喘息著,開口道:「大人說的是,蘇宇定當維護聖城規則,絕不會逾矩!」

說著,蘇宇不經意般道:「大人,剛剛我看到了一些畫面,看到了這上任城主,大戰之時,手臂上呈現了一道花紋,這是什麼東西?」

老龜還沒回話,雲霄便不以為意,隨口道:「上古血脈傳承,可能是血脈濃郁,或者先祖實力太過強大,從而呈現出血脈標誌。」

蘇宇心中微震,有些乾巴巴道:「我……之前,大人好像說,這……大夏王所在的夏家,也許是上古人王血脈?他們家……會有這個標誌嗎?」

老龜緩緩道:「只是猜測,並未確定你所說的夏家,是不是上古血脈。至於血脈標誌……上古已去,是否會呈現血脈標誌,也是無法肯定的事,哪怕血脈傳承,如今,也未必能呈現。」

蘇宇又急忙道:「那……那大人知道,手臂上呈現一條花紋,花紋……應該……感覺有些像荷花……這是什麼血脈傳承?」

他急忙在空中勾勒當初自己看到的那一幕,這件事,他一直沒問,沒說,憋著。

因為這東西,他不知道會不會誤導誰。

此刻,蘇宇還是問了出來。

畫了出來!

當看到空中那花紋模樣,老龜和雲霄都看了一會,許久,老龜遲疑道:「這……不太像是荷花……」

雲霄也看了一會,開口道:「這好像是血脈標誌混雜而成,可能是兩家上古血脈混雜傳承,看似有些像芙蓉,不過……多了一些火焰紋路……」

她也仔細看了一會,搖頭道:「這個不好判斷,除非是純粹的血脈。」

蘇宇也不失望,急忙道:「那……這標誌是一直會呈現出來嗎?」

老龜緩緩道:「不,這個不需要一直呈現,不過情緒激動、戰鬥爆發、力竭之時,都可能會呈現,上古至今已遠,傳承無數代,你在哪見過此物?按照我的判斷,如今,人族應該難以有人擁有此等血脈,傳承太過久遠了!」

很多年了!

不該有血脈標誌出現了。

說著,老龜又喃喃道:「也是,未必,若是此人也達到永恆,也許,可以激發上古血脈傳承!」

蘇宇急忙道:「大人,有血脈標誌的上古血脈,很強大嗎?」

「強大。」

老龜緩緩道:「你的上一任,河圖,便是上古血脈,還是嫡傳的那種,並未斷了傳承,只是初入永恆不久,便可橫行諸天,有此標誌,也昭示著,他的先祖或者父輩,最少有一人,踏入合道之境。」

「合道?」

蘇宇愣了一下,雲霄淡淡道:「就是現在所謂的半皇級實力,以前不這麼稱呼,老大也是這個境界,一旦誕生後裔,可能就有老大的血脈傳承標誌,可能是一隻烏龜?」

「……」

老龜看向雲霄,眼神莫名,我誕生後裔,是烏龜,很奇怪嗎?

不是,才奇怪吧!

當然,老龜還是緩緩道:「血脈標誌,可能和功法、戰技、承載物這些有關,比如你給我看的,荷花和火焰的結合,火焰可能是戰技,荷花……也許是種族,或者承載物,或者功法?這個,不好判斷。」

他有些奇怪道:「你在哪看到的此物?」

蘇宇敷衍道:「一處遺迹中。」

老龜也沒再問。

和自己無關的事,他也不想問,不問,不煩心,睡覺才能睡的安穩。

他知道蘇宇肯定看到了一些東西,再次道:「規則……不可違!規則,不是規矩!規矩,是我,是你,可能是任何人立下的,而規則……不一樣!」

「不是任何人立下的規矩,都能成為規則,言出法隨,違背規則,必遭棄之,蘇宇,望你謹記!」

蘇宇心中一冷,他有些懂了。

規則,不是老龜立下的。

而是更強者,或者說那個時代的皇者立下的!

