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6章 有事喊家長(求訂閱)

第506章 有事喊家長(求訂閱)

蘇宇回來了。

外面,一座座古城密布,覆蓋天地。

九界被壓制的抬不起頭……不,沒被壓制,被圈起來了,三十五座古城,將九界入口給包圍了,九界強者想哭,千萬別打架!

打架,也別打到我們家裡去!

這太危險了!

和星宏古城當鄰居,真的需要勇氣和底氣。

蘇宇從雲霄古城走出,剛出門,虛空中,龍吟聲震天,古城上空,此刻,數頭巨龍翱翔,一尊氣息強大無比的金龍,有些忌憚地掃了一眼古城。

巨大的龍眼,看向蘇宇,聲音洪亮,震蕩四方。

「蘇宇,星辰海,自古以來,便是龍族領地!古城聯盟,龍族也不願多生事端,可星宏古城,需要搬離星辰海,不得在星辰海立足!」

一旦在星辰海立足,那星辰海就多了一方霸主勢力,這和龍族的利益不符。

所以,哪怕對方有石雕,龍族此刻也要站出來,讓蘇宇打消這個念頭。

蘇宇笑道:「這位龍族強者說笑了,星宏古城的歷史……可能比你龍族都早,怎麼星辰海就是你龍族的地盤了?何況,我要搬走,你跟我說沒用,要不我喊鎮守大人陪你們聊聊?」

那金龍盤旋上空,聲如洪雷,「蘇宇,龍族也有永恆,也有半皇!你在此地紮根,便是要和龍族爭鋒,龍界不可遷移,古城可以,只是遷移罷了,你非要和龍族為敵?」

蘇宇撇嘴,很快,笑道:「龍族強者說笑了,我沒這個意思!這事吧,我一個人說了不算,這樣,我幫你轉達,轉達給古城鎮守們,這樣可以了吧?你們也不能逼我一個人做出這樣的決定吧,鎮守不搬家,我還能強行讓他們搬家?」

說著,蘇宇又笑道:「有些事,大家和氣生財,沒必要為了一點小事,你龍族招惹幾十位無敵,龍族真想干一架不成?」

蘇宇哈哈笑道:「我說話直,龍族別介意,大家好好商量就是了,為了一點小事,真要爆發無敵之戰?沒那個必要,咱們回頭再說,好歹等我統一了古城,這古城沒統一,我說了也不算啊,是吧?」

說罷,蘇宇騰空而起,笑道:「稍微等等,我剛接到三十六城鎮守之首,鴻蒙大人之令,接管雨虹聖城!雨虹聖城城主可在?」

「我呢?」

就在此刻,一聲有些鬱悶,哀怨,複雜,幽怨,傷感……的聲音響起。

天滅!

我呢?

怎麼又是雨虹了?

還沒到我嗎?

蘇宇朝天滅古城那邊拱手,有些意外,古城上空,天河城主在懸空坐鎮,可是……一頭的血怎麼回事?

沒多管,可能是修鍊出問題了?

他沒在意,很快笑道:「天滅大人稍等,雨虹聖城,是鴻蒙大人之令,讓我接管的,先解決這邊再說,雨虹城主可在?」

此刻,一座古城中,一頭黑色猛虎飛出……

蘇宇愣了一下,大老虎?

雨虹聖城,他還以為是女性的古城,難道不是?

或者說,這是頭母老虎?

沒看出來啊。

還有,這是哪個品種的老虎,好黑!

黑的讓人黑夜中都看不到了!

那猛虎飛出,有些有氣無力的樣子,開口道:「蘇城主要來接管此城?那最好不過了……」

雨虹古城,有些撐不住了。

這一點,其實蘇宇現在看出來了。

這老虎,大概率不是真的黑虎,而是被死氣環繞,導致死氣濃郁,快掛了,這才黑成了這樣。

至於本體浮現,也許連化身人形的力氣都快沒了。

這麼嚴重嗎?

……

而就在此刻,虛空震動,一尊尊強者浮現。

有人傳音道:「蘇宇接管一城,那一城上古石雕就能出城作戰,他不接管,是否便不會有石雕出城作戰?諸位,要不要阻攔?以往很好,古城之主不得出城,而今,星宏和雲霄先後出城,再出城幾尊石雕,整個諸天戰場,局勢就會變化了!」

四周,大量強者匯聚而來。

眼看著蘇宇想朝雨虹古城中飛,又有人傳音道:「蘇宇解放了古城石雕戰力,殺了蘇宇,一了百了,當然,此刻肯定有些麻煩和危險,可是,一旦真被蘇宇釋放了那些上古石雕,諸天萬界,就真的多出一方不受控制的勢力了,別忘了,蘇宇畢竟是人族!」

人族,可不是好東西。

惡性循環!