而老龜,是執行者。

他沒權力去違背規則,所以,只能去執行,包括上任城主被殺,都是因為違背了規則。

蘇宇深吸一口氣,很快道:「屬下知道了!」

此刻,城主令已經被他煉化。

不過,除了煉化的時候,有些死氣,現在居然一點死氣都沒有,倒是讓人意外,看來是這老龜自己全部承擔了,果然強大。

其他人,比如星宏和雲霄,一煉化,蘇宇就承受了許多死氣。

這麼說,我完全可以再成為幾城城主?

前提是,老龜這邊別亂動,不然,蘇宇擔心自己會被這邊的死氣弄死,因為下方,有個上任城主好像很不聽話,一直在暴動。

老龜也沒再說什麼,閉目,好像要入睡了,閉目的一刻,蘇宇聽到他的話語:「希望你不要走河圖之路,我殺他,也曾掙扎,希望……你不會成為下一個河圖。」

蘇宇搖頭,不會的,放心吧!

河圖就是個白痴!

老龜都說了無數遍規則了,這時候還違背規則,非要和老龜對著干,想要打破所謂的規則……你他么倒是有這個實力再干啊!

你沒這實力,還要跳出來打破所謂的規則……這不是勇氣,這是有病,自己找死。

蘇宇心中腹誹,我才不會這樣!

起碼,沒能力打倒老龜……哈哈嘿嘿呼呼……

蘇宇迅速在心中胡思亂想著,不能想,這位絕世強者就在自己眼前,不能胡思亂想。

神文跳動,靜字神文收斂一切情緒。

不能想!

我要低調!

我是個守規矩的人,石雕老大真威武!

蘇宇心中迅速自我催眠,老龜閉上的眼,顫動了幾下,想睜眼,最後還是放棄了。

蘇宇一些亂七八糟的想法,的確讓他有些感應。

不過,很散亂,夾雜著一些溜須拍馬的話語,讓老龜懷疑龜生,有哪位天才,是如此不要臉的嗎?

心底深處,都在時刻進行溜須拍馬的心理活動!

蘇宇才不管這些,看向雲霄,笑容燦爛,「雲霄大人,那我現在算是煉化成功了?現在是鴻蒙城的城主了?」

「嗯!」

雲霄點點頭,隨意道:「走了,這邊的事情結束了,沒事不要來打擾老大,不過遇到了麻煩,可以召喚聖城降臨……符合規則的情況下!」

蘇宇齜牙笑道:「明白!聖城的規則我懂,核心就一個,不能讓死靈出來,不能讓死氣泛濫,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打死他全家,大人,我這麼理解沒錯吧?」

雲霄愣了一下,半晌,點點頭。

不算錯。

應該就這樣!

他們的任務就一個,不許死靈出來,不許死氣做大,其他的……星宏都敢偷摸著殺無敵,雲霄都敢破城去打城主,其實沒啥規則。

蘇宇笑了。

不就這麼點破事嗎?

算什麼啊!

小事一樁!

他很快笑道:「大人,那我若是獵殺大量死靈,也算是為聖城做貢獻吧?我之前在星宏古城和天滅古城就殺了很多死靈,應該是有功的吧?」

雲霄遲疑了一下,「滅殺死靈算是有功……」

蘇宇笑道:「那我若是利用死靈,和強敵交戰,最後死靈掛了,強敵也掛了,那我和河圖的下場會一樣嗎?」

「……」

雲霄不好判斷,此刻,閉目的老鬼,不得不睜眼,有些無奈,總覺得……自己好像搞錯了什麼,也許……會遇到一些麻煩。

他遲疑了一下,緩緩道:「利用死靈去殺人,不算違規,可是,死靈一旦出現,若是不肯離去……」

蘇宇愣道:「對啊,大人,死靈在三日後,不是必須要走嗎?或者說,根本出不了城,這河圖……如何能用死靈爭霸諸天?」

古怪!

老龜不語。

雲霄剛想說話,老龜打斷道:「雲霄,帶他離開吧!」

雲霄到口的話咽了回去,看向蘇宇,冷冷道:「不該問的不要問!瞎問什麼!」

差點害得我說出來了!

還好,老大制止了,果然,人族很奸詐,這小子居然在套我話。

雲霄暗暗想著。

蘇宇遺憾,看來是有辦法把死靈弄出去的,當然,這些人不說,蘇宇也不問。

魔族……也許是知道的。

否則,如何接引炎魔回歸?

算了,這事自己暫時不用去管了,今天運氣還不錯,雖然鴻蒙城中啥也沒有,這老龜也未必會為了自己出手,可關鍵時刻,哪怕只是召喚出古城,嚇唬一下人也行。

好歹也是半皇強者!

不出手沒關係,只要在後面擺著,那就是大旗,扯大旗,蘇宇還是有一手的。

雲霄拖著他,很快離開。

等他走了,老龜睜眼,看向蘇宇離去的方向,眼中帶著一些疑惑之色。

蘇宇,有些不尋常。

他的血脈之力,老龜看了,並非什麼特殊之力,可是,蘇宇能完成食鐵七十二鑄,這幾乎不可能的事。

食鐵七十二鑄,食鐵一族的絕強之法。

哪怕以食鐵族的血脈和天賦,真正完成72鑄的也是極少數,現在還有沒有都難說了,這蘇宇,如何能完成?

還有,這鑄身之法,他是如何改造成適合人族修鍊的鑄身之法?

還有,那神文戰技,不尋常。

還有……很多東西其實都不尋常。

五行神訣已經斷了傳承,哪怕五行族,都斷了傳承,昔年,五行分離,五行神訣分開,上古人皇曾收回了這門功法,列入禁法行列。

這五行神訣,雖然還沒徹底完善,可是……蘇宇不應該學會的。

老龜眼中疑色越來越多,古怪的小傢伙。

下方通道,咆哮聲再起!

「老龜,讓我出去,我讓那傢伙知道什麼叫真正的強大!」

老龜嘆息,有些無奈,淡淡道:「你啊,記憶喪失,脾氣都暴躁了,不復當年從容,區區小事,睡一覺便遺忘了。」

多大點事!

睡吧睡吧!

睡著了,一切都不記得了。

他開始閉目睡覺,任由那河圖掙扎,想打破自己的鎮守,河圖還嫩了點。

下方,河圖掙扎了一陣,冷哼一聲,轉身消失。

大量死靈跟隨著他,朝遠處走去。

河圖不再掙扎,這老龜太強,沒關係,我去喊人來,一起打破這老龜的鎮守。

……

回去的路上,雲霄又帶著蘇宇浪了一圈。

天南海北的跑!

跟之前的路線完全不一樣,蘇宇也不在意,現在的他也明白了,這位就是想亂跑,和路線無關,她巴不得在外面多待一點時間。

挺好的!

蘇宇起碼可以多問問,多了解一下情況。

比如,到了慾海平原一帶,蘇宇就問道:「大人,這地方很古怪,強者進入了,就容易被轉移走,這是為什麼?」

雲霄古城,其實距離慾海平原不遠。

雲霄果然是知道的,隨口道:「當年一位強者在這隕落了,生前擅長慾望之道,越強,越容易和這位強者共鳴,被慾望支配,所以此地叫慾海平原,到了永恆,大多都可以避免。」

蘇宇瞭然,原來如此。

死了一位絕世強者在這!

等飛到了星辰海,蘇宇又道:「大人,那這星辰海,為何會浮空?」

雲霄果然也知道,再次道:「和上古有關,當年星辰海並未浮空,後來,一位強者的道侶說,落地的海,看到的星辰不美,所以那強者耗費了無數歲月,最後用大陣將星辰海浮空了。」

艹!

蘇宇心中無言了,這也行?

哪個強者這麼無聊?