人族微弱,萬族壓迫,人族強大了,那就會報復,報復之後,萬族蟄伏找機會也報復回去……

這就是輪迴!

一次又一次,萬族始終都會選擇壓迫人族,而人族,也始終都會選擇報復回去。

如今,蘇宇也是人族。

人族已經夠強大了,若是再聯盟了這些古城石雕,那以後人族就更難對付了!

殺蘇宇?

殺不殺?

不殺,這聯盟真成了怎麼辦,之前還準備讓那些古城城主搗亂,可現在,雲霄、星宏先後出現,威懾四方,那些城主依仗的就是石雕,哪敢多說什麼。

沒看長平、山啟兩座古城的城主都消停了。

只是說幾句,就差點被打死了,還是被自己的靠山打死的,這誰還敢再亂說話?

到了這一刻,萬族不得不浮出水面。

一尊尊無敵,再次浮現。

一個多月前,才爆發了一場戰爭,無敵都死了不少,今日,無敵其實不想來,可是,不得不露面。

蘇宇也是心中微驚!

我去!

犯得著嗎?

萬族是不是太急切了?

此刻,虛空中,再次有數頭強大的龍族前來,也有無敵氣息爆發,一頭天龍盤旋虛空,巨大無比,俯瞰古城,看向蘇宇,巨大的瞳孔中,露出一些異色,緩緩道:「蘇宇,龍族無意和你起什麼紛爭,將古城盡數遷移出星辰海!這不是我的意思,更是龍皇的意思!你人族常說,一山不容二虎,非我們找事,卧榻之側,豈容他人酣睡!」

也有道理!

換成自己,有一股強大的勢力,就要在家門口紮根,自己也得趕人。

可是……不在星辰海,去哪找地方去?

蘇宇笑道:「這個……大家誤會了,我沒有將古城全部匯聚星辰海的意思,開個會而已,古城鎮壓死靈通道,其實不能到處亂跑,會開完了,大家各回各家,只有星宏古城在這,龍族這邊,星宏古城屹立星辰海無數年,這時候要趕我們走不成?」

好好說話!

談事就談事,沒必要和這些大族硬幹。

「那也不行!」

那龍族無敵冷冷道:「之前可以,現在,你蘇宇一日為城主,那星宏古城就不可以繼續屹立星辰海!」

我們擔心的不是石雕,是你蘇宇!

而你蘇宇,的確也值得讓人擔心。

你這傢伙,不幹好事,多次封閉古城,擊殺了大量日月,還有無敵為此隕落三世身。

現在,星宇府邸將開。

星宏古城,更是扼守要道。

更不能讓蘇宇在這駐紮,那太危險了,也太麻煩了。

蘇宇挑眉,這是非要逼我走人啊。

這不走,看樣子還不行。

這不單單是龍族的意思,看來,萬族都不想星宏古城佇立在這邊。

蘇宇笑道:「龍族強者,是不是有些過分了?這星辰海,是古城先來的,還是你們先來的,難說吧?我都讓步了,我說了,就一座古城在這,何必咄咄逼人呢?真撕破臉,有意義嗎?」

他嘴上說著,腦海中,一枚城主令卻是在閃爍光芒。

「鴻蒙大人,鴻蒙大人!龍族逼迫我聖城遷移,不允許我聖城在星辰海紮根,包括大人的鴻蒙城,都必須要遷移離開,大人,我該怎麼辦?要不,我們就遷移吧?」

蘇宇反正鬥不過龍族,先問問那老龜。

老龜要是要走……那就走好了。

老龜不出頭,指望星宏和雲霄,還真未必能震懾龍族,龍族也是有半皇存在的勢力,強大無比,諸天萬族,排名前五的存在。

這樣的大族,蘇宇反正沒事不想去招惹,又不是我的麻煩。

大不了,我就遷移好了。

……

鴻蒙古城。

安靜了千萬年,這蘇宇剛走……就給自己找了點事。

老龜睜眼,看向天空,看向那碧波蕩漾的大海,有些無奈。

我就知道,不能找個城主。

他寧願獨自鎮壓古城。

因為城主,就是搞事的祖宗,河圖如此,蘇宇顯然也是如此。

龍族千萬年都沒有對古城發難,現在發難,顯然是因為蘇宇,給他們帶來了一些威脅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古城上空。

一座座古城中,石雕也在爆發威壓,撼動天地,不過,真正能威脅萬族的,也就星宏和雲霄,這兩位,是能出城的,其他的,卻是不能。

此刻,一尊魔王走出,看向各大古城,緩緩道:「魔族無意參與星辰海之事,魔皇大人,也將魔族在星辰海勢力撤離,不過,魔皇也說,萬界不宜再開啟大戰,蘇宇,你若是冥頑不靈,非要堅持,萬族必將再次聯手,古城也好,人族也好……蘇宇,都會因你而陷入戰爭!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默默看著他,半晌才道:「魔皇大人還活著?這事也要管?還有,你們打人族,就打人族去,跟我說個啥?」

蘇宇失笑道:「我一個人吃飽,全家不餓……不對,我還有個爹,你們去把我爹打死好了,打死了,咱們豁出去干就是了,我可以撤離星辰海,專門堵著你魔界干好了,魔皇是不是覺得三世身太多,還想再來幾次?打殘了你魔界,我給神族和仙族送點好處如何?」

這魔界,怎麼這麼多事!

哪都要摻和一手!

他正想著,一人踏空而來,看向蘇宇,再看看那魔族無敵,輕聲道:「魔皇大人有令,星辰海之事,魔族不得插手!」

摩多那!

紫發飛揚的摩多那,看向那無敵,平靜道:「達多魔王,魔界還有要務等著大人回去處理,大人還是不要管這些瑣事了!」

這下子,蘇宇愣住了,其他人也微微有些異樣。

這……魔族是有事啊!

內亂了?

還是在試探魔皇,有人想奪權了?

魔皇隕落了兩尊三世身,後來倒是自己弄死了一位無敵,恢復了過去身,可未來身還是沒有恢復,難道有魔族強者忍耐不住了?

想奪權?

這事很常見!

萬族都是如此,當族中沒有至強者可以壓制所有人,那自然會引起一些人的野心爆發,誰都想當老大,當老二是爽,可上頭還是壓著一個人,那就不爽了。

有了能當老大的機會,這些人可不會放過。

顯然,這達多魔王,可能是故意來找事的,或者乾脆就是來拉攏各族,想要逼迫魔皇的。

蘇宇失笑,果然,有生靈的地方都是江湖。

還真以為魔族一心呢!

現在看來,魔皇受傷,魔族的小動作也不少。

這魔族,都快公開搞事情了。

他正想著,耳邊忽然響起聲音,蘇宇心中微動,只聽耳邊有人輕聲道:「達多是魔皇的人!」

蘇宇愣了一下。

摩多那!

達多是魔皇的人,什麼意思?

他被搞的有些暈,下一刻,隱約間想到了什麼,耳邊,摩多那再次道:「血火魔族有些異動,如今,在外活動的魔族,大多都是血火魔族的,魔皇想再次引起戰爭,讓外界的血火魔族遭受重創!」

這一刻,蘇宇恍然!

我去!

這些老傢伙,合著是故意的,魔皇故意讓這達多來找事,就是覺得蘇宇是個火爆脾氣,最好把血火魔族打殘了!

至於損失了魔界的實力……魔界的實力,不代表是魔皇的實力。

那摩多那代表誰?

血火魔族?

這些傢伙,一套又一套的,看樣子都不是善茬啊。

摩多那忽然跟自己說這個,是希望自己不要被刺激,和血火魔族開戰?

蘇宇心中想著,看向上空那一位位強者,也是鬱悶,都幹嘛呢。

我一個小人物,你們老是盯著我,打我主意,一些陰謀家,甚至想利用自己,幫自己剷除一些對手,果然,就沒幾個純潔一點的。

這魔族,達多魔王,大概是巴不得自己去找魔界的麻煩。

這魔族,也學會耍心眼了?