「大人,那空中的那無數星辰是什麼,為何強者騰空,也抓不到那星辰?」

雲霄再次道:「那個……星辰……其實不是星辰,應該是竅穴,這個亘古就有,傳聞建立諸天戰場的時候,不少強者累死了,隕落了,竅穴化為星辰,並非真的星辰。」

蘇宇再次咋舌,竅穴?

跟星辰一樣大的竅穴?

真夠可怕的,真的假的?

聽這意思,雲霄其實也只是聽聞,並非真的見過。

「大人,那諸天戰場,為何有天才相遇的定律?」

「因為諸天戰場原本就是給天才打造的試煉場,那時候,諸天萬界天才,都會來這試煉,躲著,那還叫試煉嗎?所以天才容易相遇,也是一種規則。」

「大人,諸天萬界和平相處不好嗎?為何非要大戰?」

「問你人族!」

雲霄不客氣道:「十次大戰,九次都是人族掀起的,多次下來,你人族一旦有崛起之徵兆,萬族自然會吸取教訓,滅殺你們!」

「那為何不在我們虛弱的時候,徹底覆滅我們?」

「四百年前你們虛弱嗎?」雲霄不客氣道:「結果如何?人族這邊,後手不少,想徹底覆滅,很難!而且諸天戰場會定期封閉,你人族會在這個期間,再次死灰復燃!」

蘇宇想笑……就是想笑。

是有些古怪。

殺也殺不幹凈,不殺,人族又冒出來了。

大概萬族也崩潰!

「定期封閉……那諸天戰場多久封閉一次?」

「數千年上萬年不等。」

好吧,還早,人境通道才開啟幾百年呢。

「大人,那獵天閣,大人了解嗎?」

雲霄四處張望,欣賞美景,也不管他問什麼,就這麼敷衍著回答:「知道,獵天閣……諸天戰場封閉期間,除了少數地方,其他地方不能活人,獵天閣依仗獵天榜,一直庇護了一些人,所以算是此地的常駐客,聖城其實也可以,不過聖城在封閉期間,活人時間長了,大概都成死人了,所以聖城很難庇護一些人活到下一次諸天戰場開啟,獵天閣借用獵天榜,倒是可以。」

「獵天榜是神兵嗎?」

「是。」

雲霄撈了一條大魚,她想吃,餘光瞥了一眼蘇宇,又有些不好意思,我堂堂聖城鎮守,吃魚,被蘇宇看到了怎麼辦?

蘇宇看她抓著大魚,也是心思活絡之輩,急忙道:「大人,我有點餓了,可以烤魚吃嗎?」

「……」

「可以!」

雲霄善解人意,點頭,可以烤。

蘇宇也不多說,很快,用五行之火烤了一下,想了想,又用傳承之火,燒烤了一下,這種天生神文,烤出來的應該更有滋味一點。

至於調料,不需要,木字神文爆發,一根根綠葉環繞烤魚,綠葉清香味溢散,水字神文爆發,無根之水沖刷,擴神錘揮舞,震蕩魚肉,勁道而又口味極佳。

一枚枚神文爆發,看的那雲霄也是眼花繚亂。

魚,還可以這麼吃?

她看向蘇宇,眼中露出滿意之色,不錯,很不錯!

當然,這蘇宇……好像是要烤著自己吃,那我怎麼辦?

她正想著,蘇宇烤好了魚了,香味十足,笑道:「大人,嘗一口如何?我這人,一個人吃了沒味道,多個人,吃了才有味道……」

「那我試試看!」

雲霄不動聲色,蘇宇手中出現一柄金筷子,雲霄彆扭地拿起,夾了一塊魚肉……一夾一條,一口吞下,點頭,「還行,不錯!」

蘇宇無語!

你是貓嗎?

這麼一大條,你一口就給吃了!

雲霄才不管他,你邀請我吃的,我嘗一口,一口就是這麼多,味道真不錯!

蘇宇嚴重懷疑,這雲霄本體是貓!