他還在想著,達多魔王看向摩多那,淡漠道:「摩多那,你不好好修鍊,出來做什麼?何況……何時輪到你來轉達魔皇大人之令了?」

摩多那平靜道:「大人們都有要事,出不來,我代為轉達,達多魔王難道覺得我在假傳魔皇之令?」

「那倒沒有!」

達多笑了笑,看向蘇宇,玩味道:「那算了,蘇宇,好自為之!星宏古城太過靠近星辰海,萬族不會讓你們在此地紮根的,蘇宇,最好還是老實一些,趁早離開星辰海!」

蘇宇瞥了他一眼,忽然笑道:「我這人直接,不擅長陰謀詭計,你們說的我不懂,拿我當刀……我的刀又不利,何必呢!真想如何,不如我給你們一個建議,把血火魔王或者魔皇,其中一人丟到古城來,我保證,我一定弄死他們,百分百的肯定,弄不死,我給你們賠命!」

「……」

你也太直接了!

眾人無言。

蘇宇看了看那些虎視眈眈的強者,這是不給我出城的意思?

還是如何?

這麼僵持著可不行,此刻,他的身邊,多了一人,雲霄再次出城,傳音道:「不用理會,去雨虹聖城,接掌雨虹聖城!」

沒時間和他們這些傢伙廢話!

雲霄比星宏可要乾脆的多,傳音結束,冷聲道:「爾等想要開戰?龍族,速速退去!」

那龍族無敵,巨大的眼眸,冷冷看向雲霄,「雲霄鎮守,古城數萬年不曾參與諸天之戰,難道今日要改變立場,為了一蘇宇,棄上古規則不顧?你雲霄,能代替整個聖城作出決定?」

片刻后,星宏也從古城中踏空而來,氣息強悍無邊,冷漠道:「聖城有聖城規則,數萬年前,龍界還不在星辰海,此地,可不是龍族領地!」

下一刻,一尊仙風道骨的強者走出,面帶笑容道:「星宏鎮守莫要生氣,萬族也只是想讓諸天萬界和平,聖城數萬年不曾參與紛爭,蘇宇之事,牽扯甚廣。關鍵在於,他還是人族!人族和諸天萬族之爭,我想,諸位鎮守也知一二,一旦大戰爆發,生靈塗炭……」

蘇宇不得不舉手,小學生似的,舉手委屈道:「諸位,你們太高估我了吧?我就一凌雲境,將死之人,我就是想當個老大,你們犯得著和我過不去嗎?人族……我現在都快成死靈了,哪算得上人族,你們想打人族,自己去打,何必欺負我一個小孩子呢!」

嘆息一聲,無奈無比的蘇宇,手中出現了一個球,摸了摸,無奈道:「打死我有用嗎?打死我,毛球啊,你當城主好不好?」

「好呀!」

小毛球迅速答應,挺好的,我也想當老大!

蘇宇笑了笑,看向四方,既然萬族都親自出來了,他也不再客氣,不再含糊,笑道:「諸位城主,現在這情況,有些複雜!萬族,看樣子不想古城成為一方聯盟勢力,也不想我蘇宇,成為其中的橋樑溝通者。什麼老大不老大的,就是開個玩笑,小子實力微弱,哪敢當什麼盟主,都是個玩笑話,只是想著,為大家服務,建立一個溝通的渠道而已……現在,萬族在這,諸位鎮守也在這,大家也給個準話,咱們這聯盟,還能成嗎?」

那邊,天河城主滿臉是血,聞言,還是開口笑道:「當然得成!咱們這些人,卑微的很,就求個安心!什麼諸天爭霸,什麼橫斷萬古,都不是我們該考慮的!聖城聯盟,得建立起來!起碼讓外人看看,聖城也有一搏之力,別沒事就給咱們這些苦命人找點麻煩!」

他說完,又一城主沉聲道:「蘇宇,你想建立聯盟也好,想成為盟主也好,都沒什麼!我只想知道,我們能得到什麼,付出什麼!」

乾脆!

蘇宇笑道:「這位前輩,就足夠乾脆了!說的不錯,聯盟也好,不聯盟也好,說起來,就一個字——利!無利,咱們聯盟做什麼?毫無意義!」

蘇宇環顧四方,看向那些城主,無視了上空的那些強者,笑道:「聯盟的好處,簡單說說。第一,底氣!就說之前吧,我的上一任,黑暗魔龍,可憐兮兮的,給人當狗,讓他開城,他也不敢,讓他封城,他也不敢!都命不久矣的龍了,還得裝孫子龍!」

「人族大夏王威脅幾句,魔族血邁羅魔王威脅幾句,神族白髮神王威脅幾句,仙族道王威脅幾句……真慘!可一旦聯盟成了,這些王啊,不敢這麼肆無忌憚了!」

蘇宇笑道:「這一點,我可以保證!再有個把無敵來嗶叨,能打的,咱們就打!多了不敢說,三五尊無敵,敢來挑釁,聖城瞬間便至,一拳打爆幾個不是問題!」

蘇宇此話一出,一些無敵臉色一冷。

蘇宇也不在意,繼續道:「這是第一,給大家底氣!當了城主的人了,都快死了,都快成死靈了,何必活的那麼憋屈呢?」

「第二,延壽!」

那些城主紛紛看向他,不少城主甚至想要跨出古城,都強忍住了!

連那些無敵,原本想說什麼,都忍住了!

對!

這才是蘇宇的底氣,他一直以來,肆無忌憚,石雕為他出手,好像就因為他能利用死氣,難道說,他有消磨死氣的本事?

肯定有!

蘇宇笑道:「諸位,一旦聯盟建成了,我可以給諸位一個承諾,諸位城主……當然,目前不是全部,只是一部分城主,可以將死氣轉移三成左右,轉移給各位鎮守大人!」

此話一出,有城主驚聲道:「所言當真?」

轉移死氣!

而此刻,那些石雕,也在溝通。

「星宏,雲霄,這小子說胡話呢?我們本就壓力巨大,城主就是來分擔壓力的,哪還能繼續承擔這些死氣!」

「就是,除非這小子來當城主差不多,可他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雲霄倒是沒太在意,傳音道:「老大的意思是,這傢伙要當個中轉器,聯通各城用的!就算不接管城主之位,這傢伙其實也可以接掌一下各城的一些城門官之職之類的……讓城主將死氣轉移給他便可,如此一來,他可以選擇自己抵消一些,或者轉移給星宏這樣有餘力的鎮守……」

星宏:「……」

我?

管我什麼事!

我為何要承受死氣?

星宏無語了,那雲霄你呢?

……

他們在議論,那些城主,一個個都是眼神閃爍。

有女性城主,嬌滴滴道:「蘇城主,此話可不能開玩笑,若是真能少承受三成死氣,那姐姐第一個支持你當這聯盟之主,誰若是不服,只要能做到蘇城主所說的,我也願意支持他當這聯盟之主!」

「蘇城主,你所言,到底是真是假?你說不是全部,那哪些人可以少承受死氣?需要做什麼,不會是為蘇城主賣命吧?」

蘇宇不客氣道:「賣命怎麼了?幹嘛,憑空送你好處?這話說的,我不愛聽!付出和收穫都是正比的!諸位若是覺得,只想收穫,不想付出,只想好處,不要壞處……完全可以不參與進來!在諸天戰場廝混,合著還想不勞而獲?咱們都是諸天戰場的老人,不是孩子了!」

你剛剛還說,你是個孩子!

有人想吐槽,忍住了!

蘇宇年輕,正話反話都被他說了,大家還能怎麼說?

蘇宇不客氣道:「賣命……正常操作!不賣命,你就想得好處,那是扯淡,具體哪些人可以獲得死氣減少的好處,這個咱們可以私底下單獨談,沒必要讓萬族去聽,去攪合!」

蘇宇又笑道:「這是第二個好處,第三,爭取一些我們原本拿不到的利益!比如說,星宇府邸的名額,甭管我們要不要,但是,萬族得給,現在分散了,萬族不給,你們能如何?我就不信,大家對這星宇府邸沒興趣?哪怕活死人,也能進去博一個機會吧!」

此話一出,虛空中,有無敵幽冷道:「想拿名額,恐怕沒那麼簡單,蘇宇,你想的太過簡單了!」

蘇宇笑道:「是是是,沒那麼容易,沒事,咱們古城什麼都缺,就不缺快死的人,試試好了,一群亡命徒,短命鬼,還怕這個?怕威脅?」

懶得和他們多說,蘇宇繼續道:「第四,我現在還是獵天閣長老,我和獵天閣幾位部長無敵都談好了,可以的話,用資源,可以兌換一些承載物,我想辦法讓諸位城主進入准無敵甚至證道……當然,我沒那麼多錢,大家自己想辦法去爭去搶!」

此話一出,不少人紛紛朝虛空中一位無面長老看去。

那長老見大家都看著自己,半晌無言。

是,蘇宇……好像真的和幾位部長談妥了,他可以當這個長老,可這事,不是和蘇宇說的那樣。

蘇宇才不管這個,利用剛聽到的隱秘,胡謅道:「獵天閣不缺承載物,幾次大破滅,諸天戰場封閉,星宇府邸開啟,其他人進入不了,唯獨獵天閣,10年一次,從來不少,獲得的承載物沒有100也有80!他們有獵天榜庇護,可以在這長存,星宇府邸就是獵天閣的取寶之地,用之不竭!所以,大家沒必要擔心承載物不夠,這一點,我和獵天閣也達成了協議……」

「蘇宇!」

那長老怒道:「你敢胡說八道!」

這是要把獵天閣給弄死的節奏啊!