反正不是人就對了!

蘇宇也不管這個,看她還算滿意,再次笑道:「大人,雲霄聖城是您自己建的嗎?」

「合力建的,當年……」

雲霄頓了頓,沒繼續,敷衍道:「算我建的。」

「大人,那聽說古城中都有一些寶物,機緣,我也入住了古城一段時間,為何沒遇到這些機緣?」

古城,可是有很大機緣的。

有人遇到了兵器,功法,也有人撿到了寶貝,為啥我什麼都沒有?

這是看不起我?

雲霄倒是不太在意這個,隨口道:「聖城古屋的東西,一部分是當年入駐強者留下的,一部分是鎮守死靈界有功,天地獎勵的!你沒經歷過不知道,每隔一段時日,天地會獎勵聖城,包括我們這些鎮守,都有獎勵的,算是……你們說的工資!當然,千年才有一次,若是那時候古屋中有人,也有獎勵一些,包括城主,也有大量獎勵。」

蘇宇恍然,還發工資的!

難怪!

「那大人們,在這無數歲月中,也積累了許多寶物?」

雲霄隨意道:「算是吧,不過大部分都消耗了!有些東西用不上,可能會積累一些。」

「那天地獎勵,從哪來的?」

蘇宇疑惑,雲霄笑道:「星宇府邸來的。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愣住了。

星宇府邸?

獎勵,在星宇府邸中?

啥意思?

雲霄笑了,「星宇府邸,老大說了,你沒聽到?先有府邸才有諸天戰場,一切都是圍繞星宇府邸建立的,現在那些天地獎勵,寶物來源幾乎都在星宇府邸中。星宇府邸……說是府邸,比你想象的要複雜的多!哪怕我們,昔年去過,但是,也不曾進入過核心之地……這地方……比你想象的來頭還要大!」

蘇宇急忙道:「不是古皇的府邸嗎?」

「算是吧!」

雲霄敷衍道:「不要多問,有些事,我們不說,一方面是不清楚,一方面是不能多說,涉及一些古皇,說多了沒好處,最好提都不要提,這些強者也許死了,也許沒死,總之,諸天萬界的秘密很多!」

蘇宇深吸一口氣,再次道:「大人,那再問一件事,上古,無敵很多嗎?」

三十六聖城,三十六位無敵,還有半皇!

這樣的強者,只是來鎮守死靈界的。

雲霄笑道:「還行,說多不多,我們也算是那個時期的強者,不是強者,也沒資格來鎮守一界!另外,我們當年沒現在這麼強,時間太久了,我們也在修鍊,也在打磨自己,所以我們比當年都要強大!」

說到這,古城在望了。

雲霄有些戀戀不捨!

我,其實不想回去。

算了算了,回去就回去吧,不能一次性把蘇宇薅到死,慢慢來!

她帶著蘇宇,瞬間消失,蘇宇耳邊傳來的她的聲音,「你最好去一下雨虹聖城,雨虹有些撐不住了,鴻蒙城不需要你承擔太多死氣,雨虹需要你幫助。」

蘇宇點點頭,明白!

話說,我準備去找天滅的。

這要是去了雨虹古城,我這承受起來,有些艱難了啊,這還要去找天滅嗎?

天滅這邊……要不算了?

我看天滅很精神,一點沒有要出麻煩的徵兆。

……

不遠處,天滅睜大著眼睛,看著蘇宇和雲霄入城,眼中滿是渴望和期待。

我想出去!

我不想再在這鬼地方待著了!

不怕苦,就怕對比,星宏和雲霄這兩個混蛋,太過分了,太刺激人了!

要不是他倆出城了,天滅覺得自己也能忍。

可是,這倆都出去了,就我沒出去。

我不服!

蘇宇是我徒弟,為何不來救我?

我傳你的呼吸法,震蕩法,你都給忘了嗎?

做人,豈能這麼沒良心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05章 做人要有良心(求訂閱)

51.86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