蘇宇笑道:「這位長老,你地位不夠,不懂不要瞎扯淡!瞎吼什麼玩意!我還能沒你清楚?不信的話,你讓各族強者,回去問問族中老人半皇,這諸天戰場是不是幾千上萬年封閉一次,一封閉,就是數千上萬年,而這個期間,都是獵天閣在取寶,你不懂,非要裝懂,你問問在場的無敵,大概都有人知道這事!下次不懂的情況下,別跟我胡咧咧,一個日月高重,大概也就這一次破滅之後才入閣的小人物,你知道什麼玩意!」

此話一出,四周,一位位強者,有的是真不清楚,面面相覷。

有的卻是知道一二,有無敵幽幽道:「蘇宇這話倒是不假,獵天閣……寶物可是諸天第一多,進入星宇府邸的次數,比萬族誰都多!」

那長老此刻有些尷尬和無言。

真這樣?

我去!

我還真不知道,這……好尷尬。

他是真不清楚這情況,閣中也一直都說,承載物很少,聽蘇宇這意思,很多?

可是……很多的話,為何我們沒見到幾個?

蘇宇嗤笑道:「我為聖城之主,聖城自古以來便屹立諸天戰場,有什麼秘密是我不清楚的?獵天閣的承載物,少說也有百件以上!當然,這些事,知道就行,沒必要深究。」

一些城主,原本是不知道的,現在,一個個也是眼神變幻不定。

減少死氣,蘇宇幫著和獵天閣聯繫,兌換承載物,給大家晉級的機會!

這……大家都快被死氣折磨死了,真要成功了,那是天大的好事。

至於賣命,蘇宇說的對,想獲得好處,哪有不賣命的道理。

在諸天戰場,你給的利益足夠高,有的是人為你賣命!

蘇宇笑呵呵道:「好處,暫時就說這幾個!其實,還有一些好處,比如大家可能忘了,我是人族極其優秀的文明研究員,我之前研究了一種延壽的功法,其實也有抵消死氣的作用,但是只適合人族,不過若是諸位城主不介意,把自己給我研究一下,或者抓幾百個同族給我研究一下,我也許可以研究出對抗死氣的功法。至於我自己,我是人族,對大家不適用,哪怕有功法,你們也用不了,不適用的功法,再強都是笑話,你們拿到了都沒法用!」

他說到這,其實那些城主都動心了。

哪怕和一些強族有約定的城主也動心了!

各大強族合作,允諾的,無非是一些天元氣,再畫餅,等你要證道了,給你提供承載物,但是,絕對不是現在。

更狠點的,允諾你,可以幫你斬殺轉換你的死靈君主。

實際上,幾乎都不可能。

只是,不少人想博一次而已。

可現在,蘇宇說的,卻是都可能會實現的!

一位位城主,都陷入了沉思中。

很快,有城主道:「那蘇城主,我們到底需要做什麼?付出什麼?」

蘇宇笑道:「簡單,聽話就行!比如說現在,這些無敵都想阻攔咱們聯盟,換成平時,大家沒辦法對付他們,現在……有啊,各位城主聯手,把他們打入古城內,我保證,鎮守大人們會親自打死他們,如何?」

此話一出,四方皆寂。

下一刻,有強者冷喝道:「蘇宇,你倒是敢說!」

蘇宇抬頭,笑道:「你不信?我覺得,你會信的!」

就在這一刻,他得到了回信,下一刻,蘇宇身上死氣濃郁的驚人!

轟!

一座巨大無比的古城,從天而降!

「你擋我鴻蒙城之路了……壞了規矩,不好!」

就在這一刻,一尊石雕,從古城中緩緩飛出,看向蘇宇,有些無奈,他么的,我就知道,不得安寧,雲霄,這丫頭坑龜了!

下一刻,那尊無敵還沒反應過來,臉色一變,瞬間墜入古城,轟隆一聲,將古屋震碎了數百間。

「你還破壞古屋,當殺!」

說話,慢悠悠的。

老龜不急不躁,朝那位無敵飛去,四周,其他強者,紛紛退避,一個個臉色劇變!

什麼情況?

最後一座古城怎麼降臨了?

眾人都看呆了,而此刻,那古城中,巨大無比的石雕,遮天蔽日,四肢巨大無比,朝那無敵壓去!

「該死!」

那墜入古城中的無敵,來自龍族,此刻,瞬間化為一頭巨龍,三身也瞬間牽引合一,從時光長河中走出。

老龜一愣,「殺你一世身就算了,你還合一?」

你這讓我不好下手了啊!

這打死了,可就真死了。

之前,對方只有未來身在這的,結果……直接合一了?

老龜也懶得再說什麼,震懾一下龍族算了。

他四肢踐踏!

嘎嘣一聲,那時光長河,直接斷裂。

巨龍渾身一震,暴吼一聲,龍尾掃動,虛空破碎,巨龜卻是沒在意,任由那龍尾掃蕩在石化的龜殼之上,紋絲不動,倒是那巨龍的龍尾瞬間血肉模糊!

四周,一群無敵看的寒氣大冒!

這不是永恆……這是半皇!

石雕,真的有半皇級強者!

那巨龜直接壓下!

轟隆隆!

巨大無比的巨龍,想撕裂空間也做不到,被壓的血肉模糊,骨骼斷裂,怒吼咆哮聲響徹諸天!

就在這一刻,遠處,龍界上空,一尊龍影浮現。

下一刻,一條時空通道開啟。

一頭巨龍踏出,有些謹慎,環顧四方,第一時間看向蘇宇肩膀上的那小毛球,眼中帶著一些忌憚,再看石雕,也是眼神變幻,朗聲道:「鴻蒙鎮守何必和我龍族過不去,既然聖城要佇立星辰海,那一切好談,何必打打殺殺……」

他話音未落,轟隆一聲爆鳴,那古城中的巨龍,直接被壓爆了,轟隆一聲,一世身爆裂!

「啊!」

慘叫聲傳出,那巨龍瞬間逆轉時光,再次呈現一世身,轟隆,再次被壓爆!

當最後一世身呈現,這巨龍滿眼絕望!

龍皇虛影也是皺眉,看向古城內,身上溢散出淡淡的煞氣。

下一刻,巨龜將那最後一世身,丟了出去,丟出了古城,轟隆一聲,砸破虛空,消失不見。

巨龜看向龍皇虛影,依舊慢條斯理,「小小懲戒一番!此事,就此作罷!聖城無爭霸之意,無殺戮之心,一切,都為了鎮守死靈界!」

巨龜緩緩入城,古城,漸漸消散,聲音卻是傳盪四方:「規則之內,聖城無所懼!希望諸位,莫要讓聖城打破規則,否則……諸天之難!」

龍皇虛影沉默一會,也緩緩消散。

四周,一些龍族,則是瞬間遁走。

蘇宇,再次引來了一尊半皇,上古半皇,此刻,所有人的心思都變了,這混蛋,真的能勾搭!

三尊了!

這麼下去,諸天萬族,誰還敢招惹他?

而蘇宇,笑容燦爛的嚇人!

因為死氣太過濃郁了,笑起來,格外的駭人,全身都開始發黑了,若不是他還有氣息存在,大家都以為他化為死靈了!

看這樣子,這傢伙的確付出了巨大的代價。

蘇宇咳血……血液一滴滴滴落,都是黑色血液,滴落在地便化為死氣,蘇宇一副命不久矣的樣子,笑道:「諸位,該回哪去哪!何必和我鬥氣,我是爛命一條,真發瘋了,弄死幾位無敵還是可以的!」

四周,安靜的嚇人。

你真的要死了,還是假的?

此刻,大家巴不得他馬上死了算了,省的給大家惹事。

這傢伙,這才剛準備找茬,一頭巨龍的兩世身爆了!

最近,石雕爆的三世身可真的不少!

這麼下去,萬族都快成單身無敵了!

四面八方,一尊尊強者,嘆息一聲,有人離去,有人再次遁入虛空,這次阻攔,完全沒任何作用,只知道,蘇宇更難纏了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06章 有事喊家長(求訂閱)

51.96%